Google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努尔哈赤

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努尔哈赤

三、射虎少年与粉面佳人

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努尔哈赤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努尔哈赤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再说努尔哈赤的父亲塔克世,他那两只耳朵如面蚕豆,软咪搭拉的,专听二福晋纳喇氏的话。大福晋病死以后,纳喇氏一手遮天,在家里说一不二。平日,少不了常在塔克世面前说努尔哈赤兄弟三个的坏话。努尔哈赤去南山学艺的事,后来塔克世知道以后,直气得暴跳如雷,说努尔哈赤不把他这个父亲放在眼里,扬言回来以后一定要把他赶出家门。于是那两个弟弟该倒霉了,父亲和后妈对努尔哈赤的气,全都发泄到他俩身上去了。不久,努尔哈赤从南山学艺归来,塔克世一见,不问青红皂白,迎头就骂,一顿训斥之后把他们兄弟三人赶出家门。觉昌安虽觉不妥,但碍着媳妇纳喇氏从中作梗,也不好出来拦阻,只好暗中给了些银两,嘱咐兄弟三个出门在外要事事小心。兄弟三人带着简单的行李,出城而走。这正是:亲爹不当后妈家,棒打孩子顺地爬;结发夫妻人羡慕,少了一个不成家。
  兄弟三人走了一日,不觉来到三岔路口,三人坐下,努尔哈赤掏出祖父给的银两平均分了,又抱在一起大哭一场,之后,三人站起身来,各奔前程。此时努尔哈赤十七岁,舒尔哈齐十五岁,雅尔哈齐十三岁。且说努尔哈赤顺着山路往北走,时当暮春天气,因为关外的春天来得迟些,仍是春寒料峭,努尔哈赤却走得满身大汗。他索性把外衣脱了,将行李包裹重新整理停当,腰挂弓箭,大踏步继续赶路。
  且说抚顺关正北二百五十里,有一个佟家庄园。庄主佟千顺,年已七十开外,平日乐善好施,为人忠厚和善,周围几十里方园未得到他周济的人很少,人们公称他佟大爷。这佟大爷在关外也是一个大族,家资巨富,单是高粱田就有五百多顷。庄园中间一个偌大的四合院,全是瓦顶,又高又大。院子四周围着一条护庄沟,沟宽五丈五,沟里水清流急,这是长白山天池里流下来的活水。在护城沟的两旁,长着一排排桃树,间着一排排柳树。每年清明前后,桃花飘香,柳絮飞舞,景色宜人,真是天然佳境。庄园的大门朝南,门楼上“佟家庄园”四个大字,写得苍劲饱满,是专门到抚顺关请名人题写的。大门外的护庄沟上架起一座吊桥,可以随便起落。吊桥的前面,有一个十亩地大的广场。庄内的牛羊马近一千头,长工短工三十多,还有十个护庄队员。这佟大爷共生五个女儿,一个男孩。女儿都已出嫁,儿子佟山,活到三十五岁,病死了。媳妇只生一个女儿,今年十八岁,名叫春秀,家里上下人等都喊她秀姑娘。这秀姑娘从小娇生惯养,长得细皮嫩肉,高挑的身材,爱穿紧身衣服。平日骑马射箭,使枪弄棒,都有几下子。十岁时祖父请来一个教书先生教她读书,念了两年她死活不读了。这几年她见祖父年纪大了,父亲又不在人世,经常帮助祖父照管田庄的事情,深得佟大爷的欢喜,也算是佟家的掌上明珠了。
  这一天早上,秀姑娘突然心血来潮,非要去北山打猎不可。这北山乃长白山的一个余脉,山高林密,自然景色十分优美。林中山鸡、野兔随处可见,梅花鹿也不少,不过黑熊、老虎也时有所见。所以到北山打猎的人,往往成群结队,单身个人很少敢去的。佟大爷听说宝贝孙女要去北山打猎,心想是拦不住的,忙喊护庄队嘎拉队长来,让他带领十名护庄队员跟随秀姑娘去,一定要保证秀姑娘的安全。其实秀姑娘想去打猎只是个借口,去游山玩水,散散心,才是真意。姑娘大了,不愁吃,不愁穿,主要心思还不是想找个如意郎君?但是,这两年来佟家提亲的人倒也不少,可是想娶她当妻子的人,并不是相中了她,而是看准了佟家庄园。这使她很恼火,一想起来便气得浑身发颤。祖父和母亲都知道她的心事,但南北东西,哪有合适的人选呢!昨天夜里半宿未睡着,今早起来后心里特烦闷,便灵机一动,去北山打猎,来刺激一下。
  秀姑娘准备停当以后,去跟祖父、母亲打个招呼便出发了。嘎拉队长带着十名护庄队员紧随其后。出了庄门,下了吊桥,来到广场上。秀姑娘对嘎拉说:“俺不让你们来,祖父不答应。不准你们靠近俺,只能在百步之外跟着。谁靠近了,俺的箭可不长眼睛。”嘎拉只好答应,又跟队员们说了。秀姑娘骑着马一路奔驰,护庄队员在百步之外跟随着。庄园距离北山十五里路,马跑起来一会工夫便到了。在林子里转悠了半天,秀姑娘打了十几只山鸡,还打到一头梅花鹿。眼看太阳快要下山了,嘎拉队长在百步之外喊道:“秀姑娘,天色晚了,快回庄吧!”秀姑娘回头看看西下的太阳,又瞅瞅周围的山花绿草,似有所恋,继续往山林深处走去。突然间,护庄队员有人喊道:“不好了!老虎来啦!”随着这一声呐喊,那斑斓猛虎带着风声从山坡上窜下来了。秀姑娘平时虽然胆大泼辣,但在深山老林里面对吃人的猛虎,却还是破天荒第一次。她赶快转头看去,那猛虎正咆哮着往她这边窜来,一时又慌又急,她拉紧马缰绳想催马逃跑,可那马却不听使唤,站在原地直打转转。在慌乱之间,她朝护庄队员所在的方向偷眼一觑,他们一个也不在,不知躲到哪儿去了。眼看那猛虎窜来了,她慌得六神无主,禁不住脱口喊道:“救命啊!”姑娘的喊声未绝,只见一个年轻人飞也似地跑过来,一伸手抓住马缰绳,那马立刻安定下来,不再狂跳打转转了。随后那年轻人不慌不忙,转身搭箭,“飕”,一箭射中那狂啸着的猛虎的左眼。只见那猛虎疼得嗷嗷乱叫,大吼一声,窜起一丈多高,跌在地上,又拼命挣扎起来,朝着秀姑娘扑过去。那马又跳,又咴咴叫着,在这千钧一发的节骨眼上,只听弓弦一响,“飕”的一箭,却又射中了猛虎的右眼。这回猛虎的两只眼里插着两支箭,疼得直窜,直跳,直吼叫。那青年毫不怠慢,又搭箭弯弓,“飕”的一声,再射出第三支箭。这一箭正好又射中猛虎的前腿窝,那是猛虎的心脏部位。这一次那猛虎不再挣扎,扑通一声栽倒地上,抽搐几下,一蹬腿就完蛋了。
  这时,秀姑娘才长出一口气,放下心来,翻身下马,也顾不上姑娘的羞涩,赶忙向那年轻人道谢,说道:“请求这位大哥一定到俺家去,俺要好好报答你的救命之恩。”秀姑娘说着就去拉那年轻人。这时候,嘎拉和他的队员一个个才十分尴尬地踅来。秀姑娘狠狠地看了他们一眼,气愤地说:“俺要等你们来搭救,早被那猛虎吃了!”
  那年轻人正是努尔哈赤。他打算到抚顺关去,不曾想迷失了方向,走到北山老林里来了。这时候,他见姑娘拉着他的胳膊,硬要叫他到她家去,就笑了笑说:“姑娘说哪里话,遇到这种情况,谁都会做的。”秀姑娘听了,瞪一眼嘎拉,说:“那可不一定,刚才他们跑哪去了?”大家说着话,不经意地来到那猛虎跟前,努尔哈赤把那三支箭拔了出来,在猛虎身上擦干了血迹,指着猛虎说:“别看它张牙舞爪的,它还是怕这个。”努尔哈赤摇着手中的三枝箭,又把它们插在箭囊里。
  秀姑娘叫嘎拉让出一匹马来给努尔哈赤骑。努尔哈赤不好再推辞了,就与秀姑娘并马而行。护庄队员一齐动手,将那死虎抬到马上,随着秀姑娘、努尔哈赤一起往回走。秀姑娘转脸向着努尔哈赤说道:“俺都吓糊涂了,还不知大哥家住哪里,姓啥名谁呢?”“俺是建州卫人,名叫努尔哈赤。”“俺叫佟春秀,住在佟家庄园。喏,快到了。”秀姑娘自报家门,用手指着不远处的庄园。两人说着话,马已上了吊桥,进人大门,在院子里下了马。
  佟大爷见孙女平安回来,高兴地走上前,发现秀姑娘旁边站着一个膀大腰圆的年轻人,心里有点诧异:这孩子没有男朋友,这会儿哪来的这个俊小伙?未等祖父说话,秀姑娘一头扑在祖父怀里哭着说:“俺今天差一点被猛虎吃了!若不是这位努尔哈赤大哥救了俺,爷爷你就见不到孙女了。”一边说着,一边呜呜哭着。佟大爷忙走到努尔哈赤跟前:“多谢小伙子救了俺孙女。走,快到家里坐。”老人伸出一只手,请努尔哈赤进屋。秀姑娘又把林子里遇虎的事,从头至尾跟祖父叙述一遍。努尔哈赤射出的那三支箭,更被秀姑娘讲得有声有色,尽力夸赞一番。佟大爷听后,对努尔哈赤说道:“你的箭法这么高明,真是难得呀!”随即摆下酒席,为努尔哈赤的到来表示欢迎,也为秀姑娘压压惊。酒桌上共四个座位,佟大爷坐上座,努尔哈赤为客座,秀姑娘及其母尤拉氏为陪坐。佟大爷首先站起说:“让俺们先为努尔哈赤的光临干一杯!”以后又为搭救秀姑娘多次干杯。喝酒中间,尤拉氏问及努尔哈赤的父母情况,他没有说实话,告诉他们父母早已去世,自己孤身一人流浪在外,连个立锥之地都没有。秀姑娘听了赶忙接过去说:“努尔哈赤大哥,俺家就是你的家。你救俺一条命,俺要好好报答你的救命之思。以后你就住在俺家吧!”佟大爷点了点头,朝媳妇尤拉氏弄了下胡子,转过脸对努尔哈赤说:“俺孙女说得对,以后就住在俺家,哪里也别去了。”接着又是喝酒,直至深夜方散席。佟大爷派人单打扫了一间上等客房,请努尔哈赤住下。
  第二天早上,努尔哈刚打开房门,就闻到一股扑鼻的香味传来,接着就听到秀姑娘的声音:“努尔哈赤大哥,俺们到广场骑马去!”努尔哈赤抬头一看,见秀姑娘穿着无色的旗袍,高底的粉鞋,翠绿色的裤子,头上挽着高高的髻,脸上擦了些粉,洁白如玉,颊上染了胭脂,似桃般的红,那弯弯娥眉下的杏子眼,把瓜籽脸衬托得分外秀丽。努尔哈赤看得发怔,把个秀姑娘臊得大红着脸。大凡男女单独见面,又在青春萌动阶段,似这般眉目传情,已是七八分的味道了。还是秀姑娘先打破沉默:“俺的努尔哈赤大哥,咱们走吧!”说罢便伸出白嫩小手,拉着努尔哈赤的胳膊就往外走去。
  再说二人并肩走出庄园大门,来到吊桥上面,只见桥下拴住两匹马,一匹枣红马,一匹大白马。努尔哈赤向秀姑娘说道:“女孩子洁白无瑕,你骑大白马吧。”“男子心红志坚,你骑枣红马。”二人你恭他敬,说说笑笑,来到马前,遂各自翻身上马,沿着广场的跑道,策马扬鞭,飞驰而去。远远看去,广场上似有两朵云彩在飞速地跑着,一前一后,一白一红,在跑道上空飞舞,引得庄园里的人们出来观看。二人骑了一会儿马,便来到护庄沟畔的桃柳树下休息。那桃花正在含苞欲放,白色的花骨朵儿上孕着粉红嘴儿,缕缕香气弥漫在空气中,令人感到惬意。努尔哈赤从喷出黄嘴的柳枝上,拧出一截柳管,放在嘴里吹着,那悠扬的笛声,忽高忽低,一顿一挫,引来许多不知名儿的山雀,跳跃枝头,叽叽喳喳,与那笛声相和应,动听极了。这会儿,秀姑娘斜倚在桃树枝旁,她那秀丽的面庞,婀娜的腰肢,与那桃花苞儿相互映衬,真是“粉面桃花相映红。”努尔哈赤看着眼前的这幅美景——桃花美人图,真想扑上前去,搂住那桃花般的美人,来个颠驾倒凤。古诗说:心有灵犀一点通。那秀姑娘此时也在悄悄地觑着努尔哈赤,见那浓眉凤目,伟岸的身躯,联想北山林中救自己的场景,不光那箭射得神奇,那马儿狂跳着打转,自己怎么也拉不住,他却一伸手就勒住马头了。他那两膀该有千斤之力吧!若是让他搂一下,那——想到此秀姑娘不由得“腾”一下脸又红了。
  正当二人各自想着心思,佟大爷派人来喊他们回去吃饭,饭后各回房休息。单说努尔哈赤躺在床上,不免翻来覆去,心事上涌。他想着自己本是堂堂都督的儿子,又是一个长子,到南山七星老人那里学到了一身武艺,将来至少也是个建州卫的都督,可是受继母虐待,弄得无处容身,东飘西荡。本想去抚顺关投奔李成梁,混个一官半职,以后再图进取。现在遇到了佟大爷这个好人,还有秀姑娘昨天对俺的那神情,心里也确实舍不得离开,何况这庄园地处僻远山区,若想成就大事,倒是屯兵积粮的好场所。如此前思后想,直到四更多才矇眬睡去。那边春秀姑娘也在想着努尔哈赤,只是碍着少女情面,不好主动开口,直到三更多天,还在抱住枕头缠绵在绣床上呢。这佟大爷心中也有打算。他见到努尔哈赤以后,真是从心底高兴,心想若能配自己的孙女儿,真是天生的一对。这两天他留神细看,开头见他们俩不好意思说话,后来熟了,便没话找活,像有点情投意合的样子。于是他便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寡媳,尤拉氏开始不愿把掌上明珠嫁给一个天涯浪子,但是她架不住公公的反复劝导,佟大爷拍着胸脯说:“努尔哈赤肯定不是常人。那天我单独问过他,他曾到南山学艺三年,那一身的好武艺,将来准有出头之日。俺将他入赘过来,把全部家产传给他,以后他能不养咱们老、给咱们送终吗?”尤拉氏听公公的一席话,也确实在情在理,其实她对努尔哈赤也非常满意,又是女儿的救命恩人,女儿的心事她也洞察了七八分,知道春秀已相中了努尔哈赤,自己还有啥理由去横挑鼻子竖挑眼呢?于是她也顺水推船,答应下这门亲事了。


  

126在线阅读网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建议我们 | 网站地图 | | 诗词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