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贝布托传

第九章贝娜齐尔旋风

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贝布托传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贝布托传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1985年12月30日,巴基斯坦历时八年多的军法管制正式解除。在贝娜齐尔看来,这只不过是对西方进行的舆论欺骗。齐亚·哈克仍保留陆军参谋长和总统的职务,由此人们不可能说军队已脱离政治。尤其是许多臭名昭著的军管法令依然在发生效力。
  贝娜齐尔对齐亚·哈克的宗教法庭颁布的“限度法令”尤为不满,这个法令充满了对妇女的歧视。该法令运用对《古兰经》和《圣训》中规定的法律进行最严厉的阐释来惩罚诸如偷盗、通奸、强奸等犯罪行为。根据“限度法令”,需要4个穆斯林男人作证才能证明一个女人被强奸的控告。没有这么多的证人,女人不仅控告不成,反而会被指控为通奸。一位双目失明的女仆被雇主及其儿子强奸后生了孩子,两个男人都不承认,她又找不到4个目击者,结果两个男人逍遥法外,而女仆被指控为通好,被判处当众鞭答和三年徒刑。妇女在社会的各个领域都受到排斥。在一些正式场合;客人开始被以性别划分,甚至身居高位的妇女也得同她们的男同僚们分开。在电视上,女新闻广播员需要用头巾罩头,否则就会被解雇。在作证人资格上,一个女证人仅抵得上半个男证人。因而在赔偿案中,一个被害妇女的家庭所得到的赔偿费比被害男人的家庭所得的赔偿费少一半。
  贝娜齐尔很赞赏父亲制定的1973年宪法。1973年宪法中明确规定不准歧视妇女,并给妇女受教育权和工作权。贝娜齐尔也为妇女们为反对齐亚·哈克军政府对妇女的歧视所作的斗争表示赞赏。尽管军法管制宣布取消了,但许多军管法令依然存在,所以,贝娜齐尔决心继续战斗。
  “我在考虑回家。”1986年1月贝娜齐尔回到巴比凯恩公寓后对人民党骨干说,“我可能首先飞抵拉合尔或白沙瓦。”
  从惊愕中清醒的人民党骨干纷纷表示愿同贝娜齐尔一起回去。这个重大决定是否正确?多年的被拘禁和流放后,贝娜齐尔已无法准确把握巴基斯坦的政治气候,所以,她召开了人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会议。“我认为,现在该是回去的时刻了,”贝娜齐尔态度鲜明地表示,“但这由你们决定。我回去很可能有所作为,但被捕的可能性也是很大的。在这种情况下人民党该怎么办?是不是为了争取实行充分的民主向齐亚进行抗议和施加压力的时机已成熟了?还是我应该推迟回去?你们大家决定吧。”
  “你必须现在回去。我们将和你站在一起。”党的领导们表示,“如果齐亚对你采取行动,那就是对我们所有人采取行动。”
  贝娜齐尔很兴奋,他们坐在一起研究她的旅行路线,演讲的内容以及在国内开展活动的计划。
  贝娜齐尔即将回国的消息传回巴基斯坦,许多人民党的支持者表示出了极大的担心。
  “告诉她不要回来”,一个支持者转来信德省一位军官的口信,“他们正谋划要杀她。”贝娜齐尔的电话也时常响起警告,如“一个从政的女人比你了解的更易受攻击。不要回来。”
  在国内长期的斗争中,贝娜齐尔没有人身自由,流亡国外也忙于挽救国内政治犯的生命,没有机会也没有可能考虑和从事党的组织建设,因而人民党内自布托被处死后一直矛盾重重。1983年8月齐亚·
  哈克巡视信德省时,尽管贝娜齐尔要求人民党议员不要去迎接齐亚·哈克,但他们还是去了。这令贝娜齐尔痛心疾首,她要求开除这些人的党籍。当她在伦敦流亡期间,党内众多元老纷纷“逼宫”,要她封他们的官。
  “我并非注定要跟随她父亲,然后她母亲,现在又是他们的女儿干一辈子。”刚到伦敦时,党内元老中就有人这样说。
  “你必须决定你站在哪一边。”党内各派别都以长者的口吻对贝娜齐尔说。
  “我不站在任何人一边”,贝娜齐尔说,“如果党是联合的整体,而不存在各派互挖墙角的行为,我们可以做的事更多。”
  “你根本不应该去美国,美国人是齐亚的朋友。我们应同苏联联合起来推翻他。”党内的马克思主义派别分子责备说。
  “你是信德人。你应该代表信德的利益,否则信德人是不会原谅你的。”地方主义分子攻击说。
  一天,一位元老来到巴比凯恩,要求贝娜齐尔任命他为旁遮普省人民党主席和承认他挑选的班子。
  “我不能任命你。”贝娜齐尔态度坚决。
  “这将遭到党的反对,破坏我们根据功绩和一致意见决定任用的原则。”“你实际上没什么选择余地。”他得意地说,“马克思主义分子对你不满,地方主义分子已成立了他们自己的组织。你不能再失去我。”
  “但这是违背党的原则的。”贝娜齐尔严肃地说。
  “原则,”他嘲笑说,“原则是很不错的,但是从政的人都是为了权力。如果你不任命我为主席和批准我的班子,那我恐怕也得另寻出路了。我或许甚至成立自己的党,我将成为你最大的反对派。”
  党内派别林立,矛盾重重必将削弱党的战斗力。因此在即将回国前,贝娜齐尔用了三四个月时间,制订了党的组织建设和未来发展的蓝图。尽管如此,贝娜齐尔最终未能阻止人民党在10年后发生分裂,甚至她与母亲也分道扬镳了。
  为了引起西方尤其是美国对自己回国的关注,贝娜齐尔飞抵华盛顿,会见了佩尔参议员、肯尼迪参议员等高级官员。美国新闻界也对贝娜齐尔发生了兴趣,他们甚至把她同菲律宾的科拉松·阿基诺夫人进行比较。
  “我们和你一起走,”几位记者对贝娜齐尔说,“外国的新闻界是最好的保险。”
  回到巴比凯恩,贝娜齐尔在门下发现纸条,上面写道:“记住阿基诺。”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贝尼格诺·阿基诺,是菲律宾反抗费尔迪南·马科斯专制统治的民主斗士。当他结束在国外的流亡生活,刚刚踏上菲律宾的土地时便在机场被当局安排的刺客暗杀了。
  贝娜齐尔对这种恐吓嗤之以鼻。
  1986年3月25日,人民党向外界透露,贝娜齐尔将于4月10日返回巴基斯坦。各国新闻界人士闻知此讯抢先云集到伦敦。
  4月9日,贝娜齐尔同几位密友巴希尔·利亚兹、纳希德、萨夫达尔以及其他很多人从伦敦出发。在临行前,贝娜齐尔对记者说:“我希望成为菲律宾科·阿基诺总统那样的人、”
  1984年1月,当贝娜齐尔获准出国治病抵达伦敦后,即发表声明,指出:“人民党争取民主的目标没有变,我们将比人们预料的要早地返回巴基斯坦。”如今,她终于实现了对巴基斯坦人民的诺言,“会有多少人在拉合尔迎接我们?”贝娜齐尔揣惴不安地问人民党旁遮普省主席杰抗基尔·巴迪尔。
  尽管国际新闻界对人民党向齐亚·哈克进行的成功挑战作了大量报道,但贝娜齐尔对回到巴基斯坦后会遇到什么情况一直忐忑不安。雅各博·蒂默曼在《没有名字的囚犯,没有号码的牢房》一书中认为,被压迫者要经历三个阶段:愤怒——恐惧—一麻木不仁。多年的镇压可能已经削弱了很多人的斗志,人民还会对人民党的号召作出反应吗?要知道整整一代人生活在军法管制的阴影下,1977年7月军管开始时10岁的儿童现在已成了19岁的成人,他们对自己的基本权利一无所知,他们想获得从未得到过的权利吗?
  “50万人吧!”杰抗基尔·巴迪尔回答说。
  “这个数字估计得太大了吧。”贝娜齐尔提醒道。
  “至少有50万。我们已经得到报告,群众早已潮水般地涌入拉合尔了。”
  贝娜齐尔谨慎地说:“可我们现在还没有确切把握,如果新闻界问你,你就说我们预计会有10万,不要说50万。这样的话,即便是能有47万人,也不会有人说比我们估计的数字要小。”
  其实,贝娜齐尔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4月10日清晨7点钟,飞机上传来了机长的声音。“飞机现在开始向拉合尔降落,我们欢迎贝娜齐尔·布托小姐回到巴基斯坦。”
  一位女服务员走到贝娜齐尔面前,说道:“机长刚刚从地面得到消息说,现在机场上有100万人正等候你的到来。”
  “纳希德、巴赫尔、达拉紧跟着我。”走出机场时,贝娜齐尔对已被警告说要遭逮捕的那几位说。那些热情的支持者拥挤在贝娜齐尔的周围保护着她,而她却让他们挨着自己由自己来保护他们。“我们是你的保镖。”随行的新闻界人士说。
  “我真不知道如何离开这里,来的人太多了。”与其说萨米娜是忧心冲忡,不如说是欢欣鼓舞。她在机场出口把一个玫瑰花环戴在贝娜齐尔脖子上。
  “我们坐卡车走”,杰杭基尔说。
  演讲台设在卡车的顶部。贝娜齐尔手中握着演讲稿,看着通向讲台的那架摇摇晃晃的扶梯,多少往事涌上心头。她曾经多么渴望着有这一天,然而,当这一天终于来临时,她又有些不知所措,紧张和不安笼罩着她。在伦敦时她就同意用这种方法去巴基斯坦独立塔。这座塔是她父亲布托为了纪念宣布巴基斯坦诞生的宣言在拉合尔修建的,100万人正在机场大门外等着她。
  “真主保佑!”贝娜齐尔祈祷着,“以真主的名义,我开始爬。”
  卡车以每小时1英里的速度在欢迎的人群中缓缓前进。成千上万个彩色气球腾空而起,玫瑰花像大雨般被撒在卡车上,无数的花环在空中飞舞,代表人民党的红、绿、黑三种颜色成了那天拉合尔市仅有的颜色。
  “万岁!万岁!布托万岁!”“贝娜齐尔,我们大家的姐妹,贝娜齐尔!”“贝娜齐尔回来了!革命到来了!”欢呼声此伏彼起,波澜壮阔。
  从拉合尔机场到独立塔平时只需要15分钟,而4月10日这天,贝娜齐尔却花了10个小时才到达,欢迎的人数也增加到300万。在太阳快落山时,贝娜齐尔终于到达了巴基斯坦独立塔。广场上早已被挤得水泄不通。贝娜齐尔艰难地挤到讲台上,尽管她身边没有警卫人员保护,但她并不感到危险。狂热的群众连推带拉,很多人已经不能控制自己了。
  面对百万群众,贝娜齐尔充满激情地发表了她踏上巴基斯坦国土后的第一次演讲:“有人劝我不要再从政了,他们告诫我会遭到像我父亲和我弟弟一样的命运。有人说,巴基斯坦的政坛里没有妇女的位置。我对他们所有人的回答是,我党的党员将会保护我免遭危险。我心甘情愿地踏上长满荆棘的道路,迈进死亡之谷。此时此地,我向你们发誓,我要牺牲一切来维护人民的权利。”
  她向人群高喊:“你们要自由吗?你们要民主吗?你们要革命吗?”
  “要!”300万群众发出雷鸣般的怒吼。
  “我回来是为了效忠人民,不是为了复仇。我不会去报仇,从心眼里也不想这样做。我渴望建设巴基斯坦。但是我首先要请你们表决。你们要齐亚呆在台上吗?”
  “不要!”
  “你们想叫齐亚下台吗?”
  “想!”
  “好,我们的决定就是齐亚必须下台!”贝娜齐尔喊道。
  “齐亚必须下台!必须下台!必须下台!……”几百万人的怒吼震撼着巴基斯坦大地。
  那天没有发生任何暴力事件,但这并不意味着贝娜齐尔是安全的。在48小时的紧张之后,贝娜齐尔刚进入梦乡,有人急促地敲门。为了安全,当地的人民党负责人要贝娜齐尔在三所房子里换着住。刚才不久,一位陆军少校搜查了一所房子。这位少校正在到处找贝娜齐尔,这是不祥的预兆。
  “拉合尔的欢迎场面是独一无二的,贝娜齐尔·布托在其它城市里再也找不到这样的欢迎场面了。”有人这样预言。然而事实证明他错了。
  贝娜齐尔一行4月12日中午从拉合尔出发,开始他们在20多个大中城市的旅行。
  她们计划在下午5点钟到古吉兰瓦拉参加集会,但拥挤在公路上欢迎的人长达几英里,有人估计,有几十万人,直到第二天清晨5点钟她们才抵达古吉兰瓦拉。
  “会场上可能已经没有人了。他们都回去睡觉了。”贝娜齐尔担心地说。但当她到达会场时,虽然迟了12个小时,那里依然挤满了人群。
  “我们必须加快行进速度,”离开古吉兰瓦拉,贝娜齐尔对随行人员说。
  但他们无能为力。从古吉兰瓦拉到费萨拉巴德80公里路程他们走了16个小时,成干上万的人前呼后拥在他们的卡车周围。贝娜齐尔站在车顶上频频向群众挥手。
  贝娜齐尔一行比预定时间晚了半天到达费萨拉巴德市欢迎她的会场。九年前,她在这里精神紧张地第一次登台演讲过,她是从这里走上成为政治家的道路的。
  “谁是人民的希望?贝娜齐尔!贝娜齐尔!”数十万人齐声欢呼。贝娜齐尔不知道这些工人是强迫工厂老板让他们停工,以便能去参加欢迎她的集会。更不知道这些工人花了10小时,等待她的车队穿过人山人海的欢迎人群。
  此后,贝娜齐尔一行还到了萨戈达、杰卢姆和拉瓦尔品第等城市,都受到了热烈的欢迎。
  在西北边境省,贝娜齐尔到达白沙瓦时正是晚上,当局关掉了路灯。试图不让市民看到贝娜齐尔。但这无济于事,人们用火把和家用摄像机照亮了街道。尽管有谣传说,当局正准备唆使阿富汗游击队暗害贝娜齐尔,但她毫无畏惧,勇敢地站在车顶上向人们致敬。
  “我现在要像父亲做过的那样,向勇敢的普什图人致敬!”贝娜齐尔向聚集在体育场的人群说,“因为我是一个女人,有的人就认为我是软弱的,难道他们不知道我是一个穆斯林妇女吗?穆斯林妇女有她值得骄傲的传统。我具有先知穆罕默德之妻比荜·赫蒂彻的忍耐力,愿先知安息;我具有伊玛姆·侯赛因之妹比荜·宰纳白的坚韧不拔的毅力;我还具有先知穆罕默德另一个爱妻比荜·阿以莎的勇气,她骑着骆驼率领穆斯林驰骋沙场。我是先烈佐勒菲卡尔·阿里·布托之女;是烈士沙·纳瓦兹·汗·布托的姐姐,我也是你们的姐妹。我向我的对手发起挑战,看他们敢不敢出来在民主选举中与我决一雌雄。”群众报以热烈的欢呼。
  “齐亚滚下台!”贝娜齐尔用普什图语高喊。
  台下的人们齐声回应;“滚下台!滚下台!”
  贝娜齐尔每到一处都受到盛况空前的欢迎。在旁遮普省封建制度的心脏地区萨戈达,那些对拥有土地的大户人家总是提心吊胆的农民放下手中的农活,用整整一天的时间夹道欢迎贝娜齐尔。
  参加欢迎贝娜齐尔集会的数百万人大多数是崇拜她的年青人,他们把她当成自己的领袖。每个社团都想宣布贝娜齐尔是他们的成员。贝娜齐尔的一幅招贴画像反映了她的宗教形象:头上包着头巾,手中拿着念珠。在另一幅画像中,她看来是个思想解放、富有魅力的女人。还有一幅画则把她表现为革命者,紧握拳头。
  参加欢迎贝娜齐尔集会的人们对过去义愤填膺,对贝娜齐尔充满好感和好奇,对现在的形势又充满欢乐,似乎有一种在乡村地区庆祝春回大地和收获时节集市上才有的气氛。
  但欢快的气氛并不能减少贝娜齐尔可能遇到的危险。在俾路支省,贝娜齐尔的警卫人员发现三个蹲伏在人群前面的阿富汗“游击队员”,他们的衣服下藏着自动武器。警卫人员没有把这一可疑情况告诉贝娜齐尔,只是在她讲话时,他们一直站在这三人前面,万一有人开枪,他们就抢先用身体挡住射来的子弹。
  在贫穷落后的俾路支省,贝娜齐尔向欢迎的群众讲道:“巴基斯坦人民党认为,国家的幸福就是人民的幸福。如果徘徊在街上的人都有了就业保障,如果他们都能享受到卫生保健,他们的孩子也都能得到受教育的机会并健康地成长,那么我们的国家也就变得昌盛富强。真主的法旨并没有叫我们的人民生活在贫困中,我们的国家的命运不是沦为贫民窟。如果我们获得了权力,通过有效地使用国家资源对我们的命运进行改变,我们一定会行使这种权力。”人们鼓起掌来,其中包括前排拿着武器蹲伏的三个阿富汗人,警卫人员这才松了口气。
  但是危险并未过去,暗杀袭击人民党负责人的事件在各地不时发生。
  贝娜齐尔回国后发动的旋风般的反对齐亚·哈克统治的运动鼓舞了巴基斯坦人民,也鼓舞了人民党,有400万人参加了人民党在各地组织的各种集会。因此,贝娜齐尔说,她“胜利实现了第一阶段动员人民的计划”。
  在这些群众集会上,贝娜齐尔对布托主义作了系统的阐述。她说:“布托主义包括四个方面内容,即伊斯兰、民主。人民的权力和社会主义。伊斯兰是我们的信仰,意思是我们不主张利用宗教来实现政治目的;民主是我们的政体,这意味着信赖人民;社会主义是源于我们主张平均主义的经济,因为我们穆斯林主张自由,我们认为社会主义提供了实现平均主义的现代机构,我们的社会主义同俄国、中国、法国或英国的社会主义都不同。”贝娜齐尔指出:“布托主义就意味着要恢复宪法,恢复人民的基本权利和独立的司法体制。它还意味着消除贪污腐化、裙带关系或毒品走私行为。”贝娜齐尔还信心十足地说:“没有人能阻止人民,没有人能阻止这必然来临的变革。我父亲在拉瓦尔品第监狱告诉我,必须为我的国家牺牲一切,我将为这一使命而活或为它而死。”贝娜齐尔用她的行动实践了她父亲的遗言和她对人民的承诺。
  1979年布托被处死后,巴基斯坦人民党推选布托夫人努斯拉特·布托为人民党终身主席。1982年11月布托夫人出国治病后,留在国内的贝娜齐尔·布托小姐被选为人民党代理主席,主持人民党的工作,领导国内的斗争。这次贝娜齐尔回国后,人民党根据斗争形势的需要,又于1986年5月19日选举贝娜齐尔为人民党并列主席。由于布托夫人尚在国外,贝娜齐尔便担起了领导的重任。
  1986年7月5日是政变九周年。人民党把这一天称为“黑日”。人民党认为开始运动第二阶段的时机已经成熟,其目的是要迫使齐亚·哈克于秋季举行大选。因此,人民党决定在“黑日”那天发起全国性示威。
  “黑日”那天,15万人民党的支持者出现在卡拉奇,另外有20多万支持者涌上拉合尔的街头。示威活动遍及全国60多个城镇。
  8月14日是巴基斯坦的独立日,是人民党日程上的下一个重要日子。人民党在各地的活动,贝娜齐尔刮起的旋风使政府总理居内久坐卧不安,他急忙宣布穆斯林联盟党将于8月14日在拉合尔的独立塔广场举行集会。贝娜齐尔的人民党针锋相对,也宣布在独立日之际在拉合尔举行集会。“恢复民主运动”也积极加入与当局的对抗。
  国内形势如火如荼,齐亚·哈克却溜到国外去。8月7日,齐亚·哈克带着全家去了沙特。据机场人员透露,齐亚·哈克同时还运走了三个集装箱的家具和一个阿拉伯国家元首赠给他的一辆镀金的罗尔斯·罗伊斯牌小汽车。
  8月10日,在克里夫顿70号,贝娜齐尔召集“恢复民主运动”的九位政党领导人举行了三年以来的第一次会议。决定加强统一行动,组织合法的抗议集会活动,迫使当局举行大选。
  8月11日,“恢复民主运动”宣布,在独立日那天,人民党和其他各反对党将在卡拉奇和拉合尔联合举行集会,并敦促齐亚·哈克于9月20日前宣布选举日期。
  反对党的针锋相对令居内久不寒而栗,因此,在8月12日,居内久宣布取消穆斯林联盟在独立日那天的群众集会,并呼吁反对党也取消集会。
  贝娜齐尔得知这一消息,欣喜之情溢于言表,她说:“这是我们的一大胜利,居内久称他自己是个民主的总理,可是又有谁支持他呢?他取消自己的集会是因为他害怕自己被人民党揭穿。当局正在临阵脱逃。”
  “我们现在也没必要举行8月14日的示威了。”有人说,“我们已经打赢了。”
  “不,我们还要搞。”另一个人反驳说,“为什么不能在15日召开群众大会呢?”
  “15日是印度的独立日。”
  “那就在16日召开。”
  贝娜齐尔对他们说:“明天我要去费萨拉巴德参加那里的人民党会议,我们那时再决定吧。”
  在“恢复民主运动”召开的紧急会议上,各政党领导人对贝娜齐尔很生气。显然,他们受到了政府退缩的鼓舞。他们对贝娜齐尔说:“你一点也不懂政治,我们必须在独立日举行集会示威,机不可失,决不能放弃。”
  贝娜齐尔表示反对,因为她知道人民党还没有作好准备同当局摊牌,而且在策略上,贝娜齐尔主张不直接与当局对抗。如果现在与当局对抗只会适得其反,党的领导人及党的支持者可能被捕,运动势头将大大受挫。正如后来贝娜齐尔所说:“我明白我们是在走钢丝。我完全清楚,一旦出现混乱局面,产生的后果不是举行选举,而是重新实行军事管制。”
  “我们一定要举行集会。”“恢复民主运动”的领导人固执己见。
  贝娜齐尔进退两难,她不愿意同“恢复民主运动”闹僵,必须作出让步。
  “好吧,就这样决定吧。”贝娜齐尔勉强同意。“不过,看在真主份上,一定不要在今晚宣布这个决定,至少也要等到明天。”贝娜齐尔需要有时间去通知人民党领导人转入地下,但“恢复民主运动”似乎情绪激昂,迫不及待地宣布了这一决定。
  8月13日,贝娜齐尔赶到机场,准备按计划乘飞机到费萨拉巴德出席人民党的会议。在机场入口处遭到警察阻拦。于是,她返回克里夫顿70号,但印度电台却误播了贝娜齐尔被捕的消息。而此时“恢复民主运动”的领导人正遭到逮捕。傍晚,已有近千名人民党和“恢复民主运动”领导人被捕。
  “布托万岁!贝娜齐尔,我的姐妹,我们大家的姐妹!”14日晨,克里夫顿70号院墙外的呼声把贝娜齐尔唤醒。
  “你们什么时候去会场?”一个“恢复民主运动”代表打来电话问道。
  “我们准备下午两点钟出发。”贝娜齐尔告诉他。但贝娜齐尔却在下午一点钟便在一帮记者陪同下走出了大门。“独尊的真主啊,保佑我们吧!”贝娜齐尔祈祷着。
  “我们要击败他们,誓死支持贝娜齐尔上台,”院墙外的人们护拥在贝娜齐尔的车前车后,用乌尔都语唱着歌,护送贝娜齐尔的队伍达5000人。
  到达中东医院时,突然警察发射了催泪弹,人群顿时大乱。警察们拨开混乱的人群,向贝娜齐尔的汽车奔来。机敏的司机迅速离开了交叉路口,贝娜齐尔随行的两辆车分散开来,各自取道前往集会地点。
  每绕一条街道,贝娜齐尔的由公共汽车、卡车和小汽车组成的长蛇般的车队便被警察发现,他们用步话机通知前面的警察把车队堵住。两辆吉普车好不容易汇合了,贝娜齐尔决定前往穆罕默德·阿里·真纳的墓地,可又被挡住了。他们又回过头向集会地点驶去,但贝娜齐尔坐的车的一个轮胎突然爆了,来不及用千斤顶,人们一拥而上把车子一边抬起来,很快换上新轮胎。车队又出发了。
  贝娜齐尔终于来到了利亚里区的查吉瓦拉广场,向早已等候在那里的群众发表了几分钟演说。这时警察又包围上来。
  “闪开!闪开!”有人在高喊,催泪弹在呼啸,到处都闪烁着警灯。
  “我们不能让党的领导人在大街上被抓去,拦住警察!拦住警察!”一名人民党员指挥着群众。
  在呛人的烟雾中,贝娜齐尔在同志的护送下拦住了一辆出租车离开了会场。她的吉普车开走了,萨米娅戴着贝娜齐尔的头巾坐在前座来吸引警察。出租车终于把贝娜齐尔送回了克里夫顿70号。贝娜齐尔马上召开了记者招待会,向记者们通报了警察的暴行。
  不久,警察便光顾了。贝娜齐尔被捕了。
  在国际舆论和人民运动的压力下,1986年9月10日9点30分,监狱长来到贝娜齐尔的囚室说:“我有一个你想不到的消息告诉你,你自由了。”
  贝娜齐尔被释放又一次鼓舞了人民党,有的人冲动地要求把运动继续搞下去,要为死去的同志报仇。但贝娜齐尔冷静地分析了形势,要求大家克制。她说:“我们已经作出许诺,要通过政治手段进行和平变革。现在当局已经恢复使用武力,如果继续进行抗议活动就会招致更大的流血和混乱,甚至会使极端分子乘机活动。我们要把8月的胜利看成是一次道义上的胜利,要坚持我们对和平的承诺。”在不久后的全国旅行中,贝娜齐尔把采取谨慎行动的要旨传达给了人们。
  但从贝娜齐尔回国以来所受到的盛大欢迎表明;人民党不失为巴基斯坦“最孚众望”的政党。舆论界把贝娜齐尔回国给巴基斯坦带来的热火朝天的震动称为“贝娜齐尔的旋风”。贝娜齐尔在后来接受记者采访时谈到她为何如此受到大众的欢迎时说,这是“人民表达了要求变革的愿望。”
  

126在线阅读网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建议我们 | 网站地图 | | 诗词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