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圣雄甘地

十五克什米尔
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圣雄甘地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圣雄甘地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在斯利那加城,庆祝仪式在克什米尔王公的行宫内举行。印度日历上最壮观的庆祝活动之一圆满结束。每年十月上半月的第九天,印度教徒举行活动,庆祝湿婆神的妻子难近母战败愚昧无知的象征——水牛魔王摩希沙素拉——的辉煌胜利。一九四七年十月二十四日晚上,哈利·辛格王公按照古老的传统礼仪,结束了喜庆日子的欢庆活动,接受宫廷显贵们表达的传统效忠誓言。显贵们列队走向御座,向君主敬献象征性礼物:一块用丝质手帕包裹的金条。
  --------
  ①梵文Durga的意译。印度教雪山神女的化身之一。她既是湿婆的妻子,又是一个相对独立的女神——降魔女神。性力派崇奉的主神之一。在孟加拉邦,每年春秋两季都为她祭祀,是当地最热闹的节日。

  这位摩诃罗阇是幸运儿。在统治印度大陆三分之一疆土的五百六十五名怪诞不经的土邦王公中,哈利·辛格现在是拥有独立王国的三人之一。其他两人,一个是朱纳加德小土邦的纳瓦布,在那里,人宁愿转生为一条狗,决不愿意脱生为人;另一个是海得拉巴邦的尼查姆。朱纳加德邦的纳瓦布孤注一掷,企图将其蕞尔小国与巴基斯坦合并,尽管该邦位于印度领土的腹心地带。这位王公的日子屈指可数。不到两星期后,印度军队入侵该邦,王公的飞机满载爱犬、女人和首饰,仓皇逃往巴基斯坦。同样,海得拉巴邦的尼查姆的日子也屈指可数。他虽然垂死挣扎,企图使其土邦独立自治,但是最后一任副王动身后不久,独立的印度以武力吞并了他的王国。
  克什米尔邦王公的外交消化不良症“痊愈”了。六月份里,由于外交消化不良症,他躲避答复老友“迪基”蒙巴顿的劝告,得以逃脱与印度或者巴基斯坦合并。现在,哈利·辛格端坐在莲花形赤金华盖下面,头裹饰有钻石奖章的细薄柔软缠巾,颈项缠绕十二排珍珠,中间镶嵌一颗王国的珍宝——纯绿宝石,正在朝思暮想实现“迷人山谷”独立的美梦。一百年前,东印度公司将“迷人山谷”卖给了他的祖先,售价高达六百万卢比,同时每年获得六张用喜马拉雅山山羊绒织编的披肩贡品。
  当哈利·辛格的高贵臣民们在宫殿的水晶枝形吊灯下列队表示忠心时,在距此八十公里的地方,一支爆破突击队占领了位于杰卢姆河岸边的马胡瓦发电站。一位突击队员将炸药放置在装有刻度盘和操纵杆的配电盘上。十秒钟后,一声巨响惊天动地。
  同一时刻,从巴基斯坦边界到拉达克和中国边境的广大地区,所有灯火骤然熄灭。王公的宫殿和整座京都,顿时陷入一片黑暗。在“万物皆空”水上美容厅内,英国老小姐弗洛伦斯·洛奇难以抑制内心的不快。由于电源中断,她的最后一位女顾客失去享用她于一九二九年从巴黎带来的“烫发机”的机会。数十名其他英国人蛰伏于停泊在达尔湖边的水上寓所内,他们暗自寻思,电源为何会突然中断。这些前印度军队的军官和帝国的官员,眼下对突然停电的缘故尚不知晓,但它宣告,英国人昔日花天酒地的宁静生活业已结束,当时他们每月花上三十个英镑,可以终日象杰汉吉尔皇帝一样尽情享乐。
  停电时刻,王公的长子,年轻的卡朗·辛格躺在自己的卧室内,正在接受腿部外科手术。室内漆黑一片,来自喜马拉雅山冰川的寒风的刺耳尖叫声传入他的耳鼓。蓦然间,卡朗·辛格和他的父亲、宾客以及斯利那加城的成千上万名居民从刺耳的寒风中隐约听到另一种声音。这是袭击斯利那加城的豺狼发出的嚎叫声。

         ※        ※         ※

  一九四七年十月二十四日夜晚,斯利那加城和克什米尔谷地遭到一群人的袭击。两天来,巴基斯坦帕坦部落的数百名武士入侵了哈利·辛格的王国。哈利·辛格的雇佣军纷纷倒戈,加入了入侵者的行列。
  这次突然袭击事件,是穆罕默德·阿里·真纳的军事办公室主任、英国少校E ·S·比尼两个月前提出的一项毫无恶意的要求引起的。经过数星期艰苦谈判,真纳累得筋疲力尽,同时由于无情的病魔缠身,不断吞噬他的肺部,他的身体极度虚弱,因而他决定好好休息一个时期。为此,他派遣比尼前往克什米尔安排事宜,以便九月中旬到那里休息两个星期。这一决定无可非议。真纳及其大多致同胞们认为,分治以后,四分之三居民为穆斯林的克什米尔,唯有加入巴基斯坦才有出路,舍此别无他途。
  但是,英国军官带来的消息令人震惊:哈利·辛格不欢迎真纳进入他的王国,即使是以旅游者的身分。哈利·辛格的拒绝使巴基斯坦国家元首猛然意识到,克什米尔地区的局势可能不会按照原来的估计发展下去。为了弄清事情真相,真纳派遣一名特使,负责了解那位不友好的王公的真正意图。
  特使的报告犹如一枚炸弹,因为克什米尔君王根本无意将其王国与巴基斯坦合并。真纳无奈,只好奋起应战。总理列雅格特·阿里·汗旋即在拉合尔召集出类拔萃的同僚们开会,研究对付桀骜不驯王公的良策。
  会议断然排除进行赤裸裸侵略的设想。当时,巴基斯坦军队尚无能力进行一场大规模冒险活动,同时,冒险活动必然在印巴之间导致一场战争。唯有其他两种可能性切实可行。会上,阿克巴·汗上校阐述了第一种方案。此人系桑赫斯特军事学院的毕业生,对策划阴谋活动颇感兴趣。他出谋划策,建议在克什米尔的穆斯林居民中间策动一次大暴动,矛头直指印度教王公。此举需要数个月的准备工作,但是,一旦方案成功,“五六万克什米尔人将会猛烈地袭击斯利那加城,迫使王公签署加入巴基斯坦协议书”。
  第二项建议尤为诱人,它由著名的西北边省的总理提出。建议旨在挑唆居住在阿富汗边境的帕坦部落。帕坦部落是印度次大陆最富有尚武好斗精神和令人望而生畏的民族。英国撤离后,在帕坦部落占领的动荡不安地区,巴基斯坦继承了维持平静局势的沉重负担。帕坦部落丝毫不愿屈从卡拉奇的穆斯林兄弟们的政治统治。阿富汗国王对印度河谷觊觎已久,在其特工人员的煽动下,帕坦部落确实是穆罕默德·阿里·真纳的年轻国家的一大隐患。因而,如果能把犷悍好战的帕坦人引向克什米尔,此举会带来不可估量的裨益。它不仅能使印度王公顷刻间垮台,吞并他的王国,同时可以泯除帕坦人的野心。
  会议结束之际,总理提请与会者注意:行动计划必须严格秘密进行,计划所需要的经费将从秘密安排的储备金中拨款。无论是军队和行政机构,特别是尚在年轻的国家内任职的英国军官和行政官员,任何人对行动方案均不得有丝毫风闻。
  三天以后,在百沙瓦城老区的一座屋宇的地下室内,帕坦部落的重要首领与库尔希德·安瓦尔少校会见。此人生性奇特,有天赋的化妆才能。他负责指挥袭击斯利那加城的行动。帕坦首领们围坐在安瓦尔少校的周围,身着长衫,胡须飘然,垂落齐胸,酷似索尔或者大卫的士兵。与会者一边呷茶,一边抽着水烟袋,专心致志地倾听真纳的使者描述阴暗的局势。
  --------
  索尔(公元前一○三○——公元前一○—○年),古以色列王国第一位国王。
  ③大卫(公元前一○一五?——公元前九七五年?),古以色列第二位国王。据《圣经·撒母耳记》记载,他统一犹太各部落,建立王国,定都耶路撒冷。


  库尔希德·安瓦尔少校解释说,背信弃义、受人崇拜的印度王公即将投入印度的怀抱,印度不久将会染指他的王国。那时,数百万穆斯林将会置于印度的桎梏之下。因而,他们必须刻不容缓地救援克什米尔的兄弟们。但这场爱国征战的动员背后,却隐蔽着性质完全不同的行动:为抢劫开放绿灯。它虽然和宗教煽动同样悠久古老,它决不是英雄之举,然而它比宗教动员更能激发帕坦人的热情。
  数小时后,在各地农村的柴泥茅屋里,在兰迪科塔尔周围的兵营内,在开伯尔山口的山脊上,在世世代代制造枪支的秘密山洞里,在走私商队的秘密点,帕坦人发出伊斯兰教圣战的动员令。秘密联络员深入店肆,购买玉米饼干、鹰嘴豆和白糖。武士们把食品塞满腰带,缠在身上,可供数日内食用。随后,人员、武器和给养源源不断地运往集结地点。
  两位巴基斯坦高级官员正在谈话,然而他们却使用英语。现在,西北边省的新任省督乔治·坎宁安爵士,正在电话里和巴基斯坦军队司令弗兰克·梅塞维爵士将军谈话。巴基斯坦成立后的最初几个月,政府各部门仍由英国人管理。和印度的尼赫鲁一样,真纳意识到他的国家和军队在独立初期迫切需要富有才干的人才,因而明智地暂时抑制民族自豪感情,决定任命英国人负责掌管国家的重要部门。但是,巴基斯坦仍然不失为一个东方国家。所有事务处理得精细过人,令人难以捉摸。按照总理的指示,入侵克什米尔的组织者们行动诡秘,慎之又慎,以致昔日统治他们、今天为他们效劳的人,对他们的行动方案一无所知。
  “告诉我,老朋友,”坎宁安省督在白沙瓦城的办公室内高声说道;“我隐约感到他们好象在策划什么事情。”
  坎宁安省督向梅塞维将军进一步解释说,数天来,一些汽车满载帕坦部落成员涌向城市,高呼“真主保佑”的口号,大家好似都清楚这支情绪激昂队伍的去向,唯有他自己对此一无所知。
  他继续说道:“难道您相信,巴基斯坦人确实反对帕坦人入侵克什米尔吗?不过我认为,好象我省的总理亲自出马,唆使帕坦人冒这次风险。”
  当时,梅塞维将军正在打点行装,电话提供的消息使他惊愕不已。政府事实上已作好安排,以便使梅塞维将军在预定发动进攻的那天,身在距军队司令部万里之外的地方。由于印度违背分治协议,拒不交出武器,梅塞维将军受命前往伦敦寻求武器,这样在巴基斯坦军队中任职的英国司令特被送往遥远的地方。
  “我可以向您保证,我个人反对这样的行动,同时总理也对我许诺说,他本人也反对这样的行为。”梅塞维将军回答道。
  坎宁安长叹一声,说道,“在这样情况下,您最好通知总理,说明目前这里出现的情况。”
  返回伦敦途中,梅塞维在拉合尔稍事停留,急冲冲地赶到列雅格特·阿里·汗的官邸。巴基斯坦总理犹如甘达拉庙宇内的一尊威严的浮雕佛像,神态安详,镇静自若,安抚军队司令说,他的不安心情毫无根据。在客人面前,总理拿起电话,旋即与西北边省的负责人通话,指示他停止引起纷争的准备活动。梅塞维心绪坦然,飞往伦敦。但是,他购买的枪支弹药,不久便用于在他外出期间精心挑动起来的冲突。

         ※        ※         ※

  一辆福特牌旅行小汽车熄灯灭火,在寒冷的黑夜里向前滑行,最后在距一座大桥一百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小汽车后面,十几辆卡车在浓重的夜色里一辆接着一辆排成一行,上面满载荷枪实弹的人,个个默不作声。杰卢姆河水湍急奔腾,不时发出震天的轰鸣声,打破了黑夜的静谐。此时此刻,“绿衫党”地区支部的年轻首领塞拉卜·卡雅特·汗坐在旅行小汽车内,正神经质地不断捋着他的小胡子。大桥那边是克什米尔王国。年轻的军官焦急不安地等待发射信号弹,信号弹将会告诉人们,克什米尔王公军队中的穆斯林士兵已经发动哗变,他们消灭了指挥他们的印度军官,切断了与斯利那加城联系的电话线路,干掉了各个哨所的哨兵。
  突然,红色的光芒在夜空中划出一道闪亮的弧线。塞拉卜·卡雅特·汗急忙发动汽车。克什米尔战争开始了。
  数分钟后,一队人马来到了小城镇穆扎法拉巴德海关大楼的前面。两位睡眼惺忪的海关人员,以为来者是赶路的运货车队,示意他们停下车来。说时迟,那时快,帕坦人跳下汽车,大吼一声,随即用切断了的电话线把两位海关人员捆绑起来。
  此时,入侵部队先遣分队的年轻首领欣喜若狂。他暗自忖度,这次行动出师顺利,马到成功。通往斯利那加城的道路业已打开,沿途畅通无阻,宛若进入无人之境,天亮之前,他们可以走完二百公里的路程。黎明来临,数千名帕坦人将占领哈利·辛格的正在沉睡的京都。塞拉卜·卡雅特·汗想入非非:一九四七年十月二十二日这天,他的士兵将会占领行宫,他将用王公的早餐托盘,亲自给王公送去举世哗然的消息;“克什米尔已经属于巴基斯坦”。
  但是,这只不过是一枕黄粱梦,年轻军官很快就会泄气。拉合尔的智囊团们精心策划了入侵计划,但是他们犯下了致命错误,当塞拉卜·卡雅特·汗打算集合部队,准备继续向斯利那加进军时,士兵们已经跑得无形无踪。卡车上空无一人。他们消失在黑夜之中,乘着夜色窜到穆扎法拉巴德城的店铺内,以此开始拯救克什米尔穆斯林兄弟们的征战。他们恣意抢劫聚集如山的财富,穆罕默德·阿里·真纳从此失去领略并占有克什米尔迷人山谷的喜悦心情。
  塞拉卜·卡雅特·汗后来回忆说:“当时,人人只想到自己。他们用枪射击锁眼,捣毁店门,劫掠所有值钱的东西。”在其他军官的协助下,塞拉卜·卡雅特·汗紧紧揪住帕坦人的衣服,强行阻止他们干这样的勾当。
  “你们要干什么!我们必须到斯利那加去!”他失望地悲叹道。
  但是,这些帕坦人被眼前的战利品冲晕了头脑,任何人难以制止他们的疯狂行为。这天晚上,斯利那加城没有陷落。由于一系列抢劫活动,他们两天内才走了一百三十公里的路程,最后来到了发电站,将哈利·辛格的宫殿和京都置于一片黑暗之中。

         ※        ※         ※

  两天后,新德里获悉巴基斯坦入侵克什米尔的初步消息。消息不是来自印度王公发出的紧急呼救,而是通过非正式途径传到了新德里城。数星期来,成百万旁遮普人处境悲惨地沿着公路成批逃难,饱食尸体的秃鹫,不时飞来落在沿途的电线杆上,其中一根电线仍然连接着巴基斯坦和印度。通过这条线路,巴基斯坦的拉瓦尔品第城的17-04号电话与新德里城的30-17号电话畅通无阻。这是巴基斯坦军队司令和印度军队司令使用的私人电话线路。他们两人是英国将军,曾在被肢解的印度军队中服役,同时又是老朋友。
  十月二十四日星期五,下午五时许,道格拉斯·格雷斯将军获悉入侵克什米尔的消息。现在他已接替远在伦敦的梅塞维将军的职务。格雷斯将军使用梅塞维将军的私人电话线路,旋即与新德里取得联系,将入侵克什米尔一事告知罗伯特·洛克哈特。后者来自苏格兰,当时任印度军队司令的职务,真纳最不希望他获悉这一情况,因为当时唯有印度军队能够抵抗他的行动。接到电话后,洛克哈特立即把情况通知另外两位英国人:蒙巴顿总督和正在准备回国的英国军队司令克劳德·奥金莱克元帅。
  面对刚刚爆发的冲突,正在印度和巴基斯坦军队中任职的英国军官,身处进退维谷的难堪境地。作为普通人,他们希望不惜任何代价阻止战事扩大;作为军人,他们首先必须服从命令。
  当两位英国将军通过新德里和拉瓦尔品第之间的离奇电话线路交谈时,他们各自指挥的军队正在克什米尔的雪地里剑拔弩张地相互对峙。正是由于这一原因,后来他们受到各自效劳的政府的严厉指责,并被解除了军队司令职务。但是,印巴之间这年秋天之所以未能爆发一场全面战争,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两位英国将军之间秘密的谈话。
  蒙巴顿勋爵正在穿礼服,准备出席为欢迎泰国外长举行的宴会时,获悉入侵克什米尔的消息。最后一位客人走后,他把尼赫鲁暂留下来。印度总理听到消息后大为震惊。不言而喻,任何其他消息不会使他感到如此愕然。尼赫鲁酷爱祖先们的故土,“它宛若一位天姿国色的女郎……以淙淙涓涓的流水、幽静的深谷、涟漪荡漾的湖泊和婆娑多姿的绿树,把自己梳妆打扮得分外娇娆”。在为自由而战的漫长岁月里,他曾返回故里,满怀深情地领略“它那巍峨的城垣,高耸的峭壁巉岩、银装素裹的山岭,白茫茫的冰川和狂嗥怒吼奔向山谷的瀑布”。
  克什米尔事件期间,蒙巴顿发现,尼赫鲁一反常态,判若两人。他突然失去平素惯有的沉着冷静,俨然一位克什米尔的暴躁易怒的婆罗门。尼赫鲁感情冲动地为自己的性情变化解释说,“克什米尔的名字铭刻在我的心灵上,正象加来的名字镌刻在你们的女王玛丽的心田里一样。”
  --------
  英国和法国之间的海峡。

  不久,印度总督和奥金莱克元帅之间发生了另一场争吵。奥金莱克告诉蒙巴顿说.他打算往斯利那加紧急空运一个英国旅的兵力,以保护、撤离居住在克什米尔的数百名英国人。如果不派遣军队干预,他担心英国人可能会在大规模屠杀中丧生。但是,不管前景多么阴森可怕,蒙巴顿决不允许在一个独立国家的领土上动用英国军队。
  “我对此深感遗憾。”蒙巴顿郑重说道:“但我不能同意派遣军队。如果需要对克什米尔进行军事干预的话,那么只能派遣印度军队。”
  “我们的同胞即将惨遭杀戮,他们的鲜血将会玷污您的双手!”奥金莱克愤愤然道。
  “不幸的是,这一责任只好由我承担。这是对我担任总督职务的惩罚。但是,如果英国军队参与此事,其结果会更糟糕。”蒙巴顿争辩道。

         ※        ※         ※

  翌日下午,印度空军的一架DC-3飞机在斯利那加机场降落。跑道弃置已久,杂草丛生。与土邦王公谈判专家、印度高级官员V·P·梅农、印度军队萨姆·马内克肖上校和一名空军军官走下飞机。
  哈利·辛格王公发出紧急呼救后,印度政府防务委员会于当天早上召开特别会议,会上确定这三位人士的具体使命。蒙巴顿此时明白,印度进行干预已再所难免。为了使干涉完全合法化,他劝告政府在往克什米尔派遣军队之前,必须等待王公正式宣布加入印度,这样,从法律角度看问题,他的王国已经属于印度的一部分。
  蒙巴顿考虑问题更为周全。正象过去他为英国效劳时那样,现在他仍然忠诚不渝地尊重民主原则;过去他始终相信,英国违背人民的意志,决不能在印度继续维持下去,现在他仍然认为。如果违背大多数穆斯林的感情,克什米尔问题不可能得到解决。作为现实主义者,蒙巴顿对大多数穆斯林的心境了如指掌。他在十一月七日致其表兄乔治六世的信中写道:“我确信,一个拥有如此众多的穆斯林国家的人民,必然会投票赞成自己的国家加入巴基斯坦。”
  基于上述考虑,蒙巴顿再次说服印度政府,在克什米尔并入印度问题上,必须补充一项重要条款。克什米尔加入印度的决定,仅仅是权宜之计。必须在恢复和平、通过人民投票表决后,此项决定才能正式生效,
  新德里的特使乘坐飞机动身后,蒙巴顿发布命令,指示全国各地的印度商用飞机立即就地甩掉旅客,刻不容缓地直接飞往首都。通往喜马拉雅山区的空中桥梁已经架起,具有历史意义的远征业已开始。

         ※        ※         ※

  一九四七年十月二十六日星期日,午夜时分,克什米尔的王公哈利·辛格加入了一千五百万印度教徒、锡克教徒和穆斯林逃离家园的难民队伍。佣人们忙忙碌碌地搬运装有珍珠、翡翠、钻石和丝织地毯的大箱小柜,这时,王公正在寻找两件心爱的东西:两支帕戴牌猎枪。猎枪的枪管呈微蓝色,王公曾使用它荣获打野鸭的世界冠军称号。他面部阴郁,不时抚摸用贵重木材制作的枪托,小心翼翼地把枪支放入枪套,然后亲手放置到汽车内。王公乘坐的汽车是辆设备舒适的大型美国轿车,行驶在满载金银财宝的卡车和小汽车车队的前面。任何刺客不敢骚扰逃难中的王公,因为他的卫队装备精良,一路上时刻保护他的人身安全。究竟逃往何方?不幸的王公决不会到霍乱肆虐的普通难民营栖身,而是前往另一座行宫度过安富尊荣的流亡生活。查谟冬宫地处王国南部,其大部分居民为印度教徒,王公曾在那里接待过威尔士亲王及其年轻的副官路易斯·蒙巴顿勋爵。他希望能在那里找到个安全处所。
  历史的急剧发展把“M·A”的独立迷梦扫得无踪无影,三十年代发生在伦敦城的一桩丑闻中,“M·A”这个化名曾经一举闻名。他虽然拖延推辞,但他在路易所·蒙巴顿的“苹果篮”外仅仅呆了不到三个月的时间。王公逃离了危在旦夕的京都,劝告他出走的V·P·梅农返回新德里通知印度政府说,王公同意接受任何协议,只要他的人身安全能得到保障。
  从此,哈列·辛格永远再也不能回到他的斯利那加行宫。数年之后,宫殿改建成一座设备豪华的旅馆,接待来自美国的富有游客。昔日,哈利·辛格在这里与年轻的军官们荒淫无耻地寻欢作乐,然而他们并不忠于王公。
  经过十七个小时的艰辛逃难,王公的车队终于来到了查谟。哈利·辛格精疲力尽,随即走进卧室休息。入睡之前,他召见了侍从副官,向他发出在位君主的最后一项命令。他指示道:“V·P·梅农从新德里返回时,你务必立即唤醒我,因为这说明印度已决定救援我。如果黎明时刻梅农尚未返回,这说明一切都完蛋了,请你在我酣睡时用手枪结束我的生命。”

         ※        ※         ※

  V·P·梅农和陪同他的两位官员返回新德里后,立即会见了蒙巴顿勋爵和印度各部部长,向他们汇报了有关情况。他们带来的消息令人恐慌不安。诚然,克什米尔的王公业已同意将其王国置于印度的篮内,但是军事局势令人严重不安。现在,帕坦人在距首都不到五十公里的地方安营扎寨,随时威胁克什米尔地区的唯一机场。印度打算在这座机场空运部队。
  蒙巴顿敦促印度政府立即采取行动。他发布命令说,翌日天亮之后,先遣部队必须空运到斯利那加机场。坦克和炮兵增援部队赶到之前,首批部队必须不惜任何代价守住机场。随后,援军通过印度和克什米尔之间的准一一条陆路奔赴战场。这是一条尚不太稳定的通道,幸亏西里尔·拉德克利夫爵士划分给印度,同时将大多数居民为穆斯林的古达斯普尔飞地也划归印度。
  哈利·辛格没有在枪弹下丧生。V·P·梅农受蒙巴顿派遣,前来和他正式签署关于将王国并入印度的加入证书,从而给印度对克什米尔的军事干涉披上合法外衣。
  签署加入证书后,V·P·梅农立即往回新德里,受到英国高级副专员、他的好友亚历山大·西蒙斯的热烈祝贺。梅农欣喜若狂,忙为客人和自己斟满两杯威士忌。他容光焕发,高举酒杯,从西服口袋内掏出一张纸,得意忘形地在英国人眼前挥动了一下。
  “这次终于成功啦!现在克什米尔已经属我们所有。那个混蛋终于签了字。现在它永远属于我们所有!”梅农高声叫喊道。

         ※        ※         ※

  印度恪守诺言。一九四七年十月二十七日凌晨,九架DC-3飞机满载锡克步兵第一团的三百二十九名士兵和八吨重军用物资在斯利那加机场降落。当时,机场奇迹般地空无一人。这是一支名副其实的大军先遣部队。不久,十万印度士兵在白雪皑皑的山头摆开战场,过去那里是捕捉鳟鱼和狩猎白鹮鸟的理想地方.
  不可思议的是,印度人在克什米尔取得的初步成果,不应当归功于曾在缅甸丛林中指挥盟国军队赢得胜利的战略家,相反应当归功于圣母方济各会的十四名法国、比利时、西班牙、意大利和苏格兰修女所作出的牺牲。在距斯利那加五十公里的地方,帕坦人没有向京都以及该城飞机场的重要目标继续挺进,相反却在巴拉穆拉小城镇停顿下来洗劫修道院,从而将真纳吞并杰汉吉尔皇帝的迷人山谷的美梦化为泡影。十月二十七日星期一,当锡克部队的先遣分队在克什米尔的唯一机场上筑壕固守时,帕坦人却在巴拉穆拉大肆进行抢劫、奸淫和屠杀活动。他们强奸修道院的修女们,杀戮医院的伤病人,洗劫修道院、小教堂乃至建筑物的各个门的执手。这天晚上,修道院院长、比利时女主持玛丽·阿代尔特律德因伤势过重丧生,死时怀中紧紧抱着十字架,为“克什米尔归属”问题献出了生命。圣徒们牺牲了,但是丝毫未能改变伊斯兰教对喜马拉雅山山麓下飞地的强大统治,然而它为尼赫鲁的军队赢得了决定性的数小时喘息机会,使他们得以占领迷人山谷的重要阵地。
  当帕坦人继续向斯利那加进发时,时间已来不及了。印度人封锁了他们的前进道路。随后第一批坦克部队赶到西里尔·拉德克利夫不久前划分的通道,阻击帕坦人继续向前推进,迫使他们向边境方向狼狈溃逃。两天前,他们越过边界,满怀信心地梦想一举占领整个克什米尔地区。真纳暴跳如雷,无视在其军队中任职的英国军官,决计派遣化装成帕坦人的巴基斯坦军队,以期鼓舞惨遭败绩的部队的士气。经过数个月努力,两支相互敌对军队的英国司令终于巧妙地制止冲突进一步扩大,同时冲突锻炼了军队的登山能力。
  联合国最后出面受理纠纷事件。从此,迷人山谷问题象巴勒斯坦、柏林、朝鲜和越南问题一样,列入世界上长期得不到解决的问题之列。至于蒙巴顿说服尼赫鲁赞同公民投票一事,仍然长期躺在善意的文件堆中。根据一九四八年确定的停火界线,克什米尔被分为两个部分;整个克什米尔谷地及其首都斯利那加由印度占领,位于吉尔吉特周围的北部山区小块地盘则处在巴基斯坦的控制之下。
  三十年后,克什米尔的归属问题,仍然是印巴纷争的主要根源和两国言归于好的根本障碍。
  
126在线阅读网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建议我们 | 网站地图 | | 诗词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