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中国元帅刘伯承

第3节

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中国元帅刘伯承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中国元帅刘伯承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元帅不是天才,摸、爬、滚、打都干过,刀、枪、棍、棒都使过。至于初出茅庐的第一仗,他自我评价三个字:“挺窝囊”!

  历史能造就人,也经常作弄人。
  刘伯承在少年时曾过了几年小康的日子,又就读于汉西书院和癸府中学。可是,好景不长。父辈们分家以后,各自顾各自。没几年父亲刘文炳被肺病拖到阴间。刘伯承被迫辍学,下煤洞挑煤,为人打工。有诗说是“少年不识愁滋味”,他却是酸甜苦辣在心头。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以推翻清王朝为目标的革命风潮席卷神州大地。11月22日,四川革命党人张培爵、夏之时率领起义军胜利地占领重庆,并成立了重庆蜀军政府,通电全国宣布独立。11月27日,立宪党人在成都成立了大汉四川军政府。
  革命的风暴波及大江南北,越过绵亘起伏的山峦和蜿蜒曲折的清里河,传到偏僻的山乡。革命胜利的消息,使刘伯承回想起任贤书先生极力倡导武功的教诲,他第一次强烈地感到:武力是一种神圣的力量!只有它才能以雷霆万钧之力对抗旧的势力、摧毁皇权统治。此时,风华正茂又几经磨砺的刘伯承,视野宽广了,心胸也顿觉开阔。他决心参加反对清政府的学生军,以自己的武力投入打倒封建统治、拯救中华民族的伟大斗争中。
  母亲刘周氏听说儿子要当兵,虽然在情感上有所不忍,家庭负担又极重,但她还是支持儿子的行动。同时,母亲也琢磨着:刘伯承在娘肚子里没有定下前程,十年寒窗同样没有前程,儿子的前程在“马背上”也未可知。应该让他去闯一闯,头破血流也无妨!
  消息传开,乡间一阵哗然。有朋友劝他去经商,不要玩刀弄枪。然而他慷慨激昂地说:“古人讲,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们男子汉大丈夫,理应仗剑拯民于水火,岂能只顾自己一身的富贵,缠恋于家中老小呢?”
  为了表示自己的决心,他毅然剃掉了辫子,扔进浦里河中,以示与封建的清王朝作最后决裂。正如朱德元帅后来所评价的那样,“青年时代的刘伯承怀着富国强兵的爱国主义思想和民主改革思想,投入了孙中山先生领导的民主主义革命”。刘伯承满怀激情,翻山越岭赶到万县,参加了反对清政府的学生军。这一期间,清政府派大将端方带领大批鄂军,以入川查办为名,气势汹汹杀往四川,准备镇压起义军。万县学生军在革命党人张颐的策划下四处活动,袭击和骚扰入川的清兵。刘伯承与许多热血青年一道,为最后推翻清王朝的统治,献出了自己的一份力量。
  1912年元旦,孙中山先生宣布就任临时大总统,宣告中华民国成立。统治中国260多年的清朝政府,在人民革命的浪潮中被彻底推翻,绵延两千多年的封建君主专制制度终告结束。刘伯承和千千万万的中国人一样,欢呼:“共和万岁!”欢呼中华民族的伟大胜利。
  1912年春,刘伯承又考入重庆将校学堂。
  1980年笔者到重庆采访,找到了刘伯承当年的同窗邱翥双老先生。邱老虽已耄耋之年,却依然记忆清晰,他侃侃而谈道:
  将校学堂设在重庆市对面嘉陵江以北,过去曾经是清政府培训绿营把总以上现役军官的场所。由于该校是中华民国成立以后革命党人在川中办的第一所军校,所以很受蜀军政府的重视和各界人士的关注。学校刚开办时,由湖南武人孙吴担任总办,后由从日本士官学校毕业的四川江津人龚迁栋接任。教育长陈德葵是四川武备学堂毕业生。这些人当时都有较强的革命倾向。
  跨进校门,就可以看到迎门竖立的一块醒目牌告:
    东望幽燕,尚沦异域,
    北会甘陕,警报频来,
    得欲整我师旅,爱在将校得人,
    筹办将校学堂,以为异日北伐之需。
  由此可见将校学堂的培训目标是很明确的。以孙中山为代表的中国资产阶级刚刚登上政治舞台,已开始懂得“整我师旅”建立新式军队的重要,并明确到拯救“异域”,进行北伐的神圣使命。
  将校学堂的第一批学生共有四百多人,分别编为四个大队,每队一百多人。刘伯承被分在第二大队的一排一班。这时,他已经换上了黄绿色竖领紧身的崭新军服,头发也理成了小平头,完全是一副英武、威严的军人模样了。从第一天起,他就立下志愿:要做一个为人民努力破敌,为人民谋求利益,矢志保卫民众的中华民国的革命军人。从此,刘伯承开始了漫长而又曲折、伟大而又悲壮的军旅生涯。
  将校学堂的课程,是借用日本陆军部颁发的教材“典范令”,即《步兵操典》、《射击教范》、《野外勤务令》。还学些初级的战术和地形学,并经常在河滩上进行演练。
  刘伯承学习军事十分刻苦,操练时严格认真,有时为熟练掌握一个动作,要反复练习几十次,甚至上百次。有一回放春假,邱翥双去拜访他,拉开门一看,刘伯承正在地上爬行,练习匍匐前进,邱翥双说:“老同学,放春假还不出去要一耍,学狗子爬干啥?”
  “打仗的时候,可是硬碰硬的,不练好咋行哟。”刘伯承也笑着回答说,“真能像狗子那样爬,功夫就到了家罗!”
  事隔70年后,邱翥双回忆这些往事,深有感触地说:“刘伯承学习军事,一点一滴都是实在功夫,这是百战百胜的秘诀啊!”
  除学习本校军事课程外,刘伯承还广泛涉猎古今中外的军事书籍,找其它军校的教材、讲义对照参考,以充实自己的头脑。诸如孙子、吴起、刘伯温等人的兵法,更是案头必备,出口能诵。
  将校学堂的生活虽然较为平静,四川的局势却发生了相当大的变化。熊克武等人奉孙中山先生的命令,接收四川铁路股款筹办蜀军,以作为蜀军政府的武装基础。1912年3月15日,熊克武率三个营的兵力抵达重庆,被重庆蜀军政府任命为蜀军第一师师长。因部队需要扩充,经协商后决定选拔将校学堂年龄稍长,成绩优良的学生编为速成队。刘伯承也被选进速成队。经过十个多月的紧张训练以后,刘伯承以各科目的优异成绩结束了在将校学堂的课业。
  毕业以后,刘伯承被分配到熊克武的部队当见习生。这个时候,原来的成都和重庆两个“军政府”已经合并,民国以后的四川也统一起来。熊克武部被改编为四川陆军第5师。刘伯承到部队当了一段见习生。连里的主官看他为人老实又精明能干,举荐他当司务长,和粮袜财物打交道。尽管他忠于职守,兢兢业业,却缺乏当家理财的本领。有一次,他发现丢失了五十块钱,帐面也对不上,只好求助于朋友,东拼西凑,借钱赔帐,狼狈了好一阵子。
  在一般人眼中,元帅往往被神化了,似乎从一开始就能征善战。其实并非如此。刘伯承在刚开始带兵打仗的时候,也着实窝囊了一阵子。对于这些,刘伯承从不讳言,常常对部属和自己的子女们谈起。
  那是在1913年夏天,刘伯承担任排长,带领部队在重庆南面綦江附近跟袁世凯的势力作战。这是他第一次参加实战。说真的,当枪“砰砰”直响、子弹呼啸而来的时候,初次上阵的年青指挥官心里是不平静的。在有的人眼里,战争就意味着死亡,而在另一些人看来,打仗有可能步入荣华富贵的天堂。刘伯承却是怀着救国救民的激情冲上火线的。这时候,他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如何消灭敌人。
  战斗打响以后,敌人躲在土堡里乱放枪。刘伯承奋勇当先,猛冲上去,一下跃到离敌方阵地只有三十来丈的沟坎里,“砰”地一枪将一名土匪击毙。但敌人依然凭借有利地势进行顽抗、双方激烈交火。
  刘伯承求胜心切,他看到袁军是一帮乌合之众,用的又是杂色烂枪,便试图凭一时之勇带领部队猛扑上去。于是,他自己带头发起冲锋,但回头一看,身边只有七八个士兵,后面的队伍还稀稀拉拉没有跟上。于是,刘伯承又猫着腰回头去喊人,好不容易才把后边的几个老兵油子撵上阵。可是,到前面一看,四五个先到的弟兄倒在血泊中,其余的有的呜呜哭叫,有的退着往回走,样子十分狼狈。敌方土堡里的士兵则大声笑骂:“狗日的,小兵娃子还想跟老子对阵,还是滚回去讨安逸罢!”随后是一阵密集的枪声。在敌方火力的胁迫下,这个排只好退下阵来。结果,刘伯承被上司狠狠训斥了一顿。
  打袁军出师不利,说明刘伯承不是生成的军事天才。从指挥角度讲,綦江战斗是失败的。但通过真枪实弹,取得了一些指挥作战的经验和教训。这种流血的实战,给人的印象是永生难忘的。事隔多年之后,刘伯承对綦江战斗仍记忆犹新,他坦率地说:“第一仗我有勇无谋,没有打好。”然而,失败正是成功之母,举世闻名的军事家就是从这里一步步迈向胜利之途的。当时复杂的历史环境和不断变化的局势,又给刘伯承提供了活动的舞台。

  
126在线阅读网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建议我们 | 网站地图 | | 诗词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