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吴三桂大传

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吴三桂大传

十四、西北瓦解(2)

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吴三桂大传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吴三桂大传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继收复秦州、兰州、巩昌,清军的捷报频传:六月二十九日,“平逆将军”都统毕力克图进入延安,叛军溃逃。接着,恢复延安府属肤施、保安、安塞、宜川、延长、安定等县。陕甘边界重镇定边也于六月初收复。《清圣祖实录》,卷56,16~17页。

  圣祖一再严令西北各将军加紧对叛军的军事进攻,仍不放弃对王辅臣的招抚。他抓住辅臣畏罪不敢降的心理,于七月又给辅臣发去一道敕谕:

  吴三桂为逆,人心惊扰,怀疑瞻顾者多。惟尔知守臣节,出首逆书,遣子王继贞入奏,朕甚嘉之。是用锡尔世职,官尔子卿职,以励忠悃。后经略莫洛率师进蜀,调遣失宜,变生仓猝,尔被逼胁,陷于叛乱。朕闻之,未忍加诛,即遣尔子往谕。盖谓尔封疆旧臣,屡受国恩,自当悔祸来归。不意尔反生疑畏,窃踞如故,殊负朕圣诚恻怛之怀。近大将军率诸将已破秦州,蜀寇相率败遁。“平逆将军”又取延安、兰州、巩昌,依次底定。大兵云集,平凉灭在旦夕。但平凉兵民,皆朕赤子,克城之日,必多杀戮。以尔之故,而驱百姓于锋镝,朕甚不忍。今复敕尔自新。若果输诚而来,岂惟洗涤前非,兼可勉图后效。尔标下官兵,及地方文武吏民,诸当坐者,概行赦免,并赦拘留祝表正之罪。

  朕为百姓主,务期保全,以靖民生,慎勿惛瞀,自干天讨,负此殊恩,虽悔曷及!尔其钦哉。《清圣祖实录》,卷56,11~12页。

  数日后,王辅臣回奏圣祖,仍然口称“皇上”,表现很恭谨。内中云:“皇上念及兵民,概从赦宥,但如何安抚,天语未及。在事兵将,未免瞻顾。”这已说明他原则上愿意招抚,但心情又很矛盾,即担心朝廷事后变卦,心怀疑惧,迟疑不敢降。他托辞说众将“瞻顾”,其实是他疑惧过深,这是可以理解的。但圣祖读了他的回奏,以为是他“借端推诿,希冀缓兵”。他督令张勇、董鄂诸将,速行攻取平凉。同时,尽快破固原,以便夹攻平凉。《清圣祖实录》,卷56,17~18页。

  清军短期内,已在西线取得重大进展,攻取平凉,灭王辅臣亦是指日可待之事。不料,情况又突起变化;兴安游击王可成等复叛,总兵官党塞与道臣兴永朝奔赴西安,将军席卜臣率部离汉中,不知去向。《清圣祖实录》,卷56,18页,卷57,2页。不久,得席卜臣报告:因军粮告匮,被迫离汉中,于八月六日至西安。《清圣祖实录》,卷57,11页。而且兴安叛军已与四川叛军会合,攻陷旧县关,将逼西安,南山“群盗”又分出各口。形势又逆转直下。

  形势突变,给进军平凉带来了不利影响,圣祖很生气,下诏严厉责备陕西总督哈占及诸将领,说:辅臣初叛时,朕以兰州要地,关系“三边”,令哈占发兵镇守。哈占称:西安要地,不便分兵,致使兰州诸地沦陷,“三边”摇动。哈占又以西安重要,屡次请援兵,因而把荆州大军陆续调至西安,致使荆州、彝陵兵力单薄。朕以延安为诸路要冲,曾令鄂善、四川巡抚周有德等驻守,哈占又撒谎说鄂善等兵少,留之西安,致使延安陷落。哈占为封疆大臣,每当议事,不从全局一体筹划,但只顾自己所在之地,常欲置之重兵以自卫,不求速定地方,贻误非小。今又称叛军与川寇联合,欲分诸将率部都开赴西安。哈占但知有西安,竟置他处于度外!

  圣祖在严厉地批驳了哈占后,命令“诸将当益急攻平凉,勿得稍缓。”为保证攻取平凉,他令驻守榆林的土默特、鄂尔多斯兵“速赴西安”。《清圣祖实录》,卷57,3~4页。

  在圣祖的严督下,董鄂、毕力克图、阿密达等部已于八月十五日抵达平凉。兵力不足,围城不严。这时,辅臣给董鄂一封信,称:他曾派官员王起凤赴西安,谈判受降,已过两月,不见回来,因此士卒都很疑惧不敢降。董鄂为辅臣请命,请求圣祖再颁赦免诏书,遣还王起凤,他就会倾心来降。圣祖批评董鄂不速率兵围攻平凉,专主招降,替辅臣求情。他指出,辅臣目的是“诱我缓师”,诸将不要中其奸计。他要求各将“速行围城,务期剿灭。”至于王起凤,可以遣还平凉。《清圣祖实录》,卷57,17~18页。

  董鄂等率大军至平凉,既未围城,也未进攻,而是离城远驻,静观形势而已。辅臣见状,并未过于惊慌,相反,还派出部分军队分别增援固原、庆阳等城叛军。这两处叛军兵力颇强,如固原多达万余人。辅臣的增援,无疑又进一步加强了它的实力。特别是庆阳叛军已受招抚,却又被辅臣派遣的周养民率部包围,重新夺回来。

  清军向平凉地区集结的消息,使三桂颇急,先后遣云贵少数民族士兵“猓猓数万到平凉助王辅臣”《清圣祖实录》,卷265,10页。,命令四川叛军应援平凉。于是,王屏藩亲率大军进犯秦州,吴之茂率部出川,进屯单家和等处,谭弘以所部向平凉增援。还有兴安的叛军进犯商州大峪口……《清圣祖实录》,卷57,28页。

  本来对清军很有利的形势,又陷入被动的局面,这正如圣祖所分析,因为王辅臣未灭,大军集于平凉,故诸叛军乘隙发动进攻,欲分清兵力,以援辅臣。从主观上看,他认为,董鄂到平凉日久,兵力不少,却“高坐不即攻取”,致使王辅臣敢于分兵援助其他处叛军;由于清军集结平凉,又招致四川叛军前来会战。如果及早攻取了平凉,那么叛军应援之念绝,窥伺商州之计也不得施展,“陕西可无虑矣”!他质问董鄂:你们拥大军于平凉,“所司何事”?现在不攻取,“更待何日?”他又下了一道命令:赶快策划,“速取平凉,剿除逆贼”!《清圣祖实录》,卷57,28页。都统海尔图又节外生枝,声称:运炮的屯夫都逃跑了,请求从京师调发熟悉火炮的满汉军前来平凉。圣祖不胜恼怒,下旨斥责;董鄂对此事不置可否,只知照转他人请求,拖延时日,他下令解除海尔图参赞的军职,令董鄂仍遵前旨,速攻平凉。《清圣祖实录》,卷58,3~4页。
  据报:清军仅与平凉叛军发生一次战斗,即九月二十三日,辅臣令叛军出战,双方刚一接战,不意清副将贾从哲、游击张太经忽然退缩,清军惊扰,战斗失利,提督陈福等于二十八日退至灵州(甘肃灵武)。圣祖阅战报,提笔批示将贾、张两人就地斩首处死,并指示清军或攻取固原、或会合大军取平凉,视具体情况而定。《清圣祖实录》,卷57,26页。十二月,清军再攻平凉,克取第一关厢,离城三里许,在南山屯营,欲前进攻城,因沟深地险,难以下营,城未能速下。圣祖指示,叛军长据平凉,皆因有粮有恃无恐,如断其粮道,叛军 自困。城西北通固原要路,你们要速断粮道以困之。《清圣祖实录》,卷58,15页。

126在线阅读网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建议我们 | 网站地图 | | 诗词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