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谋圣张良

第十三章深谷栈道的熊熊火光
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谋圣张良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谋圣张良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当忍则忍,当隐则隐.火烧栈道给后来的军事家上了内涵丰富的一课。刘邦采纳张良的献策,以退为进,把项羽盯住他的视线引开,赢得了喘息的时机。

  夜,沛公和他的部下默无声息地站在雪地上,引颈北望。
  北部的天际,被熊熊的烈火映得通红。
  骊山脚下,渭水河畔,绵延百里的阿房宫一片火海,滚滚浓烟漫天乌云飘过天际。
  华夏历史上第一个统一帝国的强大与威严、奢侈与残暴,千百万工匠和百姓用血汗、智慧和白骨垒成的雕梁画栋、崇楼广厦,都被这一场复仇的大火化为了灰烬。
  那位只做了四十六天皇帝的子婴,尽管屈辱地投降了,还是没能保住他那颗一文不值的脑袋。
  岂只是他,八百多颗秦国贵族的脑袋,四千多颗文武官员的脑袋,统统血淋淋地滚落在地。但是他们与千百万个孟姜女丈夫的骷髅相比,又是何等的微乎其微!
  这场大火整整燃烧了三个月。
  项羽还带着他的大军来到骊山脚下。那年他还年轻,跟着季父项梁在人群中,观看那位不可一世的始皇帝南巡。他感到最大的遗憾就是,时间没有允许他砍下这个人的头颅,而是砍下了他的孙子的头颅。
  他站在这坐如小山一般的修了几十年的坟墓的顶端,即使他死了,也不能让他得到安息。他跺了一脚,尽管他自认为力可拔山,气可盖世,但骊山并未曾抖动,坟墓并未曾塌陷。
  他愤怒了,他的愤怒却可以摇天撼地。于是他下令掘开坟墓。当年由千万人修起的坟墓,如今又由千万人来掘毁它。
  这都是权力的恶作剧。
  项羽是一个在秦王朝废墟上拾得至高无上权杖的人,然而他只是一介武夫,玩不转这根权杖。用不着为他惋惜,不然他就不是项羽。
  他走到了天下最巍峨的皇宫面前,而且只有他取得了独家进入的入场券,他却一把火将最高权力象征的宫殿烧掉了!
  他昼思暮想西进入关称王,对怀王令他北上援赵耽误了入关时日,一直怀恨在心。尤其对刘邦抢先入关怀着刻骨仇恨,不正说明入关为王是他生命的内驱力吗?可是偏偏有一位拍错了马屁的韩生跑去对他说:“关中土地肥沃,地势险要,可以称霸天下。”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位项王在做衣锦还乡的美梦,公然说富贵之后不回到故乡炫耀一番,有如穿了一件华美的衣裳在晚上走路一般!如此目光短浅,气得韩生骂他是唱猴戏的猴子,被他残暴地抛进鼎里活活烹死了。
  他明明是看不起楚怀王,知道他不过是自己掌中傀儡而已。但他头上却又老是悬着那柄“先入关者为王”的木头宝剑,明知他砸不死自己,却又时时耽心它落下来。明知天下是自己打出来的,还要派人去清楚怀王收回成命。而这位不知自己有几斤几两的楚王却又偏偏不识时务,还要坚持先前的约定,气得急于称王的项羽气不打一处来,干脆一气之下废他为义帝。
  假戏又偏偏要真做。
  既然楚怀王已废为义帝,那么谁称帝呢?谁又想称帝呢?当然是他项羽!但他要重新翻旧黄历,又来个重新发封诸侯。结果封了十八路诸侯,都被称为王。象汉王刘邦、雍王章邯、塞王司马欣、翟王董翳、九江王英布、常山王张耳等等。而他自己呢?做个一般的王又不甘心,称帝又缺乏勇气,左思右想给自己选了一个既非帝王,而又高出一般“王”的带有“盟主”味儿的“霸”字,加在“王”的前面。更使人哑然失笑的,他还是不忘江东——西楚,于是给自己戴了一个“西楚霸王”的头衔,真是不伦不类,叫人哭笑不得。
  项羽的确不是帝王之才,只是一个霸悍的诸侯而已。
  在刘邦面前他更是如此,气壮的是,自己有四十万人马,你刘季才十万人,要消灭你不费吹灰之力。但他气不壮的仍然是楚怀王的那个“紧箍咒”,毕竟刘邦先入关,照理该他称王。要他称王吧,自己统领着四十万大军,难道反向统领十万人马的刘邦称臣?不要他称王吧,那个“先入关者为王”又是大家知道的,怕天下人不服。明知刘邦是自己心腹大患,又下不了决心杀他,又不得不封他为王。封刘邦到巴蜀去称王,不过是一种高级流放,但却又名正言顺,因为那里是“关中”的后方,总与“关中”沾了边,总没有分到关外去。而且在真正的关中,又另外封了三个王——雍王、塞王、翟王来牵制他,真是煞费苦心。既然如此,当初听亚父一句话,在鸿门宴上一刀结果了他,不是满天的乌云都散了吗?
  别看项羽在新安一夜能坑杀降卒二十万,火烧阿房宫三月不熄火,而在真正需要横下心来独断专横的关键时刻,又左顾右盼犹豫不决,如此怎能不坐失良机,坐失天下呢?
  如果项羽能称帝,除非没有刘邦。如果有刘邦他也能称帝,除非没有张良!
  果然,刘邦一听到项羽封他为汉王,到巴山蜀水去称王时,愤怒咆哮了!
  他拔出创来狂怒地挥砍着酒具和几案,嘴里不停地疯狂地咒骂着:“好你个重瞳,老子受你的气受够了!老子在你面前低三下四装孙子装够了!到巴蜀哪里是去称王?那不分明是把我流放吗?你要去你去好了,老子就是要在关中称王,这里是我最先攻打进来的,为什么说了又不算数?明天,明天我就要发兵去和那个重瞳决一死战,拼他个你死我活!老虎的屁股摸不得,我就不信这个邪!”
  卫士没有谁敢上前劝阻,怕被他一怒之下给宰了。远远地看着萧何正向这里走来,赶紧上前禀报。萧何一听,加快步子来到沛公面前,沛公一见萧何使向他大声喊道:
  “萧何快给我传下命令,明天我要倾巢出动与项羽决战!”
  “沛公息怒,”萧何冷静地回答道,“此时此刻决不可冲动。”
  刘邦上前双手抓住萧何的衣襟,摇晃着他说:“不可冲动,不可冲动,难道就让他骑在我的头上拉屎拉尿吗?”
  萧何被问得语塞,一时想不出什么好的主意来,只得说:“我去请子房来,看他有何良策。”
  张良来到时见刘邦发泄了一通之后终于平静了,便问道:“沛公心绪不佳吗?”
  刘邦突然想起了什么,传呼了一声,一位侍从端上了黄金百镒、珠二斗放在张良面前,张良不解地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鸿门宴上,子房折冲樽俎,使我安然归来,有大功于我,这点小小的赏赐和你的功勋比较起来,是微不足道的!”
  张良一见黄金珠宝豁然醒悟,突然问道:“还有更珍贵的吗?”
  刘邦一挥手,大方地吩咐道:“把那些珠宝抬上来,让子房先生自己挑选!”
  张良知道沛公误解了自己的意思,连忙说:“不是我要,我是想代沛公送给项伯,让他去给项羽疏通一下,可不可以让沛公留在汉中。”
  “这个办法好,这个办法好!”
  张良挑选了一包珍贵的珠宝,连同沛公赏赐给自己的那一份,一起拿去送给了项伯。
  “子房,你我生死之交还这般客套?”
  “其中还有沛公的一份心意。”
  “他倒是知恩图报。”
  “那是当然,当日鸿门宴上你对他有救命之恩,沛公至今感激不尽。”
  “此次封王,我家侄子也真做得过份了些,把沛公赶到巴蜀去了。”
  张良一听话说到正题上了,赶紧接过话头:“难道项王一点也不觉得负约难堪吗?”
  “他虽然难堪,便又实在出于无奈。”
  “不过,我倒有一个办法,既可保全了项王的面子,又可使沛公稍微安心。”
  项伯问道:“什么办法?”
  “何不干脆让沛公称王汉中,这样大范围属关中之地,又可免负约之嫌!”
  项伯十分赞同:“这样好,这样好,让我去说说。”
  分封之后,项羽心中正七上八下,怕诸侯不服。他这人就是如此,表面上刚愎自用,实际上又优柔寡断。虽然他对刘邦恨之入骨,但又怕天下人指责他不讲信用。一听叔父的建议更一口答应下来。心想汉中虽比巴蜀离关中更近,但仍是闭塞之地,就让他去吧!
  刘邦一接到项王重新分封他到汉中为王的命令,怕他再生变故,赶紧准备起程。出人意料的是,项羽还派了三万人马跟他去,是监视他还是补偿他?再加上其他诸侯的人马中也有慕名跟来的,又有好几万。其中便有那位在项羽帐下当执戟郎中的不被重用的韩信,离开了声威显赫的西楚霸王,前来投奔形同流放的汉王。项羽更不会想到,就是这么一个无名小卒,最后设下十面埋伏,使他陷入四面楚歌的绝境。
  汉王大军浩浩荡荡从杜县(今长安县南)出发南下,进入一个叫“蚀”的峡谷,即后来有名的子午谷。
  张良送汉王刘邦到了褒中,他突然接到韩王成从阳翟差人星夜兼程送来的一封书信,要他立刻尽快地赶回去。
  这时,刘邦才记起了张良是借来的人。
  信使催促张良立即起程,刘邦露出了不快:“子房先生助我西进入关,功不可没,再有天大的事,也该让我为子房饯别吧!”
  入夜,刘邦召集他手下的将领,为张良举了盛大的饯别宴会。席间刘邦颇为动情,再加上现在戏下诸侯散去,各归各的封地去了。西楚霸王也正带兵出关,东去彭城。一天风云暂且散去。连年戎马倥偬的将士,总算得到片刻安宁。尽管还在西去汉中的途中,尽管此处并非巴蜀,但眼前高耸入云的秦岭大山绵延四周,大军营帐驻扎在这深深的峡谷中,眼望那悬岸峭壁间人工架起的栈道,真有一种与世隔绝的悲凉之感。
  将士们跟着沛公,千里迢迢从江东杀进关中,有京城不能进,有宫殿不能住,还要被蛮横的项羽赶到巴蜀去。如今还算是给了一点恩惠,心惊胆颤地走过栈道,穿越这高与天接的秦岭到汉中去,越走越荒凉,越走越偏僻,越走越想家,想妻子儿女,想老父老母……
  将领们饮着酒,越喝越不是滋味,越喝心里越难受。如今,张良要去了。大家知道,如果没有张良,鸿门宴上唱的又是另一场戏,说不定大家早已散去,变成了项王的刀下之鬼。这么一支队伍,没有一位精明的谋士运筹帷幄行么?此时此刻的军心,此时此刻张良的离去,不正是雪上加霜、釜底抽薪么?
  一个热热闹闹的饯行,成了凄凄惨惨的话别。然而此时没有话说,只有沉默。照理说这些战将们聚拢,大块大块的肉,大桶大桶的酒,应该是狼吞虎咽、风卷残云一般。但此刻大家都在借酒浇愁,却又是越浇越愁,谁也不想去嚼那些肉。萧何一见汉王和将军们的情绪不大对劲,便起身对大家说:
  “大家怎么不吃啊?我派了好多人在山民中间才买到这么些肉,大家是在嫌弃吗?”
  不知哪一位实在忍不住了,哭出了声来。这一哭不打紧,顿时惹得哭声一片。
  刘邦正心乱如麻,重重地拍了一掌,厉声吼道:“哭什么?我还没有给项羽砍下脑袋嘛!”
  突然变得鸦雀无声。
  樊哙猛地站了起来:“这个窝囊气我受够了!我怕他‘双眼仁’个球,鸿门宴上我不是当着他的面,把那只生猪腿给嚼来吃了吗?汉王,你率领我们从栈道重新杀出去!巴蜀不去,汉中也不去!”
  “对对,樊将军说得好!”
  “操他项羽的八代祖宗!”
  “项燕、项梁不也是被人杀了的吗?我不信他项羽就长了两个脑袋!”
  “汉王,下令吧!哪个龟孙子才不敢和项羽拼命!”
  “汉王,这一仗迟早总是要打的!”
  “对,迟打不如早打!”
  “打!打!”
  很显然,将士们是不愿到汉中去的。
  刘邦当然也不想去汉中,做一个小小的汉中王。他心烦意乱拿不定主意,照目前的士气,如果他下令回转去,三军将士一定会欢声雷动,说不定凭着这股士气,会如猛虎下山,把项羽打得落花流水。但是弄不好,也可能从此一败涂地……
  他难以决断。挥了挥手说:“今晚就到这里,容我再好生想想,明天一早子房还要赶路,何肩选一百名精兵护送,不得有误!大家散了吧。”
  张良站起身来准备向汉王告辞,但他觉得就这样离开他是不行的,他绝对放心不下。他看见刘邦用右臂撑着脑袋在那里发呆,心事重重,便上前说道:
  “汉王,让我送你回去吧!”
  刘邦所问非所答地突然问道:“子房,你非走不可吗?”
  “是的,请汉王见谅,我不回去是不行的。”
  “难道说,我对你还不如那位韩王成?”
  “当然不是。”
  “我待你还不如他待你好?”
  “不可同日而语,我毕生难报汉王知遇之恩。”
  “难道说,跟他比跟我前程远大?”
  “韩王根本无法与汉王相比。”
  “那你非去不可,究竟为什么?”
  “因为我是韩国人,我的祖宗两世相韩,在阳翟城外的山岗上,埋葬着我先人的遗骨,说什么我也得回去!”
  刘邦拉着张良的手说:“子房,恕我直言,虽然我与韩王成只有一面之交,我确实感到他是一个懦弱无能与目光短浅的人,你为他去奔走值得吗?”
  张良与沛公并肩而行,缓步向刘邦的营帐走去,他边走边说:“沛公对韩王成的评价是正确的,而且很有眼光。但是正如沛公所知道的,他是我竭力向项梁举荐并一手把他扶持起来的。如今到了这样的关头,我能扔下他不管吗?我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啊,而且前程未卜,凶多吉少!”
  二人进到汉王大帐中,刘邦令重新置酒,他不无担心地说:“鸿门宴上我能脱险,全赖子房机智,因此项羽和范增对你恨之入骨,岂肯饶你?你要格外小心啊!”
  张良抬起他那张苍白的脸孔,望着刘邦踱来踱去的身影,象独白般自语道:“从博浪沙刺秦王那一刻起,我就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秦始皇大索天下十日,都没有能把我捉住,我这条命不是拣得的么?我此去前程多艰,也许就是与汉王的绝别,今生今世也许再难以相见了……”
  刘邦也动情了,他猛然转身双手抚着张良的双肩:
  “别、别这样讲!子房,我相信我们还能再见面的!明天,你就要离我而去,最后一次再替我谋划谋划,我真拿不定主意啊!”
  张良猛然抬起头来,目若耀火,逼视着刘邦问道:“沛公难道也赞同将军们的意见?!”
  “我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啊!”
  “大丈夫能屈能伸,逞一时之勇能有什么好结果吗?我想问汉王一句话,目前你真正有力量打败项羽吗?”
  “当然不能。”刘邦坦率地承认了。
  “既然目前项羽还所向无敌,那么就应该避开它的锋芒。暂时避居到这大山里面来,不正是躲开他最理想的地方吗?如果连栈道都没有,项羽就是想来攻打你也不可能,他也会相信你无意与他争锋。”
  “难道从此真的就天下太平了吗?”
  “当然不可能,河北不是有人不满他的分封吗?沛公若不后发制人,积蓄力量,静待天下之变,而是抢先攻打西楚霸王,这样项羽就可以借口联络各路诸侯,共同来攻打你,如果这样,沛公不就成为众矢之的了吗?”
  刘邦默然良久,缓缓地点了点头。
  张良在刘邦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刘邦点头称是,然后说道:“你早些歇息吧,明天还要赶路!”
  第二天早晨,汉王带着他的随从,在褒中的山谷口送别张良。
  今天天气晴朗,晨光染红了大山的峰顶,晨雾在山谷间弥漫,虽是四月初夏,这大山深处依然寒气逼人。
  张良骑马来到汉王面前,身后何肩带着一百名壮士随行。令人不解的是,他们每人手中都拿着一只未曾点燃的浸满油脂的火把,难道他们要星夜兼程吗?
  汉王与张良放松缰绳,缓缓并马前行。
  “子房,我还有一句话……”
  “汉王请讲!”
  “如果那边不能安身,你一定回到我这里来。”
  “请汉王相信我,只要不死,迟早我都会回来的!”
  “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
  他们来到一条河边,清冽的河水在山谷中奔流着,喧声激荡山谷,河水在河中的磐石间激起了雪白的浪花。
  路就在这里中断,河的两岸是陡峭的岩壁,无立锥与攀援之地。要沿着这重重河谷出去,只有在半岩间凿出的一排排方孔,插进粗大的木料,下面再加斜衬,然后再在上面钉上木板,铺成道路,这就是古代的栈道。
  “汉王请留步,我们就在此一别吧!”
  张良下马向刘邦拜倒在地,刘邦连忙下马扶起:“子房,一路保重!”
  张良一行牵马走上了栈道,渐渐消失在前方的峡谷中。
  刘邦一动不动地伫马远眺,直到身后有人对他说:“汉王请回吧,子房先生已经走远了!”
  刘邦怅然若失地掉转马头,正要回去,突然听到一声惊呼:
  “前方起火了!”
  刘邦抬头一望,只见栈道延伸向前的深深狭谷中,浓烟滚滚,火光冲天。两位送张良的军校慌忙跑回来报告说,张良一行走到了前面突然命令那护送他的百名壮士,将手中的火炬点燃,边走边将火炬投向身后的栈道,于是栈道的木架立即被火点燃。风助火势,栈道立刻便燃烧成了一条盘山的火龙。
  刘邦的将士震惊了!
  昼思暮想要杀出去的将士们,如今绝望了。道路已被毁,不困死在这深山狭谷中么?这张良安的什么心?他是不是看见汉王困在这深山里,故意放火烧了栈道,去讨好和投靠项羽?他与汉王平日情同手足,汉王也待他不薄,谁会料到这位天下闻名的英豪,竟会有如此歹毒心肠、卑鄙之举?
  顿时,有不少将士义愤填膺,马前请缨,请汉王下令,让他们去赴汤蹈火,还来得及扑灭栈道大火,还可以把张良捉回来千刀万剐、食肉寝皮!
  在这群情激奋、沸沸扬扬的咒骂和请战声中,刘邦却一反常态,处变不惊,若有所思地举头望了一阵,平静地拨转马头,一声不响地回转身去了。
  将士们不解地望着汉王离去的背影,噤若寒蝉。
  栈道火光把峡谷映得通红。

  
126在线阅读网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建议我们 | 网站地图 | | 诗词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