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专制魔王墨索里尼

第十一章色厉内荏

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专制魔王墨索里尼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专制魔王墨索里尼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野心勃勃当霸王 黄粱美梦占四方
           大战临头又胆怯 色厉内荏鬼名堂

  话说墨索里尼和希特勒订立了“钢铁盟约”,但这个老奸巨猾的狐狸,仍是心怀鬼胎,另有自己的打算。他虽想称霸世界,但力不从心,要打一场世界大战,按意大利当时的条件,显然还没有准备好,因此在签约之前,他一直忧心忡忡,下不了决心。
  关于“钢铁盟约”的谈判,双方统帅部的参谋人员,早在一年前就进行了。那时凯特尔向希特勒报告:他的印象是,无论是意大利的部队,还是它的军备,情况都不佳;他认为,要打仗就得当机立断,要不然意大利人就不会参加了。
  到了1939年4月,墨索里尼的外长齐亚诺觉察到,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德国随时都可能进攻波兰,从而掀起一场意大利思想上并无准备的欧洲大战。他对此颇为震惊。4月20日,驻柏林的意大利大使打电话告诉齐亚诺说,德国对波兰的行动已“迫在眉睫”,随后齐亚诺就指令大使赶快安排他同里宾特洛甫会谈,以免意大利弄个措手不及。5月6日,两国外长在米兰举行会谈。根据墨索里尼的指示,齐亚诺向德国人强调指出意大利希望至少在三年之内避免战争。双方一起研究了欧洲的形势。大出意大利人所料,对方完全同意和体谅意大利的情况和所提出的条件。齐亚诺觉得那名德国外长还是第一次“心平气和,体贴人情”。
  坐镇罗马后方的墨索里尼,心急如焚,急于了解两国外长会谈的情况。齐亚诺告诉他,进行得很顺利。这时,意大利领袖突然心血来潮。他认为,要进行侵略扩张,需要狐假虎威,借助希特勒的威力和声望,于是忙指令他的女婿向报界发表一项公报,宣布意大利和德国已决定缔结军事同盟。这样,墨索里尼经过一年多的徘徊犹豫之后,就在这一时冲动之下,把自己同希特勒的命运无可改变地挂在一起了。这件事情也是一个最早的迹象,表明这个意大利的独裁者,同德国的那个“元首”一样,已开始丧失那种“铁一般的自制力”。在此以前,这个法西斯领袖一直是“靠这种自制能力,来冷静、清醒地”谋求法西斯狭隘的民族利益。对墨索里尼说来,很快证明这是一场灾难。
  德、意“钢铁盟约”,是一个措辞直率的军事同盟条约。它的侵略性质突出地表现在希特勒一定要放在序言里的一句话上。这句话说:两国“为它们的主义的内在血缘关系团结在一起……决心并肩协力行动,以取得它们的生存空间”。条约的第三条说:“如果违反缔约双方的愿望而发生其中有一方陷入与另一个国家或几个国家的军事纠纷之中的事情,则另一个缔约国应立即以盟国的身分,以其全部军事力量在地面、海上和空中予以援助和支持。”第五条还规定:“一旦发生战争时,两国中的任何一国都不得单独停战或媾和。”后来的事实证明,墨索里尼打开头就没有遵守前一条,而到结局的时候也没有遵守后一条。
  在“钢铁盟约”签字的第二天,5月23日,希特勒就迫不及待地把他统帅部的高级将领们召来,直率地告诉他们,若不流血就不可能取得什么胜利,因此战争是不可避免的。他一开头就说,德国的经济问题只有在欧洲取得更多的生存空间后才能解决,而“如果不侵略或者不进攻其他国家的领土,这是办不到的”。“元首”进一步指出:“但泽根本不是争执的中心问题。中心问题是要把我们的生存空间向东方扩张,是要得到我们的粮食供应,是要解决波罗的海国家的问题……在欧洲已没有别的出路……如果命运强迫我们同西方摊牌的话,能在东方拥有大片地区就具有不可估量的价值。”看来,希特勒决心已下,只要一有合适的时机就要向波兰开刀了。
  希特勒的决定吓坏了墨索里尼,他虽然还在打肿脸充胖子,扬言“如果英国准备为保卫波兰而战,意大利一定和我们的盟国德国并肩作战”。但在幕后,他的态度恰巧相反。他在这时所企求的目的,无非是巩固他在地中海和北非的利益,摘取他在西班牙进行干涉的果实,消化他在阿尔巴尼亚所夺取的东西。他并不愿意因为德国要征服波兰两卷入欧洲战争。他虽然屡次公开自吹自擂,但是对于意大利在军事上和政治上的脆弱,他比任何人都更清楚。在1942年时,如果德国供给他军火,他是愿意主张作战的,但在1939年时就绝非如此!
  在夏季,波兰所受到的压力日益猛烈。这时墨索里尼又想再做慕尼黑事件当时那样的“和事佬”了。他建议召开一个世界和平会议,但这个念头被希特勒敷衍了事地打消了。8月11日,齐亚诺在萨尔茨堡和里宾特洛甫会晤。齐亚诺的日记作了这样的记载:
  “领袖非常希望我能用书面证据清楚地说明,在这个时候发动战争实为不智……要想把战争限于波兰是不可能的;而全面的战争又会使每一个国家都受到损害。领袖从来没有这样毫无保留地和这样热烈地希望和平……里宾特洛甫一味托辞回避。我问起他关于德国政策的详细情形时,他说话躲躲闪闪。关于德国对波兰的企图,他说谎的次数太多了,因此现在他对于他必须对我说的事情,以及他们实际上计划要做的事,感到有点局促不安……德国要打仗的决心是无可更改的了。即使他们取得的利益比他们所要求的还多,他们还是要进攻的。因为毁灭的魔鬼已经使他们着迷了……有时,我们的谈话极为紧张。我毫不犹豫地把我的意见坦白说出来,但他却无动于衷。慢慢,我就发觉我们在德国人的眼里是多么的渺小。”
  第二天,齐亚诺去见希特勒。“元首”明确表示,他要和波兰“彻底解决”。他说,他不惜被迫和英、法一战,他要意大利参加进来。他说:“如果英国在国内要保持必要的兵力,则派赴法国的兵力最多只能有两个步兵师和一个装甲师。此外,还可以提供几个轰炸机中队,但决不能派出战斗机。因为德国的空军将立即袭击英国,英国需要战斗机来防卫本土。”关于法国,希特勒说,在消灭波兰之后——这不需要多少时间——德国就可以在西线集中几百个师的兵力,这时法国就必须把它在殖民地和意大利边境及其他地方所有的兵力,集中于马奇诺防线来进行殊死战斗。在这次会谈之后,齐亚诺带着沉重的心情回到意大利,向他的主人汇报。他发现墨索里尼这时已更加相信西方民主国家会不惜一战;战火会愈烧愈旺,因而更加希望自己置身于这场斗争之外。
  8月25日,在墨索里尼收到希特勒要他参战的信后,于当天下午婉言拒绝。他在复信中说:
  “如果德国进攻波兰,而冲突又是局部化的,那么意大利就会根据德国的要求提供一切的政治援助和经济援助。
  “如果德国进攻波兰、但后者的盟国又向德国展开反攻,那么我事先通知您,鉴于目前意大利的战争准备状况,我觉得最好在军事行动方面不采取主动行动。关于意大利的战争准备状况,我们曾经不止一次地而且及时地告诉过您,元首,也告诉过冯·里宾特洛甫先生。
  “不过,如果德国能立即把军事物资和原料交给我们,以便抵抗法国和英国主要是针对我们的进攻,我们就可以立即参战。
  “在我们历次的会谈中,战争都预定在1942年:到那时候,按照预先协商的计划,我在陆、海、空三方面将准备就绪。
  “我还认为,意大利目前已经采取的纯军事措施以及以后将采取的其他措施,都会在欧洲和非洲牵制住数量可观的法国和英国的兵力。
  “我认为,作为一个忠实的盟友,我有义不容辞的责任必须把全部真相如实奉告,并且事前把实际情况通知您,否则将会给我们双方带来不愉快的后果。”
  特别当齐亚诺和墨索里尼听到希特勒和苏联签订互不侵犯条约时,更是怒不可遏。他们的德国盟友不让他们知道纳粹和莫斯科进行的“秘密交易”,又一次表现了对他们的轻视。“领袖”行为,德国人背叛了他。欺骗了他。德国要把意大利拖入他们并不情愿的冒险中,或者使他们陷入险境,使法西斯政权崩溃。在齐亚诺的煽动之下,墨索里尼更是怒气冲天。他骂道:“那些兔崽子真没良心,背叛了我们。如今我们还等待些什么?把他们轰到阴沟里去吧!”
  虽然在个人方面来说,希特勒对墨索里尼是“尊重的”;但对意大利军队来说,“元首”的确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希特勒曾经对齐亚诺说:“依照钢铁盟约所规定的义务,德国并不想向意大利求取援助。征服波兰之后——看样子不会拖得太久——德国将准备在西线展开决战,到时德国可以集结100个师团。”对此,齐亚诺非常不痛快地说:“对德国人来说,他们所以愿意与意大利缔结同盟,不过是想把敌人的数个师团引入意大利国境,使他们的战线局势轻松一些而已……至于何种命运会降临到我们的身上,他们是毫不关心的。”
  墨索里尼的复函,于8月25日送到柏林总理府,迎头泼了希特勒一盆冷水。这封信加上英、波同盟条约签字的消息,使希特勒不得不推迟原定第二天就要发动的进攻;他冷静下来以后,立即给意大利领袖发去一封短信,问他,为了保证意大利能够“参加一场大规模的欧洲的冲突”,“您需要什么样的武器装备和物资,并要在什么时限内提供”。这封信由里宾特洛甫亲自于当晚7点40分,用电话传给德国驻罗马大使,在9点30分就送到了这个意大利独裁者手中。
  墨索里尼收到这封信的第二天上午,就火速召集意大利三军司令开了一个会,拟订了一份作战12个月的最低军备需要清单。用参加拟制清单的齐亚诺的话来说,这份清单“足够气死一头牛,如果牛认得字的话”。清单中包括700万吨石油、600万吨煤、200万吨钢、100万吨木材以及一长串其他物品,一直到600吨辉钼矿、400吨钛和20吨锆。除此之外,墨索里尼还要150门高射炮,来保护意大利北部距法国空军基地只有几分钟航程的工业区。这封信开列的不仅是一长串所需要的物资。现在事情已经很明显,这个泄了气的法西斯领袖已经下定决心要摆脱他对第三帝国所承担的义务。希特勒看过“领袖”的信后,对于这一点不可能再有丝毫的怀疑了。
  这封由齐亚诺起草而以墨索里尼的名义致希特勒的信说:“元首,如果当初按照我们以前商定的办法,让我有时间来积累物资和加快自给自足的速度,我现在就不会向您提出这份清单,即使提出,项目也会比较少,数字也会小得多。”这个意大利领袖强调指出:“我有责任奉告,除非我肯定能得到这些物资供应,否则我要求意大利人民作出牺牲……就可能成为徒劳,并可能损害您和我自己的事业。”
  无独有偶的是,驻意大利的德国大使马肯森,也和齐亚诺一样热切希望能够避免与波兰之间的战争。因此,他也帮助齐亚诺规劝墨索里尼如此这般。终于那一张意大利紧急需要的单子被列出来了,数量庞大得叫人咋舌,简直是狮子大开口。当德国外交部长里宾特洛甫询问意大利驻德国大使阿托利科:“贵国何时需要这些物资”时,意大使说:“即刻需要,必须在开战前送到!”事实并非如此,大使的回答,不过是要德国人知难而退罢了。
  当时按照意大利的情况,墨索里尼要卷入这场欧洲大战,确实是力不从心的。他不仅对新征服的阿比西尼亚和阿尔巴尼亚需要投入相当大的力量维持“治安”,而且国内的“治安”亦复如此,工人罢工和学生游行就够使他伤脑筋的。为了战备,意大利政府还必需把工厂以及机械设备,从密集的北部工业区迁到贫困的南部。同时,1942年正是法西斯党进军罗马的20周年,墨索里尼计划在罗马召开国际博览大会,并想借以改善外汇储备情况并掩饰他专制独裁和战争狂人的形象。此外,为了从法国撤离约100万的意大利侨民,再度整编陆海空三军,使装备现代化,以及提高将校军官的军事素质等,这些都是需要花费时间的。在这多事之秋的年份里,实在无力另外再开辟战场了。
  因此,墨索里尼仍然希望再出现一个“慕尼黑事件”。所以他在信上特别附上一段话,只要元首认为“还有一线希望在政治领域内求得解决”,他将一如既往,随时准备给他的德国盟友以充分的支持。尽管他们两人关系“十分密切”,并且缔结了“钢铁盟约”,尽管过去几年中彼此曾经多次大吹大擂地表示要团结一致,互相支援,但是事实仍是:即使临到这个最后关头,希特勒仍然没有把他要毁灭波兰的真正意图推心置腹地吐露给墨索里尼,这个意大利领袖仍然完全被蒙在鼓里。一直到原准备进攻波兰的这一天(26日)快要完了的时候,他们之间的这个隔膜才最后沟通。
  在8月26日当天,希特勒看过“领袖”的电报后,在不到三小时之内,就给墨索里尼回了一封很长的信。下午3点08分又由里宾特洛甫把这封信用电话传给德国驻罗马的马肯森大使,这名大使在5点刚敲过不久又连忙把它送给了墨索里尼。希特勒说,意大利提出的某些要求,如煤、钢之类,可以如数供给,但许多其他物资则难以办到。阿托利科坚持这些物资必须在战争爆发之前运到,这一点无论如何是“不可能的”。
  关于阿托利科大使讲的这句话,在柏林引起了强烈不满,在罗马也造成一些混乱,使得齐亚诺不得不加以澄清,阿托利科大使事后对齐亚诺说,他故意强调必须在敌对行动开始以前将物资完全运到,“为的是使德国人知难而退,放弃满足我们要求的念头。”要在几天之内运交1300万吨物资,当然是绝对办不到的事。后来墨索里尼为这种“误解”向马肯森大使表示歉意说:“就连万能的上帝也不可能把数量如此庞大的物资在几天之内运到这里。他从来没有想到过提出这样荒谬的要求。”
  直到这个时候,希特勒才把他立即要开始实现的真实目的吐露给他的盟友。他说:“由于法国或英国都不可能在西方取得任何决定性的胜利,而德国由于和俄国达成了协议,在击败波兰之后,就可以腾出东方的全部兵力……所以我即使冒在西线发生纠葛的风险,也不会在解决东方的问题上退缩。”希特勒再一次要求说:“领袖,我了解您的处境,我只请您进行积极的宣传,并适当采取您自己已经建议的军事姿态,设法为我牵制英、法军队。”
  墨索里尼收到“元首”的信后,于8月26日当天晚上,又做了一点努力,再次劝阻希特勒,寻求政治解决。他说:“这决不是出于与我的天性格格不入的和平主义性质的考虑,而是为了我们两国政权的利益。我认为现在还有政治解决的可能性,而且认为这样一个解决办法,一定能使德国在道义上和物质上都完全得到满足。”
  战后从墨索里尼的总理府查获的档案材料看出,当时这个意大利独裁者努力“争取和平”,是因为他还没有为战争做好准备。但是,他为自己所扮演的角色感到很难过。他在8月26日最后这次信件交换中对希特勒说:“在这行动的时刻,我出于非我力之所及的原因,而不能给您真正的支援,此种心情,阁下当可想见。”齐亚诺在这忙碌的一天结束时,在日记中写道:“领袖的确很难过。他的好战本能和荣誉感驱使他走向战争。理智现在已经制止了他。然而这使他大为伤心……现在他已经不得不正视严酷的事实了。而对领袖来说,这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经过这番穿梭般的信件往返之后,现在希特勒也只好让墨索里尼临阵脱逃了。8月26日深夜,“元首”又给他的轴心伙伴去了一封信。这封信是在27日零时10分从柏林用电报发出的,送到“领袖”手里已经是第二天上午9点了。希特勒在电报中写道:
  “领袖,我已经收到您表示最后态度的来信。我尊重促使您作出这个决定的理由和动机。在一定情况下,这样做还是可能有良好结果的。
  “但是我认为,先决条件是意大利不应使外人知道它所打算采取的态度,至少在战争开始以前应当如此。因此,我诚恳地请求您,用您的报纸和其他手段在心理上支持我们的斗争。我还要请求您,领袖,如果有可能的话,就在军事上采取示威性措施,至少要牵制住一部分英、法军队;即使不能如此,无论如何也要使他们狐疑不定。
  “不过,领袖,最重要的一点是:事情万一和我所说过的那样发展成一次大战,东线的局势就必须在西方两大强国能操胜券之前予以解决。然后今年冬天,最迟也不过明年春天,我将以至少和英、法数量相等的兵力在西线发动进攻……
  “领袖,现在我有一件事要求您鼎力协助。在这一场艰巨的斗争中,您和您的人民所能给我的最大帮助是派来意大利劳工,从事工农业劳动……希望您慷慨应允,对您过去为我们的共同事业所作出的努力谨表谢忱。”
  墨索里尼于当天下午对希特勒的要求作了答复。表示外界绝不会“在战争爆发以前知道意大利的态度”,他一定严守秘密,并答应设法牵制住尽可能多的英、法陆海军力量,他还将向希特勒派出所要求的意大利劳工。不过,这个“领袖”对“调停”还不死心。在8月31日,向波兰开战的最后一分钟,他还力劝希特勒至少应当见一见波兰大使利普斯基,并告诉他,他们正在努力使英国政府同意把归还但泽当作和平谈判的“第一步”。但是,那时已经为时太晚了,希特勒对这样的小诱饵已经没有胃口。正如纳粹元首对他的将领们所说的,但泽不过是个借口而已。他要的是消灭波兰。可是,这个意大利领袖却不明白这一点。9月1日清晨,他必须作出抉择,要不宣布意大利中立,就得冒英、法大军进攻的危险。事后,从齐亚诺的日记中清楚地看出,这种前景对这个动摇不定的意大利领袖是一场多么可怕的噩梦。
  据《英国外交政策文件汇编》记载,实际上,墨索里尼早在头天晚上就把他的决定通知英国了。8月31日晚间11点15分,英国外交部接到帕西·洛林爵士从罗马发来的一份电报说:“意大利政府已经作出决定。意大利不会同英国和法国作战……这是齐亚诺外长于21点15分(晚9点15分)通知我的,并要求保守秘密。”
  这个愁肠百结的意大利独裁者,9月1日一清早,就亲自打电话给柏林的阿托利科大使,“催促他去恳求希特勒给他来一个电报,解除他在同盟条约中的义务”。纳粹元首很快地甚至可以说是“欣然地应允”了他的请求。不过对他提出警告说:“即使我们目前所走的道路不同,命运仍会把我们联结在一起。一旦国家社会主义的德国为西方民主国家所毁灭,法西斯主义的意大利也将遭到困难。我个人始终认为,我们两国政权的命运是联结在一起的,而且我知道您,领袖,也持有完全相同的看法。”正是:老奸巨猾多谋算,“钢铁同盟”抛一边。
  欲知墨索里尼下一步如何动作,且看下文分解。

  
126在线阅读网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建议我们 | 网站地图 | | 诗词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