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专制魔王墨索里尼

第二十二章“沙漠之狐”

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专制魔王墨索里尼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专制魔王墨索里尼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领袖”搬来救援兵 “沙漠之狐”立首功
           一时获胜狂得意 海市蜃楼是幻景

  正当墨索里尼在非洲焦头烂额之际,希特勒应“领袖”之求,速派一员“虎将”前去非洲,一来是帮助盟友把意大利部队从韦维尔手中解救出来,二来想借机扩大纳粹在北非的势力。希特勒早就希望在中东建立一个大日耳曼帝国,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希特勒选派的这名将军,名叫隆美尔,他有着一般德国军官所没有的传奇式的经历。他具有狡诈、顽强、勇敢的性格,在北非他几乎把英国军队消灭殆尽,这使他取得了“非洲之狐”的称号,并被希特勒提升为元帅。他在凯塞林又击败了美国军团,并担负了守卫诺曼底阻击盟军登陆反攻的指挥任务。他是希特勒的“最孚众望”、最受信任的指挥官。但是,最后却成了希特勒的死敌,被“元首”毒死。
  这名将军,走马上任,好不威风。他一到罗马就给了这个狂妄自大的墨索里尼一个下马威。他对“领袖”说:“作为非洲军团总司令,到了前线,所有的意大利军队必须听从我的指挥,任何人不得干扰!我将根据形势,当机立断,发布命令。”墨索里尼听了觉得非常不是滋味,但在危难之际,求人解围,也只好如此这般了。
  隆美尔是德国符腾堡人,1891年11月15日生于海登海姆,这是在海伦斯坦城堡附近斯瓦比安山路上的一个小镇。隆美尔童年时代体质孱弱,在家读书读到9岁才转入当地的公立学校,他的父亲就是这所学校的校长。他的母亲是符腾堡州州长的女儿。隆美尔继承了他父亲的数学才能,早年有志于飞行。但是,他的父亲反对这种想法。虽然这个家庭没有军人传统,隆美尔还是选择了戎马生涯。
  1910年,他作为士官生参加了步兵,1912年学业结束后,被任命为一名下级军官。他的教官们说,隆美尔身材虽小,沉默寡言,但机警灵敏,头脑清醒。1914年8月1日,他高喊着德国青年战士狂热的口号,参加步兵的行列,走向战争。他的传记作者台斯蒙德·杨格写道:“从第一次上火线起,他就成为一个好斗的动物,冷静狡诈、残酷无情、不知疲倦、当机立断、勇敢非凡。”在第一次大战期间,他转战于阿尔贡地区、罗马尼亚和意大利,曾经两次受伤而获得最高级的铁十字勋章和战功勋章。宣传家们开始为他唱赞歌。他们说,“前线在哪里,隆美尔就在哪里。”他被誉为具有第六感觉,“总是设法用战术来减少损失”,“全心全意”献身于帝国的侵略战争的人。他打起仗来欣喜若狂,除了军事著作外,对其他书籍一概不感兴趣。隆美尔生活简朴,独身,对食物、酒类、戏剧、寻欢作乐都漠然处之。
  第一次大战结束时,隆美尔重新回到他在威加尔顿的团部,成为《凡尔赛和约》允许德国建立的10万德国军队中的一员。他结了婚,到1933年成为山地营的少校营长。直到1935年10月他被派到波茨坦军事学院以前,他与纳粹没有任何关系。后来他接受了给他的一项任务,就是训练一支由希特勒青年团组成的队伍。但是,为了抗议把他们培养成为“小拿破仑”,他辞职了。他回到正常的教学岗位,后被提升为威纳·诺伊施塔德军事学院的上校院长。1938年10月,在德军占领苏台德区期间,希特勒任命他为陆军警卫营长,负责保卫“元首”的个人安全。隆美尔当时既不是纳粹党员,后来也没有成为纳粹党员,希特勒之所以对这个无名的军官发生兴趣,主要是因为他写了一本关于步兵战术的题为《步兵在进攻》的书。希特勒对这本书甚感兴趣,于是隆美尔就进入了“元首”亲信的行列。
  开始,希特勒对隆美尔具有很大的魔力。他认为“元首”果断、勇敢,具有军事指挥家的韬略和才能。他的记忆力是惊人的,整页整章的书,一旦看过就铭记在脑子里,掌握统计数字的能力尤其强。从希特勒方面说,他佩服隆美尔,他对纳粹德国忠心耿耿,能不顾一切地执行他所下达的有关侵略扩张的命令。因此,在几个月的时间内,希特勒就把他从上校提升为将军。并奖给他铁十字勋章中的骑士勋章。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时,他在波兰战役中任“元首”行营的司令官,其后担任第十五军第七装甲师司令。这一个师的绰号叫“鬼怪”,是德军突破马斯河的先锋。英军于1940年5月21日在阿拉斯反攻时,他几乎被俘。之后,他统率装甲师经由拉巴西向利尔推进。如果这一次突击再多获得一点点成就,或者如果没有被德国最高统帅部下令进行限制的话,便可能把包括蒙哥马利将军所指挥的第三师在内的大部分英军切断。他指挥的这一师是越过松姆河、沿着塞纳河直指鲁昂的尖兵,曾席卷法军左翼,并在圣梵勒利附近俘获了大批英、法部队。他这一师最先进抵英吉利海峡,并在英国最后一批军队刚刚撤退后就进入瑟堡。在那里,隆美尔接受了3万法国军队的投降。
  在入侵法国的整个战役中,隆美尔统帅的第七装甲师,先后俘虏了5名法国海军上将、1个兵团司令、4个法国师长以及他们的参谋人员;缴获277门大炮、64门反坦克炮、458辆坦克和装甲车。大约5000辆卡车、2000辆骡马车、400辆大轿车;他的部队抓了97468名俘虏,击落飞机52架,在地面俘获15架,摧毁12架。令人难以相信的是,隆美尔的部队只有48名军官死亡,77名军官受伤,士兵死亡526人,受伤1252人;另有3名军官、34名军曹和军曹以上人员、229名士兵失踪;他们仅仅损失42辆坦克。
  由于这许多战绩和功勋,他于1941年初被希特勒任命为德国派往利比亚的军队司令。2月12日,他率领部下抵达的黎波里,协同意大利军队与英军作战。那时墨索里尼并没有什么过高的奢望,只祈求据守的黎波里塔尼亚,而隆美尔的任务则是去征服开罗,占领苏伊士运河。
  隆美尔在非洲战役中自始至终表现出他是运用机动部队的能手,特别擅长于每次战役之后迅速整编,连续作战,争取新的胜利。他是一个卓越的军事赌博家,善于掌握供应问题,而且藐视种种障碍和困难。德国最高统帅部最初是放手让他去干,后来对他的成就感到惊愕,怕他受骗上当,因此有意抑制他。隆美尔热心进攻,猛打猛冲,一往无前;他识破了韦维尔的诈骗术,使英军遭到惨重损失。因此,丘吉尔在1942年1月在下院讲话时,对这个德国将军赞叹不已。他说:“我们遇到了一个非常勇敢善战的对手,而且如果我们可以撇开战争造成的破坏来说,他是一位伟大的将领。”
  隆美尔咄咄逼人的攻势,对英军造成了很大的威胁。1941年3月2日,韦维尔向英国统帅部报告说,阿盖拉隘路是全局的核心。如果隆美尔突破阿杰达比亚,那么班加西以及托卜鲁克以西的一切据点便岌岌可危了。但是,只要英军据守在阿盖拉的门户,德、意法西斯的进攻就会遇到困难。那里有良好的地形,但是没有很好的布防,部分原因在于托卜鲁克向外运输的任务过于紧张,而班加西的港口还不能使用。
  为了加强那里的防务,迎击隆美尔的进攻,3月17日,韦维尔将军和迪尔将军到昔兰尼加亲自进行视察。他们乘汽车经由安特拉特到阿盖拉,迪尔立即感觉到防卫阿盖拉与班加西之间大片沙漠地带的困难。他在3月18日从开罗发给英国总参谋部的一封电报中说道,显著的事实是:在阿盖拉与班加西以东的那些盐田之间的沙漠,一片空旷,很适宜于装甲车辆的行驶。因此,在其他条件相等的情况下,较强的装甲部队将获得胜利。步兵在这里无用武之地。当然,在这些辽阔的沙漠中,给养问题至关重要。面对着人数众多、装备精良的隆美尔装甲大军,韦维尔处境险恶。目前他正在心急如火地解决防务方面的难题。原来在他攻克班加西之后,为了对希腊提供最大限度的援助,为了尽早解放墨索里尼在东非的殖民地,他只在昔兰尼加留下少数装甲部队和一个只受过部分训练的澳大利亚师。近来,意大利的空军正配合隆美尔加紧袭击班加西,使英国的供应船只不能利用该港,这也增加了防守的困难。
  3月31日,英国人所担心的隆美尔对阿盖尔的进攻果然开始了。尼姆将军奉命在敌人进逼时,打一场拖延战,然后退到班加西附近,并尽量持久地掩护该港。他还奉命在必要时破坏该港,然后撤退。因此,在激战两天后,布置在那里的一个英国装甲旅就缓缓地撤退了。在空军方面,当时轴心阵营确实比英军强得多,除了墨索里尼的百余架飞机整天进行袭扰破坏外,隆美尔司令部最近又从德国调来100架战斗机、100架重型轰炸机。韦维尔将军4月2日报告,昔兰尼加的前哨部队受到德国一个装甲师的袭击,昨日有几个哨所受到破坏,尼姆的装甲旅损失严重,大部分车辆在短期内不能修复重新参加战斗。
  丘吉尔对利比亚前线情况十分关注,他电示韦维尔说:“看来亟需拦截德军对昔兰尼加的推进。使德军遭受任何挫折,都将对我们的威望产生深远的影响。为了策略上的目的,放弃阵地是完全可以的,但果真要从班加西撤退却是使人极为难受的。”因此,他要求韦维尔尽量坚持,除非万不得已,不能撤退。
  4月2日,英国第二装甲师的支援部队,被隆美尔和墨索里尼联合组成的坦克大军逐出阿杰达比亚而撤至其东北35英里的安特拉特境内。韦维尔将军于3日飞临前线,归来后报告说,装甲旅的大部分遭到占优势的德国装甲部队的攻击,已溃不成军。这将使班加西以东及东北的第九澳大利亚师的左翼失去掩护。“他们的撤退或许是必要的,”他说。由于敌人在利比亚的兵力强大,第七澳大利亚师不能开往希腊,而必须调往西部沙漠。英国第六师仍未装备停当,必须留作后备。“这就要推迟对罗得岛的进攻”。作为英联邦带关键性意义的沙漠侧翼阵线几乎在一日之内便崩溃了。攻占墨索里尼所控制的罗得岛,是英国空军在爱琴海作战计划的重要部分,现在也暂时不能实现了。
  这一出乎预料的新形势使丘吉尔坐卧不宁。他暗自思索:“我们不能和德军对阵,他们一上战场就足以把我们逐退数十英里。这可能在整个巴尔干和土耳其引起最恶劣的反响。”这位战时首相千方百计地力图扭转这一局势。
  韦维尔应首相之命,让奥康纳将军接任前线司令官的职务。这位将军当时尚未恢复健康,他向总司令表示,在战争中间,最好不要接替尼姆的司令职务,而是让他利用其对于当地的专门知识从旁协助。韦维尔同意了。这次商定的办法未得顺利实行,或者说没有实行多久。6日夜间,英国大批军队从班加西撤退。第九澳大利亚师也沿着海岸公路向东撤退。为了避免交通拥挤,尼姆将军偕同奥康纳将军乘坐一辆汽车,未带任何护卫,从一条小路抄过去。在黑暗中,他们突然被一队德国巡逻兵截住,从车窗伸进手枪对着他们。这两位英国将军还未来得及抵抗,就被擒住作了隆美尔的俘虏。尼姆曾获得维多利亚勋章,而奥康纳从各方面来说,都是英国最有经验最有成就的沙漠地区司令官。韦维尔失去这两位英勇善战的陆军中将,有如失去左右臂,不胜悲痛。
  真是祸不单行。韦维尔于4月8日飞往托卜鲁克,并下令保卫这一要塞。黄昏时分,他动身返回开罗。途中飞机引擎损坏,他们被迫在黑暗中着陆。飞机撞毁,他们步出飞机,站在空旷的沙漠上,不知身在何处。这位总司令决定将他的秘密文件焚毁。他们等了好久,看见一辆车上的灯光。万幸,这原来是一队英国巡逻兵,他们走近时声势逼人。在开罗的人员因韦维尔失踪,在这六小时中一直惶恐不安,这并不是没有理由的。
  韦维尔回到开罗后,立即复电伦敦统帅部。他在详述部队的情况后说:“虽然敌军经过初步行动已经困顿不堪,但是我觉得,我们不会有多长的喘息时间,我仍然很焦虑。托卜鲁克并不是一个好守的地方,其后方的漫长交通线几乎毫无掩护,而且交通混乱;”尽管如此,他仍作出了据守托卜鲁克的决定。韦维尔建议,在巴迪亚一塞卢姆地区驻扎一支部队,尽量提高其机动性,以便保护交通线,并在敌人进攻托卜鲁克时袭击其侧翼或后卫;同时,在马特鲁港地区按计划布防,防止敌人各个击破。这位总司令在作出上述部署之后,深感实力有限。特别是在机动与装甲部队方面,经过一年的沙漠征战,损耗巨大;再加上最近对希腊的支援,主力部队的调走,他手下的军力非常空虚了;尤其是目前又碰上一个诡计多端、勇猛顽强的对手,确实困难颇多。他望眼欲穿地盼望最高统帅部运来重武器,但是远水解不了近渴,他是在同时间竞赛啊!
  4月12日,德、意法西斯联军又重新发起了进攻。以墨索里尼的一个装甲师和步兵师为先导,首先攻占巴迪亚,接着隆美尔以重型坦克和摩托化步兵迅速推进到托卜鲁克周围。其后,德、意空军又轮番轰炸。韦维尔鉴于形势已变,有的将领被俘,立即改组指挥系统,并加强战地动员工作,号召将士坚守阵地,勇敢杀敌。经过两天两夜的激战,终于打退了德、意法西斯的进攻,并生俘德军二三百名。敌人坦克和飞机的损失,远远超过英军的损失。这次战斗使隆美尔初次尝到失败的滋味。与此同时,英国海军在中地中海切断敌军的供应方面,也获得显著成就。16日凌晨,从马耳他岛驶出的四艘驱逐舰,发现一支由五艘德国和意大利的大型船只组成的运输船队,船上满载军火和机动车辆,并有三艘意大利驱逐舰护航。这支运输船队和所有的护航舰都被击沉了。在这场战斗中,英国只损失了一艘驱逐舰。
  这两个陆上和海上的胜利,振奋了人心,有力地鼓舞了在非洲沙漠浴血奋战的前线将士。丘吉尔首相立即打电报祝贺。他说:“打得好,托卜鲁克!应当把托卜鲁克看作一个出击港口,请勿把它看成一个‘赘瘤’。”这一胜利,对急于要借“德国盟友”力量恢复北非帝国的墨索里尼来说,却是当头一棒,他哀叹:“我的命运多么不济啊!真是叫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了!”正是:双方胜负交替行,拉锯争夺沿海城。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126在线阅读网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建议我们 | 网站地图 | | 诗词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