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王尔烈全传

2.睿华少年

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王尔烈全传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王尔烈全传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辽阳中心庙塾馆正厅,同其他学馆一样,都供奉着至圣先师孔子像,两旁悬着楹联。所不同的是,人家的楹联,往往写上“养出如拙方成巧;学到若愚始为智”之类,这里却自撰一联云:“四五六七八;口目耳手心。”
  这副对联,他人看了几乎都不懂,唯独塾馆老师崔璨懂。
  上一联,“四五六七八”中的“四”字,代表四书,即:《大学》、《中庸》、《论语》、《孟子》;“五”,代表五经,即:《诗》、《书》、《礼》、《易》、《春秋》;“六”,代表六诗,即:“风”、“赋”、“比”、“兴”、“雅”、“颂”;“七”,代表七纬,即:《诗》、《书》、《礼》、《易》、《乐》、《春秋》、《孝经》七经的纬书;“八”,代表八政,即:食、货、祀、司空、司徒、司寇、宾、师古代八种政事。
  下一联,“口目耳手心”,则分别暗示“讲看聆抄念”五字。因为“讲看聆抄念”五字内,分别含有“口目耳手心”五字的偏旁。“讲看聆抄念”,分别代表五个意思。“讲”,代表讲解;“看”,代表看书;“聆”,代表听课;“手”,代表抄写;
  “心”,代表会意牢记。
  这副对联,为崔璨亲手所撰书。崔璨每日上课,都要把学生领到这副对联前,照本宣读一遍。他对学生说:“读书,就要勤用口、目、耳、手、心,就要勤讲、勤看、勤听、勤写、勤记。否则,不会有长进,大家应该记住且实用之。”
  雀璨刁钻古怪。王尔烈也古怪刁钻,好钻空子。
  有一次,崔璨又向学士讲起“四五六七八;口目耳手心”这副对联来。他讲过后,便让学坐下去读书。不料,王尔烈却停了下来,向崔璨说道:“老师,你所做的这副对联中的上联‘四五六七八’,所包含的内容尚不够全面。”
  老师听了一愣,道:“王尔烈,你怎么能说老师的联不够全面?”
  王尔烈说道:“这‘四五六七八’,除掉了你所讲所指出的而外,难道就没有别的所讲所指了吗?”
  崔璨本是知晓的,但是他没有说,想要以此试试王尔烈的学识。于是,他反问道:“王尔烈,看来你是知道其间还有所指了。那么,请你讲来。”
  王尔烈没有畏恐,向前进了一步,说道:“这个‘四五六七八’中的‘四’字,除掉代表四书之外,还可代表四科,即《论语·先进》篇中所说‘德行: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言语:宰我、子贡;政事:冉有、季路;文学:子游、子夏’。因此,后世有四科之说。隋崔颐著《八代四科志》,即以四科为人物之分类也。”
  “那么‘五’呢?”崔璨问。
  “‘五’,除代表五经外,还可指五典,即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书·舜典》:‘慎徽五典,五典克从。’”
  “那么‘六’呢?”崔璨问。
  “‘六’,除指六诗外,还可指六书。六书者,一说古人分析汉字造字方法时而归纳出六法,即象形、指示、会意、形声、转注、假借;一说王莽新朝时的六种字体,即古文、奇字、篆书、左书、缪书、鸟虫书。”
  “那么‘七’呢?”崔璨问。
  “‘七’,除指七纬外,还可指七政。《尚书大传·唐传·尧典》云:‘七政者,乃春、夏、秋、冬、天文、地理、人道也。’”“那么‘八’呢?”崔璨问。
  “‘八’,除掉八政外,还可指八音。中国古代对乐器的总称为八音,系指金、石、土、革、丝、木、匏、竹八类。其中,钟、铃等属金类;磐等属石类;埙等属土类;鼓等属革类;琴、瑟等属丝类;柷、敔等属木类;笙、竽等属匏类:管、箫等属竹类。”
  “除掉上述而外呢?”崔璨又问。
  “除掉上述之外,‘四’者,还有四术,古代用诗、书、礼、乐四术施行教育。还有四史,即《汉书》、《后汉书》、《史记》、《三国志》的总称。还有四君,即战国时齐国的孟尝君、赵国的平原君、楚国的春申君、魏国的信陵君,亦称‘四公子’也。还有四学,即指西周时期大学中的东、西、南、北四学。还有四始,即指《诗经》中风、小雅、大雅、颂为首的四篇。还有四类,古代祭祀名,《周礼·春官·小宗伯》:‘郑众以三皇、五帝、九皇、六十四民为四类,郑玄以日、月、星、辰为四类。’还有四维,古时以礼、义、廉、耻为治国四纲,亦称四维。《管子·牧民》:‘何谓四维?一曰礼,二曰义,三曰廉,四曰耻’。凡此种种。
  “除上述之外,‘五’者,尚有五伦,即君臣、父子、夫妇、兄弟、朋友。尚有五纪,《书·洪范》:‘五纪:一曰岁,二曰月,三曰日,四曰星辰,五曰历数’。尚有五戒,即戒杀生、戒偷盗、戒邪淫、戒妄语、戒饮酒。尚有五祀,《礼记·曲礼下》:天子‘祭五祀’,郑玄注:‘五祀:户、灶、中雷、门、行也。’尚有五际,乃诗经学名词,为汉代《齐诗》学者翼奉所传,以为:子为革命,是一际:亥又为天门,出入候听,是二际;卯为阴阳交际,是三际;午为阳谢阴兴,是四际;酉为阴盛阳微,是五际。尚有五事,《书·洪范》,“敬用五事”,指貌、言、听、视、思。尚有五灵,杜预《春秋左传序》:‘麟、凤五灵,王者之嘉瑞也’,孔颖达疏:‘麟、凤与龟、龙、白虎五者,神灵之鸟兽,王者之嘉瑞也’。凡此种种。
  “除上述之外,‘六’者,尚有六艺,《周礼·地官司徒·保氏》:‘保氏掌谏王恶;而养国子以道,乃教之六艺。’即礼、乐、射、驭、书、数。尚有六气,《左传·昭公元年》:‘六气,曰阴、阳、风、雨、晦、明也。’尚有六甲,《小学绀珠·律历类》,谓即指甲子、甲戌、甲申、甲午、甲辰、甲寅。尚有六尘,乃佛学之名词也,即指色、声、香、味、触、法的总称。尚有六典,谓治典、教典、礼典、政典、刑典、事典。尚有六官,隋唐以后吏、户、礼、兵、刑、工六部尚书,大致和《周礼》的六官相当,故亦称之为六官。尚有六家,即阴阳、儒、墨、名、法、道德六个学派的总称,西汉司马谈始以此六家名称划分自先秦至汉初各种学术思想派别,并依次评述各派学说,名为《论六家之要指》。凡此种种。
  “除上述之外,‘匕’者,尚有七声、乐音之名称,中国古乐的七个音级,即宫、商、角、变征、征、羽、变宫。尚有七志,书目名,南朝齐王俭撰,以经典、诸子、文斡、军书,阴阳、术艺、图谱为七志。尚有七录,南朝梁阮孝绪撰,以录图书六千二百八十八种,四万四千五百二十卷,分为经典、记传、子兵、文集、术伎、佛法、仙道七录,共五十五部,它总结了前代目录学的成就,为后来的《隋书·经籍志》所依据。尚有七族,说法有二,其一裴骃集解:‘七族,上至曾祖,下至曾孙’;其二司马贞索隐:‘木族,父之姓,一也;姑之子,二也;姊妹之子,三也;女之子,四也;母之姓,五也;从子,六也;及妻父母,凡七族也’。尚有七略,书目名,西汉刘歆撰,继承父刘向遗业,编辑宫廷藏书,分成辑略、六艺略、诸子略、诗赋略、兵书略、术数略、力技略。尚有七曜,古人以日、月、金、木、水、火、土为七曜。尚有七音,音韵学名称,宋元音韵学家于唇、舌、齿、牙、喉五音之外,又增半舌音、半齿音,定为七音。凡此种种。
  “除上述之外,‘八’者,尚有八风,即八方之风,《吕氏春秋·有始》:‘何谓八风?东北曰炎风,东方曰滔风,东南曰熏风,南方曰巨风,西南曰凄风,西方曰飑风,西北曰历风,北方曰寒风’;《淮南子·坠形训》作:‘炎风、条风、景风、巨风、凉风、飑风、丽风、寒风。’尚有八体,秦始皇时定书体为八种,称为八体,即大篆、小篆、刻符、虫书、摹印、署书、殳书、隶书,其中大篆、小篆、虫书、隶书为字体,余作区分用。尚有八珍,即八种珍贵的食物,《周礼·天宫·膳夫》:‘珍用八物’,郑玄注:‘珍,谓淳熬、淳母、炮牂、炮豚、捣珍、渍、熬、肝背也’;陶宗仪《辍耕录》:‘所谓八珍,则醍醐、麆沉、野驼蹄、鹿唇、驼乳糜、天鹅炙、紫玉浆、玄玉浆也,玄玉浆即马奶子也’;后世以龙肝、凤髓、豹胎、鲤尾、鸮炙、猩唇、熊掌、酥酪蝉为八珍。尚有八恺,古代传说中的八个才德之士,《左传·文公十八年》,‘昔高阳氏有子八人,苍舒、隤觊、祷戲、大临、龙降、庭坚、仲容、叔达,齐圣广渊,明允笃诚,天下之人谓之八恺’。尚有八骏,传说中周穆王的八匹名马,《拾遗记·周穆王》:‘王驭八龙之骏,一名绝地,足不践土;二名翻羽,行越飞禽;三名奔宵,夜行万里;四名超影,逐日而行;五名逾辉,毛色炳耀;六名超光,一形十影;七名腾雾,乘云而奔;八名挟翼,身有肉翅’。尚有八纲,中医学名称,即阴、阳、表、里、寒、热、虚、实八类征候的总称。尚有八仙,饮中八仙者,李白、贺知章、李适之、李*、崔宗之、苏晋、张旭、焦遂;蜀中八仙者,容成公、李耳、董仲舒、张道陵、庄君平、李八百、范长生、尔朱先生;仙界八仙者,铁拐李、汉钟离、张果老、何仙姑、蓝采和、吕洞宾、韩湘子、曹国舅。凡此种种。
  “其实,也不仅如此。‘四’者,有四时:春、夏、秋、冬;‘五’者,有五味:甜、酸、苦、辣、咸;‘六’者,有六欲:酒、色、财、气、思、求;‘七’者,有七情:喜、怒、哀、惧、爱、恶、欲;‘八’者,有八卦:乾、坎、艮、震、巽、离、坤、兑。‘四’者,尚有四方:东、西、南、北;‘五’者,尚有五常:仁、义、礼、智、信;‘六’者,尚有六畜:马、牛、羊、鸡、犬、豕;‘七’者,尚有七象:阴、阳、风、雨、雪、霜、雷;‘八’者,尚有八谷:黍、稷、稻、粱、禾、麻、菽、麦。凡此种种。
  “其实,也不仅是四、五、六、七、八,就是一、二、三、九、十、百、千、万,直至无穷尽,都可以说出一些相关事来。看来,世间乃是包罗万象,庞庞杂杂,恢恢赫赫,非语言所能尽叙者也。况尺有所短,寸有所长,自当取之。”
  王尔烈说这番话时,若行云流水,侃侃而谈。塾学同窗听之,都目瞪口呆,全被其吸引住了。
  老师崔璨听了,心里也是暗暗服气,连连叫好。他想,有如此智慧,何愁将来不有干才出世!他又想到,其所说“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乃是暗指“师有所短,生有所长”也。这话,虽然是斥之于我,却有益于我,观点非常正确,思想非常出新,自当赞成。不过,尽管他心中非常欢喜,但是表面上还异常严肃。他用眼重重地望了一下王尔烈后,说道:“学识在于务实,不要悬在嘴上。量你说得全对,也当努力攻取,不可沾沾自喜,更不可荒疏塾业,汝要切记。”
  王尔烈答了一声:“是。”又向老师敬了一礼,这才缓缓退下,回到座位上。
  王尔烈有如此学识,聪颖天资,并非偶然。他自幼有着良好环境。他生父王缙,虽然以附生补礼部官学教习,后来又擢升直隶深州面学政,未有在家;他从父王组,虽然以进士及第初授刑部主事,旋即擢升甘肃甘州知州,亦未在里;虽然其家仍旧以豆腐为业,但是却为他积存下两室图书,使他尽力涉猎广读。这是其一。他家与老师崔璨家,为世交,过从甚密。崔璨家,乃数代簪缨,将士门庭,且有进士、举人出世,可谓笃学之家。他家里,经历代经营,亦有相当数量的藏书。王尔烈与崔家的子弟崔瑾又同在塾学就读,二人相处得又好,因此王尔烈常到崔瑾家去。这样一来,崔家的藏书又为王尔烈就读提供了方便。这是其二。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得到了千山曹栋亭的藏书。
  曹栋亭,本名曹寅,字幼清,一字子清,汉军正白旗,自称千山人,世居辽阳。康熙年,巡视两淮盐政,加通政司衔。累官通政使、江宁织造。其父曹玺为工部尚书。其孙曹霑,号雪芹,著小说《红楼梦》八十回,堪称古今评话第一。《红楼梦》,后有铁岭进士高鹗续四十回,计一百二十回,补正全本,成为传世之作,此为后话。曹栋亭著有《栋亭诗钞》八卷、《诗钞别集》四卷,《文钞》一卷、《词钞》一卷、《词钞别集》一卷;并有《居常饮馔录》一卷,为前代所传饮膳法之书,内有宋王灼餹霜谱、宋东豁遯叟粥品及粉面品、元倪瓒泉史、元海滨逸叟制脯鲊法、明王叔承酿录、明释智舷茗笺、明灌畦老叟蔬香谱及制蔬品法和中间餹霜谱。以上书籍,均载入《四库全书总目》第一百八十三别集存目和第一百一十六谱录存目,曹寅别有刻本传世。
  王曹二家关系甚厚,且有姻亲。曹寅的四世孙女曹彩凤,嫁王缙的二儿子王尔杰为妻,便是王尔烈之二嫂。同时,待王尔烈长到6岁,在家开始启蒙教育时,其塾师便是曹寅孙、曹彩凤叔曹霖。曹霖与曹霑乃同族兄弟,为同代人。曹霖为塾师时,同时教授王尔烈及曹家塾前幼子曹琰。待王尔烈稍大后,得休息时,他便成了曹府的常客。
  曹栋亭,除了自己写诗、作词、行文外,还非常注意收藏典籍。尤其后来,他巡视两淮,又为通政使官,并擢江宁织造。他用职权和事务之便,搜集到中原及江南的大量书籍。当时,浙江宁波范钦创立的“天一阁”、江苏常熟瞿绍基创立的“铁琴钥剑楼”、浙江吴兴陆心源创立的“皕宋楼”,以及“天籁阁”、“汲古阁”,以及山东聊城杨兆煜创立的“海源阁”、奉天铁岭郝浴创立的“银冈书院”等著名藏书楼的藏书,曹栋亭几乎都搜集到一些,并经心地收存起来,又撰集成《曹栋亭藏书目》,四卷传世。
  千山曹寅撰集《曹栋亭藏书目》为四卷钞本,载目共有三千二百八十七种,卷无数。其总目为:
  一书目、二经、三易、四诗、五书、六春秋、七礼、八乐、九小学、十理学、十一韵学、十二字学、十三史、十四鉴、十五明史、十六外国、十七经济、十八地舆、十九子、二十释藏、二十一道藏、二十二书画、二十三类书、二十四说部、二十五医部、二十六杂部、二十七文集、二十八诗品、二十九诗集、三十诗类、三十一汉魏六朝人集、三十二唐人集、三十三宋人集、三十四元人集、三十五明人集、三十六词、三十七曲。
  其所载主要书目有:
  《秘阁书目》,明瀛州道叟序录一卷;《宝文堂书目》,明晁氏家藏三卷三册;《蒙竹堂书目》、明昆山叶文庄家藏一卷一册;《经籍志》,明秣陵焦澹园家藏五卷五册;《赵定宇书目》抄本一册;《黄葵阳书目》钞本一册;《降云楼书目》,虞山钱牧斋家藏一卷一册;《千顷堂书目》,温陵黄海鹤家藏一卷一册;《静惕堂宋元文集书目》,携李曹秋岳家藏一卷一册;《栎园书目》,大泽周减斋家藏一卷一册;《天一阁书目》,宁波范氏家藏一卷一册;《含经堂书目》,东海徐相国家藏三卷三册;《藏经目求》,明真实居士冯梦祯序二卷一册;《道藏目录》,冶城白云斋家藏四卷二册;《医藏书目》,秀州殷仲春序辑一卷一册。
  从王尔烈于曹家借书的一张借书单,就可以看出曹氏藏书之丰,也可以看出王尔烈读书之勤,阅历之广,学识之博。
  其借书单载:
  《十三经注》、《周易》、《毛诗》、《尚书》、《春秋》、《礼记》、《仪礼》、《周礼》、《论语》、《孟子》、《孝经》、《公羊传》、《谷梁传》、《尔雅》、《七经小传》、《六经奥论》、《十一经问对》、《五经释》、《旧本九经》、《四书纂疏》、《四书集编》、《四书通旨》、《四书通证》、《四书辨异》、《四书大全》、《四书通》、《旧本四书》、《论语集说》、《孟子集疏》、《大学衍义》、《中庸臆说》、《孝经注解》、《尔雅疏义》、《孔子家语》、《周易疏》、《诗传》、《毛诗郑笺》、《诗论》、《宋本尚书》、《春秋集解》、《大戴礼记》、《蒙求》、《小学五书》、《邵子全书》、《韵语》、《许氏说文》、《史记》、《前汉书》、《后汉书》、《三国志》、《晋书》、《宋书》、《南齐书》、《梁书》、《陈书》、《魏书》、《北齐书》、《周书》、《隋书》、《唐书》、《南史》、《北史》、《五代史》、《宋史》、《辽史》、《金史》、《元史》、《明史》、《资治通鉴》、《洪武圣政记》、《昭示奸党录》、《大明会典》、《农政全书》、《历志》、《山海经》、《水经注笺》、《全辽图志》、《辽阳指掌》、《六子全书》、《老子解》、《管子》、《子华子》、《庄子》、《列子》、《荀子》、《鬼谷子》、《邓子》、《韩子》、《慎子》、《扬子》,《扬子法言》、《太平御览》、《甲乙经》、《本草纲目》、《元女经》、《茶录》、《梅谱》、《菊谱》、《介子园画谱》、《文心雕龙》、《学吟》、《北窗诗稿》、《南濠诗话》、《东斋小集》、《西麓诗稿》、《词品》、《词律》、《西游记》、《西厢记》、《韩昌黎集》、《欧阳先生文集》。
  王尔烈随着年龄的增长,日渐地变得沉稳起来。他常将戏闹笑耍的事隐于心中,而把苦读勤工之业形于表外。他的书房几乎是夜夜秉烛,朝朝闻鸡,写诵记答,日日不闲。当然其学业迅进,知识猛长,日新月异,确不一般了。
  一年,他的在直隶深州任学政的生父王缙,回家省亲。见他学习努力,刻苦上进,心里也非常高兴。但是,对于王尔烈的学习状况究竟怎样,心里并非有底。他虽然会过王尔烈的塾师崖璨,又见过好友、药铺掌柜纳兰先生,又听过乡里名士及邻里熟人的奉承,他还是要亲自地试一试,考察一下王尔烈的成色到底是怎样。他清楚地知道,学习到了这步,是最关键的时候,决不能马虎大意,放任自流。不愧他是个学政,对于教学训子,是有着一套基本功力的,也算作是慧眼独具吧。他没有作声,而是悄悄地翻检起王尔烈书房的读本来,准备在这上面查点出纰漏,以断优劣,也好及时指点。他也知道,家乡辽阳距深州甚远,回来一趟很不易,应抓紧这个时机。王尔烈也明白生父的意图,便也没有介意,任凭他检点去是了。
  在关东辽阳这个地方,有一句农谚,叫做“六月六,看谷秀”。意思是说,每年农历到了六月初六日这天,田里的谷苗都要秀穗了。还有一个习俗,那就是在这天还要到谷田里去祭祀虫王爷。祭祀的方法,是供以黄米黏饽饽,再上以香。那种黏饽饽,系用菠萝叶包裹的,黄米面里加小豆馅,做成长扁形,很像一个饺子,因此,人们又叫它“菠萝叶饺子”。送供奉的菠萝叶饺子,一般都是三、六、九个,上香也是三、六、九株,以应吉数。给虫王爷送黏饽饽上供和敬香,主要是让它收回它的马,以祈祷丰年,大有北京天坛皇帝每年祈年的意思。虫王爷的“马”,即是虫子。不让田里有虫灾,确保收成。
  这天,王尔烈没事,顺便到前厅里坐坐。
  偏巧,他的二嫂曹彩凤在往篮子里盛装新蒸出来的菠萝叶饺子和香火,准备向田里送去。
  曹彩凤过门后,承担了主持家务的事。
  王尔烈看了,想到二哥王尔杰,今晨到辽阳城里去了。由家乡风水沟到辽阳城里,有三十几里路程,料他中午不会回来。于是,王尔烈说道:“二嫂,这个活计,你准备派谁去?”
  二嫂道:“六弟,不瞒你说,这个差使还真没找到人。你二哥,今早二更天就离家上路了,到现在还远没见影。大哥,忙于制做豆腐,离不开。现下,眼看着天要晌午了,时候快到了。六弟要是闲在些,就让六弟出去走走吧,也好散散心火,省得整天没日的躲在书房里闷得慌。六弟,你看怎样?”
  王尔烈在同族堂兄堂弟中排行为六,故他二嫂以六弟称之。
  王尔烈听了二嫂的话后,心里很高兴,便一口答应下来。
  这时,崔彩凤已收拾亭当,王尔烈拾起篮子便走。
  不料,崔彩凤却将他叫住,说道:“别忘了,这篮子里装的是六份,每份六个,要送六个地方。”
  “好啦。”王尔烈应声便走。
  待王尔烈回来时,天头有些过晌了。再加上走了六处谷田,跑了不少的道,着实脸上有些汗珠挂了下来。
  崔彩凤看了,把他让到一条板凳上,又从公爹王缙那里打来一杯凉茶,叫他休息一下,然后再用膳。
  待她前来给王尔烈倒茶时,却嫣嫣一笑,顺口说道:“六月六日六弟六敬六饽六香。”
  崔彩凤是大家闺秀,受过良好教育,识书达礼,更精通诗词歌赋,解词联句。不要说那些启蒙的读物都读过;就是《闺训千家文》、《女四书》、《女诫》、《女论语》等,也都读过。
  同时,像那些五经四书等,也都一一悉读。
  这会儿,王尔烈听了二嫂崔彩凤的话后,知道这是一联,要他答对。崔彩凤虽然是个女流,但性格很开朗,常跟小叔王尔烈开玩笑;王尔烈也好与她说笑谈。王尔烈听了二嫂的话后,想到二哥今早二更天就出门去辽阳城了。不用说,是要有一些缠绵之情的。于是,他顺口答道:“二更二点二嫂二楼二亲二兄。”
  崔彩凤一听,有些脸红,便骂道:“坏小子,猴腮鼠目鹰嘴猪耳螳螂肚,瞧你娶房丑媳妇。”
  王尔烈听了,瞄了二嫂一眼,见二嫂瓜子脸,杏核眼,樱桃口,柳叶眉,杨柳腰,生得俊俏。于是,出口答道:“俏佳人,瓜面杏眼樱口叶眉杨柳腰,看汝配个怪丈夫。”
  崔彩凤听了,紧跟一句:“平中见奇,鼻孔过大,书房里六弟常用指捅,越捅越痒,越痒越捅,痛痛痒痒。”
  王尔烈听了,随即一语:“美中不足,脚板太宽,被窝里二兄总驾扎量,愈量愈麻,愈麻愈量,凉凉麻麻。”
  二嫂一听,有些受不住,便搜尽心思想挖苦王尔烈。她用眼一看,见王尔烈戴副玉镯,于是她出口道:“金玉镯,银玉镯,不知谁家盗玉的丫头给。”
  王尔烈一看,见二嫂胸前大襟扣襻上拴对香荷苞,于是他说了句:“红香荷,绿香荷,未晓何户偷香的小子拴。”
  二嫂见王尔烈上穿青衫,下着青裤,像水洗过一样;头上热汗浸着乌黑头发。于是,她挖苦道:“披青衣,梳水发,六弟顶上屁浇腚。”
  王尔烈见二嫂上穿红袍,下着红裤,像血染过一般;桌下水盆泡着血红裤头。于是,他讽刺道:“着红袍,穿血裤,二嫂胯下火烧云。”
  二嫂见王尔烈揭了短,便举拳要打,边说道:“请吃拳头巴掌手。”
  王尔烈见二嫂奔来了,便转身就躲,边说道:“要挨鸡巴卵子毛。”
  他俩这一打闹,被在王尔烈书房查看读本的老爷子王缙听到了。但是,他年老了,耳朵有些背,没有听清楚,便出来吆喝住王尔烈,问道:“太无礼,方才你对你嫂嫂说什么来着?”
  王尔烈听了,知道生父厉害,又见他没有听清,便随韵改口道:“她要吃:海棠李子桃。”
  王缙听了,觉得有些不对,便说道:“我问你上联。”
  王尔烈立即改口应变道:“她曾采:莲花荷叶藕。”
  王缙听了,说道:“好,好。”
  儿媳妇崔彩凤一听,脸一红,走了。
  王缙的老伴,名叫崔云鹤,是崔璨的堂妹,也是个读书女。
  到了晚上,王缙回房后,老夫人崔云鹤瞅着他只是笑。
  他问老伴笑什么,老伴说:“二儿媳和尔烈对联,尔烈说什么来着?”
  “不是‘海棠李子桃’吗?”
  “不是。还有。”
  “不是‘莲花荷叶藕’吗?”
  “不是。”
  “哪是什么?”
  “看你耳朵是有些背了,一时听不清。”
  老伴说着,往老头子跟前凑凑,掐了老头子一下耳朵,悄声地说道:“二儿媳出句‘拳头巴掌手’时,尔烈答的是你下边的东西,‘鸡巴卵子毛’。然而,你作公爹的还说‘好好好’,你说羞不羞!”
  王缙听了,没有作声,心想,尔烈这孩子大了。
  崔氏云鹤,也没有再多说。心想,尔烈不似上几年了,眼看着一天天的成人了。
  他俩言外之话,是应该对他好好地管教和诱导了。
  一夜无话。
  翌日清晨,二儿媳曹彩凤将厅堂收拾停当,在茶案上摆放好棋盘,又放上两杯茶,然后来到王缙宿屋门口,没有打门帘,隔门说道:“公爹,茶和棋都置好了。”
  她知道公爹好棋。
  王缙应了一声,曹氏彩凤便退下了。
  王家,没有雇用佣人的习惯,一般家事都是自己理会。他们几代都是这样。到了他这代还是。曹彩凤本是个勤勉人,又知书达理,进门后,看了看,便也习惯了。
  王缙下棋,对手自然是尔烈了。因为他的棋招高,只有他才是父亲王缙的对手。他也知道,父亲回来一趟不易,很快还要走的,需要让他好好歇息几日。再说,自己正处在伏期中,也是个一年难得的休息时节,也好玩个痛快。
  不过,王缙与他下棋,还是有着另外一番用意的。
  说话间,二人洗漱完毕,在厅堂外的庭院中伸伸胳膊,扬扬腿,弯弯腰,便走回屋里,来到茶案跟前,拣座坐下,然后下起棋来。
  王缙是蓝棋,尔烈是红棋。
  二人走了一局,未分胜负,接着又来一局,结果还是无上下。这时,二儿媳崔彩凤来唤吃饭了,二人才离去。王缙说道:“饭后接着来。”
  崔彩凤一笑,说道:“饭后,我也有功夫了,尔杰也闲在,我们都来看看,也好给六爷助助兴。”
  “多谢俏佳人嫂嫂。”王尔烈又是嗔怪一句。
  崔彩凤见公爹在跟前,不觉有些脸热。
  王尔烈看了,想起昨日对句,便戏笑道:“这次,‘火烧云’怎么飞到上面了。”
  崔彩凤见挨了骂,很想回敬他一顿,但见公爹在前,也不好将话挑明。她抬脸看看,见王尔烈喝的茶水还润在唇边,于是笑道:“‘酒杀唇’,焉能不红。”
  这话,王缙是没有听出来。不过,王尔烈是知道,这是她在用“酒杀唇”影射昨天对联中的“屁浇腚”,及桌下那个水泡经水裤衩事。
  王尔烈也不争辩,大家围席,团团圆圆,便用起膳来。
  早饭完毕,收拾利落,王氏父子便开始对弈,大家也便围拢观阵。其实,何止是观阵,而是听他父子吟联。
  王缙说道:“这棋局,亦同世事。在人生之旅上,少不得要遇上各种各样的事,须一步一步谨慎,万莫造次,免得生出是非。到那时,悔也晚矣。这叫一时生足,千古悔恨啊。”
  王尔烈说道:“父亲所说极是。就拿这棋面来说,有时是一步一步求稳,有时是一步一步加紧,奋起拼杀,实同战场。”
  王缙也没有顺着他的话往下说,接上来问道:“江南江宁府莫愁湖边,有一楼,名曰‘棋胜楼’,不知你听说过没有。”
  王尔烈道:“我只是在辽阳州苦读,尚没有到得他方去,哪里会知道。”
  王缙道:“我在深州任上时,曾去过那里。那江宁的景色如何,咱也不必说了。那棋胜楼的建造怎样,咱也不用讲了。单说那楼名字的得来。相传明太祖高皇帝洪武朱元璋,在这里与开国名将徐达比试起棋招来。结果徐达胜了,朱元璋便把莫愁湖赐给了他。为了纪念这件事,便在这里修建了这座‘棋胜楼’。这就是这个楼名的来厉了。”
  王缙说到这里,沾了一沾茶,接着说道:“后人为此,还曾写下两副对联,不知你读过没有。”
  王尔烈说道,“父亲大人走的地方多,见的事情广,定会知道的,我哪里晓得,还是说给我听听吧。”
  王缙说道:“好,这也便于吾儿长长见识。”接着,他便指出了其中的一联:
  世事如棋,一局争来千秋业;
  怀情似水,几时流尽六朝春。

  王尔烈听了,非常欣喜,说道:“这话也确是,朱元璋一下子夺得了天下,创立了千秋业,这不是一局定乾坤吗。这话,正好点明了上联意思。江宁,南宋初称建康府,明代改名应天府,到了本朝改为江宁府,五代南唐时又叫金陵府。它是三国的吴、东晋、南朝的宋、祁、梁、陈六朝的故都,明初朱元璋也曾定都在那里,前后历九百余年。这些,在下联中也嵌明了。同时,这副联也表达了岁月悠悠和无尽沧桑之感,甚有情味。”
  王缙听了,也不去评论他话语的深浅入时程度,接着道出了其中的二联:
  钟山东峙,长江西来,地势壮金陵,登斯楼也,喜时局揪枰,一着棋高凭秀手;
  霞黛南屏,清凉北依,天安悬紫塞,忆彼宇兮,注波光云影,千秋旨胜重华村。

  王尔烈听了,马上想起,这联乃是父亲王缙所作。在今年春天来信时,还曾提过此事。于是,他说道:“家父谦逊了,此乃出自大人手笔。不屑说,这联是何等雄浑,正显示了父亲的胸怀。”
  王缙听了,也没有去辩明自己作这联的所思所想,接着他又说下去,道:“也确是在今年春上,我曾去杭州一次。在杭州西湖的‘平湖秋月’景观处,有一酒楼,名曰‘仙乐处’。此名为酒楼,实际上还备了棋弈,因此也有弈楼之说。那里也有一联,我看了,以为生趣,便记了下来。”,随即,他道出此联:
  翘首仰仙踪,白也仙,林也仙,苏也仙,我今赢醉湖山里,目观棋局,非仙也仙;
  及时行乐地,春亦乐,夏亦乐,秋亦乐,冬时寻诗风雪中,面对弈盘,不乐亦乐。

  王缙夫人崔云鹤,也是个读书人。她本以为老头子与儿对弈,是要动用些训子之言,万没想到,竟说出些棋联来。尤其是后一联,颇有放荡、行乐之怂,便有些不高兴。而王尔杰夫人曹彩凤,却似乎是看出了一些高低。王尔杰,则更好此道,只是一昧观棋子。不过,这些人,看是看,想是想,思是思,却谁也没有出声。只有曹彩凤,不时地填茶倒水,倒多了一点儿走动。
  王尔烈却也是年浅气盛,总好在老爷子面前卖乖。这会儿,他听了王缙所讲述的联后,说道:“这联尤妙。妙就妙在,它将四时和四客都囊括进去了。”
  王缙问道:“都哪四客?”
  王尔烈说道:“白乃白居易,林乃林和靖,苏乃苏东坡,我乃棋客酒客诗客也。”
  王缙听了,说道:“这话,说的也不差。”蓦地,他将话题一转,说道:“以上所言,都是身外话,现在咱来个眼见为实的。尔烈,你能不能面对着这盘棋子,自制一副联,让为父听来。”
  王尔烈一听,说道:“你是说这棋子上的字吗?”
  王缙说道:“当然。”
  正这时,崔彩凤打茶回来。她看了棋盘一眼,说道:“这副联可有点不好成。这红蓝双方棋子,是:将、士、相、帅、仕、象、车、马、炮、兵、卒,共有十一个字,要联成上下一副联,却分得不会均衡了。”
  不料,王尔烈却说道:“这有何难,看我将它掰开。接着,就听他说道:
  马走斜,车走纲,小卒过河象对相,帅到最后还呼帅;
  包半炮,火半炝;轻兵渡江士出仕,将临归终仍唤将。

  崔彩凤一看,十一个棋子上的字只用了十个,还缺一个,便问道:“你这是为了好分,竟丢一子。”
  王尔烈问道:“哪个?”
  崔彩凤说道:“炮。”
  王尔烈说道:“炮打隔山罩,掰的就是它。你看,‘炮’的一半不有‘包’吗,‘炝’的一半不有‘火’吗,火、包合起来不是‘炮’吗!”
  大家一看,都有些骇然,感到王尔烈这孩子确实是天资过人,聪敏无比。
  见到这个场面,王缙认为是到了该要说话的时候了。于是,他说道:“学彼之长,攻己之短,这是世人所常说的话也。水深流且慢,人贵语尚迟,这是世人所积累的谚也。近日来,我一直在观察你的言行,见浮荡而有余,稳健则不足。前日,我会见了你的执业塾师崔璨老先生,他说,你们曾东门试骏,在对答中曾引用过韩愈《师说》中的话。现在,我想将《师说》中的话再引到这里,并说之于你。《师说》云:‘生乎吾前,其闻道也,固先乎吾,吾从而师之;生乎吾后,其闻道也,每先平吾,吾从而师之。吾师道也,夫庸知其年之先后生于吾乎?是故无贵无贱,无长无少,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也。’这话流传了八百余载,应该说不无道理吧,你当细玩味之。”
  王缙说罢,想了想,又道:“我离家千里,眼看着又要走了,不能总在你身边。父不在,母大;母不在,兄大;兄不在,嫂大。你应该很好地听你母、兄、嫂的话,严求自己,以锤炼出个人才来,也是我王氏家族的几代愿望了。”
  接着,王缙又说道:“严求自己,努力进取,不等于争强斗胜。越是优势者,越应有海涵才是。纵览今日棋局,我倒有一作结楹联,不知你如何体会了,让我先来说说看。”
  随即,他吟哦出这副楹联来:
  世事如棋,让一着不为亏我;
  心田似海,纳百川方见容人。

  王尔烈一听,晓得这是家父要自己配上一联,以表达自己的心计,也算要了个口供了。他想了想,当场说道:
  喻语同灯,亮一点即明慧胆;
  警言若闪,动几弯便彻惊雷。

  过几日,王缙休假期满,便踏上赴任归途。他临走时,将王尔烈叫到跟前,没有说得太多,只给他留下一道算术题,让他细细演求。这道算术题是:棋盘上,纵横共有六十四个方框,从第一个方框做起,先填两粒米,以后成倍递增,看到第六十四个方框时,能填有多少粒米。
  他初听时,觉得容易,当即答应下来。待家父走后,他即行演算。哪想,他演算到第三十二十方框时,就演算不下去了,那米粒的数量就已足能装两麻袋了。他概算一下,要推算到第六十四个方框,唯恐米粒都要把天下的大地覆盖上一二寸厚了。他没有再往下演算,把这事当他二嫂曹彩凤说了。
  曹彩凤说道:“六弟,看你这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了。你道老爷子真是叫你去演算吗?这是让你喻理,从中找出个道道来。”
  “什么道道?”王尔烈问道。
  “它说明着世上的知识无尽焉,让你努力去探取。遇事,不要看其表面容易。往往是越容易的事,竟是越艰难的事。此当切记。”
  王尔烈一听,茅塞顿开,说道:“是了,老爷子在家日曾问过我:世上是金子贵重,还是银子贵重。我曾答曰:金子贵重。老爷子说:错了。最后告诉我:‘仁义’二字最为贵重。
  看来,这都是同出于一理的了。”
  王缙走后的一天晚上,曹彩凤将王尔烈唤到自己居室。
  那居室里,点着一盏带红罩子的灯。
  王尔烈进屋一看,见曹彩凤正坐在灯前看书。再一看,曹彩凤的脸被那灯一照,显得红扑扑的。常言“月下观鲜花,灯前看美人”。再加上曹彩凤年轻,长得又俊俏,这可变得更加妩媚动人了。于是,他灵犀一动,话又来了。但是,又一时地找不到相应的话,正这时,他见曹彩凤在看书,便说道:
  “二嫂读的可是《闺秀家训》,还是《女儿经》之类?”
  曹彩凤将书一亮,说道:“别没话找话,自己看去。”
  王尔烈一看,见是《百家姓》和《万事不求人》。于是,王尔烈吃惊道:“啊呀,就凭体这名门闺秀,大家才女,还读这个!”
  曹彩凤道:“这个怎的,你以为它浅白,低下,不值得一读吗?好,现在我就就这二书问你两个问题。你知道《百家姓》是谁作的?”
  这下子,可把王尔烈难住了。他自幼开始读书,念的就是《百家姓》,早已背得滚瓜烂熟了。然而,关于它是谁作的,却还未曾想过。不觉,有些语迟。
  曹彩凤看了,小嘴一抿,说道:“六爷,怎么样?还夸海口不!告诉你吧,《百家姓》的作者姓钱,钱塘人,这本书产生于宋初。其首句‘赵钱孙李’就点明这个意思了。宋乃赵氏天下,故‘赵’为一姓;‘孙’,乃宋太祖赵匡胤的正妃忠懿;‘李’,则其又一妃子,江南李氏;‘钱’,则是作者姓,置于赵姓之后,孙李之先。你不要以为《百家姓》是社学村书,当以日用之。”
  王尔烈听了,也只好点头称是。
  曹彩凤又问道:“你知道《万事不求人》是本啥样的书?”
  “不是一本家喻户晓的凡事读本吗?”
  “它里面包含哪些内容?”
  王尔烈又一时答不出。
  曹彩凤说道:“《万事不求人》,除包含着人人必读的《百家姓》、《三字经》而外,还有平时简用的楹联、家书范例、请帖范例、算盘归除、卖契文约、典当合同、李淳风地亩经、文武官职封赠、夫人诰命封疏、大清律小条、乡村趣话等。这些虽为浅显,实则居家必用也。”
  一席话,又将王尔烈说个哑口无言。
  不过,曹彩凤又接着说道:“六弟,你也算问对了。你不是问我为什么要读这些书吗?我告诉你,这不是我读的,而且还等着你当先生呢。”
  “谁?”
  “你等着。”
  曹彩凤说着,便走了。
  不多时,一阵脚步声传来。王尔烈还以为是曹彩凤回来了呢。待他抬头一望,竟把眼睛睁得挺大。
  原来,立在他面前的,正是那年他在辽阳城里天然居酒馆喝酒时认识的那个陈姑娘。
  这时节,陈姑娘已经出脱成大姑娘了。变得更加妩媚、动人和漂亮了。
  他仍记得着陈姑娘,名叫月琴。
  陈姑娘的这次来,全是曹彩凤一手安排。王缙在离家赴任前,曾给曹彩凤留下话。他说道:“尔烈,年龄已经不小了,婚事也该办得了。你在家里,相应地照看一下。见有合适的,可以给选择一个。只要是品貌相当,知书达理,就可酌情办理。”
  这事,正好说在曹彩凤的心上。关于尔烈与月琴姑娘的事,她早有所闻。她借丈夫尔杰去辽阳城的机会,曾委托他了解过,认为人还可以。于是,她便将陈姑娘接了进来,也好成全他们的姻缘。陈姑娘来到家里,她搭眼一看,更是相中了。因此,在这晚上便将尔烈唤了来,让他们相见。她灯下放的《百家姓》和《万事不求人》,也是为月琴准备的,也好让她多识些字。
  尔烈见了月琴姑娘更是高兴,便甜甜地看个没够。曹彩凤更会成全事,她当下决定将月琴留在府里,先作佣女使用,让她负责尔烈书房及桌上桌下的事。月琴明白,这是曹彩凤别有用心的,更是千恩万谢。
  月琴姑娘,是个穷家出身,本来就勤勉,再加上生的乖巧、伶利,只讨得满家人的喜欢。
  一日晚饭后。曹彩凤将月琴唤到跟前,说道:“屯北豆腐浆岭下,婆母娘家需要一壶豆腐浆,我看,你就给送去吧。”
  月琴闻声,向外一望,用手提了一下衣角,想出声,却又把话咽了回去。
  曹彩凤一看,心里明白了,笑道:“你是嫌天头快黑了,有些害怕,是不?”
  月琴笑了笑,仍未出声。
  曹彩凤说道:“不要怕,我给你找个做伴的。到时候,你还嫌这机会不多呢。”说着,用手一指窗外,“你看谁来了?”
  月琴搭眼一看,见是尔烈,心顿时跳起来,脸上也像有些发烧。
  曹彩凤催促道:“你俩还不快走。”
  月琴这才将壶拾起,回了回头,对曹彩凤说道:“二嫂,你这人——”
  “真坏,是不?”曹彩凤接腔道。
  “那可是你自己说的。”月琴说着,便同尔烈出了院子。
  由风水沟屯里到豆腐浆岭下,也只在三里地左右,不消一袋烟的工夫便到了。待他俩将豆腐浆壶放下往回走时,天头已经黑了下来。月琴要尔烈快些走,尔烈却放慢了脚步。其实,月琴也只是嘴上说,两脚也根本没有挪动多大。偏巧,岭下有一条小河,名叫豆腐浆河。他俩看看,便不约而同地向那里走去。
  两个青年人离得挺近,但是话却都有些说不出来。
  尔烈望了月琴一会儿后,说道:“月琴。”下边的话也没有了。
  月琴望了尔烈一会儿后,说道:“尔烈”。下边的话也没有了。
  又是一阵沉默。
  还是尔烈先出了声,说道:“咱俩对副对吧。”
  月琴说道:“对对,我能行吗?”
  尔烈说道:“咋不行,哪次喝酒,你不也是和上几联的。”月琴说道:“那都是些乡间俚谣,有些粗俗,上不得大雅。”
  尔烈说道:“我就是喜欢那乡间俚谣。”
  月琴说道:“那好,你就出个上联吧,可得是简单的,别让我出丑。”
  尔烈说道:“保证简单。我出的联是‘豆腐’。”
  月琴一听,扑哧笑了。
  尔烈问道:“你笑啥?”
  月琴说道:“你是豆腐之家出身,现在又临这豆腐浆岭、豆腐浆河,你竟然又出了个‘豆腐’联。”
  “你不是要简单的吗,这回可是够简单的了。”王尔烈道。
  月琴说道:“简单是简单,学问可不简单。”
  尔烈说道:“这里还有学问?”
  月琴说道:“当然。你可知道‘豆腐’的来历吗?”
  没想,这话竟然将王尔烈给问住了。
  月琴看了,便给尔烈讲起豆腐的来历来。
  有人说,豆腐是汉代淮南王刘安所发明的,而民间却不那样讲。
  古时,先民们只知道把黄豆磨成豆汁煮浆喝。有一家,婆、媳、儿三人。婆母非常吝啬,在生活上总是亏着媳妇,往往煮了豆浆只是自己喝,不给媳妇。
  后来,媳妇怀孕了,很想豆腐浆吃。偏巧,这期间婆婆出门了。媳妇一看,便自己泡了豆子,磨了豆浆,准备喝上些。哪想,正当她煮好豆浆,打算喝时,忽听得外面有脚步声。
  她以为是婆婆回来了。急忙将豆浆倒在锅台后的一个空坛子里,盖上了盖子。
  然而,她走出厨房一看,见回来的是丈夫。于是,她一块石头落了地,便拉着丈夫一起去喝豆浆。谁知,待打开坛盖一看,见豆浆已经变成了雪白的凝固物了。丈夫看了,说道:“你别逗我了,这哪里是豆浆!”
  原来,这坛子曾腌过咸菜,里面尚有些盐卤。由于这盐卤一点,豆浆便成了这凝固物。
  小夫妻两把它取出来,只见它清白如玉,细嫩似脂,用嘴一吃,味道鲜美可口,非常喜人。
  丈夫吃了后,说道:
  “世上,凡物皆有名,咱也给它取个名吧。”
  小媳妇听了,说道:
  “可也是,那么叫什么好呢?”
  小媳妇一想,笑了,说道:
  “有个名字可挺好,就怕你听了不愿意。”
  丈夫说道:
  “怎么能会不愿意呢?”
  “好,那我就说。”
  “快点。”
  “我是你啥?”
  “妇呗。”
  “你是我啥?”
  “夫呗。”
  “方才你说我啥来着?”
  “我说你逗我来着。”
  “好。逗你,是逗啥?”
  “逗夫。”
  “对,咱就叫它逗夫吧。”
  “那么,我逗你,不成了逗妇了吗!”
  小媳妇一听,说道:
  “逗夫,逗妇,这样叫下去有些不雅,咱还是将它改一改吧。”
  “咋改?”
  “逗夫,逗妇——这物是豆子做的,也占一个‘豆’字;再把那个‘夫’、‘妇’字,换成同音的‘腐’字,干脆就叫它‘豆腐’得啦。”
  “好好,就叫它‘豆腐’。”
  小俩口乐得蹦起来。
  从此,“豆腐”这名便传了下来。
  王尔烈向来敏慧,想事来得快。他听了陈月琴讲述的豆腐来历的故事后,说道:
  “这样说来,你今天对我讲,逗我,那就是逗夫了。”
  陈月琴也有所悟,说道:
  “别逗了。这会儿,你又来逗我,这不就是逗妇吗!”
  她说过后,自觉失言,说道:
  “你真坏,净拣便宜。”
  “怎么是我拣便宜?那是你送上门来的。”
  王尔烈说着,往陈月琴跟前凑了凑,就要动手动脚。
  陈月琴也没有躲,只是说道:
  “别那样。”
  这时,月亮斜了过来,将两个人的影子印在地上,随即又叠合起来,成了一个。
  王尔烈望着那叠合的人影,说道:
  “咱俩要结成夫妇,就像这影子,两人变成一个人了。”
  “那样,就是我影子中有你,你影子中有我。”
  “那样,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王尔烈说着,就又要张臂去搂陈月琴。
  陈月琴道:
  “先别那样,咱还是联句吧。”
  “你说是对对联吧。”
  “不,联句。”
  “那还不都是一回事。”
  “不是。联句就是联句。联句能随便些。要对联,俺就对不过你了。”
  “看你说的。那好,就由你。”
  “那么联啥呢?”
  “你不是说个‘豆腐’的头吗!”
  “还是‘豆腐’,好,就这样。我开始说上句了。”
  说着,王尔烈与陈月琴二人,一人一句地联起句来:
  “豆腐;”
  “卤水。”
  “卤水点豆腐;”
  “豆腐泡卤水。”
  “卤水点豆腐,豆腐嫩;”
  “豆腐泡卤水,卤水香。”
  “卤水点豆腐,豆腐嫩,越嫩越点;”
  “豆腐泡卤水,卤水香,越香越泡。”
  “这样,你变成一块豆腐;”
  “那样,我变成一块豆腐。”
  “再将你的豆腐打碎;”
  “再将我的豆腐打碎。”
  “豆腐打碎,合在一起;”
  “豆腐打碎,拌在一块。”
  “然后,再做成豆腐;”
  “然后,再合成豆腐。”
  “于是,你的豆腐中有我;”
  “于是,我的豆腐中有你。”
  “如此,二人便合成了一双;”
  “如此,二人便配成了一对。”
  “你中有我;”
  “我中有你。”
  “你就是我;”
  “我就是你。”
  “你你;”
  “我我。”
  “你;”
  “我。”
  “卿卿我我;”
  “我我卿卿。”
  说着,王尔烈猛地扑向陈月琴。
  说着,陈月琴猛地扑向王尔烈。
  两个人就要抱在一起了。
  两个影子就要合在一起了。
  蓦地,陈月琴放松了双手,停止了扑奔。
  王尔烈发现了陈月琴的这个情态,问道:
  “咋的了?”
  陈月琴未有出声。
  王尔烈上前,用手一趟陈月琴脸,见有些潮湿。再看,那脸在月光下闪闪着晶晶泪珠。于是,他惊异地问道:
  “怎么,你哭了?”
  “我怕。”
  “怕什么?”
  陈月琴不肯说出。
  王尔烈继续追问。
  “我只怕咱俩到不了一起。”
  “怎么说?”
  “我是个乡间小女,你是个名门少爷,恐怕是有些不相配啊。”
  “啥相配不相配,只要我不嫌就行。”
  说着,尔烈将月琴的双手捧在手里,那样子就像捧颗桃……
  没想,后来这事还真打月琴的话上来了。由于王府老夫人崔云鹤,以为不是门当户对,不同意这门婚事,竟又耽搁上数年,险些演成终主的悲剧。


  
126在线阅读网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建议我们 | 网站地图 | | 诗词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