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中国元帅刘伯承

第9节
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中国元帅刘伯承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中国元帅刘伯承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我是当年泸顺起义的副总指挥”。时年84岁的黄慕颜老人兴奋地伸出大拇指:“刘元帅当年搞革命暴动,撑起西南半壁江山,了不起呀!”

  笔者听到这番话,是1981年春在成都市人民路4号的单元楼里。垂暮之年的慕颜老人,如数家珍般讲起顺庆方面的情形:
  泸州起义的消息最先飞报重庆。当时,莲花池党部召集的“一大”会议正在进行。刘伯承得报以后,即与杨闇公等人紧急磋商,准备由刘伯承和陈毅同赴泸州,率义军前往顺庆。正当他们准备启程的时候,顺庆举义的急电已经飞来。鉴于顺庆是起义军借以依托的根据地,马上又变更决定,由刘伯承急赴合川,率黄慕颜部起义,随后驰援顺庆,主持和指挥整个起义部队;陈毅则率部分政工人员前往沙州,督促义军北上会合。
  1927年2月4日凌晨,刘伯承急忙赶到重庆临江门码头。任白戈到码头送行,并找来一个向导,准备搭早班轮船到合川,刘伯承身穿一件半旧灰褐色的驼绒长袍,斜背着一个四川人出门常带的“棒槌包”,里面放着随身换洗的衣衫和几本书。镇静的脸上深藏着兴奋的神情,招呼着说:“时候还早,吃碗‘抄手’去。”说着,三人走近一家馄饨小店,各自吃了两碗。随后刘伯承乘船前往合川。
  5日傍晚,当刘伯承赶到合川时,黄慕颜部已离开驻地。原来,顺庆举义后,秦汉三、杜伯乾又于急忙中以明码电报通知合川,大意是:秦、杜部已于12月3日起义,将何光烈驱走,望慕颜兄速到果城(顺庆别称)会合。黄接电后,马上按刘伯承设定的“疑兵阵”,伪称返防成都,接替温江防务,率部溯涪江而上,向西往大河坎前进。当天夜里,全队人马衔枚疾走,向西奔去。
  刘伯承听到这个情况之后,顾不得歇脚休息,马上又甩开双脚,拄着拐杖在滂沦大雨中急忙连夜追赶,终于在大河坝赶上了宿营的合川起义军。深夜,刘伯承和黄慕颜等人又就行军路线和部队情况计议一番。
  次日清晨,刘伯承总指挥率部挥戈北指直奔顺庆城。
  顺庆,即今之南充,是四川北部物产富庶的地区。早在1925年春,党中央就派吴季蟠和黄直峰同志到顺庆开展革命活动,发展党团组织。川军第五师师长何光烈在这里驻防达5年之久。何原是熊克武的部下,平时以“无政府主义者”自诩。1925年间,吴玉章亲到顺庆,劝他归顺广东政府,未能取得效果。后来,何光烈为了排斥“进步系”的张澜的势力,不得不拿革命做挡箭牌,表示要聘吴玉章先生赴顺庆办“嘉陵高中”。不久,又突然变卦,以“学校经费无着,本期不能开学”为词,借口推脱。吴玉章在顺庆时,曾利用旧关系,天天到士兵中去讲演,宣传革命的道理,又到各中小学校讲学,撒播社会主义思想的种子。这时,童庸生、张秀熟、袁诗尧、任白戈等都在这里积极地进行工作。李钊(剑凤)同志在川北搞农运工作,在何光烈的防地活动,提出反对预征钱粮,主张“每个农民应有5石谷”等代表农民利益的具体要求。还有从法国勤工俭学回来的吴季蟠同志,自费买来幻灯机,每周放映幻灯片,热情宣传马列主义,介绍苏联的社会主义革命,在群众中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不久,在水府寺成立了以吴玉章、吴季蟠等为负责人的国民党左派县党部。秦汉三、杜伯乾被选为县党部监察委员。刘伯承还介绍原先的老部下、老同事蒋一木和帅功安二人协助吴玉章在军队中进行工作。接着,县总工会、商民协会等相继成立,姜可明同志曾带领200多名工人到六合丝厂,斗争资本家盛克勤克扣工人工资的压迫剥削行为。同时,反对官办的所谓“贫民工厂”,抗议厂长王植三压榨工人血汗的罪行。
  何光烈部旅长秦汉三、杜伯乾,在刘伯承、吴玉章、吴季蟠、李剑凤、童庸生等人的策划下,逐渐靠拢革命。中共党员吴季蟠、黄直峰分别到两个旅当政治部主任。秦汉三也被发展为共产党员。当地的右派人士曾经惊呼:“秦(汉三)革命与工会之关系,虽其隐而实至深”,告各界人士“早为预防”。
  随着革命的深入,何光烈的封建性和反动性更加暴露出来。何光烈其人表面虚伪,私德极差。对人民残酷盘剥,对部属严峻苛刻,专横跋扈,以残忍、腐化出名,被人称为“活阎王”、“活脚猪”。
  何光烈对秦汉三、杜伯乾两位旅长日益倾向革命、常去听政治经济学讲座,在部队实行一些初步的民主措施等表现,早已不满;对他们提出响应北伐,拥护国民革命的主张,更视为“邪说”和“越轨”。当部下要求加入国民党时,也说要“立即枪毙”。在公开场合,他还煞有介事地正式宣布:“要入(国民)党,我一个人作代表去参加就是了!”
  何光烈既忌恨共产党,更害怕人家革他的命,终日疑心生暗鬼,对其部属和一般民众都无端猜疑,对秦、杜两人疑忌更深,时常越权指挥他们的营、团长;并利用其心腹炮兵团长刘荣升、步兵团长岳某,对秦、杜进行监视。还阴谋调杜伯乾到射洪,借田颂尧的兵力解决杜部。另调胡伟旅入攻顺庆,解决秦汉三。中共重庆地委早在9月间就指出:何光烈“已完全立于反动地位了”。
  秦汉三和杜伯乾因参加国民革命,受到百般阻挠,且又被何光烈无端猜疑,深感只有采取暴力行动,除掉反动军阀,革命才能扩展,民众才能扬眉吐气。所以,当党组织策动他们起义时,秦、杜二人决定以武力解决何光烈,在顺庆举行军事暴动。
  在情况越来越紧迫的形势下,秦、杜秘密商定按照刘伯承制定的总计划,在1926年12月5日,趁何光烈在顺庆上门寺操场检阅时,生擒何光烈,然后宣布起义。不料这一计划泄露出去。何光烈得知后,又反设捉拿计,定于12月4日下午4时,假借召集全体军官会议为名,暗设陷阱,企图将秦、杜及准备起义的军官一网打尽。在这样的情况下,迫使起义一再提前。
  12月3日下午5时,秦、杜指挥起义军第二、三路,向何光烈师部进攻。何光烈的亲信炮兵团长刘荣升、步兵团长岳某率部进行抵抗,双方部队在城内激烈交战。后来,炮兵团和步兵团的进步士兵将刘、岳二人扣押,投奔起义军,使形势发生大变,秦、杜起义部队很快就控制了师部。
  何光烈见此情形急忙携家眷、牟兵及少数部队仓皇出逃,并试图放火阻止起义军追击。瞬间,顺庆城内四处起火,正南街十之九,东大街十之五,学院街十之五,以及簧啬街、龙王庙一带,向为精华之区,房屋被焚,火焰冲天,通夜不绝。
  起义军一面进行追击,歼灭逃窜之敌,一面抢占城中制高点,封锁交通要道。12月4日晨,起义军全部控制了顺庆县城。在起义过程中,顺庆共产党组织以县党部名义,大力进行配合,支持秦、杜两部的正义行动。并立即建立了顺庆地方临时权力机构,地点设在府衙门内,由县长秦自然、党代表林瑞生、军代表姜可明、工人代表屈良洲、王义和、农民自卫军代表刘锡祥等人组成。
  12月6日,秦、杜两旅出告示安民,顺庆的局势渐趋平静。8日,秦、杜宣布就任国民革命军四川第二、三路司令职,并发表《布告》、《宣言》各一则,表示“从此全体官兵加入革命,以党国为身家,以主义为性命,以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军阀为敌人,以谋群众利益为职志,以党国之光荣为光荣,以人民之幸福为幸福,个人生死利害所不计也”。“决心促革命早告成功,废除不平等条约,提高(中国)国际地位,促开国民会议使政权归于人民”。并宣誓:“联合工农商学,使武力为人民所有”,“服从国民政府、中央党部、四川省党部,并誓以全力拥护之”。顺庆起义成功之后,秦汉三、杜伯乾急忙派人分别前往重庆、泸州,一面恭请刘伯承去掌握队伍,一面催请泸州起义军到顺庆会师。

  
126在线阅读网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建议我们 | 网站地图 | | 诗词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