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努尔哈赤

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努尔哈赤

三、科尔沁归顺了
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努尔哈赤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努尔哈赤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话说努尔哈赤在收服东海女真、黑龙江女真之后,为了解除进入明朝辽沈地区的后顾之忧,打通从西北进人长城的走廊,他利用漠南蒙古同明廷的结盟与矛盾,各部之间的分裂与内江,对于各部封建王公,有的分化瓦解,有的武力征讨,或者征抚并用,先后逐一征服东部漠南蒙古。努尔哈赤曾说过:蒙古与咱们女真,语言虽各异,而衣饰风习,无不相同,是兄弟关系。他为了夺取明朝江山,又深感兵力不足,征抚蒙古以后,可以扩大兵源基地,又能稳定了后方,这是一举多得的事情。
  在明朝的后期,蒙古已逐渐形成三大部:生活在蒙古草原西部直至准噶尔盆地一带的漠西厄鲁特蒙古;生活在贝加尔湖以南。河套以北的漠北喀尔喀蒙古;生活在蒙古草原东部、大漠以南的漠南蒙古。同明朝汉族聚居地带近邻的漠南蒙古,西北有游牧于黄河河套地区的鄂尔多斯,正北有住牧在山西偏关边外的归化城土默特,东北则有蓟辽边外的喀喇沁、察哈尔、内喀尔喀和科而泌等部。漠南蒙古东西诸部,介于明朝和后金之间,其中有的部同建州接壤,因此建州最早与东部漠南蒙古诸部发生政治联系。
  努尔哈赤征服漠南蒙古,先从科尔沁部开始。漠南蒙古的科尔沁部在喜峰口外驻,牧于嫩江流域。它东西相距八百七十里,南北相距二千一百多里。它东邻乌拉,东南靠叶赫,西南面是扎鲁特部,南边是内喀尔喀部,北面是嫩江上游地区的索伦部。科尔沁部原是元太祖弟哈萨尔之后,与察哈尔部长期以来不和睦。早在明朝嘉靖年间,察哈尔部长别勒台尔听说科尔沁部长铁木库泰尔有个妹妹名叫娜喇祐尼长得美艳无比,就派个使者往科尔沁部想聘为妻子。使者来到科尔沁,向铁木库泰尔提出聘婚一事。谁知娜喇祐尼已名花有主了,早已许配给叶赫部长,不久将要迎娶。
  别勒台尔听使者报告以后,十分恼火,他说道:“不嫁给蒙古人,却要嫁给那叶赫女真人,真是吃里扒外!”本来察哈尔部与科尔沁部曾发生过磨擦,科尔沁兵力弱些,察哈尔兵力较强。科尔沁就与邻近的叶赫、乌拉结盟,来对抗察哈尔的侵扰。所以别勒台尔非常生气,就与部下商议,准备派兵去偷袭科尔沁,把娜喇格尼强抢回来,以泄心中之恨。不久,别勒台尔亲自带领一千骑兵,日夜兼行,赶到科尔沁部。乘着夜色,突然攻杀进去。科尔沁部没有准备,铁木库泰尔仓猝应战,差点送了性命。别勒台尔大获全胜,把娜喇祐尼拖抢到察哈尔部。当晚,别勒台尔细看娜喇佑尼,姿色并非美艳,仅是一般佳丽。遂留下过了两月多一点,又派专人把娜喇祐尼送回科尔沁。此事激起科尔沁人的愤怒,铁木库泰尔随即派使者到叶赫、乌拉借来两千兵马,又把科尔沁的五千兵马集中起来,遂去偷袭察哈部。
  那天夜里,别勒台尔正搂着妻子睡觉,忽听外面喊杀声骤起,还未来得及穿上衣服,就被涌进来的科尔沁人刺死在床上。科尔沁大肆烧杀掳掠,察哈尔损失惨重。以后,别勒台尔儿子承继职位,名叫别勒脱脱尔。从此,两部之间便结下不共戴天的仇怒。两年以后的一天夜里,察哈尔又以同样方式,偷袭了科尔沁部,也把铁木库泰尔杀死,将科尔沁洗劫一空。后来铁木绰尔承继科尔沁部长,这两部之间相互仇杀,一直持续了几十年。明朝万历年间,科尔沁部长明安带领部民,建筑垃土佛杰尼亚城,才逐渐安定下来。察哈尔部也建造城池,防止科尔沁的偷袭。于是两部相对稳定一段时间。
  科尔沁部明安部长,于万历二十一年受叶赫部之邀,率领兵马,同叶赫、哈达、辉发、乌拉锡伯、封尔察、朱舍里、纳殷共九部之师,直指建州。先去攻打赫济格城,一天没有攻下来,遂陈兵古勒山。战斗打响后,九部兵大败,科尔沁部长明安被追得骑裸马,尴尬地逃回,差一点送了性命。经过反省,明安部长纠正了以前与建州不接触的政策,主动邀约了喀尔喀五部派遣使者到建州去,以示道歉。努尔哈赤的对外政策,一向灵活多变,他见蒙古科尔沁派遣使者前来通好,也从总体斗争利益出发,不计较科尔沁帮助叶赫出兵的旧怨,亲自接见使者。他对使者说:“建州与蒙古之间没有根本的利害冲突,至少当前是这样。咱们为啥不可以遣使通好呢?你们帮助叶赫派兵打建州,结果怎样?老天爷不支持你们的行动,因为九部之师悖天逆理。滥杀无辜的行为,必然招致失败的结局。俗话说:‘一朝为恶而有余,终身为善而不足。’咱们不计前嫌,因为四海之内皆兄弟也。”
  努尔哈赤的一段话,说得冠冕堂皇,使者哑口无言。于是建州同意与蒙古诸部弃旧怨,结姻盟。万历四十年(1612年),努尔哈赤听说科尔沁明安部长的女儿博儿济锦氏颇有丰姿,遣使欲娶之。明安部长遂绝先许之婿,送其女来。努尔哈赤高兴万分,以礼亲迎,大宴成婚。当时他年已五十四岁,博尔济锦年方一十八岁。喝完喜酒,努尔哈赤迈着虎步,走进洞房,见那新娘博尔济锦氏,果然天姿国色,面若芙蓉,肤如凝脂,一双慧眼,俏丽动人。努尔哈赤目不转睛地看着,使那博尔济锦氏不觉俯首。顿时那粉脸上泛起桃红,正含着三分春意,愈觉秀色可餐。努尔哈赤经历此种场面,自当年在佟家庄园算起,已不下十数次,现在已年过半百,仍觉欲火难禁,浑身燥热异常。遂上前一把搂在怀里,见那新娘弱不胜衣的样儿,越发可爱。这一夜恩爱,曲尽绸缨。次日早晨,努尔哈赤即封博尔济锦氏为侧妃。
  明安部长是蒙古王公中第一个与建州联姻者。这事对后世影响深远。不久,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正月,努尔哈赤又娶科尔沁孔果尔部长的女儿齐尔拉尤氏为妻。这使建州与科尔沁关系愈来愈密切。
  努尔哈赤不仅娶科尔沁两部长的女儿为妻,他的儿子也相继纳蒙古王公的女儿做妻子,仅万历四十二年,努尔哈赤的四个儿子,即次子代善娶扎鲁特部钟嫩部长的女儿为妻;第五子莽古尔泰娶扎鲁特部纳齐部长的妹妹为妻;第八子皇太极娶科尔沁部奔古思部长的女儿为妻;还有第十子、十二子、十四子等都娶了蒙古请部长的女儿为妻。努尔哈赤在位时,与蒙古科尔沁联姻十次,其中娶人九次,嫁出一次。蒙古科尔沁诸部与建州努尔哈赤,通过联姻,巩固同盟,以加强自己的势力,来对抗察哈尔部。
  且说察哈尔部林丹部长,于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率领兵马一千人,来攻讨科尔沁部垃土佛杰尼亚城。由于机密泄露,科尔沁马上得到消息,让部长明安的弟弟哈喇送五百匹从察哈尔部掠得的战马给建州努尔哈赤,请求派兵援助。努尔哈赤一看那五百匹战马,全是清一色的察哈尔马,十分高兴,遂派大将费英东,噶盖等带五百兵马,前去援助。
  费英东、噶盖等带着兵马,随着哈喇一起,一天多的路程,很快来到垃土佛杰尼亚城。林丹尚没有得到消息,他们的军马来到城下,扎下营盘。次日早上,林丹率领兵马来挑战,明安、哈喇与费英东,噶盖等来到城头,见林丹兵马不过千人。费英东说道:“待俺领兵出城去会会他,你们随后带兵马掩杀过去。准能杀他片甲不留。”说罢,明安忙令大开城门,费英东、噶盖二人带着五百人马,来到阵前。林丹一看,是建州努尔哈赤的兵马,不免心中一惊,遂上前问道:“俺与建州素无瓜葛,何必带兵前来助纣为虐?”费英东拍马上前说道:“科尔沁是咱建州的盟友,明安部长是咱努尔哈赤大王的岳翁。你们察哈尔部无端兴兵,制造麻烦,真是欺人太甚!咱劝你早早收兵回去,以免伤了和气,俺这大刀可不是光吃素的!”林丹一听,心里十分气愤,便挥动手中大铁槌,对准费英东的脑袋砸来。二人战到一处,刀来槌往,直杀得尘土飞扬,明安一见,忽忙命令打开城门,与哈喇等,率领一千兵马,随着震天的鼓声,一齐冲向对方的阵中。林丹一见,无心恋战,忙令收兵。费英东、噶盖等,乘势挥兵随后掩杀。两支兵马合在一处,如狂风骤起,把林丹的兵马杀得落花流水,四散奔逃。于是全军大溃,有被斫的,有受缚的,有互相践踏的,总共不知死了多少、伤了多少人马。
  明安、费英东等把林丹的兵马一直追了几十里地,才收兵回城,夺得兵器、盔甲等好几百副,明安吩咐宰牛杀马,犒赏建州兵马将士。再说林丹兵马败回察哈尔部以后,一千兵马几乎损失一半,与各部首领研究以后,决定继续操练兵马,寻机会再行报复。之后,林丹对出兵前的泄密事件进行调查,几个首领反映,是他的异母弟弟贝拉古所为。那贝拉古是父亲别勒巴泽第二个妻子所生。年龄只比林丹小两岁。从小娇生惯养,性格顽劣,整日斗鸡走马,使枪弄棒,不求上进。他父亲别勒巴泽生前对他十分溺爱,死后贝拉古更加放纵自己。林丹承继部长以后,百事待举,更无暇管他。贝拉古小时候,他父亲别勒巴泽曾替他请了一个师傅名叫朵朵木的,此人是科尔外部属下的杜尔伯特部人。由于朵朵木曾在关内混过事,学了一些拳脚功夫,被别勒巴泽看中,请来专门教贝拉古的武艺。朵朵木这人很有本事,为人很圆滑,周围的人一个也不得罪,见人三分微笑。部长府里上上下下,都说朵朵木为人忠厚,赢得一片赞扬声。不仅贝拉古对他敬若神明,连他那死去不久的父亲别勒巴泽也很尊重他。林丹承继部长以后,他经常提醒贝拉古说:“现在是你哥哥当部长,遇事要多长个心眼,哥哥与父亲还是有差别的。”贝拉古心中也有数,林丹与他不是一母同胞,林丹的母亲去世较早。贝拉古的母亲是喀尔喀部的公主,长得苗条俊美,深得别勒巴泽宠爱。所以林丹自贝拉古出世以后,便经常受到后母的冷遇。林丹作为长子能够承继部长职位,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别勒巴泽无病而终,没有留下遗言;再一个是察哈尔部的几个首领对林丹的为人还是推崇的。若是没有这两条,贝拉古也有可能当上部长。
  其实,林丹对这事心中也有数。当上部长以后,表面上对贝拉古的放荡行为不闻不问,暗中在窥伺着他和朵朵木的行动。他心里有盘算:你们只要不做损害俺这部长职位的事情,都可以不予追究。但是贝拉古年轻气盛,以为林丹胆小怕事,不敢惹他,便得寸进尺。一天,他突然心血来潮,对朵朵木说:“师傅到杜尔伯特部去一趟,看他们可有诚意。能否觑个机会,咱们给他来一个里应外合。老是钻在别人裤裆里过日子,滋味实在不好受。”朵朵木听了,劝他说:“要善于忍耐,不能操之过急。你忘了俺给你讲过的《三国演义》,里面有一段曹操与刘备青梅煮酒论英雄的故事。要像刘备那样精于韬晦,要善于隐蔽自己,不能锋芒太露。”贝拉古一听,着急地说:“俺也不能按兵不动啊!你去一次探探口风,有何不可?另外,你也可以顺便去瞧瞧那老相好的呀!”朵朵木一听,不好再说什么,便收拾一下东西,去了科尔沁部的杜尔伯特部。
  杜尔伯特部是朵朵木的故乡,他有一个表妹名叫速尔干。两人从小青梅竹马,在十四。五岁时的一天,他俩在林中狩猎时,速尔干被他破了瓜,夺去了贞操,不久之后,朵朵木随他父亲到关内作生意时,被土匪掠去。父亲被杀,他被土匪留下,以后辗转逃出,在关内流浪了几年,学了些武艺,才来到察哈尔部,遇到别勒巴泽,并受到信任,请他当贝拉古的师傅。在别勒巴泽去世前,他回杜尔伯特部去过两次。第一次回去,问了好多人才打听到速尔干的下落。又费了好大劲,才见到十几年前的心上人。这时候朵朵木儿时的情人——速尔干,已是杜尔伯特部翁果岱部长的第二个妻子。速尔干将朵朵木的情况,向翁果岱介绍以后,这位部长非常高兴,便热情接待了他。翁果岱向他了解一些察哈尔部的情况,并希望他能为家乡做些贡献。朵朵木乘势提出:贝拉古要他办的事情——希望杜尔伯特部帮助贝拉古当察哈尔部长,颠覆林丹在察哈尔部的控制权。听了朵朵木的话以后,翁果岱说:“堡垒最容易从内部去攻破。你们都在林丹的身边,要置他于死地,还不是举手之劳。俺有机会再去同明安部长商量一下。”这事情就这样暂时放下了。
  来杜尔伯特几天了,朵朵术与速尔干都想单独见见面,但是府里人来人往,没有机会。于是速尔干便劝告翁果岱去科尔沁部找明安商议去,翁果岱说:“明安部长可能到建州努尔哈赤那里去了。”又对朵朵木说:“你先回去,这事等俺同明安部长商议后,再派人去告诉你。”朵朵木未能与速尔干重叙旧情,怀着十分怅惘的心情,回到察哈尔部。
  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九月,科尔沁部长明安第四子桑噶尔斋台吉,送名马五十匹到建州,叩头谒见。努尔哈赤赐给盔甲二十副,并厚赏缎布等各十匹。同年十月,科尔沁明安长子伊格都齐台吉又去建州,送马六十匹,叩头谒见,努尔哈赤赐给盔甲三十副,并且赏给缎、布各二十匹。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科尔沁部长明安第五子巴特玛台吉带僚友五十人,送马八十匹,又到建州叩头谒见。他们都受到努尔哈赤的赏赐。
  万历四十五年(1617年)正月,科尔沁部长明安亲自到建州“朝贡”,努尔哈赤对其岳翁,郊迎百里,行马上抱见礼,设野宴洗尘。入城后,每日小宴,越一日大宴,留住一月。当明安返回时,他又送行三十里,骑兵列队,夹道欢送,厚赠礼物,至为隆重。
  再说朵朵木回到察哈尔部以后,贝拉古听了他的回报,很不满意。他说:“俺们能轻易下手杀他吗?不考虑后果,那些首领能饶恕俺们?他们不肯帮助咱也就罢了,何必坑害咱,让咱去自投罗网?”二人弄得不欢而散。不过从这以后,贝拉古也主动去林丹处走走,有时林丹留他一块吃酒,贝拉古也不推辞。兄弟二人见面的机会多了,共同语言也就多起来。一天,贝拉古与林丹正谈着家常话,部里一个首领来找林丹出去有事,林丹遂对贝拉古说:“你坐着吧,俺要去了。”林丹走后,屋内只有贝拉古一人。他急忙站起来,把门虚掩上就从口袋掏出来一个白纸小包,迅速将纸包打开,把包里的白粉倒进林丹的杯里。随着又把茶杯端起来晃了两晃,又放回原处。然后若无其事地走了出去。
  俗语说:无巧不成书。原来那首领叫林丹出去,是请他去喝儿子订婚酒的,一直喝到一、二更天,酒席方散。林丹回到府里,觉得有些口渴,就去客厅找茶喝。但是客厅茶具已被嗒嗒米侍卫收拾干净了。遂喊:“嗒嗒米拿茶来!”连喊几声没有来。他这人对部下比较宽厚,心里想:“都一二更天了,也许睡下了。”便回到住屋让妻子倒茶喝。一夜无事。次日早上,他还未起身,便听到院子里有说话声,起来一看,见是侍卫队长在那儿跟他妻子说话,他们一见部长起来了,那队长急步上前,对林丹说道:“嗒嗒米死了!”林丹一听,遂问道:“怎么死了?”“不知道。他七孔流血,浑身乌青。看样子是中毒而死。”林丹听了侍卫队长的话,连忙制止他:“别下断语。咱们去看看。”二人一前一后,来到侍卫的住屋,贝那嗒嗒米满脸都是血迹,且浑身乌青。林丹急忙吩咐道:“不要动尸体,快去请南南分格吉医生来!俺在这里等着。”
  不一会儿,一位须发苍苍的老头进来了。林丹忙说:“请南南分格吉医生查一查吧!”那医生检验方法也特别:他把嗒嗒米嘴里流出来的血取一两滴滴于石板上,再将石板放在火上一烤,先闻闻气味,后看看颜色。遂果断地说道:“这是吃了百步倒的毒药致死的。”说完之后,就出去了。这南南分格吉是察哈尔有名的医生,他以百草为药。积累大半生的临床经验,能治好几种疑难症。他给病人下的断语,很难推翻得了。
  林丹把侍卫们召集在一起,布置各人回想一下:嗒嗒米昨天一天,从早到晚的情况,吃饭时与谁在一起,吃的是什么,以至晚上的情况。通过大家回忆,把嗒嗒米一天吃的三顿饭,全排除了疑问,因为嗒嗒米与侍卫们吃的全一样,又都在一块吃的,不会只发生在他一人身上。最后集中在晚上,昨晚客厅是嗒嗒米收拾的。到这会儿,林丹脑子里忽然闪现出贝拉古的形象,记得兄弟二人喝茶时,他发现贝拉古老是盯着他的牛角茶杯看;另外,二人说话时,他发现贝拉古心神不定的样子,说话也是前言不搭后语……想到这里,林丹立即命人再去请南南分格吉医生来。并大声说道:“快备俺的红马去!”林丹那红马日行九百里,是有名窝汉马。然后,林丹来到客厅里坐下。
  再说南南分格吉医生来到客厅以后,林丹请他检查一下茶杯。老医生说:“茶杯已被洗刷过,留下的毒味已非常轻微了。因人的眼、鼻已难于识别出来,必须借狼犬的鼻子方能辨别出。俺还要回去把狼犬牵来。”说罢,又骑上林丹的大红马,跟侍卫队长一起,奔驰而去。不一会工夫,在南南分格吉身后跟着一只灰色的大狼犬。南南老人从怀里把那块石板掏出来,让狼犬去闻那烤干了的血迹。之后,又把茶杯放在狼犬面前。只见那狼犬一下扑到茶盘上,一个个地嗅了一遍所有的茶杯。然后它把那牛角茶杯反复嗅了好多遍,最后把那牛角杯子用牙咬住,衔了出来,而且从嘴里发出呜呜声音。南南分格吉老医生庄重地说道:“这只牛角杯子里有问题。里面还有余毒没有刷尽。不信的话咱们可以试试看。”他征得林丹部长同意后,将那只杯里注进一些水,让它浸泡一会。他又让侍卫队长从院中鱼缸里捞出一条活鱼来,放在水盆里,再把牛角杯里的水也倒进水盆里。不一会工夫,那活鱼便一翻身,白肚向上,死了。
  南南分格吉医生说道:“这种毒药,名叫百步倒,是用长白山上生长的虚蛇草,经过熬煮然后制作出来。那虚蛇草从根茎到叶子,浆子多。把它放在水里煮、熬、余下汁水凉干以后,便成白色粉末。它的毒性很大,无论是人,或是鸟兽虫鱼,一旦吃了它,立时毙命。故称它为百步倒。”
  林丹立即召集侍卫人员开会,宣布道:“这件事已经查清,到此为止。不许谁东说西传,谁一旦说出去,俺一定严惩不贷!”
  次日上午,贝拉古又来了。林丹若无其事地与他谈着话,喝着茶,仍用那只牛角杯。他心里不停地在想:“俺与你贝拉古,虽不是一娘同胞,但对你不薄,更没有伤害你的一丝一毫的想法。你为什么要煞费苦心来害俺呢?俗话说:人心隔肚皮,虎心隔毛衣。真是人心难测啊!”尽管林丹不动声色,仍如平常似地谈笑风生,但终究很难完全掩饰住内心的激愤,表情上时时露出分外的庄重与严肃。这使贝拉古感到十分恐慌,以至不寒而栗。于是坐不多久,便借故身体不适,径自告辞走了。
  一天晚上,侍卫队长进来报告说:“今天下午,从科尔沁部来了一个中年人,去朵朵木处过的晚。”林丹一听,对他说:“继续查清他们明天的行动,及时向俺报告。”侍卫队长走了,林丹心里想:是科尔沁哪个部的?那朵朵木是杜尔伯特部的人。
  且说科尔沁部长明安,从建州“朝贡”回来。听杜尔伯特部长翁果岱的汇报,他说道:“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呀!察哈尔部一直欺凌俺,亡俺科尔沁之心不死,你派一个人秘密去察哈尔部,与朵朵木联系一下,俺年底之前一定出兵,让他们作好接应的准备工作。”翁果岱走后,明安部长遂召集部里几个首领开会,布置训练兵马事宜。他在会上说:“俺不能事事都得去建州求救兵,俺科尔沁马多,盔甲也不少,兵器也齐全,应该自己训练出一支军队。”几个首领都有相同感受,于是科尔沁的明安开始发愤训练兵马。
  且说翁果岱派来的人名叫兀哩突突,是他的远房侄儿,虽打扮成商人的模样,还是被林丹的侍卫队长认了出来。儿哩突突把明安,翁果岱的话传达以后,朵朵木告诉他说:“林丹已经准备妥当,将于草枯前进攻科尔沁的杜尔伯特部,你现在立刻就回去,要他们提前行动,争取在七、八月分发兵。”说完,朵朵木便送兀里突突回科尔沁。再说贝拉古自从用“百步倒”未能药死林丹,心中紧张了许多日子,不敢再去府里见林丹。听朵朵木传达科尔沁年底前出兵的诺言,更不高兴,他向朵朵木说道:“为什么不可以提前?真是坐失良机!”朵朵木向贝拉古提醒道:“林丹准备在草枯前进攻杜尔伯特部,俺以为,这也是个机会,当他们把兵马带出去,乘着察哈尔内部空虚的时候,咱端了他的老窝。然后来个前后夹击,他首尾不顾,必死无疑。”贝拉古听了,高兴得直拍大腿,连说“好计策!好计策!”二人小声嘀咕了很长时间,才各自分手。
  话说侍卫队长向林丹报告说:“那人在朵朵木处过了一夜,次日早上就走了。”林丹说,“这是来送信的。以后要特别留神,再有这样的人来,就把他抓起来审问,不能轻易放过。”再说兀哩突突回到杜尔伯特部,把“察哈尔部将于草枯前进攻杜尔伯特部”的信息告诉翁果岱。翁果岱听后心中不免惊慌,遂赶快去报告给明安部长,他们商量的结果,觉得提前出兵,没有必胜的把握;不如以逸待劳,抓紧训练兵马;再派人到建州去请救兵,来个两面夹击,争取把察哈尔一举歼灭,倒是稳妥的计策。于是科尔沁一面继续加紧训练兵马,一面在明朝天启五年(1625年)八月,遣使者送信到建州,报告“察哈尔部将于草枯前进攻科尔沁杜尔伯特部”,请求努尔哈赤届时出兵援助。
  且说林丹与部里几位首领,对贝拉古、朵朵木的情况,作了认真讨论。首领们出于关心林丹的安全,请求把贝拉古、朵朵木二人关押起来。但是,林丹说道:“现在不是时候,投毒的事,仅是怀疑对象,又无确凿证据。一旦对他们施以拘禁,不光二人不服,众人也会议论起来。俗话说:‘多行不义必自毙。’再等等吧!”关于征讨杜尔伯特部的问题,一定要按时派兵。林丹说:“咱们带走了兵马,家里要守住,特别是对他们二人,一定要严密监控,不能让他们钻了空子,这倒是至关重要的。”
  天启五年(1625年)十一月份,察哈尔部林丹派兵前往科尔沁杜尔伯特部。发兵前,留下帖尔罕带领五百兵马守城,并布置自己的侍卫队长带领部分侍卫,监视贝拉古、朵朵木的行动。林丹走前,对帖尔罕、侍卫队长说:“发现谋叛行动,立即关押,切勿贻误,更不能手软。”由于兵马昼夜兼行,很快来到科尔沁的杜尔伯特部,把格勒珠尔根城围得水泄不通。这时科尔沁的明安部长很快得到消息,急忙派遣次子哈坦巴图鲁台吉赴建州,向努尔哈赤告急。
  再说林丹带领兵马,连续攻城,由于城墙坚固,加上滚木擂石的袭击,始终攻不下来。翁果岱儿子奥巴台吉指挥兵士,严密防守。林丹在城下喊话说:“咱们同是科尔沁的蒙古族,你们却投向女真族的努尔哈赤,送女儿给人家作妻子,送马匹让他们来践踏自己的同胞,订立屈辱的盟约,这是背叛行为。你们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真是民族败类!”
  奥巴台吉说道:“努尔哈赤尊重咱们,从来没有欺辱俺。你们虽与俺同族,但是你们屡次侵犯科尔沁,杀害咱们成千上万的科尔沁人。这是什么行为了。”奥巴台吉话未说完,只听嗖地一箭射来,他赶忙低下头去,帽子上的红缨子立即被射掉。这是林丹身后的一位首领暗中发射的一箭。于是奥巴台吉的弟弟脱虎台吉,立即请求出城交战。奥巴台吉阻止不住,为他擂鼓助威。只听鼓声大作,角号齐鸣,城门大开,脱虎台吉领着五百人马,冲出城门,来到阵前。林丹拍马上前说道:“只要你们与建州废除盟约,断绝往来,俺们不咎既往,立即撤兵。”脱虎台吉道:“俺与建州结盟,与你们察哈尔部有啥关系?你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你们察哈尔部的事情,俺们科尔沁从未过问过,这是你们部的内政。你们又何必替咱科尔沁操心?”
  林丹听了,话不投机,便拍马上前,挥起大铁槌,对准脱虎台吉的头顶就砸。脱虎台吉使动手中铁棍,迎了上去。于是二马盘旋,槌棍直撞得火星直冒,叮哨作响。约战了十数个回合,奥巴台吉担心弟弟有失,就敲响铜罗,命令收兵回城。脱虎台吉便勒马而回,带领兵马进城去了。脱虎台吉对他哥哥奥巴台吉说:“俺正想与他分个输赢,你怎么收兵了?”奥巴台吉说道:“俺看天色已晚,以此收兵。明天再战罢!”兄弟二人领着兵马回府休息,不在话下。
  且说林丹收兵回营以后,与众首领商议道:“明日俺再与他交战,将他引人那边林内。你们先去埋伏林中,到时一举把他拿住。”当下计议已定,便各自休息。次日早上,林丹又带兵来到城下挑战,脱虎台吉正要出城迎战,哥哥奥巴台吉连忙制止,说道:“兵法云:击其隋气,避其锐气。等一等再出战,让他们的兵士疲乏了,再出城交战,也为时不晚。”林丹在城下喊叫道:“你们若不出城交战,俺攻进城去,一定杀个鸡犬不留!”
  脱虎台吉怎能听得进去?遂不顾哥哥劝阻,坚持出兵迎战。他又率领五百人马冲出城来,二人也不搭话,槌举棍迎,战到一处。双方鼓声如雷,震荡着山谷。两边士兵齐声呐喊助威。二人战到十余合时,林丹虚晃一槌,勒转马头落荒而逃。脱虎台吉正想拍马追去,城上奥巴台吉喊道:“恐有伏兵,不必追赶。”脱虎台吉遂想收兵回城,只见林丹跑不多远,又回转马来,继续交战,林丹战不几合,又佯败逃走。惹得脱虎台吉怒气冲冲,恨得咬牙切齿地说道:“俺这次非把你捉住不可!”便拍马追了上去,尽管奥巴台吉在城上喊着,他只作未听到似的。眼看就要追进林子,脱虎台吉有些迟疑,心想:林里果有伏兵的话,俺还是不追的好。便勒转马头准备回城,不料身后林丹又催马追来。只得又跟他战到一处,没有几个回合,只听林子里一声忽哨响过,猛然冲出一队人马,迅速驰来,将脱虎台吉围在当中。这时候,脱虎台吉觉得哥哥的提醒是对的。但是,现在已经退不回去了,只有跟他们拼了!由于寡不敌众,脱虎台吉被围在中心,左冲右突,上遮下拦,浑身几处受伤,已是招架之功不力,还手的机会更少了。正当危急之时,突然冲来一队人马。为首一员大将,乃是建州努尔哈赤麾下的扈尔汉,他提枪在手,一阵冲杀,挑死十几个察哈尔部士兵,强行冲进包围圈。接着,奥巴台吉也手挥大刀,杀入重围。林丹一看,科尔沁的救兵已到,无心恋战,于是收兵回营。
  原来科尔沁的告急请求一提出,努尔哈赤即派遣他的儿子莽古尔泰和扈尔汉,率领精骑五千,前来格勒珠尔根城援救。建州军刚到城下,奥巴台吉急忙将脱虎台吉可能遭遇伏兵的情况,向他们介绍,莽古尔泰让扈尔汉去解脱虎台吉之围,自己则领着兵马冲入察哈尔部阵内。经过一阵冲杀,察哈尔阵脚已乱,士兵四下奔逃。当林丹带兵回营时,又遇上莽古尔泰,双方又战了十多个回合,林丹自觉不是对手,便勒转马头逃去。莽古尔泰也不追赶,便与奥巴台吉一起,收兵回城。
  再说林丹战莽古尔泰不过,勒转马头逃去。他回头见无人追赶,便回到营内,与众首领计点兵马,已损失近半数。有的首领说道:“建州的援兵已到,俺的粮草也不多了,攻城又无指望,不如收兵回察哈尔去罢!”林丹听了,说道:“也只能如此了。”林丹怀着快快不乐的心情撤兵,回察哈尔部。帖尔罕前来报告说:“贝拉古和朵朵术前来刺杀末将,已被俺擒获,现已关押。前日,俺审讯二人时,贝拉古已供认不讳,并承认那次曾用‘百步倒’毒杀你;这次想乘着城内空虚,夺取部长职位。这计策由朵朵木设计。但朵朵木百般抵赖,死不认帐。现在部长回来了,由你亲自处理罢!”林丹听了,心里反倒踏实起来。次日上午,他把部里的首领全部召集来,吩咐把二人带来。贝拉古见到林丹,忙不迭地磕头告饶,请求宽恕。他说道:“俺鬼迷心窍,也受朵朵木的挑唆,一心想谋害哥哥。那次往茶杯里投放‘百步倒’,就是朵朵术交给俺的毒药。后来见你无事,俺心里害怕了好一阵子,甚至不敢见你。这次想乘着你不在部里,夺取察哈尔的部长,也是朵朵木设计的方案。请求哥哥能看在死去的父亲的情面,赦俺不死,俺当终生不忘哥哥的恩情。”
  林丹听了,问朵朵木道:“你有何话讲。”朵朵木一直不说话,并立而不跪,惹得众首领非常气愤,大家说:“拉出去宰了!”林丹摇摇头,平静地说道:“你是科尔沁人,俺们都是蒙古人,自你来到察哈尔部俺父亲和俺对你都不薄,你自己回忆一下,俺林丹有无对不起你的地方?你为何要挑动弟弟和俺不和?并替他设计谋迫害俺?那次茶杯里放毒药的事,俺已知道是你们所为,俺都未惩治你们。作为一个外部的人,来到这里应该自尊自重,为何不自量力,煽动你的徒弟干背叛他哥哥的事情?你想落下多少好处?就你个人说,也是不明智的行为。至今还顽固不认帐,以为俺不能处置你是吗?”林丹说到这里,朵朵木遂跪倒在地,哭着告饶道:“往日的事情,是俺对不住你。请求你大仁大德,放俺回科尔沁去!”
  众首领听了,都叫林丹杀了朵朵木,不能放虎归山。林丹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是一个外部落的人,俺不杀你,但你要知足,以后不要再干坏事了。”遂放朵朵木回科尔沁去了。至于贝拉古,林丹说:“你想当部长,俺可以让你当。但是你可有这个本事?古人说,人贵有自知之明。而你自己就愚蠢得很,其实你幼稚无知,差一点闯下大祸。即使你把俺毒死了,这些首领也不会支持你当部长的。不信,你问问他们?”那些首领听了,马上说道:“俺不同意他当部长。”等了一下,林丹又说:“俺不杀你,量你也翻不了天!朵朵木走了。你以后走什么路,还要你自己拿主意。若再胡作非为,必将自食恶果!”贝拉古又给林丹磕了几个头,站起身来,走了出去。
  自这以后,察哈尔部不再有内乱的阴影,林丹一门心思去训练兵马,准备有朝一日,一定要同建州的努尔哈赤较量一番。
  且说科尔沁的格勒珠尔根城解围之后,为了感谢建州努尔哈赤,明安、翁果岱让奥巴台吉亲自到建州去,跪见努尔哈赤。努尔哈赤将舒尔哈齐第四子图伦之女嫁给奥巴台吉作妻子。随后,努尔哈赤与奥巴台吉刑白马黑牛,祭告天地,盟誓结好。从奥巴台吉的誓词中,可以看出蒙古上层的纷争,以及奥巴台吉投附建州的原因。而从努尔哈赤的誓词中,则明确地表示,他同奥巴结盟,是为了对抗察哈尔部,以及与察哈尔部订有盟约关系的明朝。从此,漠南蒙古的科尔沁部,便成为建州努尔哈赤的政治同盟和军事支柱。努尔哈赤采用分化抚绥与武力征讨的两手政策,在蒙古科尔沁部取得了成功。


  
126在线阅读网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建议我们 | 网站地图 | | 诗词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