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王尔烈全传

11.少主御师

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王尔烈全传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王尔烈全传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乾隆丁酉年春四月,王尔烈借在家乡辽阳休假之机,偕旅游历了千山,并留下了一批诗作,并被刊刻传下。
  在这次游旅中,除山东蓬莱王润溥、山东济南李龙文、直隶迁安徐淳叟诸远道而来的友人外,还带上了他的族叔王杏村、宗兄王德纯、三子王志翰、四子王志鳌同游。这些人,在游览中亦留下了诗作。或唱和,或即兴,或纪慰,甚生趣。遂亦志王杏村,号致礼,王尔烈叔,宁远人。其诗《普安观》云:

  攀枝踏石陟层巅,
  斗室悠然别有天。
  趺坐片时心顿静,
  世人漫道成逃禅。
  王德纯,字景元,号穆斋,王尔烈宗兄,世居辽阳城内双井街。乾隆十八年(1753年)癸酉科府试,考取拔贡,与王尔烈同科。后,授觉罗皇学教习,期满以知县用。发安徽合肥,寻署安庆通判。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改任建德知县。他赴任后,仅一年时间,就将县内积案尽结。有监生某,已葬数冢于某山麓。山主控其有赖山场之意,屡告不休。先后越30余年,历官十数任,均未得结。他到任后,查该监生族谱,并核对其所葬年月日,知其为伪葬,以图长期霸占山林。当他与该人说之,该人竟不服,并以监生功名压人。他闻之,果断作出裁办,立命发掘其冢。结果,所见者唯乱石,并无尸骨。该人折服。他平日亦多善政,故当地民众为其立生祠,以颂之。此次游千山,他的诗作有:

  《冬至》

  入谷初欣缘涧道,
  乘高忽又度虚岑。
  参差石势云行细,
  寂寞禅关树锁深。
  单袷衣衫偏映水,
  薰风桃李自成林。
  廿年不到名山处,
  南北峰头费远寻。

  《龙泉寺》

  烟霞深处访梵宫,
  石壁苍苔路几重。
  山入半空风作雨,
  泉流曲涧水为龙。
  乱摇云影千株树,
  怒吼涛声万个松。
  乘兴登临浑不倦,
  夕阳忽报讲堂钟。

  《漫兴》

  迎夏南郊养麦天,
  乘闲游览诣名禅。
  几重翠色群峰上,
  无限烟岚夕照边。
  祗树有荫眠伏虎,
  野花无意落啼鹃。
  同游萃处多英俊,
  兴到秋毫致洒然。

  《香岩寺》

  凡景香岩回不同,
  诸峰环抱势凌空。
  层峦拔地连云起,
  危壁撑天带雾横。
  翠列芙蓉笼佛殿,
  青抽玉笋护梵宫。
  无边胜迹谁能写,
  图画天开万古雄。

  《殿前龙潭》

  一泓飞泻似银河,
  分作僧家趣转多。
  香泛雨花盈石沼,
  声随钟磬出烟萝。
  常因手掬轻摇月,
  纵使风声不起波。
  临此既能明本性,
  乘芦度海竟如何。

  《赠龙泉张上人》

  多年老衲郤魔关,
  历尽红尘事事删。
  静坐蒲团忘昼夜,
  深参旨偈得清闲。
  万缘空去心如水,
  三乘觉来身似仙。
  遇近上方开说法,
  雨花点醒石头顽。

  《独往祖越寺》

  独来祖越意闲闲,
  彳亍徐行曲径间。
  乱石如迎偏断续,
  层岩相识尚萦环。
  振衣身到虬龙背,
  入洞肩齐罗汉班。
  年迈古稀知不健,
  丹梯万丈也能攀。

  《普安观》

  久视普安岩谷峻,
  同人偏欲一优游。
  莲台望处真还隐,
  磨蚁行来去返留。
  太乙阴连杳与似,
  巨灵擘破浑同俦。
  登坛始见回峰影,
  何用昏曛到上头。

  《五佛顶》

  昔年曾向南康过,
  佛顶俨然五老峰。
  烟树苍茫迷鹿洞,
  雪岩垠堮露仙踪。
  位数依稀符节合,
  形容辉映海天重。
  久别庐山真面目,
  风规隐隐一相逢。

  王志翰,王尔烈三子,他的诗有:

  《龙泉寺》

  闻道龙泉别有天,
  今朝放眼一欣然。
  初逢甘雨滋群翠,
  更当晴日锁轻烟。
  怪石峥嵘形欲搏,
  高峰罗列势相连。
  襟怀阔落收奇趣,
  世上培塿尽可捐。

  《西阁夜》

  精蓝结构碧云间,
  清夜优游乐意关。
  仙境乍看松郁郁,
  龙泉时泻水潺潺。
  参差四面高峰绕,
  皎洁中天片月弯。
  狮口犹传无尽意,
  钟声响彻万山间。

  《普安观》

  盘回鸟道碧罗牵,
  历尽层峦到洞天。
  忽见群峰来脚下,
  始知身已在云边。

  《五佛顶》

  奇峰峭立欲摩天,
  一径崎岖入渺然。
  僧榻小腿身似蝶,
  飘飘还欲上高巅。

  《自龙泉乘车由双峰至香岩寺》

  已就香岩路,
  龙泉一望迷。
  探幽欣自朗,
  览胜任车迟。
  绿树看难尽,
  青峰别作奇。
  谁云仙境渺,
  时至白云居。

  《香岩寺值雨》

  石上云初合,
  窗前雨乍浮。
  烟埃收岭外,
  瀑布挂峰头。
  坐听泉声急,
  行看树色幽。
  欲归心尚恋,
  清趣更相留。
  王志鳌,王尔烈四子,他的诗有:

  《五佛顶》

  森严五佛白云低,
  倒挂孤松路转奇。
  有意振衣凌绝顶,
  心知走险不如夷。
  《香岩寺值雨》:
  空山四月乍惊秋,
  晓启疏窗满目幽。
  玉塔初看云影重,
  龙池施听水声浮。
  峰排四面青逾出,
  树到千重翠欲流。
  本是龙眠著色画,
  淋漓又与米家侔。

  《普安观》

  崚嶒狭路步时艰,
  到处游人意乍闲。
  翠见面前排树树,
  青看脚底起山山。
  墙边花色今犹古,
  洞里仙人去不还。
  安得雪中来白鹤,
  岧峣佛顶不愁攀。

  《自龙泉乘车由双峰至香岩寺》

  西阁踟蹰别,
  出门趣更真。
  云飞知送客,
  花笑欲留人。
  径转泉声细,
  车停鸟语新。
  遥看仙境出,
  掩映别嶙峋。

  《龙泉寺》

  石径逼青霄,
  裘衣步徒劳。
  回头千嶂合,
  仰面一峰高。
  塔置悬崖峻,
  亭依古壁牢。
  上方群动息,
  泉响自滔滔。

  《狮子峰》

  逸气峥嵘梵宇前,
  尔宜高卧护龙泉。
  彩球欲问抛何处,
  三五中天月正圆。

  其他同游友人亦留下诗作。蓬莱王润溥,字浩,有《纪游》;迁安徐淳叟,字培基,有《纪游》;辽阳赵文源,字学泗,有《狮子峰》、《五佛顶》;济南李龙文,字玖,有《纪慰》;辽阳石瑞昌,字琮,有《狮子峰》、《卧象峰》;辽阳杨君实,字时华,有《香岩寺》;辽阳金灿章,字玖,有《观音阁》。诸诗,此处只录其目,以为作存。
  王尔烈历来好游历,嗜山水。此次游千山,犹觉游兴未尽,即于同年秋,应友人张兰谷相邀,遂再次入千山游旅。随即,得诗若干首。其中有:

  《再入千山游大安寺》

  :
  深箐层崖蛇虎居,
  短衣匹马过来初。
  峰奇乍若逢高士,
  境别浑如读异书。
  双阙洞开苍避回,
  万山奔赴绀宫虚。
  松林想见当时盛,
  拥翠惊涛势浩如。

  按:一本三四Z句作:“高峰磊落荆关笔,径经嵚崎庄列书”;七八句作:“松林无复当时盛,犹想涛声兴有余”。

  《丁酉秋张兰谷招游龙泉,夜中得雨,泉韵清佳,因赋长句,即谢兰谷》

  龙泉之龙去为霖,
  泉不自润收清音。
  谒来招提已三至,
  流水空对无弦琴。
  金钱敬卜神如贶,
  夜半淋浪闻枕上。
  晓来群山拥湿云,
  松根石罅波激荡。
  开唇鼓吻龙作声,
  钧天乐作虞球鸣。
  入耳喧腾转幽静,
  到眼活泼还晶莹。
  此时髯龙吹细籁,
  白帝骖龙扬风旆。
  巨象呼吸狮子鸣,
  喷雷翻雪众声会。
  入夜禅龛龙吐珠,
  群仙影动开琼琚。
  梦榻浑忘身是我,
  庄生蝴蝶飘遽遽。
  一雨成奇伊谁力,
  欲问山灵山默默。
  此日相招饱意归,
  惠成岂为多酒食。

  上以诸诗,有王尔烈同邑、后学金毓黻辑录编成《瑶峰集》二卷,遂得流传。
  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即丁酉年秋,王尔烈再次游千山归辽阳风水沟屯家中不久,便接到了四库全书馆总纂修官纪昀在京师转来的乾隆帝的谕诏,要他于冬季前归京续职,以加紧《四库全书》的纂修。
  按清廷规定,官员为父母丁忧守丧,准假三年;而他仅在家呆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即被提前诏回了。不用说,这是由于编修紧张和急迫,将他按“夺情”处理了。他深知,这是皇上和纪昀对他的信赖;那个位子也实在是重要。在他在京师时,他们就不止一次地说过,他所在的三通馆纂修职,非他莫属。这些,他是深有所知的,并且早就有所预料的。
  于是,他收拾了一下,告别了亲友和家人,带上赵茹倩、赵茹傧姐妹二人,乘车一起向北京走去了。
  但是,他并没有着急。
  他这个一生中酷爱学识和山水的人,心中还揣着一块事,那就是要借便游历一下医巫闾山。
  医巫闾山,辽阳的东侧,置广宁(今北镇)县城西四华里处。它开发较早,早在隋朝开皇十四年(594年),即建有古庙,称广宁庙。广宁庙西北隅,有一巨石,高六丈,长二十四丈,阔九丈,呈长方形,宛若屏风。传说,为女娲补天时掉下来的石头,故人们以“补天石”称之。
  由于该石称奇,历代观览者甚众,刻咏者极多,以为寄托情志。最早于石上镌刻的人是明代辽东巡抚张学颜,他刻下的字是“补天石”。从此,开了刻石之例。而最动声色、最为称著的刻石,则是清乾隆帝的亲笔画《古松图》和诗《镇庙奇松》了。这是他于乾隆十九年(1754年)八月,东巡谒祖陵新宾永陵路过广宁时留下的诗画。其画己殁,唯有诗尚存。其诗《镇庙奇松》云:

  镇庙门西似盖松,
  半枝枯干半枝葱。
  凝神如见抱朴子,
  天面渐非陈所翁。
  立下忽疑晴与晦,
  眼前可悟色兮空。
  何当六月其根底,
  读书仡听谡谡风。

  补天石下,有一古洞,南北贯通,游人可从其中弯腰爬过。相传,“爬越此洞,腰酸腿疼顿愈”。
  此外,医巫闾山还有好多景观,可供游人一览。
  医巫闾山及广宁,还出产一种梨,皮黄肉白籽黑,多汁,甜脆,香味异常,被列为贡品,每年秋季果熟,都要由当地州府官衙奉献清宫。这种梨,熟期很短,仅半月左右,逾期则糜烂。因此,它颇为珍贵。那还是王尔烈小时,他在家乡辽阳曾吃过;再就是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他在京师参加辛卯科殿试取中二甲一名进士时,逢皇太后崇庄慈宣康惠敦和裕寿纯禧恭懿安祺钮祜禄氏八旬万寿大典,他被诏见,并赏以此果,才再次尝到。
  这次,行程中又有赵氏姐妹相随,自是添了不少的兴致,于是他顺便要游览一下医巫闾山,这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了。
  他在医巫闾山逗留两日,甚感惬意。当即,留下题作《过医巫闾山》的诗:

  天府有崇山,
  医闾关外壮。
  长白遥拱挹,
  两京此屏障。
  管领西来峰,
  朝东各献状。
  若崩角稽首,
  后先不相让。
  乃知开关初,
  已定今之王。

  是年秋末冬初入京,他仍在三通馆述职。
  也许是由于这次游历千山、医巫闾山的关系吧,他对金石拓片愈感兴趣。归京后,他曾购得四方金石遗文,尚缺辽代佐证,想予补之,遂修书要求其宗兄王德纯穆斋协助,然而在得到时,发现乃去千山雪庵时曾见过。此事在他的《寄穆斋烦榻雪庵碑》诗中有载:

  丁酉,余服阕入都时,三通馆方赠四方金石遗文,独缺辽佐。余即致书穆斋宗兄,烦其访求能榻之人,共往抚之。既而所榻者非此碑,因前书未言其何处也。乃复寄诗,但其复往求之。诗内确指其他,皆穆斋旧游之所,特未留意于此耳。

  重烦登徒不乱疲,
  片石当前竟未知。
  久剥岁年元易误,
  忙裁书札致多疑。
  千山最古推斯刹,
  百载何人识此碑。
  犹忆摩挲苔藓处,
  墙阴幽翳树参差。
  龟螭屹立未欹斜,
  字势轩昂虞褚家。
  学士头衔耐雨雪,
  金公篆额足烟霞。
  远寻空费游山屐,
  细榻唯成画足。
  廊背雪庵碑即此,
  良心可惜用心差。
  非关旧事欲翻新,
  往迹应怜扑面尘。
  不辨元隋俗士误,
  何知今古野僧淳。
  神如相护踪犹在,
  石不能言字可循。
  同志于思今暇否,
  但邀偕往不须询。
  雅兴应仍在,
  贤劳已共知。
  更寻樵径去,
  相约食瓜时。
  真面须重认,
  深根可自披。
  杨声闻戛戛,
  泉响和澌澌。
  秘阁思添帙,
  邮筒敬奇诗。
  非君成胜事,
  属望复谁居。

  王尔烈给宗兄王德纯寄过诗章不久,又接到同邑侯元勋书,请他为其刊刻的《汪氏双节传》一书作跋。
  侯元勋,世居辽阳城北,雍正五年(1727年),由贡主授曲周(在河北省南部,汉为斥章,隋称洺水)训导,在任捐孝廉衔,乾隆初中举人。主修辽阳崇圣祠,重修辽阳学宫,建梓潼阁,先后有多所。布施有条,训士有方。官至河南鹿邑知县,著有政声。
  汪氏先祖浙江钱塘,后移辽阳。
  关于汪氏双节事,王尔烈在故里时就曾得知,未想今日又有此求,遂感其事,当即以诗志之。诗题为《书汪氏双节传后》,诗云:

  二女同居多异志,
  两贤相遇真家瑞。
  家瑞偏逢变坎坷,
  贤女空悲共憔悴。
  汪君同室曰王徐,
  浙水清门著节义。
  自昔之子号宜家,
  厥后良人厄远地。
  瞻望母兮目岂瞑,
  哀弱子兮孤谁寄。
  庄姜戴妫无猜嫌,
  赵姬叔隗均礼谊。
  含凄且作未亡人,
  戮力同肩未了事。
  风雨冥冥婋虎惊,
  篱壁萧萧魑魅肆。
  凛冽冰霜足御侮,
  殷勤针凿还供匮。
  冬夜夏日寒暑长,
  机筐书箧无时置。
  高堂终年子有成,
  地下报君妾无愧。
  贤哉患难有同心,
  嗟乎传闻为酸鼻。
  福堂应以阴骘酬,
  弱骨何必鬼神忌。
  齐年双嫠穴同归,
  百死孤生空血泪。
  闺中婴白岂为名,
  身后鼎牲匪我思。
  君恩逮下靡有遗,
  孝子显亲无弗至。
  吾为贤者叹余生,
  何以报之为良吏。

  此诗,后收入《汪氏双节堂赠言丛刊》书中。
  是日,王尔烈正在三通馆伏案纂修进献的《四库全书》入选原书,忽有公公来宣:
  “圣上谕诏:翰林院编修、三通馆纂修官、辛卯科二甲一名进士、辽阳王尔烈于圆明园‘山高水长阁’进见。钦此。”
  王尔烈闻知,即随公公前往。
  此时,乾隆帝与太后钮祜禄氏正在山高水长阁坐着,旁边有大学士和珅相陪。
  王尔烈进阁见过太后和圣上后,当即跪倒,叩拜,诵道:
  “太后万寿,万万寿!圣上万岁,万万岁!”
  乾隆见后,说道:
  “爱卿平身。”
  王尔烈爬起,在一旁立定。
  太后看了王尔烈一眼,笑道:
  “王翰林,都是熟人,一边落座吧。”
  王尔烈说道:
  “有太后、圣上在此,微臣不敢坐。”
  乾隆看了,说道:
  “太后已赐座,请爱卿坐下述话。”
  王尔烈听了,这才答道:
  “谢太后,谢万岁。”
  随即,在旁边的一张铁梨木椅子上落座。
  乾隆道:
  “爱卿,你知朕请你来作何?”
  王尔烈道:
  “回禀圣上:臣实不知。”
  乾隆道:
  “爱卿,朕今天要你来,实则是因为家事也。”
  王尔烈道:
  “圣上历来对微臣恩重如山,有何事相托,只管说来,臣万死不辞。”
  乾隆道:
  “爱卿,那就好。我就直说了吧,朕想请你作皇十五子永琰的御师,不知卿可愿意否?”
  王尔烈听了这话,瞬间在脑际回旋过好多事情——
  乾隆帝共有皇子17人,而留下名的只有13人,他们是:大皇子永璜、二皇子永琏、三皇子永璋、四皇子永珹、五皇子永琪、六皇子永瑢、七皇子永琮、八皇子永璇、九皇子永璟、十一皇子永瑆、十二皇子永璂、十五皇子永琰、十七皇子永璘。
  在这有名的13个皇子中,见存的只有6人,他们是:皇长子永璜定安亲王、皇三子永璋循郡王、皇六子永俋质庄亲王、皇八子永璇仪侦亲王、皇十一子永瑆成哲亲王、皇十五子永琰。
  在乾隆的这诸多的皇子中,其地位的摆布,都是经历着不同的命运的。“虽然同为帝王家,却是前程有二一”,这话是有一定依据的。
  永琰,系乾隆帝第十五皇子,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十月初六日,生于圆明园“天地一家春殿”。他的生母,为魏佳氏,内管领清泰之女,原属汉军,后转入满洲旗人,并无特殊身份和神秘背景。她入宫后,好长一段时间都是个普通的“贵人”,仅列在“答应”、“常在”之上,居“嫔”、“妃”之下,更谈不上是什么“后”了。她于乾隆十年(1745年),被册封为令嫔。乾隆三十年(1765年),被晋升为贵妃。她为乾隆生了四子二女,于乾隆四十年(1775年)死去。
  乾隆生永琰时,已年逾50岁。
  关于永琰以后的身世,王尔烈并不清楚。只知道在他之先,有这样几个皇子。
  元后孝贤纯皇后富察氏,生有二子。一是皇次子永琏,早在乾隆即位的当年七月,被封立为皇太子,作为嗣子,然而他在乾隆三年(1738年),即已死去。二是皇七子永琮,是乾隆十一年(1746年)出生的,他只活了一年零八个月便死去了。
  继后孝贤贞皇后乌喇那拉氏,是祜领那尔布的女儿,满洲正黄旗人。当乾隆还是皇子时,雍正帝便把她赐给乾隆当侧福晋。乾隆登极后,被册封为娴妃。乾隆十年(1745年)晋升为娴贵妃。乾隆十五年(1750年),在太后钮祜禄氏的再三叮嘱下,被立为皇后,赐号孝贤贞皇后。
  她为乾隆生二子一女。二子中,一是皇九子永璟,三岁夭折。一是皇十二子永璂。乾隆三十年(1765年),乾隆偕她南巡游杭州,由于她劝进乾隆不要贪花恋草,应以龙体为重,因而触怒乾隆,乾隆就此打了她。她随即剪掉头发,要出家为尼。她郁郁寡欢,于翌年逝去。正因如此,永璂一直未能得到乾隆的钟爱,死去后连个封号都未得到。
  在这些皇子中,只有皇次子永琏,被公开封立为太子,但是他不久便夭折了。
  永琰是在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年14岁时,被乾隆秘定为太子,选作为皇储。他的名字,被乾隆秘写好,密封,藏于乾清宫正大光明匾后。
  由于是秘定,只有乾隆一人知道,他人都不知道,也不能过问。因此,王尔烈也是不知道。
  永琰6岁从师傅礼部侍郎奉宽读书,受启蒙教育;13岁通学五经,从师傅工部侍郎谢墉学近体诗,从师傅侍读学士朱圭学古体诗。
  乾隆对于皇子的教育是非常重视的。他所选拔的皇子师傅,都是一些学识渊博的大学士之类的人才。他说:“皇子年幼,但陶冶涵养之功,必从小开始。教导要从严,而不得松懈。严有益而宽多损,此当且记。”
  宫廷中,每日五更,天头还在麻麻黑时,便隐隐有白纱灯引路,迤逦进入隆宗门,那便是皇子们去书房读书。所学的课业,有满语满文、汉语汉文、作诗为赋、骑射武功诸事。
  永琰秘定为皇太子后,其书房命名为“味余书室”。
  乾隆常将自己谕旨,写于纸上,贴于“味余书室”墙上,以为勉励永琰攻读。
  是年,永琰18岁,乾隆63岁。尽管乾隆尚未有明谕,但是从那种种迹象上看,必立他为太子无疑。
  而今,乾隆竟然要将这样一付重担加在王尔烈身上。
  凡皇子,几乎都是傲慢难教。而永琰,更是个放荡无羁、飞扬跋扈的人,且年龄又大了,实在难以教授。想要将这样一个皇子培养成有作为的皇帝,谈何容易!
  这会儿,他听了乾隆的口谕后,急忙跪地伏身,竟一时没有说出话来。
  乾隆看了他的神色,几欲明白了他的心理。说道:
  “爱卿,此事朕思虑多日了。这次让你提前归宫,其中就有这件事情。觉得这事非你莫属。看来,你尚有些难处吧。说句实话,这事还是珅儿所提醒朕才想起来的。不然,朕一时着急,还真有些记不起来了。”
  和珅是乾隆的义子,故以儿相称。
  这事确实是和珅所提。
  一日,他见乾隆为永琰选择师傅事而着急,便灵机一动,奏道:
  “启禀万岁,微臣保举一人,不知圣上意下如何?”
  乾隆听了,大喜,说道:
  “珅儿,何不快快说来。”
  和珅听了,这才近前一步,硬是装着亲热的样子,说道:
  “此人就在身边,正是万岁爷所器重的当今关东才子王尔烈。此人才高八斗,学富五车,落笔万言,潇潇洒洒,慷慨陈词,大有曹子建之才干,宋祁之智慧,且性情耿直,秉赋忠正。如用此人为皇子之师,岂不万无一失!”
  乾隆听了,一拍案,说道:
  “对呀,朕怎就没有想起来呢。他与朕同下科场,几次相遇,多有了解。好,就这样定了。”
  和珅见乾隆已将此事定下,脸上便露出一丝叽笑意味。他想,这个关东来的老夫子,遇事动不动地与我作梗,今儿个,我用此法将你拴上。你要教好了皇子,我也有进荐之功;你要是教不好皇子,违背了圣意,我再进一言,吹吹风,收拾你也容易。如此看来,你王尔烈就是我手中的人了。
  历来机敏过人的王尔烈,岂能不识和珅的心肠。不过他此时没有说,只奏道:
  “回禀圣上:承蒙垂悯,才有今日。又降此厚爱,更是感恩不尽。此恩不报,还待何时。只是微臣觉得自己才疏学浅,又缺造化。若因本人愚笨无识而延误了皇子的颖慧天资,岂不是难弥之罪过也。”
  乾隆笑道:
  “此意非朕本人,圣母太后也有此心,而且多次当我说过了。一定要请你做永琰师傅,才肯放心。若他人来教授这个皇孙,她实在是挂念至致啊。”
  太后听了,也笑了,说道:
  “咱虽是在宫廷说话,却是同在家一样。所唠也都是家事,因此并不见外。自辛卯科殿试你取中传胪,我心中就有了你这个世间奇才的学士。上年,正值我八十五岁寿辰时,你又奉献祝寿诗十二首并序,至今我还保留着。前前后后,我深感你学识渊博,忠恳无虚。当今,教授我皇孙永琰这事,如不是你,还能有谁!”
  太后的几句话,说得王尔烈心动起来。
  太后钮祜禄氏,其父凌柱,其兄伊通阿,满洲正黄旗,康熙三十一年(1692年)生。13岁时嫁于当时还是雍亲王的雍正帝。康熙五十年(1711年)八月十三日生乾隆帝,是年19岁。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太后86岁。上年,85岁时,朝野隆庆。当时作为翰林院编修、三通馆纂修官的王尔烈曾献《恭祝圣母崇庆慈宣康惠敦和裕寿纯禧恭懿安祺皇太后八旬万寿七律十二首并序》,云:

  臣闻胥登启瑞,嫄姒流徽,明德则汉号谦冲,宣仁则宋称尧舜。罔不躬膺繁祉,代仰懿型,顾笃庆无穷。景福莫先于寿考:隆文有恪,至孝莫大乎尊亲,必行健足以配,天长生未艾,输诚极夫率士爱日方新。斯德福备兼,回超古昔矣。钦唯圣母皇太后,黄裳正位,宝婺呈祥。淑惠以立母仪,徽柔而播邦宪。瑶图神尊,德合无疆。珠斗月华,贞明不息,得天豫顺。值大一统之承庥,佐治恬熙,方亿兆人之蒙福。兹恭逢慈宁圣节八旬万寿,实呈上龙飞三十六年。纪庆典之垒兴三辛载历,喜履长之屈候半子初开。数合义图,始肇贞元之运;福先箕范,群归皇极之隆。我皇上圣孝无方,天伦是骂。以万方玉食为奉养,以圣人大宝为尊崇,唯孝道之普存,更德心之克广。承颜养志,凡所以慰圣慈者靡弗同,锡类推恩;
  凡所以顺舆情者无不至,宏开寿域。六合皆夏屋春台,敬事璇宫,百礼胥天经地义。于是,奉琱舆而涉岳,载受鸿毷;镂华玉以扬徽,聿垂宝册。恩纶垒沛,冠绅与蔀屋均霑;锡赉频加,黄发及黔黎并贺,於斯时也。远人内附,遐域来归。越绳桥而款玉关众逾数万;沐和风而餐恩信观如一家。其人为自古所难驯,乃今知中国之有圣帝,其来非一时所强致,于以徽多福之会慈宫,爰及嘉辰,同瞻黼座,皇上珠旒龙衮,率群下以称觞;百官鹭立鸳排,伏金阶而祝嘏。华镫错落,耀万国之共球;仙乐铿锵,来九成之仪舞。天街焕彩,移将海上蓬瀛;绀宇腾辉,散作旃坛花雨。敷天遥庆,纷向瑶池;大地兴歌,同颂葵藿。臣幸生东土,荷长养于留都;初近北辰,休陶成于秘苑。长忆迎鸾辇路,随父老以邀恩;何期称兕椒闱,侧班联而献寿。深承宠渥,莫扳涓埃,敬颂升恒,殊惭芜陋。爰成七字,用祝万年。谨拜稽首而献诗曰:

  升平嘉会庆方长,
  寿永璇宫圣节芳。
  华诸徽祥天有眷,
  金瓯卜祚地无疆。
  一人大孝隆尊养,
  万国同欢效颂扬。
  东观追随臣窃幸,
  初瞻云日预称觞。
  长乐居尊盛母仪,
  鸿麻申锡正繁滋。
  圣人冕藻承欢日,
  寰海梯航介寿时。
  齐月花明双凤阙,
  和风不冻百年枝。
  由来厚泽培元气,
  自有遐龄慰孝思。
  瑶宫宝箓奏长春,
  八裘方看茂祉臻。
  洪算岂唯彭比寿,
  仙算应纪岁如椿。
  寝门日至天颜喜,
  篽宿时游物象新。
  福备箕畴从上古,
  缘知仁德迈雎麟。
  岱岳巡方清宴余,
  群黎翘望一时呼。
  金根屡有蠲除令,
  玉检何烦封禅书。
  万物齐荣春旭后,
  百神群拥日升初。
  鸿毷廷纳恬风雨,
  夏谚频德出里闾。
  两阶干羽静氛埃,
  禹甸尧封万里开。
  雨露所濡殊域化,
  雷霆不震远人来。
  一家气象班恩讌,
  四海风光入寿杯。
  仪舞共随朝圣母,
  云韶欣更谱南陔。
  棫朴菁莪雅氏存,
  同游寿宇荷推恩。
  珊瑚入纲皆经琢,
  兰芷升堂喜就尊。
  矍铄耆英纡紫绶,
  联翩人瑞集金门。
  公车更有遗珠惜,
  博选同欣汇吉繁。
  万宝书登讫岁功,
  初开半子正呼嵩。
  添将福绪随宫线,
  吹动春机有凤筒。
  玉树迎阳香蕊绽,
  金阶铺瑞雪花融。
  熙熙世宙春晖蔼,
  总是慈云覆帱中。
  蓬莱宫阙五云深,
  天乐锵鸣寿酒斟。
  绣帐飘香趋宝胄,
  丹墀拥霭拜华簪。
  泰阶已惬含饴志,
  觞鼎初倾孺慕心。
  孝治自徵天下顺,
  乾隆同爷婺光临。
  睿藻辉煌艺苑传,
  蔼如仁孝仰昭宣。
  徽音敬上思齐颂,
  寿考欣赓倬彼篇。
  缪玉文垂敛宝字,
  钩铃星焕纪瑶编。
  和声鸣盛群相庆,
  喜获奎章炳在前。
  紫诰舍泯锡类宏,
  百寮同此佩恩荣,
  天边丹凤从容下,
  仗外祥云纠缦呈。
  鸿藻已从观大号,
  雉竿还共听欢声。
  亿人愿惬慈颜喜,
  允矣坤宁协广生。
  酺宴欢腾祝嘏朝,
  翠华润色焕层霄。
  尧厨周鼎分甘遍,
  蜀锦吴缣挟纩饶。
  蜃市增辉珠结彩,
  梵音合响宝花飘。
  康衢击壤歌声起,
  治象长看玉烛调。
  豳岐草木湛恩波,
  雨露滋培浃太和。
  作矣高山殿莫极,
  申之天命庆弥多。
  欣依北阙龙光近,
  犹忆东都凤辇过。
  瑞气郁葱绵福履,
  万年长晋九如歌。

  诸事似烟云一样,在他的眼前急速地掠过了。他抬头望了望已年逾六十有三的乾隆皇帝,又看了看已年逾八十有六的太后钮祜禄氏,心中油然地升起一股热浪,深感皇恩浩荡,百感交汇。于是,他当即匍匐在地,叩恩谢道:
  “圣母万寿,万寿,万万寿;圣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臣叩谢圣母、圣上隆恩,自当永生难忘。皇上乃圣明天子,自登极承继大统以来,文治武功,韬略阔豁,非昔能比。举目天下承平,万民安乐,百业俱兴,皆圣主之恩德也。微臣自浴吾皇之恩泽以来,更是屡受佳荫厚顾。辛卯年大比,圣上曾代臣下科场,以期关东能出个鼎世人才;壬辰年修典,圣上又诏以三通馆阁臣。在此四库尚未完竣之时,圣上又委以重任。教授皇子,乃定国安邦、承先继后之大事,更是非他业所能喻之。吾自识职责千钧,当严己修身,施以教化,以尽天职。只是微臣能力不佳,知识寡闻,还诚望圣上及时施措,严谨教谕,亦使吾不辜负圣上一片厚恩。”
  王尔烈拜谢完毕,已有乾隆差公公将等候在外间的永琰皇子诏来,令他拜认师傅。然后,这才离去。
  王尔烈被钦命为永琰师傅后,消息很快传遍宫中。《四库全书》总篡官纪昀、陆锡熊、孙士毅及副总裁官刘纶,首先知道了,便说与翰林院侍读、侍讲、编修、庶吉士,片时一百余名翰林全部都得知了。王尔烈的座师、刘墉的父亲刘统勋更是高兴,他当下让刘墉出面,以翰林院众同仁为名,召集翰林聚餐,以贺王尔烈升迁。只沸沸扬扬地闹腾了两天这才散去。
  未想,又有大事来临。
  就在这年,即乾隆四十二(1777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年已八十有六的皇太后钮祜禄氏病危。在她清醒之际,先后召见了诸皇子、皇孙、皇曾孙、皇元孙,以及其夫人;再召见了各部尚书及阁臣;最后,她将乾隆、永琰及王尔烈留在身边。她用两只枯老的手,一边拉着永琰,一边抚着王尔烈,说道:“皇孙永琰是我的连心肉,你们两人,一个要用心学,一个要鼎力教,方不辜负我最终愿望了。”随即,她又向乾隆叮嘱一番。然后,一口气未上来,便归西了。
  待太后丧期过后,王尔烈心情变得益加沉重了。他深知他这个被人誉为“老主同场少主师”的人物,前面所摆放着的是什么。然而,他一句话也没说,也没有停止住脚步,径直向隆宗门内永琰书房“味余书室”走去。
  此时,天头正闪着一颗蓝湛湛的寒星。




  
126在线阅读网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建议我们 | 网站地图 | | 诗词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