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麦克阿瑟

第十一章筹划反攻
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麦克阿瑟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麦克阿瑟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台上平静台下忙,你调兵来我遣将;
  两位主角争登场,只好同台把戏唱。

  话说麦克阿瑟自巴布亚战役胜利后,精神为之大振,一扫自巴丹失败以来的抑郁心情。如今已经63岁的他,依然精神矍铄,腰杆笔直,步履轻快。胜利的喜悦使他又恢复了以往的幽默感,甚至在记者招待会上同老记者们打趣,开玩笑。他在布里斯班的司令部办公室是一间庄重简朴的房间,除了一张写字台、一把躺椅、一个书柜、几把椅子和墙上挂的华盛顿和林肯像外,几乎没有什么其他摆设。他把家安置在一家专为军事要员经营的饭店,高级军官大都住在那里。琼如今在理家方面又有了长进,她开始为麦克阿瑟做起饭来,尽管手艺不太高明,但毕竟比餐厅里单调的菜谱更合丈夫的胃口。

  麦克阿瑟的生活习惯一直没有多大改变。他有严格的作息时间表:何时起床、何时吃饭、何时上班、何时睡觉……。他只练健身操,除此之外就是不停地踏步,无论是在办公室和起居室,还是在飞机和甲板上,无论是平时还是战时,他每天总要这么走上几英里。他还有一个几乎雷打不动的习惯,那就是午睡。他认为他的健康身体就是得益于睡午觉。
  他在下属面前依然保持着那种可敬而不可近的姿态,冷淡而孤傲。几乎无人敢到他家里去打扰他,唯一的例外是热情豪放、满不在乎的肯尼将军。肯尼与麦克阿瑟住在同一饭店里,他每想起一个好点子就去敲麦克阿瑟的门,有时一谈就是深夜,弄得坐在一旁的琼常常听着听着就睡着了。他有时到外面走走,目的只是让士兵们知道他们的司令官与他们在一起。在士兵们眼里,他不是一个和蔼可亲而令人爱戴的人,而是一个威严肃穆而令人敬畏的国王。他没有艾森豪威尔那种具有感染力的笑容,也没有巴顿那种火焰般的热情。他很少与士兵们交谈,认为那是下级军官们的事情。
  巴布亚战役后,麦克阿瑟开始思考下一步作战行动,这一行动本来早在半年前就该实施了。日本人虽然在布纳吃了败仗,但他们仍占据着新几内亚的大部分地区,仍占据着莱城和萨拉马瓦这两个坚固基地,仍占据着拉包尔这一战略防御和支援中心。麦克阿瑟的司令部对目前能否夺取上述要地表示怀疑,认为只有加强地面部队和作战飞机,才有可能进行下一步的进攻。对此,麦克阿瑟也有同感,认为仅靠大胆地以有限兵力攻占这些据点是不够的,因此他打电报给马歇尔,再次要求向西南太平洋方向增援部队。
  在华盛顿,军事首脑们也意识到,同盟国最近的胜利使他们有必要再次检讨其全球战略,为欧洲及太平洋战争制订长远计划。早在瓜岛战役和巴布亚战役结束前的1943年1月中旬,罗斯福总统即率领他的参谋长们前往摩洛哥西海岸的卡萨布兰卡去会晤他的英国盟友。在那次会议上,美英两国的参谋长们在战略问题上又展开了一场激烈的争论。英国人热衷于把地中海攻势扩大到"软腹地带"意大利,而要求将进攻法国的计划再推迟一年,并希望在太平洋打有限的战争。美国人则热衷于在法国北部开辟第二战场,反对任何将地中海攻势扩大化的建议,并要求在太平洋加强攻势,以免给日本任何喘息的机会。金认为,盟国的人力物力目前只有15%投入太平洋战场,这远远不足以阻止日本巩固其初期胜利。马歇尔在太平洋问题上是同金站在一起的,他甚至威胁英国人说,如果太平洋战场不能得到盟国30%的人力物力,那么"美国就有必要遗憾地撤回对欧洲战区所承担的义务"。英国人也不甘示弱,认为任何扩大太平洋攻势的行动,都只能是对盟国"欧洲第一"战略的颠倒,必然会削弱对德国的进攻。两家针锋相对,各不相让,上升的肝火屡屡使会议达到破裂的边缘。最后,双方终于在两国参谋长马歇尔和迪尔的努力下制订了一项"原则上一致"的协议,英方接受了美方扩大太平洋攻势的建议,美方也接受了英方扩大地中海攻势的建议。罗斯福和丘吉尔接受了这个措词巧妙而含糊的协议。在1月24日的最后一次会议结束后,罗斯福向记者们宣布,盟国将迫使轴心国军队"无条件投降"。这一声明无论对同盟国方面还是对轴心国方面来说,无疑都是一种压力。对同盟国来说,它意味着政治解决已被完全放弃,必须倾其全力消灭敌人;对轴心国来说,它意味着已无别的道路可供选择,必须倾其全力抵抗到底。

  根据卡萨布兰卡会议的协议,盟军在亚洲及太平洋战场为保持对日本的压力,将在日本控制地区的四周发动一系列平行攻势,即在西南太平洋进攻所罗门群岛和新几内亚;在中太平洋进攻特鲁克群岛和关岛;在北太平洋进攻阿留申群岛;在东南亚进攻缅甸。根据下一阶段进攻拉包尔的计划,麦克阿瑟将担任全面指挥,包括负责南太平洋战区的作战行动。

  为迎接反攻,华盛顿方面应麦克阿瑟的请求,派来了陆军中将沃尔特·克鲁格前来澳大利亚担任新组建的美国第6集团军司令。在理论上,克鲁格应向布莱梅负责,但实际上他只向麦克阿瑟负责。这样,布莱梅就失去了对美军部队的直接指挥权,同时也给布纳战役的功臣艾克尔伯格增加了一个新的上司,这不能不说是对这两个人的又一次排挤。现在第6集团军除了下辖由32师和41师组成的第1军外,还指挥曾在瓜岛战役中威名远扬的第1陆战师。

  克鲁格出生在德国,1889年8岁时迁居美国,参加过美西战争和第一次世界大战。在麦克阿瑟担任陆军参谋长期间,他曾是作战计划处处长,两个人可算是老交情了。克鲁格被认为是美军中第一流的战略家和战术家,他没进过什么学校,是靠自我奋斗成材的。麦克阿瑟喜欢克鲁格坚韧不拔的精神,在回忆录中,他称克鲁格是一位卓越的陆军指挥官,但"历史并没有对他的伟大性给予应有的荣誉"。他对克鲁格的评价是:"攻击时迅速准确,防御时坚韧果敢,胜利时谦逊克制,我不知道他失败时会是什么样,因为他不曾打过败仗。"

  在海军中,麦克阿瑟也有了新的依靠。还在巴布亚战役进行时,他的海军司令部就发生了一系列人事变动,阿瑟·卡彭德中将接替利里担任西南太平洋战区海军司令。卡彭德虽然能力差些,但起码不像利里那样经常与麦克阿瑟闹别扭。麦克阿瑟在海军中的另两个新伙伴是潜艇部队的指挥官,一个是小查尔斯·洛克伍德少将,一个是拉尔夫·克里斯蒂上校。洛克伍德负责指挥澳大利亚西海岸弗里曼特尔基地的20艘舰队潜艇,他一上任即着手清除那些曾让麦克阿瑟大为失望的胆小如鼠的艇长,对那些击不中目标的鱼雷进行试验,但成效甚微。胆小怕事的艇长还是不少,鱼雷的毛病也未最终解决。洛克伍德看不起卡彭德,与他合作不来。好在1月底,尼米兹的潜艇部队司令死于空难,他便被调去珍珠港接管那里的潜艇部队。

  克里斯蒂起初掌管布里斯班基地的11艘旧式潜艇,主要承担战术任务。这些近程潜艇使用的是不同类型的鱼雷,效果要比舰队潜艇使用的好一些,因此也取得一定的战果,有效地支援了瓜岛和巴布亚战役。麦克阿瑟为克里斯蒂所取得的战绩欣喜若狂,对潜艇的兴趣越来越浓,甚至经常同克里斯蒂一起研究部署潜艇战术,同他建立了职业上的亲密关系。在洛克伍德调走后,克里斯蒂便前往弗里曼特尔接任潜艇部队司令职务,并晋升为少将,而曾在林加延湾无所作为的詹姆斯·法伊夫则被派去指挥布里斯班基地的潜艇。法伊夫看来比以前有所长进,他在新几内亚北海岸部署的几艘潜艇根据密码破译人员提供的情报,成功地袭击了日军的一支小型护航队,击沉3艘军舰;此外,他还以新得到的25艘作战巡逻艇击沉了18艘敌舰。

  麦克阿瑟的空军同样得到了大大加强。如今,肯尼的第5航空队已有上千架飞机,它们几乎每天晚上都从莫尔兹比、米尔恩湾或布纳的前进基地起飞,前往拉包尔及其他日军基地进行空袭,摧毁了大量敌机,逐渐掌握了这一地区的制空权。为了在天气恶劣的条件下提高对日军水面舰只的攻击力,切断其从拉包尔到新几内亚的补给线,肯尼还从根本上改变了轰炸机的战术性能和作用。他命令机械师把B一25轰炸机的机首拆掉,安上8挺机枪,这样可以在200英尺的低空进行扫射。另外,他还采用了一种"跳弹轰炸"的新技术,即飞行员们驾机贴着海面飞行,在即将飞抵目标时投弹。炸弹或击中舰身,或跳至舰舷。为使飞机能在爆炸前飞至安全距离,炸弹上还装有5秒钟迟发引信。

  再说东京方面,日军大本营在重新夺取战略主动权的企图失败后,决心采取"确保要域"的防御战略,即在西南方向以拉包尔为核心建立一条防线,对防线两翼的前哨要地全力固守。1月4日,大本营决定今后把作战重点转移到新几内亚东部,以粉碎盟军的反攻。天皇提醒参谋总长杉山元切勿掉以轻心:"务必对你们的作战计划考虑仔细些,再不能让莱城和萨拉马瓦成为另一个瓜岛!"

  1月底,今村上将开始向新几内亚增加兵力,派出一支3000人的部队首先向澳大利亚人控制的瓦乌发动进攻,但很快被空运去的一个旅的澳军击败,余部退往莱城。日军在瓦乌的失败,加剧了今村对新几内亚局势的危机感。他马上制订了"81号作战"计划,即陆海军协同向新几内亚东部紧急运送3个师的兵力。其中两个师分别于2月26日和3月11日平安抵达韦瓦克和汉萨湾,另一个师(第51师)约7000人乘8艘运输舰在8艘驱逐舰的护航下,于2月28日从拉包尔出发前往莱城和萨拉马瓦。在第51师出发前,今村的气象专家曾向他保证,未来几天将是阴天,敌人的飞机不会发现舰队的行动。

  然而,麦克阿瑟还是从密码破译人员及空中侦察机那里获悉了这一增援行动,他要肯尼以最大的优势兵力去对付这只舰队。肯尼受领任务后,亲自披挂上阵,在巴布亚半岛集中了207架轰炸机和154架战斗机,同时派出侦察机群在敌人可能经过的航线上进行全面搜索。肯尼对这次行动兴奋不已,因为这给了他试验其"跳弹轰炸"技术的大好机会。
  3月1日,肯尼的一架巡航飞机发现日军舰队正沿新不列颠岛海岸航行。第二天,老天爷好像有意在跟今村的气象专家过不去,来了个云开雾散、晴空万里。美军26架B-17轰炸机首先对行驶到休恩湾的日舰进行了高空轰炸,结果一艘运输舰被炸沉,还有两艘中弹起火。3月3日上午,肯尼出动了由100多架飞机组成的庞大机群,向仍在向前航行的日本舰队发动猛烈攻击。在这次攻击中,第5航空队首次表演了"跳弹轰炸"技术。 B一25轰炸机几乎是贴着海面飞过来,在靠近敌舰时先是用机头上的机枪猛烈地朝拥挤在甲板上的日军扫射,然后从与桅杆一样高的空中投下炸弹,这些炸弹像投篮球一样被准确地投在船舷上,多数命中目标。攻击整整进行到傍晚,结果,日本舰队几乎全军覆灭,全部8艘运输舰和4艘驱逐舰被击沉,只有4艘驱逐舰得以幸免于难。侥幸乘上救生艇的日军又遭到从米尔恩湾开来的鱼雷快艇的枪炮射击,幸存者一部分被那4艘驱逐舰救起,一部分冒着枪林弹雨渡过丹皮尔海峡,在新几内亚登陆。对那些登陆的日本兵来说,恶梦并没有做完。当地土人为了猎取人头而到处追捕他们,最后只有1000余人到达莱城。

  当肯尼把这一辉煌战绩报告给麦克阿瑟时,他高兴得简直要跳起来了。他马上草拟了一份致全体参战将士的贺信,骄傲地把这次战斗称作"俾斯麦大海战",并称"作为一次在任何时候都可以被看作是最彻底的歼灭战,不能不将其载入史册"。随后,他令总司令部发布一份水分很大的公报,这份公报不但把日舰数量夸大到22艘,而且说这22艘日舰全部被击沉或正在沉没,日军损失人员1.5万人。这一虚假战报很快就被密码破译人员截收的日军报告所击破。根据拉包尔向东京的报告,16艘舰只中有12艘被击沉,约3000人失踪。这样,虽然仗打胜了,但那份浮夸的战报却损害了麦克阿瑟及肯尼的形象。但不管怎么说,这场海战的确是一次大胜利,具有重要的军事意义。它结束了日军企图向新几内亚派遣大规模增援部队的努力,使拉包尔不能与之建立有效的联系,从而为盟军进军新几内亚创造了有利条件。

  此间,麦克阿瑟向华盛顿提交了一份雄心勃勃的代号为"埃尔克顿"的作战计划。该计划建议分五个阶段向新几内亚进军,然后越海夺取拉包尔;并与准备从瓜岛进攻北所罗门群岛的行动相配合。这一计划实际上同前一年参谋长联席会议的决定是一致的,但麦克阿瑟要价太高,他希望再向他提供5个师的兵力、1800架飞机以及包括航母在内的海军力量。作为对这一要求的反应,3月中旬,参谋长联席会议通知麦克阿瑟、尼米兹和哈尔西派代表到华盛顿参加"太平洋军事会议",商讨下一步行动的作战目标,并协调他们在有限资源下提出的互相冲突的战略要求。肯尼和萨瑟兰作为麦克阿瑟的代表出席了这次会议。会上,萨瑟兰详细介绍了麦克阿瑟的"埃尔克顿"计划,并重申了向麦克阿瑟辖区大量增加兵力的要求,结果遭到海空军方面的强烈反对,也使马歇尔将军感到为难。由于有卡萨布兰卡会议的决议,马歇尔不可能有多少兵力调给麦克阿瑟;陆军航空兵代表则以要保证首先轰炸德国为由,也不支持麦克阿瑟;海军方面就更反感了,金唯恐哈尔西的部队被划归麦克阿瑟,从而影响他发动中太平洋攻势。三方各执已见,吵得不可开交,最后只好把问题提交参谋长联席会议解决。3月底,参谋长联席会议,终于作出决定,减少原来的作战目标,并把夺取拉包尔的时间推迟到1944年初。麦克阿瑟在1943年的进攻任务只限于新几内亚岛东部和新不列颠岛南部,哈尔西的进攻任务只限于新乔治亚群岛和布干维尔岛,尼米兹的任务只限于北太平洋的阿图岛和基斯卡岛。作为对麦克阿瑟要求增兵的答复,参谋长联席会议最后同意给他派去2-3个师和有限的飞机、舰艇。

  在这次会议上,金还提到有关统一太平洋部队建制及改变南太平洋和西南太平洋战区划分等老问题,希望尼米兹能成为整个太平洋战场的最高统帅,并提高南太平洋战区的地位,但均被否决。会议最后确定:太平洋舰队司令部对舰只的活动享有最后支配权,但不包括已奉派前去执行由麦克阿瑟下达作战任务的部队;哈尔西在战略上仍受麦克阿瑟的指导,即麦克阿瑟仍担任这次战役的总指挥。在麦克阿瑟看来,参谋长联席会议的决定意味着他现在得到了太平洋舰队很大一部分力量的控制权。他渐渐地把哈尔西的部队视为自己的力量,这支部队除了拥有包括航母在内的大量舰船外,还拥有400架飞机和7个师的兵力。这样,再加上他自己的舰队、15个澳大利亚和美国师、1200架飞机,就构成了太平洋战场上最强大的盟军力量。

  为了安排联合作战行动的时间和商讨协同问题,哈尔西于4月15日前往布里斯班与麦克阿瑟举行第一次会晤。原先他们各自的参谋部都担心这两个个性都很强的人会合不来,而且哈尔西还顾虑尼米兹和麦克阿瑟分别承担责任将使联合行动很难执行。然而,出乎人们意料,这两个人一见如故,很快便成了莫逆之交。从两个人后来的回忆录中人们可以看到,他们对对方的印象和评价是那么的相似。哈尔西说:

  在我向他汇报了5分钟之后,我就感到我们好像早已是终生挚友。我很少见到给我印象这么深刻、这么强烈,而且这么讨人喜欢的人。那时,他已经63岁了,可是看上去不过50出头。他的头发乌黑发亮,目光敏锐有神,仪态端庄稳重。即使他身着文职服装,也能立即认出他是军人……那天下午我心里对他所产生的尊敬,在战争期间不断增强…在我们的关系中,我回想不起有什么裂痕。我们确实有过争论,但总是愉快地结束。他——我的上司——从不把他的意志强加给我。在少数情况下,我不同意他的意见,我就对他直说,于是我们便进行讨论,直到一方改变主意为止。我的脑际仍能勾画出他与我讨论时的情景:他在办公室里踱来踱去,在他那空荡荡的大写字台和对面墙上悬挂的乔治·华盛顿画像之间的地毯上,几乎磨出一道沟痕;他手里握着玉米芯做成的烟斗(不过很少见他去抽);他在阐述观点时所具有的遣辞能力无人能比。

  麦克阿瑟说:

  威廉·哈尔西是我们的四大水兵①之一。……他为人坦率,直言不讳,精力充沛,早就显示出其卓越的将才,……他同约输·保罗·琼斯、戴维·法拉格特以及乔治·杜威同属敢作敢为之人。他所想的就是接近敌人,置敌于死地。许多水兵的无端恐惧和害怕损失舰只的忧虑,同他的海上作战思想是格格不入的。我们一见面我就喜欢上了他,对他的尊重和钦佩与日俱增。他忠心耿耿,坚贞不移,我对他的判断深信不疑。在我国海军史上,没有人能比他列于更高的位置。

  ①其他三人即下面所说的琼斯(美国独立战争中的海军英雄)、法拉格特(美国内战时期海军将领)、杜威(曾在美西战争中击败西班牙舰队)。
  ——作者

  看来,正是麦克阿瑟的大将风度和哈尔西的好斗性格,把他们紧密地吸引在一起,使他们成为亲密的合作伙伴。经过三天的讨论,他们制订出一份复杂而详细、代号为"车轮行动"的作战方案。该方案计划在1943年年底前,在所罗门群岛和新几内亚相继实施13次两栖登陆。第一步将于5月份实施,由麦克阿瑟的部队进占新几内亚以东海域的伍德拉克岛和基里维纳岛,作为特罗布里恩群岛的前哨基地。与此同时,哈尔西的部队将向新乔治亚群岛实施登陆作战。后来,由于船只和登陆艇短缺,迫使麦克阿瑟把行动的开始时间向后推迟了一个月。

  根据部署,新几内亚方向的作战以莱城为主攻方向,同时对萨拉马瓦进行佯攻以牵制敌人。担任这项任务的将是能征善战的澳军第7师和第9师,以及新编第3师,由布莱梅负责指挥。让布莱梅担任具体行动的指挥官,这实际上等于剥夺了他对整个陆军的指挥权,把他降到一个野战部队司令的地位。进占伍德拉克和基里维纳两岛的任务交给了美国第6集团军(代号"白杨树部队"),这两个岛当时未被日军实际占领,拿下它们只需举手之劳。麦克阿瑟把对美军的指挥权交给了尚无作战经验的克鲁格,而作为第6集团军主要指挥官的艾克尔伯格则再次受到冷遇,降到只对部队负责训练而不能指挥作战的地位。麦克阿瑟既不用他又不放他。据艾克尔伯格说,这一年华盛顿曾三次要他去全权指挥欧洲战区的美国陆军,但都被麦克阿瑟拒绝了。

  5月中旬,英国军事首脑再次渡过大西洋,前往华盛顿召开代号为"三叉戟"的军事会议。会间,恰好传来25万德意军队在突尼斯投降的消息,这意味着北非战争的结束。丘吉尔乘机利用这一胜利宣传他的地中海战略,呼吁立即在西西里登陆并全面进攻意大利。罗斯福对此态度冷淡,认为扩大地中海攻势必然会消耗主要战线的资源。马歇尔和金坚持主张在1944年对法国发起攻势,同时在太平洋战场要维持对日本的"不懈压力",否则美国将从地中海撤出。在5月21日的会议上,金还具体提出了太平洋攻势的目标,即从中国对日本发动空中进攻,在缅甸发动进攻,在中太平洋攻占马绍尔和吉尔伯特两群岛,在西南太平洋攻占新几内亚、所罗门群岛和俾斯麦群岛。最后,英国人向美国人作了让步,同意把1944年5月1日作为进攻欧洲大陆的日期,并接受了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提出的"打败日本的战略计划",该计划要求: ①切断日军从东印度群岛攫取石油的交通线;②持续轰炸日本的大城市;③进攻日本本土。

  三叉戟"会议表明,英国人已把太平洋战争的指挥权全部交给了美国人,从此美国人可以主宰太平洋战场了,可以放手扩大太平洋攻势了。会议一结束,金即飞往旧金山与尼米兹商讨中太平洋的作战计划。金的战略设想是,在中太平洋取道马绍尔群岛和加罗林群岛向菲律宾推进,在台湾及中国沿海地区获得立足点后直捣日本本土。这条攻击路线可威胁日军占领的全部岛屿,最后必将迫使敌人在整个太平洋为防卫每一个阵地而分散兵力。6月18日,尼米兹接到参谋长联席会议下达的一项命令,要他在11月15日进攻马绍尔群岛,所用兵力将包括海军第1和第2陆战师、南太平洋的全部两栖作战舰只和大部海军部队。

  这一计划立即招来了麦克阿瑟的抗议,认为这样部署兵力将瓦解西南太平洋战区的攻势,显然是把中太平洋作为主要进攻路线。他在给马歇尔的电报中坚持说:"从全面的战略观点来看,我相信太平洋进攻行动的最有利路线应是从澳大利亚出发经过新几内亚到棉兰老岛。"他认为,沿着这条路线作战将绕过敌军据点,并可得到陆基航空兵的有力支援。而两条路线同时并进,其结果是目标和力量分散,扩大了战争,增加了伤亡和代价。麦克阿瑟从巴布亚战役中得出结论说,陆海空军必须完全彻底地协同作战。这种立体作战的形式是,通过占领前进基地,测算轰炸机的前进路线,以使中短程轰炸机可在同等距离的战斗机掩护下进行战斗。前进的每一个阶段都以一个机场为目标,作为下一个进程的垫脚石。当航空线向前推进时,在空军的掩护下海军又获得了敌人的海上交通线。这种作战形式的要求是"避实击虚",即避免以大量的伤亡进行正面攻击,而是打击敌之薄弱部位,"乘虚而攻",进而切断补给线以孤立敌军,使其无所作为,软弱无力,自行消灭。这一指导思想使麦克阿瑟形成了对太平洋战争的战略概念:在有限的兵力下,进攻部队不脱离己方空军的掩护,沿着前进的轴心线,向几个重要目标外围做跳跃式进攻,即所谓"蛙跳战术"。他说:"这同所谓的'越岛作战'恰恰相反。后者是以直接的正面兵力迫使敌人逐渐向后退却,其结果必然招致重大伤亡。现在不必向敌人控制下的众多岛屿横冲直撞。'越岛作战'损失巨大,进展缓慢,不符合我的以最低代价尽快结束战争的理想。"

  基于以上想法,麦克阿瑟认为他的部队沿新几内亚北部海岸进行两栖作战直指棉兰老,可绕过敌军坚固防守的据点,并可得到"绝对必要的"陆基航空兵的支援。他指出,日军在中途岛的失败便是进攻防御坚固的岛屿时将会得到何种结果的明证。马歇尔对此虽有同感,但考虑到参谋长联席会议已作出决定,而且发动中太平洋攻势是金梦寐以求的,此时变更部署必将招来麻烦,因此,他对麦克阿瑟的主张未抱支持态度,但同意不调用正在澳大利亚整训的第1陆战师,把它留给麦克阿瑟用于在新不列颠岛的格洛斯特角登陆。这一决定促使金和尼米兹几乎同时提出先打吉尔伯特群岛、后打马绍尔群岛的建议,因为只有这样,盟军在发动攻势时才能互相支援:麦克阿瑟和哈尔西对拉包尔施加压力,同时尼米兹在中太平洋施加压力。

  正当麦克阿瑟和金进行"两条路线"斗争时,金凯德将军指挥的北太平洋部队在5月11日登陆阿图岛,并于5月30日全歼守岛日军,从而揭开了太平洋战场盟军反攻的序幕。
  
126在线阅读网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建议我们 | 网站地图 | | 诗词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