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萨达姆传

第三章成为“二号人物”(2)

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萨达姆传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萨达姆传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1971年11月,复兴党发布了《国家行动宪章》,再一次确认政府与库尔德人在1970年签订的“三月宣言”,呼吁对国家经济进行一次根本性的重组,并寻求“以一种民主、广受欢迎以及团结的方式把各个的爱国进步团体”联合起来建立一个组织。41972年4月,伊拉克共产党宣布愿意加入“全国进步阵线”。两名伊共党员成为该组织核心机构的成员。同时,伊拉克共产党可以发行自己的官方报纸,还可以组织公开活动。

  然而到了1972年,库尔德人与中央政府的和解协定开始瓦解。库尔德领导人穆拉·穆斯塔法·巴尔扎尼在1970年与萨达姆的谈判产生了“三月宣言”,现在他要求政府作出更多让步。但是他的要求没有得到满足,中央政府甚至迟迟不肯履行他们之间早已达成的协议条款,巴尔扎尼转而向伊朗、美国和以色列寻求帮助。1973年6月,他得意地对美国记者大谈接管基尔库克的油田的前景,并表示将把开采权授予一些美国公司。对石油资源的控制权是库尔德人和中央政府之间争论最激烈的问题。库尔德人显然越过了中央政府划定的红线。伊拉克空军对一些库尔德人聚居区实施了轰炸,但在引发一场全面内战前,军队停止了行动。萨达姆和巴尔扎尼继续进行谈判。

  1973年7月1日,巴格达电台报道称,伊拉克内部安全事务负责人纳齐姆·卡扎尔策划了一起暗杀事件,国防部长在这次事件中丧生,内政部长也受了伤。当天,总统贝克尔结束了对波兰的正式国事访问,正在返国的途中,他的专机即将在巴格达机场降落。萨达姆·侯赛因赶往机场参加一个迎接总统归国的官方仪式。卡扎尔邀请几个军方领导人,其中包括几位内阁成员,去他家里吃午饭。客人到达后,立刻遭到卡扎尔的安全部队扣留。有了这些人做人质,卡扎尔计划突袭机场的迎接仪式,抓捕贝克尔和萨达姆,从而推翻现政府。然而,萨达姆在没能联系上这几位内阁成员后就起了疑心,因为这几个人本来应该和他一起参加迎接仪式的。萨达姆立刻作出安排,让贝克尔的专机推后两个小时在巴格达机场降落。觉察到事情有变后,卡扎尔试图逃跑,他驾驶着一辆车向伊朗边境方向飞奔,那些内阁成员们则成了他车上的人质;然而,他在中途就被逮捕了。67月2日,数百人聚集在巴格达的大街上给死去的国防部长送葬。萨达姆走在送葬队伍的最前面。当天的报纸报道称,萨达姆“亲自率领军队和安全部队击败了这次政变图谋”。7伊拉克通讯社报道说,萨达姆宣布,只有少数安全部队成员卷入了这次暗杀国防部长的行动。他说道:“武装部队的其他机构没有涉入其中。”8

  一个专门设立的法庭对卡扎尔和其他一些被控参与这个阴谋的人员进行审讯,并作出判决。7月7日,卡扎尔和20多名警务人员遭到处决;7月9日,另外13名犯人也被处死。多年以来,卡扎尔在复兴党内一直有一个“狂人”的名声,人家给他取了一个外号叫做“战争之父”。9后来的事实证明,他的这次未遂政变对于贝克尔和萨达姆来说具有极大的政治价值,因为他们可以把自1968年的政变以来的多数政治暴行算到卡扎尔头上。他们把卡扎尔描绘成是一个过度狂热的国内安全部队负责人,行事常常十分过火。这次未遂政变有外国势力的支持,这让他们有了进一步巩固自己权力的机会。革命指挥委员会修改了伊拉克宪法,让贝克尔集国家元首、总理以及武装部队总司令的权力于一身。他有权任命和撤换所有政府官员。据伊拉克通讯社播发的一则声明称,授予贝克尔这些权力是十分必要的,可以使他更好地“捍卫国家的独立和领土完整,保障国家的内部和外部安全,并保护公民的权利和自由”。10伊拉克情报部门由萨顿·谢克尔和萨达姆的表兄巴尔赞·提克里蒂共同掌管。在1968年7月的政变发生后五周年,贝克尔和萨达姆终于完全掌握了伊拉克政府。大部分国际媒体开始把贝克尔称为是一位独裁者,而开始时它们还曾经对他的温和态度大加赞美呢。

  1976年夏天,萨达姆终于实现了成为一名军人的梦想。他的舅舅海拉拉曾经是一名军人,一直以来萨达姆都希望能追随舅舅的足迹。然而年少时的萨达姆没能通过进入军事学院的考试,失去了投身军队生涯的机会。现在,贝克尔满足了萨达姆的特殊要求,让他当上了一名将军。第二年,贝克尔卸下国防部长一职,并把这个位置给了阿德南·海拉拉——萨达姆的大表兄兼大舅子,他们二人从小一起长大。这么一来,伊拉克军队——这个国家的一支关键力量——现在已经完全被萨达姆的家族掌握了。

  萨达姆的阿拉伯复兴主义(1)

  萨达姆能够大权在握,很大原因是他能巧妙而又熟练地利用其家族的关系和影响力——这是他政治权力的支柱。作为复兴党的第二号人物,萨达姆还充分利用了该党发动的各种政治运动的成果,逐渐扩大自己的权力。他小心翼翼地把自己塑造为复兴党的一位忠实成员和一名重要政治智囊。萨达姆极力鼓吹复兴党的政治理念——阿拉伯复兴主义。20世纪70年代,他作过无数次演讲,对象包括教育界人士、运动员、律师、青年团体、妇女组织以及政府官员等等。萨达姆的许多演讲内容被选编成册,由复兴党官方媒体用阿拉伯语和英语出版发行。仅只1978年一年,汇集了19篇萨达姆演讲的小册子就发行了超过300万册。11这些演讲,不管是在风格上还是内容上,都记录并暴露了萨达姆的一些政治观点,他把阿拉伯复兴主义视为一种革命性的意识形态。它们还揭示了萨达姆惯用的多种政治手段,在当上总统之前的关键10年里,他利用这些手段不断扩大自己在伊拉克的权力和在民众当中的影响力。从这些演讲中,人们可以清楚看出,萨达姆寻求通过强化复兴党的领导地位,重新塑造伊拉克社会。他同时也希望,复兴党最终能够在伊拉克以外的中东国家扮演这一角色。

  1974年在对国民大会发表的一个演讲中,萨达姆说道:“我们现在只是明确了自己的抱负,仍然还处于我们已经下定决心要走的道路的初级阶段——在这条路上,我们要建设社会主义,与帝国主义作斗争,保障这个国家的安全。让我们国家成为全体阿拉伯人进行抗争的一个重要堡垒,并成为中东地区一个众人瞩目的典范。”12在萨达姆看来,树立复兴党在伊拉克国内的权威地位以及扩大伊拉克在本地区的影响力,是两个相互联系、相互促进的过程。萨达姆认为,伊拉克需要重新梳理本国国内事务和提高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而在实现这两个目标的过程中,阿拉伯复兴主义将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126在线阅读网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建议我们 | 网站地图 | | 诗词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