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杨贵妃

第三章

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杨贵妃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杨贵妃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开元二十八年十月甲子日。
  大唐皇帝赴骊山温泉宫避寒。
  一些例行的仪式之后,第二天上午,玉真公主把杨玉环迎了去,她向侄儿说明,迎寿王妃到玉真观小住数日。
  这是心照不宣的话,寿王殿下只有表现愉快的接受。
  寿王妃只带了两名女侍和一名内侍同行。
  但是,寿王妃在玉真公主的骊山别业停留不足半个时辰,就从后面入内禁了——玉真公主在城内住女道观,但在骊山,她和未出阁公主一样,在宫苑禁区有一所殿宇居住,从她的住宅入内苑,如果先有安排,不会被发现。
  当着玉真公主时,杨玉环尽可能维持平和,实际上,她在非常不满中,第一,一到骊山,自己还不曾和丈夫有过同游就被召入,上午,又很早。第二,从玉真公主的口气,自己会住在宫内至少一二夜吧,在此以前,她和皇帝之间偷情相会,都是白日,没有在一起度过一夜,皇帝曾有许多次表示共度一宵的意念,如今,当然是了。
  于是,当皇帝轻快奋扬地迎她时,杨玉环却表现了罕有的冷漠。
  皇帝毫不介意,笑嘻嘻地伴随着她走过一条长廊而入室,传道自己别后相思。
  她沉着脸,虽自抑怒怨,但她又让皇帝看得出自己是在不高兴中。她和皇帝之间偷情往来已有一段时日,平时,她依照教育而尽力顺应和引皇帝高兴,只有在偶然中,她会逾越一下,而今天,她是有意让皇帝看出自己的不欢。
  然而,皇帝毫不在意,直到室内,献上温热的清酒时,李隆基依然贪婪地看着她。
  这使得杨玉环自身不能忍耐,她扬扬眉,作怨怒状而看皇帝,李隆基又报以一笑,她恨了,脱口说:“皇上,你难道看不出我在不高兴,要发脾气?”
  “是,我想我看得出,你的神态,宜喜亦宜嗔,今天,别有风韵,我想想,应该用一句甚么诗句来形容。”皇帝作出欣赏状,完全不曾关注她的感情。
  “你这人,真岂有此理!”杨玉环在忽然中忘记了尊卑,用了较尖锐的声音说:“我要发脾气,我心里有老大的不高兴,我想和人吵嘴——你还说好看不好看,哼,岂有此理,一个人要发脾气,难道还会好看的?”
  他双目依然凝视着她,也依然保有笑容,点头说:“是的,很少人在发脾气时也好看,而你却别有风情,即使在要发脾气的时候,依然是很好看的。”
  杨玉环真的为之气急了,她不能再顾到事君之礼,扬眉,噘了一下嘴,率然说出:“皇上,我是要向你发脾气!”她的声量相当高,有真实性的不满。
  可是,皇帝仍然保持欣赏的好风度,一些不以玉环蔑视尊卑为忤,平和地点点头,接口说:“我知道了,虽然是你要向我发脾气,我依然认为你宜喜宜嗔,别有风情,那是客观见解,这和你要向谁发脾气毫不相干的。”皇帝稍顿,从容地:“女子有几分刚劲气时,才不庸俗,柔虽然好,但不能长期……”
  “皇上,你——”她为之啼笑皆非,急骤地截断了对方的话,抢着说:“你好没道理,我说了我是在不高兴中,而且向着你,你却象没有人那样,也不问问我为什么?”
  ——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但是,她又不甚通人情世故的。未嫁前,只要避过父亲,便肆无忌惮;出嫁后,丈夫把她作为暖室里的鲜花那样地护持供奉,一切的贵家和宫廷的教育,虽然时时会使她警惕和约束,但意念上一奔放,稚气就自然而然地流露了。
  于是,皇帝大笑,过去捏住她的手,她一闪而躲开,忿忿地说出:“这有什么好笑?我不高兴,你却观得好笑!”
  皇帝努力忍住笑,缩回手来,搓着,然后问:“那么,告诉我,为了什么事?”
  “算了,你是皇帝,你从来不必关心旁人的!”她气虎虎地说出:“皇帝呀,人人都要顺着你的是不是?”
  “是的,但有时也不是;”李隆基忽然正经地说,“有时,做皇帝的人要忍耐,顺别人,譬如在朝堂上,有一些死读书,读死书的忠臣,他们本身对事无知,会在殿上喋喋不休,声势汹汹,那时,我必须忍耐和顺应,否则,那些忠臣会宁愿一头撞死,去做历史上的忠鬼,而我,就成为不听忠谏的暴君或者昏君——”
  “皇上!”她双手一齐拍在几上:“你这个人真正毫无道理,我说我的私事,你却说朝廷大事,这和我有什么相干呢?”
  “噢——你的话引起我的感慨,我的遭受,无处可诉的!
  玉环,被你一提头,我也有牢骚要发了!”皇帝行近她,双手按在她的肩上,微吁:“好了,我暂时不发牢骚,听你的!告诉我,你为了什么?”
  她是一时意气,听了皇帝一席话,淆惑了,她不以为皇帝会有不如意的事,居然脱口而出:“你也有牢骚?”
  皇帝哦了一声,松开手,徐徐地在她身边坐下,再说:“我的牢骚多着哩,可是,我不能向人说的,一个皇帝的不如意事,并不比平常人少,好了,不谈我的事,如果我一说开头,会象漕渠的水闸放水,流个不停。”他自我一笑,接下去:“所以,我的事还是不说的好,你呢?”
  她的意志一松弛,此时已集中不起来了,对皇帝的询问,只扬扬眉毛,没有说。
  “玉环,有什么事使你不遂心?对我——”他又搓搓手,“我有什么事使你不快的呢?应该没有啊!”
  “怎么会没有?”她的不满又恢复了一些,“一早就找人来,偷偷摸摸地,哼——”
  “玉环,不是我愿意偷偷摸摸,让玉真公主来接你,面子上好看些,而且,我想留你——”
  “掩耳盗铃!”她说,以双手掩住自己的耳朵。
  皇帝很佻巧,倏地转身,把架上一只叫唤侍女的铃送到她面前,这一个快速和配合的动作,把杨玉环惹笑了,她接过铃,猛力地用木槌打了几下。
  屋外的侍女两人,分左右而入。
  皇帝很会应付场面,正经地向侍女说:“弄些小食来,午餐,设在含珠殿!”
  侍女走出之后,大唐皇帝向强自抑笑装作正经的杨玉环伸了一下舌头——然后,也笑了出来。
  皇帝的装腔作势既自然又洒脱,但看到全部过程的人却另有一种感应,杨玉环想到戏台上的演员的做作,也想到刚才由掩耳盗铃一语而起的种种,每一个人在意念转换中总有弛放的时候,如她弛放了,完全地忘情一切,她的双手握了拳,倾身向前,打落在皇帝的双肩上,在忍笑的气呃中说不出话来,而大唐皇帝,顺势将投怀的人抱住了。
  她不会挣扎的,她和他早已有了两性间的实际,拥抱,平常得很,她松散地在皇帝怀抱中喘气和调匀自己的呼吸,其间,皇帝还吻了她。
  “你这人——噢!”她摇摇头,恨恼在一瞬间飘散,笑着接下去说:“皇帝富有四海,呵——我佩服你,我才说掩耳盗铃,你手脚快,才思敏,立刻取过一只铃,噢,皇帝——”
  他摩挲她的面颊,轻悄地说:“你虽然掩上耳朵,我的铃却是自己的,并非盗来!”
  她仍然散漫地伏在他的怀中,然后,她说:“总而言之,你狡滑,也很够坏的!”
  “这不能用一个坏字来形容,只是机变而已,从取铃到打响了铃,我只能如此,否则,多么不如意思?”
  她的怒气已消散,皇帝取了清酒,让怀中的人饮了一口,接着自己也饮一口。
  她徐徐地自皇帝怀中脱出,坐好,以手抿按发鬓。
  皇帝看着,也伸手相助,一面说:“不妨事,由此地到含珠殿,不会有外人看到!”
  她停了手,一丝潜在的惆怅自心灵深处泛起,她想到自己和皇帝之间的偷情,内侍、侍女看到的有不少,知道这件事的人也有不少,这多么可羞,她想到市井中人说奸夫淫妇,那话虽然粗俗,但用在皇帝和自己身上,又有什么不可以和不恰当呢?
  这是恍忽间的意念流转,但由于这已不是第一次了,意念上的羞涩感极为薄弱。
  在饮了几杯清酒后,侍女已送入小食,并且报告含珠殿那边已经准备好了。
  杨玉环不知道含珠殿,她问了。
  “这是在御汤泉的东边,温泉自含珠殿一条水道喷入御汤泉,那个喷水口,是玉石雕成的龙,龙口内含珠,汤泉自两边流出——哦,你没见过,现在先去看看!”
  杨玉环知道骊山行宫有好多处汤泉,而称为御汤泉的,理论上归皇帝专用。她自然不会有机会看到,不过,她相信,皇帝宠爱的妃嫔,也可能得入御汤泉的。
  她不大高兴在室内闲谈和亲昵,皇帝提议,便立刻同意。
  于是,他们缓缓地出了暖室,皇帝可能为了表示自己的身体壮健,他不走内甬道,而取苑路。
  十月,虽然不是长安最冷的日子,但初冬的寒风也很劲,只是,他们都不在意——室内的温暖,也是使他们能抵受风寒的原因。
  有四名内侍在皇帝之前二三十步处,后面,也该有四名内侍相随的,可是,皇帝略不在意,他携着杨玉环的手而行,指点苑路上的陈设,他告知玉环,这条路和含珠殿,都是十年间修的。
  这是一条精致的白石甬道,两边,有石柱、朱栏,栏外,是一列冬青树,稍远处的圃中,有一对驯鹿……
  于是,他们进入了小巧但华丽非常的含珠殿,他们由正面殿门入的,看不到温泉。
  皇帝引她越过正殿而到后殿,出廊,她看到耸起的屋宇,是凹字形的,中间缺入处,便是汤池殿,她估计,两边的屋宇才是住人的。而三面的屋宇,和温泉室之间的距离,各有两丈以上,但都有廊相通。
  杨玉环估计,汤池有一丈六七尺长,一丈二三尺阔,成长方形,有梯级下水,水池旁边,有扶手,水池中,有小巧的柱台,也围上栏杆;池的左右,有封闭着的房间,她无法看到内容,猜想那会是更衣室。
  当她看罢随皇帝转身时,皇帝作了一个手势,温汤池所在的房屋的长窗,齐整地关闭了。
  窗户关闭时很有规律,杨玉环为此回望和询问。
  “此地,每四扇长窗有一个铜杆,操纵窗户的上下,你没看到,窗户都是上下式,又是向外开的!”
  “哦——”她点点头,从自己的家而想到了皇帝的奢华,今天所见,是宫宇的另一种工巧和华丽。
  大唐皇帝和杨玉环在后殿的中央阁子吃午饭,有四名乐伎在阁外的左右奏乐,那是宫中的内乐伎,造诣不高,平时侍皇帝吃饭是八人演奏的,但今天只用了四人,且全为弦乐,看来,这不过是点缀而已。
  在吃饭的中间,皇帝技巧地赐杨玉环在御温汤池中出浴。
  她对这个池极为爱好,但也看出这当然是皇帝专用的,她低问:“我可以吗?这是皇帝御池——”
  “是我的御池,在今天之前,除我之外,无人曾浸身在此池中,但是,你总是可以的,无论什么,你都可以!”
  她睨了他一眼,不曾再说。
  饭后,皇帝伴了她到右边的屋宇,嘱咐侍女服侍她入浴温汤,他向玉环说:“这一池是最好的水,你不妨多在水中浸浸,我饭后休息一下,你上来时,他们自然会叫我的。”
  她有入温泉的欲望,但是,她又有些胆怯——宫廷中有许多规矩,她和皇帝偷情的来往,把这些规矩破坏了,但那是和皇帝在一起,现在去入浴,是单独的,她不知规矩如何,但又不好意思询问。
  于是,两名侍女引她到池边的房间,这房间,好象分隔了三间或四间,外间,有两名侍女跪迎,陪她来的侍女退到户外,那两名侍女关上门,为她除了外衣,再引她入左首的屋子——一间很暖的屋子。
  两名侍女再为杨玉环除了衣服,她有羞涩感,可是,她不能有反应,连亵衣,内袜都除尽了,侍女用一幅麻质的大巾披在她的身上,再引她进一道门。门内,是两名穿了似肚兜一样的衣服的女子。有三人,她想,那是服侍沐浴的人吧!
  这三人引入杨玉环,去了披在她身上的大巾,用温水浇淋在她身上——她愕异,她想,不是入池沐浴的?
  自然,她不方便询问,到了这地方,只能由人们摆布了。
  这三人,缓缓地用瓢取温水,浇淋在她的身上,一人,用了一幅绢,将她的长发包紧,然后,她们扶了她斜躺在一张有垫的石床上,石床本身也是温热热的。
  于是,两名侍浴的侍女轻轻地为她沐浴,用一种有香味的水涂在她身上,再用钝口的玉刀轻刮,另一名侍女,以双手为她按摩——很舒服,她想:“这是神仙般的享受啊,骊山诸王宅虽然也引有温泉,但和此地完全不同。”
  在按摩中,不断地有温水浇淋在她身上,水越来越热,但逐渐的加热,只使感到舒服而没有不能承受之感。这样的沐浴,耗去了一刻工夫吧?
  她的双足,被包裹在热巾中,经常有热水浇淋,然后,一名侍女为她修剪和磨齐了脚趾甲。
  她以为温泉赐浴已毕——但是,当她被扶起时,一道向内的门开了。她们扶着她出去,经过一道短短的过道,有些些冷空气进入,使她一爽。可是,接着又有一道门开启——玲珑精致的长方形浴池便在她的眼下,侍女只扶送她到下阶的栏杆边,告诉她,这是侍浴女所能到达的界限,她们又告诉她,在池中多浸浸,可以去病延年,同时,她们又指点她可以在池中游乐,事毕,可以拉动任何一条线绳,就有铃声,她们会再来服侍。
  说完,这些人退出,门也随之关上了。
  杨玉环独自一人,先有些心怯,渐渐,她自然了,看周围,光线自四周近屋顶部分的明角窗透入。刚才所见的长窗都已关上,那些窗,也能透光,但内外自然是不能看见的,她欣然,一步步地踏入温汤池。
  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在一个大池中嬉水,一切的心事都放开了。她在齐胸的水中沿边走,再探索着向中央。中央,水也不深,不会使人淹死在水中的。如此,她更加放心了,想到幼年时夏季在行旅中,看到路边的水塘中孩子们游泳,双足打起水花——她以双手紧捏着中央柱外的玉栏,尝试着双足打水,她试了四五次才能使身体半浮而打起水花。
  水的温度逐渐增高,但这一池温泉澄清,而且没有蒸气,她奇怪着,不过,她不去深究,她完全地被吸引了。再摸索到龙头附近,看到水中有一倾斜的玉床,她躺在上面,头与颈项在水之外,但水中的身体却会浮漾,躺不平实,起初,她有些怕,渐渐,她伸出一手,捏住旁边的栏杆,本身有了安全感,而且觉得很舒适。她合上眼皮,时时伸屈双腿而打水。
  时间逐渐使她习惯在一个大池的水中。由于屋内没有人在,她也自在得多,稍后,她在玉石的床上站起,看自己的躯体——许多人称赞她着了衣服时的美丽,而她,在有机会裎裸时,会欣赏自己不着衣服时的躯体的匀称美。
  一般生育过孩子的妇人,肌肉骨骼都会松弛,而她绝不,她至今仍是紧密结实的,她的小腹只稍为比未嫁前隆腴一些,皮肤绝无纹痕。她在直立着自我欣赏,觉得小腹稍为肥腴一些,与内身更加相称。
  在寿王邸,有时,入浴后,她会对着铜镜自照,但寿王的宅邸无论在洛阳、长安、城内、骊山,都没有如含珠殿现在所处那样好的环境,容她伸舒自如。她以目光搜索,希望能发现镜子,但是,没有!
  在自我欣赏中,她又把自己浸入温泉——人们说在温泉水中浸着,能使人延年益寿,不会生疮,也能使皮肤柔滑,在她的年纪,对延年益寿这一项是没有兴趣的,但是,对滋润皮肤,却看得很重!
  就在她嬉之不已之时,忽然,另外一头门户有声响,她本能地以双手放向胸前。但又立刻放下,她想到侍浴女——自己在仪态上不能作出外行相。
  在门响之后,有一个如磐的响音,她问:“谁?”
  “玉环,你在水中要泡多久啊?”是皇帝的声音。
  她一惊,本能地啊了一声,脱口说出:“你,你在偷窥——”说时,她的身体蹲入水中,让水淹到胸前,然后,注意声音传来的地方,那道发出声音的门,并未开启,但已隙开一条极为微小的缝,可以断定,不能从此偷窥,此外,她又无从发现甚么空隙。
  皇帝没理会偷窥一语,只笑嘻嘻地接着说:“可以上来了,你在水中泡着有半个时辰了吧?”
  她嬉水,自我欣赏,忘记了时间,皇帝一说,她才想到,接口说:“我就出来!”她往入口处的门走。
  有一名侍女的声音:“王妃请来这一边!”那是门稍微隙开的一边。她循声走过去,将上石阶时,门开了,只有一名侍浴的女侍在,引她走过一条极短的过道,进入另一室,又有一名侍女用一幅大浴巾裹她的身体,但只吸干她身上的水分便取下,指引她进入一个门帷。
  她不经心地进入帷内,一瞥间,她叫出——那是一个房间,皇帝赤足,着一件宽松的浴袍。而她,全身一丝不挂,她窘羞,欲退又不能。皇帝在她发出声音时,很自然地取过一袭衣,上前披在她的身上,并且说:“她们不替你着上衣服——”
  她和皇帝之间虽然也有过多次的偷情,她也曾设想到市井俚语:“奸夫淫妇”,自然有赤条条地相对过,但在她的心理上,那是畸形时间,而此刻则是正常时间。她为在正常时间里自己赤裸着被人看到而羞。本来就很热,羞,使她更热和出汗,皇帝为她披穿衣服时,她在羞涩中无地自容,终于,她偎靠到了皇帝身上。
  她的浴衣和皇帝的不同,皇帝的,是一种麻质物,而她,是一种丝织品,丝质色浅,似透明,而且,又不吸水分——此时的她,正在出汗。
  她要谴责皇帝,但是,羞涩得失措使得她依着皇帝,软绵绵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李隆基强壮的双臂搂揽了一个娇慵的身体,徐徐移动到边上的榻边,坐下,吻她——她不曾有反应。此时,她双颊嫣红,全身似慵惫得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任由他吻。皇帝极为温柔,轻轻地吻,轻轻的抚摸着她那汗湿的身体,他表现了非常怜惜的爱。
  在热蒸、羞涩、松弛中的杨玉环,透了一口气,合着的眼皮抬了一下,再合上——她以为自己不看,可以减低羞涩的。但是,合上眼又太闷,因此,看了一眼,然后,她柔弱地低问:“你是不是在偷看?”
  “玉环,不是的——”他悄声说,又吻她流汗的颈项,徐徐接下去说:“当你进来时,我看到,这不算偷看!”
  “在此以前——”她的手伸出,在蒙昧中,插入他的衣内,摩挲着,又低说:“我在水池中……”
  每一个人,灵智和肉欲都会有分离的时候。
  每一个人,在被制造成的环境中,又都可能在顺应中孕育出一种情分。
  她和皇帝之间,不应该有情分的,被势所迫而致的肉欲关系,虽然蒙有情的外衣,但那只不过是一件外衣而已。如今,在恍忽间,在慵羞的松弛中,在环境的移易下,情与欲在结合中萌芽!
  这是寿王妃杨玉环在宫廷中度过第二个夜——昨夜,在恍忽中睡着,今晨,皇帝悄悄地起来,没有吵醒她,她起身时,已近午了,而且是皇帝进来把她唤醒的。
  在午饭后,她又入了温泉——皇帝也在浸温泉,但不是和她同一池,那是她坚拒同池。大唐皇帝在下午沐浴时,享受按摩,还睡着了约半个时辰。下午的时间很短,他们又各自在温泉耗去很久,出去时,差不多已近黄昏。
  皇帝和她玩了一次乐奏,宫廷中大乐师,被称为琵琶国手的张野狐,奉召入内奏了一曲。这是皇帝和她在一起,第一次面对正式乐工——皇帝顾到大体,在听乐时,杨玉环只在六尺外的偏席坐着。之后,是比平时为迟的晚餐,又之后,杨玉环兴致忽然来,仿张野狐的指法而奏了一曲琵琶,又在失望中抛开。然后不久,他们进入了温暖的房间——直到如今。
  他们的精神很好。
  现在,他们的确象一对情人,失去了尊卑和年龄的距离,又由于她在未嫁之前是完全地民间的,一个普通贵家,和宫廷生活有极大的距离,当她不再有顾忌时,谈话和行动都伸向广阔了,有许多,且为皇帝前所未闻。
  在夜谈中,皇帝恬然想到了昨天上午杨玉环进来时,样子很不高兴,偶然念及,他问了。
  她已浑然忘却,笑着说:“没事了,你一早就把人找来,我不高兴!”
  “我不知道你睡到什么时候起来——是否都象今天?”
  “不,今天是特别晚,平时要早些的,但也不太早,我又不必上朝,何必早起。”她说,忽然想到,倏地起来,双手将皇帝推倒,急说:“我差一点忘了,我昨天向着你,要发脾气,被你蒙混了过去!”
  “什么事?”皇帝被她推倒,躺着看她,欣然问。
  “你派内侍、侍女来寿王邸监视我,岂有此理!”
  “啊!冤天下之大枉,我派人来服侍你,也便于传消息,那都是我身边最可靠的人,怎么,你会想到监视?”
  于是,少有世故的杨玉环说出:“不是我,是他——他!”于是,她笑了起来,把寿王于晚上爬窗而入的事也说了出来。
  于是,皇帝大笑,她也大笑,他们相互抱住而翻滚着,帷外的值夜侍女也耸动地听着——相对默笑。
  ——这是不应该说的,更不能把它当笑话的,然而,在松弛和感悦中的他们,忘却了伦常,也无视于现实问题,将此作为笑话趣事。
  大唐皇帝在骊山温泉住了十八日,才回长安。
  这十八天,是他一生中最欢畅的时间,他在到达的第二天,把媳妇召入宫中,同过四夜,放回,但隔了一夜,他不能耐,又把媳妇召入,此后,杨玉环一直到离开时才回到自己的丈夫那边去,中间,她只有在一个白日回过寿王邸,而时间又很短促。
  经过这一次骊山行,偷情关系无法再继续,如何改变杨玉环的身份,成了当前最大的问题。李隆基虽然不顾一切要得到杨玉环,但他并不昏聩,体制方面仍要照顾的,事实上也必须有一个转向的手续。
  在回到长安城的当天,皇帝就找高力士到私室商量如何迎杨玉环入宫。
  这一问题,在骊山温泉宫时就曾提出,皇帝、高力士,还有玉真公主,都想不出一个自然、合礼与合理的方法,现在,高力士也同样没有办法,在正常情形下,总不能使寿王出妻,而且,使寿王公开出妻,杨玉环也不能入宫。
  皇帝和高力士商量了半个时辰,无结果。于是皇帝命高力士召杨玉环入宫,高力士劝止了——因为在长安城中的内宫过夜,实在不大好,事必传开,何况此时已近黄昏。
  李隆基在无可奈何中忍住了。
  但在次日午前,朝散后,内侍报告,玉真公主请见,在等待着。皇帝料到,这必与玉环的事情有关,他推后了与李林甫的谈话时间,匆匆入内。
  玉真公主一见皇帝,立刻就说:“昨夜,我想出了一个办法,让寿王妃做女道士!”
  “让她做女道士?”李隆基沉吟着:“她好好儿地,用什么理由出为女道士呢?还有,她作了女道士,也不能入宫,依然要偷偷摸摸,我还可以忍得一下,她会不肯的,这回在骊山,玉环就问过:‘皇帝,你怎样安排我?我没面目再在寿王府住了!’小妹,这是实情啊!”
  “我的皇帝大哥,昨夜,我把一切都想好了。第一,玉环做女道士,不象我,也不象另外一些人,她要有一个特别的目的,作为以身奉献而入道——”
  “哦,奉献而入道,为谁奉献?”皇帝听出了契机,很急,截断了玉真公主的话而问出。
  “陛下,正月初二是我们的生母窦太后的忌辰,让寿王妃以此日为奉献,为不幸而惨死的故太后荐福,自请度为女道士,代陛下尽孝,再者,以为太后荐福之故,女道观可以名正言顺地设在宫中。”
  皇帝思索着,这并不太好,但是,这又是一条出路,终于,大唐皇帝照着小妹的建议而做了。
  次日,知内侍省左监门大将军高力士奉皇命,正式和寿王谈判,嘱咐寿王献妻,他教导寿王着王妃亲自上表求度为女道士,而且,强调以故太后窦氏之故。
  昭成顺圣皇后窦氏,是大唐皇帝李隆基和金仙、玉真两位公主的生母,也就是寿王的亲祖母。原来,已故的睿宗皇帝李旦的皇后应是宁王的生母刘氏,但宁王没有做上皇帝,他的生母死后虽然也追尊为太后,而实际上却以窦氏为正,可是,官史的记载,刘氏又必然列在窦氏之前,玉真公主的确有其特出的才智,她想出命玉环为窦太后荐福,有两大理由:一、刘太后和窦太后都被女皇帝所杀,到女皇帝被废死,刘、窦二人才在洛阳招魂拟葬,由于以上的原因,有一个至亲的人入道为之荐福,依道家而言,是至上的功德;二、刘太后也生有一子二女,却无人入道,窦氏生前地位低于刘氏,死后虽因儿子为皇帝而尊,但排名仍居次,现在,她除有一个亲生女儿入道外,再有一个亲媳妇为她入道,在空灵方面,她的尊荣比实际要更来得大了。
  高力士技巧地向寿王作了提示。
  寿王自然接受,自己写好了一道表文,命妻子照抄。杨玉环对女道士少有好感,最初拒绝,但寿王一再求她,她在无可奈何中只得照抄。寿王则以最快的速度把妻子的表文呈入。
  事到如今,他们对此无可避免之事,已不再有悲愁感。
  杨玉环把自己的故事坦率地告知魏来馨,并且托她照顾自己所生的两个孩子。一念及孩子,玉环就不免于伤心。
  生长在宫廷的魏来馨,深明皇家的一家,她思索着说:“王妃,我这样想,如果你入宫后,再生了孩子,那末,我猜测,在宫廷的纪录上,这两个孩子的生母,只怕会改成我!”
  “为什么?”她不解。
  “王妃,倘若你和皇帝生了儿子,与寿王殿下是兄弟行,现在的两位公子总不能同母而为叔侄啊!因此,只有改一改出身!”
  她怔忡,喃喃自语:“这也可以改变的吗?”
  “有什么不能,皇帝要在宫内做这样的事,轻易得很。王妃,你以为皇帝的起居志,史官的纪录,那些称为永传后世的东西,是真的么?不,从太宗皇帝那时起,就常常被修改了,倒是女皇帝,不大理会史官的纪录,听说,那是她瞧不起这些。”魏来馨喟叹着:“他日,你到宫中,就会知道!”
  “来馨,我想,我以后不再生孩子了,你帮我好好照顾这两个。唉,我不曾生得一个女孩——”她喃喃说,表现了惆怅,由于自己和皇帝的关系很密切,在一些看来特殊的人物面前,她不必避忌个人感情了。
  寿王妃杨氏,受宫廷正式的传召——由内谒者来迎,有仪仗、宫中执事,典体壮严,寿王和王妃虽然事先获得通知,但由于特殊的关系,他们并不重视,也不去谈它,直到正式仪仗到了寿王府,李瑁才感到意外,杨玉环本来只着常服,但因是正规的迎召,匆促间换了吉服,她弄不懂是什么事,内心在抱怨皇帝多出花样。
  内谒者依照诸王妃、命妇入朝的礼节,车迎寿王妃至内侍省,经由内常侍,再经由内侍省少监,唱呼入奏,步行至内殿,晋见皇帝。
  皇帝左右有侍从多人,她依照指示而行大礼,由司言代天子询问,及说明召见之意——那是因为她自请作女道士的事,之后,皇帝官式地说了嘉许之言。她谢恩。再由司言依例问了一些事。杨玉环有些闷气,忍不住,抬头正面看皇帝——皇帝正坐,没有什么表情,两边女官、内侍,有十人以上,后面,又排立着约十余人,她本来想笑一下,或者捉弄一下皇帝,但宫廷壮严的气氛,使她不敢造次。
  于是,她沉着地依制行事和行礼,然后,皇帝命赐食于王美人处,司言传晓,由内谒者指导谢恩。
  皇帝先退,寿王妃依宫廷制度而跪送,然后,她被引往王美人处——自从杨玉环成为寿王妃之后,这是第一次单独依传统仪式朝皇帝,新婚朝见,有武惠妃在,而且仪式也不如今日那样地隆重。
  在另一所宫殿,王美人迎着她,免除一切礼仪而入内室。
  杨玉环以为皇帝会在,但没有,她略进小食,就问王美人,自己可不可以就此辞退,因为吉服穿着已久,不大适意。王美人告诉她赐食的节目只是带一些宫中食物回去,并不是留她在宫吃饭。这使杨玉环失笑——她和皇帝的关系,王美人是知道的,因而彼此都很自然。
  她出宫了,依然有仪仗队,诸门户出入都有专人记录,她从而认识了宫廷生活的另一面。
  次日,她奉召,秘密入兴庆宫和皇帝幽会——她为昨天的故事而向皇帝发了一阵带喜悦的牢骚。
  皇帝对她说:“这是先圣前皇定下来的礼,我照礼行事,内外史官,都会记下昨天象做戏的那一场节目。”
  “今天呢,他们不会记了?”她摇头:“这多虚伪!”
  “没有那么虚伪的东西,皇家就少去了尊威,也用不着养那许多人——你想,昨天你入朝一次,内内外外,服务人事该有两百人吧!把看门仪卫和后备的算上,还不止哩!劳动那多人,就为了记下这么一件事在簿册上!而这,又是为了写历史,我们在制造历史!”
  她听了,忽然稚气地以诵书的口气念出:“历史,历史,吾知之矣!”
  有最高权力的人用各种方法创造历史,其余的人便为此而服务。
  大唐王朝有名气的人才,官中书舍人、知制诰的孙逖亲奉皇命,以起草度寿王妃杨氏为女道士的诏书。
  皇帝以充满感情的口气向这位才士说:自己早年丧母,欲尽孝而不能,今幸有寿王妃,贤媳,知朕心志,自请度为女道士——他嘱咐孙逖审慎落笔,那是暗示,不可因此而侵犯自己的祖母,伟大的女皇帝。母亲虽然为祖母所杀害,但在儒家所提倡的孝道理论上,无论如何不能因母而损及祖母。再者,女皇帝祖母虽然是推翻的,但是,她依然受到广泛的崇敬。
  开元皇帝以孝治天下,又友于兄弟。这位才士感动得为之俯伏而叫万岁。孙逖不是进士出身,但进士们无人敢于轻视,他出身于开元二年一个特别的考试科目,称:“手笔俊拔、哲人奇士、隐沦屠钓及文藻宏丽”科,且为第一名。廿余年来,孙逖和颜真卿、李华、萧颖士齐名,被称为四名士。
  于是,孙逖写成了“度寿王妃为女道士敕”如下:“敕,至人用心,方悟真宰;淑女劝道,自昔罕闻。寿王瑁妃杨氏,素以端懿,作嫔藩国;虽居荣贵,每在精修。属太后忌辰,永怀追福,以兹求度。雅志难违;用敦宏道之风,特遂由衷之请,宜度为女道士。”
  这一道简明的敕文引起了小小的震动,诸皇子间有错愕感,人们因寿王妃的求度为女道士而生出许多种联想——有人以为寿王有可能被立为太子,另外的人以为寿王妃指明以太后忌辰而请入道,可能暗示着将会有新的政治上的斗争,女皇帝武氏一直和她的集团,仍有残余人物,是否要将之一网打尽呢?因为太后是为皇帝所杀……
  至于在朝廷,中书省方面由孙逖传出,大家为皇帝的孝思而感动,但同时也有人以寿王妃人道为不可解——同时,寿王妃的美丽,又因此再被广泛地传布。
  这是开元廿八年的风雪残年,长安很冷,百官又为过年而忙,寿王妃杨氏入道的敕书,恰于此时公布,自然,那是由于年初二即为窦太后的忌辰之故。
  在杨玉环的家中,杨玄璬和他儿子杨鉴,都陷在不自然的缄默中。
  大唐皇朝的女道士,行为多受人议论,而杨玄璬以儒术名家,对女儿的出为女道士,很不舒服,再者,女儿于事前完全不曾通知本家,也使他为之遗憾。
  他和儿子都猜不透是什么事故促成女儿如此。
  他们父子有隐隐的不安,但杨鉴的妻子承荣郡主则认为是喜事,她说明,寿王妃如此入道,是被特别看重。
  大唐开元二十八年除夕。
  繁缛的宫廷和朝礼之后,每一家人都在自己的家门之内团聚。
  寿王邸的情形很黯淡,在晚饭之前,寿王妃看了两个儿子,回自己的房间,独自哭泣。不久,寿王来了,请妻子同去主持一项本宅的祀神礼。
  她拒绝,但当寿王默默转身时,她忽然叫住丈夫,在流泪中说:“你等等我,我去!唉,这是我在你家中的最后一个除夕,从后天上午起,我就不再是寿王妃了!”
  李瑁一阵心酸,强行忍住,他不欲在大节日流泪。
  祀神礼成,是团年饭,有乐伎演奏,场面合于制度的热闹,但是,寿王夫妻的心情却很沉重。他们在强颜欢笑中吃完了晚饭,再去看年夜灯,又举行了除岁的祀典。这时,下雪了。
  当寿王赴大厅去接受从属的辞岁之礼时,杨玉环独自走向后园,立在廊下,看黑夜中漫天飞舞的大雪——灯光映雪,构成一幅美丽的图画,可是,她的心情却极为低沉,思念有似雪花地飘落。
  她在这半年中周旋于父和子的两个男子之间,浑浑噩噩,但临到一年将尽的时候,又想到从年初二的清早开始,自己将离开这一所住宅,以女道士的身份侍奉皇帝,将来如何,她不知道,寿王、咸宜公主,都有一套计划,她有时也迷离于他们的计划,但仔细想想,又觉得很空虚。
  再者,她又有私人情感上的问题,她和皇帝在一起很快乐,但认真检讨,自己总是爱寿王的,那是正式夫妻,然而,要乖分了。
  在寒风中,她又流泪,她完全不知道如何自处。
  时间徐徐地过去,园中地面上,已铺了一层白雪,她仍呆立着——于是,寿王出来了!她看了一眼,没有出声,寿王同样默默地挨到了她的身边,渐渐,他把冻得很冷的妻子搂住。他也呜咽着低唤,由于冷,他搂了妻子一阵,劝她入室,她问:“我们到哪里去?”
  “内书房,我们相对,总可以的——”他泣不成声。
  ——寿王妃在斋戒期中,不能和丈夫同住一间房内,乖分的夫妻,在最后相处的几夜,无可能相亲。
  于是,他们入了书房,在暖和中相偎,有时流泪,然而,彼此无言……
  恩爱夫妻,在相对流泪中度过除夕。这是他们结婚之后,在一起过第五个除夕。但是,他们的婚姻,并未满五年,恩爱夫妻,在不足五年的时日中,自武惠妃故世之后,他们的欢乐总被一些阴暗的影子蒙上,最近一年,更是在百忧相煎中,欢乐,已然是自我迷醉式的了。
  这是帝皇家的人生。
  年初二,长安城雪后晴日,曙色微茫的时分。
  有一队禁军兵士在入苑坊中列队,此外,宫闱局令一人,丞一人,随从四人,内侍八人,率两辆车,停在入苑坊门外,典直郎一人,随从二人,则在寿王邸大门外等待。
  不久,报时官到了——又有一乘车随之而来。
  寿王府的大门徐徐开启,仪仗队也于此时到达,同来的太常寺少卿一人,着了正礼服,壮严地与两名从官,首先进入寿王邸的大门,入正厅。
  在大门尚未开启时,杨玉环已打扮好而在等待了!但是,当报时官的声音传入时,寿王妃忍不住了,失声而哭。她的左右,有宫廷派来的内侍、女官,以及宗正寺,崇玄署的官员,还有太常寺的一名太祝。在此时哭,多么不适宜!而所有的人,也因她的哭声而惊动——寿王正欲向外走,为之面色大变,连忙回身——此时,杨玉环不再顾忌宫廷隆重的大典礼,她起身,叫了一声丈夫,迅速地向内走。
  寿王惶恐无比,但他又不能不相随而入。
  进入了帷内,着了大吉服的寿王妃,一把揭开霞帔,将丈夫抱住,呜咽着叫出:“阿瑁——我不忍离去!”
  “玉环,时间已到,玉环,刚才我们谈过,记得我的话,玉环,但教我一日能为太子,我们两人仍然会再成为夫妻的,玉环,忍耐……”寿主在她耳边低而促地说出:“玉环,忍耐,为未来!”
  这些话,在天明之前已说过不知多少次了,但是,在临到最后,杨玉环仍然不能自忍。
  开启大门的报告传入了,寿王听到,惶急地说:“玉环,我必须出迎太常少卿!”他紧紧地一抱妻子,便松开手:“你需要镇定,刚才,你一哭,不知道会怎样,这——唉,我必须赶着出去!”
  皇家的礼仪不能违,在众目之下违背礼仪,必会构成大罪,因此,杨玉环只有放开手,定定神再说:“不妨事,古礼有辞亲别宅之式,你放心!”
  于是,寿王匆匆而出——寿王侧妃魏氏,很机敏,自后面快速地走出,亲自为杨玉环拭泪,再自侍女手中取了粉,为她轻轻地匀面。
  “来馨,善视殿下——还有两个孩子,孩子以你为母,我放心得下,唉,只是,将来……”她摇摇头,不再往下说了。
  “王妃,一切放心,将来,我们总能随时相见的,消息不会隔膜,现在,你只得出去了,否则,会使殿下尴尬!”她说时,为玉环再披上霞帔。
  寿王妃在乐奏声中,登上一辆车。这车,只有她一人在车厢内,车前,立着太常少卿——朝廷大臣,正四品的官员;车后,有两名内侍立着。
  禁车的马队开道,寿王骑了马,随在妻子的车后,壮肃地行进。
  大唐皇家的太庙,今天因有特别的祭祀礼而开着,皇家一位特殊的人物,在太庙主持这一宗祭祀礼,那是太尉,宁王殿下,当今皇帝的兄长,依照立长的制度,皇帝应该是他,但他将皇位让给了有权势的弟弟,当然是因形势所迫而不能为嗣才让的。但李隆基对兄长总算非常好,好到为天下人所共同赞美。
  宁王和皇帝不同母,今天之来,他是代表皇帝也可以说是整个皇族。
  此外,皇族中有玉真公主,着了法衣而立。玉真公主虽然比寿王妃高一辈,但为了寿王妃将入道,又是为她故世的亲母而献身,因此,她迎寿王妃。
  太庙祭祀仪式简单而肃穆——在理论上,寿王妃是没有资格入太庙祭拜的,但她那个入道的理由使她能进入太庙的门限,当然,她只能到昭成顺圣窦太后的享堂行礼。
  为了宁王出面主持这一项大典,杨玉环在拜祭了窦太后之后,再往肃明顺圣刘太后的享堂拜祭——刘太后,是宁王的亲母。
  这拜祭仪式之后,玉真公主引她到外堂,在宁王殿下主持之下,将一袭道服披在杨玉环身上。随着,玉真公主又以自玉真观请来的符箓、法器,交由宁王殿下转赐杨玉环,稍后,宁王代宣皇帝的赐号:“太真”。
  她依仪行了大礼,双手捧了赐号册,徐徐退向别室,仍由玉真公主伴着。
  之后,她由旁边的一道门走出,上车,这回,玉真公主和她同车。杨玉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而问:“公主,我往何处去?”
  “到你的太真观去!”玉真公主轻轻地说。
  “太真观?”杨玉环念着,思索,如自语:“这名字好熟,在什么地方?我好象见过的!”
  “不是你见过的那一所,太真观在道德坊,本是隋朝秦王杨浩的住宅,皇上怎会要你住那所旧房子。”玉真公主依然笑着,但不曾立即说出。
  “那么,我的太真观呢?”
  “玉环,你这人也是的,如此性急,难道会少了你的住处!
  好,告诉你吧,大明宫城内,有一所太真宫,原是祀太后的,后来,两位太后的神主,都入太庙,外面供两位太后的仪坤庙取消,改为肃明女道观,这是皇上对肃明太后的追思之意,而大明宫的太真宫是祀昭成太后的——”
  “公主,我真的作女道士?”她不熟这一行,此时,有些吃惊,脱口而问。她又说:“我什么都不懂的。”
  “放心,不懂的事慢慢地就会懂的,至于做女道士,自然是真的,连道号都有了,现在,你身上披着的就是道服!”玉真公主似逗弄地笑着。
  杨玉环终于听出来,睨了她一眼,低下头。
  “玉环,从现在起,我们是平辈,又同是女道士了,希望你能习惯,这几天,还有一些仪式要做,我总陪着你好了,一切都放心!”
  大明宫城内的太真宫,是皇帝祀他惨死的母亲窦太后的,因杨玉环将入居,这所殿宇,经过了修饰,正殿上有老子像,四壁有道教的图画,殿中陈设了法器和道家的用具,和正式的道观一个样子。
  玉真公主陪伴杨玉环入内,又举行了一个仪式,然后,她引杨玉环入内,正式换了道服和改妆,再出来,在宫中的仪礼人员观视中,又行了一回道家的仪式。随着,接见太真宫的人,布施,到午正时才结束。
  杨玉环在天未明之前就忙着,直到现在,她疲累了,而且也饿了,她再也无心于悲伤,当仪式一完,她只嚷着饿和要求进食,玉真公主陪着她吃了饭。
  杨玉环到此时才问及皇帝。
  “今天,皇帝不能够来此,而你还有许多事要做,太真法师,做一个女道士可不是太容易的。”
  她讨厌太真法师的称呼,要求玉真公主不可再呼法师。此后,她再询问,得知今天下午没有仪式,皇帝也不会来,于是,她放肆地松解了衣服,把鞋也脱下,在榻上斜躺,诉说今天的辛苦,玉真公主笑着无言,不久,她发现杨玉环不说话,看她已经睡着了,玉真公主看看忽然熟睡的杨玉环而喟叹——她同情这位没有心机的美人,她相信,玉环他日得宠,必不会弄权的。
  在大明宫城内的太真宫,初做女道士的杨玉环忙了三天。
  第三天,皇帝曾由一批人陪同着来太真宫向玄元皇帝像行礼,然后,又由一群人拥着离去,很庄肃,既不曾和杨玉环说私话,甚至连眉目传情都没有。
  她厌极了不断的仪式,同时,她对现状也担心起来,因为,在进入太真宫的第四天,一些事也没有了,但皇帝却不曾来,她不解,她想:难道真的要我在此地作女道士吗?那自然是不可能的,但是,她又有莫名其妙的心慌——玉真公主陪她到第三天就出去了。在入宫的第四第五天,她有着举目无亲之恐。
  她对皇帝有着抱怨,可是,她又不敢也不愿着人去找皇帝和向人询问皇帝。
  但在第五天夜间,有人来通知她,明日早起赴骊山。
  在入宫作女道士的第六天上午,天明时,她就上了车出宫,但是,在一处地方,车停了,她被人自车中引出,登上了另外一辆巨大的车辆,那是皇帝的御车,她入了车厢,正要行礼说话,皇帝以一只手指压着嘴唇,阻止她出声,等到车帷放下,皇帝张开了双臂,将她抱住。
  皇帝热情奔放,如释重负,在她耳边低声说:“玉环,你终于成为我的人了。”
  这是情话,一般的情话,可是,李隆基的话充满了力量,声音虽低,力量却极大,配合着搂抱,她由力而感受到热,她欲言,但皇帝又已吻着了她——车行了,轻轻一震,使他离开了吻,可是,他又迅速地回来,又吻她。
  车辚辚,她听到,同时感到震动,但在车的轻摇中,她的身体被紧紧地抱着,皇帝越来越有力,使她在被拥抱中感到了呼吸困难,她用手撑开,同时侧转头来透了一口气。
  “玉环——”皇帝也吐了一口气,绵绵地叫唤,然后,他侧转身,双手捧了她的面颊:“让我看看!”
  她正面对着皇帝——御车两边,是明角的硬窗,有光透入,但是,光线柔和而朦胧,她看到皇帝的面颊胀得通红。在迷离中,她似抱怨地问出:“这多天,你也不来看我,我一个人,好怕——”
  “噢,我想着晚上偷偷来,象你那次说,阿瑁爬窗……”
  她伸出手,打在皇帝肩上,似乎因羞而合上眼皮。
  皇帝吃吃笑,又似爬那样挨前,俯揽、轻压在她的身上:“你入道,照规矩,前后都有七天斋戒,我不能——”
  “哼——那么,今天……”她又推开他。
  “你不会计数,两个七天加起来,是十三天,今天满斋了。”
  他轻快地说出。
  “两个七天加起来是十三天?”她茫然重复。
  “是的,数学的计算有时因为起点不同而异——”皇帝正经地说,最后,笑了。
  ×××
  正月的长安,比十月初为冷,但骊山却比十月时更美好,温泉水引绕的温室,培植的水果正在收成,好象,正月的温泉,比十月还要暖和。
  温室,也培有各种名花。
  杨玉环居住在有“骊阳凝碧”这一个牌坊的骊阳宫的一所楼中。从前,武惠妃在世时,她闯入骊阳宫禁区而见皇帝,他们之间,可能因于此一见而种下了因缘。如今她就住在武惠妃当年住过的地方。
  不过,她和武惠妃有着不同,由于幼年的生活环境两样,武惠妃是在宫中受教育而长大的,又由于年龄的距离,武惠妃有时虽会恣纵,但总多有保留,而且处处照顾到宫廷的礼节和事君之道,此外,她又有权力欲,这些,限制了武惠妃,而杨玉环则没有,恩爱夫妻虽然被拆散,但由于这是不可抗的,再加上皇帝年纪虽大,仍有旺盛的精力,环境转移了,她把不如意事抛开。在新环境中舒畅,由于皇帝心理上仍保留偷情之乐的意绪,处处顺她,共同生活是情人偷合式而不是夫妻式的,在寿王府,她还有种种限制,如今,她有了放任的自由,她晚上拖住皇帝,不肯睡,早晨,她赖着不起床,下午,她不愿老闷在屋子里。
  她缠着皇帝陪伴她出去玩,她和皇帝骑马游历了骊山区好几处名胜,精力充沛的她,在晚上,也会怂恿皇帝入温泉,但她仍然不肯和皇帝赤条条地共一个浴池。
  大唐皇帝曾多次求她,激她,嘲笑她——在第一次赐浴时,皇帝在初时自行休息入浴,后来却去偷看,如今,他把偷看说了出来,她呼叫,揉他,打他,而最后依然拒绝和皇帝嬉水。
  这回,他们在骊山温泉度假的时间很短,他们于正月癸巳日上山,庚子日就下山回城,连头尾计算在内,只有八天,那是因为皇帝要回长安主持正月十五日的元宵仪式——李隆基本不想回去的,但高力士进言,礼不可废,再者,天下太平,四海丰登,这样的盛世,做皇帝的人在元宵佳节实在应该主持欢乐典礼。
  如此,皇帝接受了。他于正月十四日赶回都城。
  长安城是全年有宵禁的,唯一的例外是在元宵节开放三天,自十四到十六日,通宵可以往来各个街道,各坊里之间的门户都不关闭。
  皇帝回长安时,到处都已扎了灯彩,杨玉环的太真宫,前面有七重灯牌坊,皇帝先送她到太真宫,而且,还在太真宫留了半个时辰——他答应陪玉环夜间看灯,她才放他出门,在此前,她拦住了门不让皇帝出去。
  大唐开元二十九年的元宵节日。
  作女道士还不到半个月的杨玉环,在她的太真宫内,独自吃晚饭,独自看着屋前的彩灯牌坊——这个灯牌坊,可能用上五百盏各式的灯,有十五名内侍照顾着,她猜测这是皇帝特别吩咐为自己而设的,这一座如山的灯牌坊,比寿王府每年的灯坊大得太多。
  可是,对着华灯的太真法师,心情很不好,从独自吃晚饭时起,她就有寂寞感,婚后,每年元宵佳节,都和丈夫在一起,今年,一个人住在庞大的房屋内,侍从很多,但是,她没有一个亲人在侧。
  她下午和皇帝相见,知道皇帝有一连串节日庆典的节目要主持,晚上,皇帝还要登上丹凤门的城楼和长安百姓相见,这是一年一度最盛大的典礼,那时,六百尺宽的丹凤门街,会挤满了人,她也知道,丹凤门城楼墙上,会有无数的灯,城外也会有无数的灯,那一个区域会照耀得如同白昼。
  然而,她独处在太真宫。
  在寂寞中,她有着许多的不满和思念,她尽量避免去想丈夫,但是,李瑁的影子又在她的思维中浮出,而且时时会浮出,偶然,她也会想及孩子……
  她无聊,独自在宽大的太真宫内走来走去。可是,她的走动,总有人跟着,而且,到处灯火,看守的人也特别多,她自然可以不理那些人的,但她不愿如此,而要以笑脸和侍从们招呼,她又感到吃力和无聊了。
  于是,她进入自己的女道士静室——她看着壁上的老子画像出神。忽然,由老子而想到了孔子,又由孔子而想到热心儒教的父亲。
  她心中泛起一股寒意——有半年了,她和父兄没有相见,只有嫂承荣郡主,曾经见过,自己作女道士,入宫,因情绪上的混乱,完全不曾禀告父兄,虽然女子出嫁从夫,再者皇家故事,也无告知本家的必要,但在情理上,自己又怎能不通知一声呢?
  她想象,父亲一定是在大发脾气了,同时,她又忖度,父亲以儒家正统自命,对于女儿求为女道士,也一定不会高兴的。她为此而烦乱——因为她由作女道士而再想到现实的发展,自己处在子与父两个男人间,多么可耻!她哑叫:“这不是我自愿的,父亲、哥哥,你们应该谅解我,我很苦啊!”
  她的声音只在喉间打转,而外面,此时鼓乐声、哄哗的人声,隐隐地传入深宫……
  她默想着:此时,皇帝该在城楼上了——对于大唐皇帝,最初,她并无两性间情感,皇帝的尊严,也使她不敢想此。后来,忽然遇到了,她一时无法在自己心中建立两性感情,可是,在渐渐中,异样的两性感情终于有了——在她接触过的两个男人中,各有各的好处……
  有时,她觉得和皇帝生活在一起,比之和李瑁在一起还来得有趣——她以为这是犯罪的想法,但她也不愿自欺,因为这是真实的。
  看着老子的画像,她的思念浮移,她设想,倘若父亲是道家,对自己的事可能会不作太严重的看法,但是,父亲又是一个看轻道家的人,学派上门户之见非常深。
  她为此而喟叹,不敢再想家事。
  她坐在静室软垫上,在恍忽间睡着了——大唐开元皇帝到来时,才把她唤醒,她迷离于自己的睡着,看看老子像,又看看皇帝,终于笑了——她有无数的烦恼事,但是,她本性放散,朦胧中醒来,好象舒适,因此,笑得很恬和。她欠伸着说:“我做梦,梦见老子,醒来却看见你——”
  李隆基拉着她的手,欲使起身,一面看壁上的老子画像,笑说:“我也梦见过老子,那是在骊山的时候……”
  “跟着我说,不值钱!”她截断他的话,也不肯起来,反而拉了皇帝坐下,再欠伸着说:“我睡着一下,好舒服——啊,对了,今天好闷,一个人吃饭,又等你,你在外面很久?”
  “差不多,可能比过去多一些时,今夜,丹凤门的人多极了,灯也多,一片光华,在城上望,长安灯火辉煌,照得半边天也红彤彤地——象你的面孔!”皇帝说着,伸手轻轻抚摸她的面颊。
  “我好闷,你却在外面玩——”
  “我不是玩,我是做事啊,一个皇帝必须做的事——其实,我心里老挂牵着你,晚饭也没心思吃。现在,我有些饿了!”
  “陛下!”她忽然跳起来,“我也饿,我们吃喝一些,你带我上城去看看!昨夜,忘了去看灯——”
  “这个——”皇帝不能立刻接应。
  “我知道事体的,等我们吃喝完了,夜已深,我披一个大斗篷,别人不会知道我是谁,反正你宫女妃嫔甚多,我随便冒充一位就是!”
  他稍思,终于接受了。
  大明宫的城上,深夜,寒冷,皇帝和杨玉环出现了。皇帝自然极不适宜和杨玉环在夜间并行于城上的,但是皇帝又不忍拂逆她的意见。
  他们并立在丹凤门城楼上看丹凤街,虽然夜深,无数元宵灯仍极明亮。街上,提着灯的百姓,熙来攘往,远望东市,象一片灯海——今夜,东西两市都通宵营业。
  杨玉环披着大斗篷,如不是正面看到,人们不会认出她,而城上的人,也无人敢正面看皇帝及其身边的女人,他们只有两名亲信的内侍近身,但也在十尺外,其他侍从,则在二十五尺外,他们谈话,也不易为侍从听清。
  她依傍着皇帝而看灯,五十七岁的皇帝,今天一天中很辛劳,但他的精神依然很好,他挺立,承受杨玉环的依偎,身体象石碑一样地结实。
  不久,她又要求在城上骑了马,向北行到兴安门,再折向南入宫城的城墙,一路到皇城的南端,她说,那样可以看清楚皇宫的灯,眺望兴庆宫及东市的灯彩会更清楚。皇帝唯唯,不忍拒,但又不能不拒,深夜城上驰马,会惊动许多人,而且又必须有事前的布置。
  幸而,高力士在此时悄悄地赶到了,他向皇帝和杨玉环说,夜深,已降霜,圣驾应休息了。
  当着旁人,杨玉环是不便任性的,她默默无言。
  皇帝知道她的心意,向高力士说:“城上有步辇吗?两个人坐的,我们随便看一段再下去,降霜不怕,我顶得住哩!”
  高力士似乎对各种事都早有准备,皇帝一提步辇,很快,一辆小车推过来,杨玉环为此而乐了,她回望高力士一眼,似乎是问:“你怎样?”
  高力士很风趣地指指此地,回答:在此等候。
  他们坐在小车上改变原计划,从丹凤门向东行,到望仙门,看兴庆宫和东市,比在丹凤门近一些,也较清楚一些,她以有高力士在等待,不愿再多事耽搁,皇帝本拟到延政门再折回的,但她有了表示,也就欣然而止,杨玉环命车回头,皇帝阻止了,忙着人通知高力士,就在望仙门走向城下——通知这一改变,用灯号。当皇帝和杨玉环下城时,高力士已及时骑马赶到,他送皇帝和杨玉环上车赴太真宫。
  皇帝似乎被杨玉环激起了兴致,他命宫车在太液池绕一转再赴太真宫。
  太液池上的亭阁,也有灯,映着水,特别动人,杨玉环悄悄向皇帝要求,几时搬到太液池边住。
  皇帝回答她:“春天——”
  回到太真宫之后,他们又饮些清酒,讲今日夜景,兴致勃勃的皇帝,在伸手间触到一个卷子,他忽然庄严地起身,走到中央间壁的几前,就着灯展卷,同时命杨玉环注意,他读出:“据户部奏告,至开元二十八年冬日,我大唐天下有一千五百七十三县,八百四十一万二千八百七十一户,四千八百一十四万三千六百九十人!长安,洛阳,米一斗不满二百钱,绢匹价亦甚廉宜,天下富足安康!”皇帝稍顿,朗朗地念出:“天下富安,行路万里,不持寸兵——马牛被野,人行在道,不需赍粮,民物蕃息,开国以来,无有盛于今日者——”
  杨玉环看着神采飞扬的皇帝,忽然想到礼,她拜下去,把声音提得很高,叫出:“万岁!”
  皇帝大笑着,双手扶起她,问:“你要些什么?”
  她在此时很有智巧,拉了皇帝近身,佻俏地说出:“只此已足,不再有他求!”
  ×××
  寿王妃为女道士的三个月之后,皇帝得到了一尊老子雕像,有人从盩厔掘出来而献上的,皇帝命人迎置兴庆宫,又召画师广画玄元皇帝像分置诸州开元道观,画像照盩厔掘出来的那一尊玉石雕像为范而画的,只是,画的时候,稍为加以修饰。
  皇帝偕同杨玉环到兴庆宫看老子的雕像,他陪了玉环在兴庆宫苑中游览了一些地方——兴庆宫苑,有好几处张设障围,那是有建筑工程在进行。
  皇帝告诉她,计划一项迁移,将来,以兴庆宫为起居的中心,皇帝幼年时在现在兴庆宫这地方住过,他为皇之后,逐年修建兴庆宫,使之成为一个够规模的独立的宫城。兴庆宫近市,范围也没有大明宫大,可是,这儿有新建筑,又有几所高耸的建筑能眺望到外面。
  投老的皇帝似乎想接近市区,听听市声。
  杨玉环蒙昧地应着,兴庆宫比大明宫可爱,她本身也欢喜,但她没有表示什么,因为,她晓得搬移宫城是大事,在她出嫁前受教育时,宫廷的女官就曾教导她,对朝廷大政,不可轻率发言。
  她为人虽没有机心,但在记得到的时候,总是自行遵守的,再者,她对政治无兴趣,面对移换一所宫城,又以为不必讲什么。
  但皇帝却讲给她听,为了纪念兴隆的皇业和天下的安泰,将会做一些事。
  此时,杨玉环的亲哥哥杨鉴,访问了一次寿王,但寿王避免谈他已做了女道士的王妃,杨鉴发现寿王神容落落,内心有隐隐的不安。终于,他再去拜访驸马都尉杨洄,杨洄同样避免谈寿王妃入道的事,但是,杨鉴关心妹妹,他在自己打听不到讯息之后,转而由妻子承荣郡主去访问咸宜公主,请求入见太真法师。
  这已是杨玉环做女道士半年后了——炎热的七月,她着了那纻麻的道服在大明宫城的太真宫接见大嫂。这是通过皇帝而安排的一次会面。
  半年间,由于皇帝的狂情,杨玉环的不知顾忌,他们之间的事,早就满宫皆知,自然,这也必然会传到外面去的,但宫廷的私事,朝臣中虽有所闻,由于皇帝正在推崇道教,玄元皇帝老子的图像颁发四方,他们也不敢轻议,不过,皇帝自高力士处获得一些情报,这虽然没有什么了不起,但李隆基不欲被议论,因此,他在安排承荣郡主入见之前,先召了长安内外三名有名气的女道士入觐内太真宫。(皇帝忖测,杨玄璬可能已有所闻,他耽心这位儒臣胡乱上表或做其他的蠢事。)
  太真宫本有专职女道士,但在杨玉环入居的半个月后,她就把这些女道士赶走,只剩二人司礼和管理图册。现在,皇帝又经由玉真公主之助,找了八名女道士入内充场面。
  因此,承荣郡主看到的是正式的道家排场,杨玉环也装腔作势了一番,后来,她们才自然地谈到家事,杨玉环托嫂嫂代自己承问父兄,同时也问及一些亲族中人的情况,于是,承荣郡主告知她杨氏家族中人,玉环的二伯父已调职到了都城,还有,从兄杨铦也入都服官了。
  杨玉环因杨铦而想起那个小从妹花花,她问及。
  承荣郡主告诉她,前几天传到花花的丈夫病重的消息,详情则尚未得知。她不着急,她以为一个青年男子生病,总是容易医得好的。
  在送别大嫂时,杨玉环才问到父兄对自己作女道士的观感,她要求嫂子坦白相告。
  “那个,他们两位自然是不大满意的,他们不解,你何以会自请作女道士,不过,大家都关心!”
  杨玉环无法解释,只是笑笑,承荣郡主自然通晓宫廷故事的,她不曾再问。
  嫂子一走,她很快把道服除下,到廊上有些树荫处乘凉,而大唐皇帝,于不久就来了。
  于是,杨玉环抱怨着,要求皇帝答应,以后不再以女道士的身份装模作样地接见人——但她只说了一句,立刻顿住,欣扬地把自己家族的人事告知皇帝。
  李隆基关心着杨玉环家人入宫请见的用心,他很快地来,就为了听取报告,经杨玉环如此一说,他的心事放下了,而且,他也很快地转移,为了讨好所爱的人,皇帝命她写下二伯父和从兄的名字。
  杨玉环写了二伯父杨玄珪,再写出从兄杨铦的名字,又说明,杨铦是大伯父的儿子,杨氏本族的长房。
  皇帝问她:“你大伯故世多久了?”
  杨玉环眨眨眼,摇头说:“有好些年了,我要算一算——”她屈指数着。
  皇帝笑了起来,捏住她的手,轻快地说:“记不清,就不必数了,你长从兄现在作什么官?还有你二伯父的儿子呢?对了,你自己哥哥现在作什么官?”
  杨玉环啊了一声,摇头,终于自我失笑,但随着又自然而然地现出嗔容说:“你不知道,问我,我怎么会知道呢?我只晓得父亲官国子监司业,哥哥尚承荣郡主——”
  “尚郡主,只是婚姻关系,不是官职!”皇帝故意逗她。
  “我说了我不知道啊!”她虎虎地接口:“还有,我刚才漏写了,我二伯父的儿子叫杨锜,年纪比我小!”她思索:“可能小一二岁,也可能三岁……”
  “我记下他们的名字,明天着吏部升他们的官!”皇帝随口说,“我想,他们的职位一定不高。”
  “升他们的官?为什么要升?”杨玉环茫然。“他们是怎样的人,你都没见过,我相信,你一定不清楚!”
  “为了你,将来,等你的名分公开,你的家人,必须有相当的爵位和官职!”
  “噢——”杨玉环平时浑浑然,对许多事都不愿去关心,此刻,她由承荣郡主之来而想起了家事,发出了一个声音,便缄默着,皇帝问她怎样?她握住皇帝的手:“不要吵,让我想想——”
  皇帝很听话,静静地欣赏着在沉思中的杨玉环,她很少有静肃的时候,如今,李隆基发现了她静态的美。
  “皇上,三郎——”她用了两种称呼,在亲昵中发出低喟:“我忽然想到承荣郡主来看我,可能是由于我的父亲支使的,父亲,一是反对我做女道士,还有你我的关系——真糟,我父亲是儒家,真要命的儒家,你知道吗?”
  “我知道,儒家的头脑比石头还硬,他们为了儒家一些礼教,宁可不要性命,这种人很难对付,不过,朝廷中也需要有这样的人,他们努力维持体制,忠君,又耿直!”
  “三郎,我想暂时不要升我家人的官——”
  皇帝点点头,再问:“你的长房从兄和二伯父父子为人,是不是和你父亲一样?”
  “不,他们全不是的,我家只有我父亲,还有我的哥哥,哥哥是受父亲的影响,实在并不是孔老夫子式的人!”她作了一个状,放粗喉咙念出:“子曰:君子博学以文,约之以礼,亦可以弗畔矣夫——”
  于是,皇帝大笑着摇撼她,连说:“你很调皮,小时候,你父亲一定管你不住!”
  “父亲迫着我读书,还迫我写字——他一转身,我就不读论语了,他不许我出去,那年,你驾幸来都,我偷偷出来看热闹,非但看不到皇帝你,别的人也一样看不到,车骑一大堆,我又隔了一条河!”杨玉环笑着快速地说出。
  “现在,你可以看一个够了!”
  她噘了一下嘴,忽然,似云霞地展布笑容!
  “三郎,我第一次见你,心里好怕,是既喜且怕,心跳得很快,呵,皇帝——多么大的官!”她展开双手,用以比大,而皇帝却很快地投入了她的双臂之间。
  “皇帝,不是官!”李隆基在她耳边昵声说,然后,他将她拥抱,他们又把可能有的问题抛开了。
  ×××
  高力士奉了皇帝之命调查了杨玉环家人的官职,他暗中着人周旋,将杨玄珪擢升了两级,杨铦也调移骤升为侍御史,杨锜则补了一个官,稍后,又移调杨玉环的亲哥哥,也使他擢升了一级。
  高力士并不是由自己出面的,他嘱咐有关人员,由主管拟议,又分开几次而擢调。因此,在朝中全不着痕迹,无人想到这些人事安排因为杨玉环。
  不过,杨玄璬对自己的儿子又擢高了职位,感到意外,他忖度,这与女儿有关的,从而,他对女儿入宫为女道士的事,起了疑心。但他不敢去调查。
  可是,杨玄珪不如弟弟那样迂,他由地方上的正七品下阶官而入都,以年资而为正七品上阶的户部所附的租庸使衙门员外郎,那是他经过活动而得到的,户部员外郎官阶为从六品下,附属机构同样的官职则低了一级。但在他来说,这是辛苦中获得的。然而,在自己完全不曾想到之时,忽然移调了——进入门下省,为从六品上阶的通事舍人。升了两级并不太重要,但一般官员能入门下省却大不容易,同样官阶而在门下省做事的,在观念上为清贵,如果再调部,至少会高一阶甚至可以高到三阶以上。
  他注意到自己的晋升,也注意长侄子和儿子的获正式官职,他想到了侄女的关系——因为他们只有这一条路可想。
  杨玄珪知道弟弟的个性,没有去找他,但把新任从六品下阶的侍御史杨铦找了来询问。
  杨铦现出神秘的笑容,问杨玄珪说:“二叔大人,我在猜测,一定是极有权势的人在暗中提拔我们一家人,我入都,只是正八品官,转了一下,再转一下,连我自己也不清楚,在短短三月中,我居然成了权署侍御史,还有,二叔大人从租庸使衙门忽然转到门下省,那比在户部做郎中还要荣显啊!再者,锜弟也无端端地得到正八品的官,鉴弟更了不得,他已爬到二叔之上了,这事,二叔想想——”他没有说下去。
  “玉环——当然是因为玉环之故,你的玄璬叔从士曹参军事而得以调入国子监,又升得那样快,我就猜到玉环这女孩不简单,可是我们这许多人……”
  “二叔,玉环自请为女道士是为当今的皇太后,而且她住皇宫之内的道观,我打听出来,宫中的太真观,称太真宫的——”
  于是,叔侄二人相对无言了,隔了很久,杨玄珪说:“如此,我得和你三叔谈谈了!”
  杨铦提出反对的意见,他以为三叔为人迂腐,不切实际,同时,他又以为形势如此,三叔不可能看不出来。
  他们叔侄间议论了很久,最后是杨铦负起了打听的责任,他自信有办法能打听到一些真相的。
  在宫廷,杨玉环为各种娱乐享受而忙着——皇帝竭尽所能地不让她闲得发闷,凡是自己没有空闲时,他总找了人来陪伴玉环游乐,有时,梨园中所有的最好的乐工都集中于太真宫,有时,打球和舞蹈,船戏。
  李隆基知道杨玉环好动,又耽心她闲和闷时会想及从前的丈夫,因此,他总设法使她少有闲暇。同时,他安排的方面又很多,凡是能吸引杨玉环的事,他都暗中为之策划。
  皇帝特别嘱托自己的“老奴”高力士,着意照顾。
  杨玉环在宫中作女道士,实际,她如一个被宠容的嫡女那样地生活,要什么有什么,在未嫁之前的户内,父亲虽然管她,但也宠她的。因此,她的少女时代可以任性,只是,如今的情形更加不同了,现在,根本无人管束她,皇帝的顺从,有些时,使她幻生出父女的感觉。
  在这样的情形下,宫廷中再也无可能把秘密局限在一个圈子里了,宫内,几乎人人讲着过去的寿王妃,现在的太真女道士杨玉环,实际上,已成了皇帝的嫔妃,而且为皇帝非常宠爱的一个女人。
  宫内的传言,终于缓缓地传到宫外。在国子监担任司业的杨玄璬,于这年的十月间,皇帝赴骊山温泉宫时有所闻,而且为此痛苦以及警惕了。
  先是,宰相李林甫在一个集会中邀了杨玄璬——这是一项会议性的午宴,参加的为侍郎级及以上的官员,杨玄璬并非政务官,级位也稍次,以级位言,其他特出的四品级官员也有,但教育人员只有他一人,那就不寻常了。(国子监祭酒未被邀请)
  接着,是皇帝在骊山时,太子右赞善大夫杨慎矜来访问杨玄璬,从洛阳时代开始,他们联宗,往来不断,只是杨玄璬为人方正和近于迂,入国子监以后,以学者自居,对长安贵胄的交游,尽可能避免,因此,他和杨慎矜兄弟有往来而不密;杨慎矜兄弟现在也是当时得令的人物。他来访,隐约地透露了皇帝对杨玉环的情分,然后,他又提出,政府方面拟借重,以杨玄璬为太常少卿。
  从国子监转太常寺,是能相通和合于情理的。再者,以国子司业而擢升太常少卿,官品虽升三级,但仍在四品范围内,太常少卿官阶为正四品上,辅太常卿,掌礼乐、郊庙、社稷等事,是儒臣乐于服事的官职。
  但是,杨玄璬却婉却新任命,他已得知这是女儿的关系,内心大不以为然,再者,他本身也有理由,因为他在国子学中编一套书,至今未曾完成,他向杨慎矜说,希望能待书成后才离开国子监。
  他至诚地述志,尽力避开谈及女儿,这使慎矜无法再进言。
  原来,皇帝欲以杨玄璬为国子祭酒的,他告知了高力士,命他看情形而设法,高力士调查了一下,发现杨玄璬的名声不够,年纪又不够大,资望亦嫌浅,他作司业虽然称职,但是,作司业的年数既短,而在国子学,资深之士又多,任命杨玄璬为祭酒,可能会使他不能安于位。高力士明白皇帝的心情,欲予杨玄璬一个卿地位,他曾设想授予光禄、大理、司农三个衙门的正卿之位予杨玄璬。但是,在经过商量之后,又觉得不适合,最后以太常少卿为名,诸卿中,太常卿为班首,官阶正三品,其他各卿、监都是从三品,在太常寺为少卿,只较其他的卿、监官位低一阶,又因为不是主管,调动起来较易,也不会为人所特别注意。
  然而,杨玄璬却辞谢,显然,他是为了女儿身分的变迁,杨慎矜驰马赴骊山,把经过转告了高力士。
  高力士很沉稳,他嘱咐杨慎矜不必再提,也不可在外张扬,此外,他再托杨慎矜去和杨玄璬及杨鉴联络,设法较具体地暗示出皇帝与玉环的关系和未来发展。高力士并未将此事奏告皇帝。
  在骊山温泉宫享乐的皇帝,今年和往年有许多不同,在他本身的生理上,青春的岁月的情怀好象失去了再来,而且,他又有好的体力来支持如青春季那样的活动。
  李隆基以为,这是杨玉环所给予自己的。在和武惠妃相处的最后几年,他有老去的感觉,那可能由于武惠妃温驯地侍候他很周到之故,如今,和杨玉环在一起,反了过来,他去顺应年轻的她,也许由这一转变而使他的心情起了变化,从而影响及体力,生命的余力,忽然间集中了。
  他登上皇帝的宝座,到开元二十九年,恰好是三十年,他第一年为皇,年号是用先天,次年改为开元。古人以三十年为一世,他为皇一世,天下太平富足,为大唐开国以来所未曾有,还有,他的三十年统治,皇权完整,虽然也有过不如意的事,但比之他的父祖时代,那是好得太多了。
  为了三十年一世这个段落性的时间,李隆基决定明年改年号,为自己的皇业进入第二世而开张新猷。
  他自己早有了准备,现在,时间差不多了,他向主要的大臣公开了自己的构想,同时,他细致地把自己的计划告知杨玉环。
  杨玉环对政治上的种种少有兴趣,但李隆基依然以最好的兴致详细地讲给她听。
  有时,她会听得不耐烦,而且也会表示出来,不过,她的不耐烦不会使皇帝扫兴,她时时以手来掩住皇帝的嘴,她会向他说:“好了,我总不会做你的宰相,别讲那么多,我记不牢,再说,记住了也没有用。讲些别的——不,我们还是去玩,今天,玩些什么?”
  这样,皇帝的兴致被转移,他虽然有些小的遗憾,但他又满意一个全无政治性的、享乐的女人。
  虽然如此,对于一世代的结束和新开,也有一些事吸引杨玉环的,皇帝将以兴庆宫作为主要的起居和治事所,她就很有兴趣,因为那是一个新宫城,她觉得新房子一定比旧房子来得好,同时,她已去看过,兴庆宫的新玩意比大明宫来得多。再者,她又相信,在兴庆宫不会寂寞,宫中有两所高楼,在楼上,都能见到市区的景光。
  在温泉宫,皇帝为此而做了许多事,他原来打算,在新年中册立杨玉环为贵妃,但高力士以杨氏家族中的问题,又逢着新纪元的开始,婉转地劝请皇帝从缓,因为现在的情形,杨玉环实际上和贵妃、皇后,全无分别。
  开元二十九年的冬天,皇家和主要的大臣都忙着筹备一个新纪元的开始之事。而皇帝的长兄宁王李宪,于这年十一月死了,李隆基至诚地追谥哥哥为让皇帝——李宪之死,也恰好作了一个世代的结束。
  
126在线阅读网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建议我们 | 网站地图 | | 诗词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