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努尔哈赤

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努尔哈赤

一、复仇的白旗

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努尔哈赤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努尔哈赤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努尔哈赤与弟弟舒尔哈齐一夜马不停蹄,人不下鞍,于第二天午后回到佟庄园。额亦都、安费扬古、扈尔汉、费英东、洛寒、帖木儿克等齐集前厅,努尔哈赤把在抚顺关听到的消息转告大家,又说:“俺们在路上喝茶时,又听人说王台联络了李成梁、尼堪外兰一起攻打土埒城,然后再攻打建州卫”。说完之后,大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努尔哈赤珠泪涔涔,诉说了自己的身世:“俺是建州卫现都督塔克世的儿子,俺的祖父便是觉昌安老都督,俺弟兄三人,受继母虐待逃将出来。”说罢呜呜哭了起来,舒尔哈齐也流泪不止。努尔哈赤又接着说道:“若不去建州卫报告,又担心士埒城的姐姐、姐夫受害,更害怕建州卫吃亏。”这时候,佟氏春秀突然从屏风后面走出来,努尔哈赤吃惊不小,忙着给她让坐,佟氏说:“在座的弟兄们不是外人,俺有话就直说了罢。建州卫既是俺的家,俺就有义务去保卫它;土埒城有俺的亲戚,俺也应该去帮助。这是人之常情吧!俺想你也别作难,众弟兄都是有武功的人,射箭比赛得奖的那些朋友也该快来了,你再招呼一下,他们会帮忙的。还有,那吴大爷父子已开炉好多天了,打造好不少兵器了吧!俺从小看书上说:兵来将挡,俺有将,又有枪、刀,你愁个啥哩!”佟氏这一席话说得在情在理。众弟兄连连点头赞成,努尔哈赤也不顾众弟兄在座,赶忙过去给佟氏施礼,佟氏又说:“一家人何必如此。”额亦都说:“俺的意见是先去建州卫看看情况,俺们在家抓紧打造兵器,训练兵马,准备军粮、军衣,这叫作双管齐下。”努尔哈赤听了非常满意,决定自己先去建州卫。一夜无话,第二天努尔哈赤辞别众弟兄,直奔建州卫而来。在路上听到祖父和父亲已带领大军前去援助,心中稍微安定一些。不要几天,努尔哈赤来到了建州卫,进了都督府,放眼四顾,百感交集。当年被赶出家门时,才十三岁,如今已二十五岁,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听说努尔哈赤回来了,全家老小,一齐迎了出来。纳喇氏看他在外十多年,混得不错,也深感内疚。又去拜见了伯父、叔父、伯母等。那大伯母最疼爱他,当年,去南山学艺时,路费、干粮全是大伯母帮他准备的,这是努尔哈赤终生不会忘记的事情。大伯母留他在家里住了三天。他想到古坷城去一趟,全家都表示赞成。正准备来日早晨动身,忽然接到祖父和父亲、姐夫、姐姐的死耗,他不觉大喊一声,晕倒在地。一时间,妇女们哭成一片。首先便是觉昌安的正妃,哭得满脸的泪痕鼻涕;塔克世的福晋纳喇氏和几位庶妃,还有礼敦巴图鲁的福晋,都是满眼抹泪,痛哭失声;还有那德世库福晋,刘闸福晋,以及许多姑娘侍女,也哭得婉转悲切。那觉昌安的大儿子、二儿子都已去世,还有老三、老五两个儿子也都哭得泪人一般。努尔哈赤哭得晕倒在地,众人连忙救醒,方才止住悲哀。他招呼全家人一起商议复仇之事,并到教场检点军马,仅有七百人。他向全家告辞,又连夜赶回佟家庄园,见了佟氏和众位弟兄,痛哭流涕。佟氏见丈夫去建州几天便回,猜想其中必有变故,便询问努尔哈赤为什么如此伤心痛哭,他就把土埒城已被攻陷,祖父、父亲、姐夫、姐姐全都遇难的情形说了一遍,大家又忍不住哭泣一番。佟氏说道:“俺嫁了你,就是你的人;俺家内的钱财,也是你的钱财。你需要怎么办,尽管自己作主罢了!”努尔哈赤又忙着给传氏道谢。当天晚上,佟氏赶紧又凑了好几万两白银,全部交予努尔哈赤。一连几天,额亦都与安费扬古等忙于招兵买马,也招集了三百多人,努尔哈赤心想,这三百多人,连同建州卫的七百多人,共有一千多人马,也还说得过去。兵书上说:兵贵精,不贵多。和弟兄们一商量,就与佟氏告辞说:“俺成败在此一举。如能成功,俺同你共享荣华富贵;一旦失败,俺就不回来见你了。”说罢,与众位弟兄一道,率领军马沿建州大路匆匆而去。
  生活教育人们,突然降临的灾难,会刺激有大志者,奋扬精神,积聚力量,去争取胜利。努尔哈赤就是这样一位有大志的人。他带领三百多人马,星夜兼程地来到自己的诞生地——建州卫都督府,与建州卫的七百人马合在一块,经过连续几天的训练,已成为一支不可轻视的复仇队伍。聪明的努尔哈赤深知,军队需要有士气,有斗志,才能打胜仗。而军队的士气、斗志,又全靠指挥员去激励,去因势利导。他同几位弟兄一商量,便召开声讨尼堪外兰的誓师大会。在会上,努尔哈赤声泪俱下,历数尼堪外兰出卖建州卫的叛逆罪行,让兵士知道:尼堪外兰原是一个普通百姓,是他的祖父——老都督党昌安让尼堪外兰当上图伦城主。尼堪外兰不思报恩,却恩将仇报,勾结海达万汗王台、抚顺关总兵李成梁里应外合,用欺骗手段,诱杀了他的祖父觉昌安、父亲塔克世、和姐夫、姐姐全家;又将他祖父觉昌安为人如何忠厚善良等大加颂扬,让一千多士兵们听得群情激愤,热血沸腾。额亦都、安费扬古等众人又不停地带头呼起口号,教场里洋溢着报仇雪恨的气氛。接着努尔哈赤拿出祖父觉昌安老都督、父亲塔克世现都督遗留下的十三副盔甲,分发给额亦都、安费扬古、扈尔汉、费英东等众将领穿上,拜过天地,立下誓言,一声炮响,一千多兵马浩浩荡荡,直奔图伦城而去。
  再说那图伦城本是尼堪外兰的老窝,不久前尼堪外兰带兵去攻打土埒城时,将兵马带走了,城内只留二、三百兵士守城。努尔哈赤兵马来到图伦城下,打听到城内空虚,便令额亦都带兵攻城。那额亦都是一名猛将,发动的攻势相当凌厉,未等努尔哈赤来到城下,图伦城已经被攻陷。努尔哈赤先进了尼堪外兰的府第,把他眷属的脑袋砍下来,祭了祖父和父亲、姐夫和姐姐。事情办完之后,又传令兵马向古塔城进发。走了十几里路,便撞见尼堪外兰的回军。这尼堪外兰听到快马报说图伦城已被努尔哈赤攻占,忙传令兵马后退,他自己跃马向前。努尔哈赤见敌军纷纷后退,忙向前追去。忽然敌军内跑出一骑,打着“尼堪外兰”的旗帜。努尔哈赤认得此人就是尼堪外兰。俗话说: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努尔哈赤恨得咬牙切齿,举枪迎面搠来。尼堪外兰笑盈盈地说道:“你的祖父、父亲都被俺略施小计,败在俺的手下死了;你的姐姐、姐夫也死了;你的建州卫、宁古塔,也快要投降俺了。你这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俺还放在眼里吗?你为何要打下俺的城池?快快下马投降,俺饶你不死。你若糊涂顽固,就别怪俺绝你建州卫的根株了。”努尔哈赤听了尼堪外兰的恫吓,直气得三尸神暴跳,七窍里生烟,咬紧牙关骂道:“你这负心贼!你是一个忘恩负义的小人!俺祖父待你那么宽厚,你却恩将仇报,对他暗下毒手!俺要挖你的心,吃你的肉,替俺祖父报仇!俺奉劝你不要得意,回去看看你的图伦城,看看你的父母、妻子。”说着就是一枪刺过去。尼堪外兰听到家内眷属性命不保,也大怒起来。他仗着自己有数千兵马,忙令兵士上前迎敌。其实,尼堪外兰虽有六、七千人,却有五千人是建州卫的降兵。仗一打起来,他们见到努尔哈赤英勇无比,都倒戈过来。眨眼之间,尼堪外兰的队伍里不战自乱,溃不成军。尼堪外兰一见,败局已定,慌忙掉转马头,落荒逃生。图伦城兵士也被杀得死的死,降的降,那些金银美女也被努尔哈赤收了回来。可怜尼堪外兰空废了一场心血,只落得孤家寡人,亡命在外。
  且说努尔哈赤这头一仗,获得全胜。他又复进图伦城,下安民告示,命令城内外军民降者免死。一时之间,军民人等听到这一号令都来投降。努尔哈赤也息兵一天,犒赏将士,又派人调查尼堪外兰下落,终无消息。后来听说尼堪外兰已逃往浑河部的嘉班城。努尔哈赤便带兵回建州卫,一面派额亦都等人训练兵马,一面亲自到明朝的辽东都司处洁问:“俺祖父和父亲对明朝一直忠顺,为什么被杀?”明朝自知理亏,一面免去抚顺关总兵李成梁的职务,怪他多事,惹出麻烦;一面派人赶紧找出党昌安和塔克世的遗体,送往建州卫。不久,辽东都司通知努尔哈赤,让他承袭都指挥使的职衔,并赏给他敕书三十道,马三十匹,建州卫都督策书一函,龙虎将军印一颗。第二天,建州卫都督府门前都扎起白布,上下人员,都穿了白袍,挂了重孝。努尔哈赤穿了麻衣,到码头去迎接祖父和他亲的灵柩。一见两口棺木,努尔哈赤抢步上前,趴在地下号啕大哭。在哀乐声中,两口棺木抬进了都督府。努尔哈赤领着全家人员哭拜已过,心中稍微得到一点安慰。但是大仇未报,他心中总是不高兴,于是同额亦都、安费扬古等众弟兄整日招兵买马,大修武备。由此可见,父祖被杀这件事,在努尔哈赤的生活道路上,是一个转折点。他从一个身处深山老林的传家庄园的主人,一跃而成为建州卫的都指挥使,这为他未来的事业,创造了有利的条件。而且由于这一事件,他被推人同大明王朝进行对抗的境地。
  努尔哈赤在建州安定下来,便派人到佟家庄园去迎接佟氏。他认真担负起管辖本部落的担子。在建州众多部落中间,他深感势单力薄,便团聚宗族,共同对敌。他的祖父觉昌安兄弟六人,共有子二十二人。他父亲塔克世兄弟五人。他的父祖、伯叔、兄弟、宗侄多至数十人。人一多,难免有矛盾,对事情看法有分歧。努尔哈赤采取宽宏态度,往往是嘉善斥恶,目的是团结本族,发展实力。他面临的第一件大事是报父祖之仇,又前往明辽东都司,向当地官员要求说:“杀俺父祖的原因,是尼堪外兰的唆使。你们把他捉拿给俺,俺就甘心了。”明朝官员很不满地说:“前因误杀了你的祖父和父亲,所以朝廷给你敕书、马匹,又赐以都督敕书。这事已经了结。现在你还这样无休止地要求,俺们将要帮助尼堪外兰在嘉班筑城,让他当你们建州女真的首领。”努尔哈赤没有想到会得到这样的回答,他怀着十分愤慨的心情,回到了赫图阿拉。由于明朝官员声言要扶持尼堪外兰,使附近的一些女真部落归附了他。那尼堪外兰有恃无恐,竟派人胁迫努尔哈赤向他投降。努尔哈赤非常生气,对来人说:“尼堪外兰曾是俺父亲的部下,反让俺服从他,岂有此理!他是杀害俺祖父和父亲的罪魁祸首,不报此仇,誓不罢休!”这时候,努尔哈赤已清醒地意识到,他要报父祖之仇,要维护和扩大自己的地位,不能指望明朝皇帝,而要靠自己的力量。
  俗话说:无巧不成书。就在这个时候,苏克素浒河部萨尔浒城主卦喇的弟弟诺米纳,也跟尼堪外兰有矛盾。他串连附近嘉木湖寨主噶哈善、沾河寨主常书及常书的弟弟杨书等人,一道来投努尔哈赤。他们对天发誓,要联合起来,共同抗击尼堪外兰。为了加强这种关系,努尔哈赤还把他的妹妹嫁给了噶哈善。
  且说努尔哈赤为报父祖之仇,于明朝万历十一年带兵攻破图伦城,打败尼堪外兰。又于同年八月再次整顿军马,前去进攻逃往嘉班城的尼堪外兰。原先约定诺米纳率兵来会合,共同去攻打嘉班城。可是同族中就有人反对他的这一举动。努尔哈赤的堂叔龙敦,就是这样一个人。他暗地里对诺米纳的弟弟奈喀达说:“大明朝要支持尼堪外兰,准备在嘉班筑城,让他当建州女真的首领,而且哈达万汗王台也在帮助他,你们跟努尔哈赤一起去攻打尼堪外兰,是很危险的啊!”奈喀达把这些话告诉了诺米纳。诺米纳确实有些害怕了,便背叛了盟誓,反而转向尼堪外兰。
  努尔哈赤是一个认定了方向、不达目的永不回头的人。他坚信自己起兵是正义的,而正义的事业,无论古往今来,任何人也反对不了的。即使诸米纳变卦投敌,他毅然率兵前去奔袭嘉班。没有料到诺米纳和奈喀达兄弟,给尼堪外兰通风报信,使他得以逃跑。努尔哈赤遂后率领军队继续追击,直到抚顺城南的河口台地方。守台官军看出尼堪外兰不会有什么作为,就不愿接纳他,派兵前去阻止他人台。当时努尔哈赤不知道内情,怀疑官军是出来帮助尼堪外兰的,就未敢贸然上前对垒,便命令兵士退到远处,扎下营寨。当天夜里,尼堪外兰的部下,见尼堪外兰势穷力竭,走投无路,便前来投奔努尔哈赤。并透露了大明官军出台的真情。尼堪外兰发现众叛亲离,心想不能在河口台避难,又急急忙忙逃往鹅尔珲城去了。
  在努尔哈赤追杀尼堪外兰的时候,建州许多强族大部都各行其是,使努尔哈赤陷于复杂的环境之中。但是他深知,军事上的智取,常常胜于强大的攻势。在临战前后的日日夜夜里,他经常回忆起老河口张一化大爷说给他听的那些古代战例,因而常常怀念他老人家。也经常复习七星长老教给他的战略战术,时刻想把那些令鬼神都害怕的计谋能够用于实战中去。这几天来,他认真地思索、总结,他已两次发兵猛攻和追捕尼堪外兰,但是都没有能得手。他内心十分恼恨诺米纳兄弟。他不止一次地想过,若是强行攻取诺米纳兄弟的萨尔浒城,恐怕难以取胜。正在无计可施的时候,诺米纳派来使臣,对努尔哈赤威胁说:浑河部的杭嘉、札库木两处,不许你军侵犯。谏嘉、巴尔达两城是俺的仇敌。你若取此二城,就送给俺,否则不许你的兵马经过俺的边境。努尔哈赤听了使者的传话,更加气愤。嘉木湖寨主噶哈善,沾河寨主常书、杨书听了诺米纳的话,也怨恨他们兄弟二人霸道无理,便去主动为努尔哈赤出谋说:“若不先破诺米纳,俺们必然迫于他的势力,前去归附。”可见那时,诺米纳已经成为努尔哈赤复仇和统一建州的障碍了。不除掉诺米纳,既难越过他的境界,去擒拿尼堪外兰,报父祖之仇,也难以号令周围各部。可是当时努尔哈赤的力量却弱于诺米纳,如以力强取,很难有成功的把握。因此努尔哈赤与噶哈善、常书、杨书三位首领取得一致意见,即表面上迎合诺米纳的心意,建议合兵一处,共同前去攻打巴尔达城。诺米纳得到确信后,认为努尔哈赤已经就范,双方联合起来共同打自己的仇敌,心里非常高兴。当两军集结以后,努尔哈赤就以诺米纳的盔甲、枪刀等军器较多为理由,让诺米纳的兵士先攻。诺米纳害怕先去打前锋吃亏,死不肯同意。努尔哈赤又进一步提出条件,你的士兵既然不愿意先攻,可以把你的盔甲、兵器借给俺的军队,这样,此城一定可以攻破。诺米纳没有识破他的计策,一味想贪小便宜,就将全军的盔甲、器械统统交出来了。努尔哈赤急令士兵披甲戴盔,手持武器,全部武装起来。接着努尔哈赤一声令下,就将诺米纳等杀死,命令大将安费扬古率军回师,夺取诺米纳的本部萨尔浒城。顿时全城陷落,努尔哈赤立刻人城,安顿军民,对那投降的人不加杀害。夫妻离散的,让他们团聚,仍让他们居住在萨尔浒城。这次用计谋,智取诺米纳的萨尔浒城,壮大和武装了努尔哈赤的军队,为他进一步统一建州各部,追杀尼堪外兰,采取更大的行动,扫清了障碍。


  
126在线阅读网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建议我们 | 网站地图 | | 诗词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