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同治皇帝

二、柏葰之死
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同治皇帝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同治皇帝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兰贵妃恳请皇上提升自己的恩人瑞麟洋人的炮舰进驻大沽口了,皇上却和后妃打情骂俏,真是南唐后主也望尘莫及奕䜣的一首诗又为自己带来了麻烦。
  “据说皇上私纳一名汉女为妃,这可是违背祖制的,皇后不能不管。”

  张德顺每天的主要任务就是照料大阿哥吃药吃饭,这些事一旦做完就无所事事,他总觉得闷得荒,无聊之际心事自然就多了起来。他惦记着家乡的大哥,大哥领导的捻子兄弟是否取得了和太平军的合作?如今又怎么样了?自己躲在这深宫大内里面,虽然这里有着来自全国各地的奏报信息,但他却一无所知,仿佛被封闭在井底的青蛙,每天所见的只是身边的这几个和自己差不多不了解外界的人和事。仅在一年前自己还在醇王府时,随醇王府的管家到醇王福晋娘家下聘礼时听到一点外界的消息,从他们的谈话中知道太平军在山东境内吃了败仗,但大哥怎样他却没有任何音信。
  吉人自有天相,大哥应该没有事吧。八公山上那位老和尚——空云大师不是说大哥若得奇缘可能登上九五之尊,至少也能封王封侯吗?要想帮助大哥登上九五之尊必须从宫中离解皇上和皇后的关系,可自己人宫一晃一年有余,既没有获得皇上的赏识留在皇上身边也没有留在皇上的宫中,仅仅在储秀官服侍皇子,皇子如此年幼,何时能登上皇位不说,就是把皇子服侍得好好的,也至多博得懿贵妃的赏识。而现在,连懿贵妃也并不赏识自己,也该自己倒霉,这一段时间,不知何故,大阿哥一直有病,贵妃娘娘也心急如焚,当然不高兴自己了。
  怎样才能博得懿贵妃的赏识呢?或者取得皇上与皇后他们任何一个人的赏识自己就在宫中站住了脚,那样便可按照空云大师的言论暗中帮助大哥了。
  从这一年多的宫中生活,张德顺逐渐认识到宫中人心的险恶,人与人之间都是尔虞我诈,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真不愧是当面说好话背后下毒手,他深深感到这里没有朋友,就是和自己处于同样地位卑下的人也各寻求一个靠山,彼此面和心不和。
  唉,要想在宫中能够长期呆下去,必须有一个靠山,取得主子的赏识,做到这些必须为主子立下大功一件,而自己能够为谁立下一件大功呢?张德顺猛然想起自己在七月七那天夜晚探听到的秘密,决定从这秘密人手,今晚再去景仁宫打探一番,看看能否再有所收获。
  夜幕刚刚降临,张德顺就回到自己房中准备起来,等到夜阑人静的时候,他换了一身夜行衣悄悄溜了出来。
  第一晚上毫无收获。
  这样,他又连去两晚上仍无收获。
  第四晚上他又去了。刚到那窗下就听到里面有人讲话,张德顺心中一喜,找了个最适合的位置蹲了下来。只听一人讲道:
  “你这几天准备得怎么样了?可以行动了吗?都急死我了。”
  这是那个叫杜进忠的声音,张德顺一听就听了出来。又听平顺答道:
  “杜大哥别着急,现在还不是时候,机会马上就来到,这可是懿贵妃那臭娘们自己给的。”
  “到底啥机会?你快说说,让我心中也有点数吗?”
  又听平顺说道:“懿贵妃已和安德海商量好准备对朱美人下毒手,到时候我们想办法让皇上知道他的朱美人是懿贵妃所杀不就行了,那懿贵妃不死也要削去封号。”
  杜进忠立即不解地问道:“平顺老弟,你那天不是打听出懿贵妃怂恿贞皇后除去那朱美人吗?”
  “昨天我又去了一趟储秀宫,听到了安德海这狗小子向懿贵妃的汇报,说贞皇后的侄女婿程秀因科场作弊人了狱罪该杀头,贞皇后请求皇上网开一面宽大处理。由于贞皇后有请于皇上,因此她对皇上的所作所为只好不闻不问,更不会干预皇上与朱美人的事了。懿贵妃听了安德海的汇报十分恼火,决定亲自出面对那朱美人下毒手。”
  只听杜进忠愤恨地说道:“懿贵妃那骚娘们真是太恨毒了,凡是与她有厉害冲突的人一个也不放过,只怕她将来还会对皇后和皇上下毒手呢?”
  “这也说定,咱弟俩现在要做的就是探听出懿贵妃准备对朱美人下毒手的具体时间,还有采用的手段。知道这些后就不难对付懿贵妃和安德海这一对狗男女,最终置她们以死地。”
  杜进忠听后,过了片刻才说道:“平顺老弟你每天这样出去打探消息太危险了,万一被他们发现怎么办?明晚我陪你去吧?两人同去彼此也有个照应。”
  “杜大哥,还是我一人去吧,一人来去方便,人多了反而容易引起别人注意暴露身份。万一暴露了目标就前功尽弃,需要你出面的时候我再通知你。”
  “什么时候才能让我出手呢?大哥的手早就痒痒了。”只听杜进忠嘟囔着说。
  “杜大哥不用着急,等到懿贵妃对朱美人下毒手的时候,我一定让杜大哥同去,力争当场捉住那贼婆娘。”
  “平顺老弟,你千万打听准确,别错了抓那贼婆娘的机会。如果打听有误,白搭了朱美人的一条命不说,又会错过揭发懿贵妃心毒手辣的机会。”
  “这点请杜大哥放心,我平顺豁出这条小命不要也要利用这次机会置懿贵妃于死地。”
  张德顺又听了一个时辰,见他们都谈些无关紧要的事,又感到浑身冻得直打哆喷,便悄悄溜回宿舍。
  张德顺躺在床上,却睡意全无。他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是保持沉默,坐在高山观虎斗,从他们两败俱伤中看笑话,还是站在某一方对付另一方呢?他考虑再三,最后决定把自己探听到的秘密讲出去,既能防止懿贵妃杀害朱美人,又能阻止平顺和杜进忠对懿贵妃的报服。把这个秘密告诉谁呢?直接告诉皇上或皇后他们会相信自己的话吗?若追问起自己从哪里听到的这秘密,自己也难以开口,偷偷打探别人讲话总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张德顺苦苦想了半夜也没想出两全其美的办法来,决定再继续打探几天,等把一切探听得一清二楚再作打算。
  张德顺几乎每晚上都暗中跟踪平顺,逐渐摸清他来往的线路和行动规律。他每天都躲在一个十分秘密的地方盯住平顺的一个必经路口,只要平顺进人储秀宫他都知道。这样,对于摸清平顺从懿贵妃那里听到了什么也方便多了。
  这天晚上,张德顺正在老地方暗中等待平顺过来。等了许多,仍不见平顺出现,他估计平顺今晚不来储秀宫了,决定回房休息。
  就在这时,他看见穿一身夜行服的平顺正悄悄地向这边摸来。不知平顺是走得太急了,还是心太慌,一不小心滑了一脚,险些摔倒在地。虽然没有倒地却弄出了响声,一名宫女闻声走出房。平顺想躲开已经来不及了。
  那宫女猛然看见面前有一黑衣蒙面人,吓得张口就喊:
  “有——”
  “贼”字还没喊出口,就被平顺一把卡住脖子。一不做二不休,平顺拔出了尖刀。
  张德顺见状,想出面相救已经来不及了,平顺的尖刀已经捅进了那宫女的胸口。那宫女还没来及反抗就一命呜呼。
  张德顺见平顺把那宫女的尸体向前拖了几步,放在一个阴暗的地方转身就跑了。他想喊又怕暴露自己,只能眼看着平顺折回去了。张德顺估计平顺今晚决不会再来了,也把这宫女被杀的事连累自己,急忙跑回房睡觉去了。
  第二天早晨,张德顺还没醒来就被吵闹声惊醒了。不用说,准是那宫女被杀的事。
  张德顺睁着困乏的眼睛来到现场,装着吃惊的样子问道:
  “喂,怎么死的?”
  “怎么死的?还不是人杀的,你没瞧见胸口上的刀痕吗?”
  “谁杀的?”
  “你问我,我问谁?反正不是我杀的。”
  张德顺知道言多必失,便道个歉站着不语。
  这时,安德海陪着懿贵妃走来。众人急忙闪开。懿贵妃走到跟前,扫了倒在血泊中的宫女几眼,平静地说道:
  “看样子死去好几个时辰了,估计是昨天晚上杀的。”
  “娘娘看如何处理这事呢?”安德海从旁边说道。
  “在皇宫大内中死了一名宫女也不值得大惊小怪,只是这名宫女一向老实,而如今突然被杀颇有点奚跷,你把宫中所有人集中起来,本娘娘要训几句话。”
  “喳!”
  安德海一甩马蹄袖,鞠了躬跑了过去。不多久,储秀宫的男男女女都集中在正殿前面,一个个都小心翼翼地站着,谁也不敢多说一句话,惟恐这祸事牵连到自己头上。
  懿贵妃站在正殿台阶上,她扫视一下众人,清理清理嗓子说道:
  “昨晚我们储秀宫有一宫女被杀,你们之中谁是凶手可以到我好里当面自首,本娘娘给他宽大处理,讲明杀她的原因,如果合情合理,本娘娘决不追求责任。若尚不来自首,一旦查出株连九族。有知情不报者与凶手同罪。提供线索者奖银五十两,供出凶手者奖银二百两。”
  最后,懿贵妃又说道:“从今晚起,储秀宫加强防卫,彻底巡逻,轮换值班,不得有半点松懈。”
  训完话之后,张德顺回到自己房中,坐卧不宁,不知道是说还是不说。那二百两银子不算什么,关键是自己的身份也可能暴露出来,到那时就遭了,不但无法帮助大哥,自己的一条性命也搭了上来。
  接连多日储秀宫防卫巡逻都十分严密。张德顺一直没发现平顺到储秀宫探听秘密,他也不敢到景仁宫偷听平顺和杜进忠的秘谋。因此,对于懿贵妃准备对朱美人下毒手的事,张德顺便一无所知。他本来准备把这事偷偷报告给贞皇后,以博得贞皇后的信赖,由于对此事只了解个大概,不知道具体的时间和手段,他也就无法去贞皇后那里邀功。
  唉,当年空云大师曾说,挑起那皇后与皇上的不和,从天数上毁灭大清的气数,不获得皇后的信任,如何能够挑起皇后与皇上的矛盾呢?否则,自己不是白白受了这么大的委曲而无所事事吗?张德顺决定挺而走险,亲自到懿贵妃房下打探出可靠的消息再向贞皇后汇报。
  又过了几天,储秀宫的防卫稍稍放松一些。张德顺在一个阴凉的夜晚悄悄溜到懿贵妃的窗下,但他毫无所获。他发现储秀宫中的防卫是外紧内松,估计是懿贵妃怀疑凶手是其他宫中人干的,他决定利用这个有利机会再去懿贵妃那里探听一下。
  功夫不负有心人,张德顺终于又探听出一些秘密。
  这天晚上,张德顺刚刚趴下就听到安德海正和懿贵妃商量着什么。
  先是懿贵妃的声音:“小安子,你要多费些心神,把咱们的宫守紧一些,万万不能让人到咱宫中钻了空子。”
  “娘娘怀疑那宫女的死是情杀?”
  “情杀倒不像,但那宫女死得莫名其妙,从那地上的血迹看,那宫女好像是在房门口被杀死,然后又拖到那片花丛中的。从这点分析,一定是那宫女在房中听到了什么出门看时被人杀死的。”
  “娘娘估计她会看到什么?”
  只听懿贵妃冷冷一笑,“她能看到什么,要么是来宫偷东西的贼人,要么就是来宫探听什么的歹人,也可能那宫女认识对方,才会发生杀人灭口的事。”
  张德顺听了暗暗心惊,他不能不佩服懿贵妃的观察分析能力,真如亲眼所见一样。同时,他也觉得浑身透骨凉,不知是冻的还是吓的,跟在这样的女人后面做事真得一万个小心,稍一不注意露出自己的马脚都会丢掉性命。
  张德顺刚想起身离去,又听里面说道:
  “娘娘以为那贼人到咱宫是偷东西还是打探情报?或者另有图谋?”
  “依我看,那歹人不像是偷东西,因为那宫女是在房外被杀,也没有听说什么东西丢失。如果是偷东西,何必来这储秀宫呢?其他几宫不比我们储秀宫更富有更容易偷吗?情杀的可能更不长,这死去的宫女叫小红,入宫时间长,与外界没有接触,在宫中也很本份,何况也无被糟踏的痕迹。”
  “莫非是另有图谋?”
  “我估计不是探听情况的,就是对本娘娘或大阿哥下毒手的。”
  只听安德海笑了,“娘娘有点草木皆兵了吧,谁这么大胆敢对娘娘和大阿哥图谋歹心?以前都是我对外放出的谣言,是用来整治她人的,不想娘娘如今却自己也相信了,真是三人成虎不成?娘娘不必多心,有小安子在保证没人敢来咱储秀宫造次。”
  懿贵娘冷冷一笑,“万万不可麻痹大意,诸葛亮都能大意失荆州,更何况咱这爹娘生的庸人。”
  只听安德海谄媚道:“娘娘太过自浅了,凭娘娘的聪明才智,就是在战场也不比那诸葛孔明逊色多少,若论宫廷上的计谋,小的以为娘娘还胜他三分呢?”
  “嘿嘿,本娘娘不是红脸关公喜欢戴高帽,还是多小心一点为好,我这几天老是左眼跳,俗话说:左眼跳,晦运到。说不定真要碰到倒霉的事呢?人们常说有上天的报应,我虽不全信,但也信几分,圆明园内的四春几乎都死在我手下,那叫秀春的宫女也是被我打死的,还有那云嫔以及快要去见阎王爷的朱丫头…”
  声音越来越低,最后什么也听不见。
  张德顺刚要把耳朵贴近那冰冷的墙,又听安德海大声说道:
  “她们死是她们自己咎由自取,也是她们命短。娘娘是大富大贵之相,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就是牛头马面来取娘娘的性命,只怕阎王爷与玉皇大帝都不同意呢?”
  “别贫嘴了,我得罪了许多人,难免她们没有同党暗中密谋为她们报仇雪恨呢?说不定那杀死小红姑娘的歹人就是入宫对我下毒手的,正巧被小红看到了,他才杀人灭口的。以后在我的房间周围多派几名值班人员,尽量都是身强力壮的,万一遇到急迫情况也可有点作用。都是那手无缚鸡之力的姑娘们有屁用,就是歹人在眼前,还不是同小红一样被人杀害?”
  张德顺又是吃了一惊,真是做贼心虚。同时也知道今后再想来打听情况就更困难了,决定再多停留一会,今天尽量多打听些消息。
  忽听安德海问道:“娘娘,小的有点不明白,据说那镇江知州瑞麟新近升为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在朝中引起很大反响,众人都说他升迁的原因是得了娘娘你的提契,还有醇王妃的关照,不知此谣传是否当真?”
  只听懿贵妃叹息一声,幽幽说道:
  “古语说,有思不报非君子,受人滴水之恩,他日将涌泉相报,瑞麟有恩于我们家庭。”
  “瑞麟刚刚从镇江回到京城,也没听说他与娘娘有何往来,怎会有恩于娘娘?小的也从来没听娘娘提及他。”
  “此话说来话长,当初我父亲在镇江病故,家母带着我们姐妹三人扶灵柩回京,不料被大雪所阻,困在凤凰山凤凰寺中。碰巧瑞麟从京城放任镇江也恰恰到那凤凰寺中避雪,他念与我们是同姓同宗又与父亲是故知,慷慨解囊相助,帮助我们母女安葬了父亲的灵柩,还赠送二百两银子作盘缠,这样,我们母女几人才能够安全到京,不是瑞麟我也许死在他乡了,哪有今天的富贵。最近听醇王福晋说瑞麟从镇江放任回京尚没有补上合适的缺,我便让妹妹请醇王爷保荐瑞麟,我又向皇上请求,把瑞麟当年救助我们母女的事告诉皇上,皇上也很高兴,说瑞麟有德才,正好可补礼部侍郎的缺再兼内阁学士。”
  安德海听后急忙说道:“娘娘才是大仁大义之人呢?知恩必报,应该让皇上诏告天下,让天下人学习娘娘的美德。这瑞麟也真有福份,当年的举手之劳竟是如今升迁的阶梯,这是他做梦也没想到的,真是他的造化。”
  张德顺听着这些话,心中蓦地一惊,他忽然记起随大哥到八公山,听过空云大师讲的故事。想不到空云大师所说的能当上皇后的人竟是懿贵妃,懿贵妃才是自己真正要找的人,她的命相正好和大清朝的气数相克,只有她才能毁掉这大清朝的国运,使大清的天下早一天完蛋,也只有懿贵妃才能给大哥提供一次封侯封王登上皇帝宝座的天缘。
  张德顺忽然觉得内心热乎乎的,也很激动,这才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呢?自己差点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大错,他正准备尽快将探听到的消息报告给贞皇后呢?他一直认为空云大师所说的那位克制大清气数的皇后就是贞皇后呢?原来却是懿贵妃。如此说来,这懿贵妃将来一定会当上皇后的。不过,从自己人宫以后所了解到的情况看,懿贵妃的确比贞皇后有心计,也比贞皇后心狠一些,手辣一些,有那种干大事女人的手腕。从懿贵妃的所作所为看,她当上皇后应该不成问题。唉,也只有她这样的女人才能克制住九五之尊的皇上,与大清的气数的相克相制,空云大师的话果然不错,看样子,大哥真的能当上皇帝呢!
  张德顺又是惊又是喜,他暗庆幸今晚上打探出的秘密比什么都重要,他明白了自己投靠的方向,也知道了今后应该如何做。
  张德顺又听了一会儿,见她们所谈的都与自己无关,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同时也怕被巡视的人发现,便瞅个机会偷偷溜回房中去了。
  张德顺躺在床上更是难眠,他反复考虑自己如何也能像安德海一样成为懿贵妃的贴心人,那样,他的伟大行动就可一步一步进行了。
  刑部大堂上端坐着恰亲王载垣、兵部尚书陈孚恩和郑亲王、端华,堂下站着披枷带锁的柏葰。
  陈孚恩瞧着柏葰的神态,内心有说不出的滋味,如果不是自己见风转舵快一些,早早投靠到肃顺门下,说不定这堂下跪着的也有自己。柏葰是何许人?他身为军机大臣、文渊阁大学士,又是醉亲王奕䜣的岳丈,尚且为两朝老臣,今天都已如此,更何况自己呢?陈孚恩暗自庆幸自己识时务者为俊杰,猛听身边的端华一拍惊堂木喝道:
  “柏葰,你来到本官面前为何不跪?”
  柏葰斜眼轻蔑地瞪了三人一眼,冷冷地哼了一声,说道:
  “本官身为文渊阁大学士、军机大臣,为何要向你们这等人人不齿的小人下跪?本官上跪君王苍天,下跪父母诸神,你们算什么东西。”
  端华气得脸色发青,“好汉不提当年勇,光棍不吃眼前亏,你现在的身份就是阶下囚,什么军机大臣、文渊阁大学士,那是你昨天的辉煌,你现在什么都不是,你是朝廷钦犯。柏葰,还不把你舞弊渎职的罪状从实招来,否则,本官将动用大刑!”
  “本官身犯何罪?你口口声声说本官考场渎职舞弊,请拿出证据来?”
  “哈哈,证据?带囚犯平龄!”恰亲王载垣向站在旁边的衙役挥手喊道。
  不多久,平龄被带了上来,他十分乖巧地跪在地上,一声不吭。
  端华看了看跪在地上的平龄,轻轻拍了两下惊堂木:
  “平龄,你认识站在旁边的这人吗?”
  平龄翻了翻眼睛,上下打量一下柏葰,急忙叩头说道:
  “小人认得柏大人,别说柏大人披枷带锁、一身囚衣,就是柏大人变成骨灰小人也认得。”
  “你是如何认得柏大人的?从实招来不许有半点虚假,小心你的狗命!”
  “是,是。小人在今科乡试中有幸中得第七名全靠柏大人的提挈,小人原本是个唱戏的,虽也读过几年的书,实在才疏学浅,哪懂得文墨,凭小人斗大的宇不识两箩筐,哪能有资格中举。”
  “那你是如何中得这第七名的?”
  “小人识得柏大人府中的家丁靳祥,通过靳祥给柏大人送去白银一千两……”
  “哪里来的狂徒竟敢在此侮辱本官!”不等平龄说下去,柏葰怒喝道。
  “住口!”
  端华怒喝一声,“柏葰这公堂上的规矩,你不会不懂吧,你打断证人证词,分明是作贼心虚。”
  陈孚恩也从旁边说道:“证人在此,柏葰你还不老实交待争取皇上宽大处理,难道死不悔改吗?”
  柏葰蔑视陈孚恩一眼,冷笑道:
  “子鹤,你以七品小芝麻官升到今天的兵部尚书、刑部尚书,靠的就是见风使舵,投机钻营吧?你是这样的人,也想让我柏葰与你同流合污吗?瞎了你的狗眼!”
  陈孚恩脸上一阵青一阵红,又一阵白,过了好久才结结巴巴地说:
  “柏葰老儿,你不识抬举,后果由你自负。”
  柏葰仰头哈哈大笑,“陈孚恩,过去本官只知道你是一条狗,但不知你是条怎样的狗,今天总算认清了,你原来是条丧家的吃屎狗,后来又被肃顺那小儿收到家中做了条看门狗,专咬好人!哈、哈、哈……”
  “柏葰,你,你!”陈孚恩气得说不出话来。
  柏葰又冷笑一声,“陈子鹤,对于今科顺天乡试的内幕你应该比谁都清楚,令郎陈景彦不是也参加今科的乡试吗?并且有幸在金榜之列,其中的原娓你为何不提呢?若说有人舞弊,以本官之见,陈大人才当之无愧呢?”
  不待柏葰说下去,端华猛拍惊堂木:
  “大胆的囚徒,竟敢在刑部大堂之上血口喷人,污告审判大人。来人,不动大刑,他是不会招供的!”
  “威——武——”
  两边的衙役边晃动着刑杖吆喝着。那边又有人抬来夹板,准备动刑。恰亲王载垣忙阻拦说:
  “皇上不是有令不准动刑吗?”
  “这……”
  端华正在犹豫之际,猛听身后有人说道:
  “怡亲王言之差矣,皇上说不可动刑,是指没有查清事实真相之前不能动刑。而如今已经查明真相,柏葰早已不是朝廷命宫,而是阶下囚,焉有不可用刑之礼?自古云: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你们尽管用刑,皇上怪罪下来有我肃顺担待着。”
  “大刑伺候!”
  随着端华一声令下,早有人用粗大的木夹钳住柏葰的手指。柏葰疼痛难忍,破口大骂:
  “肃顺你这个龟孙王八羔子,卑鄙小人,官报私仇,将来一定不得好死……”
  随着一声惨叫,柏葰昏厥过去。
  “冷水伺候。”肃顺冷笑着命令道。
  几盆冷水泼后,过了许久,柏葰才苏醒过来。端华看着痛苦异常的柏葰,带着几分得意的神情问道:
  “柏葰,识相一点,我劝你还是招了吧,招也得招,不招也得招,何必要受皮肉之苦呢?”
  柏葰痛苦地转过身,指着跪着的平龄问道:
  “你我平素无冤无仇,你何必陷害于我呢?是谁指使你这样做的,你说,你说!”
  平龄不敢正眼去看柏葰,他多少有点愧疚地低下头,偷眼瞅瞅坐在旁边的肃顺。肃顺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平龄,又问柏葰道:
  “好汉做事好汉当,你柏葰有种去做,就应该有种承认才对,你说平龄陷害你,难道你的家丁靳祥也是在陷害你不成?”
  “肃顺,那你就把靳祥叫来,老夫当面与他对质!”
  “柏葰,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肃顺一使眼色,端华高声喊道:
  “带证人靳祥——”
  靳祥被带了上来。不等柏葰开口,靳祥就微笑着对柏葰说道:
  “柏大人,我们又见面了,这几个月来你日子过得还舒适吧?”
  柏葰几乎气炸了肺,他指着皮笑肉不笑的靳祥说:
  “靳祥,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你偷了我家的东西我不但没有拿你送官,反而对你好言相劝,谁想到你竟然屡教不改,又暗中勾结贼人偷了我家的东西,我才一气之下将你赶走,你还有脸来见我!说,谁指使你来陷害我的,得到多少好处?你要知道,陷害朝廷命官要满门抄斩,现在后悔尚不完,只要你敢说出幕后指使你的人是谁,本官同你去见皇上,有皇上给我们做主,你谁也不用怕?”
  肃顺见靳祥被柏葰连珠炮似的追问有点招架不住,面露惊恐之色,立即站起来喝斥道:
  “相俊,这是刑部大堂,可不是你自家的私人厅堂,请你按照对质程序发话。”
  肃顺说着,又转向有点畏惧的靳祥:
  “靳祥,你不用害怕,大胆地与他对质,他不敢待你怎样,别说去见皇上,这个刑部大堂他也无权走出半步,他见已是阶下囚,还有何资格口出狂言,妄想用语言压倒人!”
  经肃顺这一打气,靳祥果然又来了精神,他向前跨出一步,用挑衅的话语嘲弄道:
  “柏大人,想不到你也有今天,不过,这是我意料之中的,也就是你曾经教训我的‘报应’吧,可是,这‘报应’没有报应到我的头上,却报应到柏大人的头上,实在是上天有眼,也是你柏葰罪有应得。你收取平龄一千两银子为他开了后门,准他乡试第七名,作为介绍人你却一个子儿也不给我,因此我才偷了你的那些不义之财。柏大人,这还不算,你在今科的乡试中多次为他人大开方便之门所得贿赂银子至少也有十万两,我只是从中拿走我为你跑腿应该得到的一份怎么叫偷呢?柏大人未免言过其实了吧?你不是不想报官,是不敢报官,只怕报了官连自己的官儿也给丢了,是也不是?柏大人。”
  柏葰一听这些话,气得喘不过气来,憋得老脸通红,干呵了几声,才骂了出来:
  “靳祥,你这无耻的小人,简直一派胡言!老夫何时收得平龄的一千两银子?老夫为官多年,两袖清风,上对得起苍天皇上,下得对起百姓和良心,不曾收受他一个铜子,又何来十万两银子,就是把老夫的家给抄了也不值十万两银子,你们这是串通好来陷害老夫的,老夫纵然浑身是嘴也辩解不清啊!真够阴险的。靳祥,你说,谁让你这样做的?”
  柏葰声音带着凄惨与悲凉,几乎是在向苍天后土哀告。
  肃顺又一使眼色,端华再次一拍惊堂木:
  “柏葰,你不必再假装可怜求得同情了,请从实招来吧,本官一定面奏皇上,请皇上给你宽大处理。”
  柏葰在绝望之中醒悟了,他一指肃顺,张口骂道:
  “肃顺小儿,你和载垣,端华,陈孚恩串通一气,又勾结平龄,靳祥陷害老夫,你们这一丘之貉不得好死,我要见皇上!”
  肃顺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柏葰,你死到临头还敢狡辩抵赖!本官问你,你收下平龄的一千两银子不说,你收下刑部主事罗鸿绎多少不义之财?否则,凭他的那点文墨也配金榜中举,真让天下读书人耻笑大清朝的官员都瞎了眼。如果不想受皮肉之疼,早早招来万事皆休,也可保你一条性命,如果不招,受苦不说,也是死路一条。来人,大刑伺候!”
  又一声惨叫,柏葰第二次昏迷过去。
  养心殿。
  咸丰接过肃顺递来的折子连打两个哈欠,他掂了掂,看也没看就把折子放在御案上,问道:
  “关于柏葰科考舞弊的经过审理如何?”
  “回皇上,经过四堂三轮审理,情况大致相同,柏葰舞弊经过在臣刚才所递的折子上均有详细记载。”
  咸丰点点头,“朕晚上再详细批阅吧,你现在先简要地说一说,朕心中先有个数。”
  肃一听,心中暗喜,只要皇上这么说,他是不会再看折子了,自己怎么说皇上就怎么信。
  “皇上,本今科顺天乡试中,柏葰身为主官却辜负圣上一片厚爱之情,弄权科场,营私舞弊,失察渎职,罪不可恕。”
  “肃卿再说得详细一些,具体一些。”
  肃顺干咳两声又说道:“柏葰营私舞弊之事已查个水落石出的有两件,其一是京城戏子平龄不学无术,胸无半点文墨,却通过柏葰家丁靳祥的引见向柏葰纳贿银千两,从而高中第七名。其二是刑部主事罗鸿绎向柏葰贿赂取得功名的罪状,但这一案子不同于平龄之案涉及面较广。”
  肃顺故意稍稍迟疑片刻不再讲下去。
  咸丰见状说道:“科教是为朝廷选拔真才实学之人,岂容某些贼臣拉帮结派,弄权误国,肃卿尽管讲来,无论牵扯到谁都必须严加追究,重惩不殆。”
  肃顺这才说道:“刑部主事罗鸿绎没有功名之事,万岁爷也可能知道吧?”
  咸丰点点头,“他年龄较大,又没有功名这是人人尽知的事,想必他通过柏葰要在今科获得功名?”
  “正是这样,但罗鸿绎与柏葰不太相熟,他求助同乡好友兵部主事李鹤龄,李鹤龄又找到今年乡试的同考官翰林编修浦安,告诉浦安自己卷子上的标记。浦安在阅卷时果然按照标记找到了罗鸿绎的卷子,而浦安无权为罗鸿绎决定是否能够考中,他便引荐罗鸿绎去拜访柏葰,送上贿赂银物。柏俊从罗鸿绎那里得到好处自然瞒天过海为罗开方便之门,让他中了第三十一名。根据供词,罗鸿绎为了能够取得功名共花去银两近四千两。”
  咸丰听到这里,气得一拍御案骂道:
  “这些误国殃民之徒真是可恶至极,必须严惩,一个也不能饶恕,否则,今后的科考舞弊之风如何禁止。”
  “皇上,并不仅仅于此两案经过对试卷复核,许多金榜题名的考卷都文理不通,其中纵然不都是通过柏葰的门子考中,但柏葰身为军机大臣,又是主考,是不可推却责任的,理应严惩。”
  “刑部议定如何惩处?”
  “回皇上,刑部一致认定柏葰罪不可敕,理应处斩。”
  “军机处是何议见?”
  “也基本同意刑部议定,这最后的决定权由皇上拿定。”
  咸丰沉思一会儿,“伯俊为军机大臣,文渊阁大学士,又是两朝重臣,办事一向谨慎认真,为何在今科的乡试中出了这么多的差错,实在令朕失望。为了科考之事处斩一品大员,在我朝尚无先例,必须慎重从事才可。”
  肃顺见皇上对自己提出处斩柏葰的要求迟疑不决,十分着急,正要开口讲话,又听咸丰又问道:
  “那副主考、左副都御史程庭桂和程秀的案子怎样了?”
  肃顺一时摸不清皇上的心思,便小心翼翼地答道:
  “程秀年幼无知又是其父兄怂恿所犯,罪情较轻,看在皇上和皇后的情份上早已饶恕了他,释放回家。其父兄因与柏葰的事牵扯较多一事尚未查明,正拘押在刑部大牢,不知皇上有何指示?”
  咸丰知道程庭桂的长子程炳采是受肃顺等人的设计为其弟程秀受过,于是对肃顺说:
  “程庭桂罪情重大,可据实查明定罪,他的长子程炳采可酌情处理,从轻发落。”
  肃顺当然明白皇上的意思,—一点头同意。肃顺知道皇上不忍处斩柏葰,如果再有人为柏葰求情,皇上必然就势免去柏葰死罪。柏葰不死,将来有机会弄清其中的真相必然对己不利。肃顺考虑再三,一定要想法设方处死柏葰,于是,又奏请说:
  “皇上,对于柏葰一案请皇上拿定主意吧,此等乡试舞弊案如此严重,不仅我朝没有先例,就是从隋代开科举以来也无先例,尚若饶其不死,是否会引起天下举子怨忿?请皇上三思。”
  肃顺话音未落,那边传事太监来报醇亲王求见皇上。
  咸丰正想再一人商议一下对柏葰一案的处置,一听奕䜣来了,便宣他进殿。
  奕䜣进人养心殿,行过君臣大礼之后,咸丰便问道:
  “醇王来此,有何事?莫不是为柏葰一案来见朕吧?”
  奕䜣一听皇上一语道破心事,不知如何回答,迟疑一下,仍老实答道:
  “回皇上,臣正是为柏葰一案来见皇上,听说军机处对柏葰的定案有两种意见,一种意见是处斩,另一种意见是流放。臣特来请示皇上,不知皇上是何意见?”
  咸丰转脸问肃顺:“肃卿不是说军机处基本同意刑部的议定吗?何来两派意见?”
  肃顺急忙答道:“回皇上,醇王爷说得一点也不错,的确是两派意见,但同意柏葰流放的人却寥寥无几,多是柏葰的旧友。”
  肃顺看了一眼奕䜣又从容地说:“醇王只所以这样说也不难理解,柏葰必定是醇王的旧亲,福晋虽然过逝,翁婿之亲尚然存在吧。”
  奕䜣一听,心中骂道:肃顺你太无耻了,在朝中拉邦结派,一手遮天,谁不屈服于你,你便想法侮陷欲置对方于死地。
  奕䜣刚一进殿,看见肃顺站在旁边他就觉得恶心。自从因为福晋的事发生那次冲突以来,他就很少与肃顺碰面,即使偶尔碰面也都尽量避开。他一见肃顺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屈辱,自己虽是亲王却也无奈何肃顺。皇上不念手足之情,对几位弟弟猜疑心太重,从不委任重权。自己几乎闲职在家,奕䜣又被赶出京城,到河北遵化皇陵守陵,名义上是去督修慕陵,实际上如同充军发配,其他几人的处境更惨,都是只有亲王头衔而实际徒有虚名。不知为何,皇上却特别宠信奸诈卑鄙的肃顺,这实在令奕䜣想不通。
  为了原配福晋的事,自己受辱不说,连岳父柏葰也从中受辱,为此,自己也曾和柏葰闹得很不愉快。但柏葰也算正直之人,又是朝廷一品重臣,如今遭罪身陷囹圄,又被肃顺奸贼所害即将被处斩,自己怎能视若无睹呢?他才私下来向皇上求请,谁想到却与冤家碰在一起。
  奕䜣明知肃顺是奚落自己,也不与他计较,只当作没有听见,向咸丰恳求说:
  “皇上,柏葰作为主考所犯下的罪过的确不容饶恕,但他身为军机重臣,是我朝一品大员,按照我朝惯例,一品大员临决前都加恩赦免,改斩为戍,流放充军异地,也请皇上按照此惯例饶柏葰一命不死吧?”
  不待皇上开口,肃顺抢先说道:
  “皇上决不可姑息养奸纵容朝廷重臣自乱朝纲,特别是选拔人才的科举考试上,更应该做到严惩不殆,无论何人一概同人,抓住几位重臣严惩不敕,才能做到杀一儆百的效果。提起顺天乡试案,皇上应该记得我朝顺治年间发生的一次乡试案吧?”
  咸丰点点头,还是为皇子时,曾听过老师杜受回讲过那顺治爷年间所发生的一桩科举大案。
  那是,顺治十四年(丁西1657年),顺天乡试中因由人营私舞弊连牵着江南、河南等地的乡试案发,有四名主考官被斩,十七名同考官被绞,此外还有两名主考官和三十三名士子被流放,若加上累及父母妻儿子女的共有几百人受牵连。当时杜师傅讲这件旧事正是教导自己在科举考试中要任人唯贤,选拔有真才实学之人。谁能想到事过二百年,在自己当朝的今天又爆发一起震动朝野的顺天乡试案,这是一种巧合,还是向自己预示着什么。
  咸丰抬起头,看看肃顺,又看看奕䜣:
  “你们都先回府吧,让朕认真考虑考虑这事再作决定。”
  两人只好道一声安,各怀心事地退了出去。
  刑部大党监狱的一间囚室里。
  瘦弱的柏葰在潮湿的监狱一角盘腿坐着,他目光呆滞,面容憔淬、浑身伤痕累累。刑部的判决他早已知道是处斩,但他并不惊慌,心里无事不怕鬼敲门,他相信军机处的几位老友会帮自己说话的,他们决不会让肃顺如此嚣张,一手遮天。即使肃顺能够控制军机处把自己定作监斩候,皇上那一关他是万万欺瞒不过去的,一定会新审理自己的案子,至少也不会同意肃顺的判决,最多让自己充军流放。
  柏葰十分自信他的推断,他知道皇上十分欣赏自己,也了解自己的为人,他已经托人给儿子钟镰捎去口信,让家人打点行装做好流放的准备。
  柏葰回想起自己几十年的为官生涯,不禁老泪纵横。从道光六年(1826年)考取进士到今年已经有三十挂二个年头,由一名七品小官升迁到一品大员,其间经历多少屈辱和辛酸才得以人军机,掌翰林、拜内阁。当然,也难免得罪一些群小,肃顺就是其中之一。
  肃顺是什么东西,想当年只是寄托自己府上的一个门客。他癞蛤蟆想吃天鹅,竞偷偷打起自己女儿的主意来,被自己发觉后赶出家门。也并不是自己嫌肃顺门第低,他还是王族出身呢?但他渐渐发觉肃顺虽有高贵的背景而实际是地痞无赖之徒,是投机钻营过河拆桥的卑鄙小人。
  谁想到肃顺被自己赶出家门后又投到恭亲王奕䜣门下,竟然博得奕䜣重用。自己曾到恭亲王府向奕䜣揭露肃顺是不可相处的小人,谁知奕䜣不听,结果肃顺到奕䜣那里总共不到二年,肃顺利用咸丰皇上与恭亲王的矛盾大做文章,从出卖奕䜣上博得皇上的好感,从而又抛弃奕䜣成为皇上心目中的红人。
  今科顺天乡试皇上命自己作主考使他受宠若惊,这几年皇上一直在打击老臣,穆彰阿被革职,祁寓藻无奈告病回乡。去年,耆英被斩首,曾经出人军机的老臣仅剩下周祖培和翁心存等人,也因肃顺排挤而不得重用。不料,自己今天不死也落个充军戍边的不孝之名。
  柏葰正在左思右想,沉重的狱门打开了,柏葰睁眼一看,是自己的老友体仁阁大学土翁心存来探望自己了。到底是老朋友了,谁还能记起自己,谁又敢和自己接近呢?柏葰眼睛一酸,流出泪来,他握住老友的手说:
  “二铭——”
  翁心存见柏葰已被折磨得不成人样,也十分难受,他边给柏葰擦去脸上的泪水边安慰说:
  “柏学士,一切保重,相信皇上会有给你平冤昭雪的一天,你的日子难过,我们的日子也不容易,权奸当道,忠贤受害,自古皆然。”
  翁心存说道,又很内疚地叹口气:
  “老友无能,让你受此天大委屈,在军机处评议给你定罪时,我们几人都遭到肃顺小儿的打击,没有能够为你争得到合理的处置,觉得实在无颜面见老友。”
  翁心存说着,眼睛也湿润了。
  柏葰反而镇静多,他不无悲愤地说:
  “这也是我自作自受,当初听说是肃顺和陈孚恩举荐我做主考,我十分纳闷,平素和肃顺一直不和他怎会举荐我呢?如今想来,这完全是一个圈套。”
  翁心存动情地说:“肃顺是卑鄙小人这是众人皆知的,想不到当年的一班老友陈孚恩没有一点骨气,竟成为肃顺府上一只犬牙,说起来都让人脸红。”
  柏葰叹口气,“陈孚恩是怎样的人翁兄不太了解,他也同肃顺一起都是无耻小人,也可以说是沆瀣一气吧。当年林则徐无辜被放逐,大学士王鼎尸谏父皇,谁知哪遗书落到陈孚恩手中,他就是凭借着篡改王学士遗书而依附权相穆彰阿,才从一名七品小京官爬上高位的,这样的人如今重走旧路依附肃顺也是合情合理。”
  翁心存一听,气呼呼地骂道:
  “真是吃屎的狗离不开茅坑!真是可恶透顶,他去吃屎没人阻拦,何必又把自己的脏屎泼在他人身上呢!老夫实在不了解这样的人是何心态?”
  “翁兄有所不知,陈孚恩如此打击陷害于我,要置我于死地是与他的利益有关的。他的儿子陈景颜本是纨胯之子,不学无术,也参加了今科的乡试,曾找我高抬贵手让其一个名额,我没有接受他的赠送,并训斥了他一顿。陈孪思后来又疏通两位副主考程庭桂和朱凤标,才勉强挤人金榜。案发后,他为了躲避惩处自然投靠到肃顺脚下,反而成为军机处的大红人,其子虽有舞弊行为却逍遥法外。”
  “唉,这真叫奸臣当道!柏学士你一走我也不在朝中呆了,你的今天也许正是我的明天,不如趁早告病回江苏常熟老家颐养天年,也许将来还能保存一具全尸。”
  柏葰一听翁心存说得如此伤感,又抑止不住泪流满面。两人正沉浸在无限的伤感之中,猛听身后一阵跑步声,两人抬头一看,只见刑部尚书赵光捧着圣谕快步来到跟前哭道:
  “柏大人,不好了………”
  赵光说道,已经泣不成声。
  翁心存接过圣谕一看是处斩,也是大惊失色,因科举案杀军机大臣兼大学士在大清朝开国以来是没有先例的。
  翁心存不相信地问:“赵尚书,有没有搞错?”
  赵光摇摇头,“同刑的除了柏大人外,还有同考官浦安。兵部主事李鹤龄、刑部主事罗鸿绎、候补郎中程炳采。”
  翁心存更加惊奇地问道:“皇上不是口谕对程炳采从轻发落吗?他是代弟受祸,程秀都已经无罪释放,程炳采又为何要处斩?”
  赵光小声说:“据说是肃顺向皇上建议处死程炳采,如果放过程炳采,他获释后一定宣扬这乡试案背后的一些内幕,对皇上和皇后等人不利。”“那程庭桂、朱凤标呢?”柏葰平静的问道。
  “皇上加恩充军边台。”
  柏葰绝望地大叫道:“皇上决不会至臣于死地的,都是肃顺小儿从中拨弄是非害我。”
  无奈、苍凉悲怆、绝望的声音在昏暗的监狱中飘荡着,飘荡着……
  咸丰八年(戊午1858)的顺天乡试案以主考官柏葰的人头落地为结束标志,就在菜市口柏葰等人血洒黄土的同时,刑部大堂的一间秘室里肃顺正在训话:
  “把那个京城唱戏的平龄也送上路吧,让他去阎王爷那再唱出戏,同时也让他陪陪柏葰老儿一同上路,他们边走边唱好热闹热闹。”
  “还有那个靳祥如何处理?”
  “跟着我做事多年还如此不长脑子,这还用问吗?他是柏葰老儿的家丁,柏葰都去了阴曹地府,他还能去哪,也一同去为柏葰继续当家丁。”
  “老爷,还有那个带头闹事的举子仍在刑部大牢中关着呢?也一同处死吗?”
  肃顺轻轻捋一下稀疏的胡须说道:“如果不是他还不能这么快除掉几位对头呢?说明我的眼光还可以,这人将来也许有用,你把他带来,我亲自盘问一下。”
  不多久,荣禄被带上来了。他一见肃顺欣赏似地观看着自己,好似一位卖主到了犬马市场,荣禄不知道自己这条犬马能否被眼前这位大买主相中,他十分乖巧地向前紧走几步,甜甜地说道:
  “小的荣禄拜见肃大人。”
  说着,纳地就拜。
  肃顺微笑着,“快起来吧,别跪累了。本官就喜欢你这样的人,如果不嫌弃就到我府上做事吧?”
  “小的多谢肃大人看得起,小的实在感到荣幸,能给肃大人卖命,是我祖上的福份。”
  肃顺点点头,“听说你是满洲正白旗人,姓瓜尔佳氏,还是将门之后呢?”
  “小的感谢肃大人仍能记得我,我祖上虽然都懂些武功,但一直是个骑都尉,哪像肃大人有如此高位?”
  肃顺哈哈一笑,“凭你的机灵和聪明才智,只要跟我好好干,本官保证你将来一定超过你祖父。”
  “小的多谢肃大人谬夸,小的如此愚笨,恐怕不能令肃大人满意,今后还多多有请肃大人训教。”
  “好,好!”
  肃顺被荣禄几句恭维话说得心花怒放,得意地望空独自大笑起来,这是胜利者自娱自赏的大笑。
  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好,可惜,肃顺笑得有点早了。

  
126在线阅读网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建议我们 | 网站地图 | | 诗词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