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努尔哈赤

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努尔哈赤

四、好一个群英会

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努尔哈赤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努尔哈赤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第二天佟大爷天不亮就起来,派人杀猪宰羊,备办喜酒。又选在明天是黄道吉日,匆忙把请柬发出去。他又喊人打扫庄园,搭喜棚,书写喜联,将三间北房腾出来,重新糊棚,刷墙壁,要求四白落地,装饰一新。他又找人请来说书的,唱戏的,吹喇叭的。忙得佟大爷小辫子都翘到天上去了,他高兴得合不拢嘴,心里总想把孙女这喜事办得像个样子。到了次日,佟大爷的本家、亲朋、四邻长者都来了,真是贺客盈门。方园数十里,凡得过佟大爷好处的,现在佟大爷招赘养老孙婿,谁不来送份贺礼!一时间传家庄园里喜气洋洋,热闹非凡。那春秀姑娘打扮得花枝招展,头上的金银首饰闪着光亮。努尔哈赤一身迎新衣服,更显得英俊潇洒。二人在一片吹吹打打的欢乐声中拜了天地,拜了尤拉氏,佟大爷,然后被送进洞房。努尔哈赤醉眼矇眬地看着春秀姑娘,她也沉不住气了,一头扎进努尔哈赤的怀里。就在这眨眼之间,努尔哈赤使了一个“黑熊搬巨”的气功,只见他双手搀臂,凭借一口贯足的丹田气,往上一捧,春秀姑娘竟像蝴蝶飞舞般被举过了头顶,新房里顿时传出了一片“咯咯”的笑声。那笑声刚落,突然之间,努尔哈赤又将双手一松,那飞舞的蝴蝶一下坠落下来,正落在他胸膛时,努尔哈赤双手一抄,抱住春秀姑娘,顺势搂在怀里。
  “咯,咯,咯,吓死我了,你真坏,真坏……”说着她情不自禁地用那丰嫩的单臂,勾住努尔哈赤的脖子,并扬起头来,让那粉红的小脸蛋迅速地贴在他的脸上……。
  努尔哈赤入赘佟家,小两口恩恩爱爱,日子过得祥和平静,隔了一年,佟大爷去世,努尔哈赤就独掌家财。他生性好友,仗义疏财,又有一身武功,聚集了许多少年英雄,大有孟尝君食客三千之概。
  光阴在苒,夏去秋来。佟家庄园前面的广场上,每年中秋来临时,都要举行赛马,或是射箭,或是打擂等活动,引得周围青年男女争相参与,热闹异常。努尔哈赤心想,这是结识天下豪杰的极好机会,便决定举行射箭比赛。遂派嘎拉通知管家认真准备,不几天工夫,中秋来临,正是秋高气爽,日暖风和。努尔哈赤带着护庄队员来到广场,抬眼一看,一座高大的帅台引人注目,那台口横幅上写着“射箭比赛大会”六个大字,两旁的台柱上贴的对联是:“曾向山中射虎”,“惯从风里穿杨”。那台下已是人山人海,穿着五颜六色的服装,嘻嘻哈哈,人声喧闹。按照往年的老规矩,帅台上树着三面旗帜。那黄旗摆动三下是准备比赛的信号;绿旗摆动三下,是比赛开始;红旗摆动三下,比赛停止。这是多年来约定俗成的,任何人都必须遵守执行。在广场的中央树立两根木杆,上面横着的木杆上挂着三个彩色绣球。赛者在百步之外全部射中的得头奖;射中两个的,得二等奖;射中一个的,得三等奖。奖品为:一等奖品是虎皮砍肩一件,猎枪一杆,白银一百两;二等奖品是鹿皮背心一件,猎枪一杆,白银五十两;三等奖品是猎枪一杆。这些奖品全由佟家庄园提供。今年,努尔哈赤为招揽人才,结识英雄,另外规定:凡得奖的人均可享受佟家庄园的三天酒宴。这些内容早已告示出去,十乡百里的青年全已知晓。每年参加比赛的多是男性青年,所有女性都是两旁的看客。
  台下的人们看到庄园里的主人出来了,一片欢呼声浪,响彻云天。对努尔哈赤北山射虎的绝技,早已传扬百里之外。这次参赛的人中,有不少人是想一睹努尔哈赤的风采,二看他的射箭绝技,三准备与他交个朋友。不一会儿,台上的十面大鼓一齐擂响,顿时台下安静起来,参加比赛的人都在台后排队抽签,签上写着号码,按号码顺序依次进人赛场。多少年来,佟大爷忠厚治家,办事认真,每次赛会善始善终,未出过一点差错。努尔哈赤也决心把这次射箭比赛办得更好,让大家都满意。
  努尔哈赤抬头看看已爬上山坡的太阳,告诉嘎拉说:“时间不早了,可以开始比赛吧!”只听得台上的十面大鼓擂得震动天地,人们都在盯着台上,看那黄旗有未摆动。不久,台下的人喊道:“黄旗摆动了!”“比赛快要开始了!”……这时候,比赛场地附近,参加比赛的射手们,都在凝神屏气地看着台上,又过一会儿,绿旗连续摆动三次,比赛正式开始了。只见一个人骑马进人比赛场地,他身高八尺开外,面圆耳大,唇润口方,腮边长满络腮胡须,威风凛凛,相貌堂堂。他纵马在场绕了一个半圆,然后把缰绳搭在马鞍桥上,左手拿起弓,右手搭上箭,对着那绣球方向不经意地觑了一眼,“飕”的一箭射去,一个绣球“刷”地飞了。台下人们一片喝彩声。那人不慌不忙,转过马头,又背身一箭射去,又一个绣球飞下;人们的欢呼声还未停下,那人又发第三支箭,第三个绣球也被打下了。于是掌声、笑声、欢呼的声浪此伏彼起,经久不息。人们都说:这是旗开得胜,开门红!
  参加比赛的人,一个接着一个,一连赛了两天半,共有一千一百二十五个人参加比赛,其中得头奖的二十六人,得二奖的五十三人,得三奖的八十一人,获奖的共一百六十人。大会发奖以后,参加比赛的和看赛的观众,齐声请求庄园主人献艺。俗话说:艺高人胆大。努尔哈赤面含微笑,骑马人场,告诉人们他射的是挂绣球的绳子。只见他从容不迫地连射了三箭,三根挂绣球的绳子都被射断,广场上爆发出雷鸣般的欢呼声。人们久久不愿散去,又要求他表演武功,努尔哈赤为了给人们助兴,也是想顺便显示一下实力,于横杆下纵身一跳,腾空将三个绣球牢牢挂在两丈多高的横杆上,表现出他非凡的轻功能力。人们欢呼着,雀跃着,把努尔哈赤托起来,举得高高的,表示对他无比的钦敬和仰慕之情。
  比赛大会结束之后,一百六十名获奖的人,在佟家庄园里连续喝了三天的庆功酒。那个旗开得胜的获奖者,名叫额亦都,家住长白山脚下,幼年时期家中遭到不幸,父母双双遇害,他自身也险些被杀,多亏邻人相救,才得幸免于难。当他十三岁的时候,不忘双亲的血仇,亲手杀了仇人之后,投奔到姑母家。这次来参加射箭比赛,是他听说努尔哈赤南山学艺。北山打虎的事迹后,慕名而来,一心想结交这个朋友。三天酒宴中间,他多次找努尔哈赤谈心认为这个人有头脑,不只是武功高强,将来必有出息,坚信跟随他可以有出头之日。于是酒宴结束前,他倡议推选努尔哈赤为头,以后都要听从他的指挥。一旦有事,大家都要齐集佟家庄园。每年农闲时候,都来庄园会聚,切磋武艺,学习练兵布阵。在大家群起响应之后,为了显示真诚,又歃血盟誓。
  在三天酒宴之后,有六个人留了下来,他们是额亦都,安费扬古,费英东,扈尔汉和何理,还有一个中原来的汉族朋友叫洛寒,努尔哈赤提议说:“俺们仿效三国的刘备、关公、张飞的桃园三结义,怎么样?”六人拍手赞成,也在庄外的桃柳林中,摆下乌牛、白马、祭礼等项,焚香盟誓,结为兄弟,愿扶助努尔哈赤,共同成就大事。之后,七人在一起谈兵论武,使枪要刀,努尔哈赤将南山学来的武艺,陆续传授给六位弟兄,他们成为肝胆相照的密友。
  射箭大会之后,努尔哈赤名声大震,那南山学艺、北山打虎的事迹蜚声百里之外。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好名声也给他招来了许多麻烦。一天,庄园外面来了一个人,指名道姓要跟努尔哈赤比武。他走出门外一看,只见那人身高九尺以上,豹头大眼,满脸胡须,一身蒙古人装束。努尔哈赤邀请他到庄园里喝茶,他却说:“听说你武功高强,俺是来和你比武的。”努尔哈赤说了一些谦让言辞,那人竟然喊道:“来,来,来!俺和你比赛三百回合!”努尔哈赤只得奉陪,他见来人使一杆长枪,便从兵器架上也拿来一杆长枪。走下场地,努尔哈赤朝那人一拱手:“师傅请教。”那人一看,恨不得一口吃了他,便横枪刺去,二人枪来枪往,交起手来。大约四、五个回合,努尔哈赤跳出圈外,说道:“师傅暂歇,我有话说。俺一向倡导以武会友,虽然未见本事高低,枪刀本是无情之物,只宜杀贼灭寇,不能损伤自己。一旦有个闪失,轻则伤残,重则致命。我以为,可将咱们的枪头去掉,各用毡布裹上,再蘸上石灰粉。比赛起来,各人身上的石灰点多的,为输。不知师傅以为怎样?”那人虽喊啰嗦,但还是照着做了。又各自上马,来到阵前。只见那人跃马挺枪,直刺努尔哈赤。这边努尔哈赤心里也有些气恼,觉得此人真不识抬举,需要教训一下。想到这里,也拍坐下马,抬手中枪,左挡右突,那枪被使得如出水蚊龙,眼看那人只有招架之势没有还手之力了。站在一旁观阵的额亦都、安费扬古等人说:“那人要战三百回合,这五十回合不到就要败下去了。”正当他们在小声议论,那人自己也觉得不是努尔哈赤的对手,不过总想找个机会能猛刺一枪,来个败中取胜。哪知努尔哈赤越战越勇,那杆枪被使得上下翻飞,左右逢源,简直滴水不进,不给一点下手的机会。但是那人仍不死心,瞅准机会,用尽吃奶力气,一枪刺去,不料努尔哈赤早有防备,身子一闪,来个顺手牵羊,一把抓住那人腰带,轻轻提将过来……
  且说比枪的那人原是蒙古王爷的侍卫,名叫帖木儿克,因调戏公主获罪,逃命到长白山下。听说佟家庄园举行射箭比赛,来迟两天,未能赶上,又听说努尔哈赤武功高强,心想自己有些武艺,也未必差于他。这回一交手,方知努尔哈赤是名不虚传。被生擒下马以后,仍不服气,还要比箭。帖木儿克自恃从小擅长射箭,一定能赢努尔哈赤,就坚持要比。努尔哈赤问他如何比法?帖木儿克又心中无数,额亦都在一旁走上前说道:“你先射努尔哈赤三箭,以后他再射你三箭。”二人同意,各将防仿牌绾在臂上,准备比赛。只见努尔哈赤拍马望南而去,帖木儿克纵马从后赶来,将经绳搭在马鞍桥上,左手拿起弓,右手搭上箭,拽得满满地望着努尔哈赤后心飕地一箭。努尔哈赤听到背后弓弦响,霍地一闪,来个镫里藏身,那第一箭便落个空了。帖木儿克见第一箭未射着,心想还有两箭呢,又去壶中忙取第二支箭,搭上弓弦,看准努尔哈赤后心再射一箭。听到第二支箭来,努尔哈赤不再镫里藏身,眼看那箭飞驰而来,他也取弓在手,用弓稍微一拨,那支箭就被拨到旁边草地里去了。帖木儿克见第二箭又未射中,心里有些慌了,觉得这第三箭再射不中,那可真完了。于是帖木儿克取箭在手,低头闭目祷告一番,然后把箭搭在弓弦上,扣得满满的,尽平生气力,眼睁睁地看着努尔哈赤的后心窝子,一箭射去。努尔哈赤听到后面弓弦响,转回身,在鞍上把那箭顺手抓在手里,然后丢在地上。现在轮到努尔哈赤射了,只见帖木儿克忙丢下弓箭,拿起防护牌在手,纵马望南而去。努尔哈赤在马上把身一纵,略微将脚一拍,那马泼刺刺地从后面赶去。他把弓虚扯一扯,帖木儿克在马上听到身后有弓弦响,扭转身来,就拿防护牌去迎,只接个空。心中很不高兴,认为努尔哈赤不会射箭。正当帖木儿克胡思乱想之时,努尔哈赤早往壶中取出箭来,搭弓在弦上,心中想道:“射中他后心窝,就会伤了他的性命。俺和他又没有冤仇,何必下此毒手!只射他不致命处罢了!”只见努尔哈赤左手如托泰山,右手如抱婴孩,所谓弓开如满月,箭去似流星,说时迟,那时快,一箭正中帖木儿克左肩,那帖木儿克躲闪不及,翻身落于马下,额亦都等人忙去救护,七手八脚将他送回佟家庄园。
  帖木儿克在传家庄园养伤,努尔哈赤多次亲临床前看望,说了好多抚慰的话,又嘱咐家人用上等饭菜招待,加上用药及时,不久箭伤便全好了。帖木儿克一再请求留在努尔哈赤身边,甘愿“牵马提镫”,努尔哈赤看他诚心想留,又见他诉说已往的过失时痛哭流涕,真心悔过的样子,就决定给他改过的机会,希望他浪子回头。这且不提,再说努尔哈赤与佟家小姐春秀姑娘,结婚两年来,小夫妻情好如初。自佟大爷去世以后,努尔哈赤管理庄园外务,一切内务全部落在春秀一人身上。前次射箭比赛,费用全由庄园开支,又喝三天宴酒,奖品也比往年高级,虽然花费银钱不少,春秀都是全力支持。努尔哈赤心中高兴,难免夜夜都有床第之欢。如今那春秀已怀孕八月有余,正是便便大腹,努尔哈赤每晚回房,只能耳鬓厮磨、抚慰一番。春秀是一个聪明女子,她已看出丈夫难奈寂寞的难言之隐。正当她愁眉紧锁、心事重重之时,侍女芳哥进来送参汤,她眼睛一亮,计上心来。原是她看到芳哥那苗条的身材,高耸的胸脯,特别是那双弯眉下秋水一般的杏眼,更能勾人魂魄。春秀心想:让她去陪他一个月,等俺生产满月以后,再把她送出去也就完事了。于是拉着芳哥的小手问道:“你今年十几岁了?”“俺十七岁。”“哟,俺和努尔哈赤结亲也是十七岁。俺想求你一件事,请帮俺——”讲到此,似乎不好明说,便附在芳哥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只见芳哥脸一下红到脖梗,作为侍女的芳哥,在那个时代就是奴隶,主人无论怎么她,只有唯命是从。芳哥出去以后,春秀命人在她的隔壁收拾了一间房子,铺上新被褥。当晚努尔哈赤回屋,春秀便如此这般地说了一遍,努尔哈赤嘴上说“不能这样”,心里却是万分感谢,称赞春秀是贤良女子。
  话说努尔哈赤与佟氏春秀结婚两年,佟氏生下一个女儿,因为全身肤色如玉,便起名白玉。在传氏生产前后,曾派侍女芳哥陪寝,以解努尔哈赤的空房寂寞。现在佟氏已满月净房,便与努尔哈赤商议芳哥去向之事。努尔哈赤想把芳哥送予帖木儿克作妻于,佟氏春秀满口答应,准备明天给他们办喜事。
  光阴似箭,秋去冬来。一天,额亦都、安费扬古等人向努尔哈赤说道:“冬闲快到了,练兵将要开始,兵器不足,怎么办?”“俺也正想此事。昨天听春秀说家中银子不多了,不如送一百匹马到抚顺马市去,再买些兵器运回来,这行不?”大家都说可以,谁去呢?额亦都说:“俺和你一起去。俺在抚顺马市认识几个人,还有点交情哩。”努尔哈赤说:“可以。”又对安费扬古说:“你们在家守住庄园,俺们几天就回来了。”第二天,他们就赶着马上路了。由佟家庄园到抚顺关整整二百五十里路,因为他们赶着一百匹马,路上麻烦事多,耽误时间就长一些,本来两天的路程,可能要走四天。第三天傍晚,他们在山里一个镇子上住下,店铺老板将马匹关在马厩之内,随即端来热汤热水,让他们住进一间整洁的屋内,并又送上热喷喷的饭菜,招待十分殷勤。晚饭后努尔哈赤与额亦都拉起闲话。努尔哈赤忽然问道:“你的武功是跟谁学的?”额亦都说道:“说来话长呀,俺十岁时父母被奸人害死,被迫流浪在外。一天,俺在长白山下一个叫胡里的寨子上讨饭,无意中发现一个白胡子老人,从雷公庙的矮墙里跳了出来,当时俺想:那矮墙有六尺多高,白胡老人起码有六十多岁了,他还能从墙上跳过,一定是个有武功的人。于是俺走上前去,跪在老人面前说:‘你老人家有这样好的武功,请收下我这个徒弟吧!’老人笑道:‘俺本来是不收徒弟的,也没有什么武功,如果你愿找苦吃,就跟着俺走吧!’俺听了很高兴,连忙给他磕头说:‘师傅在上,徒弟甘愿吃苦。’老人将俺扶起来说:‘行了,起来吧!跟俺到夹山口赵公庙去。’以后俺才知道这老人叫长臂老祖吴五,他不但轻功好,而且擅长通臂拳,一掌劈去,能将碗口粗的树劈断。每天俺跟着老人练通臂拳,同时练轻功,跳土坑,三年之后,俺也能跳过五尺高的矮墙了。一天晚上,老人对俺说:‘今晚我告诉你练雷角掌的方法。如能坚持天天练,三年之后,定有成就。但须切记,不能随便用雷角掌击人。’说完以后,就手把手地教俺,一直教到三更以后。第二天清晨,俺起来以后,发现师父留了一张字条在桌上,已不辞而别了。他为什么匆匆离去,始终是个无法解答的谜。这些年来,俺再也没有见过师傅了。”努尔哈赤听了,说:“以后你就回家杀了仇人,那时是十三岁,是吧?”“正是。你是十三岁去南山学艺的。”他们一说一听,不觉已是深更半夜了。正要休息忽听马厩里有响动,二人慌忙穿衣出房,到马厩一看,丢了二十多匹马。二人忙去询问店铺老板,才知道马被一伙女强盗抢走了。额亦都一把抓住老板的领口,追问是怎么被抢去的?老板被他抓得连气也吐不出来,讷讷地说道:“俺们……俺们附近,有……一伙女强盗,非常厉害,她……她们来到俺们……店铺,赶着马就……就走了!”额亦都又追问道:“这个女强盗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老板仍然浑身发抖,断断续续地说:“她叫……叫白雪公主,住……住在东边的燕王洞!”额亦都扭头对努尔哈赤说:“大哥,你留在这里,我跟他去把马追回来!”又对那老板说:“你带俺前去找着她,俺就饶了你!”老板吓得缩成一团,赶忙说道:“俺带你到洞门口,俺不进去。”额亦都说:“行啊!只要你带俺到她的洞门口就行了。”额亦都心里想:这女贼不简单啊!随手拿了一根四尺长的粗绳子,跟在老板后面,径直去了。
  大约走了三里路,店铺老板指着前面的高山说:“那就是燕王洞的所在。”额亦都对老板说:“你在这里等着,俺上去看看。”他一个人飞身跃上了高山。只见山上建有围墙,围墙里面似乎有灯火,并能听到有敲梆子的声音。他便纵身跳过围墙,刚一落地,即被一棍打来,险些被击中头部。他就地一滚,立即一跃而起,用绳鞭掉去。说来也巧,那绳子像条金蛇,一下便将对方的棍子缠住了。他用劲一拉,对方连棍带人跌倒在地,接着那人发出一声尖叫。原来那叫声,是个呼救的信号。顷刻之间,十几个女强盗一齐拥出来,她们手里拿着刀,举着火把,将额亦都团团围在中心,用刀向他猛砍。他站在人群中央,一面不停地转身,一面用绳鞭抵挡。他手中那根绳鞭,真像一件法宝,绳头击在对方的手腕上,手腕立即麻木,不由地将手一松,刀便落在地上了。
  不一会工夫,额亦都没费多大力量,便将女强盗手中的单刀,全都打落地上,一个个抱住手腕子发愣。这时候,屋子里面又冲出来一个女强盗。只见她披着白绸子风衣,身穿白色紧身衣裤,腰间扎着一根大红飘带,手持双刀,倒也十分俊俏。看上去,她的年龄约有二十岁左右,亭亭玉立,倒竖着柳眉发问:“哪里来的野人,敢闯俺的山洞?”额亦都心想:这女子就是那白雪公主无疑了。他也未搭话,立即向屋檐飞去。他站在屋檐上,用手招了招,对下面喊道:“你敢上屋来和俺较量吗?”他想试探一下女贼有无轻身功夫,以便临时拟定制敌方案。
  那女贼虽然练成了一身武艺,擅使双刀,但未练过轻功,无法跳上屋去。可是她并不服输,仍然娇滴滴地喊道:“有本事,你就下来吃俺两刀!”额亦都知她不会轻功,心里更加踏实了,随即从口袋里摸出两个小石子,对准那女贼的两只手腕射去。忽听“嘡”的一声,女贼双手中的钢刀便同时跌落在地面。额亦都随即从屋檐上一跃而下,忙将手中的绳鞭,对准女贼的双腿掸去。那根绳鞭正好缠住她的双腿,额亦都稍微用力一带,女贼便立脚不稳,扑倒在地了。
  院子里那十几个女贼,早已领教了那绳鞭的威力,她们那手腕上、腿上的余痛未消,眼看主子被打倒在地,谁也不敢上去救助。谁知那个女贼主虽然年轻,毕竟是个知趣的女子。她自量不是对手,便立时改变了态度,从地上爬了起来,向着额亦都施礼道:“这位大哥,请你手下留情,恕俺鲁莽,容俺把话说明。”额亦都见她认输,说话的口吻也比较和缓,便接住她的话茬问道:“你为什么偷俺的马?”女贼主又施礼说:“请大哥息怒,先到屋里坐坐,喝杯茶,俺再细细告诉你。”
  原来这女贼是个汉人,名叫莫小倩,十八岁,沈阳人。她父亲曾中过武举,做巡防道台的官,武艺高强。可他的上级巡抚是个贪官,屡次向他索取钱财,而且胃口越来越大。她父亲为人耿直,一向廉洁自爱,并无积蓄,因而无法满足那巡抚的需求,终于被巡抚陷害入狱,病死在狱中。母亲闻讯,气得自缢身亡,留下小情无依无靠,漂泊异乡。幸而小倩小时候曾跟父亲学些武艺,尤其擅长双刀。为了发泄她对贪官污吏的不满,就在燕王洞一带落草为寇。不过她这强盗与众不同,专抢贪官污吏和土豪劣绅的钱财。一般老百姓的东西,分文不取。所以当地人们称她为义盗。附近一带受冤遭难的无辜女子,都主动前去投奔她,从而势力越来越大。这次盗马,主要是想增强脚力,以便到远处官绅那里抢劫。那莫小倩一边诉说,一边哭泣。额亦都看着她那雨打梨花的娇态,不免产生怜惜之情,随即说道:“你是逼上梁山的,但这总不是久远之计罢。”莫小倩听额亦都这么一说,又举目细看面前这个男人,他长得憨厚朴实,倒也不丑,只是他一身非凡的武功,真令人仰慕。随试探性地说:“感谢大哥的关心,不知大哥干啥营生,俺想跟随大哥牵马提橙,服侍大哥一辈子……”说到这里,脸也红了,头也低下来了,两只小手在不停地揉捏衣角。额亦都说道:“这事以后再说,你先将俺的马送回去,容俺跟大哥商量后再答复你。”
  以后在努尔哈赤同意后,莫小倩随他们一起往抚顺去。一路上鞍前马后,莫小倩忙得辛苦。努尔哈赤也非常高兴,答应回到佟家庄园就为他们办喜事。不久,他们赶着马队来到抚顺,进人马市。那老板一看来了这么一大群马,以为生意上门、银钱快要到手了,满脸堆笑地走上前来,一见到额亦都,慌忙上前拉住手问长问短。额亦都介绍说:“这是俺大哥努尔哈赤。”又指着马市老板说:“他是抚顺马市的老板哈布里。”老板哈布里对努尔哈赤说:“额亦都是俺的救命恩人,今晚俺在店里为你们摆酒接风。”努尔哈赤说:“不劳你破费了,这酒应该由俺来请,往后还要靠老板多多关照啊!”三人一边说着话,一边来到马群跟前,莫小情过去与额亦都说话,努尔哈赤给老板说:“她是俺小妹,要来抚顺玩耍。”接着四人便去店里喝酒,这且不提。

  
126在线阅读网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建议我们 | 网站地图 | | 诗词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