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同治皇帝

引子

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同治皇帝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同治皇帝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寒冬腊月
  苍茫的天底下是一个银白的世界,厚厚的积雪覆盖着大地上的一切,呼呼的北风带着哨音狂舞着。偶尔有几只饥饿的寒鸦嘎——地一声从码头旁边飞过,更给这凄冷的镇江府添上几分肃杀之气。
  古老的运河码头也被冰雪覆盖着,只有一条狭窄的水道向北方延伸着,河水也是懒洋洋的,在冰缝的空隙中呜咽地流淌着。
  好大一个码头只有一条破旧的船,整个码头显得更加空旷寂寞。船头挂着白幡,船尾停放一只漆黑的棺材。
  一个浑身孝服的俏丽姑娘背风站立着,出神地望码头上那窄窄的人行道,鼻子和眼都是红红的。
  这时,从船舱里走出一位满身孝服的中年妇人,她带着几分哭腔,冲着船头的姑娘喊道:
  “兰儿,咱开船吧,不会有人来送行的,如今不同往年,你爹这一死,咱家——”
  中年妇人哽咽了,她没有说下去,用衣袖拭一下眼角的泪水,然后对刚刚走上来的船工说:
  “有劳这位大哥了,我们上路吧。”
  “兰姑娘请进舱吧,我们开船啦。”
  船工边说边划动船桨,客船缓缓地向远处驶去。
  兰姑娘并没有进舱,她只稍稍向后退几步,仍然呆呆地站着,失望地看着码头上那条人行道。
  突然,兰姑娘红肿的双眼一亮,她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雪地上跑来。是他,就是他,兰姑娘抬起双手放在胸前,想捂住砰砰地心跳。她一遍又一遍地在心里默念着:
  荣禄,如果有缘有份,我们还会相见的。
  码头上,那位多情的少年公子呆呆地站立着,向着远去的客船出神。
  船儿越走越远,码头上的一切都消失了,兰姑娘微微叹口气,挥袖擦去满脸的泪水,一声不响地走进了船舱。
  不知何时,天上飘起了雪花。
  雪越下越大。不多久,船工身上就全变白了,他把船桨放下,拍拍身上的雪对舱里的中年妇人喊道:
  “夫人,我们找个地方避一避再走吧!这雪太大了。”
  那中年妇人从舱里探出头,望了望满天乱飞的雪花,叹口气说:“也好,只是这旷野之中到何处栖身呀?”
  船工指着远处的一个小山坡说道“夫人,那边山脊上有几股浓烟升起,也许有人家,我们不妨去避一避这满天的大雪,待雪停之后再走也不迟。”
  “唉,我们这孤儿寡母的,又处在荒山野岭之中,万一遇上歹人——”
  “夫人放心好了,这一带水路我常走,安全着呢?”
  船工边说边寻找能够停船的地方,由于岸边已经结了冰,船工费了好大劲才把船停靠岸并抛了锚。
  一行五人下了船向那有烟火地方走去。
  这里有几间庙宇,墙壁有些剥落,虽然破旧,但却十分整洁。
  船工走上前轻轻叩打着紧闭的庙门,并向里面高喊着:“里面有人吗?请开门,请开门!”
  许久,门才吱地一声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小和尚,他双掌合一,垂手念道:“阿弥托佛,请问施主有何指教?”
  “有劳大师,我们路过此地被大雪所阻,特来投宿的,请大师给予方便。”中年妇人上前说道。
  “这——”
  小和尚扫一眼他们几人,略一迟疑地说道:
  “施主,你们还是另找投宿的地方吧,我们这是寺院,地方太狭小,刚才又有人先来投宿,实在——”
  小和尚正要说下去,兰姑娘抢上前说道:
  “他们能来投宿,我们怎么不能?你们还吃斋念佛行善呢?一点同情心也没有!”
  “兰儿不得无礼!”中年妇人打断她的话说道,“大师行行方便吧,一旦雪停我们就走,这荒山野岭我们实在无处落脚。”
  小和尚十分为难地说:“不是我们不想行方便,寺里实在没有空闲地方,而你们又多是女眷。”
  “我们只求有个地方坐一坐就行了。”中年妇人恳求说。
  小和尚看着这位妇人和身旁的几个孩子都穿着孝,略一思忖说道:“待我回报一下师傅。”
  不多久,小和尚跑了过来说道:“施主,请吧!”
  小和尚把他们带到一间破旧的大殿里,一位鹤发童颜的老和尚正和一位一身官服的人讲话。老和尚站了起来,躬身施礼说道:
  “阿弥托佛,几位施主,敝寺十分破旧,地方狭小,如不嫌弃就暂住一夜吧,只是没有什么铺盖,大家只能围在火堆旁打坐,委屈几位施主了。”
  “仅此,我们母子几人都感恩不尽,我们只是避一避这眼前的大雪,一旦雪停即刻赶路,多谢大师行方便。”中年妇人急忙上前施礼说道。
  “不必多礼。”老和尚转身对小和尚说道:“净文,你把西厢房收拾一下,就让几位女施主在那里将就一夜吧。只是那后墙有个大洞,又是西北风,难为几位施主了。”
  小和尚刚要走,那位一身官服的人站了起来说道:
  “空云大师,就让这几位女眷住东厢房吧,我们几人在这大殿里烤烤火,谈谈话,一夜很快就会过去的,我马上命令我的几位随从把行李搬过来。”
  “这——”空云大师看看瑞麟,又看看几位女眷,十分抱歉地说,“瑞大人,这太委屈你了。”
  瑞麟哈哈一笑说道:“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关心民众疾苦也是我们地方官的责任,否则,岂不有负朝廷的恩典。”
  “国家能有瑞大人这样的官员,也是人民的福气呀,只是如今的世道,像瑞大人这样的官员太少了。”
  “大师不必恭维本官了,就让她们几位女眷住东厢房吧。”
  中年妇人忙上前施礼说道:“多谢这位大人了。”
  瑞麟打量一下这浑身孝服的中年妇人,虽然面容憔悴,却举止得体,说话文雅,似大家庭的妇人。站在她旁边的那位穿孝的少年男子有点呆痴,而旁边的两位女孩却活泼可爱,楚楚动人,特别是年龄稍稍偏大一些的姑娘更是花容月貌,天生丽质。瑞麟禁不住多看她一眼,然后十分关切地问道:
  “请问这位夫人,你们是母子几人吧?从哪里来,又去哪里?”
  “回大人,”中年妇人有礼貌地说道:“我们母子几人从镇江来,准备去北京,如今是携丈夫灵枢回京安葬路过此地,因大雪所阻来躲避一下。”
  瑞麟点点头,“从言谈举止看,你们也不似一般贫民百姓人家,不知夫人的先君官居何方?”
  中年妇人眼泪汪汪地答道。“先君惠征,叶赫那拉氏,满洲镶蓝旗人,曾任安徽宁池大广道员,因病死于江苏镇江,因为给先君看病欠人许多债务,把所有家产便卖后才还清债务。如今是带着儿女回京安葬先君。”
  中年妇人说着,早已泪流满面。
  瑞麟劝慰道:“如此说来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了。我叫瑞麟,也是叶赫那拉氏,满洲正蓝旗人,如今正是去镇江赴任,也是被大雪所阻留居此地。你们母子就不必客气了,请到东厢房休息一下,我派下人给你们送一些吃的,既然是同族,相互关照也是应该的。”
  惠征夫人及儿女谢过瑞麟和云空大师,便随小和尚净文去了东厢房。
  大雪接连下了几天。
  雪停后,惠征夫人立即派船公回去打探情况,船公回来说道,天寒地冻,河水结冰,船早已冻在冰中了。
  惠征夫人十分着急,本来所带路费就了了无几。如此一耽搁,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到京城。更何况携带着丈夫的棺柩,行动也十分不便,真是人遇到倒霉的事喝凉水也塞牙。惠征夫人和几个儿女一筹莫展。
  瑞麟见状,劝慰说:“古语: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既然先君已经过世,把灵柩运往京城又有多大作用呢?不如暂且随处选择一地安葬,将来有机会再作打算也不迟。”
  惠征夫人一想,这也有道理,从这到京城路途遥远,寡母孤儿携带着一口棺柩实在不便。何况自家早已囊中所剩不多,就是运回京中又如何给丈夫安葬呢?自己的娘家与丈夫的家族都是进代官宦人家,如今虽然遭到大难落得今天一贫如洗地步,但家族的名望和声誉尚在,丈夫生前的交往也颇多,这葬事再简单也要有些排场。但自己如今的家境,就是倾尽所有也不可能体面地把丈夫安葬下去。唉,与其到京中草草安葬,还不如把丈夫安葬在此地呢。人到穷困潦倒之际何必讲求那么多呢?
  惠征夫人同意了瑞麟的看法,请求空云大师给他们在这荒山野岭之中寻找一个方便的地方安葬丈夫。
  空云大师想了想说道:“我们这座山叫凤凰山,山形如同凤凰开屏。”
  空云大师边说边用手指点着,让人们看哪是凤头,哪是凤身,哪是凤尾。众人随着空云大师指点的方向环视一下,这座山果然如同一只正在展翅开屏的巨大凤凰。
  空云大师又说道:“我们这个寺院就叫凤凰寺,坐落在凤凰的脖胫上,提起这凤凰寺,据当地老百姓所说,还有一般神奇的故事呢?”
  “什么故事?大师不妨说说,也让我等见识一下。”瑞麟笑着问道。
  空云大师点点头,“据说很久的时候,这凤凰山的凤凰嘴上经常喷火,每次喷火对当地百姓危害都很大,不是庄稼颗粒无收,就是灾疫连年发生,老百姓叫苦连天。有一年,一个云游四方的道士路过此地,在凤凰山周围转悠了几天,最后告诉村民,这凤凰山里有一只火凤凰,每隔三年必定要喷火一次,只要凤凰一喷火,这周围地区必定要遭难。当地村民请求道士给想个办法治住这山中的火凤凰,道士点头答应了,他又在山中寻探了七天七夜,最后来到这里发现了镇住那只喷火的凤凰方法,就是建议当地村民在这里建一座寺庙,并把庙门的方向对住凤凰嘴,这庙也就叫做凤凰庙。”
  众人从庙门向东南方向望去,果然发现庙门正对着那凤凰的嘴,都一致觉得惊奇,便问道:
  “这凤凰寺建成后,这凤凰山还喷火吗?”
  空云大师摇摇头,“说也奇怪,自从这凤凰寺建成后,那只火凤凰就再也没有喷过火,直到今天。”
  过了一会儿,空云大师又说道:“那位云游道士临行前还告诉当地村民,古语道:凤凰不落无宝之地。既然这座山叫凤凰山,又有一只喷火的凤凰,这山中一定有一块风水宝地,这宝地的位置也当然就在那镇住火凤凰的地方。”
  瑞麟听后微微一怔,忙说道:“按照大师的说法,这风水宝块理所当然在大师的凤凰寺里了。”
  空云大师摇摇头,“起初,当地老百姓也是这么认为的,曾请来许多风水先生前来印证,都一致认为风水不在敝寺。老衲在寺中参禅也已经几十年了,对寺中的任何地方都认真参悟过,风水决不在这凤凰寺中。”
  “依大师之见,这风水宝地应在什么地方?”瑞麟好奇地问道。
  空云大师抚须摇摇头,“老相住在此山近六十年了,也未发现这风水的玄机所在,也许老衲不是有缘人吧?如果不是有缘人,就是风水宝地就在脚下也不可能得到。前不久,这里就发生一件因找风水而出了人命的事。”
  空云大师所说的事是这样的:
  这附近的村民都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要想找到凤凰山的风水所在,必须在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鸡叫第一遍时从山角下向山上爬,路上不能遇见任何人,否则就不灵验。这样,当你爬到山上的凤凰胫附近时,你就会发现山开始起雾,只要你找到雾升起的地方,那里就是凤凰山的风水所在。不知有多少人这样做过,也许这些人不是无德就是无缘,总之,一到这凤凰胫附近,就发现到处都是雾,根本找不到那第一柱雾升起的地方。
  就在前不久,一个地方的乡绅又这样做了,据说他在这凤凰胫上发现了第一柱雾升起的地方。天亮后,他带人来到那里挖宝,挖了很深一个大坑结果什么也没挖到,反而挖塌了几块山石,砸死一个人,砸伤两个人呢。那大坑就在这寺院后面,至今仍没有填平呢。
  空云大师讲到这里,瑞麟上去说道:
  “说不定那大坑下面就是风水宝地呢?只不过那位乡绅不是有缘人罢了。”
  空云大师捻须说道:“世上万物都有定数,也都有个缘字,有人是有缘没分,有人是有分无缘。”
  惠征夫人对空云大师和瑞麟大人所谈论的什么风水宝地一点也不感兴趣,她甚至有点不耐烦了,但又不得不压抑着心急如火的情绪。此时此刻,她所考虑的是自己孤儿寡母被大雪所阻,困在这荒山破庙里,盘缠所剩无几,距离京城又是那样遥远,这丈夫的灵柩如何处置呢?带走吧,河已结冰,无法行船,存放这里又存到何年何月自己有经费来此搬运呢?就近掩埋,这大雪封山,到处冰冻多厚,又怎样破土呢?
  惠征夫人正在思虑重重之际,只听瑞麟说道:
  “空云大师,雪已停了,明天我们要上路了,她们几人也要赶路了,但运河结冰,无法行船,既然那灵柩无法搬运,准备就近安葬,就请大师给他们寻找一片吉地吧,趁我等尚未上路,也可帮助他们母子几人。否则,我们这一走,人手更少,他们母子几人想挪动那棺木就更困难了。”
  惠征夫人也急忙施礼说道:“大师,有劳你给随便选择一块地方吧,大师的恩德我们母子几人终生不会忘记的,将来有机会一定报答。”
  空云大师沉吟片刻,急忙还礼说道:
  “施主不必多礼,与人为善是我佛门的真性所在,依老衲所见,这天寒地冻之际,掘土凿洞实在困难,施主如果不嫌弃,就让先君的灵柩葬在寺后的那个尚未填平的大坑里吧。”
  惠征夫人想想,别无他法,只好点头应允。
  空云大师见惠征夫人同意了,喃喃自语道:
  “这也许正是天数,或许就是缘吧。如果不是大雪所困,那灵柩怎会来此?如果那乡绅不因贪宝掘地,又怎会在我的寺院后留有一个大坑呢?如果不是因掘坑伤了人,怎会匆忙之中不把那坑填平呢?唉,天意不可违,如此看来,大清的江山气数已尽,这是天意啊!”
  在空云大师、瑞麟等人的帮助下,惠征夫人把丈夫的灵柩运到凤凰寺后,当他们把棺木放进那大坑时,只见一道火光从那凤凰嘴中掠起,在山拗中一闪消失了。紧接着听到一声巨响,发生了地震,从山上滚下的雪块把坑中的棺木埋得不知去向。就在刚才那声巨响中,本来就破旧的凤凰寺也轰然而倒。幸亏刚才都来帮助抬运棺木寺中空无一人,否则,就是有再多的人也会丧身在倒塌的寺院中。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色都吓得变了几变。众人正处在惊恐中,只听空云大师向众人躬身施礼说:
  “阿弥托佛,善哉!善哉!真是天意不可违,老衲在此整整守候了一甲子年,师傅当年的推算终于应验了,老衲的责任尽到,可以云游天下了。”
  惠征夫人听不懂空云大师话中的含义,她以为大师在责备她,急忙惊恐地施礼说:“大师,我——”
  不待她说下去,空云大师扫了一眼站在身旁的兰姑娘,打断她的话说:
  “女施主,恭喜你了!”
  “恭喜我?”惠征夫人吃惊而又不解地问。
  空云大师也不解释,一施礼,长啸一声飘然向山下走去。
  “师傅,你去哪里?我呢?”净文追过去喊道。
  “随我云游天下吧。”
  空云大师头也不回地走了,不多久,师徒二人消失在茫在雪海中。
  惠征夫人泪流满面地叹息一声,正要开口,瑞麟走过来,由侍从那里拿过一百两银子递给惠征夫人说:
  “古人说:同渡一船也是八百年前的缘分。而我们同为大雪所困,避难寺庙,这也许正是一种上天安排的缘分吧?如今夫人偶然落迫,从此地距京都尚有千里之遥,又因冰封水道无法行船,你们也要雇车从陆路行走,我们也要南行了,今日相别无所馈送,这一百两银子就送给夫人及公子和小姐做路费吧?请夫人不必推辞。”
  说真的,惠征夫人此时真是空空如洗,如今有人送上这一百两银子,真可谓雪中送炭。但她仍装出不能接收的样子说道:“萍水相逢,让官人破费,赠送如此贵重的礼物,我们孤儿寡母实在感激不尽,将来一定加倍送还,清官人留下姓名地址。”
  惠征夫人说完,又上前施了一礼。
  瑞麟哈哈一笑,说道:“区区小事,何足挂齿,我和先君又是同旗,危难之中互相帮助也是应该的,请夫人不必多礼!”
  “祥儿,兰儿,蓉儿,还不快来向恩公行礼!”惠征夫人仍然含着泪水说。
  三位身穿孝服的少年一同过来,手拉着手跪下向瑞麟施礼说道:“多谢恩公相助!”
  瑞麟急忙把他们拉了起来,对惠征夫人说道:
  “如今寺院已被山崩震倒,空云大师都下山而去,说不定山中还可能发生地震,此地不可久留,我们也就此分手吧。”
  瑞麟以说完,也和两名侍从一同下山而去。
  惠征夫人看看白茫茫的山,不知丈夫的棺木在刚才的雪崩中埋到何处,她又看看自己的三个尚未成年的儿女,说不出的悲伤与凄凉,鼻子一酸,泪水又流了出来。
  “娘,咱们去雇一辆车上路吧?”兰儿边给娘擦眼泪边说道。
  惠征夫人抚摸着兰儿的头说:“你们姊妹几人中就数你最机灵,娘将来就靠你了。”
  兰儿点点头,“娘,女儿不会让你失望的。”
  白雪皑皑的大地上,一条羊肠小路向北方弯曲着,一辆破旧的大车吱咯吱咯地消失在茫茫雪海中。


  
126在线阅读网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建议我们 | 网站地图 | | 诗词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