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努尔哈赤

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努尔哈赤

五、大明总兵府来了女真小教头
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努尔哈赤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努尔哈赤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再说那抚顺关总兵李成梁,准备冬季练兵,需要购一百匹战马,他的副将黄宜厚几天前到马市去了趟,见到那些马多是瘦弱老迈,不堪军用,正为此事着急。今天傍晚时分,有人送信给他,说马市又来一批好马,让他明日去看。饭后,黄宜厚换了身漂亮衣服,将头梳理得油光闪亮,口头上是说去府城回报购马事情,骨子里是想见那总兵大人的六姨太。再说那总兵李成梁已四十开外年纪,家有六房太太,大老婆年老珠黄,为人也还厚道,对丈夫娶小老婆不大过问,整日有人陪着打牌就行了。那五个小老婆个个二十上下的年龄,打扮得妖里妖气,每晚都想叫李成梁到她那里去,唯有六姨太例外,有句话叫作“年三十晚上杀个鳖,有那碗菜也可,没有那碗菜也行”,六姨太就是这个意思。再说那个黄宜厚,别看他尖嘴猴腮,身材又不高大,走起路头低着跟老二算帐,别人都喊他“黄一猴”。可六姨太喜欢他。府里上下人等都知道他和六姨太不清楚的事,只瞒着李成梁一个人。这几天为着买马的事,李成梁训了他两次了,也未敢进府去与六姨太幽会,今天见到六姨太怎么向她解释呢?一路想着,不觉进了总兵府,听说李成梁在后花园里陪六姨太玩,便径直来到后花园。老远就能听到六姨太那浪腔浪调的笑声,只见六姨太坐在李成梁的大腿上,两只手勾着总兵大人的脖子,嘻嘻哈哈在调情。黄副将走到跟前,他们也不在乎,六姨太故意又在李成梁脸上亲了一下,好像是亲给黄副将看的。黄一猴将马的事作了回报,总兵大人说:“明天咱们一块去看看。”黄一猴答应一声就想走,突然传来六姨太的咐付:“黄副将,等一会到俺那里去一趟,俺求你帮办一件事哩!”黄一猴赶忙答应“好,好”,一转身像条泥鳅窜了。
  第二天,李成梁带着黄副将以及护兵一行十几人去马市看马,这且不说。单讲那马市老板哈布里在饭店请努尔哈赤、额亦都喝酒,莫小倩借故不会喝酒,便回客舍随便弄点吃的就休息了。他们三人觥筹交错,开怀畅饮起来。席间,哈布里问努尔哈赤:“听说佟家庄园有个南山学艺、北山打虎的英雄,你可认识?”努尔哈赤看着额亦都,意思是怎么回答,额亦都会意以后,就转脸笑着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这位努尔哈赤大哥就是。”哈布里一听,慌忙站起施礼说:“俺有眼不识泰山,请原谅。”努尔哈赤也随即站起,笑着说:“没有什么,那是过去的小事情。”“小事情?你的大名抚顺关都传遍了。最近又举行了射箭比赛,说你能腾云驾雾,真不简单!”后来又谈些马市上的事情,便各自休息了。努尔哈赤与额亦都回到客店,坐下喝茶,又谈起来了。努尔哈赤问额亦都怎么是哈布里的恩人,额亦都笑着说:“事情过去两年了,我那次是替姑母来抚顺马市卖马的。一天,抚顺关李总兵的小舅子来马市玩,一时高兴,叫哈布里送他十匹良马。当时哈布里说:‘等几天,俺选好了给你送去。’可是那家伙不答应,非要当时牵走不可。哈布里说:‘那马是别人送来卖的,俺要准备银两,买来以后才能送给你。’还是不行,那家伙也会点武功,就对哈布里拳打脚踢打一顿。俺当时实在看不过去,上去劝他两句,他非但不理,反跟俺动起手来,叫俺一个雷击掌打去,才救下哈布里,那家伙回去睡了半年才好。以后听说李总兵派人抓俺,抓不到也就算了。”兄弟二人一直叙到深夜才睡。
  第二天早饭后,额亦都告诉莫小倩:“到抚顺关去玩玩,俺和大哥去马市。”二人即往马市而来,哈布里请他们到屋子里喝茶。再说李总兵一行人来到马市,那黄一猴直着嗓子喊开了:“李总兵大人到了,你们老板呢?”哈布里一听说李总兵来了,忙得三步并作一步,慌里慌张地跑到李成梁面前,连连施礼,说好话。自古以来商怕官。因为做官的有权有势,得罪了当官的,轻者罚钱,重者不让你干,取消你经商的资格。哈布里久在商场,哪能不知道这些。李成梁进了马市,东张张,西望望,终于发现了刚来的那群马,走到跟前一看,匹匹膘肥体壮,毛色油光闪亮,确是好马。转过头来问哈布里:“这群马有多少匹了?”“一百匹。”“俺全买下了。这马是谁卖的?”“佟家庄园的努尔哈赤。”李成梁一听,忙又问道:“是不是南山学艺、北山打虎的努尔哈赤?”“正是他。”“你把他喊来见俺。”努尔哈赤见了李总兵说:“大人喊俺来有何吩咐?”“听说你武艺高强,俺想请你帮助训练兵马,你可愿意?”努尔哈赤说道:“感谢大人的信任,就怕俺不能胜任。”李总兵一听高兴了:“看来你答应了。”兴奋地走到努尔哈赤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好一个南山学艺、北山打虎的好汉!听说你的箭射得百发百中,是真的吗?”努尔哈赤憨厚地一笑:“那是雕虫小技,算不得什么。”李成梁听了,哈哈大笑,又对努尔哈赤说道:“你的马俺全要了,等一会你跟俺到府里取银子去。”说完,就领着人回府了。努尔哈赤对额亦都交代了几句之后,也不得不去总兵府里去取马钱。
  说来也巧,努尔哈赤的二弟舒尔哈齐早已来到李成梁麾下,当了一个小头目。努尔哈赤到总兵府里去领取马钱,顶头就撞见了舒尔哈齐,兄弟二人抱头痛哭,后来李总兵知道了,又让兄弟二人到客厅叙话,对努尔哈赤说道:给你一个月时间,让你回家,安排好家务,就回来当俺的教官。努尔哈赤未说什么,就取了银子,跟额亦都、莫小倩一起踏上回佟家庄园的大路。不几日,他们三人便回到庄园。努尔哈赤将佟氏喊来,让她操办额亦都、莫小倩的喜事,自己又同额亦都、安费扬古等人商议打造兵器、冬季练兵的事,安费扬古说道:“从这里往东走一百五十里,有一座怀凤山,那里有一户吴姓人家,全家人都以铸铁为业,会打造各种兵器。俺们把他全家请来,不就行了么!”大家都说这办法可以,努尔哈赤便让安费扬古和洛寒一起去。他又对额亦都说:“俺要去抚顺关总兵府,这冬季练兵的事就交给你了,遇到什么困难,就坐下来一起想点子。”额亦都、费英东、扈尔汉、何和理,还有帖木儿克,都点头答应,说:“你就放心地去罢,庄园里有俺们这些人,出不了事的。”努尔哈赤又对佟氏嘱咐一番,叫她有事多同那几个弟兄商议,夫妻二人洒泪分手。努尔哈赤翻身上马,狠抽马屁股一鞭,那马头一昂,鬃一甩,四蹄撒开,沿着去抚顺关的大道,奔驰而去。
  努尔哈赤来到抚顺关总兵府下马,李成梁派黄副将为努尔哈赤安排上等房间住下,晚上又专备酒宴为他洗尘,舒尔哈齐也被请来作陪。酒席中间,李总兵问努尔哈赤到南山学艺的情况,他略微讲了一些。李成梁告诉说:“这次招五千新兵,全靠你训练了。为了减轻你的负担,俺让你弟弟舒尔哈齐作你的助手。希望你们兄弟二人,齐心合力,把这五千兵训练好。到时候,俺一定重赏你,再写表上奏皇帝,封你个一官半职,也可以封妻荫子啊!”这一席话说得倒也中肯,努尔哈赤与弟弟舒尔哈齐即离座施礼,表示感激。
  再说扈尔汉来到抚顺关购买生铁与煤炭,买齐后要用骆驼运回去,一时未找到,心里急得慌,又去车行联系,想用马车拉。正走之间,见前面人群乱跑乱嚷,他截住一个人询问,才知道是李总兵的小舅子,带着几个打手,将一个年轻姑娘团团围住,准备捆绑起来带走。扈尔汉本不想过问,前面不远就是车行,他紧走几步想绕过那一群人,忽然一个年轻姑娘跳出包围的人群,跑到扈尔汉面前,噗通跪下,哭着说:“求大哥救救俺,那些人死缠住俺不放!”话音未落,有一个打扮得很齐整的男子,带着四个人凶神恶煞般地赶来,嘴里说些粗话。那姑娘急忙躲在扈尔汉背后,他实在气不过,强压住愤怒说道:“光天化日之下,为什么抢人?”那青年男子毫不让步,走到扈尔汉跟前,用短箭指着他的鼻子吼道:“你敢多管闲事,老子就穿了你!”扈尔汉鼻子里哼了一声,顺手一掌击去,将短箭打落地上,接着一个扫螳腿,把那青年扫倒,又在他胸口踢了一脚。只听那家伙“哎哟”一声,口中喷出一股鲜血,随即就晕过去了。说来也巧,黄副将带着一队人马从这儿经过,一看是六姨太的弟弟被人打死了,这还了得!急忙让卫队将扈尔汉五花大绑,捆起来。又派人把尸体抬回府里去。
  再说努尔哈赤与弟弟舒尔哈齐在教场练了半天兵,回府路上兄弟俩边走边谈,迎面碰上黄副将一队人马,押着扈尔汉往府里走。扈尔汉先看到了努尔哈赤,大声喊道:“大哥,快来救俺!”努尔哈赤一愣,心里说:“扈尔汉不是找骆驼去了吗?怎么被——”黄副将看扈尔汉站着不走,就举起马鞭抽去,嘴里还骂骂咧咧的不住口。舒尔哈齐抢前一步,一伸手抓住马鞭,往下一拽,那黄副将随着马鞭一起栽下马来。努尔哈赤急忙上前,扶起黄副将,连说道歉话儿。可是黄副将哪里愿意,用手指着舒尔哈齐骂道:“小王八羔子!你想造反!”嘴里骂着,又转身对卫队兵士喊道:“也给俺捆起来!”努尔哈赤一边拦着兵士,一边向黄副将说道:“黄副将,实在对不住你!晚上俺请客为你赔罪。”这黄副将平日就是一个有名的泼皮,遇到事情无理还要闹,何况他今天整理儿,又怎愿意饶人?他朝努尔哈赤一瞪眼:“你算什么东西!快给老子滚开,不然——”这一下努尔哈赤也恼怒起来,他对着黄副将的瘦脸盘一巴掌打去,只听“哎呀”一声,黄副将一个筋头翻过去,好半天才爬起来,左边的板牙掉下两颗,顺着嘴角往下流血,恶狠狠地盯着努尔哈赤喊道:“你等着,俺报告李总兵去!”说罢连马也不要了,气急败坏地往总兵府跑去。那些兵士看黄副将跑了,也丢下扈尔汉,一溜烟跑了。努尔哈赤用力吐了口唾沫,生气地说:“狗仗人势!”舒尔哈齐忙去给扈尔汉解开绑绳,扈尔汉把事情的经过叙述一遍,舒尔哈齐说“不知道那家伙回去怎么跟李总兵说咱们坏话呢!”努尔哈赤平静地说:“无事不可胆大,有事不可胆小。没什么了不起,大不了咱们回佟家庄园去!”转而又一想,为了减少麻烦,他忙对扈尔汉和舒尔哈齐说:“你们先到哈布里那儿去,抓紧把煤块和铁运回去!”说罢,径直往总兵府走去。
  再说总兵李成梁,见到努尔哈赤送来的练兵计划报告以后,心里非常高兴,认为此人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他把五千新兵交给努尔哈赤以后,万事大吉了,整日里泡在几个姨太太的怀里,过着逍遥复逍遥的日子。今天正在与六姨太逗着玩儿,忽然侍卫前来报告:“六姨太的弟弟在集上被人打死了!”李成梁还未来得及说话,六姨太便大哭大闹起来,她抱住总兵大人的腿,要求缉拿凶手,一定要凶手偿命!不一会儿,又一传卫前来报告:“打死六姨太弟弟的凶手已被黄副将抓住了,正往总兵府送来。”六姨太一听,更来劲了,一头扑到总兵大人的怀里,哭着说:“要给俺作主!一定要让那人偿命!”正喊着,闹着,又来一侍卫报告:“大事不好!黄副将被努尔哈赤打了!”李成梁被接二连三的消息弄懵了,还未清醒过来时,只见黄副将手捂着腮帮子,顺着嘴角往下流血水,一瘸一拐地来到李成梁面前,噗通跪下,将他如何抢救六姨太弟弟,如何抓住凶手扈尔汉,又如何被舒尔哈齐、努尔哈赤兄弟俩毒打的经过,添油加醋地描述一番,最后请求大人替他伸张正义,说这话时,眼睛不时向六姨太那边溜去,意思是说:俺这都是为了抢救你弟弟啊!也都是为了你,俺才挨这顿打呀!你可得帮俺说句话!李成梁正准备说话,只见六姨太的弟弟被人搀着,手捂着胸口,一瘸一拐地走来。开始李成梁不觉一惊,心里想:这难道是冤魂显灵?不是吧。又一想:可能是甦醒过来了,这些人怎么都说打死了呢?胡闹,大胡闹!正当李总兵又急又气恼,准备发作的时候,努尔哈赤若无其事地来到他跟前,并将这两天练兵的情况作了汇报,临走前指着六姨太的弟弟和黄副将向李成梁说:“这两个人常在外面胡作非为,败坏大人的好名声。请大人明察。”说完之后,一转身走了。等李成梁再想喊他回来时,努尔哈赤早已走远了。“胡闹,简直胡闹!”李成梁看着黄副将他们三个人,气不打一处来,悻悻地拂袖而去。
  且说黄副将和六姨太弟弟被打之后,李成梁虽然未找努尔哈赤,但是努尔哈赤明显地感觉到李成梁心里不高兴,对他有些看法。只是未找到适当的机会,不便于下手治他。他也需要谨慎从事,俗话说:伴君如伴虎啊!这几天努尔哈赤的脑海里,时刻萦绕着这些话。一天练兵以后,他到哈布里那里去闲串门,想借以排遣头脑之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他们正坐着说话,忽听院子里有人说:海达万汗王台要攻打古评城,还要偷袭建州卫哩。努尔哈赤不觉大惊失色,连忙向哈布里告辞,说有要事向李总兵回报,便速回总兵府,找到弟弟舒尔哈齐,二人一商量,决定马上回佟家庄园。临走之前,他们在桌上留下一张字条,说庄园有急事亟待回去解决,来不及禀报,请总兵大人海涵云云。二人准备停当,连夜骑上快马,向佟家庄园奔驰而去。

  
126在线阅读网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建议我们 | 网站地图 | | 诗词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