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我的奋斗--希特勒自传

第十章虚伪的联邦主义
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我的奋斗--希特勒自传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我的奋斗--希特勒自传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一九一九年的冬天尤其是在一九二○年春夏雨季,我党对于在大战时已经超于严重的问题不得不来采取一种态度。

  这在本书上编中已经照我所见到的德国崩溃的徵兆,大略的述过了,而尤其是对英法的指使的扩大南北德意志间踢有裂痕的宣传计划特别的加以注意。

  一九一五年的春天煽动反对普鲁士的报纸出现了,它们认普鲁士是大战唯一的祸魁。

  到了一九一六年,这些狡猾的无耻的宣传手段已经酝酿成熟,他们不惜利用人类的最卑劣的本性,来鼓动南德意志反对北德意志。

  不久,他们的煽动就发生了结果,政府和军事当局(尤其是巴维利亚的军事当局)实在不能负担相当的责任;因为他们对于这种卑劣的宣传,竟是看它孳长起来,优游养奸,不能立即用断然的手段去防祸于未发之先。

  他们反而竟像是不留痛痒的,不知道这种宣传,不但有碍于德男民族的疑统一,并且还助长了联邦的势力呢!从有史以来因为疏忽得到的惩罚,从来不会有比这更甚的。

  从此普鲁士就一蹶不振,危害到整个德国,而促其崩溃这不独在德国有着亡国的痛苦,各邦也同归于尽了。

  在当时柏林的市间,对于普鲁士的痛绝,恨达于极点,这种恶劣的空气完全是受人怂恿而激成的,他们对后皇室的反抗,实为革命的出发点。

  但是如果说,人民对普鲁士的反感纯粹是为敌方的宣传而致的,那也不尽然。

  因为我国战时的经济组织骗取全国的财力,完全集中于柏林这种荒谬的制度,就是市民对普鲁士发生反感的主要原因。

  狡黠的犹太人,他们并不是不知道他们借了战争团体的美名,去从事无耻的掠夺,而使日耳曼民族受到危害,那必定会遭到反对。

  但是当日耳曼民族没有受到攻击的特候,他们一些也不惊恐。

  因为战争对他们并不有什么损害。

  于犹太人遂生出一计,要使挺而走险的群众对他们起反抗,不如激动他们的愤怒,而使他们自己去胡闹。

  以后革命注爆发了。

  国际主义的犹太人柯尔特。

  爱斯纳尔他就开始挑拨巴维利亚来反对普鲁士。

  他的所以这这样的处心积虑,使革命运动在利维早亚发动,使巴维利亚的民众去反对国内其他各地,这并不是他们的民众为巴维利亚打算,实在他们是完全盲目有受着犹太人的指使。

  犹太人利用巴维利亚人民固有的天性和嫉忌,以之来使德国倾覆。

  如果德国一朝倾覆了,那么,德国受布尔雪维克义的鱼肉,自然是毫不困难的。

  共产党的煽动者,他们说委员制共和国(Republics KfCommitttees)如果因了反抗军的进展而受到倾覆,那就好像是反对普鲁士和反军国主义的组织,被普鲁士的军国主义所克服了是一样的。

  他们这样的宣传诡计竟得到绝大的成效,当巴维利亚立法议会选举的时候,爱斯纳尔在慕尼黑所有的当党徒不到一万人,共产党也不到三千人,到地委员制共和国倾覆以后,这两党连合在一起,所有的党徒,竟增加到十万左右。

  我觉得我所做的事,从有生以为最不能得到人家的同情的,要算是反抗这种反帝普鲁士运动了。

  委员制的时代慕尼黑举行第一次的民众大会,在那进会场中对于德国其他部分的嫉恨,真像疯狂了一般,尤其是对普鲁士为最厉害。

  那里如果有一个北德意志人参与会议那说不定就有了性命的危险。

  这种示威运动,在将中散会的时候,常常狂呼“脱离普鲁士”“打到普鲁士”“和普鲁士宣战”一在德国国会中有一维护维利亚主权的出色人物,他竟高声狂呼“情愿死了做巴维利亚的鬼,不愿生着去做普鲁士人。”这真可说是一针见血的话了。

  我所干的奋斗起初只是我—个人,后来才得欧战时许多同志的帮助,我敢办现在荒谬叛乱的结合,所以终归消灭的原因,实在是全靠着我们巴维利亚的同志的力量。

  反对普鲁士和联邦主义是毫无关系的,联邦运动,他的目的如果只是在破坏或解散另一邦那是十分不当的。

  一个真正的联邦主义者,他既不把毕士所说的帝国观念作为空口说白话,那么,对于他所惨澹经营的普鲁士自然不应该存有分割的想法,因为普鲁士是毕士所开创和成的地方。

  尤其不可解的,就是这等所谓联邦主义者了挑战在对付普鲁士,而普鲁士和十一月革命是毫不相涉的。

  他们的攻击指责,并不是对手创威玛宪法(swelmar Coustitution)的人而发的,(而那些制宪的人,以南德意志和犹太人为最多)是对富于保守性的旧普鲁士的代表而发的。

  这班代表和威玛宪法正相反对。

  他们所以小心谨慎,惟恐触犯了犹太人,那是毫不足怪的。

  但是个中的谜团,或者竞因此而得到了明白。

  犹太人的目的,便是在使德国国内的民族互相斗争——使保守的巴维利亚人,去反对保守的普鲁士人,而他们便可以因此而获得了成功。

  一九一八年冬天,在德国各地,反犹太人运动慢慢地举起来了,犹太人还是用着他们的老法子,以敏捷的手腕去挑拔群众连动,使群众间有了一个新袭痕,使他们反对犹太人运动势力分散了开来。

  在当时,足以引起公众注意而不使犹太人成为有失之的,就是犹太人提出天主教皇全权(Ultramontan)的问题,以及由这问题而生出提新旧教种种的争论。

  那个提出这问题来祸我民族的人,真是罪恶可赦。

  犹太人目的已经达到了,眼见着旧教徒和新旧教徒的互相争斗,他们很是快意,亚利安族和基督教的敌人没有不在旁边窃窃私笑。

  这两派的基督教,他们眼看着上帝所赐给人类的宝贵而优越的生存,横遭这种不幸的玷污和摧毁,竟是毫不介意。

  要知道世界的将来。重要点并不是在新旧教徒的谁胜谁败。而是在亚利安人的生存和灭亡。

  到了现在,两派还是照旧的斗争,他们不去反抗那灭亡亚利安族的敌人,而只是一味的自相残杀。

  在德国,不许反对教皇全权的主义或牧师全权主义,但是,在其他各个纯粹旧教国,倒是可以的。

  因此,德国如有反对运动,新教徒必定是参加的。

  旧教徒在别国可以防卫他们的领袖去对抗政治上的攻上,但是在德国,那种防卫便成为新旧两教的争斗。

  其他一切都有事实在证明,用不到来加以诠释的。

  一九二四年,忽然有人认识了民族运动的主要使命,就是在反对“教后全权主义”、可是,他们不但不能推翻了“教皇全权主义,”反而去使民族动发生了分袭。

  因此,我必须要求警告民族运动中的幼稚轻浮分子;请不要去梦想能够做了毕士所不能做的。

  不论什么企图凡是足以使我们的运动卷进这种漩涡的,都要加以坚决的反对,并且从我们的队伍之中,去摈弃从事于这种宣传的人。

  这两件是领导民族社会运动者的主要任务,一九二三年秋天.我们在这一方面实在获得了很大的成功,热烈的新教徒和热烈的旧教徒,他们在我们的队伍中大家都能安无事,对于宗教的信仰,毫没有良心上冲突。

  德国究竟成国联邦政府好呢,还是成为单一的政府好呢?

  什么叫联邦政府呢?

  所谓联邦政府,就是多数自主国的集合体,根据了各邦的主权而自动结合的,

  至于保障联邦政府生存所需要主权,那就是各邦所让给联驻邦政府的。

  现在全世界所有的联邦政府,在事实都和这种理论的方式不合的。尤其是美合众国更甚;因为亚美利加合众国并不是成之力各州,实在是各州都由合众国所造成的。

  各州所享的大权,不仅是适合联邦的特质,而和各州所占面积的广度也相称的。

  所以当我们淡到亚美利加各邦的时候,不能说他们享有国家的主权,不过享有宪法规定所保障的权利,或者反这种权种称之为特权。

  上面的理论.对于德国并不完全相合,因为德国各邦,原本独立,帝国就是由各个独立邦所组成的。

  可是;帝国的组成并不完全是出于各邦自愿的平等合作;乃是因为其中的普鲁士,对于他各邦握有霸权的缘故。

  德国各邦的领域,大小并不一样,不能去和亚美利加合众国相比;各邦既是大小并不一样,那么对于帝国的缔造和联邦的构成,能为力而有所贡献的,也互有关异的。

  所以代们不能说各邦多数都享受到真正的主权的。

  各邦为成就帝国的主权而去牺牲自己的主权,他们大都不是出之于自愿的。

  在实际上,大都本没有主权的存在.或者,因为他们的主权在普鲁士压之下都已经丧失了。

  毕士表所走的原则并不是去各小剥削而使之归于帝国,不过看帝国的绝对需要而取之于各邦的。

  但是,读者诸君,请不要发生误会,毕士麦也不在使帝国立刻得到国家永久所需要的一切权利,而是在把一进难于取得留着将来慢慢地再去取得。

  这是事实上牺牲了邦权而使国权一天一天的增长。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毕士麦所希望的也就进步的完成了,

  德国的崩溃以及专制政体的颠覆,自然更是促进最这种制度的发展。

  国家的联邦性质,因此而受到了一个重大的打击,同时又因接受和约的义力,所以所受的打击更见得重大了。

  国家自从战败后,必须履行兵费赔偿的义务,因此各邦就失掉了他们的财政管理权面统归之于国家,这是十分明显的事;但是,虽单就靠各邦的输将,那是绝不能清偿了这种债务的。

  因此,国家就进一步而决定收取钱路、邮政,这是我民族在和和约的钳制下所必真诚的步骤。

  毕士麦的帝国是自由而没有束缚的,它不受财政上债务的压迫,恰恰还像现在德国所受遭威斯(Dawes)计划的压迫是一样的。

  当时的国用,只是限于一些国内绝对所需要的事项,所以刁;必要财政上的优越权,各邦的纳税,已经足够国用。

  因为各邦的纳税既少,而且又能各自享受主权,所以他就甘心乐为帝国的属邦了。

  但是,如果说现在在各邦的不满意,那是因为受国家财政的束缚,这也不是确切的言论,而且和事实完全不符。

  各邦所以不满意于帝国这并不是因为他们主权失掉的缘帮,那是为了现在的帝国的政治组织,不足以来代表日耳曼民族的缘故。

  为了这缘故,现在的国家。为畋自存计,就不得不慢慢地削灭各邦的主权;而且不但是在一般的物质方面这样,就是在理论上也是这样的。

  因为国家洞察了这种剥削政策,已经吮尽了人民的膏血;所以不得不尽夺了他们的主权,俾免去人民因了不严爆发起叛变来。

  下列之基本原则:所以我民族社会党人必须承认的。

  一个强有力的民族国家,如果对个若能保护国民的利益。〔就最广义言),对内必定能够给人民自由,这样,那国家当然可以坚固像磬石一般了。

  在另一方面,一个强有力的国民,那它不妨去干涉个人的自由以及各邦的自由,但只要不去损害国家的观念危险;不过须人民能够确认这种政策的目的,是在造成这种民族的伟大性。

  现在国家所行的统一政策.特别是在交通方面,在表面。

  不论是怎样的名正言顺,可是它的目的,不过是仅不袒护一种祸国的外效政策而已,所以我民族社会党人是应该竭力来加以反对的。

  现在国家想把钱路、邮政财政等完全收归国,有以图操纵,俾能够偿期无穷的债务,这并不是一种远大的民族政策。

  我民族社会党的,必须要竭力来阻止或是预防这种政策的。

  犹太人所操纵的民主国。(Jewish—Denocartic Reich)已经成为德国民族的祸根,这是反对中央集权政策的另一理由。

  各邦有不和他们同流合污起而加以反抗的,就要遭到摧残,使他们失势而无力再来反抗。

  我们必须抱有远大的民族政策和立场,万不可失之狭隘或是偏袒邦权。

  这一点,我们必须要加以深切的注意,以免我党的同志,误解我民族社会党将否认国权应高于邦权。

  要知道这种国权,那是无可疑问的,而且也不应该有疑问的由我们看来,国家的本身,只是一种形式,他的本质是在其民族和人民所以一切必须以民族的利益为依归。

  我们不能在一个发族和国家(国家是民族的代表)内去承认某一邦可以享有独立权,俨然像一个独立国的。

  如果各邦在国外有设立使馆等荒谬事件,那是必须要加以禁止的;否则我国的国基是否稳固,未免要引起外人的怀疑的,并且还根据了这种怀疑而来定对付我国的策略。

  各邦的重要性,将来应该侧重在文化方面。

  巴维利亚争得好名的皇帝路德格一世,(Ludwigl)他并不是反对德国而竭力拥护邦权的君主,他同情于大德国的观念,也像他同情于艺术一样的。

  我们必须使军队不受各邦的势力影响。

  在过去,国家每强迫使从于一种绝不应该做的工作,将来的民族社会主义的国家,万万不可再来蹈此覆辙。

  德国军队的目的,并不是单夺维持种族的特性,而是在人使德国人能够互相了解,互相提掘。

  凡是以使民族分裂的,完全应该用军事训练来加以矫正而使他们团结一致的。

  所以军役必须去扩大青年的眼界,使他们不要被乡土的观念所拘禁,能够自己知道自己是日耳曼民族的一份子。

  青年所必须加以注意的就是祖国的边境,而不是家庭的畛域,因为将来他们所应该捍卫的,是祖国和国境。

  所以德国的青年,不可只是株守家园,而应该在服军役的时候认识了德国究竟是什么。

  这在现在尤为必要的。

  因为现在的德国青年,已经不再像从前的常常旅行而去扩大他们的眼界了。

  民族社会主义的纲领,不是在单做某一邦政治利益的工具。

  而是在领导整个日耳曼民族。

  所以它的纲领必须决定整个民族的生活重新来创造的。

  因此,必须要取得权力而为邦界所限。

  因为这种界限,原是根据了我们反对的政治所造成的。

126在线阅读网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建议我们 | 网站地图 | | 诗词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