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康熙大帝

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康熙大帝

三十七擒贼酋好汉居奇货破宫门皇帝恤民情

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康熙大帝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康熙大帝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歪虎是干黑道出身的人,这风高放火的勾当,他最在行,听讷谟一声令下,他便带着七八个人,从前店到后店,凡能点燃的东西便都被他烧着了。那火噼噼啪啪地烧了起来,吐着暗红的火舌,映得他水通红,浓烟中偶尔烧着了竹节,爆响一声,火星直冲,冒出两三丈高。一片片灰烬在烈焰上空乌鸦似地盘旋着,飞起又落下。附近的老百姓,知道这边“过兵”,又见戒严,早躲得远远的,有谁敢来相救!

  熊熊火焰,好像在烧着何桂柱的心,他想起自己在城中的悦朋店,曾接待过多少公车会试的举人和来往的商贾!这位毫无主子架势的伍二公子曾多次邀友在这里宴饮会诗,谁知一夜之间便被封了。好容易靠了索大人资助,在这里开了这个山沽店,眼见得刚刚成了局面,又被这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他觉得喉头干涩,胸口闷胀,想哭又哭不出来。手扒着石头,痴呆呆望着烈火吞蚀着他的产业,他的心血。伍次友见他这样,心里也觉难过,过来抚着他的肩头安慰道:“柱儿,是我连累了你。别难过,京城不是咱们居住的地方,等这事一过,你还随我回南边去,叫老大爷在南京给你再安一处产业。”

  何桂柱听了,两行热泪潸然而下。他怕伍次友伤心,忙拭了泪勉强笑道:“这也不算甚么,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二爷福大,有大富贵还在后头哩!托您的福气,柱儿兴许能开个更大的店呢!”

  二人正说着,昏迷中的穆里玛在石头上醒了过来。他只觉身子捆得很紧,挣了两下纹丝不动,仰着脸看了看,池对岸兵丁如林,却毫无动静。便骂道:“讷儿,你这个小畜牲!干吗不攻?”

  讷谟在对岸也在哭。他带了几百名兵丁攻这么个小客店都玩不转,还把个主将丢给了对方,不知是死是活,这下回去怎么跟伯父交待呢?听得穆里玛醒了,心里略觉宽慰,带着哭腔儿隔岸答道:“三叔!您忍一会儿,管放心!待会儿扎好了筏子救出您老,把这几个兔意子心肝全掏出来给您下酒压惊!”

  犟驴子见他叔侄俩隔岸对话,走过来照穆里玛腰上踹一脚骂道:“你知道刘金标的眼是怎么瞎的么?那是爷用这两个指头抠出来的!”说着,便拿起刀在穆里玛项下比划,“你要是再叫唤,老子就先把你的心肝掏出来祭我师父!”穆里玛听了闭目不答。

  穆子煦过来拉了强驴子手道:“兄弟,这是案板上的肉,和他生什么气。这不是斗口的时侯,走,咱到那边商量个主意。”便叫何柱拿了把刀坐在穆里玛身边看守,伍次友和他们兄弟二人绕过假山席地而坐,计议下步应敌办法。

  三人对坐沉默片刻,犟驴子开了口:“唉,老四也不知出去了没?我琢磨着,他要是活着出去,这会儿魏大哥他们也差不多该到了。”穆子煦也阴沉着脸道:“就怕鳌拜他们这一着,在城里跟大哥也交上了手,那就麻烦了。要不然,便是老四送不出信儿,他也会来的。方才他们放的那把火,城里难道都看不见?”伍次友插进来道:“现下他们的主帅在咱们手里,投鼠忌器,谅他们也不敢强攻!”强驴子苦笑道:“伍先生,他们要是破着打烂花瓶捉老鼠怎么办?”伍次友笑道:“我们就那么值钱?”

  伍次友这话谁也不能回答。若是康熙也在岛上,可以肯定他们就是舍了穆里玛也是要攻岛的。但是此时对方还不能确定皇帝是不是也被围在岛上,肯不肯为伍次友和几个侍卫丢掉穆里玛,那就难说了。伍次友不明真相,穆子煦却心里雪亮,只是眼下自己是个领头的,不能说丧气话,遂笑道:“先生说得是!他如果真要弄筏子来攻,咱就宰了这匹马!马肝不是有毒吗?咱们生吃他的心!”犟驴子也笑道:“先生虽是见过大世面的,大概没有吃过人心吧!先生您不知道,把人心生挖出来用凉水浸了吃,脆着呢!”他这话是故意说给穆里玛和对岸那帮人听的。隔着山石的穆里玛也听得一清二楚。想到剜心之惨,吓得他闭上眼,淌出两滴浊泪来。

  正在这时,只听对岸“唰唰”几声响,水花溅起老高——兵士们从附近空房破屋中拆了木头扎好筏子,放下水来了!

  情势顿时紧张起来。这池心岛假山不过四五丈见方,上边只有两名会武功的人。而伍次友、何桂柱却手无缚鸡之力,不但不能自保,还要别人照料。四五只木筏同时从不同方向向池心攻击,天大的本事也会顾此失彼。

  这时天已擦黑了,对岸点起了亮晃晃的火把。讷谟揎臂扬眉狂笑道:“姓伍的姓何的!今日个就是插上翅膀也飞不了啦!乖乖儿放了穆大人,我保你们不死!”

  “讷谟小子!”犟驴子听了这话也哈哈笑道:“只要你舍得你这三叔,老子也不在乎这点意思!”说着顺手从地下捡起一支箭猛地扎进穆里玛臀部,低声喝道:“叫他们退回去!”说着便将寒森森的刀刃压住他的脖子,“只要老子这么一勒……”

  穆里玛此时吓得丧魂失魄,期期艾艾地大声叫道:“别……别……”也不知是求犟驴子别杀他,还是令已经上了筏子的兵士别攻池心岛。筏上的兵见此情景,都迟疑地转向岸上的讷谟,静等他的号令。

  讷谟急急忙忙找来笔墨,写了一封告急信,派人飞马送回鳌府,请示下一步的行动。岛上众人,见敌人停止了进攻,也坐下来休息,心中不约而同地都在想着一件事:郝老四能不能把信送到,魏东亭的救兵什么时候能来呢?

  他们不知道,魏东亭已经不能来了。他们更没想到,胡宫山正扬鞭催马,向白云观的山沽店疾驰而来。

  离白云观一里多地,便远远看见山沽店四面围墙都被推倒。虽没有听到厮杀的声音,但是可以清楚地见到兵器如林,寒光闪闪。正在迟疑间,两个隐藏在树后的兵士霍地一下跳到路当中喝道:“吠,什么人?前头正在剿贼,没有鳌中堂钧旨,一律不得通过……“去你的吧!”胡宫山将手一扬,两支铁缥出手,打个正着,那两个人倒地身亡。胡宫山驻马下鞍,把两具尸体一脚一个踢进路边壕沟里。他把缰绳系于道旁柳树上,独自下了黄土官道,隐在冬青丛中,慢慢靠近山沽店。才行半里路,忽见一骑迎面而来,细看时,一个头上戴着红缨大帽、一身野鸡补服的戈什哈,正没头没脑地打马狂奔。

  胡宫山从树棵子里斜刺跃出,一个箭步便到了路中间。那马骤然受惊,收不住脚,前蹄高高抬起,就地转了一个磨圈儿,方才呜嘶着站稳。也亏这戈什哈骑术高明,在马上晃一晃,竟没被甩下来。他定睛一看,是一个身高不满五尺,干瘦黄瘪的病夫拦在路中,顿时大怒,口里叽里咕噜骂了一句不知是满语还是蒙语。胡宫山却听不懂:“你说什么?”

  戈什哈又用汉语骂道,“贼汉子,你找死么?”唰地一鞭劈脸打来。胡宫山如痴似呆地站在路中间,仰着脸硬生生接了这一鞭,脸上竞连个白印儿也没留下。那戈什哈大吃一惊,再扬第二鞭,竟没敢落下来,惊道:“你、你是人是鬼?”

  “少废活,下来吧!”胡宫山并起五指,朝马前腿下部一砍,马顿时四蹄抽筋,连人带马翻在地下。不等戈什哈起身,胡宫山赶上一步,脚踏在他脊背上笑道:你这点本事够做什么用,前边出了什么事,你骑马要到哪里去?讲!”

  戈什哈满身是土,在地下挣扎了两下。他觉得踏力不太沉重,却只挣扎不起,知道这人武功高强,只好趴下了,气喘吁吁地说道:“爷,您老别下脚,我说……说就是了。”

  他结结巴巴说了半天,胡宫山才大体弄清,围店的有五百多人。店里的人都已被困在池心岛上,并生擒了穆里玛。讷谟差他回去给鳌拜报信儿。

  胡宫山听了又愁又喜。他愁的是:鳌拜这次大动干戈,一定是想速战速决,如不赶快援救,池心岛上的人便危在旦夕,可如今魏东亭被扣,自己单人独骑,又无法救援;喜的是:穆里玛落在手中,可作人质、胡宫山正在迟疑之间,脚底下的戈什哈却来了一个青蛙跳塘,跃起身来,便向路旁树丛里窜去。胡宫山眼疾手快,一个箭步,伸手抓住他的右脚,把他拖了回来,厉声问道:“你是汉人是满人?”

  “我……”那人不知他问话的意思,迟疑道:“我是汉人!”

  “胡说!”胡宫山道,“你方才还说满语!”

  “我真……真的是汉人!”戈什哈被他捏得脚踝骨疼入骨髓,“说满语……人家会怕我………

  胡宫山顿时大怒,抓起戈什哈骂道:“好小子,落在我手里还想逃走,好吧,我教你一手,你不是要学青蛙跳塘吗,就算你不小心撞在树上了!”说完将那戈什哈举过头顶,发力扔了出去,那戈什哈一头撞在路旁一株大树根上,脑浆迸裂而死。

  既然打听清楚了情况,就没必要再去冒险。胡宫山拍拍身上的灰土,在死了的戈什哈身上搜出了讷谟的书信正文。转身回到自己马前,却见一个蓬首垢面的人正解柳树上的马缰绳。他大喝一声:“好个贼!”纵身而上。一把揪住那人。一看,却是熟人,山沽店的“伙汁”,御前五等侍卫郝老四:“啊?是你老弟!怎么弄成这副模样?”

  老四也认出了胡宫山:“胡老爷!您怎么也在这里?”

  胡宫山笑道:“怎么,许你来便不许我来,你这是做什么?”

  “唉!背透了,昨个输了钱,喝了一夜的酒……”

  胡宫山格格笑道:“还有谁比我更鬼。我什么全知道,你是去找魏东亭搬兵,没有成功?”

  看着眼前这个胡宫山,老四掂算开了:“这个人平日里虽也断不了打交道,可是此刻他出现在这里,是个什么意思?郝老四正狐疑不定,瞪着眼不知该怎么回答他这句透底儿的话。半晌才道:“你怎么知道我去搬救兵呢?”胡宫山将他肩头一拍,笑道:“说了实话,这才像个兄弟呢!好吧,既然如此,我便帮帮你。”郝老四一听这话,噗嗵一声跪倒在地,泣道:“胡兄如能救得我两位兄长出来,我郝某将永世不忘!”胡宫山笑道:“算了吧!我知道你机灵得很,很会做戏,这里不仅有你两位兄长,还有皇上的老师伍次友,是不是?”

  郝老四起身笑道,“看来,在你这真人面前,是半点假话说不得的。只是你眼下有啥好办法呢?”

  胡宫山道:“我已经探听清楚,穆里玛被史龙彪抓住在岛上,他们几个暂不要紧。咱们一同去一趟鳌中堂那里,拿这个穆里玛去换明珠和池心岛的安全,再试一试这位鳌中堂的手足情份到底如何?”

  俩人说着正往前走,忽见远处一彪骑兵,约百余人,踏得黄尘滚滚,顺着官道奔来。郝老四道:“定是鳌拜又派援兵来了!”胡宫山不语,只是呆呆望着。半晌,哑然失笑道:“来将不是别人,是令兄魏东亭!”郝老四仔细看时,大喜道:“果然不错,只是方才你说他在西华门被扣住了,如何脱得恁快!”胡宫山皱眉道:“围店的有五百余人,他带这百十个人来,济得了什事?”

  魏东亭怎么会来了呢?他不是被扣起来了吗?是的,他是因为急于救康熙,才闯了西华门被刘金标扣住的。他这么快地便脱身出来,也还是仗了康熙的搭救。

  翠姑挡了车驾,把康熙皇帝从半道上堵了回来,在车上,又被苏麻喇姑点破了女儿真面目,便说了自己是拿了胡宫山的字条,特意赶来拦驾的。苏麻喇姑听了,亲切地说:“好姊姊!不管你是什么样人,今儿个挡车,对我就有救命之恩——也用不着瞒你了,这位就是当今天子御驾康熙万岁爷。我是他的侍女,名叫婉娘……。车中不便行礼,我代主子谢你了!”

  苏麻喇姑这一番情意恳切的言语,在翠姑听来,虽然是意料中的事。但她从没有想到皇帝身边还有这样一位深懂人情事理的侍女!再瞧一眼侧着身子坐着的康熙,正向他点头微笑。翠姑原有些胆怯,现在见到这位万乘之君竟如此和霭,羞涩、胆怯之情去了几分,大胆地说道:“奴才与人有恩仇难报,所以冒死拦挡圣驾。”

  “卿与何人有恩?”康熙饶有兴致地问。

  “明珠大人。”

  康熙一听这话,侧过脸看苏麻喇姑,正巧四目相对,遂又问道:“明珠是朕股肱近臣,他现在何处?朕正打探他的下落!”

  “他在鳌拜中堂府中!”翠姑冷冷说道。

  “噢!”康熙吃了一惊,忙定神笑道:“想起来了,是朕差他去来着。”听康熙如此说,苏麻喇姑和翠姑都觉意外,同时望了康熙一眼。翠姑便问道:“皇上难道差他去坐老虎凳吗?”

  “什么?”或因车马晃动,或因心里吃惊,康熙几乎从座上弹了起来。苏麻喇姑转身问翠姑:“姐姐,你怎么知道的?”

  远远望见西便门,苏麻喇姑才想到,将车上这个女子带入宫是不合适的,慢说敬事房无法记档,太皇太后知道,更是一件不得了的事。前后思量一阵,终于开口问道:“姐姐住在何处,我们送你回去。”

  “不必了。”翠姑叹口气道,“我就在此下车吧——停车!”她突然大声喊道。张万强不知车中有什么事,一扳铜刹手“嘎”地一声车停稳了。翠姑不待康熙主仆说话,霍地跳了出去,迅速将瓜皮帽盖到头上,又将额前留海、鬓边秀发掖入帽中,俨然像一个青年仆人的模样,向康熙主仆一揖说道:“告辞了!”说完转身便去。

  “慢!”康熙将身探出车来,说道:“你方才只说了恩人,还有一个仇人是谁?”

  “这个不说也罢。”翠姑正色道,“说了也没用处。”

  康熙料定必是鳌拜,摇头笑道:“你也太不将朕放在眼里了,怎见得就说了也无用呢?”

  “好,奴才斗胆讲了!”翠姑昂然回道,“是洪承畴!皇上舍得杀他谢我么?”

  “有什么舍不得?”康熙略一迟疑,又复大笑道,“可惜他已死了两年,你还在拿他做对头。”言出,翠姑似被人猛击一棒,退后一步,颤声问道:“这是真的?”

  康熙笑道:“此人事明不忠,死后恩荣甚微,也难怪你不知道。朕贵为天子,还能骗你不成?”

  翠姑面色立时变得煞白,立在地上晃了一下,勉强站住脚,仰天惨笑道:“哈哈……死了,死了!”她心中时乐时悲,如飘如落,天地也仿佛在旋转。一双眼睛直瞪瞪地瞧着康熙的车子远去,嘴里不断地喃喃自语道:“你们……你们走吧!”便也拖着踉踉跄跄的脚步向前走去。

  撇下呆立在那里的翠姑,康熙的轿车在寂寥的北京城外疾速而驰。苏麻喇姑见康熙脸色愈来愈阴沉,以为他动了杀机,忙劝解道:“她是有功的人,虽言语有些冒犯,还是可以宽恕的。”

  “你哪里知道她?你不知她的心!”康熙看了她一眼,沉思着道:“这真是天意呀,洪承畴如果没死,朕倒真想除掉他呢!”

  这话若非苏麻喇姑亲耳听见,简直不能想像会出自皇帝之口。洪承畴从龙入关,虽然立了极大功劳,却一向小心翼翼。他对不起前明,对清室却无丝毫过失。太皇太后常说:“没有洪承畴和吴三桂,就没有大清!”太皇太后尚且如此推崇,作为孝子贤孙的康熙皇帝岂肯违背懿旨,为一孤苦女子报私仇,去杀一位功勋卓著的大臣?呆了一阵,苏麻喇姑才开口问道:“这是主子的大事,奴才不敢插言。不过洪承畴对于咱们大清总是有功之臣,皇上怎会舍得杀他呢?”

  康熙冷笑一声:“如果做臣子的都去学洪承畴,做皇帝还有什么意思呢?”

  只此一句,嘎然止住,康熙不再说下去了,两眼沉静地望着前方的黄土路。黑灰色的西便门阴沉沉的,在西北风中迎风呼啸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几个军士毫无生气地守在门口,冻得身上抖抖嗦嗦。一阵风钻进来,康熙打了个寒噤,吩咐张万强:“今几索性迟点回宫,再向北折!”

  张万强答应一声“扎!”熟练地将鞭一扬,马车一个急转弯,径向北拐去。就在这时,忽然听得车后头蹄声得得,一骑自西便门飞奔而出,追了过来。张万强瞥见,吃了一惊,他不敢大意,忙立起身大喝一声:“驾!”催马狂奔。

  可是后面的单骑,早已超乘而来,截在前头。一个人滚鞍下马,攀住了车驾。康熙定神看时,却是熊赐履。他一身朝会袍褂,大帽子上的红缨被颠得十分零乱,连一个随从也没带,气喘吁吁,满头是汗。康熙急忙挑起轿帘沉着脸问道:“什么事这般慌乱?不要忘了你是国家大臣!”

  “圣上教训得是!”熊赐履走近车辕,用手抹了一把头上的汗道,“圣上,魏东亭被扣在西华门了!”

  “什么?”康熙勃然大怒,身子一跃就要站起,被上面车顶碰了一下头,才意识到是在车上,“怎么,这就要造反了吗?还有什么,奏来!”

  熊赐履手扶辕,将额头在辕杆上磕了三下,算是给皇帝行了礼,急急忙忙他讲了西华门前发生的这场变故。

  原来,讷谟命刘金标扣下魏东亭之后,自己赶往山沽店去了。刘金标这小子对魏东亭恨之入骨,真想亲手宰了他,出出自己的怨气。可是,他也不傻,知道这事不能蛮干。按律,内侍不奉特诏私闯禁宫,应该送内务府治罪。可是刘金标一琢磨,送内务府不如交到巡防衙门更合适。巡防衙门的首领葛褚哈,他是鳌拜的人,和自己也是朋友。只要把魏东亭按“冲扰关防”的错儿往葛褚哈那儿一送,下到狱里,一夜就能黑了他!于是,他便命人架了魏东亭从西华门往巡防衙门走。不料刚把人带出来,就迎头碰上了内阁大学士熊赐履。这熊赐履呢,是得了胡宫山的信,特意冠带袍月带着亲兵赶来的,见刘金标押着魏东亭正往前走,便大喝一声:“站住!”

  刘金标谋得这个差使还不到一个月,很多部院大臣都还不认识。他见熊赐履带着大队亲兵,珊瑚红顶,仙鹤补服,一摇三摆威风十足,却不知是个什么来头,心里便有点怯,忙上前扎千儿请安道:“大人,这是咱们刚拿住的贼!”

  “呸!”刚刚说了一句,被魏东亭照脸一口唾沫骂道:“你才是贼!熊大人,不必与这杂种多话。您去和孙殿臣讲,他能治这东西,赵秉正也成!”

  熊赐履一想也是,当即吩咐管家:“你在这里守住,不可让他们把魏大人带走。我进去就出来。”说完便朝里边走。这时刘金标已瞧出个大概,心知这位大员必与班布尔善不是一路,口气也就变了,伸手拦住道:“大人可曾奉诏?”

  “我不见驾?”熊赐履道,“我要去见内务府堂官赵秉正。”

  刘金标闪着独眼,皮笑肉不笑地移动一下身子挡住去路,“大人,堂官不在,您就免了此行吧!”

  熊赐履大怒。喝道:“怎么,你要造反吗?”

  “嗬!”刘金标冷笑道,“不让你进就算造反?告诉你,我刘某是属狗的,除了主子谁也不认得。你要硬闯,我自然连你也扣!”北京人最爱瞧热闹,周围过路的听这里人声喧嚷,不知西华门出了什么事,过来一个红顶子官员和蓝翎子侍卫在那儿指手划脚地论理,便渐渐围来一大群人,呆呆地看热闹。

  熊赐履知道康熙要到白云观山沽店去,原就放心不下,便带领家仆随驾扈从。上朝的半路上遇到了胡宫山,听到了魏东亭被扣的消息,便独自回去换了朝服赶来相救。原以为不过是误会,说一说便可了结,不想此刻竟连自己也被搅了进去,这才晓得事情并不简单。他稍一沉吟,改变了主意,说道:“好,奉职谨慎,有你的!不过你稍待片时,我去找一个管得着这事的人来,再行发落?”说罢,也不等刘金标回答,返身至轿车前解下一匹马,飞身骑上向西奔去。

  这里刘金标“呸”了一声,大声喝道:“带上姓魏的,咱们走!”几个刚走几步,便被熊赐履的管家带着几十号人站成一排,气势汹汹地封住了路口。

  那管家的叉着双手在胸前:嘿嘿笑道,“老兄何必着急,多少也得给我家主子留点面子,家主已有吩咐,再等片刻又有何妨?”

  刘金标大声嚷道:“你家主子算哪个槽头的驴!我这是皇差!”一边说一边一起要往前闯。管家见他这样,拉长了脸道:“刚才您说你是属狗的,可是你还不知道,我属老狗!你才当了几天差?一个蓝顶子芝麻官儿,永定河里的王八也比你值钱些,就敢小瞧我家大人!”说着一横胳膊挡住了去路。

  刘金标顿时大怒,一手抓住了管家左臂,另一时便向他猛撞过来。那管家本事虽不济,却滑溜得很,右掌虚晃一招,竟向他脸上扫来。这一掌若打在脸上,那才真是丢人现眼呢!刘金标急忙收臂一格,早踢他下盘,管家趁势急向后退出几步。双方虎视耽耽对望着。这时看热闹的老百姓越来越多,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密不透风,后边的人还在往前涌,伸长了脖子要看个究竟。

  刘金标将手伸进口里呼哨一声,西华门禁兵们“哗”地一声散开,逼了上来。管家也高声喊道:“识相的等着我家大人,不然爷也就无礼了!”便从怀中抽出一柄匕首护在胸前。就在这时忽听人群外大喝一声,“放肆,不得无理!”人们都是一愣,回头看时,只见高轩驷马一辆朱漆轿车稳稳地停在人群之外。是养心殿总管太监张万强,一手怀抱金牌令箭、一手高执明黄节钺,车旁边毕恭毕敬侍立着文华殿学士熊赐履。

  刘金标虽当差不久,可是他知道张万强手中东西的分量,那是皇帝提调封疆大吏、节制各路勤王军队时用的信物,心中一惊,忙俯伏跪下道:“奴才刘金标躬迎主子圣驾!一语出口,西华门禁兵一齐放下兵器跪了下来。两边站着瞧热闹的老百姓中,一个老者说:“万岁爷到了,还不都跪下!”百姓们虽然久居京师,但是很少见到这样场面,一是出于敬民,二是新鲜好奇,听得一声提醒,黑鸦鸦跪了一地,“万岁爷!”“皇上万岁!”毫无章法地乱叫一通。

  康熙在车中瞧了一眼苏麻喇姑,意欲出去接见。苏麻喇姑忙微微摇头摆手儿。康熙低声笑道:“孙阿姆讲过‘人心都是肉长的’哪里有那么多的刺客来谋害朕!”说着,一躬腰出了轿车,顺手搀起一位老者道:“老人家,上岁数了,请起吧——你们站在这里做甚么?”

  老者没想到这么一个少年皇上,竞如此谦逊敬老,亲自来拉自己的手,慌得手足无措,结结巴巴地说:“万岁爷……小民没事来瞧热闹——这里,这里——”

  刘金标此时定住了神,接口道:“奴才禀主子万岁爷,乾清宫侍卫魏东亭擅闯宫门,被奴才拿住……”

  康熙早已瞧见捆着的魏东亭欲待发作。忽又忍住了,笑道:“你叫甚么名字,在这儿当差几年了?”

  刘今标翻翻独眼答道:“奴才刘金标,到这儿当差才一个多月。”

  “哦!”康熙笑道:“也难怪你不知道。这魏东亭是朕差他进宫干事的,走的急了没带执照也是有的。姑念初次,又是朕的侍卫,免于处分罢。”又对张万强道:“这人办事认真,赐黄金十两,待会儿你带他去领。”张万强忙道:“奴才遵旨!”这边守门禁兵听到圣旨,赶忙替魏东亭松绑,魏东亭顾不上说什么,上前跪下去低声道:“奴才谢恩。”老百姓们见康熙处置明快果断,齐声高呼“万岁!”

  康熙上了轿车正要掀帘进去,又止住道:“小魏子,侍候朕回宫——熊赐履,你到内务府领些钱来,今日见朕的百姓人人赐银二两。”说话间,车已摧动,一阵马蹄声响,轿车已驰进了西华门。

  进了皇宫,康熙从车中探身出来:“小魏子,还不敢快带兵去救伍先生!”

  魏东亭答应一声,点了内宫卫士一百人,扬鞭飞马,出了宫门,向山沽店驰去。出城不远,就见两人两骑,迎面而来。走到面前一看,却是胡宫山和郝老四。郝老四见魏东亭来到,滚鞍下马,伏地大哭:

  “大哥,你来得好!咱们一起杀贼去!”

  魏东亭见郝老四和胡宫山在一起,不免诧异,下马来搀起郝老四:“有话慢慢讲,店里头的情景究竟怎样?”

  听了郝老四哭诉,魏东亭才又转身对胡宫山长揖到地,说道:“小可们的事,有劳胡先生如此费心,感激万分。”

  胡宫山连忙还礼:“魏大人,围山沽店的兵丁有五百多人,你只带这一百人来难保取胜。我看不如这样……”胡宫山如此这般地说了一番,魏东亭想了一下说:“胡先生所说极是,就按你说的,咱们分头行动吧!”


  ------------------
  

126在线阅读网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建议我们 | 网站地图 | | 诗词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