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我的奋斗--希特勒自传

第十章旧帝国崩溃的征兆

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我的奋斗--希特勒自传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我的奋斗--希特勒自传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德意志国家的民族,受到了这个非常重大的创痛,正像患了头晕病症,他们的感觉和思想像是都丧失掉了。

  把过去的光荣和伟大来比一在的艰难和不幸,真像是隔了一世不堪回首!

  这无怪无论什么人都要炫惑于帝国的伟大,而不知道他的崩溃的徵兆已经发生了。

  这种征兆,已经显然的可以见到,不过,只有极少的人能够得到明确的教训。

  这种教训,在目前比了过去尤为必要。

  现在,多数的德国人民,他们仅从国内经济上的分困和其结果,去窥见德国的崩溃。因为凡属德国人差不多是个个人受到了影响的,所以个个人都知道了这种的大灾。但是,全国的人民,不知道这种崩溃和政治、文化、道德有着关系而已。

  一般民众的认识是这样,那也不要去说了;便是社会中的知识分子。他们也以德国的崩溃;就是“经济的灾害”为唯一的原固。

  而且以为要复兴德国,须在经济方面去着手,才对,这就是我国的直到现在所以不能找出挽救韵办法的重要原因。

  倘使我们能够知道德国崩溃的主要的原因,第一还是在道德和种族方面,而以济列是还在其次,这样那才可算明白目前的困苦原因,而且也能发现了救济的方法。我们的患难以及目前腐败的原因,这是由于欧战失利的缘故。

  这一点,便是最易为一般人所公认的。

  这种毫无意识的话,确信的固不乏其入,但是,明知他是不对的,而偏又故意这样来说的人,为数更其是多。这班人,便是庸集百仰赖政府来豢养的人。世界和平的宣传者不是这样的说吗?德国的战败,仅是破坏了“军国主义”,德国的人民且将庆祝其光荣的复兴呢。

  整个革命所用的口号,说革命固然使德国不能逐然得到话,不是你们这班敞世的小人所说的吗?

  把德国崩溃的原因完全推在军事的失败上面去,这是犹太人的无耻的特点。

  而卖国的总要关报,就是柏林的前进报(Vorwats),还说此际不允许德国民族揭旗凯旋!现在:我们是否可以认为是德国崩溃的原因?

  把战败当作德国崩溃的原因,我们可以用以下面那样的答复:

  自然欧战的失败,对于我国的命运,确实有着可怕的影响,然而,战入并不是原因,是各种原因的结果。

  这种生死存亡的斗争,到底不会有好结果,这是有知识的和怀善意的人士都十分明白的。

  然而。不幸有许多人碰到紧要关头而失掉了推理的能力,对于真理,必会得到加以驳斥和否认,而那些明白这真理的人又从而加以附和。

  这些人实在是我国崩溃的罪魁,而他们现在忽然把战败是崩溃的原因,这并非大谬。

  因为战败只是他们行动的结果,而不像他们现在所说的是由于“领袖不良。”要知道敌人并不是懦夫;他们也知道为国效死的。

  当战妆启的时候,敌方的人数就多过德国的军队,而且就专门的军队而论,他们是有全世界在做后盾。

  但是德国仍能和全世界对抗,苦战四年,而且常获胜利,这除了德国人的勇武和严密的组织之外,完全因为他有着良好的领袖,事实具在,不容抹杀的。

  德国军队的组织和指挥,实在是古今世界各国所不及的,而其失入的原因实在是因为人类抵抗力限制的缘故。这样的军队的崩溃,并不是我们现在的不幸的原因,而是别种罪恶的结果;这个结果,再会引起后来的崩溃,而且比较前些的崩溃更为厉害。

  民族的覆亡,事实上只是一次战败而没有其它的缘故吗?这问题现在可作下面的简单的解答。

  如果一个民族的军事的失败,是由于懒惰、怯懦及平庸——总之是该民族的卑劣无能,——那么,这个是常有的事实;不然,那军事的失败,反而足以激发起未来的伟大的复兴,这并不是民族覆亡的标记。

  历史上有着无数的实例。

  足以来证明此说是正确而不谬的。

  德国军事的失败,并非了于偶然,是古今因果报应的当然的惩罚,我们受着这个惩罚,还嫌其过轻呢!

  假使前线真的因为孤军无援而撤退了,民族的不幸,真的是上于军事的失利,那么,德国民族的失败,必定是另有一种精神在,他们对于战败后的一切痛苦,必定会得咬紧了牙齿跟来忍受的。

  对于敌人的侥幸获胜,必定会愤怒填应,德国人决不会有幸灾乐祸的事件发生;而且也不敢以怯懦和失败来向人矜夸,战士也不致招人揶揄,军旗也不致被人污辱,其是不致发生失去体面的事,遭受基国雷平顿上校(Colonel Repinston)讥诮“三个德国人中必定有一个卖国贼”了。

  军事崩溃的本身,实在是由于种种不健全的现象以及促成这种不健全的现象的人所造成的。

  他们在和干的时候已经流毒遍于全国,他们道德的败坏,自卫意志的薄弱,以及酝酿多年有害于民族和国本的种种议论来造成了这一个灾难,所以军事的失败,不过是第一种有形的恶果而已。

  犹太人阴险狡诈的全副精神和马克斯主义的斗争机关,把这种灾难的直接责任去加在卢登都封乐的身上,这是自然的,实在,卢登都夫预先知道了灾祸的来临,乃想用非常的意志和能力来使之转变,拯救民族于沉痛屈辱的时候。

  他们使他负起战败的责任,这是因为要夺去他从道德上从事辩白的武器,使唯一能揭发的卖国贼的人束手无策而已。

  这种事等于一种慢性的病已经到了成熟的时期,恰好能在大难中忽然被可怕的情形而把罅止了,这一点,我们可以看作是德国民族的大幸;不然民族将慢慢地趋近灭亡。好像入骨的痼疾,更难挽救了。

  幸而这灾难,至少是大多数人所共见的。

  人类对于瘟疫的克服,实在比肺痨为容易,这是因为瘟疫的来其势很凶,死亡枕藉,使人惊心动魄,而肺痨的来,其势和缓;瘟疫使人恐怖,而肺痨却使人疏忽。

  我们碰到了瘟疫就尽力来加以抗之,碰到了肺痨便用于缓的方法来加以遏阻,人类能够克服瘟疫的而反为肺痨所克服,便是为了这样缘故。

  政治团体的疾病也是如此的。

  在大战之前,有着长久的和平日子,某种的祸患,已经在这时期中发生,他的原因虽然没有人加以注意(除了少数的几种例外),但是,其成为祸患,那是已经认识了的。

  这里所说的例外,第一便是民族经济生活中的现象,因为这个使人感到切骨之痛,实在较其他方面的祸患为更甚。

  许多崩溃的征兆,能够激发的猛省的地方很多。

  大战以前,德国的人口激增,因而使主要食料的供给问题,在一切政治、经济行动上日就成为重要。

  但是,不幸他们以为这种严重的问题,可以依靠简便的方法,就能达到目的的,因此就不能用了坚决的心,迳自去获取一个正确的解决。

  德国放弃了扩张新领土的观念,而代之以经济侵略的妄想,因之使工业生产漫无限制而弊害百出。

  这最不幸的结果,第一便是促成农业阶级的衰颓。

  农业阶级愈是衰颓,那无产阶级的会集于都市者也愈是众多,终于使社会的均衡完全失掉了。

  现在已经使贫富悬殊更是显然了。

  富者和贫者,他们比邻而居,这势必要形成悲惨的结果的。

  人民既开始受着贫穷和大量失业的痛苦,所以接踵而至者,便是不平和怨恨。

  民族经济破坏而所生的不良现象,还有比这更坏的。

  因为商业宰制了全国,所以金钱也就变成了万能了,举国上下,个个人都成了拜金主义的奴隶,我纪败坏到了这样的地步。

  当时德国民族正在危急存亡的时候,丞所需要的,便是激发人民最壮烈的情绪,而突遭到这种变化,其祸更为厉害。

  依照事理来说德国应该依靠“经济上的和平工作”来维持其生存,而把武力作为后盾。

  不幸,现在对于金钱势力应极端反对的人,竟也默认了。

  尤其不幸的,便是德皇劝贵族也加入新金融资本界去。

  但是,德皇的此举,情有可原,因为毕士麦尚且不能觉察了这——个危险。

  事实上,这一件事使理想的美德居于金钱之后。所以此风一开,勇武的贵族,立刻能退居在财阀之后,这是十分明显的。

  在大战以前。德国的商业,因为发行股票而已经趋于国际化。

  一部分德国的工业,固会努力于防制这种危险,但是,终于还是牺牲在资本联合攻击之下,有密切关系的马克斯主义运动,也是为虎作伥的。

  反对德国“重工业”的持久战,这便是;国际化的发端。当时国际化正靠着马克斯主义的助力而力图实现,要想完成这项的,那么、在革命中马克斯主义是不得到胜利不成的。

  当我执笔写述这本书的时候,他们对于德国国有铁路的总攻吉正获得了胜利,这种铁路,就是落在国际资本家的手中了,因此,“国际”社会民主党,又达到了其他的一个主要目的。

  德国工业化的进行,得到成功的最好的确证,就是大战后,德国一位工商界要人发表的意见,说商业是使德国复兴的唯一的力量,这便是德国工业化成功的明证。

  史旦尼斯(Stinnes)的这句话引起了极大的纠纷;但是仍被采纳,而且在转瞬之间。

  便成为一切欺人者及空谈家的格言;自革命以来,毁坏德国的运动,便是这班冒牌的“政治家!”在战前,德国衰颓的唯一征兆,就是国人一天一天的精神委靡,作事不力。

  这是他人临事不能决断,遇事畏葸的结果。

  这种缺点,实在是由于教育制度的不良所致。

  德国的教育,在战前缺点极多。

  他的制度,仅注意于知识方面而忽略了实际能力的培植。

  对于人格的养成以及责任心的激励,更少注意;至于意志力的和果断力的培养,那就完全漠视了。

  所以,这种教育所养成的人才,大都不是强毅的壮士,而是懦怯的书蛀。

  战前,世人大都这样的看德国人,而我,德国人也因此而邀人推崇。

  德国人为的所以受人欢迎,这是因为他们是有用的人的缘故。

  然而,意志不坚,那就并不见重于人。

  他们脱离国藉,背弃祖国,所以比较他国有人民为容易,就是为了这个缘故。

  “有礼貌的人可以吉游世界,”这保存名谚,可说形容尽致了。

  这种柔顺的态度,是接近君主的唯——方式,然而引起的灾患匪浅。

  依照此种方式,人民只能唯唯诺诺,奉名唯谨。

  然而,要知道,自由人的尊严是最重要的,否则这种阿庚态度,终必要把帝国颠覆而后已。

  专门阿谀的人,他们可以安然于现状而毫不知耻,可是国中的优秀人士,就是所谓正人君子者,他们眼见着这种无意味的事态而受人拥护,势必然感到万分的厌恶。

  在他们看起来,历史是历史,真理是真理,决不容混为一谈的,就是讲到君主的事也是一样的。

  世界各国,要得到成为伟人的君主,这是不久容易碰到的。假始可怜的命运,能够使其免于暴君的虐政,那也就应该知足了。

  所以,群主观念的价值和意义,不能专赖于君主个人,除非借着上天的好意,恰好把皇冠加于基武的腓特力(Frederick)大帝和明哲的威廉一世(William I)和头上。

  不过这不是常有的事,数百年之中或许偶然有一次而已。

  君主政体的观念应该比较君主个人为重要,这观念的意义,应当是在专门用制度的本身来作为基础,使君主只为这种制度的奉行人而已。

  这种不良的错误的教育观念,还有一种结果,就是畏葸而不肯我担责任,因此对于解决重要问题的能力也就缺乏了,我所想到的例子很多,现在略瘵几个如下:

  新闻界常把报纸看作是国内一种伟大的势力。

  报纸的重要性,确是毫内务无疑问可疑,他的价值,也不是我们所能估计的,因为他的工作,确能延着继成人的教育。

  国家和民族最宜注意的,就是在使人民不要堕落入恶劣的、无知的或是怀有恶意的掌握中去。

  因此,国家的责任,胯监督人民的教育,并且防止其误入歧途,报纸的言论,国家尤应该加以注意因报纸对于人民的影响最大也最深刻的活动不限于一时而且含有继续的永久的性质,报纸的重要性,就是在能以一致而坚定的重复方法来施教。

  报纸上的官论,应该趋于一致的目的,这不被“出版自由”的谬说所惑,不因诱惑而疏忽了职员,以至不供给保持民族健康的养料,这是国家必须加以注意的。

  国家须以不屈不挠的决心来控制这种通俗教育上的工具。并且使春为国家和民族服务。

  在大战之前,那些所谓自由报章的行为,无非是葬送德国的民族和国家。

  我偿不必去提起那惯于造谣的马克斯派的报纸,因为他们把造谣认为是一件事,好像猫的不能不去捕鼠是一样的。

  他们唯一的目的,便是摧毁国家和人民的抵抗力,使他们成为国际资本及其主人——就是犹太人——的奴隶。

  这种毒害民族的行为,国家对之,也会充法去加以抵制吗?

  这是绝对没有的事:只有几次温和的警告,以及实在说不过去的重罪的罚令而已。

  在那个野外,报纸多被犹太人所操纵着,他们慢慢地使民族腐化,政府没有妥协的力,法去给予取缔,而且也没有取缔的决心;尤其厉害的,就是没有固定的目的。

  官吏的智力幼稚,不知道取缔的重要、方法的选择、以及定下一个明确的有计划。

  他们对于报纸所用的纠正方法很是拙劣;他们万一到了忍耐不住的时候,那也不过把新闻世界的败类加以几星期或是几个月的轻微的惩罚,但是,他们不会不知道根本剂除祸源的计划的。

  从那些不会受过完全教育的学识浅薄的读者看起来,法兰克福特报(Frankfuturter Zeittung)是一份最有价值的报纸;因为此报纸从来不会用过粗俗的盲辞,而且。也从来不会反对过暴力;他的言化,时常赞成,用“知识的武器”来斗争,这种论调。竟会获得那些最没有知识的人去赞同,那真是很可怪的。

  犹太入所创办的所谓知识阶级的报纸,他的用意是在迎合我国那些一知半解的知识阶级。

  法兰克福特报和柏林日报(Berliner Tageblatt)的论调,便是在反合这辈人的嗜好,而受其麻醉的也是这辈人。

  这种报纸,他们十分小心的力避粗野的言辞,用丁他种方法来祭毒读者的心志。

  他们用了美丽的甘言软语,使读者心神迷醉,深信的行为动机,是纯粹的知识和道德上的真理而不知道这种极狡猾的手段实在就是在偷窥人家攻击报纸的武器的一种奸计。

  作事不求彻底,就是内部的堕落的表现,内部—经堕落,那国家不过迟早必些也要随之而崩溃的。

  我相信,我们这一代人,如果能够受着良好的指导,走进了正路,那么,挽回这个危局,当然是十分容易的。

  现在的人已经有丁种种的经验,知道这种经验的意义,能使那些还不完全昏迷的人的精神振作起来。

  如果现在禁止那些报纸以控制犹太人,并且使这种教育工具转为国家所用。而不于旁落于外人和敌人的手中,那么犹太人势必会利用其报纸来大声狂吠了。

  但是,我深信这种累事,上我辈青年来处置,必定较我们的前辈容易。因为一枝三十生的米突的小小的爆炸的声音,常常会胜过了无数的犹太新闻界败类的呼号的声音,所以我们听他们去呼号好)了。

  我们应该对于教育的体系有着全部的计划,必须养成儿童在暇时专作益身作的事。

  在这一个时期中,儿童不得游荡在街上以信电影院中。

  日常的工作完结了,就应当去锻炼身体,俾投身走进社会的时候。不致怯懦而无能了。

  青年教育的任务,是在使他们预备投身于社会,并不是仅仅灌注了一些知识就算了。

  我们应该立刻去剂除那知体的锻炼系属私人的事一种观念,我们决不能不许任何人任意有贻害他的子孙(种族)。

  要防制精神堕落,须得和锻炼身体同时进行。

  现在我们一切的公众生活,好像是两性观念和诱惑的泉源。我们试看那电影、戏院以及其他的剧场所揭示的节目,我们便难于否认他不是正当的娱乐,而且尤其不是青年人正当的娱乐。

  一切的招贴和广告,都用着最鄙俗的方法去引起公众的注意。

  这种事件出生来的流弊极大,主是青年的心理明白的人大都能够知道的。

  人民的生产,不但为不为性欲所麻醉,而且还得要排除苟且畏葸的心理,凡是一切行为的目的和方法,必须以保持民族身心的健全为目的。

  个人的自由权,实在比较起来次于维持种族的义务。

  在艺术和文化的各方面,也都可以看到样不健全的状态。

  在许多的所谓“艺术场所,”他们大都毫不知耻的揭示着“只许成人入内参观”的警告(在一切新奇物展览室的前面也大都是如此的)不许青年去参观,这便是证实我们人部衰微的恶兆。

  在此种场所,理当首先作为培育青年的材料,不该供颓废的成人去娱乐的。

  然而此种场所,竟乃出此防卫青年入内的手段,说起来真是令人可叹!请问古今来大戏剧家对于这种警告和造成这种警告的原因,有什么话可说?我们试想席勒(Schiller)对此样的愤慨;哥德(Goethe)对此也不会忿然而起吗?

  但是,我们把席勒、哥德或是莎士比亚(Shqkespeare)来和德国的新诗人互相比较一下,究竟又当怎样呢?前者都是陈腐老朽而不合时宜的失物。

  因为在这时代的特征,那些新的艺术家不仅产生了些卑劣的作品而且还诬蔑了过去一切真正伟大的杰作。

  在大战之前,我民族文化上有一件十分痛心的事,就是我们对于艺术和一般文化上,不但是没有丝毫的创造力,而且心怀嫉恨,竟沾污并埋没了伟大的过去。

  在十九世纪末叶,德国人在艺术上——尤其在戏剧和文学上——的刨作,大都是卑劣不足道的,而对于已往的完盛时代,反而加以底毁,斥之为者朽陈腐,好像这现代的时代,似乎就可以把他们的劣点完全遮盖过去了的。

  我们再来研究一下战前的宗教情形,便可以知道一切大事大都趋于分崩碎裂的状况:

  甚至在这宗教的领域之中,多数人士,大都巳失去了他的坚强宏伟的信仰心。

  他们公然反对教会虽然不多,但是,漠视教会的实也不少。

  在亚洲和非洲,新旧两教都有着教会,以便引起教徒来对他们信仰(这种努力的结果,比较回教的进展,那就差得多了。

  然而,两教欧洲方面听失去的信徒,为数巳达数百万了。

  他们之中有的全然厌弃宗教的生活,有的是各行其是而已。从道德的立场上来对察。这实在是一种不良的结果。

  对于各种武断的教条的加以反对,情形日见剧烈,然而,倘使没有教条,那么实际上人类的宗教信仰,也橇无从发生。

  一国的民众,并不多是哲学家,但是,信仰便矗人生道博观念的唯一的基础。

  世人常想探求宗教的代替物代替宗教,可是也未能获得了良好的代替。

  要是宗教的教条和信仰,如果真的能支配民众的话,那这种信仰的绝对权威,宗教信仰的整个的基础。

  宗教有信条,就好像人们生活的有习惯,国家的有法律。

  没有习惯,那么少数的优秀分子,确是能够维持着他们的合理面良好的生活。

  但是,在其余的多数人便不能了。

  只有信条,才能去制服那无定而又争辩不已的见解,造成了宗教上必不可少的形式。

  否是,玄学的人生观(就是哲学的见解)永不会产生的所以,攻吉教会的倌条正像反对国家的法律;攻吉教会的信条,必然的流于无可挽救的宗教虚无主义,恰像反对国家的法律,必致使全国守全陷入无政府的状态中。

  一个政治家,必须评论宗教的价值,可是,一在在平衡,一面也当不守问宗教上固有的缺点,而应该顾到以及代替宗教之的东西有些什么特别的利益。

  如果在不会那一种代替物之前,毅然的把现存的宗教来加以破坏,这种人,不是愚人便是妄人。

  在大战之前德国人有很多不喜欢宗教的生活的,这一点。实在应该上所谓“基督教”党的滥用宗教来负责的。

  而且他们还厚着脸要把天主教和政党混而为一。

  这种不幸的惜误,恰好替议会中许多不良分子遣出了机会,在教会是反百受到损失的。

  然而,受到祸害的仍是整个的民族,因为这种情形的结果,只有使宗教生活一天散漫一天而这时候,也正万百事件,在开始废弃和变动,道德和行为上传统的原则,也就一步一步的在崩溃。

  如果我们民族组织上的袭痕,没有特别的事故,那危险还不致发生,倘使一朝而事变突起,那么,民族内部的团结,必定成为最重要的问题时,而这裂痕,也必酿成了祸乱。

  在政治方面,明眼人看出了种下的祸已经在萌动,而这种祸患,如果不去趁早消弥,那么帝国一切的外交内政,势必因之而崩攒瓦解T。

  在当时,许多爱国的人士,大都为这衰微的征兆而心中有所警惕,大都因为当时帝国政策的没有计划和主张而加非难。他们洞悉了帝国人部的衰微和空虚。然而,他们并非政界中人。

  官场中用了他们索来的莫不相关的态度,来忽社着像张伯伦(Houstan Stewart Chamberlain)一类人的直觉的天才。这班官僚,他们既愚昧得不能为自己打算,但又骄矜而不屑去从人。

  我们常常听到人家说国会制度,说是“从革命以来已早失入,”为实在是一种毫无思索的话。

  这种话极容易引起人家的误会来,以为一在的国会制度,已经不同于革命之前了。

  实在国会制度的结果,仅有破坏的效用而已,当时大多数的入,自顾戴上了眼罩,竟而一些东西也看不见或者是不想看见什么东西。

  德国的颠覆,国会制度在应该负”人部分的责任。

  我们不论从那一方面来看主是

  国会所做的事,没有一件不足半途百废的。帝国的联盟政策,是一种怯懦百不彻底的手段,他的用意在维持和平,但是结果不能避免了战争。

  对波兰的政策,也是一种不彻底的手段,他们人在激怒了波人,然而实际上对于自己是毫无补益的。

  结果,德国既不能获得胜利,又不能和波兰人恢复邦交;反而和俄罗斯结下了仇恨。

  亚尔萨斯和罗连(Alsace—Lorraine)问题的解决,也不是彻底的。因为既不能对狠毒的法国加以迎头痛击,使他一蹶不振,又不能以同等的权利去给亚尔萨人。

  这两条路他们都不去走,这就可以见到当时的人们,实在太无能为力了。

  因为主要的卖国贼,在当时不在各政党中占据着重要的位置,如比方像中央党(Centre arty)的韦泰(Wetterle)就是其中的一个。

  同时犹太人利用了马克斯主义以及民主党的报纸,和全世界作诋毁德国“军国主义”的宣传,谋着中伤德国,同时马克斯主义和民主党,又不肯设法充实德国的军德国的民族为着争取自由独立而遭到的失入。这原因实在是—k于平时的态度镇静,苟且犹豫,不急急地集合全力不捍卫祖国的缘故。君主制度对于人民有着一种不良的影响,那便是慢慢地使大多数的人迷信着政治是一种君主的独权,之事,用不到人民去过问的。

  如果政府是良好,或者还存有一些望治之心,这是强者差人意的。

  可是一个励精国治的旧政府,有一天被那不负责的新政府所取代之,那么消极的服从和幼稚的信仰便成为万恶的渊数了。

  但是,除去子上在的以及其他的缺点外,君主政体确也有着他本知的价值的。

  第一,君主制度能够使国家的领导权稳固,使国人所有的各机关,完全站在国家之下,那便可以免掉贪婪的政客的乘机捣乱;第二,君主制度具有本来的尊严和因此而产生的权威,在这种制度的下面,官员及军队的地位可以提高,但是,可以不受政党的影响。

  做君主的人,以一人而为一国的元首。他的肩头所负的责任,自比了国会中介然成立的多数党为更重了。

  德国的政治,所以被人素称纯洁的缘故,实在完全是由于这—点。

  最后,君主德国国民的文化,有着极多的贡献,而且还能够去掉一切的流弊。

  德国各邦的都会,向来是艺术情绪所陶冶的地方,这种情绪,在目下物持文明的时代,已经在慢慢地消灭了。

  在十九世纪,德国的君主,驿于艺术和科学的建树很多,一在比较起来,那真得差得多了。

  从事于其他职业的人,他们醉心于贪婪的唯物主义的时候,军队却以最高的理想和牺牲的精神来互相劝勉,主张民族统一,反对阶级分化。

  但是,军队的唯一的缺点。便是一年的志愿兵役的制度,因为这种制度,破坏了绝对平等的原则,使知识分子脱离了一般的军事团体;如果把这种制度反其道而行,那是必定有利的。

  德国的上流人士,他们自成一个阶级,他们和平民的隔阂一天深一天。

  如果所谓知识分子的人,能够参与在军队之中,那真是一件美事,可导师不如此,所以是一个缺点;但是,世界上的一切制度式问有那一种是毫无缺点的呢?况且,德国的军队,虽然有此弊病。但是,优点极多,所以这种小疵,比那一般人类的制度的缺点。那就不足说了。

  旧帝国军队的最大的功绩,便是在世人重多数而轻个人的时候,他们独能重个人而轻多数。

  他们对于盲目地崇拜多数的犹太人的民主思想加以反对,而信仰个人的人格,他们能够启示了我们对于以后的最急切的需要。

  在举国萎靡不振的时候,在军队的行伍中,独能每年造成出三十五万健儿来。

  他们经过了两年的服从的训练,把青年的柔弱的病态完全洗去而养成了强大健得像铜钱样的体笨重,有了经过两年的服从的青年,他们才知道了怎样发号施令。

  我们只要看看他们的步作,就可以知道他们是曾经受过了相当的训练的军人。

  军队是德国民族的训练学样。那些猜忌贪婪酌东西,他们要使国家没有实力,人民没有武器,因此大都集中怨恨于军队,这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旧帝国除了政府的军队之外,还有优良无比的官吏。德国政府的组织完善以及行政的优良,在世界上可以称为第一。

  虽然有人说德国的官吏,是乃极拘泥的官僚,然而,他国的官吏,非但优良不能超过了德国的官吏,而且还不及远甚呢!他国的官场,在组织上没有像德国的缜密,而且也没有清正良好的冒吏。比盲,人格卑污,知识浅陋,能力薄弱,既使其人明达而超时,那还不如抱泥而忠诚的为好。

  德国的官吏和行政机关的特色,就是在不受政府的变动的应9响:凡一切政府暂时的政见,并不能影响了德国政府官吏的地位。

  革命以后,这事已经有了根本改变,政府任用的官吏,不问其能力和资格,而以党掂的关系为根据;于是正直不阿的性格,不仅不是优点,而一反为一个大缺点。

  团体、军队和官吏,在此三件便是旧帝国所以强大的理由德国的政治,所以被人素称纯洁的缘故,实在完全是由于这—点。

  最后,君主德国国民的文化,有着极多的贡献,百且还能够去掉一切的流弊。

  德国各邦的都会,向来是艺术情绪所陶冶的地方,这种情绪。在目下物持文明的时代,已经在慢慢地消灭了。

  在十九世纪,德国的君主,驿于艺术和科学的建树很多,一在比较起来,那真得差得多了。

  从事于其他职业的人,他们醉心于贪婪的唯物主义的时候,军队却以最高的理想和牺牲的精神来互相劝勉,主张民族统一,反对阶级分化。

  但是,军队的唯一的缺点。便是一年的志愿兵役的制度,因为这种制度,破坏了绝对平等的原则,使知识分子脱离了一般的军事团体;如果把这种制度反其道而行,那是必定有利的。德国的上流人士,他们自成一个阶级,他们和平民的隔阂一天深兰天。

  如果所谓知识分子的人,能够参与在军队之中,那真是一件美事,可导师不如此,所以是一个缺点;但是,世界上的一切制度试问有那一种是毫无缺点的呢?况且,德国的军队,虽然有此弊病。但是,优点极多,所以这种小疵,比那一般人类的制度的缺点。那就不足说了。

  旧帝国军队的最大的功绩,便是在世人重多数而轻个人的时候,他们独能重个人而轻多数。

  他们对于盲目地崇拜多数的犹太人的民主思想加以反对,而信仰个人的人格,他们能够启示了我们对于以后的最急切的需要。

  在举国萎靡不振的时候,在军队的行伍中,独能每年造成出三十五万健儿来。

  他们经过了两年的服从的训练,把青年的柔弱的病态完全洗去而养成了强大健得像铜钱样的体笨重,有了经过两年的服从的青年,他们才知道了怎样发号施令。

  我们只要看看他们的步作,就可以知道他们是曾经受过了相当的训练的军人。

  军队是德国民族的训练学样。那些猜忌贪婪酌东西,他们要使国家没有实力,人民没有武器,因此大都集中怨恨于军队,这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旧帝国除了政府的军队之外,还有优良无比的官吏。

  德国政府的组织完善以及行政的优良,在世界上可以称为第一。

  虽然有人说德国的官吏,是乃极拘泥的官僚,然而,他国的官吏,非但优良不能超过了德国的官吏,而且还不及远甚呢!他国的官场,在组织上没有像德国的缜密,而且也没有清正良好的官吏。

  此言,人格卑污,知识浅陋,能力薄弱,既使其人明达而超时,那还不如抱泥而忠诚的为好

  德国的官吏和行政机关的特色,就是在不受政府的生动的9响:凡一切政府暂时的政见,并不能影响了德国政府官吏的地位。

  革命以后,这事已经有了根本改变,政府任用的官吏,不问其能力和资格,而以党派的关系为根据;于是正直不阿的性格,不仅不是优点,而一反为一个大缺点。

  团体、军队和官吏,在此三件便是旧帝国所以强大的理由了。

126在线阅读网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建议我们 | 网站地图 | | 诗词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