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吴三桂大传

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吴三桂大传

三、略定四川(2)

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吴三桂大传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吴三桂大传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永历已任命的将吏,还有未任命的川中明将,各拥兵“分地自守”,互相攻击,争城夺地,兵连祸结,把四川搞得一塌糊涂。《鹿樵纪闻·川中诸将》,卷中,166页。明宗室楚王后裔朱容藩是个“无赖,不齿于王府”,先混入明将左良玉军,复投入李自成余部农民军中,招摇撞骗,无法安身,便混入永历政权,骗得一官,掌宗人府事,仍不甘心,乃谋入四川,假称“楚王世子”,自封“天下兵马副元帅”,骗取川中部分将官信任,向全川发号施令。接着,改称他所居的忠州(忠县)为“大定府”,号府门为“承运门”,称所居室为“行宫”,按朝廷规制,设祭酒、科道、鸿胪寺等官,凡依附于他的将领,都封以侯、伯。他俨然成了蜀中之王。四川巡抚钱邦芑上疏永历帝,戳穿了他的骗局,要求派兵讨伐。《小腆纪传·钱邦芑传》,卷32,320页。永历派督师堵胤锡入川,当面斥责朱容藩无耻,命令他撤去非法名号。“川东文武始知容藩名号之伪,多解散者。”这时,督师吕大器来到涪州,“荡寇将军”李占春前来拜见。正巧,朱容藩令牌到,吕大器看到牌上所写朱容藩头衔,不禁失笑,说道:“除非是亲王、太子,谁敢称副元帅!有天子(永历)在,他何国可监?此人明明是反叛,你们受他的官,必不能免反叛的罪名!”李占春说:“我们讨伐叛逆,赎罪如何?”吕大器同意。李占春调集兵马,赶到朱容藩所居“天字城”(夔州临长江附近),朱容藩不堪一击,只身逃跑,藏在一草舍中,被当地百姓捉住,送交军前,当即处死。以上见《小腆纪传·朱容藩传》,卷9,112~113页。

  朱容藩制造的这场闹剧,自乱了永历朝政,引起四川混乱不堪。川中诸将互相攻杀,更使混乱的形势不可收拾。袁韬与李占春两将首先起衅。袁本是张献忠的部下,后降明王应熊部,授为副将,守顺庆。一次,他朝见朱容藩,因不懂礼节,朱大怒;永历朝兵部右侍郎、总督川北的李乾德,没有表示支持朱容藩,他记恨于心,就唆使投靠他的李占春袭击袁韬和李乾德。袁、李(乾德)合兵与李占春部屡次开战。川南总督杨乔然、巡按钱邦芑出面调解,双方矛盾暂时缓和。

  接着,袁韬、武大定与李占春;袁、武又跟杨展发生火拼。杨展据嘉定,领有川西南各州县之地,粮饷充足,财用丰裕。这时,袁韬与武大定奉李乾德之令守重庆。朱容藩命李占春袭击袁、武,遭到失败,阴谋没有得逞。“于是,诸镇治兵相攻矣。”《小腆纪传补遗·李占春传·于大海传》,卷2,772页。袁、武开始暗算杨展。因重庆兵多粮少,士卒饥饿不堪。李乾德派人说服杨展与袁、武合兵,以便解决粮饷的困难。杨展非常高兴,与他们约为兄弟,慷慨供给粮饷。杨展一向与李占春交好,引起袁、武不满。李乾德屡次建议杨展经营 西北,杨没有接受。李认为他有意怠慢自己,便鼓动袁、武除掉杨展。袁、武贪图杨展拥有的丰厚资财,便设计将杨展杀死,袭取了嘉定,据为己有。永历得到报告,严厉指责李乾德。袁、武两人瓜分杨展之财,李乾德毫无所得,十分悔恨。以上见《小腆纪传·李乾德传》,卷34。343~344页,《小腆纪传补遗·杨展传》,卷2,773~774页。参见《南疆逸史·杨展传》(下)卷51,399~400页。

  其后,王祥又攻击袁韬,密计擒李占春,李得脱。贵阳镇守将皮熊(勋?)攻王祥,再约诸镇合攻,大小十余战,相持不下。永历派人说和而罢兵……《小腆纪传补遗·王祥传》,卷2,775页。

  永历朝川中诸将拥兵自重,互相攻讨。“二三年来,操戈同室”《小腆纪传补遗·王祥传》,卷2,776页。,搞得四川“全省分崩离析,号令各擅”,连永历的命官,操巡抚四川之权的樊一蘅,所能号令的,仅叙州(宜宾地区)一府而已。《小腆纪传·樊一蘅传》,卷34,345页。

  川中诸将自相为乱,招致孙可望挥师重回四川。顺治七年(永历四年)九月,孙可望自云南回到贵州,得知杨展被害死的消息,欲乘机取蜀。他上疏,声讨袁韬、武大定、李乾德三人的罪行,以此为借口,派遣刘文秀、王自奇率师自云南分道入川。首先破遵义,王祥战败,自刎乌江之畔;遣副将卢名臣取重庆,自率大军渡金沙江,遇城攻取,于顺治八年(永历五年,1651年)十月,进攻嘉定,刘文秀与王自奇前后夹击,袁、武大败,被擒投降。李乾德不愿受辱,领全家投河自尽。《小腆纪传·李乾德传》,343~344页。刘文秀等夺取嘉定后。顺流东下。卢名臣一部,入涪州。在群猪寺口激战,李占春大败而逃,后降清。《鹿樵纪闻·川中诸将》,参见《小腆纪传补遗·李占春传》,卷2,772页。两书皆载李占春单骑走华山当了道士,误。《清世祖实录》,卷100,4页载:“(顺治)八年十一月内,荆州镇臣郑四维疏报:自巫夔来归于大海,李占春等,已经尔部(兵部)议覆……”,此记甚确。于大海在忠州。闻风丧胆,乘船逃跑,入湖南,降了清朝;据清官方报道:“于大海(李占春)等倾心向化,带部下将领共百余员,兵丁共四千有奇,家口人民共一万三千有奇,马匹、船只共八百有奇。”世祖以于大海等投诚功大,指示兵部要“破格优擢,酬其效顺诚悃”。《清世祖实录》,卷100。4~5页。至此,川中“诸将尽散,无敢应敌者”,谭宏、谭诣、谭文兄弟都投诚刘文秀。他留下白文选守嘉定、刘镇国守雅州,便还师云南。《小腆纪传·刘文秀传》,卷37,369页。《小腆纪年附考》,卷18,3页。

  自明末农民大起义、迄至刘文秀部取四川,各派政治军事势力对四川已是数进数出。开始是张献忠入川建国,接着是清兵第一次入川;大军撤出后,永历政权乘清兵单弱,复取四川,经过两年多的混战,刘文秀部第二次打回四川,然后才有吴三桂与李国翰大军再度略定四川,也是清兵的第二次入川。这期间,如加上清兵的小规模的入川战斗,就不止是两次入川了。吴三桂是在各派力量反复较量之后入川的,所以,他这次出征四川,对于清朝完成对四川的统一,进而实现向云贵胜利进军,确立它对全国的统一,都有重要意义。三桂在四川的胜败,不仅关系着西南广大地区的政治前途,也关系着清朝的统治能否稳定。

  吴三桂在四川的对手,既不是一群乌合之众,也不是南明永历政权及明遗臣的腐败军队,而是一个特别能战斗的强手。他们本是张献忠的部属,跟随张转战多年,有着严格的军事组织和纪律,具有丰富的实战经验。他们的将领,如孙可望、刘文秀等,无不能征惯战,剽悍而有谋略。显然,三桂面对这一强手,要想取得预期的胜利,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吴三桂与李国翰的部队驻在汉中。当他接受任命返回汉中时,大约已在十与十一月之交。而为出征做准备,已近年底。正赶上顺治九年(1652年)元旦佳节,按传统习俗,家人团聚,欢度节日。二月,在春天刚刚来临之际,吴三桂与李国翰率部自汉中发兵,分东西两路入川。《庭闻录》,卷2。

  汉中与四川仅一大山即大巴山相隔,山南即是四川,剑门乃入川咽喉之地,三桂部必经剑门而入。有一诗专记三桂自汉中出征四川的事:

  巴山千丈擘云根,

  节使征西入剑门。

  蜀相军营尤石壁,

  汉高原庙自江村。

  全家故国空从难,

  异姓真王独拜恩。吴梅村:《即事》。
126在线阅读网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建议我们 | 网站地图 | | 诗词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