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武警女将军

03
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武警女将军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武警女将军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15、父亲被强行押走

  杨俊生第一个被楼下的嘈杂声惊醒。披上衣服往楼下走,还没看清就被冲上来的军人扭住双肩,强制推下一楼大厅。父亲的秘书小张被军人押着,在挣扎着吼叫。
  “政变?”念头一闪,俊生先想到父亲:“爸……”刚喊出声,就被人用东西堵住了嘴,她拼命挣脱着,双臂被别在身后,疼得动弹不得。当时,杨成武正患病卧床。俊生的爷爷突然去世,奶奶病倒,连续的精神打击,杨成武的病更重了。安静的家如巨石投潭,“咚咚咚”的敲门声,弟妹的惊叫,大人的质问和“出来!”“不许动!”“下去下去!”的呵斥声,乱成一团。全家人被赶下楼,被荷枪实弹的军人逼在大厅一角。年迈病重的奶奶被他们抬下楼,平放在厅里的乒乓球桌上。
  母亲散乱着头发,厉声喝问:“为什么无缘无故闯进代总长的家!竟还如此粗暴!”大弟东胜、二弟东明护着母亲与对方交涉;姑姑护着奶奶。杨俊生把大妹东荣、小弟东成、小妹杨杨、堂弟东海揽在身边,让弟妹们转过脸,背着这场横祸。
  军人们面无表情,也不回答。门口出现了李作鹏、邱会作,带着几个全副武装的军人匆匆穿过大厅上了楼。俊生、东明随即想冲上去,“回去!”被几支枪顶住了。
  楼上传来父亲愤怒的声音:“……你们到底搞的什么名堂?开会?开什么会!不要搞欺骗!”“你们要有党性。如果连党性都没有,还要有人性,有良心!”
  粉碎“四人帮”后,邱会作在被审时交代说:“想起杨成武的那句话,至今我还心惊肉跳。”父亲出现在楼梯上。一身睡衣,两眼喷火,面如白纸,面孔被愤怒“烧”得让俊生认不出。他扶着楼梯,一步一顿往下走,放松语气:“志珍,孩子们,不用担心,不会有什么……”话没说完,他的视野中突然出现了躺在乒乓球桌上的77岁的老母。震惊、愤怒、痛苦、伤心……一齐涌上父亲的脸,他没想到对手竟如此残忍!浑身因过度克制而打着颤,像座滚滚岩浆即将喷发而出的火山。“我要同我母亲说几句话。”父亲说。一个紧贴着他的军人拦住了:“不行。”话还没落地,“去你的!”父亲一声吼叫,一个虎膀,那人被他抗出几米外,趔趄了几下几乎摔倒,众人皆惊。
  父亲看也不看,大步流星抢到奶奶身边,双手握住奶奶的手,眼圈儿红了:“您不用害怕,我没有问题,我相信党和毛主席!您要相信儿子!这事一定要搞清楚,一定会搞清楚!”父亲是出名的孝子,奶奶也是饱经风霜的将军之母。
  奶奶很镇定,说:“儿,不用担心我。娘什么都见过,都经历过,抗得住,相信你!把事处理好,快去快回!”扭头指向那些军人,“我儿从小跟着毛主席干革命,命都不要,杀的坏蛋比你们见的都多。”她喘了口气,“你们要敢动他一根毫毛,我死到阴间也找你们算账!找阎王爷讨个公道!……”老泪纵横的奶奶说不下去了。
  “快走!”不容再讲,军人们推着父亲往外走。“站住!”母亲一声喊,惊住众人的脚步,“难道让代总长穿着睡衣去开会吗?”说着,摘下一件绿色军大衣,递了过去——这时,父亲、母亲的目光碰在一起……“我永远忘不了刹那间那异乎寻常的目光。”杨俊生说,“在父亲赴朝作战时的天津火车站上,那目光就刻在我心底了。”那目光,包含着临别千言万语的嘱托、信任、慰藉、疼爱,蕴藏着彼此三十年戎马征战、风雨相随所熔就的忠诚、默契。“从感情上讲,我很景仰,甚至是‘欣赏’我爸爸妈妈。”杨俊生说。
  “快走!”“上车!”父亲的背影刚在门口消失,“爸爸——”俊生最小的两个弟妹哭喊着冲了出去!俊生拨开眼前的横枪,狂奔向门口,随后是东胜、东明、妈妈、姑姑……
  此别不知何日逢。俊生再也不能管住自己的感情……全家的悲伤如决堤的洪水,倾泻而出……“爸爸,一定要回来,我们等着你,我们等着你啊!”“爸爸,你一定要保重啊……”黑暗中,传来父亲坚定清晰的喊声:“坚强!你们一定要坚强!相信爸爸……毛主席了解我!党中央了解我……一定要坚强!”
  风,呜咽着,呼叫着,越刮越猛,翻卷着共和国沉睡的土地,撞击着漆黑如盖的夜空。
   
16、母亲的托付

  爸爸被押走,全家被拘禁:不准走动,不准说话,不准写字,不准联络外界,上厕所不许关门……全家被圈在大厅里,由卫兵监守。昔日的将军楼一夜之间变为囚笼,以往海阔天空般的自由现在只剩下思维的空间。沉闷和漫长的等待中,杨俊生努力思考着这场横祸,分析每个细节及相关线索,力图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尽管她还不知道“打倒杨、傅、余”口号已响彻全国,也不知道“杨、傅、余事件”及背后复杂深刻的背景,更不知道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阴谋,且出于中国最大的阴谋家们的黑手!
  最终了解这一切,是10年以后的事。“是不是吴法宪他们搞军事政变?”杨俊生想,“还是出了什么问题,值得军队如此大动干戈呢?”在杨俊生眼里,父亲是坚定的革命者、共和国的忠臣和真正的军人,他敢为国家和人民利益赴汤蹈火、无所畏惧,也是既严又亲的好父亲,他绝对做不出任何违背党和国家利益的事!
  “这么大的事,必须经过中央主要领导……他们知道这事儿吗?”
  毕竟受年龄所限,受阅历所限,“社会政治”这本“书”,其渊深和复杂是哈工大导弹专业课本所无法包容的,对刚出军校大门的一个女军人来讲,这些“书”尚厚些。杨俊生在人生旅途中,“读懂”这本“书”,尚需付出沉重的代价!
  想得头昏脑胀,趁守卫们不注意,她轻轻拽拽母亲的衣角,把许多的“?”写在自己焦虑的脸色里。一直闭目凝思的母亲明白女儿的心思,她向周围瞥了一眼,声音极小:“事情背后很复杂,一时拿不准,要做最坏的打算。你爸此去难返……你姐姐那天上班至今未回,一定出事儿了!我也可能被抓,甚至进秦城监狱。”杨俊生的脑子“嗡”地一声,一片空白,血涌全身……“不许说话!”守卫厉声的警告。隔了很长时间,妈妈又悄悄地说:“家里的事全靠你了,我若走了,你办好两件事……一是给你奶奶治病,照看好弟妹,一定坚持住!坚持就有希望……二是瞅机会找总理、叶帅、聂帅,弄清你爸的事,关在哪里,还有你姐……”“住嘴!你这个反革命老婆,想挨批了!”那个守卫瞪起牛眼。
  “记住:背后一定有人捣鬼!一定要坚持住!——不论到什么时候。”那夜,俊生失眠了。她从未经历过这种灾难,也从没有独自承受这么大的压力。但从母亲的谈话中,她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而且很严重……俊生了解刚强的母亲,不到万不得已的关头,她不会把事情可能的后果说透。
  赵志珍猜对了。第二天(3月25日)中午12点,随着一阵吵嚷声,一伙军人闯进大厅。全家还未反应过来,赵志珍就被押出了门。
  “妈妈,妈妈——”小弟小妹嘶哑的哭喊搅翻了俊生的心。“孩子们,坚强!一定要坚强!”母亲的声音远去了。俊生感到天塌了。视线里,老的老,小的小,病的病,从未感到过自己是如此的单薄和孱弱。“‘坚强’是个空洞概念,喊出来简单容易,”杨俊生说,“要真正做到‘坚强’,使空洞概念上升到现实行为上,要用苦和难、泪和血去填充……”
  俊生往乒乓球桌挪了几步,趴到奶奶蜡黄的脸前。奶奶闭着眼,姑姑在旁边低声抽泣。“奶奶,”俊生轻唤着,抹掉奶奶眼角的泪。奶奶慢慢睁开眼,看清是俊生,微微笑了,说:“相信你爸你妈,他们垮不掉,我了解他俩。你是我的好孙女。”讲到这,奶奶的眼睛亮了,盯着俊生,“你要顶住!要……”话没讲完,大门“哐啷”一声撞开了,十几个军人气势汹汹地闯进来。领头的又矮又胖,他向笔直站起来的看守打了个招呼,回头向众人布置:“首长交代:一是要细,不放过一点可疑的东西,哪怕一张纸,一封信。二是有重点,他与‘二月逆流’那帮老不死的,与‘华北山头’的傅崇碧、余立金、还有……现在,开始搜!”“是!”众人一个立正,向楼上冲去。霎时间,几天沉寂的空气被抢劫般的粗野搅翻。楼上楼下、每个房间都乱成一锅粥。“啪!”玻璃品摔碎的声音,“咣!”金属物落地的声音,“吱——”木家具被搬动的尖叫声,“噗!噗!”一摞摞书报的落地声……可爱的家,尘土飞扬,一片惨象……
   
17、险毒的审讯

  杨俊生的脑子在飞转,咀嚼着矮胖头目刚才的话:“‘二月逆流’老家伙……那是谭、叶、陈、李等伯伯,军界革命老前辈,罪名是反文化大革命,反中央文革小组;‘华北山头’,莫非指聂荣臻伯伯、徐向前伯伯?余立金、傅崇碧,那是空军和卫戍区的……涉及这么多重要人物,还抓人、抄家。”杨俊生感到事情越来越大,一个可怕的预感出现:“父亲的事儿,绝非一般问题,已成为社会上的大事!中央肯定知道了……”俊生的头“嗡”地一声,血又涌上来。
  “你是杨俊生?”矮胖子阴着脸,站在面前。“签上你的名字!”他递过几张纸,那是一份“反革命杨成武家没收物品清单”,上面罗列着信件、照片、笔记本、书籍、物品等若干项内容。
  “我不签。”俊生扔下笔,抱起膀子。“为什么不签!”对方目露凶光。“我父亲不是‘反革命’!”俊生把清单扔了过去,矮胖子拿起来一看标题,明白了。他把清单又扔回来:“你爹是地地道道的反革命。快签!”俊生上了“犟”劲儿:“我父亲是老革命!不是反革命!他干革命时,你在哪儿!……把我抓起来也没用!这个字,我决不签!”一串连珠炮般的抢白,矮胖子目瞪口呆,嘴张了几张没说出话。转头对身边的人说:“把那三个字划掉,让她签!”又转过头,狞笑着,“杨俊生!你别这么猖狂,有你们一家反革命好看的……哼!”
  抄家的人走了,留下一片狼藉,大厅又陷入更压抑的寂静,到处弥漫着一种刺鼻的霉味……惨淡的夕阳射进屋里,映衬出一家老小疲惫弯曲的背影和失神的目光。俊生闭着眼睛,太阳穴疼得像被一根无形的钢针穿透……这场横祸的轮廓越来越清楚。父亲、母亲被戴上“反革命”帽子被“打倒”,难说何时结束。她仿佛看到人山人海的批判大会上,父母胸前挂着大牌子,在激奋的红卫兵的口号、呵斥、谩骂下,被迫低着高贵的头颅……想到这里,心里一阵刀绞般的难受。
  “父母被诬为‘反革命’,我们将很困难。”俊生想,“母亲预测的事可能会发生……不行!得赶快准备好,挑起全家大梁。”趁着晚饭的忙乱,俊生把大弟东胜、二弟东明叫到跟前,把母亲的嘱咐和自己的想法简单交了个底,最后嘱咐:“东胜、东明,我们是大人了。父母不在有我们!我们在,家就在!……如果我被抓起来,你俩一定替我办好那三件事。”“放心吧,姐。”两个弟弟坚定地点点头,“我们不会给爸妈丢脸的。”
  第二天,刚过中午,家里又闯进七八个从未见过的军人,他们把杨成武夫妇的卧室整理成“审讯室”。先把俊生推了进去,主审的是个大高个,满脸络腮胡子,他问:“杨俊生,你知道杨成武犯的罪吗?”“我父亲没罪。”俊生说,“他是真正的革命者。”“不要再装了——”“啪!”他猛地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呼地站起来,双眉倒竖,大吼道,“现在告诉你,杨成武是勾结‘二月逆流’黑干将,搞山头主义,企图篡夺军权!他策划冲击钓鱼台,整江青同志的黑材料!他的问题相当严重!你若包庇他,就是同伙,就是反革命!要三思而行。”杨俊生从未遇过如此场面,一时愣住了。她镇静了一下,回答:“既然你们已定了罪,你们宣判好了,还找我干什么?。”
  “俊生同志,”大胡子旁边那个人关心地说,“组织上是信任你的,只要与杨成武划清了界限,交代了问题,就什么事都没了。”“父亲临走交代的话是相信党和毛主席。”“啪!”大胡子不耐烦了,“告诉你杨俊生,杨成武都交代了!这是考验你……”听到这话,俊生心想:“一定是从父母嘴里搞不出东西,转身偷跑到这里诈唬儿女,诱骗孩子……一群无耻的骗子,阴险毒辣!”
  大弟东胜,第二个被“提审”时,竟和那个“主审官”“吵”起来了!硬要对方拿出所谓的“反革命”证据,否则就不交代。二弟东明受“审”时,对策是任凭你问天问地,回答只有三个字:“不知道。”这帮人什么也没“捞”到,气极败坏地溜出了大门。俊生激动地抱住了两个弟弟,眼泪直在眼睛里打转。
   
18、开始囚禁生活

  西伯利亚巨大的冷空气再次南下!移过蒙古千里戈壁草原,掠过黑龙江、东北平原,扑向华北,袭击京城……也裹住了后海南沿的这幢小楼。3月29日夜,十几个军人挟着室外的冷气突然闯进大厅,命令:“快收拾一下,马上跟我们走!”“先说清楚去哪里。”杨俊生不让步。“不知道!快走快走!”“不行!我奶奶有病,还有……”来人不由分说,一把将她推出了门。
  忙乱中,几个弟妹还没找全衣服就被赶出门外,推上了汽车,直奔西郊机场而去。西郊机场空旷冷漠,无遮无挡,寒风肆虐。一家老小被强迫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不能走动。薄薄的几层布衣挡不住透骨的寒流,弟妹冻得直发抖,话说不成句;可怜的奶奶冻得脸发青……俊生赶紧把大家搂成一堆,奶奶和小弟妹坐在中央,她和大弟、二弟、姑姑坐在周边。
  “吱——”一辆吉普车停在不远处,下来几个人。“妈妈——”一声尖叫,小妹杨杨跌跌撞撞地向前跑去。一个单薄、熟悉的身影踉踉跄跄地向这边跑来:“孩子,孩子们啊……我的好孩子……”“妈妈?”俊生惊呆了!眼前金星迸飞,天旋地转,一下跪在地上,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喊从心底喷出:“妈妈呀——”全家抱在一起,哭成一团。那哭声,惊天地,泣鬼神,挡住了刺骨的狂风,融热了冰硬的大地……
  赵志珍默默地抱着亲人们。这时,她好像觉得婆母的双手在颤抖,急忙转过脸,看到婆母渴望的双眼泪水涟涟,嘴唇嚅动着,却说不出话来。一日如三秋,4天没见,俊生发现母亲老了许多,清瘦、憔悴,眼角一块青紫,面颊几道伤痕……直到后来,俊生才知道母亲这几天的经历。
  母亲被强行押到某军事机关一间地下室。一群三军造反派,采取车轮战术,连续4天对母亲进行攻击诬陷,有时还搞“喷气式”、打耳光,但是母亲始终咬定:杨成武没有罪!直到来西郊机场前,受尽折磨的母亲已是心力憔悴,头脑麻木,心中只剩下了一丝希望,就是能见一见丈夫、老母和孩子们。她担心病中的丈夫经不起折磨,怕病重的老母经不起打击,更怕无助的孩子们身心受摧残,也担心俊生能不能支撑住这个破碎的家……经过与母亲交谈,俊生印证了这两天自己的某些判断,而且从母亲口中得知,父亲的事已成为震动全国的“杨、傅、余事件”。
  “俊生,作好准备,”母亲凝望着夜空,“准备和你父亲、我、你姐——我们全家,打一场也许更艰难残酷的‘抗日战争’……”“起来、起来!上飞机。”军人开始吆喝。“我丈夫不来我不走。”母亲回答。“我姐姐不来我也不走。”俊生回答,但上来几个人,不由分说架起她们的胳膊,拖向一架老式的苏制伊尔飞机前。
  俊生和母亲这时还不知道,杨成武和杨毅生已不在北京。在“3·22”当夜,就从俊生脚下这个机场起飞,杨成武被秘密押送武汉囚禁。在24小时前,也从这个机场起飞,杨毅生被秘密押送成都囚禁。此时此刻,杨家的孤儿寡母,也将从这里起飞,被押送外地,秘密囚禁。同一个机场,并非偶然巧合,因为,这里——西郊机场边上的一排神秘的平房,就是“杨、傅、余事件”的主谋——林彪集团的一个巢穴。
  从这里开始,杨成武将军一家,开始了长达近7年之久的囚禁流难生活。也从这里开始,杨俊生被迫击碎了为之奋斗7年、本应瑰丽的“导弹梦”,面对沉沉黑夜,她踏上了一段最坎坷艰难的生命旅程。
  “嘭”!舱门在俊生和母亲身后刚关闭,飞机就滑上跑道。这一家老小10口人,随着这架飞机被抛上夜空。舱内四周坐满了虎视眈眈的武装军人,没人说话,也没人答话。俊生偷偷看看窗外,什么也看不见,飞机载着这一家人的命运,不知飞向何方……约过了一小时,驾驶员报告“准备着陆”时,俊生才知已到郑州机场。下了飞机,一家人立即被赶上一辆囚车。一阵颠簸后,又被关进一个四壁皆空的屋子。次日午夜时分,全家人被赶上一辆囚车,东方发白时,俊生发现已抵达洛阳龙门。因为,她早从书本上知悉“龙门石窟”。
   
19、又见到了父亲

  洛阳,位于黄河支流洛水之北。古称:山南、水北为“阳”,洛阳由此得名。洛阳城南,伊水渐近洛城,两岸峭壁屹立,仿佛一座石门,此处便称龙门。北魏定都洛阳,开始在两岸峭壁上雕凿佛像。此后九代王朝,不断扩建,一直延续到唐朝女皇武则天。而今的龙门石窟,作为中国九朝古都的文化胜地,早已驰名中外,常年游人如织,万人景仰。龙门石窟对面有座山,称香山。在半山腰若隐若现的密林中,有一香山寺,此寺与石窟遥遥相望,不远处葬有唐朝一代大诗人白居易,堪称文化、风水两兼之宝地,因“文化大革命”破“四旧”甚烈,寺中道姑皆还俗返乡,成为空寺。寺院内幽深处,有一座青砖二层小楼,这就是事先策划秘密关押俊生和母亲等一家老小的“监狱”。
  对外称之为“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在人妖颠倒、文明扫地的年代,选择此隐秘之处关押重要政治犯,确也别出心裁、用心良苦。“监狱”就设在小砖楼第二层的殿堂内,二层的殿堂事先已被改造,从东到西一堵高墙把殿堂分割为南北两大块。南块几间供看守使用,北块三间为囚室,小砖楼的一层住着所谓“专案组”。杨俊生等十口人踏着木栈梯上了二层,“嘎吱——”随庙堂沉重的大木门推开,一股冷气扑面而来,俊生一哆嗦。囚室年久失修,石板砌地,墙壁未剥落处覆盖霉斑,三间囚室共两个北向窗孔,终年不见阳光,阴森可怖。窗外古树参天蔽日,俊生与全家环顾囚室,“就住在这里?”一种凄凉孤寂压得人透不过气来。“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就是很优待了!还想要个高楼大厦吗?别忘了,你们全是‘犯人’!”背后传来专案组的人的呵斥。
  “到这兔子不拉屎的鬼地方陪你们,倒了八辈子霉!”看守们一脸的难看。俊生回头“剜”了他们一眼,被母亲拉了一下:“别理他们,只是些小喽罗,犯不上。”母亲小声说。还没等喘口气,看守就传来“狱规”:“不准……不许……”
  一家人算是住下了,最大的心事也摆在了眼前:在这里要关多久?父亲、姐姐现在怎么样?会不会出什么问题?事态下一步会怎样发展?全家终日沉闷着,谁都不忍“戳”开这个沉重的话题。5月27日晨,醒来不久的杨俊生听见有人踩着木栈梯往楼上走。“嘭吱”、“嘭吱”……她心一动,接着狂跳起来——“那是爸爸!”转身跑到门前——一个高大熟悉的身影、久别的面庞出现了!“爸爸——”一声惊叫,全家皆惊。“站住!不许跨出门!”守卫冰冷的声音阻住了她的脚步,她扶住门框,两腿发软,眼前一片白雾……
  这时,她耳边响起一片炸雷般的呼叫……待缓过神来,她见父亲跪在奶奶眼前,搂着奶奶,泪洗满面:“娘,儿……对不起您,跟儿受……这么大的……罪啊!”奶奶双手抱着父亲蓬乱的头,仰面向天,眼角滴泪:“这不怨你,成武啊……恶人当道,祸及几代呀,这世道,到底是怎么了……”门外拥着几个看守,脸上露出同情,有一个看不下去转身走了,他们原本是想瞧瞧著名战将、代总参谋长、又是“囚犯”的杨成武究竟是啥样儿的。
  那晚,俊生偎着父亲,与母亲一起听父亲讲这些日子他的行踪。“3.22”之夜被抓走后,他被车载到人民大会堂的新疆厅“开会”。会上,林彪宣布了中央决定:杨成武搞晋察冀山头主义,勾结余立金、傅崇碧想夺军权,撤消代总参谋长一职,黄永胜当总长,等等。江青跳了起来:“杨成武,你胆大包天,敢整我的黑材料!”随后,“你的黑后台是聂、叶、陈、谭”、“三次命令傅崇碧冲击中央文革小组驻地钓鱼台”、“反革命野心家、阴谋家”等帽子、棍子全上来了,根本不让杨成武说话。末了,周恩来传达了毛主席电话指示:“不要揪斗杨成武,杨成武有病,要他去休息。有错误可以检查。”散会后,周恩来告诉他:“你的问题,是林副主席检举的,会搞清楚的。”
  “至此,事情已经很明白了。”父亲说。听到这儿,俊生的心沉了一下。
126在线阅读网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建议我们 | 网站地图 | | 诗词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