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麦克阿瑟

第六章大难临头
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麦克阿瑟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麦克阿瑟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海军蒙难珍珠港,远东空军也遭殃;
  亚洲舰队望风逃,守岛部队难抵抗。

  1941年12月7日(夏成夷时间)清晨,美国太平洋舰队的86艘舰艇安静地停泊在瓦胡岛珍珠港海军基地,这里曾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坚固的堡垒",日本人吃了豹子胆也不敢来攻击的地方。这天正逢星期天,除了值班人员外,闹腾了一夜的官兵们或是还在梦乡之中,或是刚刚醒来,懒洋洋地洗漱刮脸,准备像往常一样到某个地方去开开心。

  6时整,日本特混舰队执行第一攻击波任务的183架飞机开始起飞,它们先是在战舰上空盘旋,组织编队,然后爬出云层,伴着绚丽的朝霞向南飞去。

  7时零2分,设在瓦胡岛北端岬角上的一个美军机动雷达站,发现有大批飞机正从北面飞来。他们立即向驻岛部队司令部报告,但值班军官却认为那是从美国飞来的己方飞机,让他们"别担心这件事"。

  7时49分,渊田海军中校向所有飞行员发出攻击信号,随后命令报务员向总部发出"托拉!托拉!托拉!——虎!虎!虎!",告知奇袭成功。当机要员把这一信息报告山本海军上将时,他不动声色地继续和他的参谋长下棋。

  7时56分,日机开始俯冲,一枚枚炸弹、鱼雷投向整齐排列在机场上的飞机和悠然停泊在港湾的军舰,像是在进行预先协同好了的演习一样得心应手。

  8时10分,太平洋舰队司令金梅尔海军上将向华盛顿发出一份电报:"珍珠港遭空袭,这不是演习。"海军部长诺克斯收到电报后大惊失色:"这不会是真的,这一定指的是菲律宾。"他马上给罗斯福总统挂电话。此时,罗斯福正坐在椅子上吃苹果,他接完电话脸色立刻沉了下来,在椅子上一动不动足足伤了18分钟!

  整个攻击持续约两个小时,日军以损失29架飞机、5艘小型潜艇的微小代价,击毁击伤港内的全部8艘战列舰及其他10艘主要舰只。炸毁美机188架,毙伤美军近3500人。

  9时40分(马尼拉时间8日凌晨3时40分),袭击接近尾声时,陆军部作战计划处处长伦纳德·杰罗将军打电话给刚刚起床的麦克阿瑟将军,告知他珍珠港已遭袭击,但未讲损失情况。麦克阿瑟听后惊讶地叫道:"珍珠港?!它应当是我们最强大的据点!"杰罗接着对他说:"如果你那里在不久的将来遭到进攻,那是不会出人意料的。"麦克阿瑟回答道:"告诉乔治①不用担心,这里没有问题。"他哪里知道,太平洋舰队已经完蛋了,他的防守菲律宾的计划是注定要破产的。
  ①指美国陆军参谋长乔治·马歇尔将军。——编者

  放下电话后,麦克阿瑟匆匆穿上衣服,叫来他的卡迪拉克牌轿车,赶往设在维多利亚大街1号他的司令部。这是一座建在老城墙上的建筑物,外表平淡无奇,里面却设计巧妙,房间互通。麦克阿瑟的办公室宽敞明亮,室内摆设典雅别致,有古书古画和嵌花家俱,屋中央立着一副漂亮的中国式屏风,往里是一张十分讲究的大写字台。

  其实,麦克阿瑟此时不相信日本人会很快进攻菲律宾。他根本看不起"日本鬼子"。那些日本兵,绑腿不整,军衣肥大,裤管宽松,罗圈腿短得可笑。在他末得知珍珠港事件真相之前,一直以为日本人在那里一定遭到了严重挫折。这种错觉使他丧失了正确的判断力,他相信,几乎肯定受挫的日本人是不可能很快在西太平洋这样广大的地区内同时动手的。"菲律宾仍将保持中立,不会受到日本人的攻击。"这种判断使他在开战的最初几小时里对日本人的袭击危险缺乏足够的警惕性,因此疏于戒备,甚至做出失策的决定。他在对杰罗将军说"这里没问题"时,一方面说明他已有所准备,但另一方面也反映了他致命的麻痹轻敌思想。当麦克阿瑟在4点左右来到办公室时,他的助手们已经在那里等他了。他们显然有些束手无策,对情势没有做出准确的估计,也未做出什么积极的决定,只是等待着。

  5点钟,远东空军司令布里尔顿将军在命令他的飞行员进入戒备状态后,从他的设在尼尔森机场的司令部来到麦克阿瑟的办公室。布里尔顿在11月初来到菲律宾后,即着手动员部队,修建机场及其辅助设施,准备接纳从国内增派来的大批飞机。当时,可以起降B-17轰炸机的机场只有两个,一个是位于马尼拉西北50英里处的克拉克机场,另一个是远在棉兰老岛上的德尔蒙特机场。鉴于克拉克机场位于驻在台湾的日本轰炸机攻击范围之内,且用以保卫机场的雷达(全岛只有一个雷达站,两部雷达)和防空武器很少,因此,他在11月21日曾建议将35架B一17轰炸机转移到在日机攻击范围之外的德尔蒙特机场,并得到麦克阿瑟的批准。但布里尔顿在执行这项命令时,考虑到近日内将有另一批B一17轰炸机到达,他打算让这些飞机直接前往德尔蒙特机场,而那里又容不下很多飞机,因此他只将停在克拉克机场的B一17轰炸机的一半(17架)转移到德尔蒙特。

  当布里尔顿得知日军已先发制人袭击了珍珠港后,他立刻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即出动留在克拉克机场的18架B一17轰炸机去袭击台湾。他一到达维多利亚大街1号,就把这想法告诉了麦克阿瑟的参谋长萨瑟兰将军,但后者未征询麦克阿瑟的意见,即擅自拒绝批准此类显然属于主动出击性质的行动,因为陆军参谋部在11月27日的战争警报中明确指示:不要先对日本人动手。可这一指示到12月8日早晨实际上已失去了意义,因为日本人已经先动手了。萨瑟兰给布里尔顿下达的命令只是要他准备3架轰炸机执行照相侦察任务,以搜寻日军舰只的位置,而对那其余的15架轰炸机如何处置,却只字未提。他们俩都未想到要把这些飞机转移到安全地方去,而仍让它们像活靶子一样停在克拉克机场。现在看来,假如布里尔顿袭击台湾的建议被批准的话,是很有可能打乱日本人的入侵时间表的,因为那天上午台湾的气候十分恶劣,停在那里的400架飞机无法按原计划(与袭击珍珠港同时)起飞。高桥伊望海军中将深恐美国轰炸机从菲律宾前来攻击,但幸运的是,空袭始终没有发生。

  关于布里尔顿的建议之被否决,日后成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最有争议的问题之一。麦克阿瑟后来回忆说,他对那天早上布里尔顿轰炸台湾的建议一无所知,"我是在几个月后的一则新闻电讯中第一次知道这件事的,向参谋长提出的这样一个建议肯定是很不明确、很不成熟的,因为在司令部里没有关于它的任何记录。这个建议,假如认真对待的话,当然应该向我本人提出,而布里尔顿没有在任何时候向我谈起过这件事。"这一点是否可信值得怀疑,因为陆军的档案清楚地表明他是知道这件事的。麦克阿瑟向来有不承认错误的习惯,这一次是否也是这种情况?但即使他当时知道这一建议,似乎也会作出与萨瑟兰同样的决定,因为在他看来,"用我们没有战斗机掩护(P一40-战斗机的航程达不到台湾)的小小轰炸机编队去袭击重型飞机集中的台湾,那无异于自杀。"

  7时15分。美国陆军航空兵司令亨利·阿诺德将军从华盛顿打电话给布里尔顿,告诉他绝不能使停在机场上的轰炸、机重蹈珍珠港的覆辙。但布里尔顿似乎也得了一种麻痹症,他在第二次提出袭击台湾的建议被萨瑟兰拒绝后,也未考虑要把克拉克机场上剩下的轰炸机转移到德尔蒙特去。他还在指望麦克阿瑟最终将批准他的计划,那样的话,若把飞机转移到德尔蒙特,然后再调回来,岂不费二遍事?或许这些飞机马上就要被派上用场呢!

  9点钟,设在马尼拉北面85英里处伊巴机场的一部雷达发现一批不明国籍的飞机正朝吕宋岛飞来。接到报告后,布里尔顿立即紧急出动他的36架P一40战斗机准备拦截,并命令克拉克机场上的轰炸机升空以免遭袭击,但日本轰炸机只对吕宋岛北部进行了小规模的轰炸,然后即离去。美战斗机未与日机遭遇,空手返回基地,而轰炸机仍在空中盲目地盘旋。

  空袭的消息促使布里尔顿再次向萨瑟兰请求对台湾进行攻击,他指出日本人现在已经"公开行动"了,是动手的时候了,同时要求萨瑟兰准许仍在空中盘旋的轰炸机返回地面,以便加油和重新装弹。他还警告说:"如果克拉克机场遭到袭击,我们就不能再使用它了。"但他的攻击要求再次遭到拒绝。萨瑟兰只允许他派3架飞机到北面进行一次空中侦察。布里尔顿同意这一行动,但坚持说,如果执行侦察任务的飞机回不来,他打算下午即采取行动,并准备晚上把德尔蒙特机场的轰炸机也调过来,于次日晨对台湾发动第二次攻击。不久,麦克阿瑟本人给布里尔顿打来电话说,如果侦察机确定了目标,同意当天下午晚些时候进行袭击。但这一决定做得太晚了,此时日本海军第11航空舰队的192架飞机正在向吕宋岛飞来。

  11点前后,在空中盘旋的B一17轰炸机陆续返回克拉克机场,3架准备执行侦察任务的飞机装上了照相设备,其余15架装上了炸弹。在忙碌了一阵之后,飞行员们大都下班吃午饭去了,飞机则停在地面上。这是一系列错误中的最后一个大错误,它使此刻的吕宋岛出现了一个短暂的类似珍珠港那样的警戒间隙,只不过一个在清晨,一个在正午。

  12点刚过,伊巴机场的雷达操作员发现了入侵的日本飞机,他用电传打字机向克拉克机场报告,但收报员和飞行员一块吃午饭去了。最后,一名执班上尉接到伊巴机场打来的紧急电话,但为时已晚。大批日机呼啸而来,机关炮喷着火舌,炸弹倾泻而下。

  整个袭击持续了约一个小时,使美国远东空军受到了致命打击。日本人在未遇抵抗的情况下摧毁了停在克拉克机场的全部18架轰炸机和伊巴机场72架战斗机中的55架,几乎消灭了麦克阿瑟赖以防守菲律宾的空中力量,从而赢得了入侵菲律宾的制空权。在接下来的一周里,美军战斗机几乎消耗殆尽,麦克阿瑟不得不命令布里尔顿将剩下的轰炸机全部转移到澳大利亚。到12月25日,即麦克阿瑟下令退守巴丹的第二天,布里尔顿带着他的最后4架战斗机离开了菲律宾。

  还在日机对克拉克机场和伊巴机场进行袭击的时候,阿诺德将军即从华盛顿给布里尔顿打来电话。他非常激动,狠狠地斥责道:"真是活见鬼,像你这样一位有经验的空军指挥官怎么在那么多的警报之后还被炸得个措手不及呢?!"接完电话后,布里尔顿立即向麦克阿瑟作了汇报,要求帮他说明事实。麦克阿瑟十分愤怒,他让布里尔顿回去继续战斗,不要把这事放在心上。然后他给阿诺德拍了一份电报,为布里尔顿将军辩护道:

  远东航空队在有限的工具和时间内,采取了各种可能的预防措施。他们的损失纯属占压倒优势的敌军所致……没有一项损失能归咎于他们本身的疏忽大意。他们从尚未扩建的机场起飞,在各方面都很不完善的条件下与敌人战斗,致使他们陷于最困难的境地;与他们相比,敌人在各方面都有充分的准备。你应该为他们的行动感到骄傲。

  1943年,当对布里尔顿的批评重新尖锐地提出时,麦克阿瑟再次站出来为他辩护:"布里尔顿在菲律宾仅有一支象征性的部队,除教练机和破旧不堪的飞机外,只有35架轰炸机和72架战斗机。由于缺乏机场,给他造成了极大的困难……我们有许多飞机是在着陆加油或进行必要的保养时被摧毁在地面上的,但都不是疏忽大意所致。"对布里尔顿的批评之所以引起麦克阿瑟的强烈注意和极力反驳,这或许有他作为上司而为部属庇护的一面,但更重要的因素恐怕是担心对布里尔顿的批评最终将牵扯到他本人。很显然,如果真追究起责任的话,麦克阿瑟恐怕是推脱不掉的。空军是他那天上午所能掌握和使用的唯一力量,但他竞没有同他的空军司令很快取得联系,以便制订妥善保护那些轰炸机的方案,而是授权他的参谋长去过问空军的事情,这显然是严重的失职。好在他于日本人紧接着所发动的进攻当中,较出色地领导了抗战,使他成为那里的一个不可替代的人物,致使国会没有像调查珍珠港事件那样去调查菲律宾的惨败。否则的话,他很可能会像金梅尔和肖特一样,早就被当作替罪羊而永远销声匿迹了。

  固然,造成这一灾难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有麦克阿瑟所讲的理由,有主要指挥官的失职(包括萨瑟兰和布里尔顿),有疏忽大意,还有日本人的运气。那天上午9点曾袭击吕宋岛北部地区的日军飞机,是驻在台湾南部基地上的陆军航空兵。而按计划,日军在台湾中部基地的海军飞机本应与陆军飞机同时进攻,但因浓云密布而不得不推迟了起飞时间。结果才恰恰赶在正午过后美军疏于戒备之机,打了麦克阿瑟一个措手不及。否则的话,远东空军也不致于败得那么惨。

  几乎在空袭珍珠港和菲律宾的同时,日军登陆部队兵分数路,向泰国、马来亚、新加坡、香港、关岛、威克岛等地大举进攻。太平洋战争全面爆发。

  12月8日(华盛顿时间)正午时分,罗斯福总统在他的儿子、海军上尉詹姆斯的搀扶下走进国会大厅。他腿上绑着钢架走上讲台,发表了历史性的讲话:

  "昨天,1941年12月7日——必须永远记住这个耻辱的日子——美利坚合众国遭到日本帝国海空军突然的蓄意进攻。"

  "敌对行动已经存在。无庸讳言,我国人民、我国领土、我国利益,都处于严重的危险之中。"他接着说,"信赖我们的武装部队,依靠我国人民的坚定决心,我们必将取得最后的胜利。"

  最后,他要求国会宣布:"自 l941年12月7日星期天,日本发动无端的、卑鄙的进攻时起,美国和日本之间已处于战争状态。"毫无疑问,这是他执政9年来向国会提出的最不会引起争议的一项要求。结果,参议院全体一致通过,众议院只有一票反对。下午4点16分,罗斯福佩带哀悼死难将士的黑纱,在对日宣战书上签了字。同日及以后几天,英国、中国、加拿大等19个国家也相继对日宣战。

  再说菲律宾,在远东空军遭劫两天后,不归麦克阿瑟直接指挥的亚洲舰队也受到不小的打击。前面提到,亚洲舰队司令托马斯·哈特海军上将对麦克阿瑟防守菲律宾的计划持怀疑态度。由于他和麦克阿瑟在工作上只是一种平行关系,各自对自己的上司负责,加之两人的私人关系也极为一般,彼此成见颇深,相互很少联系,因此,他们之问几乎是各自为政,毫无协作可言。

  哈特比麦克阿瑟年长3岁,军龄长6年,参加过多次海上作战,在海军中建立过赫赫战功,享有很高的声誉。他凭着丰富的经验和敏锐的判断力,早在几个月前就强烈地预感到日本人必将从台湾渡海进攻菲律宾,因此采取了严格的防范措施。包括把海军家属送回国内,并把水面舰只(3艘巡洋舰、13艘驱逐舰)调到荷属东印度群岛的西里伯斯(今苏拉威西岛)和婆罗洲,以避开日机的空袭。而潜艇部队连同3艘支援舰则仍留在马尼拉湾,以执行支援陆军保卫菲律宾的任务。按照事先拟订的潜艇作战计划,战争一旦爆发,潜艇部队的1/3将去攻击台湾、印度支那、海南岛等远距离敌基地,另外1/3在敌可能登陆的吕宋岛周围海域巡逻,剩下的1/3在马尼拉湾留作战略预备队,执行机动作战任务。根据这个计划,12月8、9日两天,执行沿海或海外作战任务的潜艇先后驶离马尼拉湾。然而,当哈特于12月9日晚些时候得知远东空军的具体损失情况后,他绝望地意识到,潜艇支援陆军保卫菲律宾的计划是注定要破产了,因为麦克阿瑟的空军已不可能提供有效的保护。于是,他在当天夜里便命令两艘新式潜艇支援舰驶离甲米地海军基地向南逃逸,只留下一艘旧式的"卡诺帕斯"号。

  12月10日正午,日军第ll航空舰队的轰炸机群再次光临菲律宾。布里尔顿将军的35架战斗机起飞拦截,但在强大的日本空军面前,这些飞机无论在数量上还是技战术上都处于绝对劣势。结果,日军轰炸机几乎是在毫无妨碍的情况下再次给远东空军以重创,并重点轰炸了甲米地海军基地。在两个小时的空袭中,日机一批接一批地对这个重要的港口实施轮番轰炸。其间,麦克阿瑟夫人和她3岁的小儿子站在马尼拉饭店顶楼的平台上,失魂落魄地观看着这幅可怕的景象;哈特将军则站在离基地仅6Q0米的司令部火星人大厦上,眼巴巴地看着从军港上升起的熊熊烈焰和滚滚浓烟,气得暴跳如雷。

  基地被彻底地摧毁了,两艘潜艇被炸坏,其中一艘报废,另一艘经抢修后南逃;然而最令哈特痛心的是他所储备的233枚超级磁性鱼雷被全部炸毁。据信,这种鱼雷是海军装备的最新式武器,它可以发射到舰艇的龙骨下爆炸,一枚就可以击毁一艘驱逐舰或轻巡洋舶,两枚就可以炸沉一艘战列舰、重巡洋舰或航空母舰。

  这次袭击之后,潜艇作战计划就被放弃了。原来指定的战略预备队驶向大海,加入到已派出巡逻的潜艇编队。此时,原来的29艘潜艇还剩27艘,但其中的5艘或是在修理或是奉命调回国,因此只有22艘可供使用。在这22艘中,4艘前往吕宋岛北部海域,5艘被派往东海岸;13艘被部署在西海岸及南中国海一带。这些潜艇统由哈特的潜艇部队司令约翰·威克斯指挥。威克斯是个缺乏组织能力、指挥艺术和工作热情的指挥官,他谨慎有余而勇气不足,平时对部队要求不严,训练不力,战争打响后又要求他的艇长们小心谨慎,节约使用鱼雷。本来就对战争感到恐惧的艇长们接到这项命令后便更加谨小慎微,疑惧重重了。

  在甲米地遭袭的同一天,日军第14集团军先遣部队田中支队开始在吕宋岛北部的阿帕里登陆。第二天,日军营野支队登陆西海岸的维甘。第三天,日军木村支队登陆吕宋岛东南端的黎牙实比。三路日军分别夺取了当地机场,并向马尼拉方向进击。麦克阿瑟正确地估计了日军的企图,认为这几次小规模的登陆行动,不过是为了掩护那即将到来的主要行动而采取的牵制性攻击,因此,他除派小部队与之周旋外,主力按兵不动。

  当时麦克阿瑟有限的陆军分成若干个集团防守整个菲律宾群岛,准备实现他那不现实的滩头防御计划。其中乔纳森·温赖特将军指挥的北吕宋部队是最重要和最精锐的部队,负责防守阿帕里和维甘的滩头阵地及马尼拉以北约110英里的林加延湾海岸;琼斯将军指挥的南吕宋部队控制巴丹到黎牙实比的海岸;帕克将军指挥的卢塞纳部队防守比科尔半岛;切诺韦恩将军指挥的米沙部部队防守中部岛屿;威廉· 夏普将军指挥的棉兰老部队负责该岛全部肪务。此时,在赖以实施全岛防御的重要支柱远东空军被摧毁之后,麦克阿瑟仍抱着他的自以为是的滩头计划不放,未免太有点不切实际了。或许,他还期待着有什么奇迹发生:没有飞机不是还有潜艇吗?美国最大的潜艇部队不是在严阵以待入侵之敌吗?另外,一支护航舰队不是正在从檀香山向马尼拉开来吗?罗斯福总统不是也亲自拍来电报要他相信援兵正在途中吗?

  然而,麦克阿瑟的一切救援希望很快就成了泡影。12月中旬,海军作战部长欧内斯特·金海军上将在得知日本在菲律宾海域部署有强大舰队之后,命令正在前往马尼拉执行支援任务的"彭萨科拉"护航舰队改变航向,开往澳大利亚,以免遭到日本军舰的拦击。这就意味着海军将不能完成"彩虹5号"作战计划规定给它的维持海上补给线的任务,当然更谈不上护卫接防地面部队及与日本舰队决战了。海军伪无所作为实际上已经宣告了"彩虹5号"计划的破产,从而注定了厄运的降临。

  对海军的"背信弃义",麦克阿瑟一直耿耿于怀。他后来回忆说:"日本人对菲律宾的封锁,在某种程度上是纸上的封锁。棉兰老还是可以通行的,而且由我们坚守着。…幸免于珍珠港毁灭性灾难的美国航空母舰可以来到菲律宾,并且在棉兰老的各机场卸下飞机。海军在以后两年中没有补充任何新的舰只,不是仍在作战并取得了很大的胜利吗?……海军作一番认真的努力很可能挽救菲律宾,并阻止日本人推向南方和东方。谁也说不好结果会怎样。"

  此时在美国国内,陆军参谋长马歇尔也正在考虑如何对待菲律宾的问题。12月14日,他向刚刚到陆军部报到、担任作战计划处副处长的艾森豪威尔将军简要介绍了菲律宾的形势后问道:"你认为,我们目前应该采取什么样的行动方针?"几个小时后,艾森豪威尔回答了参谋长提出的问题:"对菲律宾的大规模支援还要等一段较长的时间,在此之前,如果敌人大举进攻该群岛,那么驻防部队在微小的援助下是不能坚持到底的。但我们一定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量帮助这个群岛。"他接着说:"我们的基地应该设在澳大利亚,我们必须马上扩建这个基地,同时还要取得通向那里的交通线。"马歇尔对艾森豪威尔的意见表示同意,并命令道:"尽你最大努力去挽救他们吧。"

  在随后的日子里,马歇尔和艾森豪威尔曾竭尽全力向菲律宾提供援助。他们动用了1000万美元组织舰队和人员偷越日军封锁线,将有限的军用物资从澳大利亚运往菲律宾。此外,马歇尔还命令航空兵司令阿诺德将军设法把战斗机派往菲律宾。但遗憾的是,当人们把运到布里斯班的飞机零件进行组装时,却发现飞机翼部火炮装置的主要部件磁性线圈不见了,结果这些费了好大劲才运去的飞机却成了一堆废铁。

  12月21日傍晚,正在林加延湾附近巡逻的"红鱼"号潜艇艇长在潜望镜里看到远处有一缕缕黑烟,铺天盖地有20英里长,正在向林加延湾逼近。这是一支拥有76艘运兵船的庞大入侵舰队,载着本间雅晴中将的第14集团军共8万人的登陆部队。为支援登陆,日军动用了海军第3舰队和第11航空舰队及空军第5飞行集团。

  林加延湾位于吕宋岛西海岸,这里有平缓而宽阔的海滩,内陆是一片辽阔的沃野,坦克和其他车辆可以纵横驰骋,发挥最佳作战效能,是最理想的登陆攻击点。麦克阿瑟正确地估计到日军发动主攻的地点,在那里部署了两个师的兵力驻守滩头阵地。然而,威克斯的潜艇部队却几乎放弃了对林加延湾的防守,只派了一艘潜艇去那里。当他接到"红鱼"号艇长的敌情报告后,才又派出6艘潜艇前去迎战。

  此时已是午夜,日军舰队已安然驶入海湾,并在海湾入口处布设了一道严密的驱逐舰警戒线。美军潜艇只有一艘潜入海湾,并勇敢地发起进攻,击沉一艘大型运兵船。与此同,时,在湾口外的潜艇向日军驱逐舰发动攻击,但一艘也未击沉。就这样,麦克阿瑟的最后一支支援力量也没指望上,潜艇保卫菲律宾的计划彻底破产了。在随后几天,潜艇一艘接一艘地奉命驶离马尼拉,哈特、威克斯等海军将领也乘潜艇弃马尼拉而去。这种明显的逃跑行为,使麦克阿瑟勃然大怒。他在发给华盛顿的措词强硬的电报中,指责海军没有打仗的愿望,海军将领缺乏勇气。这种尖锐的批评导致了他与海军之间的深刻分歧,并且一直持续到战争结束。在整个大战期间,海军中没有几个人对麦克阿瑟有好印象,到处都在讲他的坏话,有人甚至讥讽地把运输机上的两个头等座位叫作"麦克阿瑟席"。现在看来,麦克阿瑟对海军的指责不是没有一点理由的。可以说,当时的亚洲舰队对保卫菲律宾几乎没有发挥任何作用,那些潜艇艇长们虽然接受过"处置危险情况"的训练,但在作战中却畏敌如虎。他们不是勇敢地去攻击目标,而是推迟拖延、不敢接敌,或是一交手就垮了下来,寻找各种理由逃之夭夭。亚洲舰队不是在经过艰苦的努力,而是在根本没有与敌人真正较量的情况下撤离的,这就难免要受到麦克阿瑟的指责。

  12月22日凌晨,天还一片漆黑,日军第14集团军第48师主力在舰炮掩护下,开始在三个滩头堡登陆。温赖特将军指挥他的北吕宋部队4个师共2.8万人在滩头阻击日军,但那些缺乏训练、装备低劣、战斗力极差的菲律宾部队几乎一触即溃,其中两个师迅即土崩瓦解。民兵们面对那些训练有素、张牙舞爪的日本兵,吓得慌忙丢下手里的老式步枪,争先恐后地向山里逃窜。只有罗萨里奥的正规骑兵团进行了顽强抵抗,将敌人的进攻推迟了几个小时。

  第二天一整天,日军后续部队接连上岸,在巩固了滩头阵地后即向吕宋岛腹地推进,以便与10天前在维甘登陆并正在向南挺进的营野支队会合。麦克阿瑟在这一天乘坐吉普车巡视了林加延前线,亲眼看到了被温赖特将军称为"一群乌合之众"的菲律宾民兵部队如何被日军打得丢盔卸甲、狼狈逃窜的情景。但他出于自尊,仍不愿执行唯一的军事选择,即退守巴丹的"橙色计划"。从前线回来后,他向陆军部紧急要求增派战斗机和轰炸机阻止日军向马尼拉推进,并希望海军运来更多的部队和物资。当这项要求没有得到答复时,他连续发出警告:除非援军到达,否则整个西太平洋都将陷落。他哪里知道,此时美、英首脑正在华盛顿举行代号为"阿卡迪亚"的会议,重申了首先集中力量打败德国的政策,在此之前,太平洋的作战将致力于以现有的人力和物力遏制日本人,甚至不惜放弃菲律宾这样的重要基地。

  12月24日拂晓,日军第16师主力7000人在南吕宋东海岸距马尼拉仅70英里的拉蒙湾登陆。帕克将军指挥的1.6万南吕宋部队在稍作抵抗后同样被打得落花流水,迅即崩溃。随后,日军第65旅l万人也在拉蒙湾登陆。

  到这时,麦克阿瑟才真正意识到他的军队已危在旦夕。很明显,日军的企图是实施南北夹击,将麦克阿瑟的部队合围在中吕宋平坦开阔的地域一举全歼,然后以吕宋为基地继续向南推进。为避免更大的灾难,出路只有一条,那就是迅速果断地将部队撤到马尼拉湾北面的巴丹半岛上去,即回到原来的"橙色计划"("彩虹5号")上去,这是唯一的选择。24日晚,麦克阿瑟通过无线电终于向部队下达了执行"橙色计划"的命令。正是:自古英雄多壮志,怎奈贪功不务实。
  
126在线阅读网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建议我们 | 网站地图 | | 诗词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