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贝布托传

第十一章天赐良机

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贝布托传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贝布托传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婚后,贝娜齐尔与丈夫过着平静的家庭生活。然而,巴基斯坦的政治生活却并不平静。
  1988年5月29日,在卡拉奇克里夫顿70号,贝娜齐尔正在同来自拉卡纳的人民党成员开会,讨论该党所面临的境况及其如何开展活动。
  忽然,电话铃响起。
  “布托主席,齐亚·哈菇将军解散议会,解除了居内久的职务,宣布举行大选。”从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了激动的声音。
  “不太可能吧!你们一定搞错了!”听到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贝娜齐尔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齐亚将军不愿举行大选,他不会这样做。”
  然而,事实证明这条消息确凿无疑。
  齐亚·哈克将军1977年7月5日发动军事政变,推翻佐·阿·布托政府接管政权后,在巴基斯坦实行了军法管制,并搁浅了国家宪法和人民的基本权利,后由于国外压力和国内日益高涨的反“独裁”、争“民主”的群众抗议活动,1%4年8月,齐亚·哈克答应1985年3月在巴基斯坦举行非政党基础上的大选,即所有候选人均以个人身份竞选。大选后于1985年3月组成了以穆斯林联盟领导人穆罕默德·汗·届内久为总理的文官政府。1985年12月30日,齐亚·哈克宣布取消军管,恢复政党活动。但他仍然兼任陆军参谋长,集军政大权于一身。
  由于在国内外一些问题上的意见分歧日益尖锐,居内久总理引起了齐亚·哈克总统的日益不满。他决定解除居内久的总理职务。但谁也不知道他的意图,包括居内久总理本人在内。
  1988年5月29日,居内久总理刚刚结束对中国、韩国、菲律宾等国的友好访问。返抵伊斯兰堡后,他在机场举行了记者招待会。
  一小时后,居内久总理的一名助手匆匆走进招待会现场。这时,招待会也刚刚结束。助手神色慌张地告诉居内久:“总理,您被解职了!”
  闻听此言,老资格的政治家居内久也惊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这时在总统官邪,记者云集,灯火通明。齐亚·哈克总统也在举行记者招待会、人们还以为总统将就5月30日访华一事发表谈话,但齐亚·哈克总统却面色严峻地宣读了一份由他本人签署的命令。命令说:“有鉴于国民议会未能完成其被选举时确定的目标和使命;有鉴于国家的法律和秩序恶化到惊人的程度,造成了无法估量的生命和财产损失;有鉴于巴基斯坦公民的生命、财产、尊严和安全没有保障,巴基斯坦的完整和意识形态遭到了严重的危害;有鉴于公众道德水平下降到前所未有的程度;有鉴于我认为已出现政府不能依据宪法规定继续工作的局面,必须向选民呼吁,因此,我,巴基斯坦总统穆罕默德·齐亚·哈克将军行使日基斯坦伊斯兰共和国宪法第58条第2条款第B节赋予我的权力,解散国民议会并立即生效。由于国民议会已被解散,联邦内阁也立即解散。”
  齐亚·哈克总统宣读完命令后,在场的记者一片哗然,惊愕不已。齐亚·哈克在回答记者们的提问时解释说,由于联邦内阁已经解散,居内久已不再担任总理,但联邦参议院继续存在。按照宪法的规定,新的大选将在3个月内在政党基础上进行。
  在齐亚·哈克总统宣布这条消息后,打往克里夫顿70号的贺电纷至沓来,房子四周围满了吵吵嚷嚷的记者们,这才使贝娜齐尔相信齐亚·哈克确实已经解散了居内久内阁,并宣布举行大选。
  穆罕默德·汗·居内久,是巴基斯坦一位老资格的政治家。他1923年生于信德省桑加尔县一个名门望族之家。早年曾就读于卡拉奇圣·帕特里克学校,后赴英国深造,获农学文凭。回国后于1954年当选为家乡桑加尔县县政委员会主席。1962年当选为西巴基斯坦省议员。1962-1968年3月,居内久先后出任西巴基斯坦省卫生部长、地方政务部长、劳工部长哈作社部长、工程部长、交通部长和铁道部长等职。1978年7月他参加齐亚·哈克的军政府,任铁道部长。1979年4月恢·阿·布托被处死后,退出齐亚·哈克的军政府。1985年2月在齐亚·哈克总统组织的大选中,居内久当选国民议会议员。同年3月23日,被齐亚·哈克总统任命为政府总理,组织文官构阁。1986年1月,居内久以国民议会议员团为基础,改组穆斯林联盟,自任主席,成为巴基斯坦国内仅次于齐亚·哈克总统的重要政治家。
  居内久总理被齐亚·哈克总统突然解职,虽然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在巴基斯坦国内外引起强烈震荡,但事出有因。熟悉内情的人明白,居内久被解职,是过去三年多齐亚·哈克总统与居内久总理两人在政治、经济、国防、外交、社会治安等一系列重大问题上意见分歧、矛盾激化的结果,是总统和总理权力斗争、政见积怨的总爆发。齐亚·哈克总统对此倒是直言不讳。他说:“过去三年多的国家情况迫使我不得不采取这个步骤,我不能对国家恶化的情况袖手旁观”。
  居内久总理与齐亚·哈克总统的首要分歧是如何治理巴基斯坦。
  居内久作为一位文官,一向主张在巴基斯坦实行西方的议会民主制,建立民主制度。1985年3月以居内久为总理的文官政府成立后,他积极主张恢复被齐亚·哈克将军军管后停止的政党活动,并于1986年1月首先在国民议会内成立了以他本人为主席的穆斯林联盟作为执政党。以后他又要求齐亚·哈克将军放弃非政党政治的主张,推动参议院和国民议会通过了恢复政党活动的修正法案。
  齐亚·哈克作为一位军人政治家,靠军队起家,对议会民主制和政党政治十分反感,主张建立一种适合巴基斯坦国情的政治制度。他说;“我国的条件与西方国家不同,我们不能热衷于西方议会民主制。美国和英国所需要的东西同我们的需要完全不同。世界上有许多国家的民主制度同西方民主制大相径庭,而它们的制度照样运行得令人满意。”齐亚·哈克还说,美国的制度赋予总统全权,英国则赋予总理全权,而我国则需要使总统和总理的权力分配平衡,所以我们对1973年的宪法进行了修改。说穿了,就是齐亚·哈克将军不想让议会民主制和政党政治来束缚、限制他这个军人总统的权力。
  居内久与齐亚·哈克的另一个重大分歧是如何对待军队。
  居内久担任文官内阁总理后,面对国内外要求取消军管的巨大压力,从不同方面缩小军队的作用,不想让军队继续在国家的政治生活中起支配作用。1985年底,齐亚·哈克将军被迫宣布取消军管后,居内久总理迅速把大批把持政府各部门工作的军人遣返回军营,消除他们对国家政治生活的影响。这一行动损害了军人们的利益,引起他们的不满。
  1988年4月10日,设在首都伊斯兰堡附近的欧杰里军火库发生大爆炸。储藏在库内的由美国提供的援助阿富汗游击队的火箭、导弹等轰鸣飞舞长达40分钟,射落到居民区,造成上百人死亡,数千人受伤,仅军火损失就达3000万美元。居内久政府在事发后组织了由5名部长组成的调查组进行调查。调查结果认定爆炸事件是由于军人玩忽职守造成的一起严重的责任事故,因此居内久政府公开追究军队的责任,要解除两名负有领导责任的军队高级将领的职务。这一举措使文官政府与军方的矛盾进一步激化。
  另外,居内久执政后,巴基斯坦财政赤字严重,1986—1987年度赤字高达520亿卢比,1981-1988年度更上升为600亿卢比。已占当年国内生产总值的9%以上。严重的财政赤字使巴基斯坦内外债大幅度增加,其中内债总额已占到国内生产总值的40%,严重影响和制约了经济的发展。面对严峻的经济形势,居内久政府提出从1988一1989年度起两年中冻结占财政支出40%以上的军费开支,并准备在6月讨论1988-1989年度财政预算时大幅度削减军费。这又触痛了军方的神经,招致军方的强烈责难。
  齐亚·哈克总统作为一位军人政治家,是依靠军队的支持夺取政权并维持统治的。他深知军队在巴基斯坦政治生活中的决定性作用,因此担任总统十年后仍然兼任陆军参谋长一职不肯让出,集军政大权于一身,丝毫不敢放松对军队的控制。为了保持军队对他的支持,本身就是军人的齐亚·哈克处处维护军队的利益和权威,一再强调军队在国家政治、经济生活中的重要作用。因此,居内久政府在军管结束后迅速把大批把持政务的军人遣回兵营;在欧杰里军火库爆炸问题上追究军队领导人责任;计划冻结并大幅度削减军费的举措,都严重地触犯了军队的利益,动摇了齐亚·哈克统治的基础。齐亚·哈克为了保住政权,必须铲除来自文官政府的这些威胁。
  此外,在国内社会治安、经济政策、阿富汗问题等一系列内政外交问题上,居内久总理部与齐亚·哈克总统产生了深刻的分歧,难以弥合。
  导致居内久总理被解职的直接原因,是他企图限制齐亚·哈克总统权力的一项计划被泄漏。
  进入1988年,居内久总理与齐亚·哈克总统之间的权力之争逐渐明朗化。2月,居内久曾对齐亚·哈克说,你作为总统是我的上司,而作为陆军参谋长,我又是你的上司,示意齐亚·哈克最好辞去自1976年3月以来一直担任的陆军参谋长职务。对此齐亚·哈克断然拒绝。他在3月召开的国民议会的讲话中警告居内久说:“巴基斯坦所有的事情不能由我说了算,同样,任何人也不能设想把我变成他的主子的喉舌。”5月26日,齐亚·哈克在接受中国记者对他即将访华进行的采访时说;“前七年我这个总统有绝对权威,说话别人能听。后三年(指居内久政府成立后)我变成了名誉上的总统,说话不那么灵了。”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居内久总理计划在5月30日齐亚·冶克总统出访中国时,召开内阁紧急会议,宣布解除对4月10日欧杰里军火库爆炸事故负有领导责任的两名军队高级将领的职务,并把责任归咎到作为陆军参谋长的军队最高领导人齐亚·哈克将军身上,迫使他辞去陆军参谋长的职务。齐亚·哈克在得知这一消息后,十分震怒。因为陆军参谋长之职是齐亚·哈克赖以统治巴基斯坦的重要支柱,失去这根支柱,无异于失去总统权力。因此,齐亚·哈克当机立断,取消原定的访华计划,于5月29日晚抢先动手,解除了居内久的职务。
  实际上,居内久在任职期间还是尽心尽职的,帮了齐亚·哈克将军不少忙,使他渡过了困难时期。
  1985年在国民议会讨论对1973年宪法进行第8次修正时,国民议会的237名议员中有35名持独立见解的议员要求追究齐亚·哈克将军在1977年7月5日发动军事政变,对全国实行军法管制的责任。由于居内久利用自己的政治影响,从中大力翰旋,才使议会一致通过在宪法中加上不追究1977年军管、认可军管以木的几乎全部军事管制法令、条例的内容,使齐亚·哈克的军法管制合法化。也正是由于居内久政府的密切配合,才使齐亚·哈克安然渡过了1986年4月贝娜齐尔回国后领导的大规模群众抗议活动——“贝娜齐尔旋风”的冲击,继续维持统治。
  不管怎么样,齐亚·哈克解散国民议会的决定宣布后,全国群情鼎沸。经齐亚·哈克修改后的宪法规定大选要在解散议会后90天内举行,因此,贝娜齐尔又看到了一个新的机会,一个人民党进行合法斗争的良机。人民党热情的支持者都认为,如果大选果真能像齐亚·哈克宣布的那样在政党基础上自由、公正的进行,那么“谁也无法阻挡人民党上台执政!”
  可贝娜齐尔依然呼吁大家保持谨慎。尽管她公开地对举行大选的许诺作了有条件的肯定反应,但她仍有不少疑窦。她对记者们说。
  “如果在90天内举行自由公正、对各政党不偏不倚的选举,我们将表示欢迎。”
  因为自由公正的选举意味着人民党和布托家族会重新上台执政。由佐·阿·布托组建的巴基斯坦人民党是在野的最大的反对党,也是反对党中唯一的全国性政党。自1977年7月5日佐·阿·布托被齐亚·哈克推翻并在1979年4月4日被处死后,布托夫人和贝娜齐尔共同担任了该党的领导职务。十多年来,贝娜齐尔领导人民党始终高举着反对齐亚·哈克独裁统治,要求恢复1973年宪法的大旗,顽强斗争,百折不挠,得到了巴基斯坦全国人民的支持和同情。
  但是,齐亚·哈克早就说过,他绝不会把政权归还给被他推翻的人。贝娜齐尔认为,齐亚·哈克与他自己任命的居内义总理也难于共事,他怎么能接受亲自下令处决的人的女儿出任总理呢?贝娜齐尔心中的疑虑不是没有道理的。
  6月9日,齐亚·哈克总统正式宣布成立以他为首的由18人组成的看守政府,原政府成员仍占多数。他强调看守政府的主要任务是为即将举行的大选作好准备,并恢复国内稳定的局势。这样,齐亚·哈克又重新独揽了军政大权。人民的不满情绪与日俱增。
  6月15日,齐亚·哈克宣布伊斯兰宗教法为国家至高无上的法律。他在电视演讲中没有对这个法律作出明确的解释。到底何意?无人知晓。但舆论界普遍认为,齐亚·哈克在这时搬出伊斯兰法,矛头是对准贝娜齐尔的。
  国内的乌尔都语报纸猜测,齐亚·哈克可以利用一些阿訇对伊斯兰教义的解释竭力阻止作为女人的贝娜齐尔参加选举,或者取消她成为议会中多数党领袖的资格。但贝娜齐尔怀疑齐亚·哈克能否得逞。因为经国内各宗教政党同意的1973年宪法已经宣布妇女可以成为政府首脑。况且,1985年经齐亚·哈克修改的宪法也写明妇女可以成为政府首脑。
  贝娜齐尔尤其怀疑选举是否能自由公正。尽管人民党还不知道政党能否提名候选人参加选举,也不清楚何时举行选举,但贝娜齐尔仍然积极进行大选准备。齐亚·哈克曾说将在实行伊斯兰法后宣布选举日期,但至今仍未公布。贝娜齐尔怀疑齐亚·哈克在玩弄不愿同人民党在选举场上进行较量的故技。
  值得欣慰的是,1988年6月20日,人民党向最高法院提出的拒绝齐亚·哈克1985年颁布的“选举人登记”条款的起诉终于有了结果。
  早在1988年2月,贝娜齐尔就已向最高法院起诉,认为齐亚·哈克1985年颁布的“选举人登记”条款违法。因为该条款规定,所有政党都必须向当局注册。齐亚·哈克规定,凡希望参加选举的所有政党,都必须向当局指定的选举专员提出报告和领导成员的名单。而后选举专员就可以根据掌握的材料宣布任何一个政党不得参加大选。至于理由,则是含糊不清,任人评说。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选举专员居然还享有剥夺任何政党的成员14年的参选权利,甚至可以判处他们7年的有期徒刑。
  齐亚·哈克当局实行的这项法律显然是要把贝娜齐尔领导的人民党排斥在选举场外。在法院审理这项诉讼案时,贝娜齐尔得到了曾经带头为她父亲布托先生上诉的巴基斯坦前总检察长叶海亚·巴赫蒂亚尔先生的支持。他答应在最高法院为贝娜齐尔的人民党出庭作证。
  审理这一案件的法官多达11名,这是最高法院历史上法官人数最多的一次。6月20日,最高法院一致裁决:齐亚·哈克的登记条款“全部无效”。这是贝娜齐尔领导的人民党数月来不懈努力的结果,同时也是巴基斯坦人民在道义和法律上的胜利。
  “议会政府是由政党组成的政府,政党政府是代议制政府的一个根本原则。”首席法官在判决书中写道,“……选举最起码是统治得以合法化的法律手段。政党制度使议会选举的结果转变为政府。”另一位最高法院的法官同意这位首席法官的观点。他也认为:“以个人身份选入立法机构的人并不重要。只有在他们联合一起成为政党时,他们才能通过自己的活动形成一股有某种影响的力量。只有当他们成为政党成员而不是立法机构单个的成员时,他们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
  最高法院推翻齐亚·哈克的“登记条款”,使得任何政党,不论其是否登记,都不能被阻止参加选举成为必然的现实。最高法院的判决也是很明确的.在选择加入某一个政党后参加选举是每个公民的基本权利,选举都必须在政党的基础上进行。
  这个胜利,对于贝娜齐尔来说,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她所面对的对手,是在巴基斯坦政界、军界沉浮了几十年的集军政大权于一身的一名将军,尚在台上的齐亚·哈克总统绝不会坐等贝娜齐尔的频频出击而安于现状。
  7月20日,贝娜齐尔正同澳大利亚大使共进早餐。这时,她得到消息:齐亚·哈克刚刚宣布,选举将在11月16日举行。
  齐亚·哈克承认:按照宪法,选举应在国民议会被解散后90天内举行。但是他说,推迟选举是因为雨季、穆斯林哀悼节和朝觐月即将来临。齐亚·哈克认为,哀悼节内气氛紧张,无法举行大选。他还说,如果在宪法规定的时间内举行大选,9万多名去圣城麦加朝觐的巴基斯坦人就会被剥夺选举权。
  7月21日,齐亚·哈克总统又宣布:在政党基础上进行选举违反伊斯兰精神,因为党的决定往往支配了个人的良知;因此,选举将在非政党基础上进行,候选人在选举中不能使用政党标记。
  齐亚·哈克再次无视宪法和国家最高法院的裁决,显示出军人独裁在巴基斯坦具有根深蒂固的基础。
  报界透露了齐亚·哈克这样做的原由。齐亚·哈克在宣布决定之前,召开了4个省的首席部长和其他高级官员的会议,讨论选举是否应在政党基础上举行。在会上俾路支、信德、旁遮普和西北边境省的领导人全都认为,由于穆斯林联盟发生内江,人民党在选举中获胜将不成问题。分裂的反对派“将会使贝娜齐尔·布托小姐很容易地赢得足够的席位,使人民党成为唯一的多数党”。因此,齐亚·哈克决定选举改在非政党的基础上进行。
  虽然齐亚·哈克对推迟大选作了诸多解释,但社会上人们普遍认为推迟选举日期的主要原因是因为舆论界曾透露贝娜齐尔小姐将于11月前后分娩。这将严重影响甚至使她无法参加竞选,从而会使人民党失败,而又不会对现政权造成危险。
  贝娜齐尔太了解自己的对手了,她相信齐亚·哈克绝不会把政权拱手交给她的。老谋深算的齐亚·哈克连出几着,力图避免人民党上台执政。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生儿育女这在一般家庭来说极为平常的事,在此时的巴基斯坦的政治斗争中,却演变成为敏感的政治问题。仅凭这一点,我们就不得不对作为一个女人的贝娜齐尔陡增几分敬意。在男性主宰一切的社会里,女人的生活何其艰难,更何况从政?
  从齐亚·哈克推迟大选日期,企图利用贝娜齐尔分娩时举行大选,可以看出他已经丧失了自信,已经对贝娜齐尔产生了恐惧。因此,贝娜齐尔分娩的准确时间又成为事关成败的核心机密。
  布托家族和人民党对贝娜齐尔的产期严格保密,就连掌握三军情报局的齐亚·哈克总统也无法知道贝娜齐尔的准确产期。
  1988年9月21日、贝娜齐尔顺利地生下了一个体重6斤多的白白胖胖的儿子。
  贝娜齐尔喜生贵子,在人民党及支持者中又掀起了一次庆贺高潮。数万人在卡拉奇市布托家门前载歌载舞,通宵达旦。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和许多国家的使节都向贝娜齐尔赠送了礼品,以示祝贺。巴基斯坦的一些军政官员也致电祝贺。
  贝娜齐尔的分娩,一点也没影响她的竞选活动。她产休20多天后,便与母亲、丈夫一道全力以赴地投入到从10月14日开始的激烈的竞选活动之中。
  就在贝娜齐尔与齐亚·哈克在大选的方式上激烈斗争,贝娜齐尔对齐亚·哈克许诺的大选能否按时正常进行疑虑重重的时候,一场意外的空难事故发生了,它震惊了巴基斯坦和整个世界。这一偶发的意外事件。却极大地改变了巴基斯坦的政治进程。
  1988年8月17日下午3点46分,“巴基一号”总统座机——一架C一130大力神运输机,准时从巴哈瓦尔普尔城外的空军基地起飞。乘客中有巴基斯坦伊斯兰共和国总统、陆军参谋长齐亚·哈克将军。他刚刚在烈日当空的沙漠地带观看了巴基斯坦陆军部队驾驶美国艾布拉姆斯坦克的表演,正在返回首都伊斯兰堡。
  与齐亚·哈克总统同机返回伊斯兰堡并坐在他旁边的是巴基斯坦第二号最强有力的人物、他的亲密朋友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阿赫塔尔·阿卜杜尔·拉赫曼将军和装甲兵司令、军事秘书马赫姆德·杜拉尼少将。
  齐亚·哈克和两位将军坐在事先装上C一130飞机的一个“气密小座舱”前面的要人座位上。前面还有两个座位给了齐亚·哈克的两位美国朋友:一个是认识齐亚·哈克已12年的巴基斯坦问题专家、美国大使阿诺德·拉斐尔;另一个是美国驻巴基斯坦军事援助代表团团长赫伯特·沃森将军。
  在要人座位后面,8位巴基斯坦将军分坐在“气密小座舱”后部的两排长凳上。在由一扇门和三级台阶同“气密小座舱”隔开的驾驶舱里,有4个机组人员。驾驶员、空军联队指挥马什胡德。哈桑是齐亚·哈克总统亲自挑选的,副驾驶员、导航员和工程师都是经过空军安全部门的严格审查后批准上机的。
  一架保安飞机结束了对基地周围地区的最后一次检查,这是6年前恐怖分子向“巴基一号”总统座机发射一枚导弹但未击中之后采取的一项例行的预防措施。然后,飞行控制塔向齐亚·哈克的座机发出起飞信号。
  “巴基一号”座机升空后,巴哈瓦尔普尔控制塔的控制人员询问驾驶员马什胡德飞机的准确位置。驾驶员用无线电回答:“巴基一号”座机准备发送信号。但奇怪的是接下来却是一片静默,总统座机并未发出任何信号。地面控制人员立刻神情紧张,他们试图同驾驶员马什胡德取得联系的种种努力也很快陷入绝望。“巴基一号”总统座机在起飞后几分钟内就神秘地失踪了!
  与此同时,在离机场9英里的一条河上,村民们抬头看见一架飞机在空中东倒西歪地向前飞行,好像它是在看不见的滑行铁道上滑行似的。在作第3个环形运动之后,飞机一下子栽入了沙漠,发生了猛烈的爆炸。飞机变成了一团火,机上的31人都死了。此时时间是8月17日下午3点51分。
  齐亚·哈克的总统座机失事后,巴基斯坦陆军副参谋长米尔扎·阿斯拉姆·贝格中将立即用无线电通知在伊斯兰堡的陆军高级将领,召开紧急会议,讨论采取措施以防不测。由于齐亚·哈克总统和拉赫曼将军可能都死了,作为陆军副参谋长的贝格将军现在是陆军最高指挥官了。当天晚上,陆军部队迅速用警戒线把首都的官邪、政府大楼、电视台和其他战略要地包围起来。
  齐亚·哈克总统的座机为何会从天上掉下来呢?贝娜齐尔提出了她的解释:神的仲裁。她说:“人的生死是由上帝安排的,齐亚·哈克的死一定是上帝采取的行动。”“齐亚·哈克的统治以暴力开始,又以暴力结束。”在贝娜齐尔的眼里,齐亚·哈克是罪恶的化身。
  1976年3月,贝娜齐尔的父亲佐·阿·布托总理,力排众议,越过六名资深的将军破格提升齐亚·哈克将军为军队的头号将领——陆军参谋长,并由中将晋升为上将。但是,仅仅一年后,齐亚·哈克将军就用佐·阿·布托交给他的军权,于1977年7月5日发动军事改变,推翻了布托政府,逮捕了佐·阿·布托总理,并在21个月之后以涉嫌参与谋杀的罪名将布托处以绞刑。同时,齐亚·哈克还宣布布托的巴基斯坦人民党为非法,监禁贝娜齐尔和布托夫人,并缺席审判了布托的两个儿子沙·纳瓦兹和太尔·穆尔塔扎,宣布他们犯有严重罪行。1985年7月贝娜齐尔最喜爱的弟弟沙·纳瓦兹在法国莫纳神秘地死亡。贝娜齐尔一直怀疑他是被齐亚·哈克的特务毒死的。
  齐亚·哈克毁了布托一家,贝娜齐尔对他充满仇恨。
  随着齐亚·哈克的遇难,美国政府突然发现在巴基斯坦出现了一种令人喜悦的前景:以哈佛毕业的、美丽动人的贝娜齐尔·布托为首的选举产生的政府取代齐亚·哈克的独裁政权。
  无论如何,在齐亚·哈克的座机坠毁后,美国似乎对这次破坏不感兴趣。在参加了为齐亚·哈克举行的葬礼后,美国国务卿舒尔茨回到国内,劝告联邦调查局不要插手巴基斯坦对这次事件的处理。尽管联邦调查局有权调查涉及美国公民的可疑的飞机坠毁事件,但它还是接受了舒尔茨的劝告。结果美国派往巴基斯坦官方调查部门的人只有6名空难事故调查人员——没有一个是刑事、反恐怖或对付破坏的专家。美国对这次空难事故的冷淡处理,反映了美国政府对贝娜齐尔·布托的政治前景看好。
  齐亚·哈克总统罹难后,巴基斯坦参议院主席、73岁的资深政治家乌拉姆·伊沙克·汗按照宪法规定,于8月17日出任代总统,代理国家元首,并立即成立了由内政部长、国防部长、外交部长。法律和议会事务部长和陆、海、空三军参谋长等组成的紧急委员会负责国家安全问题。
  当晚,伊沙克·汗代总统向全国发表广播、电视讲话,宣布全国处于紧急状态。但为了保证国家的稳定和完整,将继续实行宪法,保持国家管理的连续性,继续已经开始的政治民主化进程,按期举行全国大选。
  乌拉姆·伊沙克·汗,1915年生于西北边境省班努市。他先后毕业于白沙瓦伊斯兰学院和旁遮普大学,获化学和植物学学土学位。19400年起开始从政,先在英属印度西北边境省任文官、财政官。1947年印巴分治期间任西北边境省首席部长秘书。以后伊沙克·汗长期在地方工作,历任西北边境省政府内政秘书、农业。林业、畜牧业、工业、合作和乡村援助发展部秘书,西巴基斯坦省政府水利灌溉部秘书,1961年任西巴水电发展局主席。从1966年开始,伊沙克·汗调到巴基斯坦联邦中央政府工作,先后任财政部秘书、内阁秘书、国防部秘书长和中央银行行长等职。佐·阿·布托政府被军事政变推翻后,1977年7月,伊沙克·汗被任命为齐亚·哈克政府的部长级秘书长。1978年1月,他被齐亚·哈克任命为军法管制首席执行官顾问。同年7月调任财政、商业、计划和协调部长并兼任计划委员会副主席。1981年3月起任中央财政和经济事务部长。1985年3月21日,伊沙克·汗当选为参议院主席。
  由于伊沙克·汗长期从政,在历届政府中均任过要职,在政界具有一定的影响。加之他性情温和,头脑精明,处事谨慎,又与军方保持着融洽的关系,因此在齐亚·哈克遇难后,在保证巴基斯坦政局稳定、权力和平移交方面起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8月26日,伊沙克·汗代总统发表讲话说:“我们必须为使巴基斯坦成为一个伊斯兰福利国家和民主国家而贡献力量”,全国必须加快政治民主化的步伐。为此,他呼吁全国人民要“忘掉彼此间微不足道的矛盾,埋葬相互间的偏见和敌意,我们民族比任何时候都更加需要和睦、仁爱和信任。”“我们已经有宪法,我们对民主充满信心。”同时再次重申大选将按期于11月16日举行。
  贝娜齐尔认为,伊沙克·汗继任总统是局势的积极发展。她表示人民党要尽一切力量来使巴基斯坦的民主进程保持稳定和尽可能地符合宪法。在依宪法程序进行的权力转移过程中,人民党将持温和的态度与代总统合作。
  波齐亚·哈克解职的前总理居内久也对伊沙克·汗继任总统表示欣慰,你这使国家避免了一场宪法危机,作为穆斯林联盟主席,他强调现在国家面临严重困难,呼吁全民族谨慎从事。
  8月17日被代总统任命为陆军参谋长的米尔扎·阿斯拉姆·贝格将军,在与军队中同僚紧急磋商后决定,军队总体上支持政府的政策和计划。为了消除人民对军队介入政治的担心,贝格将军向全国公众明确宣布:“军队无意夺取国家政权,保卫国家的安全和领土完整是军队的唯一目的。”他进一步指出:在“举国悲痛的时刻,国家需要坚决的、目标明确的政治家的领导才能驾驶巴基斯坦这只航船达到它的目标。”而军队的具体任务则是“帮助维持国家的法律和秩序,使11月16日大选成为现实,帮助加强联邦和各省之间的关系,密切群众同他们的领导人之间的联系。”
  齐亚·哈克总统遇难后,由于继任总统伊沙克·汗坚持业已开始的民主化进程,严格按宪法行事;由于人民党和穆斯林联盟等各派政治势力都主张维护国家的稳定和统一,以大局为重,持克制态度;由于军方支持民主进程,表示无意夺取权力,因此,在这历史发展的紧要关头,巴基斯坦政局保持平稳,没有再次发生军人干政、军法管制,成为巴基斯坦独立以来政治发展史上一个少见的现象,因此得到了全国人民的拥护和支持。它表明巴基斯坦政治发展有了巨大的进步,政治民主化进程已深入人心,势不可挡。
  这一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为贝娜齐尔提供了天赐良机。她被历史推上了政治舞台的中心。
  
126在线阅读网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建议我们 | 网站地图 | | 诗词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