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努尔哈赤

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努尔哈赤

一、满人有了自己的文字

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努尔哈赤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努尔哈赤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努尔哈赤统一女真各部,使满族迅速形成一个民族共同体。随着而来的是满族社会经济的大发展,人们越来越感到,没有本民族的文字,无论是公文往来,还是民间的文化交流,都很不方便。原先,建州与明朝和朝鲜的公文,全由军师张一化用汉文书写。以后张一化去世了,有一个客居辽东的浙江绍兴人龚正陆,努尔哈赤让他掌管文书,参与机密,教子读书,被称为师傅。以后公文之类,全出自龚正陆之手。努尔哈赤会蒙古文,汉文,唯独缺少女真文字。所以,他在女真社会中的公文和政令,则先由龚正陆用汉文起草,再译成蒙古文发出或公布。因此,出现:女真人讲女真语,写蒙古文,这种语言和文字的矛盾,已不能满足女真社会发展的需要,甚至已经成为满族共同体形成的一个障碍。努尔哈赤为着适应建州社会军事、政治、经济和文化迅速发展的需要,遂倡议并主持创制作为记录满族语言的符号——满文。
  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二月,努尔哈赤命令当时建州最有学问的额尔德尼和噶盖负责执行。他俩接受任务以后,觉得有困难,向努尔哈赤说道:“咱们学习和使用蒙古文,年代已久,现在要创制自己的文字,实在不容易啊!”努尔哈赤听了,想了一会儿,启发他们说:“汉人念汉文,不识字的人都明白意思;蒙古人念蒙文,不识字的人也都懂。唯有咱们把自己民族的语言写成蒙文,不懂蒙语的人就一窍不通。为什么你们认为以本民族语言造字困难,反而把学习别的民族语言看作是容易的事呢?”……
  早在金代,金朝统治者曾参照契丹文字,创制过女真文,经历了元明两朝,到努尔哈赤兴起之前,女真文已逐渐废弃。那时,女真人不会女真文,书写一般都借用蒙文。因此额尔德尼与噶盖感受到有困难,也是情理中事情。努尔哈赤进一步指示他们创制满文的方法:“可以参照蒙文字母,结合女真语音,拼读成句,撰制满文。”并举例说:“‘阿’字下合一‘玛’字,不就是‘阿玛’(满语父亲)吗?‘额’字下合一‘默’字,不就是‘额默’(满语母亲)吗?”于是额尔德尼和噶盖遵照努尔哈赤提出的创制满文的基本原则,仿照蒙古文字母,根据满人语音特点,创制出满文。这种草创的满文,没有圈点,后人称之为“无圈点满文”,或“老满文”。从此,满族有了自己的拼音文字。满文制成后,努尔哈赤下令在统一的女真地区施行。
  且说与额尔德尼同时创制满文的噶盖,姓伊尔根觉罗氏,世代居住在呼纳赫部,曾跟随努尔哈赤南征北战,屡次立功,“位亚费英东”。此人文武全才,他精通蒙文、汉文,被努尔哈赤选中,命他与额尔德尼一起创制满文。一天,原哈达部部长猛格布禄的弟弟盛格布禄,来请噶盖去他家喝闲酒。由于噶盖的母亲原是哈达人,二人叙起来,还是表兄弟哩。
  二人都是海量,你一碗,他一碗,一连喝了三大碗酒。盛格布禄说:“这是从哈达带来的纯‘开坛香’酒。”这“开坛香”酒,是闻名海西四部的名酒,在开原市场上,价钱是挂头牌的。坛口一开,香气袭人。喝了头不晕,口不干,一股干甜味。特别是喝过之后,打个饱嗝儿,回味无穷。正喝着,从里屋走出一个十八、九岁的女郎。盛格布禄一见,赶忙喊道:“来得好!来得好!”遂站起来介绍说:“这是噶盖将军!”又转脸对噶盖说:“她是俺小姨子兀拉胡娅。”这姑娘也很大方,走到酒桌边上,双手抱起酒坛,斜睨了一眼噶盖,说道:“俺与噶盖将军初次相会,让俺先敬将军一杯。”噶盖是马上的英雄,年纪不过三十多岁,喝了几碗酒,略微有些醉意,见这姑娘长得艳丽,不免心旌摇荡。他接过姑娘送来的酒,一饮而尽。盛格布禄眯着醉眼,对兀拉胡亚说道:“噶盖将军是俺的表弟,你坐下来陪他喝几杯。”姑娘就坐在盛格布禄的旁边,噶盖目不转睛地看,兀拉胡娅也以秋波送情,引得噶盖神魂飘飘。又喝了几碗,盛格布禄对噶盖说道:“表弟若喜欢她,你就把她带回府去”。噶盖一听,欣喜得眉开眼笑,急忙说道:“表兄如此见惠,小弟将终生不忘!”“说哪里话?兀拉胡娅遇上你这样的好人,也是她的造化!”又喝了一会儿,席散之后,噶盖挽着兀拉胡娅要走。盛格布禄忙派人牵出两匹马来,让二人骑马回府。
  噶盖家中只有一个妻子,不久前得眼病,已经双目失明。她的起居生活,全靠女佣人帮助料理。噶盖把兀拉胡娅带回家,安置在一套房子里,到妻子房里照了一面,便出来去兀拉胡娅那里。这一夜的风流绸缨,不必细表。再说盛格布禄自从哈达被吞并、哥哥猛格布禄被努尔哈赤杀死之后,心中就一直咽不下这口气。住在佛阿拉,时刻觉得像有人盯着他,在监视他的一举一动。他心里想:这亡国之臣实在当不得!这半年多来,他见到了原辉发部部长的儿子龙格儿,乌拉部布占泰的儿子布英迪南,还有叶赫部金台石的儿子穆拜里哈,大家都有相同的感受。小时候读《三国演义》,看到蜀国被司马氏灭亡,刘禅“乐不思蜀”时,觉得刘禅有些傻,麻木得连亡国之痛都没有了。而自己现在,不是也跟刘禅一样么!他也曾想起过荆轲刺秦始皇的故事,对荆何崇拜得五体投地。但是,平日哪有机会见到努尔哈赤呢?他知道,噶盖是一个勇冠三军的大将,现在又在创制满文,经常在努尔哈赤身边。他若能帮咱达到目的,要俺的脑袋,俺都会给他!于是,他设想了这个“美人计”。盛格布禄的妻子兀拉麻姑,是个贤慧善良的女人。她的父亲兀古塔在努尔哈赤攻打哈达时,被乱兵杀死,母亲也未幸免。妹妹在姐姐家长大成人,而且越长越俏丽。俗话说:老猫怎能用干鱼枕头?在兀拉胡娅刚满十六岁时,盛格布禄使占有了她。一天夜里,胡拉麻姑一觉醒来,发现丈夫不在身边。她心里想:这三更半夜的,他能到什么地方去?忽然,她想起了妹妹,便走到兀拉胡娅房里。当她轻轻推开房门一看,竟愣住了!床上两个人赤身裸体,搂在一块,还在沉沉大睡呢!她十分气恼,真想拿刀去戳他们。但后来一想:一个是自己的丈夫,一个是自己的妹妹,怎能下得了手哇!……唉!由他们去罢!这种事是阻止不住的。天亮以后,她装作没事似的。他们也以为兀拉麻姑不知道,表面上一本正经的样子。
  这次喝酒之前,盛格布禄先把自己的意思告诉了兀拉胡娅,开始她只是哭,经过他再三劝慰,把自己的复仇计划向她反复讲清之后,她才止住哭,勉强答应。作通兀拉胡娅的工作之后,他才向妻子说明情况,兀拉麻姑是一个明白事理的人,妹妹都没意见,自己还跟着胡搅乎啥?不若来个顺水推舟,让她走了干净利索。以免在自己眼皮子下面,跟盛格布禄不清不白地干那偷偷摸摸的事情。
  又过了几天,盛格布禄把龙格儿、布英迪南、穆拜里哈约到家里,四个人关起门窗,整整密谈了一天,直到天黑以后,才各自离去。次日早上,盛格布禄与龙格儿去佛阿拉城外虎喇特里寨去。他们进了寨子,向左拐了两个弯儿,进巷子第三个大门,便是原叶赫部长布扬古的小儿子布扬诺斯基的家。努尔哈赤攻讨叶赫时,布扬诺斯基与他母亲一起主动投降,受到宽大处理,留他一条命。但是不久之后,又借口说他太好动,在外面乱跑惹事,把他的左腿膝盖骨拿去,使他变成一个瘸子。盛格布禄与龙格儿直接来到屋里,见布扬诺斯基躺在床上,二人上前与他拥抱之后,叙了一会儿家常闲话。龙格儿伏在布扬诺斯基的耳上,小声嘀咕了一会儿。只见布扬诺斯基不声不响地,从床席下面拿出一把七星宝刀,递给龙格儿。这刀有三尺多长,四寸宽,刀的正面镌着七颗星,闪着熠熠光芒。刀的反面,刻有“叶赫熊”字样。据说叶赫部有个名叫“貔貅”的铁匠,擅长打刀剑。曾花十年的工夫,打出两把七星宝刀:“叶赫熊”和“叶赫罴”。“熊”刀为雄,“罴”刀为雌。两把刀都是削石如泥,剁骨如肉,锋利无比,世间少有。一日,从长白山上下来一只大棕熊,径直来到貔貅家里,把他妻子扛跑了。貔貅一听,急忙拿了一把七星宝刀赶上去,对准那只棕熊的屁股攮了一刀,只听“噗哧”一声,那刀便扎进熊屁股上了。棕熊疼得大叫一声,把他妻子抛有一丈多高,摔下来跌死了。棕熊又转过身来,大嘴一张,把貔貅也衔在嘴里,屁股上带着那把刀,逃上长白山顶,无影无踪了。人们来到铁匠铺里,见剩下的那把七星宝刀,是“熊”刀;“罴”刀被棕熊带走了。后来叶赫部长布扬古得到这把镌着“叶赫熊”的七星宝刀。他死后,这把刀由布扬诺斯基保存着。后来,努尔哈赤听说后,曾派人来讨过。布扬诺斯基说是“城破时丢了。”未交给努尔哈赤。
  盛格布禄与龙格儿带着七星宝刀,回佛阿拉城。他们准备佯装把这“叶赫熊”献给努尔哈赤,乘机将他刺死,为他们死去的交亲报仇。回到家,盛格布禄让龙格儿去与布英迪南、穆拜里哈联系,通知他们按预订方案进行。晚上,他来到噶盖家里,把自己的计划完全告诉给这位表弟,将那把七星宝刀拿出来,希望噶盖能帮助他完成这任务。噶盖说道:“努尔哈赤有恩于俺,你不能陷俺于不仁不义境地,俺不能答应你的要求。这样吧,他每天中午都在客厅虎皮长椅上休息,你跟在俺后面进去,以后的事由你自己去做罢!”说完之后,二人又小声议论一会儿,盛格布禄才告辞回去。
  次日中午,盛格布禄提前吃过中饭,来到噶盖家中,二人又小声说了一会儿话。噶盖先走了出去,盛格布禄也尾随在他后面。来到里城门口,噶盖放慢脚步,二人像是一同进府的模样。由于噶盖是常到努尔哈赤那里去的,守门人员不予阻止,这已是惯例了。今天,见噶盖身后跟着一个人,以为是噶盖带来去见努尔哈赤的,门卫就未加盘问,放他们进去了。他们一前一后,走到客厅门前,噶盖向大门努一下嘴,使了一个眼色,便抽身回去了。这且不提。再说盛格布禄走进客厅,见努尔哈赤躺在虎皮长椅上睡觉,他心里说:“这老贼该死了!”就想拔刀去刺,又转而一想:这老贼力大无比,得靠近些再刺,遂又向前走了两步。这时候,努尔哈赤本来脸朝上躺着,又转脸向内。盛格布禄又想道:“这老贼也真该死了!”急忙将宝刀拿在手中,正准备刺去,忽听身后有人说道:“大王请起!”盛格布禄一惊,宝刀差点从手中掉下。他转身一看,正是噶盖。经噶盖一声喊,努尔哈赤遂翻身坐起。盛格布禄慌急之中,持刀跪下说道:“七星宝刀,现已找到,特来献给大王!”努尔哈赤接过宝刀一看,刀面银光闪耀,刀锋极其锐利,果真是把宝刀。看完后,顺手将刀放在长椅扶手上。转头问噶盖道:“是将军带他进来的?”“是的,他是俺的表兄,”努尔哈赤让侍卫送给盛格布禄白银一百两。对他说道:“回去罢!安分过日子为好。”二人先出内城,噶盖遂去额尔德尼那里。再说盛格布禄从内城出来,直奔外城大门而去。因为龙格儿、布英迪南、穆拜里哈三人正在城外等着他。他见到三人,未说话,就翻身上马,四人快马加鞭,奔驰而去。见前面有一片林子,盛格布禄才下马,走进林子里坐下。他把经过情形说了一遍,四人一方面感到遗憾,一方面觉得形势不利,还是赶快离开佛阿拉好,一旦努尔哈赤怀疑起来,想跑都跑不脱。龙格儿说道:“当前,知道咱们计划的还有两人,一是噶盖,另一个是布扬诺斯基。”盛格布禄说:“噶盖不会出卖咱的,是他带俺进去的。他一讲,就等于引火烧身。”穆拜里哈说:“布扬诺斯基该不会说出去的。”“那很难说。如果努尔哈赤问他,就很可能会说出去的。”“去把他干掉吧!以免留下后遗症。”大家商议结果,还是由盛格布禄、龙格儿去虎喇特里寨。四人又约好会面地点,便分手而去。盛格布禄与龙格儿快马来到虎喇特里寨,径入布扬诺斯基的家中。见家中别无他人,二人心中十分高兴,盛格布禄与他讲着话儿,龙格儿拔出刀来,从背后给了布扬诺斯基一刀,便倒下死了。二人急忙走出,上马而去。
  再说噶盖先把盛格布禄带到客厅门口,随即退走。刚走出内城门,觉得这不是自来送死么?一旦刺杀发生,无论成与不成,自己都脱不了干系。遂赶忙转身回来,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客厅里面,看盛格布禄拔出宝刀,正要下手之际,他突然喊了一句“大王请起!”这等于救了努尔哈赤的一条命。
  且说努尔哈赤见噶盖与盛格布禄走了之后,拿出宝刀翻过来,调过去地看着,心里十分喜欢,觉得这是真正的宝刀。这时候,内城门卫走了进来,向努尔哈赤报告说:“噶盖带一个生人进来,不久,他又出去刚走几步,又转回来。如此反复,俺见他脸色也不正常,有些形迹可疑。不知他们二人进来干啥?俺心里不太踏实,特来向大王报告。”努尔哈赤笑道:“他们是来献宝刀的。”说着,把那把七星宝刀举了起来,挥了两下。那门卫又说道:“噶盖为啥走了又回来,显得非常紧张的神情?”努尔哈赤听了,沉思了一会儿,脑海里闪现出:盛格布禄当时非常紧张的表情,而且他站的位置离俺的长椅距离也很近,这些都似有行刺的可疑。这时候,皇太极来了,努尔哈赤把前后经过讲给他听,这皇太极虽然年轻,但聪敏过人,遇事善于动脑筋,深得努尔哈赤的喜爱。他想了一会儿,说道:“就噶盖而言,他喊‘大王请起’,说明他不想行刺你,无论他是不是同谋。再说盛格布禄献刀,为啥要选在中午你休息时间来献?当时他极度慌张,本想行刺,因为噶盖一声喊,才改口来献刀。这正如三国时曹操献刀子董卓时的情景一样。”努尔哈赤听了,说道:“孩儿分析得有些道理。先把噶盖喊来诈他一下,就可以知道了。”皇太极忙说:“再派人前去盛格布禄家看看,他若不在家,或是逃出城去,必是行刺。”努尔哈赤遂让侍卫前去看看。
  侍卫走了之后,皇太极又说:“暂时不必去问噶盖。若不是行刺,问过之后咱就被动了,他也有包袱。若是行刺,再问他也不迟。”努尔哈赤笑着说:“俺到底是老了,脑瓜子也不好使了。这天下,将是你们年轻人的。希望都寄托在你们身上步!”侍卫去了好一会儿,回来报告说:“盛格布禄不曾回家。他乘马出了西门,与城外三个人见面后,四人一起,向西飞马而去。”皇太极听了,说道:“盛格布禄心虚逃窜,必是行刺无疑了。”努尔哈赤忙让侍卫去喊噶盖到来。
  努尔哈赤盛怒等待着噶盖的到来。不一会儿,噶盖来了。努尔哈赤说道:“俺如此重用你,反想来害俺,你的良心让狗吃了!”噶盖慌忙跪下,哭着将事情经过,从头到尾,细说一遍。最后,他说道:“请大王开恩,俺实在不忍心让你被刺,才急忙回来。当时,俺若不喊一声,盛格布禄必刺无疑。”努尔哈赤听了,非常气愤地说:“有人叛逆,邀你同谋,你却不及时向俺报告。反而引他来对俺行刺。怎能让俺对你宽恕?若是饶了你,今后怎么办?真是杀人可恕,情理难容啊!”说罢,遂喊待卫:“把噶盖押下去关起来!等把那几个叛逆分子一齐抓到,再处决罢!”噶盖大声哭着,嚷着,喊道:“俺冤枉啊!俺冤枉啊!……”
  再说噶盖被押下去之后,努尔哈赤命皇太极带精锐骑兵五百,速去追捕盛格布禄、龙格儿、布英迪南、穆拜里哈四人。这且不叙。再说盛格布禄等四人,连续跑了两天,看看天夜已晚。前面一个寨子,穆拜里哈说道:“俺有个舅父在这寨里替寨主放马,去找他弄点吃的吧!”大家表示同意。四人来到寨前下马问了好几个人,才找到他家里。他舅父名叫尤敦西夫,热情地接待他们。正在吃饭时候,有人来喊尤敦西夫说:“寨主要你去哩!”他把四人安顿好之后,就去见寨主。那寨主原是东海女真的一个部落长,归顺建州后,努尔哈赤派他来这个库巴舍里寨当寨主,寨里人都喊库里巴巴。寨主一见尤敦西夫就说道:“佛阿拉已发来文书,说有四个歹徒刺杀努尔哈赤大王,让俺协助拿办。听说你家来了几个人,你快去带来,俺盘问一下。”
  尤敦西夫听了,吓得魂不附体,赶忙回来,把寨主的话说了一遍。四个人互相看了一会儿,没有了主意,盛格布禄说道:“咱们不是刺客,走!俺去向寨主说去!”说罢,他拉住尤敦西夫往外就走。二人不一会来到寨主那里,盛格布禄抢先说道:“俺是他外甥,是来看舅父的,怎么是刺客哩!”寨主说:“不是来了四个人吗?都叫什么名字?等佛阿拉的人认过以后,俺才能相信你的话是真是假呢!”盛格布禄一听,忙对尤敦西夫说:“舅父,你去喊他们三人来,俺在这里与寨主叙话。”尤敦西夫已吓得六神无主,只得去喊。这里盛格布禄与寨主二人东扯西拉地叙谈起来,不一会儿工夫,穆拜里哈他们来了。盛格布禄唰地一下,拔出腰刀,对准寨主肋下就是一刀,那寨主连嗯也未来得及嗯出声来,便一头栽下去,死了。尤敦西夫一见,慌作一团,急急巴巴地说不成话来:“你……你怎能……随便杀……杀人?”盛格布禄说道:“俺不杀他,他要将俺四人全部送给努尔哈赤,俺们还能活吗?”穆拜里哈问他舅舅道:“这寨里有多少兵马?带兵将领是谁?”尤敦西夫说道:“有五百兵马,带兵将领是寨主的大儿子,名叫阿泰也嘎夫。”布英迪南说道:“俺们把寨主的尸体藏起来,你快去把阿泰也嘎夫喊来!”龙格儿说道:“现在只能一不作,二不休,先下手为强了。”尤敦西夫只得去喊阿泰也嘎夫,布英迪南立即动手将寨主尸体拖到墙角落里,用东西盖上,又把地面血迹打扫干净。四人商议已定:阿泰也嘎夫进门后,就把他杀死,然后招集兵马,占领寨子。想办法与明军联系上,就不怕努尔哈赤派人来追了。
  尤敦西夫来到阿泰也嘎夫家里,对他说:“寨主喊你有急事,请将军快去。”阿泰也嘎夫听了,随着尤敦西夫就走。二人来到寨府客厅门前,尤敦西夫多长个心眼儿,忙喊道:“阿泰将军来了!”盛格布禄四人一听,互相使个眼色,便隐身门后。正当阿泰也嘎夫一脚门里,另一只脚还未迈进门槛之时,布迪英南,龙格儿同时将刀刺进他的左右肋下。可怜阿泰也嘎夫正当英壮之年,还弄不清怎么一回事,便咕咚扑地身亡。盛格布禄又对尤敦西夫说:“你将马匹管理好,没有咱四人的吩咐,一匹马也不能让谁骑走。”尤敦也夫身不由己,只得听从他们的支派。四人腰插佩刀,来到教场,将那钟声撞响。不久,兵马齐集场上,大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盛格布禄首先说道:“咱们是大明朝廷派来收服寨子的四位将领,所有人员都得听从将令,谁敢反抗,就像他们父子一样!”说罢,他把寨主父子俩的人头,悬挂在旗杆上。五百兵马看着鲜血淋沥的人头,谁不害怕?大家你看看他,他看看你,都是“哑巴吃扁食——心中有数”,谁也不吭一声。
  正在这时,守门士兵跑来报告说:“寨子东面有一支骑兵,正往寨子驰来。”盛格布禄即向龙格儿三人说:“可能是佛阿拉来的。咱们带着兵马,守好寨门,伺机会把他消灭掉,然后投明军去!”三人也只得听从,便令兵马守住寨门。他们来到寨门前一看,果见一队骑兵风驰电掣而来,挑着一面建州旗帜,快到寨前了。再说皇太极领着五十名骑兵,一路追赶,马不停蹄,沿途打听,有人告诉他:“有四个人望库巴舍里寨子来了。”皇太极遂紧追不舍,来到寨前下马。他见寨门紧闭,用马鞭一指,喊道:“让你们的寨主出来说话。”盛格布禄说道:“俺就是寨主,有什么话你就说罢!”皇太极一见,因为他既不知道寨主姓啥名谁,也不认识盛格布禄。正想告诉他来的目的,一眼瞅见盛格布禄身后的布英迪南和穆拜里哈,他心中明白了。布英迪南是金台石的小儿子,皇太极是金台石的外甥。攻破叶赫城时,金台石死后,皇太极曾带着他母子俩去拜见过努尔哈赤,认识这个表弟。穆拜里哈是布占泰的儿子,乌拉灭亡时,皇太极俘虏来的,也认识他。于是,他指着布英迪南说:“俺警告你,布英迪南!你若想留一条活命,就赶快出寨投降。不然的话,捉住以后就让你碎尸万段!”布英迪南听了,不免心中一动,他看着盛格布禄,正想说话,盛格布禄却说道:“你投降也是死,不如现在跟他拼了!”遂吩咐士兵大开寨门,带领五百人马,出了寨门,来到皇太极的对面,立住阵脚。皇太极一见,便用大刀指着寨里的兵士说道:“你们不明真相,这四个叛逆阴谋刺杀咱家大王,逃跑到这里,俺是来追捕他们的。俺劝你们早早散去,免得受连累而死。他们四个人是‘兔子尾巴——长不了的’。”听了皇太极的话,那五百士兵“嗡”的一下,逃回寨子去了,然后把寨门紧紧关了起来。皇太极一见,大喝一声:“还不快快下马受缚,等待几时?”一边大刀一挥,指挥五十骑兵,“哗啦”一下子,将那盛格布禄四个人围在中间。皇太极手举大刀,将包围圈向中间收紧。那五十骑兵,个个瞪着双目,手举大刀,只待一声号令。四个人被围在中间,想跑也不能。只见布英迪南首先丢下腰刀,跳下马来;接着,穆拜里哈也下马了,龙格儿与盛格布禄见了,只得跳下马来……
  皇太极进了寨子,又把尤敦西夫捉来,召开了全寨部民大会,宣布处死。让原寨主的小儿子库留西佳担任寨主,然后捆了盛格布禄四人,上马回佛阿拉城。再说努尔哈赤,自从盛格布禄刺杀事件发生之后,便加强了警卫工作,对佛阿拉城的巡防也有了布置。现在,内城不经许可,任何人也进不去;外城也不是容易进的,城里还有便衣巡查,遇见生人,随时可以拘查。努尔哈赤也变得深居简出了。一旦出城,都是前呼后拥,呜鼓奏乐。不仅显示出威严,也增强了慑人的气势,逼人的力量。皇太极将四人带回佛阿拉之后,努尔哈赤先召开各部首领、将领会议,把他们的罪行公布出来;又召开佛阿拉全体部民大会,宣布他们的罪行;最后施予最重的刑罚——五牛分尸。噶盖也未能幸免于死,因为罪行轻些,被用绳子勒死。五个人的人头,被挂在高高的棋杆上,一连示众了好多日子。直到成群的秃尾巴老鹰,把那些头颅啄得只有一个空头骷髅时,努尔哈赤才让士兵把它们松下来,丢到鱼池里,任凭王人去啃啮罢!
  且说噶盖被杀之后,额尔德尼遵照努尔哈赤的指示,独自一人创制满文。当无圈点的满文制成以后,额尔德尼也被杀死。此人是满族杰出的语言学家,他姓纳喇氏,世代居住在都英额,少年时代以明敏闻名远近,他兼通蒙古文和汉文。在投归建州后,被赐号巴克什。在满文里,巴克什是学者、博士的意思。额尔德尼随从努尔哈赤“征讨蒙古诸部,能因其土俗,语言、文字,传宣诏令、招纳降附、著有劳绩”,深得努尔哈赤的赏识。额尔德尼身材高大,英俊潇洒。年轻时候,家乡一些有权势的人家,出于对他才貌的仰慕,都想把女儿嫁给他,但额尔德尼一个也不满意。与他同部落的齐尔计吉家有个姑娘,长得其貌不扬,又胖又丑,黑黑的皮肤,大大的脚;但是她力大无比,双手举得起一个石磙。家里替她找了许多人家,她却不肯嫁。父母说:“你这样挑挑拣拣,究竟要挑个什么样的女婿啊?”女儿说:“俺想挑一个象额尔德尼那样才貌双全的人。”不久之后,这话竟传到了额尔德尼耳朵里,他非常高兴,便向齐尔计吉家下了聘礼,娶那姑娘为妻。到了过门日子,姑娘精心地梳妆打扮了一番,头上插了各种珠宝首饰,身上穿了绫罗绸缎。到了额尔德尼家,拜了天地之后,被送进了洞房。谁知额尔德尼见了新娘子的面以后,回头就走了。一天两天过去了,额尔德尼不和她说话;三天五天过去了,额尔德尼还是不理她。姑娘十分纳闷,到了第七天,额尔德尼仍是不理不睬。俗话说:“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这新娘子陷入苦恼之中,他为啥不理俺呢?——
  晚饭后,新娘子把家务做完之后,关上房门,然后来到床前向丈夫跪下了。她说道:“你这样不理俺,不睬俺,一定是俺犯了什么过错,请你指出来,俺做妻子的一定认真改正。”额尔德尼这时候才开口说道:“娘子呀,俺家是贫苦的本分人家,俺又不愿意去做官,俺要的妻子是个穿粗布衣衫,可以和俺同甘苦,共劳动的人。现在你这副样子,穿着这么华丽,脸上涂脂抹粉,岂是俺理想中的妻子呢?”新娘子说道:“原来如此!殊不知俺这也是试探试探你的志向的呢!”于是高高兴兴地脱下身上的线罗绸缎,穿上粗布衣衫,卸去头上的金珠玉器首饰,把头发挽成一个简单的高髻。并开始干起各种粗重的家务活来。
  于是,额尔德尼大喜过望,欣喜地说道:“这样才是俺欢喜的妻子啊!”从此以后,额尔德尼满意了。他又给妻子起了一个名字,叫齐尔计吉光。这名字中含有他对妻子闪光的道德品质的赞赏。夫妻二人恩恩爱爱、和和美美地过日子。努尔哈赤统一建州之后,得知额尔德尼的美好声望,几次派人邀请他出来做事,均遭拒绝。后来他亲自去拜访,额尔德尼才倾心归顺,跟随努尔哈赤南征北讨,建树功勋。后来噶盖被杀以后,额尔德尼独自一人撰制满文,每天废寝忘食,不辞劳苦。一日,努尔哈赤派人去喊额尔德尼。他放下手中的笔,跟来人进了努尔哈赤的客厅。进门以后,抬头一看,努尔哈赤正搂着新娶不久的太妃乌拉氏在调情。额尔德尼是一个十分严肃的人,见状转身就走,不顾努尔哈赤的喊声,坚持走了回去。因此使努尔哈赤十分恼怒,以为额尔德尼太傲慢无礼,从此不再如往日信任他了,并逐渐疏远起来。
  一次,努尔哈赤命令工匠在他居室前面盖两间书房。盖好后,努尔哈赤前去看看,他未置褒贬,只在门上写一“活”字,然后扬长而去。人们看了,都不了解其中的意思。有人去问额尔德尼,他笑着说:“大王读过《三国演义》,他在学曹操哩!那门内写个‘活’字,是‘阔’字。大王嫌书房的门太大了。”于是工匠们又将那书房的门扒了,重新又砌,比前次小些。再请努尔哈赤来看,他十分高兴。遂问道:“怎么知道俺嫌门大了?”工匠们说:“是额尔德尼讲的。”努尔哈赤听了,一连哈哈大笑几声。其实,在那笑声背后,隐藏着厌恶,嫉恨的成份。
  且说额尔德尼的妻子齐尔计吉光生病了。开始是腰病和脚病,非常疼痛。以后痛得更加厉害,整日不能下床了,且日夜痛苦不堪。额尔德尼来向努尔哈赤请假,请求回家为妻子请医诊治。努尔哈赤说道:“你现在正撰制满文,这是公事;你妻子有病,是私事。不能因公废私呀!”额尔德尼说道:“俺请求辞去公事。”努尔哈赤不禁大怒,说道:“胡说!你妻子死了,还可以再娶一个;你辞去公事,是对俺不恭、不忠的表现。对俺不恭、不忠,是叛逆行为。对叛逆行为的处置,你是知道的。为何要自寻死路呢?”额尔德尼竟不辞而别,回家为妻子寻医治病,日夜侍候妻子。努尔哈赤得知后,非常生气,竟派人把额尔德尼抓来,下令处死了。
  额尔德尼死后,又派巴克什达海改进老满文。达海对老满文加以改进,他编制了“十二字头”;在字旁各加圈、点;并固定字形,对字母的书写形式加以固定,使之规范化;又确定音义,改进字母发音,固定文字含义;还创制了特定字母,设计了十个专为拼写外来语(主要是汉语)的特定字母,以拼写人名、地名等。
  经过达海改进后的满文,后人称之为“有圈点满文”或“新满文”,于是满文较前更为完备。改进后的满文,按语言学音素来说,有六个元音字母,二十二个辅音字母,十个专门用作拼写外来语的特定字母,字母不分大小写,但元音字母以及辅音与元音相结合所构成音节,出现在词首、词尾或单独使用时,都有不同的书写形式。
  满文的语法,名词有格、数的范围;动词有体、态、时、式等范畴。句子成分的顺序是:谓语在句子最后,宾语在动词谓语之前,定语在被修饰词语之前。满文的书写,字序从上到下,行序从左向右。
  满文的创制和颁行,是满族文化发展史上的里程碑。从此,满族人民有了自己的文字,可以用它来交流思想,书写公文,记载政事,编写历史,传播知识,翻译汉籍。这不仅加强了满族人民的思想交流,而且促进了满汉之间的文化交流。满文撰制后在女真地区的推行,使女真各部和女真人民之间的交往更为密切,这对满族共同体的形成,无疑是一条重要的精神纽带。特别是建州的统治者,用满文翻译大量的汉文典籍,汲取中原封建王朝的统治经验,加速了满族社会的封建化,促进了满族文化的进步。同时,满文记录和保存了大量的文化遗产,丰富了中华民族的文化宝库。


  

126在线阅读网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建议我们 | 网站地图 | | 诗词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