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中国元帅徐向前

32

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中国元帅徐向前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中国元帅徐向前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老将率新军,攻战运城。新部队也能啃下硬骨头

  自1947年6月30日,刘邓大军、陈谢兵团先后奉命外线出击,强渡黄河,挥师南下,挺进中原和豫西,将晋冀鲁豫军区的主力几乎全部投入到新的战场,拉开了解放战争战略进攻的历史性一幕。
  就在徐向前送刘伯承出征时,两位老战友难舍难分,刘伯承说:“咱们还是分开好,分开以后,你指挥内线部队作战更能发挥你指挥作战的才能。留下的部队太少,全靠你扩编和训练了。”
  此时,留给徐向前指挥的正规部队确实少得可怜,怎么办?徐向前胸中有全局,一心顾大局。他一方面从地方武装中升级,转为正规部队,以解兵力不足的燃眉之急;一方面又积极动员2万常备民伕,于8月间随陈谢兵团南下,继而又动员7.3万名新兵补充到刘邓、陈粟、陈谢、彭张等野战部队。徐向前一手抓支前,一手抓部队的组建,为在山西展开一场与阎锡山的决战作准备。他以太岳军区的基干部队和地方武装为基础,组成第八纵队,辖第二十三、二十四两旅六个团,作为军区的主力;以太行军区的分区团队、县独立营、游击队,组成太行独一、独二两旅共六个团;以冀鲁豫八分区地方武装为基础,组成冀鲁豫独二旅(独一旅组成后即归属刘邓大军南下);以太岳军区第十八、十九、二十分区的地方武装,组成四个团;以冀南地方武装组成两个独立旅,总兵力5万余人。这些部队大多数是由地方武装干部组成的,干部新、兵员新、装备差,各旅团按“三三制”组建,均达不到齐装满员。徐向前知道,要指挥这样的部队面对阎锡山20多万大军,去攻占山西的几座重要城池,是艰难啊!
  长期的战争,艰苦的磨炼,使徐向前养成了钢一般的性格。“难”字,在他的字典上几乎难查到。他最讨厌叫苦的人,最喜爱那些不怕神、不怕鬼的干部。他说:“革命就是难事,共产党员就要迎着困难上。”历史的经验赋予他的正是这样:路线正确,军事指挥不犯错误或少犯错误,部队人数会一天天扩大,胜利会一个接一个;路线不正确,军事指挥上犯错误,部队人数会由多变少,甚至有覆灭的危险。他相信党中央和毛主席的英明决策,也对自己的军事指挥充满着信心。部队整编起来后,司令部有的参谋人员不会写命令,他“手把手”地教;干部、战士地方性、散漫性与游击习气严重,他苦口婆心说服教育。
  严格训练,严格要求,从实战中提高,使新组建的兵团,迅速成长。
  解放战争进入第二个年头,摆在徐向前面前的使命是:独立完成内线作战的任务,围困和消灭山西境内阎锡山的15个正规旅,解放山西。对此,朱德总司令就内线部队的建设和作战问题,专门同徐向前谈过一次,要他在内线作战中,专门培训攻坚部队。徐向前深感责任重大。此时山西境内的敌人,已处在解放区的四面包围之中。他们凭借优势装备,由北至南盘踞在铁路沿线的大同、太原、榆次、临汾、运城等重要城市及晋中地区的一些县城,继续与人民为敌。运城,位于山西省南端,是兵家必争之地。它南扼陇海铁路、潼关要冲及黄河渡口,北联“卧牛城”临汾。攻下运城,我军便封住了晋南的门户,既能解除陈谢兵团从豫西出击陕东的后顾之忧,又能切断山西敌人南逃的通路,对牵制胡宗南部于渭北地区,配合西北野战军作战,也有积极作用。徐向前同滕代远、薄一波共同研究决定再次打运城,一面攻坚,一面打援,在攻城作战中锤炼部队,为解放山西全境摸索经验。他们将作战方案报请中央后很快得到批准。
  此时,运城守敌1万余人,由国民党军第三十六师和第十七师各一个团、汽车第六团,阎锡山的保安第五团、第十一团及其它杂牌军组成坚固防御体系。城墙坚固,明碉暗堡星罗棋布,构成一道道、一层层交叉火力网。敌人为了长期固守,储备了大批粮食弹药,誓与人民解放军死拼到底。1947年5月间,太岳部队曾攻打一次该城,经一番激战,占领了飞机场、西关和北头,但越向里打越艰难,因部队要执行南进任务,遂主动撤离转进。时过4个月,徐向前于9月下旬组织制定了第二次攻打运城的部署。其作战决心是:以王新亭第八纵队和吕深独立三旅,太岳兵团等部,担任主攻任务;以一部兵力部署在临汾、运城之间的要道处,防敌南下增援;以另一部兵力扼控三门峡、茅津渡、凤陵渡等黄河之渡口,阻击胡宗南派兵增援。徐向前心里很清楚,他所指挥的这支部队是比较新的队伍,除部分指挥员打过大仗外,多数基层干部和战士没打过大仗和恶仗,如今要攻打敌人防御坚固的城池,就更需要对部队深入动员,周密准备、反复进行坑道作业、爆破、组织火力、诱敌出击和登城破堡的演练,力争以小的代价换取大的胜利。他和滕代远、薄一波于9月30日电示第八纵队司令员王新亭和副司令员兼参谋长张祖谅:
  你们攻运城,务作充分周到准备,打有把握、有准备的仗。
  不打消耗战,不轻敌。注意下列工作:
  一、详细侦察敌工事构筑,特别地堡群构筑情形和有无地道及秘密之处,兵力、火力点等。过去我们对敌地堡认识不足,曾吃了不少的亏。对敌炮火,亦应注意侦察。
  二、攻城器材应充分准备。根据敌情同时作各种攻城手段之准备。
  三、战斗前,应联系实地情况作反复的战斗演习,特别是攻地堡、爆破外壕与城门,坑道作业(筑碉推进,以地堡对地堡)、火力组织,以及突击队之专门训练等,吸取前次攻运经验,并准备一次攻击不成作连续攻击。
  四、作充分的政治动员,发动群众性的讨论,发挥群众智慧,并进行遵守群众纪律之教育。
  五、攻下运城是一定要付代价的,只要能全歼敌人,我们就不怕付出代价。
  以上供参考。
  徐向前身为指挥千军万马的高级将领,在一场大仗没有打响之前,他无时无刻不在思考作战过程中可能发生的一切,他要像老练的电影导演一样,对战斗作一幕幕的设想、分析和决断,拿出比敌人更高明的一着棋,将敌致于死地。就在攻城前三天,徐向前、滕代远和薄一波于10月5日又给王新亭、张祖谅及第八纵队政治部主任桂绍彬发一急电:
  只要有把握攻下运城,支付一千人乃至更多的代价也是值得的。你们对时间和敌情不可有任何顾虑,专心一致攻城,充分进行土工作业,并激励全军奋勇战斗,为人民立功。打下运城,不仅解决我区财经问题,且对八纵是一个重大锻炼,尤可夺取大量武器装备自己。你们配有几门野炮、榴弹炮,如炮弹不足,拟即赶运一部给你们。
  1947年10月8日,三颗闪闪发光的绿色信号弹腾空而起,一发发炮弹射向运城外围守敌的阵地,第二次攻打运城的战斗开始了。战斗过程中,徐向前等再次电示八纵:对攻击运城,提供下列意见:
  一、攻下运城即有把握攻下临汾,望不必顾虑时间与周围的敌情,专心攻城。
  二、攻克运城之重要关键:第一,充分的准备工作,扫清一切登城障碍。第二,在城外给敌有生力量以相当杀伤,而我军力量在登城前又不致有过分消耗。
  三、估计敌仍将继续反扑,建议你们在敌可能反扑地区,预先布置秘密的短兵火力,诱敌出击,待敌接近至数十公尺,突然给以杀伤。结合步兵小部队的反突击,予以歼灭打击。
  四、以小部队(一个班至一个排)夜间连续不断袭扰敌人,以消耗疲惫敌人。
  五、所有交通壕沟,应有顶盖设备,以防敌曲射火力,特别六○炮及枪榴弹之杀伤。第二,第三梯队位置,亦均应筑工事(不规则形)。
  六、尽量利用坑道作业,强行爆破破坏敌外围工事。可以减少我军伤亡。
  七、要克服指战员怕做工事的心理,可提出“多流汗、少流血”的鼓动口号,以充分准备和小的代价,取得决定胜利。
  经过一周的激战,我八纵将士扫清敌外围据点,运城守敌已有我大军包围之中,敌电台将求援的电波一次又一次地抛向天空。胡宗南深知,丢掉运城对他亦极为不力,唇亡齿寒,不能不管,便派其钟松师4个旅,从三门峡地区北渡黄河,以十万火急增援运城。战场情况的骤变,使原先部署的打援部队,已无法阻挡敌人,于是便急令攻城主力部队撤围,开至平陆一带打援。由于敌人装备精良,突击力和快反力强,而我军火力差,又缺乏打硬仗的锻炼,被胡敌一部突破我之防线,窜入运城,再硬打下去对我极为不利,于是只好暂时取消攻城计划,总结经验教训,以利再攻。徐向前写道:
  “这一仗打得不理想,部队士气颇受影响。新部队打仗,最怕头一炮不响。一仗下来,没取得多少战果,指战员们灰溜溜的,觉得脸上无光,抬不起头来。气可鼓而不可泄。我们立即进行战斗总结,肯定攻城战斗牵制了胡敌南进,对外线作战起到有力的配合作用;同时,指出打援失利的原因所在,由领导上承担主要责任。号召大家加紧训练,积极进行第三次攻打运城的准备。这样,部队情绪才稳定下来,全力投入攻城训练中。”
  1947年12月初,徐向前组织制定了第三次攻打运城的部署。说也巧,此时王震率西北二纵队路经晋南,休整待命。徐向前等领导看准了这支生力军,请王震来司令部作客,同他商量参加攻打运城的作战。王震是位战将,性格开朗豪放,一听说参加攻城作战,哈哈大笑,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说了声“行!”答应得很痛快。徐向前立即将此案上报中央,毛泽东复电:“(一)同意你们打运城。(二)王震纵队应位于黄河北岸要点,确实保证河南敌不能北渡,方有把握,否则敌必增援,攻运仍无把握。”毛泽东之所以如此部署,是因为胡宗南在黄河南岸的潼关、陕州、洛阳一带有4个旅另一个骑兵团,是渡河增援运城的主要力量,联系第二次攻打运城的失利,故特别强调注意黄河以南的胡敌北渡。
  正在这时,徐向前和薄一波、滕代远要继续参加晋冀鲁豫中央局在冶陶召开的全区土地会议,于是,决定组成运城前线指挥部,由王新亭任司令员,王震为政治委员,统一指挥晋冀鲁豫和西北二纵两支部队,互相配合,协同作战。攻城任务以八纵和二纵主力担任,其余部队置于黄河北岸和东岸的要点,准备打击援敌。攻城作战前,王新亭和王震反复研究敌情、地形,提出首先扫清外围据点,选定城西与城北为主攻方向的作战方案。徐向前认真审查了此案,签署同意。
  1947年12月16日夜,运城内外一片沉静,静得令人可怕。天下着大雪,寒风刺骨。突然,一颗颗信号弹升入夜空,接着是一道道炮弹飞行的闪亮轨迹,划破漆黑的夜空,雷鸣般的爆炸声惊天动地,第三次攻打运城的大幕拉开了。此时运城守敌为胡宗南、阎锡山部及杂牌土顽,共1.3万余人。他们重新修复了被我军二打运城时摧毁的明碉暗堡,加固了纵横交错的交通壕,凭借强大的火力,在东西南北四大护城阵地上,顽强抵抗解放军的攻击。我军的炮火有限,打了一点炮弹,对部队是个鼓舞,对敌人是个震撼,但真正叫劲的还是靠战士们抱着炸药包一次又一次地连续爆破。攻城指战员冒雪破堡,横扫外围据点。
  经一周外围争夺战,敌四大护城防御阵地均被摧毁,阵地上死尸遍地,血染雪红,残敌为了活命,丢下阵地逃入城中。这时,胡宗南4个旅,集结在黄河南岸陕州至潼关一线,企图重演渡河增援的“好戏”。我军如不迅速攻下运城,全歼守敌,一旦胡敌北援,战场又会出现被动,甚至会功亏一篑。24日,参战部队发起猛攻,激战两天两夜,没能破城。在这叫劲的时候,徐向前心里十分清楚:敌我双方的绳子都绷紧了,正在进行一场流血的拔河赛,谁坚持到最后谁就是胜利者。他拿起电话:
  “要王新亭司令员!”王新亭拿起听筒,传来了徐向前的钢铁般的声音:“王司令,我命令你们,再坚持最后五分钟,一定要把运城拿下来!”王新亭坚定地回答:“是!保证完成任务!”
  27日黄昏,八纵二十三旅组织爆破队,用3000公斤炸药爆破城池,随着一声撕谷裂肺的爆炸声,翻滚的蘑菇云升入天空,北城爆破开了,突击部队的将士们像潮水般地涌入城内。
  城西亦被王震指挥的部队突破。敌人慌乱不堪,有的负隅顽抗,有的躲藏保命,有的成热锅上的蚂蚁,经过一夜巷战,将万余守敌全歼,1947年12月28日,当太阳从东方冉冉升起的时候,晋南运城回到了人民的手中。
  由于我军迅速攻克运城,胡宗南北援之举破灭了。他为了给“蒋老头”表示一下“精诚团结”,其前锋从太阳渡抢渡黄河,但遭我太岳三分区部队的顽强阻击后,激战一天,便急忙退回黄河南岸。从运城南逃的千余残敌,亦被太岳三分区部队围堵全歼。
  运城攻坚歼灭战的胜利,不仅动摇了山西境内敌人守城的信心,也锤炼了部队,使新组建,新升格的部队经过艰苦作战,在战斗意志、战术思想、战斗作风和城市攻坚等方面,都得到了提高,总结了宝贵的攻城经验,为攻打“卧牛城”——临汾,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一片欢庆运城解放的锣鼓声中,晋冀鲁豫军区部队、西北二纵队和根据地的翻身群众,迎来了1948年元旦。


  
126在线阅读网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建议我们 | 网站地图 | | 诗词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