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专制魔王墨索里尼

第三十二章罗马决战

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专制魔王墨索里尼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专制魔王墨索里尼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条条防线被突破 罗马京城又失落
          “固若金汤”何足惧 丧钟敲响多挽歌

  话说德军在意大利南部失败后,1944年1月初,被迫退守古斯塔夫防线。这条防线从那不勒斯以北地中海沿岸起,经加埃塔、卡西诺直到亚得里亚海滨的奥尔托纳,横贯意大利中部。该防线由大量钢筋混凝土工事和雷区构成,被德军称做“坚不可摧”的防线。希特勒和墨索里尼企图依托这条防线,阻止盟军占领意大利北部,保障整个欧洲战场南翼的安全。这时在意大利北部驻守的德军是凯塞林元帅指挥的“C”集团军群,下辖第十、第十四集团军,共含21个师,370架飞机。第十集团军负责防守古斯塔夫防线;第十四集团军驻守在意大利北部沿岸地区,对付当地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反法西斯游击队。
  经过休整补充,在意大利南部的盟军,处于更为有利的作战态势。他们计划迅速突破古斯塔夫防线,一举攻占罗马,尔后向意大利北部推进,歼灭意大利境内的德军和墨索里尼的法西斯残余部队,以配合西线盟军开辟第二战场的作战。这时,在意大利作战的盟军为美第五集团军、英第八集团军和英独立第五军。这些军队合编为第十五集团军群,由哈罗德·亚历山大指挥,共有19个师又4个旅,支援飞机约4000架,在地中海的舰船3000余艘。在人数上虽略少于敌人,但在武器装备上远远胜过德、意法西斯的军队。
  为了突破古斯塔夫防线,丘吉尔坚决主张在防线北面地中海海岸的安齐奥组织一次登陆作战,以配合正面军队的进攻。他把这一登陆比作是一只“野猫”,要把这只“野猫”投入古斯塔夫防线北面的海岸,去“抓碎德国佬的心脏”。
  安齐奥位于罗马以南45公里,是一个滨海港口小镇。盟军统帅部认为,在这里登陆取得胜利后,即可直取罗马,对于加速盟军在意大利的胜利具有重要的意义。因此,按照丘吉尔的意图,盟军很快制定了一个代号为“鹅卵石”的登陆作战计划。计划规定,登陆部队在距前线100公里远的安齐奥登陆,从后方突击防御之敌,切断其退路,并配合美第五集团军从正面突破古斯塔夫防线,尔后攻占罗马。
  为了保证登陆计划的顺利进行,盟军在登陆前要对附近机场和交通线进行空袭轰击;同时地面部队要从防线正面实施牵制性进攻。为此,抽调美第五集团军所属第六军为登陆部队,该军下辖二个加强师、一个伞兵团、五个海军陆战营及专业部队,共5万人,并调集126艘战舰、250艘运输舰和大约700架飞机,参加了这次声势浩大的登陆作战。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美第五集团军于1月12日,从卡西诺地区发起了进攻,虽未突破德军防御,但牵制了德军的预备队,为在安齐奥登陆创造了条件。1月20日晨,集结在那波利湾的登陆部队开始出发,当日下午抵达安齐奥,并于次日凌晨2时开始登陆。在这里防御的德军只有两个营和数个岸防连,而且未进入戒备状态,登陆部队几乎未遇抵抗就很快占领了安齐奥港,并把3.6万人和3000多辆车辆运送上岸。
  但是,登陆部队没有利用这一有利形势迅速推进,却奉命“把固守滩头阵地作为首要任务”。由于登陆部队裹足不前,使德军得到喘息机会,乘机从第十四集团军调来部队加强了防务。后来登陆部队虽然增加到四个师,但德军却把防御部队增加到六个师,并占据有利地势,对登陆部队进行反击,以致丘吉尔首相的这只“野猫”一直未能伸出利爪施展威风,反被紧紧压缩在一个狭窄的登陆场上。盟军依靠绝对的空中优势,才勉强守住登陆场。这种局面一直持续到5月中旬。
  这时,西线盟军正准备在诺曼底登陆。在意大利的英、美军队必须加强攻势,牵制更多的德军,以配合即将开始的诺曼底登陆。于是,经过休整和补充的美、英军队,决定在卡西诺至第勒尼安海滨发起新的进攻。拟以英第八集团军12个师向卡西诺至罗马方向推进,美第五集团军在滨海地带进攻,尔后与安齐奥登陆部队会合。
  5月11日,盟军对德、意古斯塔夫防线强大的进攻开始了。进攻之前,亚历山大将军向丘吉尔首相报告说:“我们有充分信心和意愿来实现我们的目标:消灭罗马南面的敌军。我们预料将会遇到极其猛烈和艰苦的战斗,并且对此已作好了准备。”当晚11时,盟军以2000门大炮对德、意法西斯军队进行猛烈轰击。黎明时分,战术空军又以全力给予支援。在卡西诺北面,波兰军团在奋力进攻,包抄山脊上的修道院。这里地势险要,居高临下,工事坚固,以前的几次进攻都遭到失败。这次波兰军团又受到敌军阻截,被迫退了回来。
  在第五集团军的前线,法军很快推进到费托山,但在靠海的侧翼,美军第二军遇到了顽强的抵抗,正进行寸土必争的战斗。经过36小时猛烈战斗以后,敌人开始显出颓势,法军攻占了马约山,朱安将军把他的摩托化师,迅速地沿着加里利亚诺河向上游推进,攻克了圣安布罗吉奥和圣阿波利纳勒,从而肃清了该河西岸的全部敌军。
  英第十三军越过拉皮多河,更深地突入敌军坚强的防御地带。5月14日,与前来增援的第七十八师会合后,开始取得良好的进展。法军再度向前突入奥森特河谷,攻占了奥索尼亚,由此穿过没有道路的山地继续向西推进。
  美国第二军成功地攻克了圣玛丽亚因范特。为了攻打这个目标,他们曾进行了长时间的攻坚战。驻守该地侧翼的两个德国师,由于必须抵挡美第五集团军的六个师的进攻,结果遭到毁灭性的打击,因此利里河以南的整个德军右翼已在崩溃中。
  利里河北面的敌军,不顾其靠海侧翼的崩溃,仍然依靠古斯塔夫防线的残余部分进行拼死的顽抗。但是,他们逐渐支撑不住了。15日,第十三军进逼卡西诺一皮格纳托罗公路;16日,第七十八师在朝着西北方向的一次出击中,突破了敌军的防线,进逼第六号公路;17日,波兰军团向修道院北面进攻。这次他们获得了成功,占领了修道院西北的山脊,由于居高临下,可以控制公路,为盟军继续向前推进、包围罗马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直至5月18日清晨,英军第四师最后肃清了卡西诺城的敌军,这时波兰军团也在修道院的废墟上胜利地升起了红白色的国旗。其他各路盟军也取得了辉煌的战果。
  为了突破坚固的“阿道夫·希特勒防线”,盟军采取了分段切割的突袭战术。经过一次激烈的战斗,法军占领了皮科,美国第二军进驻丰迪。这样,德国对南面的侧翼当然感到惶惶不安了。于是,加拿大军团承担了利里河谷的主力进攻。到了24日中午,该军已经完成了全面的突破,同时它的装甲师已向切普拉诺挺进。次日,德军全线败退,在第八集团军的整个前线遭到猛烈的打击。
  当晚,前线总指挥亚历山大将军将这一胜利喜讯,向丘吉尔首相做了报告。他说:“古斯塔夫防线曾经过敌军整个冬季的准备,并有拉皮多河作为屏障,但在这次最初的突袭中,这个防线就被我方两支军队突破,而且在战斗开始后的第一个星期,敌军就被驱逐出防线。卡西诺是一个几乎无法攻破的堡垒,但在我军进行的一次出色的钳形运动战中,遭到了包抄,终于使它与战场隔开而陷于孤立。”
  至于敌人大事吹嘘的“阿道夫·希特勒防线”,亚历山大报告说,虽然布满了铁丝网、地雷以及钢筋水泥的碉堡,却在第八集团军前进的地段被摧毁了。盟军已俘获1万余名俘虏,敌人死伤的数字比这要大好多倍,战果还在进一步发展中。
  经过两周来的激烈战斗,在与盟军交锋的德军各师中,第七十一步兵师和第九十四步兵师已被击溃,不再成为战斗部队了。第一伞兵师、第九十装甲近卫师和第十五装甲近卫师,已损失了它们的大部分有效的战斗力。第二十六装甲师、第二十九装甲近卫师、第七一五和第三六二步兵师也都遭到了重创。第五七六团、第三○五团、第一三一团和第四十师实际上也都被消灭了。毙伤和俘获敌军共达5万多人。
  南面的敌军全面溃退,盟国的空军竭尽最大的力量,阻截敌人的退路,并且驱散集结的敌军。美国第二军向普里韦诺挺进,法军攻向切卡诺,而加拿大军团和英国第十三军则沿着河谷推进到弗罗齐诺内,同时第十军沿公路推进到阿韦察诺。从安齐奥前线缺口开来的三个美国师向韦莱特里和阿尔本山推进,后来又获得第三十六师的增援。但他们却遭到激烈的抵抗,一连三天毫无进展。他们作好准备,重新对瓦尔蒙托内发动进攻,而在这里,凯塞林已经把他所能集结的一切具有战斗力的部队都调来增援。然而,美国第三十六师在5月30日晚上所发动的一次出色的袭击,终于突破了罗马南面德军的最后一道防线。
  但是,美军第三十六师的胜利并没有立即带来成果。敌军在阿尔本山和瓦尔蒙托内两地,仍在拼命顽抗,不过他们的大部分兵力,这时都已经转向北面,向阿韦察诺和阿尔索利撤退,但是敌军在这两个地方,却遭到了英国第十军和第十三军以及战术空军飞机的追击。遗憾的是,盟军在山岳地带,不能运用他们装甲部队的强大力量,否则将会给敌人造成更大的杀伤。
  6月2日,美国第二军攻克了瓦尔蒙托内并向西挺进。当晚,德军的抵抗瓦解了。次日,到达阿尔本山的美国第六军和在它左翼的英国第一师及第五师向罗马逼近。美国第二军的推进稍稍领先,他们发现大多数桥梁未被破坏;6月4日下午7时15分,第二军第八十八师的先头部队进入罗马市中心的威尼斯广场。从此这座被墨索里尼统治了21年的都城获得光复。
  罗马这座享有盛名的世界文化古城,如今又回到人民手里来了。它的四周都是山,庄严秀丽,固若金汤;它的文化古迹,它的纪念碑和宫殿,比比皆是。它们在灿烂的阳光下大放异彩;罗马这座具有几千年文明史的古城,有它的欢乐,也有它的忧愁;在这座光辉的城市里,出现过不少伟人,也出现过像暴君墨索里尼这样的一些败类;而在这座都城里来去匆匆的渺小过客,若和它的光辉的悠久历史比较起来,则相形见细了!
  罗马的解放,在欧洲、在全世界无疑是件振奋人心的大事。热情洋溢的贺电来自四面八方。罗马的光复,进一步敲响了墨索里尼的丧钟。与此同时,苏军的反攻取得了更大的进展,到了5月底,希特勒的军队已陷入绝望的境地。当苏联红军重新发动排山倒海的攻势时,希特勒在东线的200个师将毫无招架之力。他已四面楚歌,希特勒、墨索里尼的末日屈指可数了。
  罗马于6月4日被攻克后,凯塞林元帅的残军在一片混乱中纷纷向北溃退;盟国空军的不断袭击和地面部队的紧紧追击,搞得敌军狼狈不堪,乱成一团。克拉克将军统率的美第五集团军沿着海岸公路直趋比萨,英第八集团军则跨过特韦雷河向特腊济梅诺湖(佩鲁贾湖)迅速推进。
  这时凯塞林一面撤退,一面整编部队,并决心据守他的下一个准备好的阵地,即所谓哥特防线。这一防线起自比萨之上的西海岸,逶迤于佛罗伦萨以北的群山之间,然后转入亚得里亚海滨的佩扎罗。德军和墨索里尼已经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在构筑这条防线,但是当时仍未竣工。凯塞林必须争取时间尽早完成它并配备人员,还要安顿正从北欧、巴尔干、德国和苏联给他调来的八个师。
  经过盟军10天的追击,德军的抵抗开始加强,著名的特腊济梅诺湖岸的阵地很坚固,直到6月28日,敌人才被驱逐,并向阿雷佐撤退。在西海岸,美国第五集团军克服种种困难后,于7月1日攻占了切奇纳,其右翼的法国军团不久也抵达锡耶纳。敌军在亚得里亚海岸做相应的退却,使得波兰军团能够迅速攻占佩斯卡拉并继续向安科纳推进。与此同时,法国一个殖民地师从科西嘉岛运来,在海空军强有力的支援下,经过两天鏖战,也攻占了厄尔巴岛,还俘虏了2000名敌人。
  经过整编和重建,凯塞林又达到了相当于14个满员的师,部署在从罗齐尼亚诺到阿雷佐、又从阿雷佐到安科纳以南的亚得里亚海滨的一条战线上。这是一连串有掩护的阵地之一,敌人愈来愈顽强地坚守这些阵地,其目的在于阻止盟军进抵哥特防线。经过空军猛烈轰炸和炮兵的猛烈轰击以后,阿雷佐于7月16日落入英军手中。18日,美军到达比萨以东的阿尔诺河,翌日进入里窝那港口。与此同时,沿着亚得里亚海岸紧紧进逼的波兰军队,占领了安科纳。7月的最后一周,美军继续推进,占据了从安波利到比萨的整条阿尔诺防线。第八集团军肃清了佛罗伦萨以南的整个山区。新西兰部队突破敌军防线后,迫使敌人撤离了这座文化名城。他们在撤走时破坏了所有的桥梁,只留下一座供人瞻仰的年久失修的韦基奥古桥。这样不到两个月的时间,盟军已经向前推进了250英里。
  面对法西斯穷途末路的形势,墨索里尼的情绪更加颓丧了。除了整天和他的情妇贝塔西鬼混外,对于一切都悲观失望了。希特勒为了给他这个盟友打打气,让他支撑这危难的局面,决定让墨索里尼于7月20日前来腊斯登堡大本营会面。谁料这一天正是希特勒大倒其霉的日子哩!这一天中午12点42分,纳粹元首虽然没有被施道芬堡上校设下的定时炸弹炸死,但却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他的头发烧焦,两腿灼伤,右臂拧伤,耳膜震坏,脊背也被落下来的一根椽子划破了。有一个目击者后来回忆道,当希特勒由凯特尔搀扶着从这所被炸坏了的正在燃烧的屋子走出来的时候,几乎认不出是他了——脸是黑的,头发在冒烟,裤子被撕成碎片;走路一瘸一拐,嘴角里流着白沫,犹如一个生命垂危的伤兵。
  1944年7月20日下午,这两个法西斯独裁者举行的最后一次会见,是颇为怪诞可笑的。在惊魂稍定之后,这个故意表示“坚强”的纳粹元首,领着墨索里尼视察了已经成为瓦砾场的会议室,却还在欺骗他们自己,认为他们手创的、要统治欧洲大陆的轴心,并没有同样成为一片瓦砾。曾经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意大利“领袖”,现在只不过是被纳粹打手从监禁中救出来,由希特勒和党卫队支撑起来的一个伦巴底的地方“领袖”而已。但是“元首”对这个已经垮台的意大利暴君还尽量表示自己的“友谊”。他尽可能热情地接待他,带他看那还在冒烟的、几小时前他几乎在这里送命的会议室残迹,而且预言他们的共同事业,不管遭到多少挫折,将很快取得胜利。
  希特勒指着一张被炸碎的桌子对墨索里尼说:“我当时正站在这张桌子旁边;炸弹就在我脚前爆炸……很明显,我决不会碰到什么不幸的意外。这无疑是命运要我继续前进,完成我的事业……今天在这里发生的事情是一个顶点!大难已经过了……我现在比过去更加确信,我所从事的伟大事业将必然渡过目前的危机,一切都会得到很好的结果。”
  墨索里尼乍看到这种场面,简直吓坏了。他不懂这种事情怎么能在大本营发生。这个意大利“领袖”,过去经常一听希特勒的话,就像喝了迷魂汤一样,这次听了“元首”一番神乎其神的说教,居然也表示同意。他说:“我们的处境的确很坏,也许甚至于可以说是近乎绝望。但是,今天在这里发生的事情给了我新的勇气。在这一奇迹之后,不能想象我们的事业会遭到不幸。”
  视察之后,这两个法西斯头子和他们的随从到贵宾室去喝茶。这时大约是5点多钟,跟着就出现了一个滑稽的场面。根据希特勒的手令,腊斯登堡的通讯系统这时已经恢复,开始收到来自柏林的报告,说明在柏林,同时也可能在西线,已经爆发了“军事叛变”。元首手下高级将领之间爆发了压抑已久的互相埋怨。邓尼茨海军上将大骂陆军的“背叛行为”,戈林代表空军对他表示支持。但邓尼茨接着又向戈林开火,责骂德国空军一败涂地。那个肥胖的帝国元帅为自己辩护了一阵,转而攻击他的老政敌里宾特洛甫,说德国的外交政策完全破产。他们争吵的声音几乎震破屋顶。墨索里尼则静坐在一旁,不好意思地红着脸。
  希特勒本来愁眉不展地呆着,吞服江湖医生西奥多·莫勒尔给他的各种颜色的药片,一听说“政变”、“谋反”就火冒三丈。他也不顾意大利“领袖”在场,瘸着受伤的腿站起来尖声叫喊道,同他这一次将要对付“叛徒们”的手段比较起来,他过去对付罗姆和其他“叛国犯”的手段就根本不算什么。他要把他们全都连根铲除。他咆哮说:“我要把他们的老婆孩子都关进集中营,一点也不宽恕!”
  然而,事情的发展总和这些法西斯头子们的愿望相反,正是:地狱大门已洞开,元凶魔酋急徘徊。欲知墨索里尼的结局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126在线阅读网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建议我们 | 网站地图 | | 诗词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