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努尔哈赤

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努尔哈赤

六、蚕食鲸吞

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努尔哈赤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努尔哈赤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努尔哈赤与朝鲜王国修好以后,暂时没有后顾之忧了,便决定征服海西四部。在古勒山役之后,女真内部形成了新的力量对比,海西四大部中,叶赫、乌拉部势力强盛。哈达、辉发部势力相对的减弱了,变为建州、叶赫、乌拉“三足鼎立”的局面,而三者之间,又以建州与叶赫的矛盾最为尖锐。在这一形势下,努尔哈赤采取“远交近攻”的策略。所谓远交,主要是针对乌拉部、科而沁蒙古、东海各部和朝鲜王国。所谓近攻,主要是与叶赫部争夺哈达、辉发部和直接攻击、掠夺叶赫部。正是在这一策略思想指导下,努尔哈赤进行了统一海西四部的战争。
  且说哈达部,原先居住在松花江海西地区。哈达,在满语里意思为山峰、石崖。因此,哈达以住山城而得部名。当时,明朝人称之为南关,而女真人称之为哈达。哈达部南徙至开原广顺关外,居住在哈达河(今清河)流域,也有一部分居住在柴河一带。它东临辉发,西至开原,南接建州,北界叶赫。哈达部的治所,是座落在哈达河北岸的哈达城。
  哈达部民,姓纳喇氏。部民南迁后,过着定居、农耕的生活。明朝万历初年,哈达万汗王台任哈达部长。其时,哈达势力最为强大。王台对明朝忠顺,他诱杀王杲以后,万历二年,明廷封他为都督,加一品勋阶,敕他为龙虎将军。那时,王台想依靠明朝势力,统一女真各部,但是明廷却坚持“分而治之”的方针政策,并不予以支持,使王台在内外交困、忧病交加中死去。那是万历十年,正是努尔哈赤起兵前一年。
  再说王台有六个儿子,长子扈尔干,次子三马兔、三子傻太,四子纲实、五子猛格布禄、六子康古六。王台死时,他的二、三、四子都已早死了。所以长子扈尔于继为哈达部长。但是康古六不服,整日与扈尔干磕磕碰碰。原先王台娶妻二人,第一个妻子生了四个儿子,后三个早死,只有扈尔干一人。在王台的势力最强盛之时,叶赫部长清佳努,将他的妹子名叫温姐的,嫁给王台作妾。那温姐长得肤若白玉,貌比天仙。特别是她擅长歌舞,淫荡风流。嫁给王台时,温姐年仅十六岁,而王台已六旬开外。温姐姓猛格布禄。
  王台死前,温姐就曾经勾引过扈尔干。扈尔干性格正直、忠厚,论年龄,他比后母温姐还大三岁。一天午后,她突然来到扈尔干的住室里,见他正在床上睡午觉,便主动脱去衣服,想去勾引扈尔干。遭到扈尔干的严辞拒绝,并痛斥她丧失理智。王台死后,扈尔干不准温姐接触外人。年仅二十六岁的这位孀妇,竟与比她小五岁的康古六勾搭成奸。十六年前的一天,王台带着侍从到东山打猎,遇到一个打猎的姑娘。见那姑娘长得俊俏,一时性欲大发,王台要求与她作爱。那姑娘不敢拒绝,二人遂在大树下面干成了那事。王台发泄兽欲之后,遂将那女子带回府里,以后生下了康古六。不久那女子一病不起。康古六虽比猛格布禄年纪大几岁,地位却排在后面。这康古六身高马大,性格剽悍。一次,他正在屋内洗浴,温姐来了,二人遂脱衣上床。从此,夜夜欢聚。这事传到扈尔干耳里,他把康古六喊去,狠狠训斥一通。那顽劣不驯的康古六,环眼一瞪,吼道:“你那部长不该你一个人当,咱都有份。”扈尔干听了,气得肺都快炸了,马上反驳道:“你算什么东西?你是老爷子在世时,与那野女人胡搞生下来的!你能有脸跟俺相比么?俺警告你,若再与温姐胡闹,俺就杀你!”这可把康古六镇住了,所谓邪不压正,一点不错。那康古六吓得鸡蛋长爪子——连滚带爬,一下子跑到叶赫部去了。
  再说那叶赫部长清佳努,见康古六逃到叶赫部来,心里想:“这个人头脑简单,又是个好色之徒,可以利用他,让他与扈尔干斗,以削弱哈达力量,到了适当机会,咱就可以把那哈达灭掉。”他想到这里,就派人把康古六喊来,并对康古六说:“你与扈尔干本是兄弟,都有继承权,为什么部长由扈尔干一人当呢?他把你又赶出来了,这扈尔干也太残忍了,怎能将自己的亲弟弟赶出来呢?你来到咱叶赫,孤身一人,也怪可怜的。俺打算把女儿嫁给你,你以后要好自为之!”康古六一听,直喜欢得屁眼冒花。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扈尔干将俺和温姐强行拆散之后,俺孤身一人来到叶赫,正是举目无亲,可是叶赫部长却看得起俺,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俺,真使俺受宠若惊。俗话说:“患难遇知已。”这清佳努部长就是俺的知已!俺将终生不忘他对俺的知遇之恩!
  再说扈尔干受人教唆,于万历十一年八月,带兵抢劫建州努尔哈赤所属的瑚济寨,被大将安费扬古领兵追杀几十里,回到哈达城,不久病死。他的五弟孟格布禄十九岁,承袭了哈达部长,龙虎将军,左都督之职位。康古六得到扈尔干的死讯,更是万分喜悦,立即回到哈达,又与温姐搅在一起。不久,康古六竟娶温姐为妻。又从叶赫把那新娘子接来,仍不能满足他那罪恶的淫欲,与孟格布禄商议,把扈尔干的儿子歹商新娶的妻子夺取过来,共同打击歹商。于是哈达被康古六搅得混乱不堪。
  再说叶赫部的清佳努、扬佳努两位部长,准备派兵袭击哈达,清佳努的妻子出来劝阻道:“你刚把女儿嫁给康古六,孟格布禄还是你们的外甥,怎能去攻打呢?”妻子的话气得清佳努胡子都翘起来了,他骂道:“你懂得个屁!姻亲只是外交手段,女人不要参政,滚回屋里去!”万历十一年,叶赫部乘哈达部的王台、扈尔干两丧连报之机,先后纠挟恍惚太、瓮阿岱率领兵马去攻掠哈达。叶赫兵抢劫财物,焚烧房屋,掳掠妇女,无恶不作。
  且说明朝辽东巡抚李松、抚顺关总兵李成梁遵循对女真“分而治之”的方针政策,对叶赫兴兵掠哈达的行为十分不满,遂派兵拦劫,一举斩杀清佳努与扬佳努兄弟二人,才使哈达免遭覆灭。但是哈达部仍然四分五裂,内证加剧。叶赫部清佳努的儿子布寨、扬佳努的儿子纳林布洛分别继任叶赫部长,又于万历十五年,乘哈达内部混乱,内讧加剧的情况,纳林布洛派恍惚太带兵攻哈达,大肆掳掠财物,焚烧村寨,哈达部民苦不堪言。不久纳林布洛病死,其弟锦台什继任叶赫部长。这锦台什比纳林布洛更加仇视哈达,于万历二十七年五月,锦台什统率兵马五千再次进攻哈达。处在内证外扰的情况下,哈达无力抵抗。猛格布禄出于万般无奈,就送三个儿子到建州,作为人质给努尔哈赤,来向建州借兵。
  再说努尔哈赤见猛格布洛送来三个儿子作人质,心里非常高兴。他对哈达南关的沃土,早就垂涎了。由于建州的部长越来越多,土地贫脊,粮料不足。若能占有南关的沃土,真是如虎添翼。另一方面,哈达部地处建州出入的咽喉,并吞哈达以后,可以将建州的领域向外推进二百多里,逼近叶赫部的边境。一旦哈达部落人叶赫手中,建州将面临着门户之患。于是,努尔哈赤满口答应,立即派遣大将扈尔汉、噶盖二人,领兵二千前去援助哈达部。叶赫部锦台什得知后,十分惊惧,遂写了一封书信给猛格布禄,来离间他与建州的关系。努尔哈赤获得哨探报告,十分气愤,认为猛格布禄反复无常,于九月份,发兵讨伐哈达部。舒尔哈齐率先请战,愿意当先锋,努尔哈赤命他领兵一千先行。
  且说舒尔哈齐带领兵马,来到哈达城下,看到城头军旗招展,布满了守兵,并有一支兵马前来迎战。舒尔哈齐胆怯了,便不战而退。回来向努尔哈赤报告说:“哈达部有兵马前来迎战。”努尔哈赤一听,非常生气,喝问道:“这次出兵难道是因为城中无备才来的吗?你打了多少年的仗,不懂得‘兵来将挡’的道理?现在你害怕,就把兵带到后边去!”努尔哈赤说罢,便拍马舞刀,奋勇向前。因为舒尔哈齐的军队挡住了去路,努尔哈赤不得不统率兵马绕城而行。这时,城上的猛格布禄见有机可乘,遂命守城士卒弓弩齐下,滚术擂石,一齐向努尔哈赤袭来。但是他无所畏惧,依然指挥兵马攻城。一见猛格布禄,努尔哈赤骂道:“你这不守信用的小子,俺饶不了你!”猛格布禄自知没趣,也不予搭理,只是命士卒矢石齐下。由于舒尔哈齐贻误了战机,挫伤了士兵的锐气,建州军损失惨重。
  为了迅速攻破哈达城,努尔哈赤及时调整部署,采用四面包围,重点进攻的策略,争取先突破一点,再逐步延深,扩大打击面。再说哈达部兵力不足,指挥又不统一,人心混乱等,稍一松劲,努尔哈赤带着军队日夜猛攻,经过六昼夜的激战,终于攻陷哈达城。大将扬古利率先跳上城头,生擒了猛格布禄,之后,猛格布禄匍匐进见努尔哈赤。努尔哈赤亲手给猛格布禄松了绑,又将自己的貂帽和豹裘赐给了猛格布禄,并将他带回佛阿拉监养起来。于是哈达部原所属城寨完全招服。对哈达的器械、财物、妻子秋毫无犯,所有的降民一律编入户籍,迁之以归。
  灭亡哈达以后,努尔哈赤与军师张一化、大将额亦都等商议,以为明朝皇帝必然震怒。张一化说:“俗语云:‘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猛格布禄最忠顺朝廷,深得明廷的信任,留着他,终有祸患。不如找个罪名,就地——”努尔哈赤点了点头,说道:“军师言之有理。”遂宣布猛格布禄罪名:曾奸污部民妻子五十余人,生活腐化,淫恶成性,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云云。努尔哈赤命令:出布告,公诸于世。将猛格布禄处死。
  不久,明廷派遣使臣前来责备努尔哈赤,并扬言要停其贡赏。努尔哈赤十分恐惧,立即去向边官悔过,答应归还猛格布禄的次子革把库及其部众一百二十家,以女儿莽古吉嫁给猛哥布禄长子武尔古岱。在明廷逼迫下,努尔哈赤于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七月,在抚顺关外杀白马发誓:“辅佐武尔古岱,保守哈达各寨。”但时过不久,努尔哈赤又以北关叶赫部侵扰南关,武尔古岱自动来投为口实,完全占领了哈达部。这是努尔哈赤实施近攻之策的第一步。
  哈达灭亡以后,明朝失掉南关,海西四部被打开一个缺口。努尔哈赤吞并哈达,是他统一女真各部道路上的一块里程碑——“自此益强,遂不可制”。他的下一个争夺目标,将是辉发部。
  夺取辉发部对于建州极为重要。这一方面可以剪除叶赫部的一个臂膀。同时,也可以打开去乌拉部的通道。切断了乌拉部与叶赫部之间的经济联系,有利于建州的经济发展和繁荣。因为黑貂等名贵产品由黑龙江南北,即所谓“江夷”地方和东海虎儿哈部南运,多受乌拉部控制。乌拉部是货物的中转站,既集中“江夷”的东珠,紫貂等土产,又将关内的布匹等物品供应东海各部。如此贸易往来,途径辉发部,运往开原,使沿途各部都得到好处,而获利最大的是叶赫部。打掉辉发部,就等于砍断了叶赫部的重要经济命脉,使叶赫部经济变得萧条。因此,攻取辉发部对于努尔哈赤统一东北地区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也是他近攻策略实施的第二个重要步骤。
  且说辉发部,其先世居住在松花江与黑龙江交汇处地域。明朝嘉靖年间,其首领星古力率部民移居渣鲁地方。星古力后同扈伦人噶扬噶、图墨土二人,杀七牛祭天,并附其姓,改姓蛊克得里为纳喇。他有两个儿子,老大名留臣,老二名叫备臣。备臣生纳领噶和耐宽,纳领噶生拉哈都督。拉哈都督生噶哈禅都督,噶哈禅都督生齐纳根达尔汉,齐纳根达尔汉生王机砮。由星古力七传至王机砮。王机砮收服邻近诸部,势力日盛,于辉发河畔扈尔奇山筑城以居,辉发部由此兴盛。
  辉发为满语发音,译为汉语意思为野茶汁,青色,可作染料。以意推求,辉发河水色青,似野茶之汁,故以此作为部落名称。辉发部的地理条件,既有利于他们在这里生息、繁衍,又限制了其拓展。它临山依水,水草肥美,物产丰饶,宜农宜牧,或渔或猎;凭山筑城,形势极险,城下临水,易守难攻。它东面和南面是建州,西与哈达、叶赫为界,北面连接乌拉,左右为分水岭和长白山所阻,介于哈达、叶赫、乌拉和建州四强之间,难以发展。
  且说辉发部长王机号,为人机敏,有谋略,他当部长四十余年,与周围部落之间关系融洽,友好往来。他的五个妻子分别来自乌拉、叶赫、哈达、建州,第五个才是辉发本部落人。共有八个儿子,前四个妻子,每人生两个,第五个妻子扈拉嫁给他时,王机砮已七十一岁,那扈拉才十六岁,成亲一年零二十一天,王机砮便寿终正寝。
  王机砮长子纳喇虎,三十岁时无病而死,生子拜音得里。老二纳喇龙,为人忠厚善良;老三纳喇海,生性嗜酒,好殴斗。老四纳喇河,性格倔强,好多管闲事,有正义感。老五纳喇熊,性格文静,内向,是八兄弟中文化水平最高的。老六纳喇水,聪明能干,手巧心灵,王机砮在世时,最疼爱他。老七纳喇星,是兄弟八人中武功最好的。老八纳喇山,遇事稳重,善思考。王机砮曾多次对别人说:老八最有出息。
  再说王机砮的长孙拜音得里,父亲死时他才十二岁,因为他母亲噶得丽颇有姿色,当时不到三十岁,王机砮不让她改嫁,就变成他实际上的第六个妻子。也许是环境造成,拜音得里从小成熟的早,父亲死后,他苦炼武功,随着一个叫黎德力拉的师傅学武艺。这黎德力拉曾在关内混过十几年,学得一身武功,什么南拳北腿、少林、武当,各派都能来得。他不仅教拜音得里武功,还经常提醒他说:“你是长孙,你应该承袭部长职位。别看你有七个叔父,他们都得朝后站。”在这些言传熏陶下,拜音得里在幼小心灵里,就扎下承袭部长的深根。由于师徒俩感情融洽,形影不离。那黎德力拉早就在心里想着他的母亲噶得丽。其实噶得丽年纪轻轻,怎能守得住?王机砮虽说十天半月来一次,那只不过是“水过地皮湿”。她当然也在想着膀大腰圆的教师爷黎德力拉了。有位诗人说:“心有灵犀一点通”。二人都有意,不久便成就了好事,那黎德力拉对拜音得里的关心,就更加体贴入微了。
  久而久之,拜音得里有些察觉,知道他师傅跟他母亲已经有那个事了。但是他原谅了他们。母亲那么年轻就守寡,也着实令他同情;至于师傅,他也不忍心怨恨他,有那么好的武功,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这都是为了俺呀!他只是装作不知道。有时他竟然想跟师傅说:“你们别偷偷摸摸的,干脆成亲吧!”但是,他总是说不出口,有几次都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令他不能容忍的,是他发现祖父也来跟他母亲胡来!他心里说:你那么大岁数了,自己有五个,那扈拉这么年轻,还比俺小两岁,你还来——。从此,他对祖父就不像过去那样尊重了。有一次,他正和师傅在院子里练拳,见祖父从母亲房里出来,就咬着牙,当着他师傅的面骂道:“这老不死的!早晚俺要让他去见——”师傅急忙上前,用手捂住他的嘴。等他祖父走远了,又劝他说:“万事忍为先。一者,他是你的祖父,又是你的庇护人;二者,现在还不是时候,不能打草惊蛇呀!”于是,他又长了一“智”——学会“忍”了。
  一天午后,他和师傅正歇晌,见师傅睡得酣声如雷,自己总是睡不着,心里觉得热得难受。便走到院子里树荫下,还是不行,到处是热浪滚滚,就信步来到后花园里。猛抬头,见扈拉一个人坐在葡萄架下乘凉,便走了过去。来到近前才发现,她穿的外衣都已脱去,放在身旁的石橙上。他不由得心里怦怦直跳,急忙折回头来,刚走几步,脑海里便闪出那淫邪的念头——也跟她亲热去!
  当拜音得里再转回来,那激动的脚步声,已使她转过身来。一见到拜音得里来了,那扈拉忙站起来说道:“快来吧,这里好凉快!”遂将身子向边上挪一下,给拜音得里让个空儿。二人并肩坐在石磴上,拜音得里整日跟师傅学武艺,从未接触过异性。虽然十九岁了,还保留着一个童子身。此刻,他坐在一个半裸的女子面前,离得那么近,看得那么真切,再也扼制不住那蒸腾的欲火,两只眼睛贪婪地从上到下,又从下往上,看得扈拉也沉不住气了。她从拜音得里的目光里,受到了鼓舞,得到了力量,这力量能冲破一切障碍。何况坐在身边的这个男人,她曾经不止一次地想到过他。此刻,他就坐在自己身边,怎能再失之交臂!于是,她身子一歪,就倒在拜者得里的怀里了。他也顺手搂住她……
  俗话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这两对交叉的婚外恋,那兄弟七人很快便知道了。他们气得咬牙切齿,但是无能为力。他们多次策划于密室,准备在老爷子倒下那一天,一定要动手。可是他们也不得不面对现实,黎德力拉的武功,他们七个人中,没有一个是对手!何况那拜音得里的功夫也不差。兄弟七人一边策划,一边在寻找着机会,这且不提。再说那扈拉,自从与拜音得里成就好事,简直使她欣喜若狂。一个七十多岁的老朽,一个十九岁的小伙,怎能相比呢?她忘不了拜音得里给她的快感,她恨不得一天到晚躺在他的怀里。这几天,她有事无事总想到拜音得里那里去,哪怕是同他讲一句话也行,甚至能看上他一眼,也感到满足。到了夜里,她看着那老头儿睡在自己的身边,心里总觉着不对劲儿。心想:若是拜音得里,他一定会——于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妇翻来复去的睡不着,竟然失眠了!
  扈拉一次,再次的跑来纠缠,黎德力拉也明白了。他注意到:拜音得里这几天也是心神不宁,再也安不下心练武功了。更使他警觉的,是那七兄弟的反常表现。他们一见到自己,就不声不响地,一个一个地溜走了。再也不像往日那样,在一起无拘无束地谈话,说笑了。于是他准备访察一下。一天夜里。他穿上夜行服装,运足了气,施展了轻功能力,来到纳喇龙家的屋顶上。他伏在瓦楞沟里,侧耳细听,屋里没有人说话。他飞身走向另一处所,来到纳喇海家,刚在屋顶停下,就听见纳喇海在大声说话:“哪有孙子承袭祖父的职位,只有儿子承继父亲的职位!到了老爷子归天时,你们不愿讲,俺来讲!俺就不信,胳膊能扭过大腿!七个叔叔斗不过一个侄儿?俺就是不信这个邪。”接着有人说话,只是声音太小,听不清楚。只听到“小畜牲”、“小妖精”什么的,又等一会儿,见弟兄几个,一个一个地走了。黎德力拉便也穿墙过院,展开纵跃腾跳的工夫,不一会儿,便回到了拜音得里屋里,遂将听到的那段话学了一遍。拜音得里听了,说道:“这七个老家伙,全是绊脚石。到时候,若想顺利,必须提前动手。他们既不讲仁,俺还讲义干什么?”
  一天晚上,拜音得里又到扈拉那里去。扈拉一见,就一头扑进拜音得里怀抱,急切地说:“俺都快想死了”!二人不再说话,便脱衣上床……,这且不叙。再说王机砮部长,虽说七十多岁了,由于天天喝参汤,嚼熊掌,吃鹿肝,保养得好,仍然耳不聋,眼不花,头脑清楚,力壮如牛。身边五个妻子,加上噶得丽,在这六个女人中间,他最喜欢的就是扈拉和噶得丽。王机砮在一路想着,不觉来到了扈拉门口。他见门未关严实,只是虚掩着的,便推门进去。他看到了两个赤身露体的人,紧紧地搂在一起,随即本能地往后退去。后退时候,他看清了,那男的是他的长孙拜音得里,那女的自然是这位老人十分喜欢的那位少妻扈拉。
  突然,老人震怒了,猛吼一声:“畜牲!”二人一见是老爷子来了,直惊得手忙脚乱,便紧张地穿衣服。王机砮已清醒过来,便从门后取出一把宝剑,举起来就向孙子刺去。拜音得里急忙躲闪,他心里说:你骂俺是“畜牲”,你才是“畜牲”,是“老畜牲”哩!嘴里没有那样说,却喊道;“爷爷!你听俺解释”。老人也不搭话,一连几剑,都被拜音得里闪过。老人一个转身,又向扈拉刺去,嘴里喊着:“刺死这个小贱人!刺死这个小贱人!”吓得扈拉一边叫着,一边向拜音得里身后躲去。这时候,拜音得里头脑里急剧地想着:“怎么办?怎么办?”看这势头,老爷子是不会放过自己的了。即便过了这一关,还有那七个叔叔,他们也不会饶过自己的。同时,他眼前又闪现出老爷子从母亲房里走出的身影。于是血液沸腾起来,一直往上冲,他心一横:俺一不做,二不休,宰了他再说!想到这里,一步抢前,看老人的剑已到眼前,就一脚踢去。只听“噹”的一声,那剑就飞到旁边了。拜音得里又连着一脚,正踢在老人的小腹上,老人“哎哟”一声,向前扑倒,连脚都未蹬一下,便气绝而死。扈拉看老人死了,吓得伏在拜音得里怀里,也抽抽嗒嗒地哭起来。突然,房门又开了,黎德力拉走了进来。拜音得里正无主意,一看师傅来了,急忙上前说道:“师傅,你看怎么办吧!”他一边说,一边指着老人的尸体。黎德力拉遂走到尸体边,伸手将老人翻个脸朝上,只见老人呲牙咧嘴,怒睁着两只大眼,一副死不瞑目的表情,扈拉一见,又吓得“哇”地一声,双手捂脸,再也不敢看了。还是师傅有经验,他用手掌轻轻抚着老人面额,向下一摩挲,那眼便合上了。再用手指将嘴唇慢慢合拢起来,不一会儿,嘴巴也闭上了。只是那门牙露出一点,也就算了。黎德力拉与拜音得里将老人尸体抬上床去,用被子盖上,一切收拾得干净利索。这才走到二人面前,小声讲了一会儿。让扈拉去噶得丽那儿,不要出来随便乱跑,又嘱咐几句,见扈拉走后,才拉住拜音得里,关好门走了出来。
  次日早上,黎德力拉与拜音得里起来漱洗后,吃了饭,将短剑等暗器揣在身上,来到王机砮每天议事的客厅里坐下,若无其事地等着那七位兄弟的到来。不一会儿,院子里响起了脚步声。他们抬头一看,见是纳喇龙来了。拜音得里站起来,喊道:“二叔来得早!”一声刚落音,黎德力拉的短剑已插进他的肋下。可怜忠厚善良的纳喇龙连哼也没来得及,便一头扑倒,死了。二人迅速将尸体抬到墙角,用席子一盖,又转回来将地上的血迹刚擦完,老四纳喇河进来了。拜音得里走到他四叔身后,用短刀猛地扎向腰部,纳喇河猛一转身,见拜音得里手拿明晃晃的短刀,正待质问,黎德力拉一步窜到他背后,一剑刺进肋下,纳喇河又栽下去,死了。……他们就这样,进来一个杀一个。因为事前没有征兆,兄弟七人被他们活活杀死。
  中午,拜音得里召开会议,说明祖父与七位叔父突然得了传染病,全都死了,他承袭部长职位。希望各位将领、寨主,各在其位,仍谋其政,齐心协力把辉发部治理好。大家听了,全都瞠目结舌,过了好长时间,才恍然明白。你看看他,他看看你,再看那黎德力拉,大家知道他武功厉害,谁也不敢说什么,各自散去不提。
  再说拜音得里与黎德力拉散会以后,立即派人通知七兄弟家属,准备操办丧事。那七家亲人一听,真是晴天一声霹雳,早上好端端的去议事,未到中午就死了,这不明摆着的,但是,谁也不敢牙崩半个不字,只得忍气吞声。府里一排八口棺木摆在那里,一大溜,这丧事也是今古少有!于是消息不胫而走,一传十,十传百,不到半日,整个扈尔奇山城传遍了。大街上,小巷子里,人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有胆子大些的,来到府门前,伸着头朝里看。大多数人家,关着门,躲在家里。有人说:“反正是他们纳喇氏的家事,咱们何必多管闲事!”几天以后,议论渐渐少了,人们依旧过着安定平和的日子。
  且说拜音得里和黎德力拉,见众人安定下来了,他们也将提着的心放下来。扈拉干脆住到拜音得里屋里去。拜音得里为了报答黎德力拉在急难中的鼎力相助之恩,遂直截了当地对他师傅说:“你到母亲那里去住罢!”黎德力拉当然乐意,于是两对婚外恋,终于变成两对合法婚姻。这且不提,再说那七家办完丧事之后,真是打落了牙,还要往肚里咽,气难出啊!但是又有什么办法?于是七家商议之后,连夜收拾细软,于三更大时,赂些钱给守城的士卒,仓皇逃往叶赫去了。等到拜音得里知道以后,他们已逃得很远,追不及了,只得由他们去吧!后来有人来向拜音得里回报说:“那七个寨主也准备叛逃哩!”他与黎德力拉商议后,将七个寨主的儿子集中起来,一齐送往建州,乞请派出一支援军,来镇压那些叛逃者。
  努尔哈赤与军师张一化、大将额亦都等商议,派大将扈尔汉率兵一千人,前往辉发。拜音得里领着建州援军,连续攻破几个叛变的村寨,及时安抚稳定住那些企图逃往叶赫部的部民。完成任务以后,扈尔汉遂带着兵马,胜利返回建州。努尔哈赤派大将何和理前去辉发部扈尔奇山城,联系两部结盟之事,但是拜音得里迟迟不与答复,也不接见。何和理住了几天,回到佛阿拉,将情况向努尔哈赤作了回报,努尔哈赤听了以后,对拜音得里这种过河拆桥的背信弃义行为,深为不满,但是他隐忍未发,等过一段时间再说。
  再说拜音得里利用努尔哈赤的援军,稳定住叛逃村寨以后,便与黎德力拉、各寨主等讨论,根据当前形势,辉发部被夹在叶赫与建州之间,倾向哪一部,都会遭到另一部的袭击。不如中立于叶赫与建州之间,既不与两部中的任何一部结盟,也不得罪于两部。黎德力拉说:“这样下去,也有两部都被俺得罪的可能。当前,建州努尔哈赤兵强马壮,刚消灭了哈达部,处于上升期。叶赫部自从古勒山战败,元气大损,处于衰败状态。不如先与建州结盟,谅叶赫也不敢冒然来侵。”众寨主都支持这个意见,但拜音得里固执己见,他说:“保持中立以后,俺将生于叶赫部与建州部之间。”拒不听黎德力拉与众人的意见。
  一天,叶赫部纳林布洛派使者来到扈尔奇山城,告诉拜音得里说:“你能从建州撤回人质的话,俺就把叛逃来的,你那七个叔叔家的亲属,部民全部归还给你。”拜者得里一听,十分高兴,遂派人准备酒菜,招待叶赫部使者。并准备派人前去建州努尔哈赤处,去索回当人质的七个寨主的儿子。黎德力拉听说以后,立即来找拜音得里,说道:“叶赫的纳林布洛诡计多端,不可轻信他的谎言。你不要急着去建州索回人质,免得又获罪于努尔哈赤。可以再向叶赫使者提出,让他们先将叛逃去的人送回,咱们再去建州,索回人质,也为时不晚。”但拜音得里仍不听劝告,坚持派人去建州向努尔哈赤索回人质。
  次日早上,黎德力拉又赶到拜音得里处苦劝道:“若再坚持去建州索回人质,后果将得罪双方,不久之后必然给辉发带来城破人亡的严重恶果,你到什么地方去安身呀!”拜音得里听了,恼羞成怒,拍着案子说道:“若不是看在师徒情份上面,俺早把你宰了!”黎德力拉不再多言,心里说:“竖子不足与谋,必将招来杀身之祸!”遂发誓再不见拜音得里了。黎德力拉回去向噶得丽辞行,说明情况后,噶得丽竭力挽留,劝他说:“不要冲动,等俺再去劝说一下。”
  拜音得里见母亲来了,心中更加不满。未等母亲说话,他就说道:“你是帮助你那位老相好的,继续阻止俺向建州索回人质的吧?”噶得丽听了,气得说不出话来。走到儿子面前,“拍”!打了拜音得里一个耳光,拂袖而去。噶得丽回到住处,与黎德力拉收拾了一下,不声不响,出城而去。拜音得里担心他们去投建州,立即派五百兵马,前去追赶。兵马临走时,他吩咐道:“要死的,不要活的。”兵马追到建州边界,也未见到他们的影子。后来有人说:“黎德力拉与噶得丽二人去了长白山,在深山老林隐居起来了。”
  且说拜音得里自从黎德力拉与母亲走后,再没有人常在他耳边说三道四。他倒觉得更加自由随便了。扈拉为他生了儿子,拜音得里逐渐对扈拉有些厌倦,又去另觅新欢。一天,他借口到村寨巡视,带着二百名侍卫,将七个村寨的寨主家里看了一遍,发现两个寨主的女儿长得俊俏,遂与二女的父亲打个招呼,即命侍卫将她们送回府里。自此以后,拜音得里经常在扈尔奇山城里面“巡视”,有标致少女,即让侍卫带回,供他取乐。辉发部民敢怒而不敢言。
  再说拜音得里派往建州去的使者,将七个寨主的儿子领回以后,又将他们转送到叶赫部去了。纳林布洛得到人质以后,兴奋地对部下说:“这乳臭未干的小子好对付!”遂食言背约,根本没有返还辉发部的叛逃人员。拜音得里受到纳林布洛的欺骗,心中十分不满。但又没有力量对付叶赫部,于是又派使者到建州去,让使者转告努尔哈赤说:“俺部长拜音得里非常后悔,自责,过去他误信了叶赫部纳林布洛的话,受骗上当了。如今还想依靠大王来维持辉发部的现状。并请求大王把你准备嫁给常书的女儿,改嫁给俺部长为妻。恳请大王应允。”努尔哈赤说:“能后悔、自责,也是好事。古人言:‘亡羊补牢,犹未为晚’。问题是:可真是后悔,说话一定要算数。站着翻身、言而无信的人,必然自食恶果!”努尔哈赤为了争取辉发,孤立叶赫,便解除原来准备将女儿嫁给常书的婚约,改许给拜音得里。努尔哈赤让辉发使者回去复命,让拜音得里尽快办理婚事。可是事过不久,拜音得里又担心与建州联姻,会得罪叶赫部,遂背约不娶。
  努尔哈赤非常生气,派遣使者何和理前往辉发。开始拜音得里借口身体不适,不予接见。拖了好几天,才不得不会见何和理。何和理传达努尔哈赤的话,责备拜音得里说:“你曾经帮助叶赫部两度侵犯俺的边境,今天又聘女不娶,道理何在?”拜音得里掩饰说:“俺质子于叶赫部,等到他们回来,立刻就往建州去迎娶。”何和理听了,只得回到佛阿拉,向努尔哈赤转告了拜音得里许诺。努尔哈赤仍在耐心等待。
  但是,拜音得里另有打算。在辉发部内认真动员,大兴土木,决定将扈尔奇山城另加两层,使扈尔奇山城变成一座有着内、中、外三层的城池。由于扈尔奇山城是凭山建筑的,所以石头好取。拜音得里野蛮地驱赶辉发部民,上山采石,男女老少,齐集山上,挑的,抬的,还有扛的,搬的,连天加夜地抓紧修城。三个月过去了,在扈尔奇山城外面,又加上两层,拜音得里自以为固若金汤,凭他努尔哈赤,插翅也难以飞进山城。
  一天,努尔哈赤又派何和理到了辉发部,见到拜音得里以后,何和理说:“现在你的质子都已经回到了辉发部,你打算何时去建州迎娶?”拜音得里自以为筑城三层,已成铜墙铁壁,易守难攻。遂张狂地说:“俺已有几个妻子,不打算再娶了。请你回建州去吧!”拜音得里主动撕毁了与建州的婚约,于是建州与辉发两部的战争,已经不可避免了。
  再说努尔哈赤的用兵,一向是先礼而后兵。对于那些主动归附的部落,往往用盟誓或联姻的办法。而对于那些抗拒不从的部落,就兵临城下,让武力使之屈服。不得以才杀戮他们,以儆其他。鉴于拜音得里反复无常,不守信约,又自认为有险可守。努尔哈赤决意发兵前往讨伐。于是,努尔哈赤召开了军事会议,让大家畅所欲言,提出攻城方法。会上,众将领发言踊跃。多次担任使者去辉发扈尔奇山城的何和理说:“扈尔奇山城依山凭水,如今又筑城三层,的确易守难攻。但是,拜音得里因此而麻痹松懈,对咱来说,又易于攻取。俺以为,先派人以商人模样,进入扈尔奇山城,这可以分几批去,以作内应。然后突然袭击。用这种内外夹攻的计策,定能奏效。”听了何和理的发言,众将领一致认为是行之有效的好计策。努尔哈赤与军师张一化都表示同意,但是,努尔哈赤一再强调:“这是军事机密,任何人不得泄露出去。一旦查出有人说出去的,必处以死刑。”之后,努尔哈赤让军师张一化具体安排人员,分期分批去辉发部。
  次日上午,军师张一化又与几位将领协商,选出二百人为精干队伍,每次十几个人为一伙,扮作生意人模样,或担,或背,带着货物进入扈尔奇山城,潜伏在城内。先后派出十几批,他们进人山城以后,以出售货物,或是联系生意为借口,四处活动,详细了解城内防卫情况,待时而动。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九月,努尔哈赤亲率轻骑兵马三千人,随营八十八员大将,日夜兼程,疾驱辉发扈尔奇山城。原来七、八天的路程,只用六天就赶到了。
  攻城之前,努尔哈赤让人传话给拜音得里,叫他出来说话。等了好长时间,拜音得里才来到城头。努尔哈赤用大刀一指说道:“拜音得里!你两次‘兵助叶赫’,如今又‘背约不娶’,如此背信弃义、愚弄于俺,实为罪不容赦。现在俺亲率大军前来讨伐,你还不快快下城投降,更待何时!”拜音得里听了,也觉理亏。但是他仍然为自己辩护,他说道:“努尔哈赤大王,请你息雷霆之怒,俺在叶赫的压力之下,才这样做的。你若怪俺,实在冤枉俺了。你若能退兵回去,俺再想办法弥补以往的过失。”努尔哈赤一听,更是反感,马上说道:“你还在要手腕来愚弄俺,你是个什么东西!你杀害祖父,好淫祖母,亲手杀死七个叔父,甚至将你的生身之母也赶出家门,你是猪狗不如的畜牲!你在辉发城里作恶多端,辉发部民都恨透了你。俺来攻城之日,正是你丧身之时。还不自杀,免得污俺的刀锋!”
  听了努尔哈赤的这一段骂辞,拜音得里恼羞成怒,猖狂地说:“俺不怕你!俺这城固若金汤,任你努尔哈赤有三头六臂,也攻不进来,俺怕你什么!”努尔哈赤不再与他罗嗦,立即下达攻城命令。那三千轻骑兵,喊杀声震天动地,加上鼓声如雷。城内预先进城的二百“商人”,立刻响应,刹时间,城内大乱,杀声、喊声,响成一片。努尔哈赤带头猛攻,八十八将,带领三千士卒,拼命攻城。由于内外夹攻,战不多时,城门大开。努尔哈赤率领轻骑兵,如风卷残云,冲入城内。那八十八将,挥著大刀,随后紧上,见人就砍,辉发的守城士兵,被杀得四散逃奔。拜音得里以为城中有人叛变,在慌乱中率兵奋力抵抗。大战不多时,扈尔奇山城完全陷落。这时候,拜音得里才想起师傅黎德力拉的警告,并非诳语,而是忠告,如今悔之晚矣。正在迟疑之中,一阵砍杀声由远而近,那嘶鸣的战马,如狂潮般席卷而来,这位作恶太多的拜音得里,死于乱刀之下,连他的儿子也未能幸免。
  辉发灭亡了。努尔哈赤“屠其兵,迁其民”,带着战利品,又把统一海西的重点转向乌拉。
  这乌拉部,姓纳喇氏,居住在乌拉河(今松花江上游)流域。因滨乌拉河,故名乌拉。乌拉为满语语音,其汉意为江或河。同哈达部依山而为部名一样,乌拉部临河而为部名。乌拉部城为首领布颜所筑,位于乌拉河东岸,与金州城隔河相望,相距二里。其地在今吉林省吉林市北七十里处乌拉街满族乡。乌拉部盛时疆域,东邻朝鲜,南接哈达,西为叶赫,北达牡丹江口及其迄北迄东地带。在海西四部中,至努尔哈赤兴起时,乌拉疆域最广,兵马最众,部民最多,治城最大。但是,乌拉在海西四部中,离建州最远。所以在古勒山之战以前,努尔哈赤忙于建州内部的统一,同乌拉的联系和矛盾较少。自古勒山战后,努尔哈赤的铁骑驰出建州,踏向海西。但建州东北为辉发,西北为叶赫,西为哈达,他为了不使自己四面受敌,就远交近攻,争取乌拉。在古勒山之战中,乌拉部长满泰之弟布占泰被努尔哈赤俘获以后,在佛阿拉留养三年。满泰曾多次派遣使者,到建州请求赎回布占泰,都遭到努尔哈赤的拒绝。满泰又以马百匹,请求赎回布占泰,努尔哈赤始终不答应。年复一年,满泰无可奈何,只好把布占泰的家属二十多口人都送往建州。布占泰在佛阿拉期间,努尔哈赤加以优待,还将他弟弟舒尔哈齐的女儿嫁给布占泰作妻子。
  且说乌拉部长满泰,此人胸无大志,目光短浅,巨嗜酒好色。他有妻子八人,却还不满足,经常在外寻花问柳。部民中若有俏丽女子被他撞见,必然要想方设法,弄来玩乐。即使有夫之妇,满泰也不予放过。万历二十四年七月的一天,满泰父子因为去乌拉部的苏斡延锡兰地方修边筑壕时,见到附近村寨中有两个少妇长得俊美,父子俩一直尾随她们至家,强行奸淫之后,又恣意轻薄。两个少妇的家人无比愤怒,去喊来她们的丈夫,将满泰父子按在床上活活砍死。这件有伤风化的凶杀事件,轰动了乌拉部。满泰的叔父兴尼雅见满泰父子已经被杀,布占泰又在建州,便想乘机担任乌拉部长。
  再说满泰的女婿拉布泰,是乌拉部有威信的将领。他见兴尼雅要夺取乌拉部长职位,立即赶往建州,向努尔哈赤说明情况,他说:“乌拉将要发生内乱,请大王放回布占泰,让他回乌拉去承继部长职位。”努尔哈赤遂让布占泰回去。走前,努尔哈赤对他说:“你布占泰在佛阿拉近四年了,俺对你已经够意思了。俺希望你能与俺一条心,让乌拉与建州永远交好。”布占泰听了,赶忙跪下,哭着说:“你对俺有二次再生之恩,恩犹父子,俺终生不忘。你又将亲侄女嫁给俺作妻子,使俺更加感激。俺回去若能承继部长,一定用实际行动报答你对俺的恩情。让乌拉与建州世代交好。”
  努尔哈赤派遣煌占、斐扬古二人护送。兴尼雅见布占泰安全回来,又想谋杀他,幸亏煌占与斐扬古二人把守门户甚严,使兴尼雅没有下手的机会。于是兴尼雅的阴谋未能得逞,被迫远投叶赫部去了。布占泰承袭兄位,作了乌拉部的部长。这一年的十二月,布占泰为了感激努尔哈赤以成婚姻之好,又送妹妹滹奈给努尔哈赤的三弟舒尔哈齐为妻,以续友好情谊。布占泰结交建州的目的,还在于增强自身的声望,发展和壮大乌拉的势力。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十二月,布占泰部长又率领三百多人,前来朝见努尔哈赤。建州即将舒尔哈齐女儿额实泰配给布占泰为妃,并送给盔甲五十副,敕书十道,以礼相待。从这以后,建州与乌拉两部通过多次联姻,较长时期保持了友好和睦的关系。万历二十九年一月,布占泰送女儿给努尔哈赤为妃,并要求努尔哈赤再许配一女给他为妻。努尔哈赤慨然应允,又将舒尔哈齐的另一个女儿娥思哲,于万历三十一年(1603年),送往乌拉部成婚。于是两部关系,进一步交好。
  从布占泰被擒,到努尔哈赤第二次把舒尔哈齐的又一个女儿嫁给布占泰,这十年期间,努尔哈赤用恩养、宴赏、配婚、盟誓等手段,对乌拉实施“远交”的计策,从而腾出手来,对哈达、辉发采取“近攻”的政策,并终于获得成功。哈达部与辉发部相继被建州灭亡,充分体现了“远交近攻”计策的聪敏睿智与切实可行。但是布占泰对努尔哈赤虽感不杀之恩,扶卫之助,却是外亲内忌,内心深处并不服输。布占泰担任乌拉部长之后,迅速整顿内部,施展谋略,妄图东山再起,形成乌拉、建州、叶赫三部鼎立的局面。不久之后,布占泰西连蒙古,南结叶赫,东略六镇——今天朝鲜咸镜北道的会宁、稳城、钟城、庆源、庆兴和茂山。布占泰仍然梦想着能与努尔哈赤争雄。
  对于朝鲜王国六镇周围的女真人,布占泰也想如努尔哈赤的办法,收为羽翼。努尔哈赤于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夏天,派兵收服内河路,安楚拉库路;第二年,又派兵收服窝集、虎尔哈等部,大有吞并东海各部之势。在短暂时间内,几乎把朝鲜会宁以西的各部女真,都收归了建州,兵力大为增强。对此,乌拉布占泰心急如焚,生怕东海各部都被建州夺去。所以万历三十一年(1603年)九月,布占泰兵分三路,以两路向钟城进攻,将东海钟城近地的女真各部“焚荡无遗”,当时乌拉兵铁骑如云,戈甲炫耀;钟城上空,烟火涨天,杀声动地。这一次布占泰俘获牛马五百余头匹,男女人口数以千计。同年十二月,又以大兵向稳城女真进攻,并直捣庆源周围,大肆掳掠而归。
  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布占泰声势日隆,“极其涛张”。万历三十三年(1605年),布占泰出兵攻陷距钟城十八里的潼关。“渲关乃六镇咽喉之地,一道成败所系。顷日全城陷没,极其残酷。”万历三十四年(1606年)七月,布占泰的兵锋所至,已达悬城女真各部了,并且水陆并进,人、畜、谷物等尽行掠取、迁移。万历三十五年正月,又发兵攻取瑚叶路(今苏联东滨海省境内达乌河流域)诸部。一个时期以来,六镇周围及其东北各部女真都听从布占泰的号令。
  乌拉布占泰在军事上一系列的胜利,早已引起努尔哈赤的严重关注。凡是布占泰的动静,无论事情大小,努尔哈赤都侦察入微,并及时向明朝广宁总兵通报。目的是既取得边官的信赖,也为自己采取军事行动寻找借口和扫清障碍。因此乌拉部与建州部在东海女真问题上,已经酝酿着一场大的冲突。万历三十四年十二月(1606年),乌拉派兵围县城诸处藩部,大肆纵火抢掠。这县城地域即瓦尔喀所居斐优城一带。斐优城主策穆特赫因受布占泰兵害,遂亲往建州拜谒努尔哈赤说道:“俺部遥远,不得已归附了乌拉部。希望大王派兵前去接取家眷,俺愿意来建州生活。”努尔哈赤一听,高兴地说:“建州欢迎你来。至于派兵问题,俺已决定,不久将会成行。”
  万历三十五年三月(1607年),努尔哈赤派遣他弟弟舒尔哈齐、长子褚英、次子代善、大将费英东、扈尔汉等,率领兵马三千人,向斐优城进发。由于斐优城临近朝鲜的悬城,建州兵到达斐优城以后,把城周围屯寨的居民近五百户,全部收来。同时致书朝鲜王国边镇官员,说明这次出兵没有侵犯王国的意思,相反,还归还了部分被掳来的朝鲜王国的人口,表示友好。书中要求凡是进入朝鲜王国的女真人,希望送还给建州部。努尔哈赤的这一外交行动,进一步为建州进军扫清了道路,使朝鲜王国边防军保持中立。
  舒尔哈齐等,收取五百户以后,命令费英东、扈尔汉先率兵三百,护送先行。当护送队伍走到钟城地界时,突然受到百名乌拉兵的阻截,处境十分危急。费英东、扈尔汉立即采取紧急措施,一面急令五百户结阵于山巅,即朝鲜人所称的乌碣岩,以一百兵守卫。另以二百兵与乌拉兵相对峙。在这同时,又派人立即驰报后继部队舒尔哈齐等。舒尔哈齐临阵与常书和纳各部率兵止于山下,畏葸不前。
  再说乌拉部统兵大将为布占泰叔博克多和大将常柱、胡里部等。乌拉部以一万人马对建州三千人,以为必胜无疑。又见舒尔哈齐率兵马停下,更助长了他们的轻敌情绪。于次日早上,博克多派大将雅可夫等出阵挑战。建州大将扬古利出阵迎敌。二马相交,刀枪并举,几个回合,雅可夫被扬古利一刀挥下马来。费英东、扈尔汉与扬古利一起杀入乌拉阵中,连续杀死多人,迫使乌拉兵往后退去,最后两军各自隔江扎营。傍晚时分,舒尔哈齐率领后继部队赶到,建州兵一见江那边的乌拉军队人多势众,便产生畏敌情绪。褚英、代善一见士卒有些胆怯,便鼓励他们说:“乌拉的首领布占泰是咱建州军的俘虏,曾经被咱用铁锁系着颈脖,免死以后放回去的。他的兵虽然多,早是咱手下的败将了。何况努尔哈赤大王的威名,谁人不知?只要咱们同心协力,奋勇争先,这一仗俺们必胜无疑。”士卒们听后,深受鼓舞,大家欢跃振奋,士气大振。
  次日上午,建州的三千兵马,与乌拉的一万兵马,在图门江畔,钟城附近的乌碣岩展开大战。两军一接战,乌拉大将博克多父子率先冲阵而出,猖狂地喊道:“建州小贼听着:你们别想从这乌碣岩下过去,老实投降,才是你们唯一的出路。”代善一马来到阵前,高声喝道:“你乌拉早是俺的手下败将,你那首领布占泰的命还是俺建州大王赏给他的哩!你们父子二人也不过替布占泰送两条命罢了!”博克多恼羞成怒,拍马上前,对准代善就是一枪刺去。二马盘旋,枪刀碰撞得叮噹脆响,那博克多哪是代善的对手,战不几合,被代善生擒过来。再说博克多儿子胡达利,与费英东战到一处。那费英东的一把大环刀,舞将起来,只见刀,不见人。胡达利内心十分惧怕,这费英东果真厉害,看不见人,让俺怎么再战下去。正当胡达利犹豫之时,费英东的大环刀一挥,胡达利人头滚下,那具无头尸体像一棵树倒下,扑通栽下马来。乌拉的次将常住、胡里布也连续战败,被扈尔汉、诸英分别擒住。乌拉的士兵见主将被杀,次将被擒,便无心恋战,纷纷溃退下去。这时候费英东、扈尔汉、扬古利一见乌拉兵退,便拍马冲上去,他们左砍右杀,骁勇无比。诸英与代善,各带兵马,从两翼夹击,杀得乌拉兵四散奔逃。
  自午前开战,到日暮时分,建州兵奋勇拼杀,愈战愈烈。乌拉军将死兵败,土崩瓦解。当时风雪交加,殷红的鲜血,染红了雪地。乌拉兵丢马匹、弃器械、尸体狼藉,不计其数。这次乌碣岩大战,建州兵如摧枯拉朽,乌拉兵仅死于朝鲜王国境内的就近三千人。战死在女真地方的,也有五六千人。合计有七八千人。建州俘获马五千匹,盔甲五千副,取得重大胜利。
  大军胜利凯旋,回到佛阿拉。努尔哈赤万分高兴,决定奖励众将,各赐以名号。舒尔哈齐被赐名为达尔汉巴图鲁(蒙古语,意思是“荣誉的勇士”)。长子褚英,奋勇作战,赐名为阿尔哈图图们(蒙古语,有智谋的万户)。代善与其兄并力杀敌,擒斩乌拉主将博克多有功,赐名为古英巴图鲁。
  乌碣岩大战,使乌拉与建州两部的力量对比,发生了有利于建州的变化。战前,乌拉兵盛于建州。战争中努尔哈赤的军队,既消灭了乌拉的有生力量,又收编东海女真兵多达五、六千,作为心腹。当时,建州兵势之盛,雄于诸部,各部女真纷纷归附。乌拉部的士气大挫,从此,对建州兵不敢轻意迎锋了。
  在乌拉与建州矛盾日益尖锐的情况下,布占泰深感力量不足,便与叶赫部进一步携手,与科尔沁蒙古密切关系,以对抗努尔哈赤。这消息很快被努尔哈赤知道,他心里很不高兴。万历三十六年(1608年)三月,努尔哈赤令长子褚英、侄儿阿敏等率兵五千人,前去攻击乌拉部的宜罕山城。原来这宜罕山城,也是依山建筑,是乌拉的粮仓和兵器库的所在地。布占泰派他的儿子阿尔泰镇守着。在派兵之前,努尔哈赤先与军师张一化等商量,他们根据哨探报来的消息:布占泰把从六镇掠掳来的马匹、羊、牛、谷物等,全储存在宜罕山城里。决定派兵去袭击,也用攻打辉发扈尔奇山城的计策,先派几批精干的士兵,扮作商人模样,然后作内应。当褚英、阿敏带领兵马,来到城下的时候,城上方知是建州的军队。褚英一声令下,五千兵马喊杀震天,他们冒着如雨的箭矢,奋力攻城。阿尔泰慌忙上城,指挥守城士兵,用滚术擂石打击建州兵马。由于城内的精锐全部集中在城上,那些“商人”便从城内不同的角落里窜出来,他们将谷物仓库点着了火,又去把牛棚、羊圈、马棚等全烧着了。这一下城里可热闹了,大火一烧起来,马冲出来了,牛冲出来了,羊冲出来了,人也跑出来了,真像开水里的饺子,上下翻滚,乱七八糟。城上的守城士兵一看,城内四处起火,到处是人喊马叫。那阿尔泰一看,以为是有人背叛他,稍一迟疑,扮作“商人”模样的建州士兵,便冲上城头,一刀砍去,那阿尔泰的人头落下了。于是城门大开,褚英、阿敏等,率领五千兵马,如风卷残云,一下子冲进城里,一阵乱砍乱杀,宜罕山城被攻破了。褚英等速战速决,在他们斩杀了一千多人以后,缴获盔甲三百副,宜罕城被烧成一片废墟,他们又将城里的人、畜等都收拔过来,带回建州去。布占泰得到消息以后,急忙与蒙古科而沁的部长翁阿岱合兵一处,尾追了二十余里,但始终未敢交战,眼睁睁地看着建州兵凯旋返程。


  

126在线阅读网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建议我们 | 网站地图 | | 诗词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