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我的奋斗--希特勒自传

第一章我的家庭

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我的奋斗--希特勒自传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我的奋斗--希特勒自传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我幸运地生长在莱茵河(Rhein)畔的普勃诺镇(Brraunqu)上,这市镇太美丽了。而且正当是两个日耳曼国的交接之处,天生给了我一个奋斗的机会。

  奥地利——这日耳曼民族的支派,早应该归到祖国大日耳曼的图版上了。

  这并非是经济关系,而正是血统的关系。

  纵使二个国家的拥抱于经济上是蒙受不利,我也可以武断地说:如果日耳曼的子孙们一天不合并统治,便一天不得安宁。

  必至日耳曼人民繁殖到人口膨胀时,才伸出手去向外掠取领土。

  那时候大众为了面包和牛油,当然不惜用锄头代替了刀剑,去揭开战争的序慕。

  为了这,我生工在边陲小镇上,便负有神圣伟大的使命。

  “我是日耳曼人。但为什么我们要和其他日耳曼人分裂?我们不是同一种族吗?”

  我年轻时代,这个严重的问题便在我头脑里打滚。

  我挥着铁拳:为什么日耳曼人民都不一致投到俾斯帝国(Bismark’Fmpire)的怀抱里呢?我嫉妒着。

  做官的生活我并不贪婪。根本我愿闷死在那边理文牍的案头。

  蹈了我父亲所说官场失败的覆辙。这是我的决心,任外界加给了我最大的诱惑,我都不变初衷。

  我了解历史的意义,我是个纯粹的民族主义者。

  少年时代,我记得在奥地利民族斗争运动的范畴里,早有了我这一颗种子。

  我曾经拉拢南疆协会(Sudmark)以及学联会,献呈黑、红、黄、三色花旗;不唱奥地利亚的皇歌(Kaiserlied)而独高吭着德意志优于一切(Deutch—latd alles)的歌曲,即是受到威胁也不怕。

  我们这伙青年原先已受了政治的训练,虽然那时仅懂得一些国语,还不知道启发“民族性”的责任。

  总之,我少年时已不是一个头脑冷静的人,而是个热烈的“德意志民族主义”者(Deutschatioua.)

  我的思想捷快发展着,十五岁那年,我便能把效君王的“爱国主义’和人民立场的“民族主义”分析得很明白。

  我始终爱好民族主义的观念。不中万料不到会有今日这个党的组织!

  奥地利对我们日耳曼人民是不知忠诚爱护的。这我们知道。在日常生活中,我们也每听见奥地利赫倍塞轧朝(Habsburgerhous)过去统治的方略。

  我们知道身体中已染上了毒素,同时那股毒焰在奥国的南北两部的天空弥漫着。

  瞧,那奥京维也纳城中,日耳曼人民是到那里去了啊?

  奥国皇家做着捷克化的美梦,但是法兰西斯·腓第南大公(Archduke Farrncis Ferdinand)——这位奥境内日耳曼的敌人,后来终被枪杀。

  如果天道不公,怎么会毁灭了这个要想使奥国形成捷克斯拉夫化的主要角色呢?

  世界未来大战的第一颗炮弹,也许藏在德奥联盟后的德意志的一尊炮口里吧。

  

  总之大战和德国崩溃的种子,早已潜伏在这个联盟中。

  关于这一问题我在后文自有交待。姑且再说到我的本身。我早认为要保持日耳曼民族的安全必须先将奥地利摧毁。

  原因在于“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的两者间政治距离太远;而赫倍塞轧皇室的存在,又是日耳曼人民的一个障碍。

  为了我对于这些的认识太清楚,使我非常痛恨着奥国!

  但是德奥边陲上我的家庭,我是多么的爱护啊!

  我从小生长在贫困的环境中,家里原有的薄产被我母亲一场大病用倾,因此不是维持生活。

  我决心在这时候起自食其力,便搭了一间简陋的衣箱奔到维也纳。

  我希望艰苦地和自己命运搏斗一场,战胜之后就能成为一个世界杰出人物;但我不将做官看作一生最高的目标!

126在线阅读网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建议我们 | 网站地图 | | 诗词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