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我的奋斗--希特勒自传

十一章民族和种族

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我的奋斗--希特勒自传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我的奋斗--希特勒自传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如果亚利安民族(Aryan)的血统,和其他的劣等民族的血统相混合的时候,那么,支持文化的种族,必定要超于没落,从过去的历史看来,一些也不会错误的。

  北美之人口,大部分是日耳曼种族,极少和务等的有色的民族相混杂;中美和中南美的移民,大半是拉丁人,他们常和土著混杂,他们的国民性和文化便和北美大不相同。

  就拿这一个例子来引证种族混杂而所生的影响,那中显而易见的。

  美洲大陆上的日耳曼人,凡能维持纯粹的血统而不和其他的人种相混事的他偿已经能够崛起而为美洲的主人,假始他们能够长期守着没有混乱血统的羞耻,那将永远维持着他们的主人的地位。

  如果强有力的能够早早把世界完全征服了,成为全世界的唯一的主宰,那么在这局面之下,和平仁爱或许还不失为一种很好的理想;用这原则去实施的当也不会有损于民众。

  所以奋斗实先于和平。

  否则那就等于说人类的发展,已经超过了最高的一点,而其标准,则不是任何理论观念的统治,而是野蛮的统治,接着就发生了混乱。

  我知道有人要讥笑这一种说法,然而地球固旨运行于以太之中历几百万年,人类所以能维持其高尚的生存的并不是为了狂妄者的理想,乃是因为了解自然的法则。

  且能控制这法则而为人用。

  也倘使这一点而忘掉,那么,人类又将会灭绝,又到了洪荒的时代了。

  我们在世界上所赞美的一切——科学、艺术、工艺和发明,——不过是少数民族的创造品,推究他的根原或许出之于某一种族。

  全部的文化,完全靠了这少数民族而存在的。

  在是他们沦于灭亡,那么,地球上的一切灿烂的文物,自必也同归于尽了。

  假如我们把人类分为文化的创造者,保持者和破坏者的三种,那么,唯有亚利安人种方能够资格做第一种的代表。

  亚利安常用极少数去征服异族,而且能够得到多种的低劣民族的帮助,他们利用那新获的领土的特殊环境——像土地膏腴和气候等,——去发展他们潜伏着的智力和组织和本能。

  经过了几百年,他们便创造他们独有的特别的文化,这种文化,起初仅有他们本身的特性,后来便依照他们所征服的土地和人民的特性而发展了。

  时间过得稍久,他们那些征服者,便违背了保持血统纯洁的原则(这原则在起初他们是固守着的,而和被征服的土著通婚,因此,他们行殊的民族性,逐紧消灭这是天演的公理。

  凡是有创造力的民族,他们是始终在创造之中的,不过粗看起来不觉察而已。

  他们这班人仅能认识既成的事实,因为世人大都仅能见到天才的外表,像发明、发现、建筑、绘画等。而不能认识天才的本身。

  就是这种外表,也不是他们一时所能了解的。

  在民族有生活中,其所有的创造力,须待某种特定的环境的要求,始能有了实际的应用;正像一个人的天才,须得所有的创造力,须得受了特殊的激励,他的本身,始能有了具体的表现。

  我们看看那过去和现在的人类文化的传播者,大都是亚利安人,那就可以证明了。

  为了要发展高超的文化起见,那些文化较低的民族,实在有着存在的必要,因为只有这些民族,可以当作技术工具的代替物。没有技术工具,那么高超的文化是不可能发展的。

  因人类发展的初期,赖于驯良的兽类的地方少;而赖于低劣的民族的劳力的地方多。

  要直到被征服的种族成为奴隶之后,于是兽类才开始遭受同样的命运;普通人每以为兽类先于人类报着奴役,实在是对的。

  就把耕种来说,最初挽救者是奴隶,以示才由马来代替的只有梦想和平主义的愚人,尚认为这是人类堕落的现象,而不知道管是势所必然的,必须这样,然后能达到了某种态,而那些和平使者。才能对世界传播他们荒谬的大言。

  人类的进步,好像是去登一无尽长的梯子。

  登高必须要从下面拾级而上,所以亚利安人必须要遵循实际的道路去向前进行,这道路决不是近代和平者所梦想的道路。

  但是,亚利安人所必走的途径已经十分明显。

  他是一个征服者,他征服了低等民族,使被征服者遵从他的意志力和目的,受他支配而从事工作。

  但是,当他驱使这班被征服者工作的时候,被征服者不但生命有了保护;而且命运也比较优于前所谓“自由”的生活了。

  亚利安人长此以主人自居,他们不单是维持其主人的地位,而且是文化的维护者及培植者,可是有一天被征服者把了本身的地位提高了,或者和征服者的语言同化时,那就主奴的分别没有了。

  亚利安人既放弃了他们纯粹的血统,那么所有的养真处优的权利也就跟着消失了。

  亚利安人于是就一天一天的堕落,他们陷于种族的混杂之中,他们创造文化的能力也跟着慢慢地消失了,终于智力和体力,和被征服的土著人种相像而不类他们的祖先了。

  虽然他们暂时仍能享受着文明的福利,可是对于文明,初则漠视。

  终也遗忘。

  这就是各种文明和帝国所以崩溃的原因,而各种新的创造,所以也代之而起了。

  血统的混杂,以及种族的堕落,这实在是旧文明湮没的唯一的原因。

  因为人类的覆亡,并非是为了战争的失败;实在是为了丧失纯粹血统所独具的抵抗力的缘故。

  在德文中有一个准备服从义务的要求(Pflichter fuullung〕的形容字,这字极能表明勇于负责,急公好义的意想。

  这种态度的基本观念,我们称之为理想主久,这是用以来分别利已主义的。

  因为这个主义,是指个人为社会为人类而牺牲自己的。

  当理想陷入灭亡的时候,我们可以立刻见到那种社会的精华,和文化之必要条件,也随着而低落了。

  于是利已主义,也就成为民族中的主要势力,个个只是唯利是图,社会秩序立刻废驰,人类大都从天堂而堕入到地狱中去

  犹太人正和亚利安人相反的。

  在世界上任何什么民族,他们自卫本能的强盛,没有较之所谓“天之骄子的民族”更强的。

  他们的种族直到现在还是存在,这就足以证明了。

  我们试问世界上有那一个民族能够像犹太民族样历二千年而不变他的内在的特性的吗?世界上有那么一个民族所经的大变较之犹太族更甚而且能历万劫而不变故态的吗?他们图存在,保种民族的决心,在这件大事实之中,已充分地表现出来了。

  犹太人的智力;发展已历几千年;到了现在犹太人才以狡黠称。

  从某种的意义言方面来说,犹太人在每一个时代都是如此的。

  但是,他们的智力并不是他们自身肆达的结果,是由于外族教育的功效。

  犹太人本身,绝无什么文化可言,所以他们精神活动的基础,常常是受他族所供给的。

  他们的智力,在一切的时期中,都是因为和邻近他们的文明相接触而得到发达的。

  可是犹太人对于他族,那就没有丝毫的贡献了。

  有人以犹太人和他们同类争斗——还是说掠夺他们的同类——时能够团结一致。

  因而称他们是具有理想的牺牲精神,这实在是大错而特错的。

  便是这一点犹太人也是出于他们纯粹的自私心;这就是犹太国家——我们且不妨假定他是一个维持和繁殖的团体——所以毫无国境可言的缘故。

  因为一个有固定的边界的国家,国内的种族,必须具有他们理想情操,而且对于工作须有正确的观念。

  假命名这种概念缺乏了;那么,想要维持有疆界的国家,这是不可能的,而且也没有的所赖以建立的基础了。

  因此,犹太民族虽然有着显著的智力,然而没有真正的文化,其次没有他们所特有的文化。

  因为犹太人现在所有的文化,大都是他民族的东西,而在犹太人的手中败坏了。

  起初,亚利安人大都是游牧民族,到了后来,才慢慢地变成了有一定居住的民族了。

  从这一点上,就可以他们绝不是证明犹太人。

  反过来,犹太人决不是游牧民族,因为即使是游牧民族,那么,依了他们的智力所及,对于“工作”概念”,也抱有一个确定的态度,以备为将来作发达的基础的。

  游牧民族确实有着理想主义的根本观念,不过并不浓厚,所以他们的生活概念。虽然和亚利安人不同。但也并不相反。

  然而犹太人对于这种态度是绝对没有的,他们向来不是游牧民族,他们是异族的寄生虫。

  他们虽然离弃了原来所住的地方,然而这并不是完全出于他们的本意,而是被那些反对他们的民族驱逐了的缘故。

  犹太人的散遍于世界各地,这确实是一切寄生虫的特征,他们常常为种族竟取了新食养。

  犹太人假使能够使人士相信他们的寄生生活,并不是为了种族问题,而是为一种特别的宗教;团体,那么,他们寄生于异族的生活,才能获得了永久的维持。

  可惜这是一个大谎话。

  犹太人因为要继续他们在别的民族中的寄生生活,所以不得不设法掩饰了他们内部的工作真相。

  凡是他们的智力愈是富足,那他们的欺诈也愈能奏效。

  他们欺诈的程度,竟使世界上多数的人士,大家确信他们是法国人或是英国人,德国人或是拉丁人,不过是宗教不同而已。

  现在经济的异常发展,正引起了民族中社会等级的变化。小规模的手工业慢慢地被淘汰了。工人不大容易维持他们的生活,于是被逼而变为一个无产阶级了。

  工人,便由此而产生了。

  可是不幸的明显的事实便是工人们晚年产能自谋生路。

  换句话说,我人们实在一无所有;年纪一老,即受痛苦,简直不堪称之为生活。

  在从前已经有过一个类似的而极需解决的方法,现在已经发现。

  在农工以外,慢慢地出现了一个新的阶级,这一个阶级的官吏,完全是国家的公仆,而且他们也是一无所有的,这种不良的情形,国家为之找出了一个补救的方法,凡是做公仆的人,如果年老而无法能够自给的,那就由国家来负责维持,并且再规定退职的年金。

  所以一个毫无资产的人,因此而得免于社会的困顿,而能融合在整个民族中了。

  近来,国家又碰到了同样的问题,而且他的范围理会是广大了。

  几万万的人民,常从农村而移居都市,希望在新工业区的工厂中做一个工人以谋生活。

  因此,一种新的阶级,确实已经形成,不过并没有人来注意吧了。

  但是,后来必定有人要问:我民族是否有力量再使这个新阶级去融合于整个社会中?还是阶级的分裂将日益扩大而至于破裂?

  这种严重的问题,资产阶级虽然不去注意而听其自然变化,可是犹太人就早已想到这问题的未来的无限变化的可能性了。

  他们一方面利用资本主义的手腕去遗馀力的剥削人类,一方面再去对于在他们的计谋和权势之下的牺牲者去加以联络、不久就成为反功他们自己的领袖了。

  “反功自己”这当然仅仅是一种譬喻,因此那些说谎大家,他们十分明白着怎样去假冒为善而嫁祸于他人。

  他们既能够厚着脸皮无耻的亲自去领导群众,群众也就从不知道他们便是向来最无耻而欺诈中更甚者了。

  犹太人他们所用的方法如下是这样的;他们向工人宣传,假意的做出怜悯工人的不幸的命运,或是愤愤于他们的困苦和贫穷,借此去博得工人们的信赖。

  他不耐烦地去研究他们的生活上的实际或是想像的困难,因而示引起他们改变生活的愿望。

  他用一种巧妙的不可言喻的手腕,使亚利安人种中对于社会正义所潜伏的要求埂趋于激烈,而对于有幸福的加以仇恨。

  在剂除社会罪恶的斗争上,这显然是带有世界观的重要性的,犹太人于是乃创立了马克斯的学说。

  他把社会上一切公正合理的要求和他的学说相混合而成一片,以达到他的学说的获得流行,同时,再在他方面使得那些自受者不愿来拥护这种要求。

  他们所表现的,就形式来说,自始就陷于谬误,而且也没有实现的可能。

  因为在纯粹的社会思想假成成具的护符之下,他们既暗藏着鬼胎,但又厚脸不知羞耻,竟然大胆地公之于世。

  他们绝对的否认了人格的重要。因而再来否认民族的重要,而且再不承认民族的关系的重大了,借了这一点来作为破坏人类一切文化的基本原则。

  犹太人把马克斯主义世界宣传,分作政治和劳工,运动和两种似异而实同的组织。

  工会运动是一种更是受人欢迎的运动;因为这种运动,能够维护民工人们艰苦的生存竞争(这是多数的雇主的残忍面贪婪的措施,而国家——就是有组织的社会,——对工人又毫不注意,那么,工人们为了维护他们自身的权利,便不得不起来自卫了。

  现在国内的那些无产阶级,他们竟是利令智昏,他们对于工人的生存竞争,正在多方的设法阻碍,他们不但反对,并且还力谋破坏。

  减少不人道的工作时间,废止童工,保护妇女,改善工厂和住宅和卫生善等的企图。

  那些聪明的而最狡猾黠的犹太人,他们对于被压迫的可怜者尽力加以援助,而且慢慢地成为工会运动的领袖,——这种事件,在他们是极易进行的;因他们的目的,不在于除去社会的弊害,乃在经济方面养成一种盲成的战士,以便破坏国民经济的独立。

  犹太人把那些和他们作竞争的完全驱逐了出去,再利用他们婪酷的本性,使工会运动能够立足于暴力的上面。

  凡是坚决有识的人士,如果想要抵抗犹太人的引诱,就莫不为了威哧所屈服着,这种方法极为有成效的。

  犹太人竟利用这可为民族救星的工会,去实行把国民经济的基础破坏了。

  政治的组织和工会是相互而行的。

  因为工会是替政治组织预备群众的。

  事实上,是用了强大使群众硬驱入组织中的。

  而且这又是不断的金钱来源,使政治组织能够因此而获得维持其庞大的局面。

  这监察个人政治活动的机关,同时是一切有政抬性质在大示威运动之主持者。

  到了最后,工会乃不再顾到他们自身的经济情形,而用了他主要的武器——总罢工——来推行政治的理想。

  借着创办一种这合于最低教程度的刊物,因此政治和劳工组织,而取得了强制的利器,逐使最下层的国民,竟甘心去冒极大的危险而有所不矢。

  凡足为民族独立,民族文化和民族经济自主的基础的犹太人的报纸,没有不疯狂般的绝端的加以诬蔑。任意他来摧毁。

  其中比较意志坚强不易受犹太人所驾驭,或者他们的智力,好像足以危及犹太人的那和所遭受的攻击更是厉害。

  民众对于犹太人的真正性质,并不知道,而我们的上流社会,他们又是冥顽不灵,所以我们的民族很易被欺于犹太人的谎言。

  那些上流社会,他们又是生性怯弱,对于凡被犹太人这谎言和谗言所攻击的人,大都避而不敢接近。

  同时,群众又是愚昧无知,他们意能盲目的相信着犹太人的谎言。

  政府当局有时悚然惶恐,或者对于犹太人所攻击的人竟加以迫害,希望幸免于犹太报纸的攻击,这种事件在那些作威作福的官吏看起来,那是完全为了政府威信和安宁秩序的缘故。

  如果我们来回忆着德国崩溃的原因,那么,他的最要的一点,当然是未能认识了种族问题的犹太人的险恶,这两得以的都为更甚。

  一九一八年八月,我们自然是败于疆场上了。

  但是,我们对此还易容忍;因为推倒我们的并不是失败,实在是在政治上和道德上剥夺了我民族的本能和力量。以致酿成了这次失败的势力的。

  旧帝国既对于维持我国的种族基础问题不加以注意,所以对于我们在地球上维持生存的唯一法则,自然也忽略了。

  纯粹的血统的丧失,已经使这种族的幸福永远受到了破坏,现在竟是愈趋愈下,这影响便永远没有离开身心的一天了。

  因此,一切改革的企图,一切的社会事业,一切的政治势力,各种经济繁荣的增益。

  以及各种科学知识和长进,一切和一切,完全付之于流水。

  而维持我人继续生存的民族及其组织——就是国家——不但不能日进于安全,反而日见衰败了,旧帝国的光荣灿烂,也不能掩住了其内部的衰弱,而振兴帝国的一切企图,次第的宣告了失败,这都是因为不注意这重要的问题的缘故。

  一九一四年八月。我民族所以没有作战的决心的缘故,便是为此。

  因为这次的战争为我民族的自卫的本能和破坏我民族团体的马克斯主义和和平主义的相遇时的最后表示。

  但是,在这危急的时候,国人既不能认清了内部的仇敌,一切的抵抗,自然完全没用。

  上天并不来褒奖胜利者,而是要循着报应不爽的定律的。

126在线阅读网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建议我们 | 网站地图 | | 诗词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