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同治皇帝

三、怒打安德海
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同治皇帝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同治皇帝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慈安太后从小匣中取出那份遗诏,撕得粉碎。
  要我放弃国仇家恨,向洋人学习,拜洋人为师,只怕臣子们不支持。
  “六爷和洋人要好,有人骂六爷是‘鬼子六’。”
  奕䜣抓住安德海的衣领,抡起胳膊就是一拳。

  慈安太后服下沈宝田所配制的药后,病情一天天减轻,身子一天天恢复了,服侍她的太监宫女们都十分高兴,皇上、慈安更是高兴。人逢喜事精神爽,慈安一高兴,病好得更快了。特别是皇上功课结束后来陪她说说笑笑,偶尔讲一个小故事逗她开开心,不到一个月,慈安的病几乎好透了,能够独自下床走一会儿,坐一会儿了。
  但令她奇怪地是,自从开始服用沈宝田配制的药以来慈禧却一次也没到她榻前,而那以前,慈禧是天天来宫中看望她一次的。这些日子都是安德海每天来探望她的病情,每次来都是捎来慈禧太后的问候话,安德海只说慈禧太后公务缠身,太忙不能脱身专派他来问候,需要什么让安德海传个话就可以啦。甚至连沈宝田也没来过,只是准时送来所服用的药。
  慈安有些不高兴,但又不好直接询问。心里道:就是公务再忙也应该亲自来探望她一次,派个小太监来了就算完事了,把我当成一般宫中下层服侍人员不成,待我病好一定问一问她西太宫到底忙些什么!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太监来报说,御医沈宝田来探视太后的病情,嗯,我正要感谢他呢?立即传见。
  沈宝田走进殿堂,叩拜说:
  “奴才沈宝田问太后圣安,恭喜太后玉体恢复!”
  “免礼请起吧,本宫能够恢复身体全是沈御医的功劳,本宫感激不尽。请问沈御医要什么奖赏,尽管开口?”
  “为太后治病是奴才的福份,也是祖上有德,何况治愈太后的病也不是奴才一个人的功劳,仅靠奴才一人只怕太后病不会这么快就恢复的,这是上天给大清朝的恩赐,也是太后吉人自有天相命中注定有此一劫,今后会更加显贵。当然,也是慈禧太后的舍己相助分不开的。”
  什么?慈禧太后舍己相助。慈安一愣,急忙问道:
  “慈禧太后去了哪里?我这段时间一直也没有见到她,连你也没有见到,我正要请教一下沈御医呢?你给本宫诊视病症时曾说有一味重要的草药难以觅到,可是后来不久就把煎制的汤药送来,想必那一味草药已经觅得,但不知是何草药?又是从哪里寻找到的?”
  “实不相瞒太后,那一味药就是慈禧太后舍身相助才找到的。”
  沈宝田见慈安太后一脸迷茫之色,又急忙补充说:
  “这味药就是健康女人的血与肉,慈禧太后为了能够尽快治好太后的病,忍着巨大的痛苦从胳膊上割下自己的血肉为太后做药引子。”
  慈安一听,大吃一惊,十分不安地问道:
  “慈禧太后现今怎样?她的身体是否受到严重伤害?”
  “请太后放心,慈禧太后的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也是很瘦,很虚弱。不过,尚无大碍。”
  “为何一定要女人的血和肉做药引呢?”
  “回太后话,奴才曾经告诉太后,太后的病是阴虚,需要以阴补阴,以阴补阳。而这女人身的血肉则是极阴的一种药物,这种药性中阴中含阳,还必须用鲜活的血肉,最好是在每次煮药的中间开始割肉放血于药剂中,这样效果最好。”
  “宫中这么多的宫女不能令她们割肉放血吗?一定让慈禧太后遭受如此痛苦,本宫内心十分不安。这事你应该早早与我商量,我会另安排她人的。”
  沈宝田扑通跪下求饶说:“请太后恕罪,奴才本来要告诉太后这件事的,只是慈禧太后坚决不同意,她怕这事让太后您知道就会让其他宫女去做,可其他宫女的血肉对治愈太后的病作用实在太小,都不如慈禧太后的血肉珍贵有效果。奴才正是考虑到这一点才决定不告诉太后,而让慈禧太后甘愿献出珍贵的血肉。”
  “为什么慈禧太后的血肉要比一般宫女的血肉珍贵有利于治疗本宫的病呢?”
  “即使奴才不说太后也会明白,两宫太后都是金枝玉叶,虽是肉体也决非一般平常人所能企及。人们常说皇帝是真龙天子是上天的龙幻化的,而皇后都是凤,龙凤呈祥就是这个道理。龙是水中之王,凤是鸟中之王,龙风血肉自然是人间奇珍,可治百病。如今太后有病,需血肉滋补,一般人的血肉怎能与太后相比呢?所起的作用微乎甚微,而慈禧太后就不同了,她和太后一样都是千金贵体,彼此相当,用慈禧太后的血肉做药引子自然见效快,所以太后的病会恢复得如此之快。”
  慈安太后将信将疑,十分内疚地说:
  “让慈禧太后为了我的身体受了这样的苦痛我实在与心不忍,如今身体转好了,我要去储秀宫看望看望她。”
  “太后千万别去,不然慈禧太后一定会责怪奴才的。慈禧太后曾再三告戒奴才决不能告诉太后这事,以上一段时不让奴才来见太后,就是担心太后问起奴才说漏了嘴而影响太后治病。不想事过多日,奴才仍然说了出来,实在该打,慈禧太后知道奴才把真相告诉了太后,还不知怎么责罚奴才呢?还是请太后安心养病吧,待太后的病痊愈了再去看探慈禧太后也不迟。”
  慈安太后点点头,“无论如何,沈御医给本宫治病有功一定要受赏,先赏二百两银子,待本宫病好后另加补赏吧。”
  “谢太后!”
  沈宝田拜谢之后便退了出去。
  慈安太后独自一人坐在厅内思前想后总觉得心中有愧,慈禧对她如此衷心诚挚,甚至忍受着肉体的疼痛毫无怨言,并默默为她奉献。而她呢?竟猜度怀疑慈禧,两种心境相比,她自惭形秽,认为自己太小人见识了。尽管姐妹俩有时政见不同,而共同的目的都是为了皇上的成才和大清国的兴旺,两人虽然也偶尔有过几次口角,但每一次都是慈禧主动让步,主动向自己赔礼求情。慈禧虽然做事狠了一点,如处死何桂清与胜保,但也有她的道理,外患可虑,而真正害怕的是内部延臣不服,处死何桂清是为了严明军纪,处死胜保是为了惩处骄狂贪赃之徒。当然自己想不通,认为慈禧太狠,而现在想来,她的做法还是对的,没有她扎扎实实做了几件满朝文武都震惊的事,也许众大臣还不会如此卖力为朝廷拼命效劳呢?今天各地平叛的节节胜利就与慈禧的敢做敢为分不开。
  至于有人传说慈禧与安德海和荣禄关系暧昧,这毕竟是个人私生活,安德海是一名阉割后的太监,他不过是慈禧的心腹,暧昧又能做什么过分的事。对于荣禄,据说他是慈禧昔日的旧情人,唉,哪个男人不多情,哪个女人不怀春,偶尔做些过分的事也是难免的。自己姐妹两人今年才同侧三十岁吗?人们常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对那事的渴求就不用说了。一个有血有肉的女人,每天晚上独守空房,抱着一个冰凉凉的枕头入睡,这个味不好受呀!特别是心血来潮之急,那种渴求、寂寞、难奈的心就不用说了。自己每当这个时候不也常常产生一些邪恶的念头吗?想入非非,想象着那个时刻哪怕一个再不中用的男人能够拥抱一下,或者吻一下也是好的。当然,能够干那种事是再好不过的啦,即使这一切都不能够,闻一闻男人的气味也是一种安慰吧。自己都常常这样想,慈禧也和自己一样是位对性极为渴望的女人,同时她又是一位生过孩子的妇人,当然更希望得到男人的润泽了。
  唉,做大事的人,往往都不注重生活小节,也许慈禧就是这样的人吧!
  慈安在心里上原谅了慈禧在个人生活上的不足。
  要一想到一个人的好处,往往对那些缺点和不足就忽落不计了,这就是心理学家所说的晕轮效应,慈安此时此刻就有这种心理效应。他觉得相形之下自己太斤斤计较,不是一个做大事的女人,她要改变自己向慈禧靠拢,首先就是要放弃自己的私心杂念,坦诚地向慈禧公开自己的心里,姐妹俩真正做到无话不谈,对任何事都统一认识。俗话说,三个臭皮匠合成一个诸葛亮。她姐妹俩人再加上皇上,只有三人多商量一下,一定会把朝中大事做得有声有色,振兴大清江山指日可待。人心齐,泰山移就是这个道理嘛!
  慈安终于想通了,她站了起来,准备到储秀宫看望慈禧,把心里话全部告诉她。
  这时,宫女来报,说慈禧太后来见。慈安心里想道:这也许就叫心心相通,不谋而合吧,我正要去找她不想她却主动来了。立即出门迎接。
  慈安走出正来迎慈禧,慈禧急忙紧走几步,上前抓住慈安的手,娇怪道:
  “姐姐怎么又出来迎接妹妹了,妹妹不是说过多次吗?咱姐妹之间又不是外人,这个礼节就不必啦,何况姐姐大病刚好,身子骨还没有完全恢复,怎敢有劳姐姐大驾出门相迎呢?”
  慈安苍白的脸上惭笑一下,“妹妹若这么说真是折杀姐姐了,妹妹为了姐姐都能割肉放血舍身救我,姐姐出门相迎有何不可呢?”
  慈禧拉着慈安的手并肩走进正堂。
  慈禧打量着慈安,“姐姐的脸色好看多啦,再吃上几付药,注意补补身子,再过一段时间就能恢复如初了,这真是我朝的洪福。只要姐姐的病痊愈,比什么都值得高兴,我的一颗悬着的心也放下了,待姐姐身体完全康复后,妹妹破费一些,在宫内设宴宴请王大臣与亲王贝勒,大家在一起乐一乐!”
  “妹妹,这哪能让你破费呀,如果要宴请诸位王大臣,干脆让福晋王子王孙也来吧,人多热闹些,这费就由姐姐出吧?”
  慈禧笑了,“这点小事还争个啥,你出我出又能远到哪里去?到时再说吧。”
  慈安又打量一下慈禧的脸,“妹妹说得也是,你我姐姐之间还争个啥,只是姐妹心中不安呀。瞧妹妹的脸又黄又瘦,眼也凹陷了,原先水灵灵的美人儿为了姐姐变得这么憔怦,真让做姐姐的惭愧。”
  慈禧急忙阻止说:“姐姐万万不要这么说,妹妹人是憔悴一些,但看着姐姐的身子一天天好起来,心里高兴啊。如今瘦了一点,补养一段时间就会康复的,不这样做,姐姐的命如何换回呢?妹妹觉得这样做太值得了,这完全出自妹妹的真心,你我虽不是同胞姐妹,若要论及远近,妹妹觉得与醇王福晋相比,亲生姐妹也不比与姐姐亲。妹妹本来多次警告沈宝田万万不可把这事告诉姐姐,谁知这个狗奴才又留不住嘴说了出来,让姐姐挂念妹妹,等回来我把他叫去掌嘴。”
  慈安连连说道:“不可,万万不可!沈宝田也是为了姐姐能够恢复快一些才告诉我的,当然,也是我再三相问他才肯说的。妹妹为姐姐吃这么大的苦头,如果姐姐都不知道,传扬出去姐姐的面子往哪里放呢?不是沈宝田告诉姐姐事情的真相,姐姐还一直怪罪妹妹不来看我呢?你瞧瞧姐姐是多么小心眼,与妹妹的大仁大义相比,姐姐实在是心胸狭窄之人!”
  “如果姐姐再这样自责自己,妹妹就无地自容了,为了姐姐做出的牺牲这是做妹妹应该的,也是为了报答姐姐的救命之恩。当初在热河行在时,大行皇帝受肃顺、载垣、端华等人蒙蔽,欲置妹妹于死地,不是姐姐舍命为妹妹求情,只怕妹妹早就命归黄泉了,怎么会有今天呢?现在为姐姐做一事怎么值得一提呢?”
  慈禧一提起在热河的事,慈安忽然想起了什么,说一声妹妹稍等片刻便走进内室取出一个精致的小匣,边打开边说道:
  “姐姐有一件心事一直放心不下,如今终于可以了却啦。话说来也长,还是在热河行在时,大行皇帝受肃顺等人怂恿要处死妹妹,后来,在我与醇王还有皇上的求情下终于饶恕了妹妹。但大行皇帝仍然放心不下,认为妹妹有谋权篡位之心,为防止万一,当时留下一份遗旨,让我秘密保存,一旦妹妹有谋夺皇位之心,就让我取出遗旨联合军机大臣诛杀妹妹。有一段时间,特别是在妹妹处死胜保之后,我也认为妹妹有此心呢?几次想把遗诏拿给恭亲王看,约束一下妹妹,最终还是忍住了,想看看妹妹是否再做什么过分的事。如今想来倒是姐姐我错了,妹妹诛杀何桂清、赐死胜保都是为了朝廷大局着想,妹妹的心地如此善良侠义,一心只想教育皇上读书长大早日亲政,丝毫也没有篡位之心,是大行皇帝多虑了,也是做姐姐的太自私了。”
  慈安说着,从小匣中取出那份遗诏撕得粉碎。
  “姐姐,这是大行皇帝遗诏,姐姐不可撕得!”
  等到慈安太后已经把遗诏撕得粉碎时慈禧急忙阻拦说。
  “既然妹妹不是那种人,这份遗诏还留有何用,请妹妹不必阻拦,这也是姐姐向妹妹表明自己的心迹,对妹妹的救命之恩一种报答吧。”
  慈禧扑通跪在慈安面前。
  “姐姐能够如此坦诚对待妹妹,妹妹就是为姐姐去死也是值得的,请姐姐作证,妹妹指天发誓,如果妹妹胆敢有丝毫谋权篡位举动,天打雷劈,死有余辜!”
  慈禧说着泪流满面,“姐姐请想,皇上是妹妹的亲生儿子,妹妹怎会与儿子争夺权位呢?妹妹望子成龙的心姐姐也是知道的,妹妹做梦都希望皇上能够长大成材,早日亲政呢?”
  慈安上前扶起慈禧,“妹妹不要说了,你的心姐姐完全明白,让姐姐看看你的伤吧。”
  慈安轻轻挽起慈禧的衣袖,胳膊上面正扎着纱布,不用说里面是被割裂的伤口。慈安也禁不住流下泪来,抚摸着伤口一时不知再说些什么,千言万语化为无声的泪水籁籁落下。
  体和殿内热闹纷呈。
  整个皇宫大内人来人往,宫女太监们一律是新衣新帽,那些太后妃嫔们就更不用说了,个个打扮得焕然一新。
  一向戒备森严的宫门今天也松动了许多,始终敞开着,一顶又一顶轿子抬了进来,整齐地放了一大片,能够被两宫太后邀请进宫赴宴的都是三品以上大员,以及皇室成员亲王贝勒福晋侧福晋和王子王孙们。
  众人都按照事先要求的等第次序坐到自己的位子上,各种山珍海味也一一摆上了宴桌,只等皇上皇太后到来众人便可以开怀畅饮了。
  午时许,传事太监扯着破锣似的嗓子喊道:
  “皇上皇太后驾到!”
  正在扯南捞北的人们立即停止了讲话,齐刷刷地跪倒在地。
  皇上皇太后在宫女太监们簇拥下缓步走进大殿,慈禧扫视一下跪在地上的众人,冲着慈安点点头,平声静气地说道:
  “免礼平身请坐吧。”
  “谢皇上皇太后!”
  众人这才从地上爬起来,坐到各自的位子上。慈禧又说道:
  “今天宴请众王公大臣亲王贝勒和福晋夫人们,一是庆祝慈安皇太后玉体康复,二是庆祝金陵克复消灭长毛,虽然没有抓到匪首举行午门献俘仪式,但也值得庆贺,第三,就是向各位王大臣几年来尽心尽力效命我朝表示答谢!请大家举杯共干三杯!”
  “谢皇上皇太后赐宴,祝皇上皇太后圣安!祝我朝古星高照国泰民安!”
  众人高喊这几句祝福的话语之后才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慈安太后待众人饮完三杯酒,含笑着看看众人,也满面春风地说道:
  “众家爱卿不必拘泥礼节,尽可开怀畅饮,一醉方休。”
  皇上和皇太后坐定,众人也重新坐了下来,执事太监便高声喊道:
  “皇上和两宫太后不胜酒力,请恭亲王代劳陪宴!”
  “臣遵旨!”恭亲王站了起来。
  由于皇上和皇太后坐在旁边,众人总觉得别扭,等到皇上皇太后走后,众人才真正开怀畅饮起来,边吃边谈,从朝中大事到家庭小事,从剿匪的事谈到与洋人经商的事,天南海北无所不谈。
  奕䜣本是海量,但由于是他奉旨陪酒,要比其他人偏喝,更何况他是议政王、身兼多职,又是首席军机大臣负责军机处,总是有人想和他套近乎,又主动敬他几杯,说几句好话。这样,众人酒至半酣之际奕䜣不免多喝几杯,说起话来自然掌握不住分寸。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奕䜣自幼天资聪慧,思维敏捷,办事果断,这是他的优点。但他也有明显的缺点就是锋芒外露,举止高傲,喜欢听好话,这也是没有能够成为王位继承人的真正原因。
  吏部侍郎吴廷栋端着一杯酒来到奕䜣面前说道:
  “恭亲王,你身为议政王,当朝首辅,是皇上太后之下万人之上,平定太平天国长毛过程中,若论起功劳你应该首推第一,正是六爷提出重用汉臣的重大措施才得以扭转局面反败为胜,来,我先敬六爷一杯。”
  奕䜣一听吴廷栋这话,心里美滋滋的,接过酒杯一饮而尽。他也满斟一杯递过去说:
  “吴侍郎,我也敬你一杯。”
  吴廷栋急忙接过酒杯,“我怎敢劳恭亲王大驾给在下端酒,来,我陪大爷再饮一杯吧?”
  “好,好,来,干,干!”
  奕䜣刚要喝,奕䜣走过来劝住了他:
  “六哥,不能喝了,等会儿皇上和皇太后还要来谢宴,酒喝多会误事的!”
  奕䜣把奕䜣推到一边,对他说道:
  “七弟,你是不是觉得众人都向我敬酒而没有人给你敬酒你嫉妒啦?告诉你这是六哥的本领,我是议政王,食双王俸禄,两宫太后都要对我奕䜣高看一眼。太后为什么让我奕沂陪宴而让你奕䜣陪宴?”
  奕䜣虽然也知道他喝多了,但当着众人的面说这几句话确实让他下不了台。奕䜣气得一跺脚到走了,到旁边生闷气去了。
  吴廷栋也觉得奕䜣喝多了,急忙阻止说:
  “六爷,这酒就别喝了,我们改日再喝吧,我单独请六爷喝酒,咱们一醉方休。”
  “不,现在就喝,怕个鸟,不就是太后来谢宴吗?我奕沂不在乎这些,她们不会把我怎么样,没有我奕䜣,太后何来今天?”
  奕䜣说完一饮而尽,吴廷栋也只好陪着喝干。
  正在这时,又有执事太监高喊:
  “皇上皇太后谢宴——请众王公大臣亲王贝勒、福晋侧福晋到体和殿外听赏——”
  众人急忙走出体和殿,奕䜣已经醉了,歪歪扭扭夹在众人中间走出大殿。
  众人排着整齐的队垂首站在那里等着领赏,两宫太后和皇上坐在高高的台阶上目视着众人,看着这些为她们卖命臣子们一个个毕恭毕敬的样于,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意感。
  这时,执事太监捧着一个花名册念道:
  “赏恭亲王奕䜣黄马褂一件。”
  太监念后不见有人上来领取,以为没有听到,又放大嗓门念道:
  “赏恭亲王奕䜣黄马褂一件。”
  可是仍没有上来领,众人都四处寻找奕䜣,嗬!他站在人群中正打着呼噜呢?有人立即推推奕䜣说道:
  “恭王,太后让你领赏呢?”
  “哦,领赏?”奕䜣一愣,半醉半醒地说,“我不要赏。”
  声音虽然不大,但身边的人都听到了,立即有好事的人趁机说道:
  “恭王爷不要赏——”
  奕䜣的岳父桂良知道女婿喝多了,他不能让女婿当众出丑丢人得罪两宫太后。桂良悄悄来到奕䜣身边,推了他一把,低声说道:
  “太后赏你黄马褂,快去谢恩!”
  奕䜣又被桂良推了一把,这才晃晃悠悠地来到台阶前接过黄马褂。按理奕䜣应该先拜谢皇上皇太后之后再领走黄马褂,可他今天醉酒失礼了。上前接过就走了。
  众人都知奕䜣失礼,但谁也不敢提,慈安太后也没有说什么,慈禧却不愿意了,她冷冷地说道:
  “恭王爷就是到街上买东西也要说一声吧,怎么连一声谢字也不说?”
  奕䜣这才醉意朦胧地转身一鞠躬,醉醺醺地说道:
  “谢太后,谢太后。”
  慈禧更不高兴了,刚要发火,慈安急忙劝阻说:
  “奕䜣今日贪杯醉酒,妹妹不必与他计较,改日令他亲自来宫向妹妹谢罪。”
  “姐姐,我不是为了一点小事与奕䜣计较,这是皇家尊严,奕䜣竟敢当众蔑视,这不是明显瞧不起咱孤儿寡母吗?姐姐不要说让奕䜣向我谢罪,如果姐姐都不在乎,我又何必多此一举呢?只怕如此长期下去皇家威严就扫地了。”
  慈安见慈禧真的生气了,又耐心说道:
  “妹妹,奕䜣不是奉旨陪宴多喝几杯,醉了吗?怎能与一个醉人计较呢?酒醒之后他会后悔的,也会入宫谢罪的。”
  “哼,也不知是真醉还是假醉,我时常听人们说喝醉酒的人头脑清醒着呢,也许奕䜣是故意借酒装醉蔑视皇权。看如今是大权在握可仍不满足,我时常听外臣议论奕䜣说咱们姐妹欠他的情份太多,话语之间流露不满。”
  “妹妹,传闻不可信,那是一些人在挑拨我们叔嫂关系,恭王做事一向还是十分谨慎的,今天是例外,先把封赏进行到底,改日再议论这事吧。”
  慈禧不再说什么,但心里对奕䜣更加反感。
  奕䜣回到恭王府,待酒醒之后听说了醉酒后的经过,十分后悔。他知道慈禧早就在寻找他的过错呢?由于自己做事谨慎才没有留下什么大的把柄让他抓住。想不到今日多喝了几杯,竟酿成了大错,如今后悔也来不及了,只好明日赴宫请罪。
  第二天,奕䜣先来到钟粹宫拜见慈安太后,他知道慈安太后为人宽和,心地善良,人也随和,好讲话,先了解一下她的态度然后再去拜见慈禧太后。
  奕䜣一见到慈安就跪拜说:“罪臣奕䜣向太后谢罪,请求太后发落。”
  “六爷起来吧,昨日不该贪杯当众出丑给众大臣留下不好的印象,慈禧太后也极为生气。”
  “臣后悔也来不及了,只求太后给臣治罪,决无怨言,不然朝臣恐怕不服,罪臣内心也有愧呀。”
  “昨日本是喜事,不想被六爷一搅和,众人不欢而散,六爷今后可一定要当心。至于治罪也谈不上,又不是犯什么大错,不过是醉酒失礼罢了,下不为例就是。”
  “谢太后宽洪大量,微臣一定谨记太后圣言,决不再贪杯误事。说心里话,微臣昨日只所以多喝几杯,也是心情太过高兴的缘故。太后大病痊愈并且玉体康复,这是举国上下可喜可贺的事,再加上南方长毛已经平定,更是上苍对我朝的垂青。自先皇继位之初,到如今已有十几个年头,我朝曾多次派遣大军平叛,结果都是惨败。如今,在两宫太后执政当尔,能够严明法纪、整治军威,任用贤能,才得以取得平叛大捷。虽然北方捻匪仍然四处活得,但已是孤掌难鸣,不成气候,等到曾国藩、李鸿章、胡林翼、左宗棠、僧格林沁等人把兵重新布署一下,一定能够扫荡中原几股残匪,到那时国泰民安,我大清中兴可待了。”
  慈安微笑着说,“这也是六爷的功劳呀,六爷提出任用汉人办团练组织地方武装的办法实在是英明之举,不是这个策略,怎会如此快就剿平长毛呢?当然,六爷所主张的对外政策也有利于扫平各路匪贼振兴我大清江山。对西洋列国由打而和,借师助剿实在是英明之举,难得六爷有此雄才大略。”
  奕䜣本来怀着忐忑不安的心前来谢罪的,想不到竟受到太后的一番夸奖,又有点沾沾自喜了,又建议说:
  “太后,如今国势将要太平,要想真正振兴我大清江山,必须学习西洋、像洋人一样开矿山、办工厂,修铁路、造轮船、造枪炮。洋人有什么咱有什么,不然,再打起仗来吃亏不说,与洋人通商做生意也是咱大清朝吃亏。从宣宗道光二十年与西洋英人所进行的那场鸦片战争开始,到先皇咸丰十一年与洋人所进行的几次重大战争,我朝均未取胜,最终总是以割地赔款签约而告终,究其失败的原因是因为咱们的兵器落后,装备低劣。自从总理衙门成立以来,微臣与洋人交往甚多,对西洋技术的了解也多了起来,悟出一个道理就是:落后就要挨打,要想振国兴邦必须办洋务。”
  慈安太后见奕䜣越说越起劲,似懂非懂地问道:
  “六爷说办洋务可以兴国兴邦,可这办洋务不就是要向洋人学习,以洋人为师吗?宣宗成皇帝由于在鸦片战争中被洋人打败,签订了丧权辱国的《南京条约》,因此宣宗成皇帝最痛恨洋人。就是大行皇帝在位时每次提起洋人也是恨之入骨,如今要我等放弃国仇家恨向洋人学习,拜洋人为师,只怕众王公大臣不会同意。无怪乎我时常听到一些大臣私下议论,说六爷和洋人要好,骂六爷为‘鬼子六’,六爷你可以当心,万万不可受洋人蛊惑。你这话同我讲起来并没有什么,若同慈禧谈起,她一定会说六爷忘记祖训向洋人屈膝求荣,说不定要抓住这个错治你的罪呢?昨天,慈禧太后就十分生气呢?不是我从中讲情,只怕昨天就要治你的罪。”
  “太后提醒得极是,慈禧太后对臣早就不开胃了,她想治微臣的罪也是事实,但慈禧太后对办洋务却十分感兴趣。有一次谈话,微臣谈及兴办洋务可以振兴我大清江山的事,慈禧太后连连点头,让微臣收集这方面的材料呢?她想亲自过目一下。”
  慈安太后有点疑惑地问道:“我却从来也没有听她提及这事。”
  “也许慈禧太后认为这事还没有个眉目,就没有事先同太后商量。”
  奕䜣又忽然想起了什么,急忙补充说道:
  “微臣同慈禧太后谈及此事的时候,太后您正在病中,也许她怕这事让太后分心,不利于太后身体恢复,就没有告诉太后吧?”
  尽管奕䜣这样解释一下,慈安太后仍略带不悦地说:
  “要兴办洋务这等大事,当时不告诉我,事后也应同我商量一下,征得我的许可,她私自擅作主张,若惹出什么不良后果来谁负责任?”
  “请太后放心,这仅仅是个提议,办不办洋务还两可之间呢?慈禧太后怎敢自作主张呢?不过,这事微臣给太后透个底,太后私下也可琢磨一下,办洋务于我朝是利大弊少。据文祥等人从东洋倭人得到的消息,日本天皇也正在着手办洋务呢?听说办得十分红火。”
  慈安太后对于办洋务仍然不十分理解,奕䜣知道这事不是几句话能够解释清楚的,就告辞了,他要到慈禧太后那里再认个错。因为真正要抓他过错的人正是慈禧,为了皇上读书的事慈禧太后已经令他难堪一次,也不知这一次又会怎样训斥他呢?
  唉,究竟是自己笨呢,还是榆木脑袋固执不开窍?
  慈禧太后本来是十分欣赏他的,可以说备爱有加,如果不是慈禧太后对他如此看重,他奕䜣是绝对不会有如此显赫的地位和权倾于国的大权的。与七弟奕䜣相比,他们俩人处于同样的皇室亲王地位,在辛酉政变中所起到的作用也是伯仲之间。更进一步说,奕䜣与奕䜣还多一层亲属关系,他是慈禧太后的妹夫,皇叔加姨丈的双层关系,然而,慈禧更看重他奕䜣而不是奕䜣,这其中的原因也只有奕䜣自己明白。
  可是,自从那件事发生后,奕䜣的政治辉煌达到了顶峰,从此虽然没有一落千丈,但在慈禧太后心目中的形象却大大打了一个折扣,甚至说,西太后一天天讨厌起他来了。奕䜣也知道慈禧太后再讨厌他也决不会把他赶出政治舞台,他的朝中大权地位西太后也动摇不得。一是慈安太后主持大政,西太后不敢恣意妄为;二是皇上还如此年幼,举国上下仍然一片浑乱,仍然需要他奕䜣这根台柱子;三是奕䜣与洋人交上了友好关系,有洋人作后台,两宫太后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
  变沂一想起那件事心里就不舒服,多少也有几分后怕,以致后来再拜见西太后都不敢正视她那双眼睛。
  那是一个闷热的午后,奕䜣去储秀宫送折子,慈禧午睡刚刚醒来,一听恭亲王求见,便略施粉黛接见了他。
  奕䜣叩拜完毕,便一板一眼地奏起事来,他讲了半天仍不听慈禧有什么反应,抬眼一看,慈禧正用火辣辣的目光盯着自己呢?他说了什么慈禧却一句也没有听见。
  慈禧见奕䜣也怔怔望着自己,更加放肆了,淡淡一笑,轻启朱唇说道:
  “六爷看什么?”
  “我——”
  奕䜣脸微微一红,却说不出话来,急忙垂下头。慈禧却十分大方地问道:
  “六爷我与恭王福晋相比谁美呀?”
  奕䜣更加不安了,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男人爱漂亮,女人爱潇洒,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六爷不妨直说?”
  奕䜣低头说道:“微臣福晋乃是一名普通女人,怎敢于太后金技玉叶相比,太后是万人挑一,经过层层筛选才得以选进宫的,无论是才华还是容貌都是群芳之冠。”
  慈禧笑道:“六爷太过自谦了,恭王福晋是大学士桂良之女,官宦之家的千金,也是千金之体,怎是一般民女可比。”
  慈禧忽然话锋一转,试探着问道:
  “六爷身为议政王食双王俸禄,位尊职显可与当年的多尔衮相比,难道六爷就没有多尔衮当年的想法?”
  奕䜣一听慈禧把他和多尔衮相比,吓得几乎变了色,扑通跪倒哀求说:
  “请太后明鉴,微臣只想尽微薄之力协助皇上和两宫皇太后扫平内乱振兴我朝,决无其他想法,请太后不要妄加猜疑。”
  “哼,男人都是有贼心而没有贼胆,我就不相信六爷对我从来没有产生过那种想法,如果六爷愿意的话——”
  慈禧瞟了奕䜣一眼,又压低声音说道:
  “在我们满洲风俗中这也是常有的事,不说一般民间家庭,就是皇室之内不也时有发生吗?倘若恭王担心外界的舆论,你我可以暗中——”
  “请太后自尊自重!”
  不待慈禧说下去,奕䜣一恼火说了一句不软不硬的话。
  慈禧一听这话,又气又恼,白净的脸由红而青,半晌才喝斥一句:
  “奕䜣,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你觉你是正人君子,背后还不知做出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呢?”
  慈禧说过这话以后,忽而又转怒为笑,十分坦然地说道:
  “许多廷臣私下议论,都说六爷正直无私、光明磊落,有君子之风,本宫不太相信,今日故意说几句挑逗的话试探六爷,六爷果然如众人所说,有六爷这样的人做议政王,多尔衮当年的事再也不会发生了,这是我与慈安太后最放心不下的,今天看来这种担心没有必要了。请六爷继续奏事吧!”
  奕䜣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急忙说道:
  “微臣所奏之事折子上写得十分清楚,请太后仔细观看吧?”
  说完,放下折子告退了。
  奕䜣何尝不知道那几句话是慈禧临时编凑出来让自己下台的,对于慈禧是什么样的人奕䜣更加清楚。有几次他单独向慈禧奏对时,慈禧都是用这种火辣辣的目光看着自己,偶尔闲谈之间话语中也有几分挑逗的语气,但他万万没有想到慈禧今天会说得这样露骨。
  也就是这件事发生后不久,宫中就有人谣传慈禧与荣禄如何如何亲密,奕䜣在十分震怒之余多少也有一丝的酸楚。
  奕䜣来到储秀宫。安德海正和几名太监在打弹子,他们一见恭亲王来了,都急忙向奕䜣点头致敬,唯有安德海装作什么也没看见,只顾打自己的弹子。
  奕䜣一见安德海在那里怡然自乐,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心中很不高兴。他知道安德海这个狗奴才是看着慈禧眼色行事的,自从慈禧对他不开胃以来,安德海每次见到他总是爱理不理的,让奕䜣十分恼火。一个下等的奴才胆敢如此嚣张,不惩治一番这还得了。
  奕䜣心里窝着气问道:“安德海,太后在宫中吗?”
  安德海装作没听见,理也不理,仍然继续打自己的弹子。
  “安德海!你是个聋子还是哑巴?本王问你话你听见没有?”
  奕䜣提高了嗓门,十分生气地问道。
  安德海这才装作刚刚听到奕䜣说话的样子,转过身来:
  “哦,是恭王爷,奴才只顾打弹子,没有听见恭王讲话,请问王爷有何吩咐?”
  奕䜣压着性子问道:“太后在宫中吗?你去回报一声,就是奕䜣叩见。”
  安德海转动着手中的弹子,一边摇头晃脑地说:
  “太后在是在,只是恭王爷今天来的实在不凑巧,太后早晨传下话来,说今天身体不适,谁也不见,恭王爷还是请回吧!”
  若是平时奕䜣转身就会离去的,可他今天是来向慈禧太后赔礼的,怎能不相见呢?他估计这是慈禧估计他会来,故意这样吩咐给下人的。倘若真是这样,他更要见一见慈禧。
  奕䜣又对安德海说道:“安德海,你去通报太后,就说恭亲王有要事求见太后,看她见不见?”
  安德海有点不耐烦地说道:“通报也没有用,太后已经说了今天任何人不见。”
  奕䜣发火了,大声喝斥道:
  “安德海,你立即给本王去通报,见与不见你先去通报,太后说不见,本王立即就走!”
  安德海见奕䜣发火了,很不乐意地哼了一声:
  “太后已经发过话,谁敢去惹她不高兴?如果恭王爷不在乎就自己亲自去问一问太后见是不见,恭王爷请吧!”
  奕䜣哪里受过这种窝囊气,在外臣中间,变沂是众臣的核心人物,众人如群星捧月一般围着他转,想不到在宫中竟受这么一个奴才的气。他紧走两步,大喝一声,抓住安德海的衣领,抡起胳膊就是一拳,随口骂道:
  “大胆的奴才,我看你能嚣张到何种地步,你胆敢狗仗人势,我且打死你,看你的主人能怎么样?”
  啪地一拳砸在安德海的脸上,安德海的脸马上变了形,鼻子流血,嘴也淌血,白净的脸变成一个大花脸。
  安德海没有想到奕䜣发这么大的火,否则他也不会如此放肆,如今见奕䜣动起真格的,害怕起来,苦喊着哀求说:
  “王爷饶命,王爷饶命,大人不见小人怪,王爷饶过奴才吧!奴才这就去给王爷通报。”
  奕䜣仍抓住安德海的衣领不放,又喝斥道:
  “今后再狗仗人势,不识抬举,本王要了你的命!”
  “小的不敢,小的今后再也不敢了!求王爷高抬贵手饶过奴才这一回吧?”
  奕䜣哼了一声,松开抓住安德海衣领的手。
  安德海爬了起来,跌跌爬爬地向宫内跑,边跑边喊:
  “太后救命,太后救命!”
  刚喊两句,迎面碰上慈禧走了出来,她一见安德海那个狼狈样,气得浑身哆嗦,大声喝斥道:
  “瞧你那个熊样,平时会威风着呢?关键场合成了熊包,随我出去理会他!”
  奕䜣刚开始打安德海的时候就有人跑进去报信了,慈禧听说安德海被打,这才急匆匆走出来。
  慈禧来到宫门口,见奕䜣余怒未消,正气呼呼地站在那里,冷笑道:
  “我以为谁这么厉害,有这个胆子在宫内大吵大闹还动手打人呢?原来是六爷,嗬,满朝文武也只有六爷能有这么大的权力,敢耍这么大的威风。六爷是昨天威风要的不够,今日第二次进宫要威风呀。安德海,你是狗眼不识泰山,挨打不亏,你也不看看是谁来了,不早一点磕头迎接,挨打不亏,应该再打。安德海,你走到六爷面前,让六爷再打几下消消气,打死你不要紧,若是让六爷气着也就了不得啦!”
  慈禧几句尖酸的话说得奕䜣面红耳赤,急忙下跪说道:
  “罪臣奕䜣叩见太后,问圣母皇太后圣安!”
  “哼,恭亲王,你快起来吧,本宫不敢当,你更不必问一声‘圣安’了,我‘安’不了,你能不打上门就好啦。”
  奕䜣再一次躬身说道:“罪臣为昨天酒后失态后悔莫及,深感不安,特来恳请太后治罪,请太后发落!”
  “如今六爷的权力大啦,翅膀也硬了,想打谁就是谁,这皇宫大内也似乎成了恭王府,想出就出,想进就进,至于治罪,六爷去请示东太后吧,本宫没有这个胆量,只求六爷不要到我储秀宫打这个骂那个,本宫就感激不尽了。”
  随着一阵银铃般地爽朗笑声,慈安太后拉着皇上走了过来。
  “不要去找了,我来啦。妹妹为何发这样大的火,谁惹妹妹生气了?”
  慈禧一看见慈安和皇上走来,立刻小嘴一撇哭了起来,边哭边说道:
  “姐姐来得正好,请姐姐作主给评评理吧,恭王明着说是来给我赔礼的,实际上是来耍威风的,他觉得昨日的威风没有要到家,今日又专门找上门来耍威风了。姐姐,你瞧瞧安德海的脸被打成什么样子,打狗还要看主人呢?奕䜣是瞧不起咱孤儿寡母,至少是瞧不起妹妹,请姐姐给妹妹讨个公道!”
  慈禧说完,又急忙抹眼泪。
  慈安看看奕䜣,又看看安德海,心中说道:奕䜣你也太鲁莽了,你昨天已经闹了一场,难道今日还要再闹一场吗?看你怎么收场?我只怕也帮不上你的忙。
  慈安怎么这样巧赶来了呢?
  昨天下午慈安就看出慈禧十分不高兴,有惩处奕䜣的心。今日奕䜣来宫中请罪就是给两宫太后一个面子,至于治罪也不过是客气一下。她那里好说,而慈禧这里就很难说了,弄不好两人还能急吵起来呢?倘若慈禧真的要给奕䜣治罪自己也没有办法阻拦,为防止万一,她匆匆赶来看一看,以便及时从中说说情,谁知没有踏进宫外就看到这个场面。
  慈安问明事情发生的缘由,便笑着安慰慈禧说:
  “妹妹也不必太生气,都是自家人,让六爷给妹妹赔罪吧,至于如何处罚,请妹妹自便吧。不过,妹妹还是先消消气,等过了几天再和奕䜣理会。”
  慈安先对安德海说道:“安德海,你快去包扎一下吧,所需一切费由六爷支付。”
  “嘿,那倒不必,我还出得起这个费用。”慈禧倔强地说。
  慈安又训斥奕䜣说:“恭王昨日闯的祸够大了,今日怎么又对安总管大打出手呢?传扬出去恭王在内外臣工中的形象就受到了损失,引起众人非议对我们姐妹有害无益,恭王难道不知道这些吗?”
  奕䜣又重新跪下,十分虔诚地说道:
  “罪臣后悔莫及,一时动怒打了安德海,请求两宫太后降旨治罪,臣毫无怨言。”
  慈安急忙对慈禧说道:“恭王起来吧,妹妹也不是小心眼的人,会把鸡毛蒜皮的事记在心里。不过,你可要当心,有今天这个教训下不为例!如果不是怕传扬出去影响皇室声誉,今日务必将你治罪。”
  慈安话音刚落,慈禧和奕䜣都没来及开口,站在旁边的同治皇上先说话了:
  “六叔无罪,小安子该打!”
  众人都是一愣,只听皇上又说道:
  “别人就不用说了,朕每次进宫拜见额娘,小安子都不愿通报,一定让朕给赏钱,少则十两八两,多则几十两,其他人更是被他敲诈得头疼,这样胆大妄为的狗奴才打一顿太便宜他了,依朕之见应该杀头。”
  慈禧没想到在这节骨眼上儿子突然说出这番话来,这不是明显着在拆她的台,让她面子上无光吗?
  慈禧喝斥一声:“小小年纪就这么说话不分轻重,要打这个杀那个,一旦亲政后岂不是个暴君?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再不好好管教管教你,你就学好啦!”
  嘿,慈安一听慈禧这么说不愿意了,这明明在拐弯抹角骂她吗?慈禧哪里训斥皇上,是指桑骂槐。
  “我说妹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皇上怎么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了?又怎么不学好?请你把话说明白些,谁朱谁墨?我看你才是黑心人呢,想杀谁就杀谁,想提拔谁就是谁,好像这大清的江山是你们那拉氏的,未免太专断一些吧。”
  慈禧见慈安话中带刺,也不示弱,反咬一口道:
  “怎么?我说怎会这么巧呢?一个先找上门来打,我还没说上两句,你们又正好赶到了,一个说一个和,莫非事先串通好来我储秀宫找茬闹事的,我那拉氏毫不在乎,如果你们觉得我碍了你们的事,不顺眼就干脆把我废了吧,杀了更好,这个窝囊气我是受够啦。”
  慈禧说着哭了起来,边哭边说:
  “真是儿大不由娘,我十月怀胎生下你,又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抚养大,不知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你几次得病,不是额娘彻夜不合眼地看护着你,只怕你早已命归黄泉,哪里还有今天。如今长大了,却如此忘恩负义,要把额娘逼死不成?还有你钮祜禄氏,在病中我为了咱姐妹的情份吃尽了苦头,如今大病才刚好就……”
  慈禧不再说下去,呜呜哭了起来。
  同治见额娘哭得很伤心,一声不响地站在那里,他看看奕䜣又看看慈安皇太后,想让他们能说几句宽慰额娘的话,可自己又不便开口。
  慈安一听慈禧提到她生病中的情景,也觉得十分内疚,这种场合她又不想马上认输,一转身说道:
  “走,我们走!”
  拉着同治离开了储秀宫。
  奕䜣知道这个祸是自己闯下来的,更不好说什么,默默地跟在慈安太后和皇上背后也走了。
  静悄悄的夏夜。
  慈禧端坐在宽大的藤椅上闭目养神,想着自己的心事。安德海站在藤椅背后给她按摩着,从双臂到肩膀,又从肩膀到脊背。
  安德海知道太后在想心事,自从那天他被恭亲王痛打一顿后,这多日来太后一直沉默少语,饮食也似乎较往日少多啦。他想安慰几句,又怕话不得体惹太后生气,太后那天的难堪多少是因为他安德海引起的呀。
  慈禧忽然问道:“小安子,你说我能不能斗过奕䜣?”
  安德海停住了按摩,愣了愣神说道:
  “奕䜣哪里是太后的对手,俗话说得好,馒头再大也是笼蒸的,他奕䜣的议政王是太后封的呀。如果太后认为奕䜣对您老人家不恭不敬,找个借口把他拿掉不就行啦。”
  安德海才真正恨透了奕䜣,他一听慈禧有心想治奕䜣的罪当然十分高兴,又进一步说道:
  “太后不能不防啊!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无。如果大后不提前防备奕䜣一手,只怕将来对太后不利,奕䜣大权在握,此人一向桀骛不训,目中无人,如今又大肆拉拢朝中大臣,形成自己的势力,有朝一日定会架空两宫太后和皇上的,从此人的野心看,是想成为多尔衮第二,也许阴谋更大呢?他一直认为自己本应继承皇位,由于没竞争过先皇,心中一直耿耿于怀,先皇在世时从来也没重用他。倘若他野心不死,有掘取皇权之心,那后果不堪设想,太后应早下决心,防患未然。”
  慈禧一听安德海这么说,知道他是在怂恿自己治奕䜣的罪,为他报一拳之仇。慈禧也不点破,她也确实想给奕䜣一点颜色看看,让他知道那拉氏不是好欺负的,便问道:
  “治奕䜣的罪要把柄,才能让群臣服气,必须先有人出面上奏折弹劾奕䜣的过错,就像杀胜保一样,先捏出他十大罪状出来,也好摆在桌面上讨论定罪呀。”
  “秦桧杀岳飞于风波亭都可用莫须有的罪名,先杀后定罪,太后为何不先将奕䜣撤职后说理由呢?”
  “万万不可,本宫不是秦桧,奕䜣更不是岳飞。奕䜣是双王头衔,总揽几大要职,在王公大臣中享有较高的威望,在洋人那里也十分得势。倘若不慎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要精心谋划才行。”
  安德海急忙点头,“太后说得也是。不过——人无完人,一个人的职务越高,做的事越多,他的漏洞也就越大,给人指责的地方也就更多。人们不是常说:多干不如少干,少干不如不干。既然奕䜣身兼那么多的职务,一定有做得不尽入意的地方,细心搜寻一下,暗中指派一名大臣弹劾奕䜣不就成啦。”
  慈禧一想也有道理,只是谁来给自己做这得罪人的事呢?
  “太后不用担心,奴才保举一人定会为太后做这开路先锋的。”
  “你是说荣禄?”
  “不,是蔡寿祺,他如今是太后的日讲起居注官,善于察言观色,对太后也十分忠心,只要太后向他暗示一下,他会按太后的意旨去做。”
  慈祺颇有顾虑地说:“蔡寿祺官职太小,只怕他的折子没有份量呀?”
  “太后放心好了,蔡寿祺官虽不大,但他是内臣说话可信,也正是这样他才会为太后卖命,太后只要许他上过奏折立即给他提升就可以了。如果太后不便开口,就让奴才去同他说好了。”
  慈禧点头说道:“这样也好。只是上了一份参劾的折子和能否将奕䜣撤职是两码事,特别是东边处处维护着奕䜣,这是罢免奕䜣最大的障碍。”
  “太后在慈安手中的那个把柄不是被毁了吗?既然太后对东边没有什么顾忌,就大胆地做自己想做的事,该争取的要争取,软的不行来硬的,必要时逼慈安让位。”
  慈禧淡淡地笑一笑,“你小子是不知天高地厚,慈安可不是你认为的那样窝囊。真的斗起来,我未必是她的对手,她有奕䜣这个同盟,皇上也可整日围着她屁股转,和她一溜神气。”
  “太后不可长她人志气灭自家威风,太后是女中豪杰,智才高于慈安与奕䜣两人,只要太后略施小计,还怕慈安与奕䜣不败在太后手中吗?就像上次令慈安自己毁去先皇遗诏一样,嘿嘿!”安德海奸笑两声。
  “你也不必高兴太早,虽然骗得了慈安撕毁了遗诏,但这事也必须小心才是,不能再像那西藏喇嘛一样留有后患,我始终担心御医沈宝田,以防止他有朝一日把我们给出卖了,还有那名叫秀珍的宫女也要堵住她的嘴。”
  “太后放心,秀珍姑娘早已被奴才收买了,决不会出卖我们的。至于沈宝田么,他接受太后的钱财也够多的,我想不会把那事泄密出去的,要不让他的嘴巴永远闭上?”
  慈禧太后摇头,“沈宝田医术高明,留下他还有作用,还有皇上的病,唉,还不知是真的痊愈了还是暂时好啦,现在还不能让沈宝田死,防备他一点就是。”
  “太后的意思小的明白,那就让沈宝田多活几年,待皇上的病完全好透了再送他上西天。”
  “唉——”慈禧长叹一声,“整日杀杀打打,明争暗夺,活得太累了,我真想把什么都放弃了,不再过问任何事,安安稳稳地找一片安静的地方度春秋,只是到了这个位置骑虎难下啊!”
  “太后千万别说这种丧气话,太后能有今天不容易啊,不是杀杀打打怎会有今天的太后之位。如果太后把这一切拱手让给他人岂不前功尽弃?那才不值得呢?别人只会私下议论太后无用,是打败的鹌鹑斗败的鸡,没有人同情你,更没有感激你,如今的世道就是弱肉强食,尔虞我诈。你不犯人,他却偏要犯你,人与人之间这样,国与国之间不也这样吗?我大清国关闭国门老老实实过日子,也从来没有派一兵一卒去西洋各国侵略,但西洋列强却欺负到咱家门上,把刀架在咱脖子上,逼迫着道光爷签订了《江宁条约》与逼迫着先皇签订了好多个条约,哪个条约不是让咱大清国割地赔款。唉,这个世道真是老实不得呀!”
  啊哈!慈禧想不到安德海也呱呱讲了一大堆道理,听起来也很有见地,她想了想说道:
  “小安子,你以后做事也小心一些,不可太过放肆。更不许打着我的名义四处招摇撞骗,以免树敌太多,成了众矢之敌,到那时只怕我也保不住你。皇上如此年幼都对你这样反感,一旦皇上亲政还有你的好日子吗?”
  安德海一听这话真的有点害怕了,他苦丧着脸说:
  “太后,奴才并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事呀,不就是帮他们通报太后要点银子吗?这年头哪有白吃的饭?我给他们跑腿,收点费用也是理所当然的,公平交易吗?如果太后也反对,小的不收就是了。奴才觉得这些人对我安德海不满意的真正原因不是几两银子的事,是他们嫉妒我?”
  慈禧愣了,愣愣地看着安德海:
  “嫉妒你?嫉妒你什么?”
  “嘿,他们嫉妒太后对我好,嫉妒太后信任我,更嫉妒我会讨太后欢心。皇上是见我和太后太亲密了,心里不舒服,才恨奴才的。”
  慈禧被安德海逗笑了,“小安子,我只是提醒你,并没让你缩起龟头做人,放心吧,有我慈禧太后在,没有一个人敢动你一根毫毛!”
  安德海的心踏实了,诡秘一笑:
  “有太后这句话奴才就放心了,奴才就知道太后舍不得让我去死,不然,这漫漫黑夜谁陪太后打情骂俏,太后是不是?”
  安德海说笑着,放肆地伸出双臂勾住慈禧丰腴的腰肢,在那隆起的部位轻轻抚摸着。慈禧也乐意安德海这样做,在慈禧眼里,安德海比一般太监聪明就聪明在他能恰到好处地讨人欢心,并且做得恰到好处,似乎这小子生来就懂得女人的人似的,能在女人最需要的时候给你安慰。尽管他只是半个男人,但必定还要冠上“男人”两个字,对于女人,给出的话语也是带有男人气味的,给出的抚慰也是带有阳性的,有总比没有强,多少有那么一点感觉,让女人的想入非非之后得到宽慰的感觉。
  慈禧常想:如果安德海是男人,真正的男人该多好啊,他一定比荣禄还让自己心醉。当然,如果他不是太监,也不知有多少女人要投入他的怀抱呢?自己能否让这样的男人拜倒在脚下也就难说了。不过,慈禧相信自己能够征服一切男人,只是对于奕䜣似乎有点例外。但慈禧不认为自己征服不了奕䜣,而且觉得奕䜣太虚假,处处摆出一副假道学的面孔。她相信奕䜣一定对她动过心,只是他害怕自己的名声和权位不敢接近她罢了,因为她是一朵带刺的玫瑰花,摸不好会扎破手的。


  
126在线阅读网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建议我们 | 网站地图 | | 诗词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