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刘邦大传

第三章刘邦西进

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刘邦大传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刘邦大传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刘邦在成武击败秦国东那都尉的戍卫部队,得意之余,将其西征军更深入北方战场,他表面的理由是西征军必须补充足够的粮食和兵力。

   

收编流亡军,组成自助军团

  刘邦的西征军团直接指向关中,但声势上远不及巨鹿的北征军团。
  由于楚国兵员不足,刘邦奉命采“自助餐”式组军,除了少数原直属部队及楚怀王配属少许楚国正规军外,其余的编制,必须沿途收编陈胜及项梁溃亡后流散在各地的残军。所以西征军团即使能顺利组成,也是个十足的杂牌部队。
  刘邦的作战天才远不及项羽,但交朋友的技巧可是第一流的。
  相当体面的外表,加上一副毫不在乎的神情,举止随和,不修边幅,作这种杂牌军的领袖最吃得开,嘻嘻哈哈没什么压力,大家很快便混熟了。
  民间流传着:“沛公真是难得的长者。”也因为这种形象,让他有机会代替项羽成为西征军的总司令。
  如果说生意人以和为贵,刘邦倒相当有这方面的气质。他言语粗俗,但却不随便批评人。抑恶扬善的习惯,使不少得到他接纳和好处的人,到处替他讲好话,人的声望往往就是靠这样子相互捧出来的。
  就这样,使刘邦的声势不是用“战”来的,而是“和”来的。
  从彭城出发后,刘邦的军队笔直到达砀县,在成阳和杠里附近,有不少原流散的反叛义军立刻闻风而来,刘邦广为接待,声势大增。
  这些地区的守卫秦军大为不安,这支属于章邯军团后备队的二军,人数虽不多,但傲气十足。他们颇轻视这些原本的“手下败将”,因此主动向刘邦挑战。
  目标是咸阳,怎会把这些“小卒”放在眼内,刘邦乃下令进攻,秦军寡不敌众,很快被击溃。
  北征军停滞在安阳的情报,让刘邦大为得意,心想还是自己先有“成绩”,不如趁此机会扩大战果,于是他打算对“二军”进行讨剿工作。
  在这种心态作祟下,刘邦竟“鸡婆”地将西征军团往北方带,企图扩大战果,收编更多的兵马。
  首先他还算幸运,在成武击败了秦国东郡都尉的戍卫部队,得意之余,刘邦将其西征军更深入北方战场,他表面的理由是西征军必须补充足够的粮食和兵力。
  十二月初,项羽已斩杀宋义,率领北征军渡河。
  刘邦乘机在后面收编小型的独立军团,号称刚武侯陈武的四千余人便是在这段期间纳入西征军,接着他又和魏国遗将皇欣、武满的军团合作,攻击驻守这地方的小型秦军部队,颇有斩获。
  就在这段期间,项羽也以突击战术大破巨鹿的秦国围城军团,并以彪炳战绩成为诸侯领袖。
  消息传来,刘邦有点心急,但天寒地冻,刘邦的杂牌军最缺乏的是粮食,因此他决定更往北走,去攻打章邯军团在这里建立的粮仓昌邑。
  不过,昌邑可不是好惹的,章邯亲自安排的守卫部队作战力颇强,刘邦虽在人数上有绝对优势,但仍占不到任何便宜。
   
大盗彭越,义助刘邦

  战事虽然不利,但刘邦却碰到一位他生涯中的重要伙伴——大盗彭越。
  彭越年纪比刘邦大,是昌邑地方人民,出身渔民,由于排行老二,年轻时称为彭仲。
  但彭仲却颇不安分,由于熟悉水性,对沼泽区颇能够掌握,竟然在其间干起杀人越货的勾当,故世人以彭越称之。
  秦国最强盛时,彭越便成了盗贼,可见其胆量之大。陈胜和项梁起义时,彭越已是位老山头了。
  昌邑不少青年想乘机起义,他们去找彭越商量:
  “各地豪杰都叛秦独立,彭仲老哥若想起义,我们愿追随你。”
  彭越知道这些年轻人只是说说罢了,缺乏决心,乃表示:
  “反叛军才刚开始行动而已,情况未明,不必急!”
  又过了一年余,彭越毫无动作,沼泽旁的年轻人实在等不及了,乃聚集百余人,到彭越的大本营找他:
  “请当我们的领导者吧!”
  少年们一再要求,彭越只好答应,并相互约定明日早上集合,离开大本营,正式成为反叛军。彭越特别约定,既是军队,要严格执行军队法,慢到者斩杀。
  但天亮时,却只到了十余人,其余都在中午前后才慢慢报到。彭越不满地表示:
  “我老了,大家还是选健壮者为领袖吧!虽然有约定,但后到者多,总不能尽斩之,我们重行约定最后一个到的,斩杀以合乎军法!
  并令监示官准备押杀刑场。
  青年人都以为在开玩笑:
  “何必如此呢!以后不迟到就是了嘛!”
  但彭越仍坚持军中无戏言,下令斩杀最后一名到者,并设祭坛,让大家发誓,不再违背军中法令。
  青年们大惊失色,对彭越的手法深为敬畏,低头不敢仰视,彭越才正式表示:
  “大家已有决心,起义军才算正式组成。”
  接着他便率领这支百余人军队,到处征粮招募兵员,不少小城镇响应,没多久便集结有千余人,在昌邑附近颇具知名度。
  彭越这种作风和刘邦可以说一拍即合,双方相处愉快,刘邦对这种“山头老大”一向较为倾心,彭越对刘邦的外表和带人手腕也颇表惊异。
  但昌邑城的战事仍不顺利。两个人虽想尽办法,但对防御坚强的昌邑守军似乎影响不大。
  “我必须立刻往西进攻,以完成任务,不能在这儿浪费太多时间。幸好有彭老哥在,就麻烦您了!”
  幸好,彭越提供了不少粮秣,让刘邦得以顺利西进,而彭越仍率其军围在昌邑城附近打游击。
   
高阳奇男子,狂生郦食其

  这次刘邦行动极快,他火速向开封推进,目标显然仍是谷仓荥阳。
  路途中,经过小镇高阳,又碰上一个大大影响其日后功业建立的贵人——狂生郦食其。
  郦食其是高阳城人,好读书,但家贫落魄,在里中为监门。他却自命不凡,从不把高官富人放人眼中,行为放荡而无礼,城镇人对他一点办法也没有,只有以“狂生”称呼之。
  这时候,郦食其已六十余岁了,身高八尺,显得老当益壮,外表上和他只好读书讲道理、不学武艺、不操农事的个性,一点也不搭配。
  刘邦麾下的骑士,也有高阳人,和郦食其颇熟识。郦食其特别找他商量:
  “我在高阳城守门,见过不少通过这里的将领,但大多好讲气派又度量狭小,好苛礼,自认了不起,绝对听不下去有眼光的远大建议。但是我听说沛公不修边幅,容易和人亲近,又有眼光,气度大,这种人才值得我为他效劳,请帮我引见吧!”
  同乡人表示:“这可能很难哦!沛公一向不喜欢儒生,有不少戴儒冠而来求见的宾客,沛公经常恶作剧地请他解下儒冠,然后大声表示,这种冠用来小便最合适,使这些读人觉得深受侮辱,不欢而退。平常和人说话时,只要讲到儒者,他也都不屑地破口大骂,这种个性,可能很难接受您这种老儒生游说吧!”
  郦食其仍自信满满地表示:
  “无妨,你只要跟沛公表示:‘我们里中有位读书人郦生,年纪六十余,身高八尺多,人家都以狂生称呼,只有他自己不这样认为,并自命不凡地表示自己只是机会未到罢了!’”
  同乡的骑士便照这种方法向刘邦报告,刘邦果然颇感兴趣,到达高阳传舍后,便派人去召见郦食其。
  刘邦由于旅途疲累,正叫两位女子帮他洗脚按摩,反正郦食其也不是什么大人物,刘邦便坐在床边,准备接见他。
  郦食其进门后,见到这种情形,便只站立着打招呼,而不作一般儒生的拜见礼节。
  刘邦反觉得有趣,直瞪着他看。
  郦食其大声问道:
  “足下是打算帮助秦国攻打诸侯,还是想率领诸侯击灭秦国呢?”
  这个问题真没常识,刘邦听了哭笑不得,破口大骂:
  “真是腐朽不堪的竖儒,这算什么问题!?天下百姓长久苦于秦国暴政,所以诸侯相集结攻灭秦国,怎么说我会去助秦国攻击诸侯呢?”
  郦食其大声吼道:
  “要集结众人力量,必须靠义理以攻击无道的秦国,站在这种立场的领袖,怎可以这种倨傲无礼的姿态接见长者呢?”
  刘邦觉得有道理,立刻停止洗脚,起身,穿上正式衣服;并派人延请郦食其上客座,自己当面向郦食其致歉。
  郦食其便和刘邦谈起六国合从抗秦的故事,其中有不少颇具启示意味,刘邦听了非常高兴,便摆起酒宴,准备和郦食其长谈。
  商谈中,刘邦问起攻秦的策略。郦食其表示:
  “足下的军队几乎都是收并各地的杂牌军,这种士兵只重温饱,不讲理想,如果兵员不足,粮食不够,便无法发挥战斗力,以这样的阵容强行攻入关中,无疑是探虎口的不智行为呢!”
  刘邦很诚恳表示:
  “那怎么办呢?”
  “掌握陈留吧!”
  “陈留?”
  “陈留是天下的要冲,交通方便,四通八达,而且城中有不少粮食。我和陈留的县令颇为熟识,如果足下相信我,派我为特使,我将劝服他追随足下,如果不听,足下可立刻率军攻之,我愿为内应。”
  刘邦立刻拜郦食其为特使先行说服,刘邦则亲率大军随后显示威胁力,果然轻易地取得了陈留,使刘邦的军团有一个较稳当合适的大本营。
  这次事件,郦食其立了大功,而且刘邦也发现郦食其之策划能力和辩才无碍,是他原本阵营中所最缺乏的,于是进封他为广野君。
  郦食其更推荐其弟郦商,郦商这时已集聚有四千余人的小军团在这附近活动。刘邦接纳他,并封之为将军,将陈留的部分军团划归其指挥,负责陈留的守卫。
  郦食其则留在刘邦营中帮忙规划,并作为联系诸侯的使者,以游说各诸侯配合刘邦的军事行动。
  安排好陈留的防务及后勤事宜后,刘邦以时间已不多,不敢停留太久,便率军团继续西进。
   
张良归队,刘邦如虎添翼

  三月,刘邦率军攻打开封,以防务坚固,久战未下,乃舍弃开封,再往西进军。
  秦将杨熊率军前来抵挡,双方会战于白马,杨熊不敌,往西撤退,刘邦火速追击,再会战于曲遇东侧,终于大破杨熊军,杨熊直接退入荥阳。不久,秦中央政府以杨熊有辱皇命,派使者捕斩之,并以副将代其职。但经过这些战役,颍川一带的秦军防务削弱不少。
  四月,进入初夏季节,刘邦在兵力和补给上颇有收获,因此决心急速向西推进。但鉴于荥阳、敖仓一带防务颇为稳固,刘邦乃将军队带向稍南方的颖川一带,并占领颖川郡治翟阳。
  到此为止,刘邦的西进军事行动仍显得漫无章法。虽然有郦食其的协助,但到底仅限于外交上,至于军事的整体规划,刘邦一直缺乏真正的干才。
  但刘邦还是够幸运的,就在这紧要关头,张良归队了。
  颖川附近正是以前韩国的大本营。
  离开项梁和刘邦后,张良一直以重建韩国为职志,于是在这里打游击。
  由于情报资讯活泼,和从《太公阴符》中领悟出的策划道理,让他发挥不少以寡击众的成绩;但大致来讲,张良在韩地的经略并不算成功。能想、能讲的不一定做得到,张良对自己执行上放不开、又常过分焦虑的情绪,非常不满,但要完全掌握自己似乎并不容易。
  “沛公在带兵上,的确有他的一套。”
  不过,张良也很快看出,刘邦在进军关中这样庞大的军事行动上缺乏规划。
  “为什么不集中全力,向关中挺进呢?那里摸摸,这里跑跑,虽说是为了粮秣,也不用如此浪费时间啊!如果让项羽抢先进入关中,才真是不值得呢!若真是那样,日后沛公将只能成为项羽麾下一个小集团而已。”
  这个时候,正好有另外一旅赵国军团,由一位叫作司马卬的将军率领,也前来攻打颖川地区,并打算在此渡过黄河北岸攻打关中。
  刘邦居然主动和司马卬合作,攻击洛阳东边地区,并和前来迎战的秦军会战于洛阳城的平野,刘邦等不能取胜,乃往南撤退到辗辕关上。
  张良实在无法忍受刘邦这种毫无目标的战略,便将游击队交付韩王和韩国将领们,只身前往刘邦营地。
  刘邦见到张良,真是高兴极了,尤其是张良对全盘战略提出的的观点,更让他茅塞顿开。
  刘邦想:干脆把全盘规划全委托给张良,自己只要依照他的计划行动便可以了。
  对刘邦的信任以及过分热情的表现,外表冷静的张良,内心一定非常感动,他暗下决心要一辈子为刘邦的知遇奉献心力。
  虽然刘邦的出身不高,但他现在的地位已和项羽平行,成为叛军集团的两大领袖之一。因此这样毫不摆架子地承认自己的无能,的确让身为智囊的张良感触良多。
  张良劝告刘邦,不必在颖川逗留了,将这件工作交给司马卬即可。刘邦的主力部队宜急速西向,攻打主要目标关中。
   
宽宏战术,秦军丧失战志

  张良建议刘邦先行南进,因为南方的诸小城守备较弱,容易攻陷,可以增加自己的声势。
  刘邦和司马卬很明显打算强攻函谷关,张良却不赞成这种硬碰硬的策略,他不想和挡在函谷关前的章邯军团敌对。
  “那是项羽的工作,没必要跟他抢!”
  “回避函谷关,改道攻打武关吧!”
  这条途径,均属原韩国境内,张良对此比较熟悉。
  二世皇帝三年夏六月,刘邦的主力部队南下,和南阳守将齮的部队战于犨东,结果刘邦军获胜,秦将退入宛城,准备坚守。
  刘邦想起在开封时浪费了不少时间,因此这次他也准备放弃宛城,急速西行。
  “不可以,这样太危险了。”
  在后方幕僚营区的张良,闻讯立刻赶来阻止。
  “沛公,我们虽急着入关,但目前挡在前面的秦军尚很多,并且是据险而守,如果这样轻易的跳过宛城,万一前面发生苦战,宛城的秦军倾巢而出,从后面截断我们的后勤路线,甚而夹击我们,而前面又有强大的秦军,这将使我们陷入空前的危机中。”
  刘邦于是下令全军暂时驻营,等到晚上再命令全军偃旗帜,暗暗地偷偷回到宛城旁边布局。到了破晓时刻,刘邦军队已将宛城团团围住了。
  由于宛城原属韩国领域,城中有很多人皆与张良相熟识,所以当南阳郡守决定死战时,大多人皆不表赞同。
  郡太守舍人陈恢便劝告郡守不要急着求死,应先谋求以谈判来解决此危机。
  陈恢透过张良介绍,晋见刘邦表示:
  “我听说足下和楚怀王曾有约定,先入咸阳者为关中王,如今足下却尽全力来攻打宛城,宛都的城墙连绵数十里,要完全攻陷是非常不容易的。如果其吏民自以为投降必遭到重大伤害,那么他们一定不管怎么样都会坚守城池,足下势必非硬攻不可,这样子兵士的死伤必很多,双方将是两败俱伤。如果想跳过宛城不管,宛城的守军必会随足下之后追击,不但会使足下咸阳之约因而耽误,后面又有追兵的危险,这对足下是非常不利的。
  “因此我站在足下的立场作规划,不如设法让宛城的太守投降,再将他封为侯,使他能站到已具优势的楚军阵营上,那他一定会非常高兴,反而能替足下留守住宛城,保持后援路线的畅通。
  “更重要的,足下还可以将宛城吏民并入您的征西军团中,让这条路线上的秦国守将有前例可循,每个人都争相开门迎接您,西征之路不是畅通无阻了吗?”
  刘邦最喜欢这种不必太辛苦、却可能更有效的策略,因此非常同意陈恢的看法。
  他晋封南阳太守(齿奇)为殷侯,让他可以成为楚国阵营的大将,不但保守了生命、地位和权势,并且继续留守宛城,不用调动职位。使者陈恢也以促合有功,赏封千户之邑。
  这样好的条件,自然让一路上的秦国守将均无心再和刘邦敌对。当大军到达丹水时,秦国的高武侯鳃、襄侯王陵也主动投降,王陵日后更成为刘邦阵营的嫡系大将领之一。紧接着,胡阳城、析城、郦城均不战而降,刘邦也下令部属不得掠劫秦国城池,因此西征军团非常得到秦国军民的欢迎。
  “这么容易便可以攻陷关中吗?”
  连刘邦都对自己的运气之好,及策略运用的高效率有点不敢相信。
  其实,秦军的迅速崩溃,除了招降策略运用之正确外,最主要是因为咸阳城的秦王室内部已产生了剧变。
   
  【陈文德说评】

  老子《道德经·第六十八章》:“善为士者不武,善战者不怒,善胜敌者不兴,善用人者为之下。是谓不争之德,是谓用人之力,是谓配天之极。”
  真正好的将帅,是不用去表现其武勇的,真正善于作战者,必冷静去分析其客观情境,不轻易激动感情。善于克敌制胜的将领,不随便去与人争胜,善于驱使他人的,是懂得谦卑居人之下的人。所以懂得“不争之德”,懂得“用人之力”,才能体察大自然的道理,也是自古以来最基本的道理。
  在老子《道德经》中,很少提到战争,老子思想中基本上是反战的、无战的,所以这一章所谈的题材,在《道德经》中是很难得一见的。
  但这一章所谈的战争,还是反战和无战的,将帅不用表现其武勇,也不用表现其智慧,他只要很自然地作一位领袖即可。
  一位领袖最重要的特质是让人来跟随,要有部属,才有领袖,没有人跟随,就算是个皇帝,也只是众叛亲离的独夫而已,不再是位真正有实力的领袖。
  因此,善战者是不战不愠,《孙子兵法》中便有主不可因怒而兴师,将不可因愠而致战。不战而屈人之兵,才是兵之善战者。
  仁者无敌,在于他之不与人争;剑圣无刀,在于他之不用刀;有洞察力的人,知道哪些地方是不用去争的,如何才能集中努力于必要目标上,不用耗费太多的力量。这便是这次西征作战中,张良对刘邦所作的最重要贡献。
  善为人下者,不一定都要真正去为别人的下属。上文的善用人者早已界定能够为人下者才是领袖,是最懂得指挥别人的人。也就是说领袖不在于强迫别人去执行其意志,而是让别人为了自己而努力,却又能协助完成领袖想要他去做的工作。
  领导者通常都很能干,所以部属都很无能,反而累死了自己,并不能发挥群策群力之功能。
  如果领导者能适切表现出他的“无能”,或许能够让部属去发挥他们的能力,反而更能达成领导者的功能。
  从这个观点来看刘邦身为元帅的“处女秀”——西征关中里的表现,的确有很多老子笔下“军事领袖”的影子。

  

126在线阅读网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建议我们 | 网站地图 | | 诗词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