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贝布托传

第十六章解职下台

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贝布托传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贝布托传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1990年8月6日晚。
  巴基斯坦的首都伊斯兰堡空气紧张,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总统伊沙克·汗表情严肃,向全国发表了电视讲话,宣布:
  1.解散国民议会和贝·布托内阁;
  2.任命联合反对党主席穆斯塔法·贾托伊为看守政府总理;
  3.全国进入紧急状态;
  4.新的国民议会选举将于10月24日举行。
  伊沙克·汗总统的这一决定突然而又出人意料,恰如晴天霹雳,立刻在巴基斯坦政坛激起波澜。
  伊沙克·汗总统讲话刚一结束,巴基斯坦陆军部队立即接管了国家电台、电视台,控制了首都与外界联系的电话总局。伊斯兰堡街头一队队荷枪实弹的军人在巡逻,总统府、总理府、议会和其它重要日标都由军队把守。遵照陆军参谋长贝格将军的命令,驻扎在信德省的陆军第二军已开进动乱不已的卡拉奇和海德拉巴两市以恢复正常秩序。
  与此同时,在伊沙克·汗总统的主持下,贾托伊宣誓就任看守政府总理。
  古拉姆·穆斯塔法·贾托伊1931年生于信德省,是巴基斯州全国人民党主席,也是各反对党推举的联合反对党主席。他毕业于英国剑桥大学,早年曾从事律师工作。1956年开始从政,在地方机构任职多年,曾当选西巴基斯坦省议员。1962和1965年,他两次当选国会议员。1968年前贾托伊为穆斯林联盟党员,1969年3月加入佐·阿·布托领导的巴基斯坦人民党。1971年12月佐·阿·布托当政后,他被任命为布托内阁的政治事务、交通和自然资源部长,后出任信德省首席部长。1977年佐·阿·布托总理被军事政变推翻后,贾托伊从1979年7月——1985年5月任人民党中央执行委员和信德省主席。1986年5月,他因与人民党并列主席贝·布托政见分歧,脱离人民党。同年8月,另组全国人民党并任主席。1986年12月,贾托伊在补缺选举中当选为国民议会议长。齐亚·哈克总统遇难后,在1988年11月举行的大选中,贾托伊竞选国民议会议员失利,后在补缺选举中才重新当选国会议员。1989年6月,全国人民党与伊斯兰民主联盟等组成联合反对党,反对贝·布托的人民党政府,贾托伊被推举为联合反对党主席。1989年11月,贾托伊曾与伊斯兰民主联盟主席纳瓦兹·谢里夫共同策划在国民议会提出对贝·布托总理的不信任提案,但遭到失败。此后,贾托伊作为联合反对党主席一直反对贝·布托的人民党政府。
  贾托伊就任总理后立即下令对贝·布托政府的“腐败行为”进行调查,限制包括贝·布托及其丈夫阿希夫·扎尔达利在内的33名政治家和企业家出境。这些人被怀疑涉嫌“贪污、索贿受贿和策动暴力犯罪”。但贾托伊一再向报界表示现有的内外政策不变,要求人们保持平静。
  这次贝·布托内阁被总统宣布解散显得十分突然,但实际上这是贝·布托执政Z0个月来与各方面矛盾激化的必然结果,其中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贝·布托自1988年12月执政后,与总统和军队逐渐产生了矛盾。由于矛盾难以解决,日益激化。
  1988年8月17日齐亚·哈克总统遇难后,军队表示赞成国家的民主化进程,不干预政治,遂使1988年11月的大选得以如期顺利进行。贝·布托上台前曾与伊沙克·汗总统达成协议,表示在处理内政、外交等重大问题上与总统相互配合,从而取得伊沙克·汗总统对她组阁的支持,被任命为政府总理。同时,贝·布托与军方也达成了5点协议,包括不干涉军内事务和不削减军费,执行既定的阿富汗政策,在处理印巴关系上与军队协调一致,雅各布·汗继续留任外长等。因此,大选结果揭晓后,陆军参谋长阿斯拉姆·贝格将军表示军方在向贝·布托“移交权力的看法上无任何分歧”。
  贝·布托执政之初,形成了她与总统、军队三方相互制约的格局。
  但是,贝·布托在政权稳定以后,试图修改齐亚·哈克政府的宪法修正案中有关总统有权解散议会和政府,有权任命三军最高将领的条款,这导致她与总统伊沙克·汗产生了矛盾。虽然自1989年年底以来,贝·布托主动要求改善与总统的关系,但双方在内外政策上的许多分歧依然存在。
  进入1990年,贝·布托总理与伊沙克·汗总统在对待“伊斯兰法”和处理信德省的局势上又产生新的分歧。
  “伊斯兰法”又称沙里亚法。该法案旨在实现国家的全面伊斯兰化,一旦通过,伊斯兰法庭将具有干涉国家所有事务的权威。伊沙克·汗总统认为应立即实施“伊斯兰法”。同时,在穆斯林占总人口
  96%的巴基斯坦,人民要求通过“伊斯兰法”的呼声也很高。而贝·布托总理认为“伊斯兰法”与“现代国家”和“民主进程”是水火不容的,至少应对“伊斯兰法”中歧视妇女等条款予以取消或修正。由于“伊斯兰法”在参议院已获得通过,在国民议会是否辩论该法成为总理和总统双方争论的焦点。
  1989年10月下旬全国移民运动退出贝·布托的联合政府后,在信德省组织发起反人民党运动,而且愈演愈烈。由于卡拉奇和海德拉巴等大城市的治安形势失控,Z0个月以来,已有3000多人在种族冲突中丧生。各种刑事犯罪有增无减,正常的生活秩序遭到破坏。总统伊沙克·汗指责贝·布托政府采取的行动是“不怀好意的,计划不当,导致无辜市民遭受无法估量的损失”。陆军参谋长贝格将军公开声称,如果政府按宪法第254条授予军队司法权,信德省的治安很快就会恢复正常。贝·布托总理对此提出异议,认为一旦军队拥有行政权和司法权,将会导致军法统治。
  另外,在与军方的关系上,贝·布托执政后,于1989年2月命令40多名陆军高级军官退役,并限制主要情报机构的权力;她还计划将陆军参谋长贝格将军提升为有职无权的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引起了贝格将军和其它高级军官的强烈不满。贝·布托与军方矛盾开始激化。而在巴基斯坦,没有军方的支持,任何政府都无法维持统治。
  其次,反对党联合起来,加紧进行反对贝·布托总理领导的人民党政府的活动。
  在1988年11月举行的国民议会选举中,人民党在237个席位中只获得93席,联合其他小党才构成微弱多数,而在参议院中则只占少数。所以人民党政府上台伊始就面临强大的反对党的挑战,执政以来一直步履维艰。
  根据巴基斯坦宪法规定,国民议会必须有2/3多数票才能通过重要法案。而反对党联合起来,在议会内外处处发难,使人民党政府疲于应付,无法通过立法手段实现其经济发展和社会改革目标。
  由于人民党在1988年大选后举行的省议会选举中,在两个重要省份失利,使它对国家的有效领导受到限制.在四个省议会的选举中,人民党只在信德省取得胜利,另外在西北边境省人民党则与其它小党联合执政。但在全国最重要的旁遮合省和另一个省份俾路支省,人民党都处于弱势,政权落入了反对党手中。旁遮普省的人口和工农业产值都占全国的60%以上,俾路支省矿产资源丰富,但人民党对这两个省的事务却无权过问,这使贝·布托的人民党政府对国家的有效领导受到严重限制,根基不牢。
  在巴基斯坦政界历来流行一种说法:任何政治家如果不能控制旁遮普省,最终难免倒台。所以贝·布托在1988年大选时的主要竞争对手、最大反对党伊斯兰民主联盟主席纳瓦兹·谢里夫在谋求组阁无望后,毅然放弃了他所赢得的国会议席,而选择了继续担任旁遮普省首席部长职务。因为根据巴基斯坦宪法的规定,他只能在两者之间选择其一。
  1989年6月,各反对党组成反政府的“联合反对党”,由原人民党元老、现任全国人民党主席的穆斯塔法·贾托伊出任主席。11月1日,联合反对党在议会上又发动广一场倒贝·布托运动,对她提出不信任案。经过激烈较量,贝·布托政府勉强以12票的微弱多数险胜,保住了政权。1990年5月,联合民对党又发起要求贝·布托辞职的运动。12个月来不断集会,组织游行示威,要求尽快实施“伊斯兰法”,要求在骚乱严重的信德省实行军管.并指责人民党官员贪污腐化。
  第三,有些人民党官员执政后贪污腐化,营私舞弊。同时人民党的内部矛盾增加,动摇了贝·布托的执政基础。
  贝·布托在竞选中许诺要努力发展经济,消灭贫困和社会不公正,铲除腐败,维护社会安定等。但她执政后,由于安排了一些亲属和亲信居于高位,引起党内外的不满。
  1989年,人民党元老、前旁遮普省首席部长穆斯塔法·卡尔脱党后重返人民党,期望得到重用,但遭冷遇,因而与贝·布托决裂。贝·布托被总统解职后,他被看守政府总理贾托伊任命为内阁部长。人民党总书记古拉姆·侯赛因因不满党的并列主席贝·布托的一些作法而移居国外。由于党内矛盾激化,有些人民党领导成员也公开指责贝·布托政府。
  另外,贝·布托政府上台时许诺的一些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福利项目,因无法兑现也引起人民和人民党基层群众的不满。
  第四,社会治安和经济形势日益恶化。
  1990年以来,巴基斯坦各省连续发生暴力事件和恶性案件。特别是在人民党的基地信德省,本地人和印巴分治时流入巴基斯坦的移民之间冲突连绵不断。
  移民的政治组织“全国移民运动”在1988年大选前曾是人民党的盟友,并在1988年12月与人民党组成联合政府。后因与人民党在一些政策上产生分歧,于1989年10月退出贝·布托的联合政府。全国移民运动倒向反对党后,攻击人民党违背结盟协定,与人民党的矛盾激化,从而导致双方的基层群众不断发生冲突,卡拉奇和海德拉巴等城市连续发生骚乱。人民党政府在平息这一动乱时,又偏袒信德本地人,致使事态日益严重,最后只得动用军队平息骚乱。
  1988年人民党政府上台时就面临财政拮据等经济困难,上台后又被迫忙于应付反对党的挑战,无法集中精力搞建设。由于中央财政预算的45%以上用于军费支出,国债的利息支付又占30%左右,政府财政除了支付雇员的工资外,所剩无几。近年来,巴基斯坦的经济发展速度下降,由原来的7%降至4%,通货膨胀率从4.8%上升至11%。1989财政年度的外债已达到140亿美元,内债达到3280亿卢比,经济形势非但没有好转,反而进一步恶化了。
  对此,贝·布托也坦率地承认政府有失误。但她辩解说:“也许我们没有一个有经验的领导集体,否则我们可以把事情办得更好些。我们不是天使……我们的成就大大超过了我们的失误。这些缺点和失误不能成为解散我的政府的根据。”
  被解职后的贝·布托并未因此而沉沦。她一面抨击伊沙克·汗总统的决定是“不合乎法律的专断行为”;一面号召人民党党员保持镇静,坚持斗争,并称总统宣布的大选如能按期举行,人民党一定能重返政坛。
  穆斯塔法·贾托伊任看守政府总理后,一再保证10月24日大选将如期举行。并说已下令给选举委员会,“为自由、公正的选举进行充分的准备”。
  1990年10月的巴基斯坦大选,候选人将竞争国民议会217个席位,其中207个是普通席位,10个是少数民族议席。并为妇女保留了20个议席。
  贾托伊的看守政府为了获得证据以剥夺贝·布托参加竞选的权利,8月7日就通知移民局禁止贝·布托、她的丈夫阿希夫·扎尔达利及她的公公哈金·阿里·扎尔达利等33人在看守政府对他们进行调查过程中出国。贝·布托在卡拉奇住所的私人秘书法希姆·英古尔,巴基斯坦毒品管制委员会地区主任阿迪·西昆德,商人阿里·卡兹米和祖尔菲·米尔扎,前信德省首席部长的特别助理穆斯塔法·库扎伊等5人首批被捕,罪名是贪污或走私军火。
  8月12日,总统伊沙克·汗、看守政府总理贾托伊和军队高级将领三方磋商后,宣布只要贝·布托和她的一家离开巴基斯坦并退出政界,政府将不对她提出贪污指控。意即要贝·布托从此后告别政坛。因为他们认为,一旦贝·布托告别政坛,移居国外,人民党便会群龙无首,成不了气候,从而消除他们在政治上面临的威胁。
  由于贝·布托没有像看守政府希望的那样离开巴基斯坦,8月下旬,受伊沙克·汁总统之命,看守政府在全国建立了11个特别法庭,准备审讯贝·布托以及100名前国民议会议员和贝·布托内阁的部长。
  9月22日,看守政府向拉合尔高级法院起诉,指控贝·布托曾下令窃听其内阁部长和反对党议员的电话。此外还指控她贪污受贿和搞裙带风以及在1989年11月议会就不信任案投票中动用情报机构的经费收买议员。另一方面,伊沙克·汗总统又声称,如果贝·布托在预定于10月举行的大选中获胜,他依然准备同她分享权力。如果群众要她重新掌权,他将第一个欢迎她回来执政。但是总统又说他将就贝·布托发表反对武装部队的讲话对她提出诉讼。
  贝·布托对来自伊斯兰民主联盟和看守政府方面的指责—一加以反驳,决不屈服。另一方面,她整肃人民党内部,积蓄力量,制定新的斗争策略,力争使人民党东山再起,重新上台执政。8月10日,在卡拉奇举行的人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会议上,成立了宪法专家季员会,准备起草对总统解散贝·布托政府和国民议会的行政诉讼状,然后递交给党的中央委员会讨论。该专家委员会有权决定是否向高级或最高法院提出诉讼。
  8月18日,贝·布托回到伊斯兰堡后对聚集在哈哈尔广场上的群众说,指责她的政府贪污腐化是没有根据的。她发誓说要与她的政治对手作斗争。贝·布托指责看守政府设立特别法庭是针对其丈夫和一些朋友,并宣布他们将拒不到任何特别法庭去对质,但将到任何普通法庭对质。她表示自己与贪污腐化无任何牵连,自己也决不会离开巴基斯坦。1990年10月24日,对于贝·布托来说,是她政治生涯中最沉重的一天。素日端庄秀美的脸庞消瘦了许多,她的心也处在痛苦、郁闷中。
  10月24日,巴基斯坦举行了建国43年来的第5次选举。全国共1330竞选人参如国民议会217个席位的角逐。
  10月25日,选举结果揭晓。以贝·布托领导的人民党为主的由三党组成的人民民主联盟遭到惨败,在国民议会中仅获45席;以穆斯林联盟为主的伊斯兰民主联盟却获得105席;其余席位被独立人士获得。在随后举行的省议会选举中,人民党仅在贝·布托的家乡信德省获胜,在100个议席中获得46席,居领先地位,而在其他三个省所得议席都远远落在伊斯兰民主联盟后面。
  这一结果不仅出乎贝·布托的预料,也是许多分析家所始料不及的。大选前人们曾普通认为人民民主联盟同对立的伊斯兰民主联盟两大对手旗鼓相当,难分伯仲,选举中必有一番激烈争夺。
  贝·布托10月24日在信德省拉卡纳老家参加投票之前很有信心地说:“尽管预言并不妥当,但我相信人民党将取得压倒性胜利”。她的母亲努斯拉特·布托I0月19日在美国纽约代表女儿接受一项妇女领袖奖时也表示,如果当局剥夺她女儿的参政资格,她准备出任总理。然而,事实却是残酷的,人民党所得的选票比1988年选举所获得的93席少了一半还多。其失败之惨,令巴基斯坦国内外人士膛目结舌。
  在这次大选中,尽管贝·布托同母亲努斯拉特·布托及丈夫阿希夫·扎尔达利一道再次当选为国民议会议员,但至少有15名原人民党的内阁部长在此次选举中落马。相反,伊斯兰民主联盟几乎所有重要领导人都在选举中获胜。穆斯林联盟领导人、前总理居内久和现任看守政府总理的贾托伊在1988年选举中均在家乡信德省各自的选区惨败,而此次却都击败了人民党候选人。伊斯兰民主联盟主席纳瓦兹·谢里夫和前总统齐亚·哈克的长子伊贾兹·哈克更以遥遥领先的票数轻取对手。伊斯兰民主联盟的一位发言人称选举结果“比他们预料的最好结果还要好!”
  然而,这次选举付出的代价也是极大的。尽管有十多万军警在全国各地维持秩序,但暴力事件仍有发生,致使至少9人丧生,60多人受伤。选举是在紧张的气氛中进行的,这与1988年大选形成了鲜明对比。
  选举结果公布后,贝·布托指责以伊斯兰民主联盟为主的看守政府利用职权,操纵选举,并对选举中发生的舞弊行为感到愤怒和震惊。她说,伊斯兰民主联盟阻止人民党成员前往投票,公然在警察眼前更换投票箱,选举结束后又迟迟不公布统计结果,这次大选有严重的舞弊行为。
  6支国际观察小组应邀观察了巴基斯坦这次选举。总部设在美国的“国家民主协会”派出了一支由来自17个国家的40名成员组成的观察组。它在一份初步报告中称:“观察员们获悉选举中发生了一些严重问题,但这些问题不致严重影响选举结果。”“总的说来,选举是自由的、有秩序的。”
  在这次选举中,人民党遭到了惨败,使贝·布托通过选举重新上台执政的希望化为泡影。
  人民党在1990年大选中失败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主要有:
  首先,贝·布托政府在它执政的20个月中,巴基斯坦的经济情况不但未见好转,反而有恶化的趋向;加上种族骚乱失控,社会治安恶化,人民普遍产生了失望和不满情绪。
  其次,贝·布托政府上台后不仅未能克服官员滥用职权、贪污腐败的弊端,而且人民党的许多官员被裹挟其中,加上任人唯亲,使许多原来拥护人民党的选民大失所望。
  第三,以伊斯兰民主联盟为主的看守政府抓住人民党要员贪赃枉法的把柄大做文章,并设立特别法庭追究贝·布托政府的责任,使人民党从竞选一开始就在声势上和政治形象上处于劣势。
  第四,由于上述原因,许多人对选举产生厌恶感,认为谁上台都一样。特别是在人民党实力雄厚的农村,很多人根本未参加投票,这使人民党丧失了许多选票,处境非常不利。
  第五,从外部因素来看,美国对民选总理贝·布托被总统解职颇为不满。美国一方面威胁不能取消贝·布托的竞选资格,否则将影响美巴关系;另一方面,布什政府又以巴基斯坦核计划目的不清为由于10月1日暂停对巴基斯坦本年度约6亿美元的援助。伊斯兰民主联盟抓住此事大作文章,激起了全国的反美情绪,并把责任推到人民党身上。结果,美国对巴基斯坦政府施加压力反而给人民党帮了倒忙。
  伊斯兰民主联盟在时隔两年之后能以较大优势击败人民党,报了1988年大选败在人民党手下的一箭之仇,主要原因在于它充分吸取了1988年大选失利的教训,在选举前作了充分的准备和严密的部署。特别是注意了加强这个由9个政党组成的联盟的内部团结和协调,积极联合其他党派和独立人土,结成反对人民党的广泛的统一战线,在80%的选区内都能推出统一的候选人与人民党角逐。
  此外,贝·布托政府被解散后,伊沙克·汗总统任命的临时政府内阁成员均是伊斯兰民主联盟的人,而且联合反对党的主席贾托伊还被任命为看守政府总理,使伊斯兰民主联盟能够利用执政的有力地位开展竞选活动。他们猛烈抨击贝·布托政府的腐败行为,特别是建立特别法庭对贝·布托及其主要内阁部长进行调查,还逮捕了贝·布托的丈夫阿希夫·扎尔达利和两名部长,对倒戈的人民党要人委以重任,从而使人民党受到沉重的打击和分化瓦解,战斗力大大降低。
  大选结束后,踌躇满志的伊斯兰民主联盟主席、曾在1988年与贝·布竞争总理职务失败的年仅41岁的纳瓦兹·谢里夫,在11月3日举行的国民议会全体会议上,以2/3的多数票被推举为新的政府总理。
  1990年11月9日,谢里夫总理组成了以伊斯兰民主联盟成员为主的新内阁。新内阁由18名部长和2名部长级总理顾问组成。当晚,新内阁在总统伊沙克,汗主持下宣誓就职,开始执政。至此,从8月6日伊沙克·汗总统解除贝·布托总理职务时开始的历时3个月之久的巴基斯坦宪法危机,终于告一段落。此后,国内局势逐渐趋于平静。
  伊斯兰民主联盟和纳瓦兹·谢里夫经过两年的不懈奋斗终于如愿以偿,上台执政。但是,摆在新政府面前的任务仍然是十分艰巨的。
  首先,在政治上实现全国的团结仍困难重重。人民党虽然因种种因素而在大选中失败下野,但它在巴基斯坦仍不失为一个有实力的大党,是一支不可忽视的重要政治力量。由于在竞选中两大集团相互攻讦留下的裂痕难以弥合,因此,人民党成为在野党后采取什么政策对政府将具有巨大的牵制作用,影响政局的走势。另外,执政的伊斯兰民主联盟是由9个政党为反对人民党而组成的,它们虽然在反对人民党上意见一致,但相互之间的观点、信仰和利益相差很大,在推翻人民党政府这一共同目标实现以后,内部的矛盾和冲突便暴露出来。早在10月27日,就有一个政党指责联盟领导人自私和丧失原则而愤然退出伊斯兰民主联盟。因此,新政府稍有不慎,随时都有散伙的可能。
  其次,在经济上巴基斯坦面临的难题更是积重难返。巴基斯坦的通货膨胀率1990年已达15%以上,外债约为160亿美元,本年度应支付的到期债务和利息额高达30亿美元,成为经济发展的沉重负担。此外,海湾危机更使巴基斯坦困难的经济形势雪上加霜。巴基斯坦有上百万人在中东各国作工,仅在伊拉克和科威特就有十多万。每年汇回国内的劳务收入达20亿美元。由于海湾危机,劳务工人为躲避战火纷纷逃回国内,巴基斯坦劳务收入大幅减少。大批劳工返回后又增加了国内的失业率,加重了社会矛盾。巴基斯坦每年消耗的石油70%来自科威特,而且是以每桶15美元的优惠价格购入的。由于科威特被伊拉克吞并,这个石油进口渠道被切断了,巴基斯坦在进口石油上至少要增加
  10亿美元的开支。面对这些经济困难,新政府倘若拿不出应对新招,人民得不到实惠也会很快失去对政府的支持。
  再次,在对外关系上,巴基斯坦长期以来与美国关系十分密切,但由于美国布什政府对贝·布托被解职十分不满,于10月1日以巴基斯坦的核计划目的不清为由暂停对巴基斯坦本年度约6亿美元的援助,使巴美关系僵化。新政府在外交上的重要课题就是迅速修复与美国的关系,说服美国恢复军事和经济援助。此外,在阿富汗问题上、克什米尔紧张局势上、巴印关系上、海湾危机问题上新政府都面临严峻的考验,前景不容乐观。
  巴基斯坦在经过长期的军事管制之后,虽然从1988年起恢复了议会民主制度,开始了政治民主化进程,但多年来遗留下来的政治、经济、种族矛盾以及社会弊端决非短期内可以解决,巴基斯坦前进的道路上依然荆棘丛生。因此,纳瓦兹·谢里夫总理11月7日在首次对全国的电视讲话中,告诫巴基斯坦人民要准备应付即将到来的艰难时刻。并表示他的政府决心努力使国家走出政治、经济困难,获得新的发展。
  贝·布托领导的人民党与纳瓦兹·谢里夫领导的伊斯兰民主联盟在选举中的争夺已告失败,但贝·布托与对手的较量并未完结。人民党在巴基斯坦仍有广大而深厚的群众基础,不失为一支颇具实力的重要政治力量,对巴基斯坦的政局仍能产生重要影响。
  大选结束后,贝·布托正面临着特别法庭的审讯。自8月6日伊沙克·汗总统解除贝·布托的总理职务后,迄今为止已对她提出滥用职权、收受贿赂以用任人唯亲等七项指控。由于专门设立的特别法庭未能在I0月24日举行的大选前对贝·布托结案定罪,使她仍得以参加大选并当选为国民议会议员。但日后贝·布托一旦被判有罪,她将被剥夺议员资格,并在7年内不得从政。面对这种威胁,贝·布托坚信自己的所作所为都是正直的,对她的所有指控都是不实之词。她积极准备应诉,要在法庭上战胜对手。
  大选的失败和审判的威胁,并不能使贝·布托消沉。对于年仅37岁的曾是伊斯兰世界第一位女总理,也是世界上经选举产生的最年轻的女总理的贝·布托来说,她的政治生涯才刚刚开始,她的政治前途光明辉煌,她没有任何理由悲观失望。她那坚韧不拔的性格,执政两年积累的从政经验,富有战斗力的人民党,都是她宝贵的政治资本。
  贝·布托曾与之有过一面之交的邻国印度著名的女政治家英迪拉·甘地夫人,也曾有过竞选失败后下野的经历。但个性顽强的英·甘地夫人,下野后卧薪尝胆,发愤图强,三年后就东山再起,重柄朝纲。这对贝·布托来说,是个极好的榜样。她的当务之急,就是认真总结经验教训,修正错误,积蓄力量,重整队伍。作为人民党的领袖,领导这个最大的反对党监督政府,宣传争取人民,树立新的形象,等待时机,重新赢得人民的信任,再度上台执政。
  贝·布托下野后,一直坚信她总有一天还会重新登上权力的顶峰,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因为她深知,成功永远属于意志坚强、不屈不挠的人。
  她继续奋斗着,期待着……
  
126在线阅读网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建议我们 | 网站地图 | | 诗词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