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女人慈禧

一零二

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女人慈禧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女人慈禧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众大臣一愣:皇太后从来没有这么见外地称呼议政王。
   
    恭亲王回过神来之后,明白了太后要单独召见,恭亲王就留了下来。
   
    慈禧太后拿出一件奏折,严肃地说:有人弹劾你。
   
    恭王以为又要封赏他的家人,已经准备好了坚决推辞,不能再接受太后的赏赐了。听了慈禧太后这一说,恭王愣在了那里,很快回过神来之后,他故作轻松,以一家人的口气不以为然地随口说道:谁的折子?
   
    会是谁的折子?正月以来,京畿、河北、山东、河南一带,气候反常,冬雷滚滚,还下起了冰雹!天象示警。大臣们纷纷上书言事,请求整顿吏务,修明政事。特别是御史丁浩,竟然直接讽谏当政之人:勿贪墨,勿骄盈,勿揽权,勿徇私!
   
    恭亲王漫然地问:丁浩?
   
    慈禧太后以前很欣赏恭王的风度和高贵,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日甚一日,从内心非常讨厌他的样子,那样子是一种傲慢自大之中,带有一种漫不经心的意味。
    年轻的慈禧太后毕竟对这位小叔有一份感情在,祺祥政变的日日夜夜和痛苦艰辛,历历在目。她顺口回答:蔡寿祺。
   
    恭亲王哈哈大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这位淫秽的蔡翰林!
   
    慈安太后奇怪:淫秽的蔡翰林?
   
    恭亲王严肃地说:回皇太后,这个蔡寿祺,就学明宫万岁阁老万安的一套淫秽把戏,天天看《春宫图》,听淫戏,研究房中术!
   
    慈禧太后抢过话头,冷冷地说:照你说,他不是好人了?
   
    恭王认真地点头:回皇太后,他不是什么好东西!应该立即逮问!
   
    恭亲王不仅没有一丝认错的意思,反而口气强硬,更加狂妄,也更加肆无忌惮。
   
    慈禧太后勃然大怒,一双眼睛冷冷地看着他,一字一顿地说:淫秽比得上贵公子?淫秽就不是好东西!尊敬的恭亲王,你先退下!
   
    恭亲王立时觉得一股寒气窜入心底,不禁浑身一激凌,脸上出现红一块白一块的。
   
    说到淫秽,确实没有谁比恭亲王的长公子更加淫秽、更加无耻的。这位大公子整天游手好闲,专门寻找美色的女人,一旦看上眼,无论是谁,不弄到手绝不罢休。
   
    一天,大公子一行纨裤子弟在什刹海游玩,累了之后,到荷花坞吃饭。喝了几巡酒,好色的大公子发现西边墙角临窗的地方,坐着一个美丽绝伦的女人,她的肌肤像牛奶一样雪白,樱桃般的小嘴似笑非笑,引人遐想,特别是那双如同深潭的眼睛,秋波流转,顾盼生情,真正一颦一笑百媚生,勾人魂魄,而那如血的夕阳映照下的剪影和美丽脸庞上淡淡的闲情逸致更是让人爱慕、怜惜,亲近或者离去,都于心不忍。
   
    大公子落落大方地勾引了她,占有了她。可是,她不是别人,正是大公子的姑姑!
   
    大公子的淫行,哄传京城。恭亲王怒火中烧,气愤之下,将大公子送进西内禁地一处院落禁闭起来,不许离开一步。这一关,就是一年有余。
   
    慈禧太后斥退了恭亲王,绕开恭王控制的军机处,单独召见恭王亲信的军机大臣之外的几位大臣:大学士周祖培、瑞常,吏部尚书朱凤标,刑部侍郎王发桂,户部侍郎吴廷栋,内阁学士桑春荣等。
   
    众大臣一到齐,慈禧太后就从后殿出来,先不说话,眼泪就开始往下淌。
   
    众大臣目瞪口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皇太后这是为何?
   
    慈禧太后哽咽地说:恭王擅权,植党营私,不能堪,当重治王罪!
   
    经历了祺祥政变的大臣们,知道皇太后的厉害,听了这一席话,个个胆颤心惊,跪伏在地上,禁不住地浑身发抖,不敢说话。
   
    慈禧太后抽泣着说:诸臣念先帝之德,不要怕恭王,王罪不可赦,速议进呈!
   
    众人跪在那里,谁也不敢吭声。
   
    过了一会儿,老谋深算的大学士周祖培膝行一步,小心翼翼地进奏:伏请两宫太后宸断,臣等不敢知!
   
    慈禧太后冷笑说:如果这样,还用你等干什么?他日皇帝长大,你等脱得了干系?
   
    老成持重的周祖培心生一计,缓慢地回答:事关重大,恭王结党,要有实据,请太后容臣等退后深察以闻。还有,并请与大学士倭仁共治之!
   
    慈禧太后沉吟片刻,允准了周氏所请,吩咐他们退下。
   
    众大臣退出大殿,伸直了腰,这才发现,他们全身都已经被冷汗湿透了。
   
    大学士周祖培、帝师倭仁奉旨后,不敢怠慢,立即行动。他们在内阁聚齐,召来蔡寿祺,按照其上书所指斥的罪状,逐一询问,再三要求他据实回答,并写出供状。
   
    身为日讲起居注官的蔡寿祺,哪里知道恭亲王的底细?所列罪状,自然是编造的,哪里有什么真凭实据?众大臣哑然,不知道如何是好。
126在线阅读网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建议我们 | 网站地图 | | 诗词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