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努尔哈赤

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努尔哈赤

五、察哈尔也被吞并了
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努尔哈赤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努尔哈赤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话说漠南蒙古的察哈尔部,其“察哈尔”为蒙古语“边”的音译。因为它驻牧于辽东边外,以驻地近边而得部名。明朝万历三十二年(1600年),察哈尔部林丹继承部长职位。林丹驻帐于广宁以北,被其七世祖达延汗的幽灵所纠缠,力图继承大元可汗的事业,称雄蒙古。
  当时,明朝、建州与察哈尔部,都想统一辽东地区。但建州努尔哈赤势力的扩张,直接威胁着察哈尔部。察哈尔部的强大,又妨碍建州去征抚漠南蒙古。而在明朝看来,察哈尔部与建州相比较,主要威胁来自建州。因此,在明朝、建州和察哈尔部的鼎足矛盾中,明朝与建州的矛盾是主要的。建州为了对抗明朝,必须先征抚察哈尔部;而明朝为了对付建州,便利用林丹与努尔哈赤的矛盾,同察哈尔部联合抵抗建州的进攻。明朝联合林丹,共同抵抗建州,其条件是增加对林丹的岁币(明朝每年以赏赐的名义,给蒙古王公定额的物资和金银),并把原由明朝直接给予漠南东部蒙古各部落的岁币,转交给林丹控制。明廷每年给林丹银四千两,以后增加到四万两。
  在建州努尔哈赤忙于统一女真各部之时,那时的察哈尔部实力雄厚。它的势力范围:东起辽东,西至洮河,拥有八大部,二十四营,号称四十万蒙古。林丹帐房千余,牧地辽阔,牲畜孳盛,部众繁衍,兵强马壮,依恃明朝,对建州态度骄横。
  且说林丹有个重臣名叫贵英哈,年约四十多岁,生得膂力过人,所有毒虫猛兽,遇着了他,无不应手立毙。
  在战场上,贵英哈能力敌千军。去年,他随林丹去劫掠南边的喀喇沁的一个屯寨。凯旋路上,喀喇沁部派两千骑兵从后面追来。他让林丹先带着劫掠来的东西先走,兵马在后面保护着。他自己提刀在手,一马冲入敌阵。那大刀在他手中左右开弓,上下翻飞,眨眼之间,杀死几十个追兵。看到他那凶神恶煞般的砍杀,谁敢阻挡呢?追兵纷纷退避,四下奔逃。他又去追杀一阵,才返身回来,赶上林丹他们。
  去年冬天的一天,林丹带着察哈尔部的全体将领,到大兴安岭里狩猎。为了追赶那只受伤的野猪,突然遇到两只吊睛白额猛虎。将领们一见,都吓得藏躲起来,只剩下林丹和贵英哈二人。林丹说:“咱们也去躲一下。”贵英哈说道:“你且到远处等着,俺来对付它们。”这时候,两只猛虎蹲坐在那里,在看着他们俩的一举一动。贵英哈紧紧腰带,腰上插一把朴刀,手里拿一把朴刀,向两只猛虎跟前走去。就在这时,在他前边突然卷起一阵狂风,把那树上的枯枝败叶,如雨一般地打将下来。自古道:“云生从龙,风生从虎。”那一阵风起处,忽听大吼了一声,两只猛虎一齐扑来。贵英哈不慌不忙,蹲下身子,在这眨眼之间,有一只猛虎从他头顶窜过时,他将刀向上一扬,那猛虎的肚子正好从刀尖上擦过,被锋利的刀尖划了一个大口子,肚子里的肝脏,肠子等一古脑儿掉了下来。那猛虎一头栽下,四腿一蹬,死了。另一只猛虎看到它的同伴已经死了,就更加恼怒起来,又大吼一声,恰似半天空里起个霹雳,震得山同也在动。它把铁棍一样的虎尾巴,倒竖起来,对准贵英哈用力一剪。他仍用老办法,就势一蹲,横起刀来,向那虎尾巴用力一挥,只听“扑哧”一声,那猛虎的尾巴被削去大半截子。疼得那畜生呲牙咧嘴,发出“呜呜”的啸声。但那猛虎并不甘休,它把前爪搭在地上,将腰胯一掀,一下窜到半空中,向贵英哈横扫过来。贵英哈用尽平生之力,手起一刀,正中那猛虎的颔下,把气管割断了。它落地后,走了不过六、七步,只听“轰嗵”一声,像倒了半壁山似的,顿时死了。
  林丹躲在大树后面,看得清楚。他见两只猛虎全死了,像走了过来,说道:“俺真服了你了!你怎么就不觉得害怕呢?”贵英哈笑了笑,说道:“在野兽面前不能害怕。俺不杀它,它就要把俺咬死,吃掉。这正像两军相遇,勇者方能胜的道理一样。”林丹听了,对贵英哈更加信服了。
  又过了一会儿,那些将领才踅了出来,林丹说:“要是依靠你们来保护,咱早被老虎吃掉了!一帮胆小鬼!”林丹让他们把老虎运回去,自此以后,林丹对贵英哈言听计从,有求必应了。
  一天,贵英哈向林丹提出:想娶他大女儿古喇喷为妻。林丹满口答应。其实贵英哈家中已有四个妻子,且年轻美貌。林丹知道这些,但他也了解贵英哈贪恋女色,为了笼络他,只好把刚满十六岁的如花似玉般的古喇喷嫁给他。这且不提。
  再说林丹为了达到称雄蒙古的目的,仗着察哈尔部兵强马壮,曾几次带兵前去征伐科尔沁部,都因建州努尔哈赤对科尔沁的援助,使林丹一次次地大败而回。林丹对内喀尔喀五部的策略,是“拉强打弱”。扎鲁特部是内喀尔喀五部中较为强盛的一部,林丹与其部长吉赛关系密切,来往频繁,共同依靠明朝,对抗建州的努尔哈赤。对其余的四部,林丹又亲自带兵进行劫掠,对俘虏来的部民,用残无人性的油烹刑罚,予以杀害。妄图以此恫吓手段,反对他们与建州的联盟。结果事与愿违,却加速他们倾向建州,最终整寨、整部地迁往建州,归顺了努尔哈赤。使林丹更为恼怒的,连他的盟友——扎鲁特部的吉赛,也被努尔哈赤捉住,被迫盟誓,投降了建州。于是漠南蒙古中的科尔沁部,内喀尔喀部都投向努尔哈赤的怀抱,成为建州的政治同盟和军事支柱。使察哈尔部更加孤立,陷入孤军与努尔哈赤作战的困境。
  为了扩充势力,壮大自己,林丹又派使者到南面的喀喇沁去游说,又遭拒绝。于是林丹恼羞成怒,亲自带兵,连续几次劫掠喀喇沁的屯寨,牵走人家的马、牛、羊,又把部民绑起来,放到油锅里烹炸。这种暴虐无道的恶行,促使喀喇沁主动投靠建州。天启七年(1627年),喀喇沁部与建州会盟,双方“刑白马乌牛,誓告天地”。
  再说林丹外部面临着四面楚歌,在他部内也处于分崩离析的境地。察哈尔部几十员将领,林丹只信任贵英哈一人。但贵英哈并不替他争气,只给他造成麻烦,甚至带来危机。
  五路头目因受贵英哈污辱,去找林丹告状,反讨了没趣。五路头目一赌气,去投巴林首领炒花,炒花不敢接受,他们才去投奔建州,努尔哈赤热情接待他们,并收在帐下听用。林丹的孙子扎尔布、色楞,对祖父宠信贵英哈不满,向林丹提出劝戒,遭到林丹的鞭答。于是二人双双逃往科尔沁部,又随科尔沁到了建州,向努尔哈赤行了“叩首礼”。努尔哈赤也把他们留在帐下听用。
  且说明朝政治日趋腐败,万历皇帝朱翊钧有二十几年不临朝问政,高卧深宫之中。统治阶级内部主昏臣庸,宦官当权,腐败不堪。那万历皇帝挥金如土,侈糜无度,整日与宫女、太监厮混,一意吃喝玩乐。为了采办珠宝,用银多达二千四百万两。甚至宫女的胭脂费,每年也要用银四十万两。有人指出他的腐化堕落,已经达到“穷耳目之好,极声色之欲”的程度。对建州努尔哈赤的野心,在明廷大臣中早有人写成奏章,提请朝廷警觉,但一篇篇奏章如石沉大海。当努尔哈赤统一建州八部之后,又对海西四部进行征讨时,明廷大学士朱赓等向万历皇帝奏道:“……建酋桀骛非常,旁近诸夷,多被吞并,恃强不贡……”建议明廷及早根除。但是万历皇帝一心沉迷声色,哪里听得进去。十年来,努尔哈赤对明廷的态度,逐渐地发生着微妙的变化。平日他虽然口称共守皇帝边境,然而与明廷的矛盾,却日益在加剧,逐年在激化。根据史料记载,万历二十四年(1596年),明官余希元出使建州的时候,努尔哈赤发誓说:“俺管事十三年,保守天朝边境九百五十里,不曾有二心。”并对余希元口称“天朝老爷”,这是历史事实。然而,二十年后,情况变化了,在努尔哈赤征服了哈达部,势力渐大,对明朝的态度已经不似从前了。万历三十四年(1606年),余希元再次出使建州,规劝努尔哈赤与朝鲜王朝和解,努尔哈赤对余希元的态度已经与十年前大不相同,不再把他当作十年前的余相公或“天朝老爷”了,而是在言辞举动方面多有不恭之处。后来建州又灭亡了辉发部,在乌碣岩大败乌拉兵,势力又有所增长,便对明朝停贡。从万历三十六年(1608年)起,长达三年之久。还声称要抢明朝辽东关市,派遣使臣进人北京……与明朝的矛盾愈演愈烈。明廷大臣中有人已经洞察到努尔哈赤“反形已著,变态已彰”了。当时,有见识的兵部尚书李化龙,在分析建州“列帐如云,积兵如雨,日习征战,高城固垒”的军事形势后断言:“明朝无事,必不轻动:一旦有事,为祸首者,必此人也!”
  且说努尔哈赤在打败内喀尔喀扎鲁特部之后,又派扈尔汉、噶盖等带兵三千人,前往察哈尔部征讨。林丹得到消息以后,遂派遣贵英哈率兵马二千,在察哈尔部的库滋里城迎战建州军。双方立住阵脚以后,建州军的大将扈尔汉出阵挑战。贵英哈披挂整齐后,出城门,下吊桥,来到两军阵前。这库滋里城是一年前刚筑成的石头城,它建筑在通往建州的必经之地——库滋里山口。林丹的用意很清楚,主要是为防止建州努尔哈赤的攻袭;也可以这城作据点,去劫掠南蒙的科尔沁,内喀尔喀的屯寨,或是建州的城镇。所以,这库滋里城,进可以攻,退可以守,位置相当重要。
  再说扈尔汉见库滋里城出来一阵人马,为首一员大将,年约五十岁左右,虽然身躯高大,但体质不算健壮,脸色清癯,缺乏光泽。遂用大刀一指,喊道:“呔!那来将报上名来,俺扈尔汉刀下不杀无名之鬼!”贵英哈一听,不禁哈哈大笑道:“俺当是谁呢!你就是两次打败俺林丹部长的扈尔汉。今日碰到俺贵英哈了,算是你的死期到了!”扈尔汉一听,立即说道:“俺且问你:你把五路头目的妻子,骗到家里,逼得人家无路可走,你的良心被狗吃了?今天俺饶不了你!”说罢,大刀挥了挥,对准贵英哈就砍。那贵英哈,也不搭话,举刀相迎,二人战马盘旋,斗到一处。两边兵马,各自擂鼓助威,震得山鸣谷应。约战了三十多个回合,不分胜负。贵英哈心想:这小蛮子刀法姻熟,果真厉害无比。俺若少了十岁年龄,准能擒他!
  扈尔汉与他战了五十多个回合,还不见输赢,他心里说:给他一剑,让他知道厉害。想到这里,他手中的刀挥得更紧,简直是风驰电掣一般。贵英哈见扈尔汉的刀逼得更紧,也随着一刀紧似一刀。冷不防,扈尔汉从腰间拔出短剑,右手拿刀,左手一扬:“看剑!”随着喊声,短剑已飞出去了。那贵英哈毕竟老奸巨滑,他见扈尔汉刀速加快,就怀疑可能有文章。等到扈尔汉扬左手时,他已注意了。见那短剑直向面门飞来,他把头一偏,躲过那剑。扈尔汉见短剑被他躲过,又拔出两把来,立即又扬左手,喊道:“看剑!”这次贵英哈又想躲避时,扈尔汉却是虚扬左手,剑未发出去。谎了他之后,立即又扬左手,真的发出剑了,贵英哈猛吃一惊,见那剑已逼近了,便想用左手去接住。扈尔汉见他用手接剑的刹那之间,又扬起手来,发出一剑。于是这第三把短剑他再也无法躲避,正中右臂。只听“当啷”一声,贵英哈的大刀丢落,急忙勒转马头,拼命往城门跑去……
  扈尔汉也不追赶,与噶盖收兵回营。次日上午,扈尔汉与噶盖带着兵马,先去城下挑战,见城门紧闭,高挂免战牌。知道贵英哈右臂受伤,不能出战。遂吩咐士兵攻城,由于城上礌石如雨,箭矢似蝗地飞下,不便硬攻,就命令士兵佯攻,以增加城内的消耗。
  扈尔汉与噶盖商议以后,噶盖留下继续佯攻。他带领一千人马回营休息,准备夜里偷袭。这且不提。再说贵英哈逃回城里,发现右臂中剑处,肿得厉害,知道剑上有毒。幸亏他带有解毒药,赶忙敷上,疼痛方止。遂派人送信给林丹,让他再派将领前来协助守城。然后吊着胳膊,走上城头,布置守城事项。他向守城士兵说:“这是佯攻。要注意节约弓箭,还有礌石、滚木之类。不能一听到喊杀声,便放箭,把滚木、礌石一齐打下去。”他又命令人争取多运些礌石、滚木,并加强夜里值班巡逻,发现偷袭,及时报告。布置完了,他才回去休息。
  且说扈尔汉等到夜里三更多天时,带领一千兵马来到城下,悄悄地把云梯搭上城头,自己亲自率先攀梯而上。城上守卫兵卒因为白天累了一天,有的在打吨,有的呼呼沉睡,根本没有想到建州兵马夜里会来攻城。再说扈尔汉带领士兵爬上云梯,登上城头,突然一声呐喊,手挥大刀,人头落地。睡得迷迷糊糊的土兵,一见城上尽是建州兵,不敢恋战,吓得东奔西窜。扈尔汉一边砍杀,一边跳下城去,向城门处杀来。守门士兵急忙来拦截,怎能挡住扈尔汉的大刀,慌忙丢下城门,逃之夭夭了。扈尔汉急令士兵去开城门,自己带领兵士杀向城里,把那些草房先用火点着。于是火光四起,烈焰冲天。原来这库滋里城分内外二城,外城虽用石块建筑,但城墙较矮,城上没有堞楼。内城也是石头建筑,城墙又宽又高,上有堞楼,了望所等设施。内城里面有粮仓、水井等,即使被围三、四个月,也无问题。且说贵英哈在睡梦中被惊醒,知道建州军来偷袭。随即走上内城楼上,见火光四起,外城已被攻破,守城士兵大部分退到内城里面。建州军已攻至内城下面。这时候,贵英哈立即召集四门首领开会。他说:“内城与外城四门之间,都有地下通道,现在建州军已进入外城,咱们可以从内城由地下通道出去,将外城四门紧闭,重新登上外城墙,用关门打狗的办法,采用内外夹攻战术,把建州军一网打尽。”四个头目听得目瞪口呆,他们都不知道这些情况,遂将士兵分派已定。贵英哈带着他们,来到四门城楼上,在门左第五块石板下面即是地下通道的洞口。不一会工夫,四门首领各带五十兵士,由地下通道过去,重新占据外城城墙。这一切,建州军都蒙在鼓里,他们怎知自己都关在内外城的夹道里,处于内外被打的困境。扈尔汉正在组织士兵攻打内城,突然之间,只听得鼓声大作,喊杀声骤起,内外城上,箭如雨下,礌石、滚木一齐打将下来。倾刻之间,建州军死的死,伤的伤,一千人已损失一半,连扈尔汉自己也多处负伤。他心里十分纳闷,那外城早被攻破,守城的人员早已逃得无影无踪。如今怎么又出现那么多士兵?这些察哈尔人像从天上掉下,地下钻出的一般。他想来想去,甚觉有些蹊跷,忽然他一拍大腿,想起来了,可能是这样:在内外两城之间,定有地下通道!于是他当机立断,马上命令士兵:迅速集中兵力,攻击外城东门。在扈尔汉亲自指挥带领下,建州军一齐杀向东门,城上的滚木、礌石纷纷落下,尽管建州军死伤严重,仍然攻势顽强,他们深知:只有攻破东门,冲杀出去,才是唯一生路。扈尔汉率领残余士兵,终于将东门攻破,得以逃脱,等到噶盖带兵前来接应之时,他们已冲出城门,走上吊桥了。
  回到营里以后,扈尔汉让侍卫查点人数,一千士兵,仅剩下五、六十人了。他心里非常恼恨,埋怨自己太鲁莽了。噶盖劝他说:“胜败乃兵家常事,何况咱不知道此城内设机关,城内有地下暗道。所谓不经一事,不长一智啊。”扈尔汉自己中伤数处,一边在营里治伤,一边修书,将攻城情况,报与努尔哈赤,让专人送往佛阿拉。再说贵英哈见扈尔汉攻破东门,带领残余人员逃脱,遂吩咐四门首领,抓紧将外城修复好,并多运滚木、礌石,建州军马还会来攻城的。这时,侍卫进来报告说:“部长亲自带领兵马,快进城了。”贵英哈急忙走出内城,往外城西门迎接林丹。刚到外城门下,见林丹骑在马上,带着一队兵马,后面跟着两员大将。贵英哈赶忙上前,扶林丹下马,又与二将见面,他们一是部长的儿子额哲,另一个是大将格兀纳。贵英哈陪他们进人内城,把昨夜建州军马偷袭外城,几乎全军覆没,扈尔汉负伤后拼命脱逃的情况,向林丹等一一回报。惹得林丹畅怀大笑。他对贵英哈说:“建这库滋里城是由你提议,也由你亲自设计建造的。这次建州已尝到咱的厉害,也让他们知道:咱察哈尔大有能人在!扈尔汉已受伤,咱也来个乘胜夜袭,活捉扈尔汉。”贵英哈听了,拊掌笑道:“部长想得妙,咱今日夜里行动,包能取得全胜。”林丹问贵英哈道:“你的右臂如何?可需要回去治疗?”“不必了,在这里治吧!”“这实在难为你了。”林丹转头对他儿子额哲、格兀纳说:“你们二人要听从贵将军指挥,不能自行其事。”二人唯唯答应。贵英哈让林丹休息,自己带着二将去安排夜里偷袭建州的事。
  且说扈尔汉、噶盖正在营中闲坐,探马来报说:“察哈尔部长林丹带领人马二千,大将两员,前往库滋里城增援,快到西门了。”扈尔汉听了,说道:“好罢,继续去探听消息。”等探马走后,扈尔汉对噶盖说道:“林丹亲自带兵前来,又见俺攻城受损,伤亡惨重,说不定,今夜劫俺营寨,也有可能。”噶盖听了,点头说道:“那林丹善于劫掠屯寨,这是他的拿手好戏,将军想得有理。咱们来个将计就计,如何?”二人拊掌大笑,遂分派已定,只等天黑以后行动。再说林丹等,吃过晚饭,与贵英哈谈了一些部里的事情,不觉天已二更多,便传令今夜出城偷袭建州营寨,命令额哲、格兀纳二将带领兵马为左右二援,林丹自己带领兵马正面攻击,让贵英哈留下守城。于是,趁着月色微明,林丹引军马从外城东门而出,径到建州军营寨前。遥望扈尔汉明灯蜡烛,正在帐中饮酒。林丹当先大喊一声,城头擂鼓为助,直杀入中军,只见扈尔汉端坐不动。林丹骤马来到面前,一枪刺倒,却是一个草人。心知中计,急忙勒转马头往回时,忽听帐后鼓声如雷,呐喊声暴起。只见一员大将立马当先,拦住去路,他瞪圆大眼,声如洪钟,是噶盖大将。噶盖挺枪跃马,直取林丹。二人在火光中,战到二、三十合。林丹只盼额哲、格兀纳二将来救,谁知二人的兵马已被扈尔汉领兵拦截,脱身不得。林丹不见救兵到来,正没奈何,又见身后兵马已被冲散,只得且战且退,孤身一骑逃回城里。又等一会儿,才见额哲、格兀纳二将,领着残余人马,盔歪甲斜的败回城中。林丹一见,劈头就骂,说二人不按预先吩咐,前去建州营帐接应,自己差点丢了老命。二将也诉说委曲,因为半路上被扈尔汉拦截,打了埋伏,也差点丧命。贵英哈连忙出未打圆场,笑着说道:“胜败乃兵家常事。这次算是扈尔汉侥幸获胜,早晚必被咱们擒获,他是‘兔子的尾巴——长不了’的。”一席话,说得林丹怒气才消,还是无限惋惜地说:“俺本想今夜十拿九稳地能捉住扈尔汉,不曾想打鸡不成,反失了一把大米!真是老天不助俺呀!”贵英哈急忙命人摆上酒来,一边喝酒,一边商议守城事。
  且说努尔哈赤得到扈尔汉的书信报告,得知察哈尔部的库滋里城的情况,说道:“这库滋里城不仅有内外二城,两城之间还有地下暗道,确实不易攻取。俺本想亲率大兵前去,怎奈这几日老觉身上不舒服,还是让皇太极前去罢。”于是皇太极又带领五千兵马,前往库滋里城而来。不几日,便来到库滋里。扈尔汉、噶盖迎人帐里。二人把林丹前来夜劫营寨的事,介绍给皇太极听,大家笑得前仰后合。接着研究攻城方案,扈尔汉说:“那两城暗道,是在地下,外城上肯定有出口,但不知设在何处。俺想,那外城低矮,容易攻取。若能攻取之后,留下重兵看守,那出口等于封死。再以外城为据点,对内城先用佯攻,消耗城内的箭矢、礌石、滚木等,后再伺机攻取,将不会有多大闪失。”噶盖补充说道:“只要外城的暗道出口堵死,城门畅通,俺就能出进自如,不致受到内外夹击,这暗道也就失去作用,没有价值了。”听了二人的建议,皇太极己心中有数,他问道:“不知这暗道往外有无出口?俺攻内城时,即使把城包围起来,暗道若有往外的出口,他们仍可以通过暗道逃跑。”听了皇太极的话,扈尔汉与噶盖二人不免陷入沉思,他们原来都未曾考虑这个问题。皇太极又说道:“往外若有出口,可能是在外城的西门外,因为这里直通察哈尔部。”听了皇太极的话,二人深受启发。扈尔汉说道:“咱们在西门外再埋伏一支兵马,一旦发现出口,及时前去堵截,他们想逃跑,一个人也走不脱”。三个人制定出切实可行的攻城计划,准备明天攻城。一夜无话,次日早上,建州军马吃过早饭以后,便各自分头行动。皇太极、噶盖各领二千人马分别进攻东、北门,扈尔汉领一千人马攻西、南二门。
  且说建州军马开始攻城,先从东门、北门打响。皇太极在东门外指挥兵马,先以佯攻开始,引得城上万弩齐发;后派士兵分散以云梯作爬城状态,城上滚木、礌石纷纷打下;再以小股突击时,见城上的守势明显低落。最后,用集团式冲锋,很快奏效,城上的滚木、镭石稀稀落落。这时,皇太极率先登上城头,挥刀乱砍乱杀,守城士兵怎能阻挡得了?几十架云梯,一齐搭上城墙,建州兵勇猛异常,爬云梯飞快登上城头,鼓声、呐喊声,汇成一片。东门很快被皇太极攻破。
  再说噶盖攻北门,基本与皇太极攻法大致相同,由于东门先已攻破,城上守卫士兵心便慌了,外城的四门守领慌忙退回内城,剩下的士兵怎敢恋战,忽哨一声,四散而去,有许多人竟举手投降。噶盖立即向他们询问暗道出口,大部分士兵不知道,只有两个人曾经从暗道进出过。于是,噶盖让他们去寻找,过了好长时间,那两个投降士兵才找到出口。噶盖非常高兴,进派人专门看守出口。把那石板压上几块大石头,再想从里面出来,比登天还难。噶盖又派那两个士兵到东门去,帮助寻找暗道出口,也终于找到。又用几块大石头,压住那出口上的石板,让它永远不得翻身。
  且说扈尔汉攻打南门和西门时,东几北门已陆续攻破,因此,这两门几乎是察哈尔人故意放弃,心想:还用内外夹击的战术,“关门打狗”。扈尔汉登上外城,心里想:林丹的算盘打错了。俗话说:“小两口打架——这一回不像那一回了!”噶盖也让那两个投降士兵,到西门、南门,分别寻找到暗道的出口,也用同样方法,压上大石块,并派专人看管。接着,建州五千兵马,在皇太极、扈尔汉、噶盖带领下,将内城围得水泄不通。他们并不急着攻城,先将士兵分成几个小组,轮流看好四个外城大门,以及城上的四个暗道出口。扈尔汉另带一小股人马,驻扎在西门外,派士兵日夜巡查,防止察哈尔人通过暗道逃跑。
  且说内城里面,林丹与贵英哈等,先是仗着暗道,想引诱建州军马进入外城里面,再从暗道出去,重新占领外城,重演内外夹攻的美梦。后来发现建州军马,在外城留下驻守人员,四座外城门也看守起来,知道城上的暗道出口不能再用,心便凉了半截子。后来,又发现外城西门外,路口又驻扎着士兵,这分明是防止建州军逃跑的一着棋。林丹与贵英哈知道,地下暗道还有一个能逃出内外城出口,便在那西门外的路道口上。那里长着一棵千年古槐,离槐树根十步远的草坪中,有一块很不打眼的三棱石头。三棱石下有石板,石板下面则是暗道的出口。这是防备万一的逃生活口!现在,那里也有建州军马守着。难道他们知道那里有出口?……林丹与贵英哈真有些紧张,以至害怕哩!万一内城再守不住,在这库滋里的内城里面,真是插翅也难逃呀!二人急在心里,表面上还不能表现出来。随即召集四门首领,将守住内城的各项要求,一再向他们讲清楚。然后,四人也分别负责一门,亲临城头去指挥、检查。
  且说皇太极与噶盖经过认真布置以后,觉得外城方面已无问题了,遂传令攻城。一刹那之间,鼓声震撼着周围山林,喊杀声吓跑了林中的鸟兽。几千人马在外城里面呐喊起来,的确声势浩大,气冲霄汉!开始城上仗着箭弯的威势和滚木、礌石的作用,打退了建州军一次次的进攻。持续了一段时间之后,城头的守势明显减弱了。皇太极与噶盖协商后,让士兵稍作休息,并在饱餐之后,准备发起总攻势。扈尔汉派人送来口信:“争取在天黑之前,攻破内城。”二人会心地一笑:扈尔汉是担心天黑了,难以发现出口,这是要活捉林丹的打算!
  皇太极与噶盖分别向士兵鼓劲说:“林丹已成瓮中之鳖,咱们一弯腰即可以抓住他了!希望大家不要怕它咬手,应该发扬建州军作战一贯勇猛无畏的精神,一鼓作气,攻上城去!谁能亲手捉住林丹,将受到努尔哈赤大王的亲自接见与嘉奖!”
  皇太极与噶盖讲完之后,手举大刀,率先爬上云梯。于是百十副云梯一齐靠在高高的内城上面,士兵们如蚁般地蜂拥上前。四千人的喊杀声,将守城士兵吓得手忙脚乱。一架云梯倒下来,又一架云梯靠上去;一个士兵被砍下来,另一个兵士又上去。真是前仆后继,前拥后进。城上城下,死伤的人无数,尸首堆积得如柴草堆一样,鲜血流在地上,淌着,流成小渠……皇太极与噶盖身上,都是多处负伤。由于他们拼命、勇武的率先行动,招唤着士兵们,鼓舞着他们去拼杀!内城被攻破了!建州兵马潮水般地拥进城去,又砍又剁,杀得城里人们鬼哭狼嗥,一片叫喊声。
  再说林丹、贵英哈等,见内城快要被攻破,贵英哈说:“这城是俺亲口提议、亲手设计、亲自带领士兵建造的,俺要与此城共存亡!你们走罢!”林丹劝他说:“俗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还是跟俺一齐走罢!”贵英哈仍然坚持不走,他又说道:“俺已经心如铁石,决计不离开此城,请你们快走!”他又对格兀纳说:“你要誓死保卫部长父子二人脱险。”说罢,立即打开暗道进口,要他们下去,又对格兀纳说:“那大槐树下有一匹建州的战马,你可以先出去,把战马弄到手,让他们父子俩骑上,你在后面掩护,……”贵英哈站在内城楼上,早已瞅准了那匹马,它是扈尔汉的战马,正拴在那活口旁边的大槐树上。
  且说皇太极与噶盖二人,在内城里面,一直未找到林丹他们,估计可能钻进了暗道。但内城里面的暗道进口,不仅他们找不到,连投降的察哈尔士兵也不知道。皇太极遂命令士兵从外城上的暗道出口进去,为了万无一失,噶盖亲自领了二百士兵,进了暗道。再说林丹、额哲、格兀纳三人,带了五十人,从暗道里走出外城,来到出口前。格兀纳在前面,先把那大石板推到旁边去,由活口出来,就向那战马前跑去。后面是林丹、额哲等紧随其后。且说扈尔汉领着几十人的一股人马,驻在路口守着,他把战马拴在大槐树下,万万没有想到活口就在树旁百步远处。内城攻破时,天已傍晚。不曾想,林丹他们已从活口出来,把他的战马抢去。建州的士兵一发现,当即呐喊起来。但是,等扈尔汉转过身来,林丹父子已跨上他那匹战马,四蹄撒开,奔向大道去了。格兀纳领着五十士兵,拦着扈尔汉厮杀起来。当格兀纳被砍倒,五十察哈尔人被砍得七零八落时,林丹父子早跑得无影无踪了。再说噶盖领着士兵从外城暗道进入,走不多远,便遇到贵英哈带着的几十人。双方在暗道里砍杀起来,贵英哈的臂伤还未痊愈,怎是噶盖的对手,不久,便被噶盖砍倒在地,死于非命。那几十名士兵,除死伤者外,全部当了俘虏。当噶盖领着士兵走出活口之后,扈尔汉正在那里悔恨自己粗心大意哩。后来皇太极来了,他说道:“莫急,他跑不了!咱还要去察哈尔部的。让他多活几天吧!俗话说得好:‘磨道里逮鸡——多转两圈子罢了’!咱迟早要把他抓住!”
  建州军把营寨移到库滋里城。让士兵认真清理尸体,打扫战场。他们查点人数,建州军也伤亡近千人。察哈尔部约伤亡二千人,俘获二千余人,得盔甲二千余副,战马一千多匹。皇太极遂写信向努尔哈赤报告:库滋里城已拿下,林丹父子脱逃,人马正在休整。请再拨一些兵马前来,将合兵一处,向察哈尔部进军!
  不久,努尔哈赤又派来大将扬古利带兵马三千人,前来助战。接着,又派来科尔沁明安第五子巴特玛台吉前来库滋里城,负责管理这座以内外城闻名于漠南蒙古的石头城。
  扬古利与皇太极、扈尔汉、噶盖合兵一处,四人带领兵马六千余人,浩浩荡荡,杀奔察哈尔城而来。再说林丹父子,骑上扈尔汉的战马,惶惶然如丧家之犬,一直跑了十几里路,那马累得浑身汗水,“轰嗵”倒下,嘴里直喷白沫,一会儿,又从嘴里、鼻孔里喷出好多血来,竟四蹄一蹬,死了。父子二人,无奈只得步行,值得庆幸的是后面没有追兵。回到察哈尔城,林丹急忙召集各部首领开会,研究防守察哈尔城的事情。他要各部首领,有人出人,有马出马,有钱出钱,一定要馨其所有,千方百计,把察哈尔城守住。经过多少天的动员,软的,硬的,办法都使出来了,才凑够四千多人马。他与儿子额哲一起,亲自下教场帮助训练。共有将领二十多人,其中贵英哈的女儿妮喇英哈坚决要求从军,为父报仇。林丹也只得同意。
  这察哈尔城为三层石头城。外城高有一丈五尺,城墙宽约三尺多。城外有护城河,河上架着吊桥。中城更坚固,里城是一座凋堡式的建筑,实际是林丹的住屋。清一色的砖瓦结构,共有两层,地下有暗室,从暗室可以走出城外。中城里住着所有将领及其亲属。外城里全是兵马的住室。林丹认为:只要储备足够的粮食,俺守它一年半载,让努尔哈赤的兵马喝西北风去罢!他的战线太长,供给不上粮草,时间一久,咱不攻他,他自个儿就撤退了。
  且说皇太极。扈尔汉、噶盖、扬古利领着六千兵马,赶到察哈尔城,安营下寨。次日上午,他们到城下挑战,只见城门紧闭,免战牌高挂。任凭建州军在城下叫骂,林丹在城里只作没有那回事似的。皇太极无法,只得与扈尔汉、噶盖回营,留下扬古利一人指挥兵士继续叫骂,城里总是不理。扬古利从士兵中,选出嗓门大的几个士兵,轮着叫骂。这可气坏了一员女将尼喇英哈,她向林丹说:“让俺出去会会建州军!”林丹阻止不住,只得给她五百人马,并派他儿子额哲为她略阵。
  再说扬古利正在指挥士兵骂阵,忽听鼓声大作,城门大开,一女一男,两员将领出城来到两军阵前。扬古利遂催马出阵,用刀一指说道:“这两军阵前,是厮杀的战场,你一个黄毛丫头跑来作甚?赶快回去,让林丹出城”!尼喇英哈听了,杏眼一瞪:“你们建州兵马,无故讨伐察哈尔部,杀俺父亲,俺要为他报仇!”话未说完,举起手中刀,对准扬古利砍来。扬古利用刀去迎,忙说:“你父亲是谁!”姑娘不再搭话,连续举刀砍来。二人战了十几个回合,扬古利心想:这姑娘刀法娴熟,只是力气太小,让俺来教训她一下。遂将刀把握得紧一些,见姑娘刀来,用刀背向上使劲一迎,只听噹啷一声,那刀便从姑娘手中飞出。扬古利禁不住哈哈大笑道:“俺不杀你!赶快回城去,叫林丹出来受死!”尼喇英哈听了,又羞又气,只得勒转马头回城去了。林丹见了说:“建州兵厉害无比,在库滋里城,你父亲也不是他们的对手。现在,只有加紧守城,不与他对阵,几天后他们就会撤兵了。”姑娘把嘴一撇,说道:“俺不服气,明天俺还要出城与他交战。”林丹听了,只得摇摇头,表示无可奈何。
  次日,建州军马未来城下挑战。皇太极等四员大将,骑上战马,带了几十个精干骑兵,绕察哈尔城转了一个大圈子。他们遇到了几个打柴的樵夫,询问了察哈尔城的情况。回营后,四人商讨攻城办法。扈尔汉说:“库里滋城里面咱收降一千多察哈尔士兵,咱想从中选出几十名可靠的,让他们回去作内应,咱再攻城就可以里应外合了。”皇太极他们说:“也只得试试看。”扈尔汉与噶盖二人骑上马,回到库里滋城了。再说尼喇英哈败回城中,心中总是不大服气,便与其他几位将领商议,准备夜间去劫建州兵营,若取得胜利,便可挽回败阵的面子。几个年轻人夜里三更多天,便悄悄带着兵马,开了城门,向建州军营扑去。
  且说皇太极与扬古利,见扈尔汉、噶盖走了之后,谈了一会攻城的事情。皇太极说:“林丹不出城交战,会不会瞅机来偷袭俺。此人善于干劫掠勾当,扈尔汉他们又去了库里滋城,咱们得小心为好。”扬古利说:“夜里咱俩轮流值班,上半夜是你,俺负责下半夜。并传令:人不卸甲,马不下鞍,一旦有事,咱也应付自如。”二人商议定了,就各自行动。
  再说夜里三更多天,正是月黑风高的时候。扬古利被皇太极喊醒,便提刀在手,走出营帐,到各营看了一遍。正要回中军帐时,忽见流动哨兵气喘嘘嘘地跑来,急切地说道:“俺见城门开了好长时间,是不是林丹出城来偷袭俺?请将军注意。”扬古利一听,马上警觉起来。连忙喊侍卫通知各营作好战斗准备。又转身人帐,把皇太极喊醒,二人上马。突然之间,营帐外面火光一闪,呐喊声骤起。二人拍马迎了过去,果然是城里派兵前来劫营。扬古利轻声向皇太极说了几句话,那劫营兵马便来到眼前。扬古利借着火光一看,为首的将领便是那女将,旁边还有几员年轻将领。他们一见建州军早有防备,便迟疑着不敢上前。扬古利大声说道:“前日阵前,俺不杀你,你反来夜袭俺营寨,是何道理?”那女将也不搭话,举刀就向扬古利砍来,那几员将也趁势围了过来。只见扬古利挥刀相迎,战不几合,忽听身后喊杀声起,皇太极带领兵马围了上来。这一下,那几个劫营的将领全被包围起来,不一会工夫,全被擒住了。他们带来的几百人马,除部分伤亡以外,都被俘获。
  次日上午,扈尔汉、噶盖从库里滋城回来,带来了好消息。他们选了五十名降兵,已经回到察哈尔城去了。约好明晚攻城时,他们将城门打开,放建州军进城。皇太极与扬古利听了都很高兴,这且不提。再说林丹发现尼喇英哈等私自带兵偷袭建州营寨,心中非常恼怒。后来又得知全军覆没的消息,更加痛惜。正在嗟叹之际,守城将领来报:“库里滋城战败走失的几十名士兵,请求回城。”林丹听了,高兴地说:“让他们归队吧!”那将领又加了一句:“该不会有诈吧?”“都是咱察哈尔部的人,有什么诈可言!”林丹以为兵马太少,回来充实守城人员,也是好事,根本未引起他的怀疑。
  再说建州军马,从库里滋城来到察哈尔城好几天了,求战不成,正急得心如火燎,忽听说夜里攻城,真是人人磨拳擦掌,个个刮枪荡刀,准备好好厮杀一番。皇太极四员大将,每人带领一千兵马,从四门一齐攻城,留下两千兵马守营,以备不时之需。分配停当以后,晚上让全军饱餐一顿。捱到三更时分,各自分头带领人马,悄悄来到城下。突然之间,进军鼓声骤然响起,四千人马一齐呐喊起来,声震山林。城里的守城士兵,更是惊慌失措,慌忙发射弓箭,打下礌石滚木。且说那些回城的降兵,早已像鱼一样游到城门边上,一看守门士兵不多,便说道:“人家建州一万多人马,咱才几百人马;咱部长又是人家的手下败将,还打什么?不如打开城门,还能免去一死!”那守门士兵也就顺水推舟,说道:“要开,你们自己去开,俺没有责任。”于是城门被打开了。四个城门一开,建州四千兵马,在皇太极、扈尔汉、噶盖、扬古利的率领下,一路杀进去。由于三层城墙,外城、中城很容易突破,这是入城的降兵打开的。那里城是林丹的住所,一般人不让进去,只有通过强攻。皇太极等四员大将商议,把士兵分成若干小组,用集团冲锋方式,轮番攻,连续攻,四面开花,使林丹应接不暇。他们用草扎成火把,点着后,掷人里面,烧得防守士兵哇哇乱叫。天亮之前,终于攻进里城。他们把林丹的亲属关在一处,问她们:“林丹父子哪去了?”她们不回答。扬古利命人抱来一堆柴草,对她们说:“如果再不讲,就全部烧死!”她们终于说:“林丹父子都从地下暗道,跑走了。”根据投降的将领交代说:“往西跑了。”
  建州军马开进察哈尔城,认真清查府库,安抚降民。共俘获察哈尔士兵近万人,得盔甲数千副,缴各种兵器一万余件,马匹、牛、羊一万余头。皇太极派降兵、降将带路,亲自率领一千兵马,追赶林丹父子。先赶至敖木伦寨,又攻进察哈尔所属多罗特部落。皇太极兵马过西喇木伦河,越兴安岭,又进至都勒河。林丹“星夜西遁”,最后窜至青海大草滩,患痘症而死。
  随着林丹的走死,察哈尔部被建州吞并。接着,漠南蒙古西部的鄂尔多斯部、土默特部等也相继降附建州努尔哈赤。自此而后,明朝失去北面屏障,边事越发不可收拾。
  在征抚漠南蒙古过程中,努尔哈赤的一个大手段是:不仅利用蒙古诸部部落长之间的矛盾,而且利用各部内首领之间的内江,采取不同策略,加以区别对待,从而一个首领一个首领地、一个部落一个部落地降服。漠南蒙古降顺建州后,进“九白之贡”(白马八匹,白骆驼一匹),表示臣服。努尔哈赤收服漠南蒙古以后,不仅安定了后方,并打通从西北进人中原的道路,改变建州与明朝的力量对比,占领更为广阔的地域,拥有更为雄厚的兵源,在战场上取得较为优势的地位。

  
126在线阅读网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建议我们 | 网站地图 | | 诗词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