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我的奋斗--希特勒自传

十二章民族社会主义

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我的奋斗--希特勒自传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我的奋斗--希特勒自传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我现在来叙述我党发展的初期,并且再来简略的叙述一下和它相关的事件,我决计不想来涉及本党的理想目的。

  因为,如果把本党的目的来一一说明,那就得要占去了一册的篇幅了。

  因此我想在下编中来详细的谈论一下本党的党纲,决定党纲的原则,并且再就我们的见解去说明“国家”这个名词的意义。

  我这里所说的“我们”是指几十万的群众而盲,他们的希望,大都是相同,不过他们苦于不能说出他们的意思而已。

  在一切重大的改革之中,起初都是由一个人勇往直前的来作战士,而在后面附从的人那就有了不知亿万,这确是一件大注意的事。

  这种改革的目的.潜伏在数十万人的心坎中,经过了几百年,方才有人崛起而宣布这一致的要求,自己来担任领袖,促其实现。

  现在,群众们的愤懑,就足可以证明了他们的心目中都具有的彻底改革现状的势望;有许多人厌恶着选举,还有极端的疯狂般的左倾的人,也可以作为佐证;他们就是新运动所第一应该顾到的。

  我们要恢复我民族的政治力势力,第一个重要问题,便是应该先恢复我民族自卫的欲望。

  经验告诉我们,对外政策的建立,以及国家强弱的判别,根据于现有的军备者少,而根据于民族的显著或是潜蓄的抵抗力者多。

  因为同盟条约,是人所缔结的。

  因此像世人都认为英国人的指挥和精神,很是果敢坚毅,那么我们仍钭把英国民族看成是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同盟者了。

  因为他们一经奋斗。

  就立刻决定殚精竭力,不惜时间和牺牲,来达到他们所期望的最后的胜利。

  从这地方,就可以见到一国的军备,不必随时和他国成了任何样的比例。

  要把德国的目的自治国家的新运动再建立起来,必须要集中力量。博取群众的拥护。

  我们所说明“民族资产阶级”是丝毫没有希望,而且很缺乏爱护民族的热忱.凡是对内对外的强有力的民族政策,无疑的,必定要受到他们所对。

  德国的资产阶级,他们很是愚昧无知,在自由解放之前,曾用消极抵抗的态度去反对毕士麦;因为他们素以怯懦著名,所有我们也不用去怕他们有了那样的积极的反对。

  但是,就国内一般具有国际同情的群众而论,那情形又不同了。

  不但是他们的本性倾向于暴横的观念,就是做他们领袖的犹太人,也是愈来愈残暴了。

  除此以外,凡是一种运动,出于自卫机的,必定要被些背叛民族的党魁所反对仇视。

  如果日耳曼民族要恢复过去的地位,必要首先来制裁这辈祸国的罪魁,在钭来的法庭之中对于一九一八年十一月的事件,将不再作为通常的国事犯来审判,而作为背判民族的罪来审判。

  因此,不论是那样的恢复德国的独立的思想,必定和恢复我民族的坚强的意志有着不可分离的关系的。

  在一九一九年的时候,我们已经看清楚了新运动的主要目的,就是必须唤醒群众的民族观念。

  从策略上说,有下面的许多要求,由此发生。

  (一)要使民族运动能够吸引群众,就应当不惜任何重大的社会牺牲。

  但是,运动的目的,既在为德国民族而唤醒德国的工人,那么当民族生活的维持和独立还不曾受到威协的时候,经济牺牲性,自然还不曾到了必要的时候。

  (二)要使群众民族化,那决不能去用敷衍的手段或是客观的和平表示所能成功的;唯有毅然决然地把全力集中在这种目际上。

  大多数的民众他们并不是大学教授或是外交家。

  一个凡是要想得到民从的拥护必须知道用那一种的秘锁,才可以去启发民从的心灵。

  此种秘锁,并不是一客观的力量,而是一种决心和毅力。

  (三)如果我们为了的目的,积极的指挥着政治斗争同时再努力于消灭敌人,则我们必定能够获得群众,这是毫无疑义的。

  群众不过是自然的一部分;如果去和那目的显然相反的人握手言欢,这决不是群众所能懂得的。

  他们只知道强胜弱败而已。

  (四)如果要把某一阶级列入于民族的全体,或是纳进国家,这方法并不在贬抑上等阶级,而他在提高下等阶级。

  但是担负这种责任的,那决不是上等阶级,而是正在争取平等权的那个阶级。

  现在的中等阶级,他们能得参与国事,这并不是赁藉了贵族的帮助,是靠着他们自身的实力,以及他们领袖的领导。

  要使现在的工人,去接近民族主义的国民团体,其中最大的障碍,并不是阶级的利益,而是国际领袖的态度,因为这辈的国际领袖,他们是仇视着民族和祖国的。

  那些工会对于政治和民族,如果是具有狂热的民族观念的话。那么工人会可以使无效的工人一变而为民族中的最优良的分子,并且和各处纯粹的经济斗争,完全是没有关系的。

  倘使一种运动,要使德国的工人倾向于自己的民族,并且对疯狂的国际主义,加以鄙弃,那么,必须切实反对那些大雇主所取的态度,因为雇主把民族的意义,认为就是雇工在经济方面应该屈伏于雇主之下的。

  如果工人不尊重公共的幸福,不维持民族的经济,只知靠着他自己的强力,横肆要挟,那么他对于民族所犯的罪,实不下于雇主以残栈的剥削手段,去蹂躏民族的劳动力,从他们的汗血中去榨取厚利。

  因此这个新兴运动的同志的来源,第一便是工人团体这种运动的任务,是在使工人们脱离遇妄的国际主义,从贫困的社会之中使他们解放出来,从不他们低落的文化这中把他们知识增高起来,且能在团结完善、和充满丁族感情及热望的社会中去成为一种主要的分子。

  实在,我们的目的,并不愿意在民族的壁累之中欣起了变动,而是要使反民族派的人员改变了他们的态度,我来信奉我们的主张。

  整个运动的方针,对于这原则是极关重要的。

  这种一贯而明显的态度,必须要表现于史党的宣传之中(这态度是宣传者必须具有的;宣传的内容与方式,必定要能够感动群众,并且再观察其实际的成绩是怎样,那才可以测验这种宣传的是否正确。

  在群众的大会之中,效力比较最大的是演说,这演说并不在能感动知识分子,而是在能投合群众的意思。

  要使政治达到改革运动的目的,我们决不能单由苦心劝导。或是感化当局的方法便并能到目的的。

  唯一的方法,便在夺取政权。

  然而,仅仅把政局,变动了一下,因而便取得了行政权,这是仍能认这种“苦跌打”(Coupd’etat)为成功的。

  必定要革命根本目的和意志完全已经实现;而且为民族所造的福利较旧时代使大家所享受的为多。

  一九一八年的秋季像盗匪行为的德国的革命暴动,根本不足以语比。

  但是假如夺取政权,是实现改革的前提,那么把改革作为目的的运动,在开始的时候便当为民众运动,而非文人的茶话会和游艺会.

  这个新兴的运动,在本质和组织上虽对义会加以反对,但是,在原则以及和党的组织上,便否认取决于多数的任何的原理,这个原理的含义,谓领袖如果是仅仅维持秩序和执行他人的命令和意见,那是对于他的身价有损的。

  依照了新运动的主张,不论事件的大小,领袖是具有绝对的威权,并且还负有完全的责任的。

  把这种原则去贯彻于全党,并全再推行于一国,那就是新运动主要任务的一种。

  最后这种运动,它认为它的任务并不在恢复那—种特殊形式的政府而去反对其他的政府,它是在创立民主政权和君主政体所依着维持的基本原则。

  它的使命,并不在建立一个君主政体,或是一个民主政体,而是在创立一个日耳曼的国家。

  这种运动的内部组织,并不是一个原则上的问题,而是一个是否便利的问题。

  最优良的组织,必须使领袖和党员间的隔阂尽量的减少,因为组织的使命,是要把一个确定的理想这种理想,是常在一般人的脑中造的——输入民众的脑海中而促其实现,在党员增加的时候.必须要成立支部;这支部便是将来政治团体中各地的细胞组织。

  这各运动的内部组织,应当依照下列的纲领;

  首先把全部的工作集中于慕尼黑一地。

  训练忠实党员,并建立一学校,以便为这种理想作将来的宣传。

  把现在在这里所得的显著成功,作为将来取得必要威权的手段。

  在慕尼黑中央领袖的权威已经得到了绝对的公认之后,于是再来成立地方的支部。

  做领袖所需要的资望,不但是意志,并且是才能,由才能所生出的力量,较之由纯粹的天才所生出的力量更为重大才能意志和坚忍三件事完全集于一个人身上,这人便是最良好的领袖。

  一种运动的将来,是有赖于从事运动者的狂热(甚至是偏激).他们把这运动当作唯一的正当的运动,极端反对那性质相似的其他的组织。”

  如果说,一种运动和他种运动联合起来,便可以增加力量,这实在是一个极大的错误,(虽然这种运动的目的也许是相似。)我向来承认运动数量的增加,便是范围的扩大,但是,那些浅见的入,在他们的眼中看起来,以为就是势力的增强;其实,徒使这运动的本身。孕育着衰弱的种子。

  凡是一种理想所寄托的无论什么组织,它的伟大.就是在于他的宗教狂热和那能容忍的固执的精神,他们攻击其他的组织,坚信着人家都是不对的只有我是的。

  如果理想的本身合理,并且以这种武器,那众。这理想,奋斗于世界之上,必定是所向无敌的。凡把压迫加之于这种组织.那是恰好使其内部的实力增加。

  基督教的伟大,并不在于委曲求全而使教义和古代类似的哲学思想相调和,是在于他们对于本身的教义,努力于坚决和狂热的宣传到及辩护本党的同志加于民族敌人的一切仇视以及这种仇视的表现用不到惊奇看作这是平常而当然的事。

  因为谎言和诽滂根本和这种仇视的表现是不能分离的。

  不论是那一个,凡是不受犹太报纸的攻击、诽谤和污陷的,那么这人便不是真正的日耳曼人,不是真正的民族社会主义的信徒。

  欲判断他的意见的价值,信念的确否,以及意志的强弱,完全可以用我们民族社会主义的信徒。

  欲判断他的意见人价值,信念的确否,以及意志的强弱,完全可以用我们民族的公敌对他所示的仇恨来做最适当的标准。

  我党必须竭力从种方面去提倡尊重人格,并且还须牢记着下列的各点:人类的一切价值,完全是万之于人格之中;每一个理想,每一件事的成功,便是一个人的创造的结果;崇拜伟大,不仅是对于伟大的羡慕而已,而且是团结一切羡慕伟大者的连锁。

  实在,人格是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代替的。

  我党运动的初期,因为声名未著,所以常常被人忽视,因此曾感受县极大阻难,能否成功,便成为极可疑的问题了。

  凡是一切有牵涉我们的事,民众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在慕尼黑,除了少数的党员和共极少数的熟人以外,竞没有人知道了我党名称。

  因此,要扩充这一个小小的集团,吸收新的党员,使我党的名称传闻于世上,就成当时的要务了。

  为这缘故,我们便每月开会一次,后来每两星期开会一次。

  开会的通知书,一部份是用打字机印成的,一部份是用手抄写的。

  我记和有一天我亲送出去的通知书有八十份之多,当晚,我们就告候着群众的莅临。

  把开会时间延迟了一小时以后,出席者还仅仅只有七八人;于是主席宣布开会。

  但是开会以后也不会再有人继续的来到。

  于是我们几个穷人,大家来捐集一些微款,设法在当时独立的慕尼黑观察报(Munchener Beobachter)上刊登了一个通告开会的广告这一次竟获得了意外的成功.

  我们预先租好了一间屋于作为会场到七点钟的时候,出席者达一百十一人,于是立刻就宣布开会。

  先由一位慕尼黑的大学教授致词。

  次由我来演讲,我演讲历时三十分钟。

  我久已自己感觉到有讲演的天才,不过不敢确定,这一次便证明了。

  在三十分钟之后,这一产小厅中的听从,经了我的激动,大家极为兴奋,仿佛是受到了电流般的,竟会因了我的演词而使他们自愿的来捐助三百万马克,作为会中的一切费用,这件事实在使我的心中大为安慰。

  在当时,我党的主席哈勒先生(Heer Harrer),他原本是一位新闻记者。

  此人常识渊博,但是,可惜缺乏做党魁的能力。

  他不能来向群众和为讲演,他的工作虽然确切谨慎,但是因为缺乏说话的天才,所以没有特别动人的力量。

  安顿·德莱克士勒先生(Heer Anton Drexer)在当时是慕尼黑地方支部的主席,他仅仅一位工人,既不是演说家,又不是军人。

  而且他从来不会在战场上服役过,他除了生性优柔寡断之外,又不曾受过刚毅果敢的训练,因此,他们两人,对于不论那一种的运动都不能使人发生狂热的信仰获得成功。

  我本人在当时仍旧是一个军人.

  凡是一种运动,它所标榜的目的,如果是在博取群众的拥护,那么欺骗民族的马克斯派,必定对它有所仇视,因为群众向来不去听命于国际马克斯主义和犹太交易所的许多党派。“德国工人党”之名称,它的本身就是富有刺激性的;

  一九一九年整个的冬季,我们的奋斗,就是在巩固新运动制胜力的信仰,并且使之成为狂热而有移山的力量。

  在达好埃儿街(Dachuerstrasse)“德意志”(Deutsehes Reich)大厦的聚会,又证明了我的主张是不错的。

  当时出席的人数,已经超过了二百,我们在经济上的以及和民众方面的成功,那是十分光荣的。

  十四天后,到会者的人数已经超过了四百人了。

  我们这个新兴的党所规定的党纲中,不用“民意”(Volkisch)一词,这是很有理由的。

  因为这一个字的概念漫无限制那种表示,不能作为任何运动的基础;而且对于这一个名词所隶属的人,也是没有一定的标准。

  因为概念在实际上是模糊,而很难确定的而且解释纷歧意义广泛,被人滥用,是有着很大的可能性的。

  如果把这种含糊不定解释纷歧的概念用之于政治斗争,那么势必破二了斗争中有着共同的目团体。

  所以要达到这种目的,决不能任务人去自行决定其志愿和信仰的。

  我郑重地来警告,这个新运动不要坠入敢所谓“静默工人”的陷阱中。

  他们不但是懦弱卑劣,并且还无能懒惰。

  一个人能够十分明白一件事的危机和捕救方法的,他们责任并不在“默然”着去工作,而在公然的铲除罪恶力谋捕救。

  如要他在这方面遭到了失察,他便是一个不幸的疏忽职责的弱者;这并不是由于懦弱,却是由于懒惰和无能。

  这大多数的:“静默工人”通常所做的事真使人莫名其妙。

  他们既是毫无能力了,但是还要用饰词来欺世人;他们既是懒惰不堪了,但是,还要自夸从前的静默工作,使人认为他们是十分勤奋的。

  总而言之,他们的欺世盗名实在是政治上的投机份子,而且还仇视他诚实的工作。

  不论任何的煽支家。他如果有勇气在酒店中和他的敌人对抗,毅然的为自己的意见申辩,那么,仅仅这一个人的影响已经胜过一千个鬼鬼崇崇而狡猾的伪君子了。

  在一九二○年初,我就坚持着要举行第一次的群众大会。

  在那时我们党中的主席哈勒先生不赞成我所定下的时间;他就自动辞职了,于是由安顿·德莱克士勒先生(Herr Anton Derxler)继任。

  我自己则担任宣传工作,努力进行。

  第一次的群众大会,我们定于一九二○年二月二十四日举行,当时我党还不大著名,我乃亲自安排一切。

  我们选定了一种红色,因为这种颜色最能惹人的注意,并且还能使敌人受到一种刺激,给他们一个深刻的印象。

  七点半钟开会,在七点十五分钟的时候,我走进慕尼黑卜拉茨尔(Platzl)的霍夫布洛伊大厦(Hoftlauhous)的礼堂,真是快乐得心花怒放。

  在礼堂(当时我对这礼堂觉得很大)中拥挤不堪,容有近二千人的听众。

  第一个演说者说毕了,就接着起来演说。

  在几分钟之后有一部分听众对我鼓噪,礼堂中当场发生了骚动;少数的武装同志和其他的党员起而加以制止,并设法使秩序恢复。

  于是,我乃继续的进演,在半小时之后,喝彩的声音,已压倒了喧嚷和叫骂的声音了最后,我把二十五条逐条的解释礼堂中在我前面的群众,已经一致的新觉悟、新信仰和新意志了。

  热情燃起了烈火,烈火炼出了宝剑,决心为德国的西格弗里特瑶(Germanic Siegbried)恢复自由,并且为日耳曼民族恢复生命。

  在下编中我将把决定党纲的原则来详为叙述一下。

  那班所谓知识阶级的人,他们吹毛求疵曾经给我们以讪笑和揶擒。

  但是,我党党纲的成效,就已充分证明了我们在那时的见解是正确的。

126在线阅读网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建议我们 | 网站地图 | | 诗词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