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努尔哈赤

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努尔哈赤

五、龙虎将军,大明二品官

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努尔哈赤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努尔哈赤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努尔哈赤在古勒山之战以前,建州的统一战争已经基本上完成了,只剩下长白山部的朱舍里和纳殷两部地区了。由于古勒山战役的全面胜利,努尔哈赤的兵势大盛。他首先决定扫除残部,完成建州的统一事业。明朝万历十九年十月,即古勒山之战胜利结束四个月之后,努尔哈赤亲率大军,一举收服了朱舍里部。十一月,努尔哈赤派大将额亦都作元帅,大将译登巴尔、安费扬古等,率领兵马五千人,攻下纳殷部首城佛多和山,活捉该部部长搜稳、寨克什等。从此,努尔哈赤被众部誉为王子。
  努尔哈赤虽然已经建国称汗,“自中称王”,但是对待明朝皇帝仍然以建州首领的身份出现。所谓建州国、女真国等称谓只对内使用,不对明廷使用。凡是有要事,明廷派使臣前去宣谕,努尔哈赤作为朝廷所封授的边臣,仍然恭谨从命。
  从万历十七年(1589年)九月,努尔哈赤接受明廷敕命,晋升为都督金事以后,他借明廷的威望,抬高自己,逐步增强了势力,扩大了影响。在古勒山之战以后,他的声誉更大了,建州以东的女真各部首领或自动前来归附,或相继被他征服了。于是女真社会出现了明显的归一趋势。明廷鉴于努尔哈赤忠顺,守边劳苦有功,并在古勒山战役中杀死了北关叶赫部大部长布寨,决定晋升努尔哈赤为龙虎将军,位居散阶正二品加授官。
  精于韬晦之术的努尔哈赤深知,要实现统一女真各部的目标,必须避开明廷的军事干涉,创造一个有利于自己的环境,因此努尔哈赤除了对建州内部加强统治以外,对于明廷继续采取忠顺守边,称臣纳贡的方针。古勒山之战以后,他与出身汉族的军师张一化,多次运筹于帷幄之中,决定用进京朝贡的方式,求得明朝皇帝的进一步信任,遂商量贡品的种类与数量,派专人去女真各地采购。
  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春天,经过近半年的准备工作,一支进京朝贡的队伍组成了。努尔哈赤让汉人出身的洛寒,担任向导;由费英东为队长,选拔了五十名武功比较好的侍卫,作为警卫。贡品有虎皮十张,豹皮十张,熊掌十对,鹿皮三十张,黑貂皮二十张,人参二百斤,名马二十匹,珍珠五十斤,还有大量的榛子、松子、干蘑菇等。努尔哈赤又向张一化请教了有关礼节的一些知识,便起程上路。
  众人一路奔波,无非是晓行夜宿,这都不表。这一日,贡队人马终于见到那巍峨高耸的城楼——被誉为天下第一关的山海关。那绵延万里的长城,像一条巨龙,横卧在华夏大地上。这龙头便是那为世人瞩目的山海关。努尔哈赤站在关前,不禁遐思悠悠。千百年来,关外有多少人觊觎着中原大地,但是在这“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雄关面前,只能望关兴叹,无能为力。今天,俺努尔哈赤进关,是带着“贡品”才能进去;有朝一日,俺一定用枪刀、用战马冲破这天下第一雄关,与明王朝在中原逐鹿,并让鹿死俺手。俺一定要主宰中原大地,俺一定能够主宰中原大地!
  过了山海关,距离京城很近,不仅路好走,也很安全了。努尔哈赤贪婪地观赏着关内的景色,以至行人的衣着、言谈笑语,对他都有无限的吸引力与新奇感受。这时候,连一向憨厚朴实、不多言语的费英东也说道:“这皇帝老爷鼻子下面的地方,到底与那关外不同!”一句话引得大家笑起来。洛寒向大家说道:“这北京城是华夏民族历史最悠久的城市和古都之一。因地理位置重要而兴起,作为燕国都城蓟,最早见于西汉司马著的《史记》记载;辽称南京,为陪都;全国时正式建都,称中都;元朝时,称大都;明朝时又重新扩建,到永乐皇帝时才改为北京。在北京的西北军都山八达岭上,明朝皇帝建有八达岭关城,也就是居庸关北口,也是长城的重要隘口。那关城两侧,长城婉蜒起伏,城墙依山而筑,登高远望,不见尽头,气势雄伟。”
  努尔哈赤等一边走,一边听着洛寒的介绍,不知不觉便进了北京城。从街道的繁华景象,到屋舍的建筑特色,都使这群关外的女真人频频顾盼,目不暇接。同时,这支穿着富有特色的进贡队伍,也吸引了许多人竟相争睹。有好事者竟趋前询问:“你们是哪个族的?”“送什么宝贝给皇上的?”努尔哈赤听了,心里既兴奋,又感到自豪。自己小时候,因母亲去世的早,受后母的气,几乎在流浪中死去。后来借着佟家的财势,才立了根。为报“父祖之仇”,他身经百战,满身伤痕,简直九死一生!后来他一点一滴地壮大自己,一寨一部地吃掉敌人,终于强大起来。但是如何处理与明朝的关系?这严肃的课题摆在他努尔哈赤面前,也是他长久以来心目中的大事业成败的关键。一向老谋深算的努尔哈赤,终于决定作明朝官员,暗自发展势力的两面政策,从而避开了明朝皇帝的注意,顺利完成了对建州女真的统一。这是俺努尔哈赤的胜利!
  努尔哈赤走在京城大街上,让思想的野马在纵情驰骋,不知不觉间,他的进贡队伍已来到午门前。洛寒走来告诉他:“现在已过了上朝时间,有事可以去击那大鼓。”努尔哈赤走到那面大鼓前,拿起鼓槌:“咚、咚、咚………”,他一连敲了好几下。那守门的禁卫军过来问道:“为啥事击鼓?”努尔哈赤遂趋前答道:“俺是建州龙虎将军努尔哈赤,前来向皇上进贡。请替俺传报一下。”那禁卒又去向他的头目报告;小头目又向大头目报告;大头目又向更大的头目报告。……最后,终于将“建州龙虎将军努尔哈赤前来进贡”的消息,传到万历皇帝的耳里。原来那万历皇帝正与贵妃娘娘在调情呢。万历皇帝听了,不觉说道:“那建州乃不毛之地,女真人披鹿皮、吃兔子肉,穷得连裤子都没有的穿,有啥东西来贡的?”只见贵妃娘娘樱桃小口一撇,说:“亏你还是皇上,那女真人有珍珠、熊掌,特别是那黑貂皮,简直是价值连城。还有那人参,若是熬成汤,你天天喝两碗,力气准比现在要大十倍!”贵妃娘娘见下边跪着的太监捂着嘴巴笑,那下半截话儿就未说出来。
  那万历皇帝一听,才如梦方醒似的,说道:“对,对,对!寡人想起来了,是那么一回事,娘娘说得在理”,皇上对那传话的太监说:“那就让那——”,皇上又忘记名字了,下面跪着的太监反应快,接口说:“努尔——哈赤。”。皇上说:“就让那——哈赤把贡品送进来吧!”
  那太监急忙站起来,走到殿外台阶上,喊道:“传努尔哈赤——上殿!”下面一层层喊下去:“传努尔哈赤——上殿!”“传努尔哈赤——上殿!”……只见努尔哈赤手捧礼单,一步一个台阶,上了殿。到了太监站的地方,便跪了下来,一连嗑了几个头向万历皇帝施了君臣礼,说道:“建州龙虎将军努尔哈赤为感谢皇上天恩庇护,特敬献贡品,祝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努尔哈赤将礼单双手捧到齐眉,那太监接过礼单,睁开龙目看了一遍,遂递给贵妃娘娘。贵妃娘娘一见,忙伏在皇上耳边说道:“贡来的全是好东西!那珍珠和黑貂皮,全归俺了。其余的东西,俺一样不要!”皇上对努尔哈赤说:“你一路辛苦了。朕收下你的礼品,先赐你御酒五坛,宫菜二十碗。先到馆舍歇息,到京城玩耍玩耍,过几天,朕还要赏你呢!”那传话太监遂派一名小太监,领努尔哈赤去御库送交贡品。之后,再领着努尔哈赤去馆舍住下。那小太监刚走不一会儿,只听外面一声砲响,连珠串似的走进百十个人来,当先一位差官,骑了一匹白马,手中捧着黄绫的圣旨,口中高呼:“建州龙虎将军努尔哈赤接旨。”努尔哈赤听了,急忙摆了香案,面朝北,跪下来。那差官将“圣旨”展开,一字一顿地念道:“建州龙虎将军努尔哈赤为送贡品,千辛万苦而来,特赐御酒五坛,宫菜二十碗。以兹嘉奖。钦此。”努尔哈赤忙说:“遵旨!”一连磕了几个头,才爬起来。回头一看,真的是五坛御酒,一拉溜放在那里。还有一个大菜盒,他走到近前,揭去盖子一看,里面摆着二十碗鸡、鸭、鱼、肉等官菜。
  努尔哈赤高兴得心花怒放,赶忙喊来费英东、洛寒等,说道:“俺们也来尝尝皇上赏的御酒和宫菜!”他们又送两坛御酒给侍卫队员们去品尝。一夜无话,次日上午,努尔哈赤带着费英东、洛寒等,到城里玩了半天。中午,他们特地去饭店品尝了具有北京风味的菜肴。以后又到书店买了几十张地图,才回到馆舍休息。
  努尔哈赤与费英东、洛寒等,连续在北京城玩了五天,第六天中午,传令官来通知努尔哈赤:“建州龙虎将军到午门外接旨。”努尔哈赤听了,忙整理好衣冠,骑上马,往午门驰去。那传达圣旨的差官,一见努尔哈赤来到午门,遂张口喊道:“建州龙虎将军努尔哈赤接旨!”努尔哈赤急忙走上前。面对午门跪下来。那位差官朗声念道:“建州龙虎将军努尔哈赤为人宽厚,聪明能干,对朝廷赤胆忠心。十多年来如一日,守边认真,并能听从边境大臣指挥,又能团结女真各部。功勋卓著,难能可贵,又不辞劳苦,亲送贡品来京。其精神、品貌都是女真人的榜样。特赐给白银一千两,蟒缎五十匹,白绫五十匹。以兹奖励。钦此。”努尔哈赤忙说:“遵旨!”又连续磕了几个头,爬起来。对旁边一看,一堆白花花的银子,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白光。还有两堆蟒缎,白绫。努尔哈赤心里十分高兴,遂命费英东等,将皇上赏赐的这些东西装起来,驮在马背上,遂沿着来路,回佛阿拉去。
  这次朝贡回来之后不久,努尔哈赤就遇到了一个棘手的难题:“渭源事件”。万历二十三年(公元1595年)夏天,建州女真鸭绿江部的林喇梅的娘家侄儿林果雄,在一天夜里,带着一部分老百姓,越过鸭绿江,潜入朝鲜边民崔万里家,将其女儿崔善玉劫持出来。后被发现,两下殴斗,致伤人命。矛盾上升到两部落之间,林喇梅遂派人到佛阿拉送信,朝鲜边民崔万里也派人到平壤汇报,于是建州与朝鲜之间弩张箭拔,大有一触即发之势。
  因为这事发生在朝鲜边境的渭源地方,以后竟酿成了建州与朝鲜王国之间的所谓“渭源事件”。
  再说“渭源事件”发生不久,朝鲜王国竟于一天夜里,派遣军队五百人,过江偷袭了鸭绿江部。结果双方互有伤亡,只是林喇梅的父亲被朝鲜士兵杀死,造成了建州与朝鲜王国之间的所谓“渭源之仇”。努尔哈赤得到林喇梅送去的消息之后,准备借此机会,对朝鲜王国采取军事报复行动。朝鲜王国得到努尔哈赤将要出兵的消息,遂派遣使臣何世国,在代表国家与建州交涉的同时,要求明朝留驻朝鲜王国的练兵游击宣谕建州,不要与朝鲜王国为敌,不能将事态扩大。但是纠纷愈演愈烈,努尔哈赤积极调兵遣将,又广集兵匠,打造兵器。在建州与朝鲜王国之间的矛盾不可解的时候,万历二十四年(公元1596年),明廷派遣一位官员,朝鲜王国派遣两位官员,率领二百人,出使建州。
  就在这一年的二月初二日,明朝所派官员余希元等渡过鸭绿江,向建州进发。初五日,努尔哈赤派遣康古里,前去中途问安。又令张海、额驸何和理,统领骑兵三百,侍卫保护。张海等于道旁跪见“天朝”使臣,然后随行。余希元对张海说:“承蒙你们都督厚意,前来迎接。但是路途遥远,草料不便,兵马不必随行了。”张海领命撤去。初六日,努尔哈赤令人将率领轻骑六、七千人迎接于途。初七日,距建州都城阿佛拉三十里,努尔哈赤与弟舒尔哈齐率领骑兵三、四千前来迎接。见面时,余希元在马上举手相揖,下马赴宴,酒行三杯之后起程。又走了二、三里,有骑兵四、五千人排列道路左右。距都城十五里,又有步兵万人,列队相迎。进了阿佛拉,不仅分内外两城,还外加套城。外城周长十余里,有城门六处,内城周长二里多。内城架设木栅,栅内建楼阁三处,为努尔哈赤的住所。那房屋、楼阁都用青砖、青瓦建成。
  且说明朝使臣入城以后,努尔哈赤设下马宴,热情款待。酒宴中间,努尔哈赤说道:“俺保守天朝地界九百五十里,管事十三年不敢扰边,对于朝廷恭谨忠顺。俺与朝鲜王国本来没有衅端,朝鲜老百姓被日本浪人追赶到这里。俺将日本浪人打跑,对朝鲜人发给衣食,还送回朝鲜的满浦镇,俺努尔哈赤在学好人,做好事,十分明显。可是,去年的‘渭源事件’发生之后,本该结束,朝鲜王国却派兵偷袭俺鸭绿江部,杀俺许多人,这倒是他们的过失了。若是没有余老爷宣谕到此,俺与朝鲜王国的关系怎么能维持到今天?俺努尔哈赤素有名声,从来不贪财货,不耍手腕。恳请余老爷回去提本上奏皇上,知道俺努尔哈赤恭顺,俺的心愿也就满足了。”
  初八日,努尔哈赤与明朝使臣余希元坐在楼上,他对天发誓说:“俺管事十三年了,只有恭顺地对待朝廷,从来没有二心。俺前年还亲自送贡品到北京去,那贡品就准备了半年多。皇上亲口表扬咱,还赐‘御酒’和‘宫菜’,咱临回建州时,又发下圣旨,专门赏赐白银千两,莽缎、白统各五百匹。可见皇上对俺的信任。”随后又摆大宴请余希元。初九日,舒尔哈齐也恭请余希元到家里赴宴。
  由于明朝使臣余希元的调处,建州与朝鲜王国之间避免了一场战争,“渭源之仇”也只好不了了之。但是,明朝与朝鲜王国的使臣,已明显感觉到,这种欢迎仪式,与其讲庄严、隆重,不如说示威、炫耀。所以他们在回国时,朝鲜的两位使臣向余希元说:“如今的努尔哈赤已经咄咄逼人了。”


  

126在线阅读网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建议我们 | 网站地图 | | 诗词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