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中国元帅徐向前

10

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中国元帅徐向前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中国元帅徐向前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兵败五羊城。花县城下徐党代表施展“打狗的战术”。将计就计,巧取紫金城

  1927年12月11日凌晨,广州城内响起了枪声。沉睡的羊城,开始了新的一天。从此,中国革命的史书中,增添了光辉悲壮的一章。
  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广州起义,是中国共产党人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伟大壮举,是中国工农红军创立的开端。徐向前没有机会参加南昌起义,四处奔走找不见毛泽东,因此也没赶上秋收起义。广州起义他赶上了,却率领着一群赤手空拳的工人。他和党代表阿陈,挥着全联队仅有的两支手枪,冲向警察局。敌人一个班还在睡梦中,被他们缴了械。徐向前的队伍有了十多支枪,他们又奔向另一个预定的目标——军火仓库。边前进,边缴获武器装备自己,到东方发亮,第六联队全部武装起来。
  队员们喜气洋洋,每人都有了条枪,徐向前心中感到安慰和高兴。至于各路的行动情况,他当时不了解,后来才清楚,整个战斗是兵分三路:东路是教导团第二营由叶挺亲自指挥,乘坐汽车扑向沙河镇、燕塘,解决了步兵团、炮兵团的团部后,迅速回师黄华路,攻击造币厂和文德路上的敌十二师后方留守处。北路,教导团的第三营,攻占观音山和省公署。中路,由徐光英指挥教导团第一营和工人赤卫队一个联队,攻击东校场、广九车站和公安局。起义军警卫团首先逮捕处决了反共分子、参谋长唐继元和两名极端反动的连长,然后攻打第四军司令部和军械仓库。参加起义的黄埔军校特务营,在内部处决了反动军官后,从黄埔港乘船过江,去攻占鱼珠炮台。
  各路工人赤卫队,和徐向前所在的第六联队一样,先是夺取军械库的武器装备自己,而后配合起义军的教导团、警卫团和黄埔军校特务营进行战斗。
  起义军攻占观音山下的公安局后,军事委员会开始在这里办公、发布号令。广州城内的工人赤卫队改编为工农红军第一军;海陆丰农民军为工农红军第二军;教导团、警卫团编为第三军。叶挺任工农红军总指挥。
  广州苏维埃政府宣告正式成立。周文雍亲书“广州苏维埃”五个大字横幅,悬挂在政府办公楼前。大街小巷,贴出了苏维埃政府宣言、布告。镰刀、斧头、红旗,在起义军和工人赤卫队占领地区随风飘扬。广州城,一夜之间换了人间;五羊城,一夜之内,变成了工人、农民和革命军人的天下。
  徐向前和他的第六联队,浸透在欢庆的气氛中。党代表阿陈和徐向前差不多年龄的人,他变得像孩子似的欢乐。他五音不全,唱歌像哭叫,却仍在不停地唱着《国际歌》。一些工人赤卫队员,用广东方言、手势,向徐向前比式着啊啊说叫。徐向前听不大懂他们说些什么,从情绪上看得出是高兴,是欢笑。有个赤卫队员,走到徐向前近前,轻声地用普通话问:“队长啊,反动猪仔统统消灭了?”
  “嗯,嗯。”徐向前正在清点武器,随便应着。
  “反动猪仔再不来了?”
  这么一问,使徐向前积压心中的问号,越来越放火。他不了解全局,只看着局部。眼前就这么些队伍,有些人刚得到枪还不会用,万一敌人反扑上来,枪对枪激战,这支队伍肯定是难以指挥的。他这个人,向来是说话不多,可是考虑问题爱往深处去。为使这支工人武装真正成为军队,他和党代表阿陈商量着,选了20多名当过兵的、胆大机智的队员,成立了一个特务排;又把一些年纪稍大、身体不大好的人,编成运输队,准备照护伤病员和担任运输任务。其余的人按班排的编制,整编起来。
  12月12日中午,第六联队正吃饭,从指挥部传来命令,要他们跑步去观音山,配合起义军第三军作战。任务来得这么急,徐向前没料到。他只想到可能会有战斗,却不知道一场恶战临头了。
  原来,蒋介石得知广州发生暴乱,火急发电报给广东各派军阀,要他们“捐弃前嫌扫平共乱”。与此同时,蒋介石还勾结美、英、法、日帝国主义势力,共同来扑灭革命力量。张发奎、黄琪翔、朱晖日等反动军阀,纠集第五军、新编第二师等部向广州城反扑。“江大号”、“宝壁号”军舰炮轰长堤。英国军舰“摩轩号”、“莫丽翁号”和美国军舰“沙克拉号”,都派出陆战队准备登岸广州;日本海军陆战队以救援医院中的日侨为借口,首先从西堤强行登岸。帝国主义国家驻广州的领事团紧急举行会议决定,英军调水兵2000人,法军调水兵400人,日军调水兵300人,共守沙面。
  一场革命与反革命的血战,在广州城展开。
  起义军各部队和工人赤卫队,全部投入了战斗。观音山一带,是交战的主战场。国民党军新编第二师从江门驰援到广州后,在军舰的掩护下,向观音山发动攻击。徐向前率领的工人赤卫队,开始是运输弹药,把弹药箱扛上阵地,参加了守卫战。
  观音山这美丽的游览区,被炮火、浓烟吞没。手持步枪、手榴弹的起义军,与反革命军的机枪、大炮对抗。中午,徐向前正教一名不会放枪的战士射击、压子弹,听见有人呼喊:“党代表负伤!……”
  徐向前飞跑过去。只见几名赤卫队员围在墙根下,有人手忙脚乱,给党代表阿陈包扎伤口:有人蹲在地上伤心落泪。生命微弱的阿陈,看见徐向前跑来,抓住他的手,喃喃地说:
  “我……不……行了……”
  “不要紧,不要紧!”徐向前攥住阿陈的手,安慰着,“你会好的,会……”
  “……你们……继续战斗……守住……阵地……”阿陈看了看大家,闭上眼。呼吸急促。
  只见他头部胸口都是鲜血。包扎的人急得乱转转找不着伤口。徐向前叫人把伤者衣扣解开,看看伤在何处。衣扣没解开,阿陈便停止了呼吸。
  许多年后,徐向前和笔者谈广州起义,还一往深情地说:
  阿陈是他的第一位党代表,也算是政委。他那种工人阶级特有的品德、英勇的气概、坚强的意志,使他终生难忘!
  敌人进攻加紧,战斗越来越激烈。党代表牺牲后,队伍中一些人更加发慌。徐向前继续指挥苦战,他稳住特务排在身边,不时鼓动大家说:“我们的援兵马上就来了!”这话只是随口说说,他也不知道援军在那里。他更搞不清敌人兵力多少,总怀着胜利的希望。
  枪声、炮声不绝。敌人的冲锋,一次次被打退。昨天还是不会放枪的工人,今天在阵地上和敌人的正规军作战,而且打退他们多次进攻。徐向前认为,这简直是战争史上的奇观。他对这种奇妙的战斗力,感到不解,却深深觉得工人的可敬可爱。
  天快黑了,四处枪声稀疏,远远传来炮声。全城战况如何,徐向前不清楚,只接到过一个命令:“不准退,坚决守住阵地!”
  身旁有人负伤在呻吟,伤员却不知往哪里送。有的战士叫唤起来,说是肚子饿,要吃饭;有人叽叽哇哇骂,广东话骂些什么,徐向前听不懂,他也不想听懂。
  一个小队长跑近说:“队长,人都快没了,下命令撤退吧!”
  徐向前说:“不行!”他声音严厉又坚定。
  “子弹快打光哩!”有人大叫。
  “坚持住!”徐向前回答。
  徐向前经过黄埔军校严格训练,又在战场上滚过,懂得军令如山。他指挥着这支队伍守卫着观音山的阵地。
  广州起义由于敌人强大,英国帝国主义的军舰参战,起义军寡不敌众,总指挥张太雷牺牲后,部队遂失去指挥。徐向前所在阵地上的人越来越少,有的牺牲,有人说去找饭吃,一去不返。他几次派人去指挥部联络,也不见消息。
  天黑,徐向前一个人跑到公安局指挥部,这里已空空无人。等了一会儿,跑来一个同志,听说他等命令,就说:“老兄你还在这里等什么,指挥部已经撤退了,快到黄花岗去集合。”
  徐向前这才算接到“命令”,跑回观音山阵地,叫上最后几名战友,一路呼喊着“到黄花岗集合”,在密集的枪声中,向黄花岗方向奔跑。
  广州起义失败了。一部分起义军撤到广州城北花县。这里是太平天国农民革命领袖洪秀全的故乡。12月16日,起义部队一些领导骨干在县立第一小学举行了紧急会议,徐向前作为赤卫队的领导人之一参加了会。会上首先讨论了队伍整编问题,提出将从广州撤出的一千四百多人改编为一个师。
  编为一个师,大家都同意。称几师呢?没有上级来任命,而且没去一个上级机关和高一层领导者。会场上就像给一个新出生的孩子起名一样,议论纷纷:
  “一师的番号有了,在北江,”有人说,“是朱德从南昌下来的。我们叫二师怎么样?”
  “二师的番号也有了,”有人接上说,“听说在海陆丰嘛!”
  “我们叫三师也不行,”有人说,“听说琼崖游击队编成三师了!”
  大家数来数去,四师的番号就变成自己的了。于是,经过民主推选,叶镛为师长,袁裕(国平)为党代表,唐澍为师党委书记,王侃如为政治部主任。全师下属三个团:十团、十一团、十二团。
  徐向前被推任为红四师第十团党代表。
  向哪里走呢?大家又议论起来。一致认为,花县距离广州很近,不是久留之地。新师长提议,最好去北江找红一师会合。
  大家同意,只是不知红一师具体方位,便派出人去侦察。部队暂时在此休整几日,再决定下一步走向哪里。
  花县一带的地主豪绅,趁机兴风作浪,驱使民团,每天围攻红四师,呼叫着,放冷枪,闹得红军战士日夜不安。派出部队去打,他们跑了,过一会儿又转回来。部队人心惶惶,吃饭、睡觉都不得安宁。徐向前向叶镛师长说:“讨嫌的民团,非要狠狠教训它一下不可。”叶镛知道徐向前有实战经验,命令说:“你带部队去打。”徐向前带领一个连,出了花县城。
  正巧,一群民团又围攻上来,徐向前向战士们说:“追!对付这群东西,要像打狗一样,一步不退,猛追!”说罢,带头冲向前去。
  民团惊慌而逃。徐向前率领战士一直追到城郊象山脚下。
  在这里,徐向前和程子华相遇了。程子华是山西解县人,和徐向前算是老乡,1922年考入太原山西国民师范,是晚徐向前三年的校友;1926年底考入武汉分校,编在第二大队第八队,后随分校编入军官教导团来到广州,参加了武装起义。在武汉军校,徐向前和程子华虽有一面之识,事过两年,已认不出来了。程子华却记得这位队长。见面叙说之后,程子华说:“民团太讨嫌,像疯狗一样,比正规部队都难打。”
  徐向前说:“你就用打狗的办法打它!”
  大家以为这位党代表说玩笑话。徐向前却又认真地解释说:“你们在乡下,没见过讨饭的人打狗嘛!有的人拿个棍,边打边退,那狗总是追咬不放。也有的人举着棍子,迎上去,追着狗打,狗就逃跑了。”一番“打狗”的通俗比喻,把程子华和战士们说开了窍。
  傍晚,民团又来进攻,红军战士穷追猛打,终于把疯狗似的民团治服了。两天之后,当红军从花县出发,沿着去从化、龙门到紫金的山路行军时,一些村庄的民团,不但不敢再扰乱,还在村边插上木牌,写着“欢迎来境,欢迎过境”的大字。从此,在红四师中传颂着徐向前的“打狗战术”。
  国民党反动派在广州城大搜捕,大屠杀。反动派像患了“恐红症”,搜到哪家有一条红布、一块红绸子,就抓人;穿红衣裳的新娘子,也被怀疑为共产党,五天之内就杀捕了七千多人。显然花县不好继续呆下去,经过师团干部会议决定,红四师奔向东江。
  新生的红四师,从失败的战场走下来。年轻的师长叶镛才20岁。他虽然住过黄埔军校第三期,在中央独立师和第四军教导团任过连长、营长,可是一下子指挥三个团,实在吃力。每天吃不好,睡不好。经和党代表等同志商量,行军路上决定了一项人选:调徐向前为师参谋长。
  徐向前到任后,嘴上说他难负重任,干上几天,他的组织才能,参谋的一系列工作成绩,便杰出地显露出来。叶镛从心里高兴,这位参谋长选对了。
  红四师走走停停,经过十多个日夜,来到了紫金县境。
  紫金县,是罗浮山脉东侧的一个小县。人口不多,城市不大,骑上马一鞭子就跑遍全城。可是小城却出名。当年国民革命军东征,周恩来到过紫金城;彭湃在东江发动农民闹革命,到过紫金县。1923年春天,紫金县就开始办农会。1927年“4.12”蒋介石发动反革命政变后,共产党人在紫金领导了著名的“4.26”暴动,攻下紫金城,活捉了伪县长。从那以后,国民党广东的军政界,都把紫金县城看成一个不可轻视的地区。因此,现任的县长邱国忠,是国民党军中的一位少将。
  徐向前出任师参谋长后,立下的第一个战功,就是不放一枪,便把少将县长邱国忠活捉。经过是这样的:
  那天,徐向前随先头部队进入紫金县城附近黄花村,正考虑攻打紫金城,侦察排黄排长跑来报告说,从紫金城里出来个侦探,把我们当成从广州来的“援兵”了。徐向前一听好高兴,忙叫黄排长把侦探放回城去,就说我们是援军,明早入城,请邱县长在城西门外与官长见面。黄排长按照徐向前参谋长讲的话,转告了侦探,最后还神气十足地说:“告诉你们县长,我们师长脾气大,在黄埔军校时任过蒋校长的秘书,他要发起火来,那就……”说半句留半句,侦探明白了,连连点头,飞奔回城去了。
  夜晚,徐向前和师长叶镛研究了两个方案:“第一,真是城里敌人误认为我们是“援军”,必出城迎接,我们将计就计,把迎接的人活捉,作为人质与守城敌军谈判,要他们交出武器,打开城门;第二,敌人不出城迎接,突然攻城,武力解决。
  兵临城下,却不发起战斗,红军的干部,战士心中不解。侦察排黄排长虽然按徐参谋长的吩咐办了,城里敌人会不会上勾呢?他和侦察排,作好了突击登城的准备。一路从花县走来,黄排长随着参谋长活动,亲眼看见他足智多谋,善于应付突发情况,心里充满着胜利的信心。
  第二天天刚亮,红四师先头部队出动了。徐向前参谋长紧紧跟随着尖兵连前进。他也担心敌人不会上当,一夜未曾睡好,快到城西门,侦察排回来报告:城门大开,一些人列队在城外迎接,看样子是些官儿。徐向前一面飞快往前走,一面告诉侦察员,按第一方案执行。没等命令传下去,黄排长当机立断,一声令下,把列队迎接的大小官员,全部活捉了。其中有伪县长邱国忠和县政府的各部要人。这个从前的少将,屠杀了许多革命者的刽子手,当了俘虏,方知不是“援军”,而是红军到了。
  红四师不放一枪,占领了紫金城。城里少数守敌正在睡梦中,被缴了械。徐向前进城后,亲自和邱国忠谈话,要他命令城南龙窝镇驻扎的自卫队投降。邱国忠死硬不答应。徐向前当即命令侦察排,把邱国忠反绑双手,给他披上件黑大氅,架在马上,红军侦察排随后,走向龙窝镇。
  驻在龙窝镇上的自卫队,正惶惶不安,远远看见县太爷骑着马带兵来了,一些官兵出来迎接。邱国忠反动透顶,老远放声呼叫:“不要上当,共产党军来了!”顿时,龙窝镇枪声大作,红军侦察排冲杀进去,一部分敌人被消灭,一部分敌人逃跑了。
  紫金县解放了。邱国忠被公审枪毙。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人民群众,在共产党员的发动下,纷纷组织慰问红军。徐向前住到紫金东部的炮仔圩。只见家家户户炒米花、煮擂茶、打糍粑、舂米糕真像过新年似的热闹。妇女们还组成洗衣小组,帮红军战士洗衣服。徐向前头一次见到这亲切、热烈的劳军场景,他感到军队像这样得到人民群众真情支持,那才是如鱼得水啊!
  部队从花县走来,已经疲惫不堪。这里群众条件又这样好,师部决定在此休整几天。笔者1983年5月走访紫金县炮仔圩时,见到了几位老人和乡政府干部,他们叙述了红军当年到此的情景。在一片麦田地上,竖着块小小的石碑,正面刻着三个大字“红军坪”。说是徐向前和红四师的领导人,在此集合红军讲过话。
  红军坪,永远记载着徐向前和他的战友们的足迹,铭记着他们在紫金县的光荣业绩。


  
126在线阅读网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建议我们 | 网站地图 | | 诗词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