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辽史

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辽史

第七十三卷列传第三耶律曷鲁萧敌鲁弟阿古只耶律斜涅赤姪老古颇德耶律欲稳耶律海里

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辽史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辽史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耶律曷鲁,字控温,一字洪隐,迭剌部人。祖匣马葛,简宪皇帝兄。父偶思,遥辇时为本部夷离 ,曷鲁其长子也。

  性质厚。在髫 ,与太祖游,从父释鲁奇之曰:「兴我家者,必二儿也。」太祖既长,相与易裘马为好,然曷鲁事太祖弭谨。会滑哥弑其父释鲁,太祖顾曷鲁曰:「滑哥弑父,料我必不能容,将反噬我。今彼归罪台哂为解,我姑与之。是贼吾不忘也!」自是,曷鲁常佩刀从太祖,以备不虞。

  居久之,曷鲁父偶思病,召曷鲁曰:「阿保机神略天授,汝率诸弟赤心事之。」已而太祖来问疾,偶思执其手曰:「尔命世奇才。吾儿曷鲁者,他日可委以事,吾已谕之矣。」既而以诸子属之。

  太祖为挞马 沙里,叁预部族事,曷鲁领数骑召小黄室韦来附。太祖素有大志,而知曷鲁贤,军国事非曷鲁议不行。会讨越兀与乌古部,曷鲁为前锋,战有功。

  及太祖为迭剌部夷离 ,讨奚部,其长术里 险而垒,攻莫能下,命曷鲁持一 往谕之。既入,为所执。乃说奚曰:「契丹与奚言语相通,实一国也。我夷离於奚岂有 轹之心哉?汉人杀我祖奚首,夷离 怨次骨,日夜思报汉人。顾力单弱,使我求援於奚,传矢以示信耳。夷离 受命於天,抚下以德,故能有此众也。今奚杀我,违天背德,不祥莫大焉。且兵连祸结,当自此始,岂尔国之利乎!」术里感其言,乃降。

  太祖为于越,秉国政,欲命曷鲁为迭刺部夷离。辞曰:「贼在君侧,未敢远去。」太祖讨黑车子室韦,幽州刘仁恭遣养子赵霸率众来救。曷鲁伏兵桃山,俟霸众过半而要之;与太祖合击,斩获甚众,遂降室韦。太祖会李克用于云州,时曷鲁侍,克用顾而壮之曰:「伟男子为谁?」太祖曰:「吾族曷鲁也。」

  会遥辇痕德 可汗殁,群臣奉遗命请立太祖。太祖辞曰:「昔吾祖夷离 雅里尝以不当立而辞,今若等复为是言,何欤?」曷鲁进曰:「曩吾祖之辞,遗命弗及,符瑞未见,第为国人所推戴耳。今先君言犹在耳,天人所与,若合符契。天不可逆,人不可拂,而君命不可违也。」太祖曰:「遗命固然,汝焉知天道?」曷鲁曰:「闻于越之生也,神光属天,异香盈幄,梦受神诲,龙锡金佩。天道无私,必应有德。我国削弱,  於邻部日久,以故生圣人以兴起之。可汗知天意,故有是命。且遥辇九营棋布,非无可立者;小大臣民属心于越,天也。昔者于越伯父释鲁尝曰:『吾犹蛇,儿犹龙也。』天时人事,几不可失。」太祖犹未许。是夜,独召曷鲁责曰:「众以遗命迫我。汝不明吾心,而亦 随耶?」曷鲁曰:「在昔夷离 雅里虽推戴者众,辞之,而立阻午为可汗。相传十馀世,君臣之分乱,纪纲之统隳。委质他国,若缀然。羽檄蜂午,民疲奔命。兴王之运,实在今日。应天顺人,以答顾命,不可失也。」太祖乃许。明日,即皇帝位,命曷鲁总军国事。

  时制度未讲,国用未充,扈从未备;而诸弟剌葛等往往觊非望。太祖宫行营始置腹心部,选诸部豪健二千馀充之,以曷鲁及萧敌鲁总焉。已而诸弟之乱作,太祖命曷鲁总领军事,讨平之,以功为迭剌部夷离 。时民更兵焚剽,日以 敝,曷鲁抚辑有方,畜牧益滋,民用富庶。乃讨乌古部,破之。自是震慑,不敢复叛。乃请制朝仪、建元,率百官上尊号。太祖既备礼受册,拜曷鲁为阿鲁敦于越。<一>「阿鲁敦」者,辽言盛名也。

  後太祖伐西南诸夷,数为前锋。神册二年,从逼幽州,与唐节度使周德威拒战可汗州西,败其军,遂围幽州,未下。太祖以时暑班师,留曷鲁与卢国用守之。俄而救兵继至,曷鲁等以军少无援,退。

  三年七月,皇都既成,燕群臣以落之。曷鲁是日得疾薨,年四十七。既葬,赐名其阡宴答,山曰于越峪,诏立石纪功。清宁间,命立祠上京。

  初,曷鲁病革,太祖临视,问所欲言。曷鲁曰:「陛下圣德宽仁,群生咸遂,帝业隆兴。臣既蒙宠遇,虽瞑目无憾。惟析迭剌部议未决,愿亟行之。」及薨,太祖流涕曰:「斯人若登三五载,吾谋蔑不济矣!」

  後太祖二十一功臣,各有所拟,以曷鲁为心云。子惕剌、撒剌,俱不仕。

  论曰:曷鲁以肺腑之亲,任帷幄之寄,言如蓍龟,谋成战胜,可谓算无遗策矣。其君臣相得之诚,庶吴汉之於光武欤?夫信其所可信,智也,太祖有焉。故曰,惟圣知圣,惟贤知贤,斯近之矣。

  萧敌鲁,字敌辇,其母为德祖女弟,而淳钦皇后又其女兄也。五世祖曰胡母里,遥辇氏时尝使唐,唐留之幽州。一夕,折关遁归国,由是世为决狱官。

  敌鲁性宽厚,膂力绝人,习军旅事。太祖潜藩,日侍左右,凡征讨必与行阵。既即位,敌鲁与弟阿古只、耶律释鲁、耶律曷鲁偕总宿卫。拜敌鲁北府宰相,世其官。

  太祖征奚及讨刘守光,敌鲁略地海滨,杀获甚众。顷之,剌葛等作乱,溃而北走。敌鲁率轻骑追之,<二>兼昼夜行。至榆河,败其党,获剌葛以献。太祖嘉之,锡赉甚渥。後讨西南夷,功居诸将先。神册三年十二月卒。

  敌鲁有胆略,闻敌所在即驰赴,亲冒矢石,前後战未尝少衄,必胜乃止。以故在太祖功臣列,喻以手云。弟阿古只。

  阿古只,<三>字撒本。少卓越,自放不羁。长骁勇善射,临敌敢前。每射甲 辄洞贯。太祖为于越时,以材勇充任使。既即位,与敌鲁总腹心部。剌葛之乱也,淳钦皇后军黑山,阻险自固。太祖方经略奚地,命阿古只统百骑往卫之。逆党迭里特、耶律滑哥素惮其勇略,相戒曰:「是不可犯也!」剌葛既北走,与敌鲁追擒于榆河。

  神册初元,讨西南夷有功;徇山西诸郡县,又下之,败周德威军。三年,以功拜北府宰相,世其职。天赞初,与王郁略地燕、赵,破磁窑镇。太祖西征,悉诿以南面边事。

  攻渤海,破扶馀城,独将骑兵五百,败老相军三万。渤海既平,改东丹国。顷之,已降郡县复叛,盗贼蜂起。阿古只与康默记讨之,所向披靡。会贼游骑七千自鸭渌府来援,势张甚。阿古只帅麾下精锐,直犯其锋,一战克之,斩馘三千馀,遂进军破回跋城。以病卒。

  功臣中喻阿古只为耳云。子安团,官至右皮室详稳。

  耶律斜涅赤,字撒剌,六院部舍利 古直之族。始字铎碗,早隶太祖幕下,尝有疾,赐樽酒饮而愈,辽言酒樽曰「撒剌」,故诏易字焉。

  太祖即位,掌腹心部。天赞初,分迭剌部为北、南院,斜涅赤为北院夷离 。帝西征至流沙,威声大振,诸夷溃散,乃命斜涅赤抚集之。

  及讨渤海,破扶馀城,斜涅赤从太子大元帅率众夜围忽汗城,大  降。已而复叛,命诸将分地攻之。诘旦,斜涅赤感励士伍,鼓噪登陴,敌震慑,莫敢御,遂破之。

  天显中卒,年七十,居佐命功臣之一。 老古、颇德。

  老古,字撒懒,其母淳钦皇后姊也。老古幼养宫掖,既长,沉毅有勇略,隶太祖帐下。

  既即位,屡有战功。剌葛之乱也,欲乘我不备为掩袭计,绐降。太祖将纳之,命老古、耶律欲稳严号令,勒士卒,控辔以防其变。逆党知有备,惧而遁。以功授右皮室详稳,典宿卫。

  太祖侵燕、赵,遇唐兵云碧店,老古恃勇轻敌,直犯其锋。战久之,被数创,归营而卒。太祖深悼惜之,佐命功臣其一也。

  颇德,字兀古邻。弱冠事太祖。天显初,为左皮室详稳,典宿卫,迁南院夷离 ,治有声。

  石敬瑭破张敬达军於太原北,时颇德勒兵为援,敬达遁。敬瑭追至晋安寨围之,颇德领轻骑袭潞州,塞其饷道。唐诸将惧,杀敬达以降。会同初,改迭剌部夷离 为大王,即拜颇德,既而加采访使。

  旧制,肃祖以下宗室称院,德祖宗室号三父房,称横帐,百官子弟及籍没人称着帐。耶律斜的言,横帐班列,不可与北、南院并。太宗诏在廷议,皆曰然,乃诏横帐班列居上。颇德奏曰:「臣伏见官制,北、南院大王品在惕隐上。今横帐始图爵位之高,愿与北、南院叁任;兹又耻与同列。夫横帐与诸族皆臣也,班列奚以异?」帝乃谕百官曰:「朕所不知,卿等不宜面从。」诏仍旧制。其强直不挠如此。

  颇德状貌秀伟,初太祖见之曰:「是子风骨异常儿,必为国器。」後果然。卒年四十九。

  耶律欲稳,字辖剌干,突吕不部人。

  祖台押,遥辇时为北边拽剌。简献皇后与诸子之罹难也,尝倚之以免。太祖思其功不忘,又多欲稳严重,有济世志,乃命典司近部,以遏诸族窥觊之想。

  欲稳既见器重,益感奋思报。太祖始置宫分以自卫,欲稳率门客首附宫籍。帝益嘉其忠,诏以台押配享庙廷。及平剌葛等乱,以功迁奚迭剌部夷离 。<四>从征渤海有功。天显初卒。

  後诸帝以太祖之与欲稳也为故,往往取其子孙为友。宫分中称「八房」,皆其後也。弟霞里,终奚六部秃里。

  耶律海里,字涅剌昆,遥辇昭古可汗之裔。

  太祖传位,海里与有力焉。初受命,属籍比局萌觊觎,而遥辇故族尤觖望。海里多先帝知人之明,而素服太祖威德,独归心焉。以故太祖托为耳目,数从征讨。既清内乱,始置遥辇敞稳,命海里领之。

  天显初,征渤海,海里将遥辇纠,破忽汗城。师般,卒。

※校勘记

  一∶ 拜曷鲁为阿鲁敦于越 阿鲁敦,纪神册元年三月作「阿庐朵里」,为契丹语译音,汉语「贵显」、「盛名」之意。

  二∶ 敌鲁率轻骑追之 敌鲁,纪太祖七年四月作迪里古,五月作迪辇。

  三∶ 阿古只 按纪太祖七年四月作遏古只,神册二年三月作阿骨只。

  四∶ 奚迭剌夷离部  卷九八耶律胡吕传作迭剌部夷离。

 

126在线阅读网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建议我们 | 网站地图 | | 诗词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