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辽史

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辽史

第八十三卷列传第十三耶律休哥马哥耶律斜轸耶律奚低耶律学古乌不吕

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辽史手机微信、支付宝或者PAD扫描二维码,通过手机或PD阅读辽史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耶律休哥,字逊宁。祖释鲁,隋国王。父绾思,南院夷离 。休哥少有公辅器。初乌古、室韦二部叛,休哥从北府宰相萧干讨之。应历末,为惕隐。

  乾亨元年,宋侵燕,北院大王奚底、统军使萧讨古等败绩,南京被围。帝命休哥代奚底,将五院军往救。遇大敌于高梁河,与耶律斜轸分左右翼,击败之。追杀三十馀里,斩首万馀级,休哥被三创。明旦,宋主遁去,休哥以创不能骑,轻车追至涿州,不及而还。

  是年冬,上命韩匡嗣、耶律沙伐宋,以报围城之役。休哥率本部兵从匡嗣等战于满城。翌日将复战,宋人请降,匡嗣信之。休哥曰:「彼众整而锐,必不肯屈,乃诱我耳。宜严兵以待。」匡嗣不听。休哥引兵凭高而视,须臾南兵大至,鼓噪疾驰。匡嗣仓卒不知所为,士卒弃旗鼓而走,遂败绩。休哥整兵进击,敌乃却。诏总南面戍兵,为北院大王。

  明年,车驾亲征,<一>围瓦挢关。宋兵来救,守将张师突围出。帝亲督战,休哥斩师,馀众退走入城。宋阵于水南。将战,帝以休哥马介独黄,虑为敌所识,乃赐玄甲、白马易之。休哥率精骑渡水,击败之,追至莫州。横尸满道,懥矢俱罄,生获数将以献。帝悦,赐御马、金盂,劳之曰:「尔勇过于名,若人人如卿,何忧不克?」师还,拜于越。

  圣宗即位,太后称制,令休哥总南面军务,以便宜从事。休哥均戍兵,立更休法,劝农桑,修武备,边境大治。统和四年,宋复来侵,其将范密、杨继业出云州;<二>曹彬、米信出雄、易,取歧沟、涿州,陷固安,置屯。时北南院、奚部兵未至,休哥力寡,不敢出战。夜以轻骑出两军间,杀其单弱以胁馀众;昼则以精锐张其势,使彼劳於防御,以疲其力。又设伏林莽,绝其粮道。曹彬等以粮运不继,退保白沟。月馀,复至。休哥以轻兵薄之,伺彼蓐食,击其离伍单出者,且战且却。由是南军自救不暇,结方阵,堑地两边而行。军渴乏井,漉淖而饮,凡四日始达于涿。闻太后军至,彬等冒雨而遁。太后益以锐卒,追及之。彼力穷,环粮车自卫,休哥围之。至夜,彬、信以数骑亡去,馀众悉溃。追至易州东,闻宋师尚有数万,濒沙河而爨,促兵往击之。宋师望尘奔窜,堕岸相蹂死者过半,沙河为之不流。太后旋壐,休哥收宋尸为京观。封宋国王。

  又上言,可乘宋弱,略地至河为界。书奏,不纳。及太后南征,休哥为先锋,败宋兵於望都。时宋将刘廷让以数万骑并海而出,约与李敬源合兵,声言取燕。休哥闻之,先以兵扼其要地。会太后军至,接战,杀敬源,廷让走瀛州。七年,宋遣刘廷让等乘暑潦来攻易州,诸将惮之;独休哥率锐卒逆击于沙河之北,杀伤数万,获辎重不可计,献于朝。太后嘉其功,诏免拜、不名。自是宋不敢北向。时宋人欲止儿啼,乃曰:「于越至矣!」

  休哥以燕民疲弊,省赋役,恤孤寡,戒戍兵无犯宋境,虽马牛逸于北者悉还之。远近向化,边鄙以安。十六年,薨。是夕,雨木冰。圣宗诏立祠南京。

  休哥智略宏远,料敌如神。每战胜,让功诸将,故士卒乐为之用。身更百战,未尝杀一无辜。二子:高八,官至节度使;高十,终于越。孙马哥。

  马哥,字讹特懒。兴宗时,以散职入见,上问:「卿奉佛乎?」对曰:「臣每旦诵太祖、太宗及先臣遗训,未暇奉佛。」帝悦。

  清宁中,迁唐古部节度使。咸雍中,累迁匡义军节度使。大康初,致仕,卒。

  耶律斜轸,字韩隐,于越曷鲁之孙。性明敏,不事生产。

  保宁元年,枢密使萧思温荐斜轸有经国才,上曰:「朕知之,第佚荡,岂可羁屈?」对曰:「外虽佚荡,中未可量。」乃召问以时政,占对剀切,帝器重之。妻以皇后之 ,命节制西南面诸军,仍援河东。改南院大王。

  乾亨初,宋再攻河东,从耶律沙至白马岭遇敌,沙等战不利;斜轸赴之,令麾下万矢齐发,敌气褫而退。是年秋,宋下河东,乘胜袭燕,北院大王耶律奚底与萧讨古逆战,败绩,退屯清河北。斜轸取奚底等青帜军于得胜口以诱敌,敌果争赴。斜轸出其後,奋击败之。及高梁之战,与耶律休哥分左右翼夹击,大败宋军。

  统和初,皇太后称制,益见委任,为北院枢密使。会宋将曹彬、米信出雄、易,杨继业出代州。太后亲帅师救燕,以斜轸为山西路兵马都统。继业陷山西诸郡,各以兵守,自屯代州。斜轸至定安,遇贺令图军,击破之,追至五台,斩首数万级。明日,至蔚州,敌不敢出,斜轸书帛射城上,谕以招慰意。阴闻宋军来救,令都监耶律题子夜伏兵险厄,俟敌至而发。城守者见救至,突出。斜轸击其背,二军俱溃,追至飞狐,斩首二万馀级,遂取蔚州。贺令图、潘美复以兵来,斜轸逆于飞狐,击败之。宋军在浑源、应州者,皆弃城走。斜轸闻继业出兵,令萧挞凛伏兵于路。明旦,继业兵至,斜轸拥众为战势。继业麾帜而前,斜轸佯退。伏兵发,斜轸进攻,继业败走,至狼牙村,众军皆溃。继业为流矢所中,被擒。斜轸责曰:「汝与我国角胜三十馀年,今日何面目相见!」继业但称死罪而已。初,继业在宋以骁勇闻,人号杨无敌,首建梗边之策。至狼牙村,心恶之,欲避不可得。既擒,三日死。

  斜轸归阙,以功加守太保。从太后南伐,卒于军。<三>太后亲为哀临,仍给葬具。庶子狗儿,官至小将军。

  耶律奚低,孟父楚国王之後。便弓马,勇於攻战。景宗时,多任以军事。

  统和四年,为右皮室详稳。时宋将杨继业陷山西郡县,奚低从枢密使斜轸讨之。凡战必以身先,矢无虚发。继业败于朔州之南,匿深林中。奚低望袍影而射,继业堕马。先是,军令须生擒继业,奚低以故不能为功。

  後太后南伐,屡有战绩。以病卒。

  耶律学古,字乙辛隐,于越 之庶孙。颖悟好学,工译 及诗。保宁中,补御盏郎君。

  乾亨元年,宋既下河东,乘胜侵燕,学古受诏往援。始至京,宋败耶律奚底、萧讨古等,势益张,围城三周,穴地而进,城中民怀二心。学古以计安反侧,随宜备御,昼夜不少懈。适有敌三百馀人夜登城,学古战却之。会援军至,围遂解。学古开门列阵,四面鸣鼓,居民大呼,声震天地。旋有高梁之捷。以功遥授保静军节度使,为南京马步军都指挥使。

  二年,伐宋,乞将汉军,从之,改彰国军节度使。时南境未静,民思休息,学古禁寇掠以安之。会宋将潘美率兵分道来侵,学古以军少,虚张旗帜,杂丁黄为疑兵。是夜,适独虎峪举烽火,遣人侦视,见敌俘掠村野,击之,悉获所掠物,擒其将领。自是学古与潘美各守边约,无相侵轶,民获安业。以功为惕隐,卒。弟乌不吕。

  乌不吕,字留隐。严重,有膂力,善属文。统和中伐宋,屡任以军事。

  尝与爻直不相能,因曰:「尔奴才,何所知?」爻直讼于北院枢密使韩德让。德让怒,问曰:「尔安得此奴耶?」乌不吕对曰:「三父异籍时亦易得。」德让笑而释之。

  後从萧 德伐蒲卢毛朵部,以功为东路统军都监。及德让为大丞相,荐其材可任统军使,太后曰:「乌不吕尝不逊于卿,何善而荐?」德让奏曰:「臣忝相位,於臣犹不屈,况於其馀。以此知可用。若任使之,必能镇抚诸蕃。」太后从之,加金紫崇禄大夫、检校太尉。

  而弟国留以罪亡,乌不吕及其母俱下吏。恐祸及母,阴使人召国留,绐曰:「太后知事之诬,汝第来勿畏。」国留至,送有司,坐诛。其後,退归田里,以疾卒。

  论曰:宋乘下太原之锐,以师围燕,继遣曹彬、杨继业等分道来伐。是两役也,辽亦岌岌乎殆哉!休哥奋击于高梁,敌兵奔溃;斜轸擒继业于朔州,旋复故地。宋自是不复深入,社稷固而边境宁,虽配古名将,无愧矣。然非学古之在南京安其反侧,则二将之功,盖亦难致。故曰,国以人重,信哉。

※校勘记

  一∶ 明年车驾亲征「明年」二字原脱。续通志四一九本传增此二字,与纪乾亨二年十月合,据补。

  二∶ 其将范密杨继业出云州 罗校,考宋史、长编诸书,当时宋将无「范密」,疑是潘美之误。索隐,范密为潘美译音。

  三∶ 以功加守太保从太后南伐卒于军 按纪,加守太保在统和四年六月。从太后用兵卒于军,在十七年九月。

 
126在线阅读网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快捷键:→]
【友情提示】双击页面任何地方将自动折叠左边目录,再次双击将展开左边目录。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建议我们 | 网站地图 | | 诗词在线